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的西藏2016【(四)神山圣湖】

第五天 2015年9月29日

行程: 萨嘎仲巴-帕羊-塔钦

       今天全程约486公里,最高海拔在马攸木拉山口,海拔5216米。
       约好8点出发,大家很准时的7点半都已经整理好行李,我看了看几位斗士,有几个继续头痛,有几个胃不舒服,路漫漫何其远!这些都是标准的高山病症。
        8点准时出门,普布带我们到街上一家早餐店,有豆浆油条、小笼包、粥,算不上好吃,但也凑合,不吃早饭,身体没热量,更容易高反。
       吃完早餐,我又在街上的药店,灌了两个氧气枕头,一些胃药和感冒冲剂,幸好萨嘎这个小县城药店还是挺大的,常见的药品都能找得到。

       今天天气不理想,一直阴沉着,到了突击拉山垭口还下起了雨加雪,例行公事的照一张垭口海拔,日后吹牛逼用。

       从萨嘎出发还早,过了突击拉山,天气开始好转,辽阔的仲巴草原刚刚从睡梦中苏醒,路边河道里淙淙地流淌着明净喧腾的溪水,蜿蜒地消失于远方高耸的雪山深处。

       可能也只有西藏,才能随便在路边找个无名的水塘,就可以美成这般不像话。

       清晨的阳光丰盈清亮,一寸一寸地漫过山巅,漫过深深的河谷,阴冷深暗的影子缓缓退去,温暖像希望一样铺满了大地。
       宁静平远的地平线上座落着沉默的喜马拉雅山脉,倒映在这片水中,美的是如此的不真实,可又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我们一车和普布师傅

玉面飞龙搞创作中.......

       咔咔的不断变化姿势,其实夕凡的工作特别简单,拍好沿途的姑娘们,拍好各种野生动物。

       看似坚固的河床,实则充满风险,为了远离那些阿Q们欣赏“雪山”,朝另一边走去,一脚下去,“噗”一声,沼泽地踩了个结结实实。

       在阿里遇上外籍游客的比率非常高,他们很多是直飞阿里专程来转山的,在狮泉河 镇有一个机场,但国内游客很少坐飞机去那里。外籍人士来西藏游玩手续非常复杂,不能自由行,必须经过旅行社,而且要有导游带队,旅游路线须事先报批,不能任意增加景点、更改路线。
       即便是这样,藏区的很多地方仍是不对外籍人士开放,申请也没用。建议有外籍人士(包括港澳台同胞)同行的队伍慎重考虑。
 

       帕羊是个极具西部风味的草原小镇,海拔4750m。能看到沙丘、草原、河流、湖泊和雪山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里的情景。

       阿里神山“冈仁波齐”是孕育青藏高原和印度平原的4条河流:“狮泉河”(印度河上源)、“象泉河”(萨特累季河上源)、“马泉河”(雅鲁藏布江上源)和“孔雀河”(卡尔那利河上源)的源头。其中孔雀河是中国尼泊尔的界河。这条河就是孔雀河

       真实的帕羊第一眼望去,一大片沙漠上盖着一层塑料薄膜,大煞风景,据说为了防止沙化扩大。

这哥们有点神啊,敢这么滑下去。

我愣是走到了沙丘最高处

你怎么也算走了一半,亮个相吧。

       这里不得不提一点,普布作为藏族人保护意识很强,不光是对待动物,他对环境也很爱护,一路沿着大路的车辙印走,绝对不会将车往草地上开。哪怕观景点离大路还有点路,他也不会为了迁就我们就把车开进去,而是指给我们看后让我们自己走过去。我们也一直用行动支持他的观点。

看看我走了多远,我们的车在公路边上像几只蚂蚁。

300mm端拉近看看

沙漠远处的云也实在是漂亮。

       玩好帕羊沙漠,大家肚子也觉得有点饿了,赶往镇上去吃午饭。

       中午饭是在帕羊吃的,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川菜,普布师傅一如既往的招呼着给大家端茶倒水。
       小镇内松散地排列着整齐的民居,来往于小巷之间的藏族居民的穿着也极具民族韵味。镇外还有一大片牧场,牛羊悠游于青青草原和皑皑雪山之间,一派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

       简单吃过午饭,继续上路, 沿着喜马拉雅山脉向西穿行,左手边一路的雪山,绵延着似乎看不到尽头。
       沿着G219往普兰方向不断行驶,途中有个没什么名气的小措—“公珠措”。下车到湖边活动活动筋骨。

