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元一高尔夫球场一日游

596
就是爱玩 (合肥) LV.39
2016-11-26 16:59 4426/104
  • 出发时间/2016-11-26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家庭出游
  • 人均费用/1000RMB

2016年11月26日一大早,跟着我青岛的哥哥、姐姐去了位于合肥长丰县双凤湖畔的元一高尔夫球场

http://www.mafengwo.cn/i/1277401.html想知道更多关于合肥的介绍,请看这篇大合集。

我哥哥的哥们约他到这里打高尔夫,他之前已经来过好几次,之前最后一次来都是2009年了,我是第一次来。我是合肥土狗,之前连高尔夫球的规则玩法都不知道,来这里纯属打酱油的。他们几位兄长到球场打球,我姐姐和我除了到球场观看以外,在元一高尔夫球场的大厅里坐下闲聊很长时间,然后闲逛。我只发没有人的风景照片。

早上9点出发,从家到高尔夫球场,足有50多公里。哥哥开车走了1个小时多一点才到。
高尔夫球场所在的双墩镇位于合肥长丰县南端,民国以前属于合肥县。位于合肥市区正北方。
双墩镇历史悠久,原有南北相对的两座大土堆,一在今双墩小学的位置,另一在老油坊后面,据传是古墓,推测应该是楚墓,因为此地过去也有人称其为"楚大岗"和"楚大墩"。据1936年出版《安徽文化史料》第四页载:"古墓包在寨墙之内,当镇之东隅,共南北两座,皆高逾屋顶,双墩集之得名由此……,从所发现之残砖花纹考之,当系汉魏间物,或在秦汉以前亦未可知。"这段话既道出了双墩集厚重的人文,也说明几个双墩名称由来都是源于古代的封土,即大的陵墓。
双墩镇清代属于合肥县北乡。合肥县的北部都是江淮风水岭地区,直到现代,相比肥东肥西巢湖平原区,江淮风水岭地区的农民的收入都不高。这里有很多高出地面几米到十几米的小土包,海拔比合肥市区高一二十米。清代的嘉庆年间的合肥地方志说“北乡地势最高,恒忧旱不忧涝,庐江、巢县或有小涝,而北乡才得大稔”“地势高阜,灌溉为难,田畴之利不若南乡”说居住在江淮风水岭上的居民家“民居其间者多无盖藏,一遇馑岁,力不能支”。当时的合肥县农村修筑了很多水塘,来储存雨水,用以灌溉农田,江淮风水岭上的农村都采用的是这种办法。
在1853年和1854年之交,1万多太平军在胡以晃,曾天养的率领下围攻当时的安徽临时省会庐州,困守庐州城的安徽巡抚江忠源手下只有3000多士兵,城墙长,兵力不敷分配,战守物资不足,全寄希望于外界援兵。清朝派了三支援军援救庐州,2支都被太平军全歼。最大的一支2万多人由清朝将领和春率领,畏惧太平军不敢前进,逗留合肥城北90里的双墩20多天。江忠源派李鸿章向和春求救,而李鸿章多次游说和春,和春都不敢援救庐州,导致1854年1月14日庐州失守。

近代史上,双墩镇曾涌现出辛亥先烈范鸿仙、吴旸谷、倪映典,民国元老吴忠信和革命烈士徐百川等人。今天也是人才辈出,出现有名的"状元村"。

长丰县2015年城镇常住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26181元,农村常住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4935元,居于合肥下辖五个县的第四位。在安徽算比较好的,比长三角,珠三角核心城市差很多,但是合肥物价比长三角珠三角低很多。

合肥元一国际高尔夫球会座落于国家AAAA级旅游风景区--安徽元一双凤湖国际旅游度假区内,距合肥城区约20分钟的车程。球会是香港元一集团的全资机构,占地面积2088亩,由澳大利亚著名设计师 Les Watts 精心设计打造,是一个以高尔夫运动为特色,集商务会议、运动休闲、度假旅游为一体的综合性度假风景区。

元一国际高尔夫球场内绿草如茵,现在这里是4A景区,还专门建了度假村别墅公寓,这里的别墅1500-2500不等一晚。

我之前从没关注过高尔夫球,后来听他们介绍我才知道,高尔夫球比赛一轮比赛是要把球打入18个球洞内,球进入果岭范围也算进洞,以挥杆次数越少,成绩越优秀。对于成绩的评判专门有个标准杆数做参考,每个球洞都对应不同的标准杆数。这个球场标准杆数是72杆,低于标准杆越多,成绩越好。后来听我哥和他哥们讲,这个高尔夫球场。靠近双凤湖的前面9个洞地势平坦,视野开阔,比较好打,后面9个洞越到后面地形起伏越大,视野越受限,越难打。高尔夫球场不打球的人可是不能进入球场里的,只能远远看。我哥的成绩是67杆,低于标准杆5杆。他会很多种球类运动。

大厅里还展示一些别墅的户型。

我哥打球的时候我和我姐在球场闲逛,聊了很多。

中午12点半,他们打好了,在酒店食堂点了六道菜开吃,说实话,这个度假村虽然是富人来玩的地方,但是做菜实在太差,重油重盐,宣传说是正宗徽菜,其实比农民开的土菜馆做菜还差,吴山贡鹅、黒椒牛仔骨、肉末茄子、鲍鱼仔、青椒炒鸡蛋、烤明虾串都很咸,缺乏鲜味,有些菜油太多。听口音,来这里打球的多半不是合肥人,基本上都是北方口音。操着京腔的几个打扮时尚的北京美女还说这里做菜还可以。但是我和我姐相对一笑。还有那几个北京的美女都盯着我哥哥和我姐姐看,议论。然后似乎还很好奇我怎么能有这么幸运的待遇。态度还是很友善的。我得出一个结论,做合肥人还是比北方大多数地方的人有口福的。

当天在高尔夫球场的开销都是我姐夫的哥们请客。打一场球每个人就要花费1000多元,吃饭也900多元。我问了我姐夫他们怎么成为朋友的,他不多说,就说他们关系好,“”肯定是我帮过他,才会成为朋友,这要靠交情“。“”出门在外要靠人脉。”

本篇游记共含2056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