       这里并不是阿里,仍然属于日喀则地区。我们已经第五天了,还没有进入阿里地界。

       翻过马攸木拉山口,从这里开始,我们正式告别日喀则,进入到阿里的区划范围。

       过了马攸桥检查站,正式进入阿里地区。你无需担心错过地标,因为那里耸立着一块巨幅的宣传牌,上面写着:天上阿里 藏西秘境。进入阿里之后,地势更加开阔,野生动物也会明显多起来。

       天上阿里,前面铺垫了这么多,怎么还没见着神山圣湖,大家肯定有点不耐烦了。

       拥有这片天地的除了我们,还有这些美丽修长、姿态优雅的精灵。

       黑颈鹤,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主要栖息于海拔2500~5000米的高原、草甸、沼泽和芦苇沼泽,以及湖滨草甸沼泽和河谷沼泽地带。是在高原淡水湿地生活的鹤类,是世界上唯一生长、繁殖在高原的鹤。俗称为“青庄”、“冲虫”、“干燥鹅”等,藏语中则叫做“哥塞达日子”,即“牧马人”,有高尚、纯洁、权威的意思。
       藏族同胞不仅把它看作“神鸟”,按照它的叫声来预测天气的变化,还把它当作“神医”,当有人骨折时,就在它巢中的卵上画上一个黑色的圆圈,使雌鸟误以为卵要裂开,就会从远处衔来一种“接骨石”,放在巢中,以免卵壳裂开。人们将这个“接骨石”偷偷地取走,就能治好骨折。

       拐了几个弯,普布师傅开始神秘兮兮起来:“考验你们人品的时候到了,我们马上就会到达可以第一眼看到神山的位置了。”
我说:“我们人品挺好的,珠峰都看到了,今天风大,天上一片云也没有,应该很容易看到神山吧?”
       普布师傅笑了笑:“神山跟珠峰是不一样的,珠峰是风景,看到就行。但是神山,是神!你只有在第一眼就看到他,才会走运的哦。”

       拐上几个弯,普布师傅念念有词,然后把帽子一摘,大喊:“神山到喽!”
       极目远去,冈仁波齐锥形的山体出现在视线的最远方,上面没有一丝遮挡,看的清清楚楚。

       在这个位置,神山只是目视的最远处,只能叩拜,却实在没有办法拍照。
       倒是和神山遥遥相对的纳木那尼峰,依偎在圣湖玛旁雍措旁边,清晰的仿佛触手可及。

       “冈仁波齐中国冈底斯山脉主峰,中国最美的、令人震撼的十大名山之一。山顶高度海拔6656米,是冈底斯山脉第二高峰。位于西藏自治区西南部普兰县北部。
       藏语意为神灵之山。南侧断层降落到象泉河谷地和玛旁雍错  和拉昂错湖盆。海拔6000米以上冰雪覆盖,分布着28条现代冰川,以冰斗冰川和悬冰川为主。南坡冰川多于北坡。

       冈仁波齐,是世界公认的神山,同时被印度教、藏传佛教、苯教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的中心。
       相传苯教发源于该山;印度教认为该山为湿婆的居所,世界的中心;耆那教认为该山是其祖师瑞斯哈巴那刹得道之处,藏传佛教认为此山是胜乐金刚的住所,代表着无量幸福,也是密勒日巴战胜苯教徒的地方。
       笃信佛教的人坚信:转山可能尽涤前世今生的罪孽,增添无穷的功德,并最终脱出轮回,荣登极乐。
       远处的神山,安静的沐浴在夕阳中,被称为众神的居所。

       “冈仁波齐”是多个宗教中的神山。梵语称为吉罗娑山,冈仁波齐峰北麓是印度河上游狮泉河的发源地。常年在此处转山的国内外信徒不断。
       印度人称这座山为Kailash,也认为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印度教里三位主神中法力最大、地位最高的湿婆,就住在这里。而印度印度河、恒河的上游都在此发源,所以,在冈仁波齐  峰可以见到大批的印度朝圣者。
       几个世纪以来,冈仁波齐峰一直是朝圣者和探险家心目中的神往之地,但是还没有人能够登上这座神山,或者说还没有人胆敢触犯这座世界的中心。

       不过,冈仁波齐吸引众人从世界各地前来朝拜的原因绝对不是靠他的风景,而是他至高无上的宗教地位。藏区神山数目并不少,但是若论资排辈,冈仁波齐是当之无愧的NO.1。他不仅仅是藏人的神山,而是世界的神山。
       冈仁波齐海拔六千六百多米,整个喜马拉雅山系中超过七千米的雪山有五十多座,在诸峰之中它实在算不上翘楚,但是,它至高无上的宗教地位足以令众峰望尘莫及。


       于是,藏民来了,印度人来了,尼泊尔人也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走上同一条朝圣之路。群山与河流漫过他们银子般清凉的双眼,虔诚叩拜的脚步丈量着长路漫漫,有信仰真的是件幸福的事,至少可以活的更干净。
       但是在4000多米的海拔徒步行走五十多公里谈何容易,况且还要翻越好几个5300米以上的垭口,虽然有无数的信众前来冈仁波齐转山,但是每年都会有因为转山而死在路上的,不过对他们而言,能死在转山的路上,是被他们引以为自豪的。

        我们的车子先是经过玛旁雍措湿地保护区,因为是国庆旅游旺季,这个时候游客很多。
       普布看了看,跟我们说先到鬼湖一个小山坡去拍照,那边没什么人知道。等会还是原路返回,可以拍玛旁雍错这块碑。

       车子开上山坡一块平地,背后则是纳木那尼峰。这里真的没有人,普布不愧是阿里南北线最牛的包车师傅。哪里有好的机位,什么时间段拍摄最好看,他都了如指掌。
       只是这里的狂风大到我整个人快被吹傻了,不但猛烈,还TMD冷,幸好昨晚告诉大家要多穿衣服。
       

       拉昂错,人称鬼湖,藏语意为“有毒的黑湖”,位于阿里地区普兰县境内,海拔4574米。

       远观鬼湖,蓝色而妖艳,靠近时发现,跟其他的措不同,似蓝有黑,它的水拍打着,涌动着,泛着黑灰色的浪潮。
       站在这里,有种站出了尘世的错觉,没有恐慌和害怕,只觉它堆积着层层叠叠的哀伤,蔓延着,散开着。

       鬼湖拉昂措是圣湖的近邻,风光同样美丽,湖水同样是蓝得心醉,可却被扣上“鬼湖”的恶名,被打入另册。
       其实圣湖鬼湖原本为一湖,由于气候变化,湖泊退缩,水面下降,才由一条狭长的小山丘把它俩分开。
       当地百姓认为,两湖底相通,如有一天圣湖之水沿河槽流入鬼湖,且同时流入金色鱼与蓝色鱼,则鬼湖的水也会变得像圣湖之水一般清甜。

       藏族的神话故事很有意思,相传,两湖水底之间有宇宙之门,将两湖之水暗中相连。圣湖和鬼湖的水质完全不同,圣湖的水清爽甘甜,鬼湖的水却苦涩难咽。
       这两极的对立让人不禁会想到本尊与佛母相拥的大象征:宇宙乃至一个虫子的精神是和谐统一。正邪本是两个对立面,而在这里却相安无事,和平共处。鬼湖和圣湖在同一座雪山下生存,没有仇恨没有战争,只有相互厮守着亿万年的苍凉岁月。

       其实这里的景色非常美丽,湖边暗红色的小山,颜色迷离。卵石滩象一条白亮亮的银带,镶在湖边。湖里还有一个小岛,是暗红色。
       在拉昂错湖畔,人常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在胸中升起:偌大的湖区见不到一人一畜,空旷得象是站在了宇宙边缘。据说玛旁雍错与拉昂错湖底相通,一边是淡水的圣湖,另一边却是咸水的鬼湖。可以说,拉昂错也是一引人入盛的景观。

       漫步湖边,冷风迎面扑来,如雷贯耳的波涛声动人心弦。站在鬼湖岸边,一股忧伤的感觉顿时从胸中升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苍天悠悠,大地空旷。
       旅者就像是站在了宇宙边缘,却一直都找不到人生的归宿,唯有孤独的灵魂日夜徘徊在寂寞的雪山之中。

       在鬼湖还有一头跑的欢快的藏野驴。

       藏野驴生活于高寒荒漠地带,夏季到海拔5000多米的高山上生活,冬季则到海拔较低的地方。好集群生活,擅长奔跑,警惕性高。喜欢吃茅草、苔草和蒿类。

       藏野驴还有个极特殊的习性,喜欢与汽车赛跑。当汽车驶入有西藏野驴活动的地方,远处的野驴就会好奇地注视着逐渐接近它们的汽车。

       纳木那尼峰,海拔7694米,壮丽的令人不敢直视,诸峰为金光所笼罩,如同身披圣甲的天神,倚剑而坐,睥睨众生。

       玛旁雍错,海拔4588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藏语意为“永恒不败的碧玉湖”。

       在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城东35公里、岗仁波齐峰之南。其周围自然风景非常美丽,自古以来佛教信徒都把它看作是圣地“世界中心”,是中国湖水透明度最大的淡水湖,藏地所称三大“神湖”之一。
       玛旁雍错有“世界江河之母”的美誉,是亚洲四大河流的发源地:东为马泉河,南为孔雀河,西为象泉河,北为狮泉河。“玛旁雍措”—“不可战胜的碧玉之湖”,藏语里“玛旁”就是不败,无不胜的意思。

       鬼湖风大的能吹死人这点不假,但是圣湖边风也没小到哪里去啊...... 我们一行11人全都让狂风给吹傻了,回到住所都没缓过神来。

       拍完这块碑,普布师傅带我们去玛旁雍错湖边一个叫吉乌寺的地方,不过得走另一条路为了能绕过收门票的据点。
       吉乌寺旁边的一座小山坡是拍摄玛旁雍错日落的最佳位置。

老多的六字箴言玛尼石堆

这是玛旁雍错湖边的小村—吉乌寺。

       玛旁雍措位于冈底斯山主峰──冈仁波齐峰和喜马拉雅山纳木那尼峰之间,西藏自治区普兰县内。
       玛旁雍错亦称马法木错,曾称玛垂错。曾与拉昂错(鬼湖)相通,后由洪积,冰水堆积物堵塞而演化为内流湖。湖泊呈“鸭梨”形,北宽南窄,长轴方向长26公里,短轴长21公里。湖面海拔4588米。平均水深46米,最大水深81.8米,面积412平方公里。湖水碧透清澈,透明度14米。湖水矿化度400毫克/升,属淡水湖,含有硼、锂、氟等微量元素。以融水、雨水补给为主,也有部分泉水补给。

       在雍仲苯教的教义中,玛旁雍错被说成是龙神的宫殿。苯教中的“龙”是藏语klu的汉译,与汉文化“龙”的概念有所不同。
       汉族所说的“龙”常常是有鳞有角有脚,能走能飞能游泳的特定动物。本教的“龙”并不以某种动物为原型,而是可以幻化为多种不同动物的人格神。它可以是鱼,也可以是蛇。本教经典《十万龙经》将它描述为人身蛇头、人身马头、人身狮头、人身熊头等。在很多壁画、唐卡上,它往往是以美人鱼的形象出现,人头蛇尾或人头鱼尾,十分漂亮。
       藏族对龙神的崇拜由来已久。传说在托托日年赞之前的赞普,都是与龙女婚配的,著名的格萨尔王也是天神与龙女结合后生下的儿子。正是本教祖师辛饶米沃切与龙女结合生下女儿以后,龙女才不再害人。本教最原始的经典《黑·白·花十万龙经》说水中有五百座龙王殿,住在里面的龙神像人类一样在水底生儿育女,守着珍珠、珊瑚、九眼珠、松耳石等,过着富裕美满的日子。人们要想发财,就得供奉龙神
       在西藏,早期的苯教徒称它为“玛垂措”,传说湖底聚集了众多的珍宝,于是以龙王之名“玛垂”命名。它在藏语中意为“永恒不败之湖”。
       曲尼多吉所著《玛旁雍错概说》中是这样介绍湖的形成的:玛旁雍错诞生之前,曾有一位菩萨心肠的国王木崩,在去往丛林的路上看到乐人们生老病死的苦状,便求教于其师:这些痛苦应属贤明君子吗?答道:应属于所有芸芸众生。国王便请教解除痛苦之法。答道:惟有布施。于是国王令人修了许多房子并邀请乐所有贫苦受难者为他们提供为期12年的温饱。随着烧饭的淘米水愈聚愈多,12年的光阴便成就了一个湖泊。

       而在印度的神话中,玛旁雍错是大神Brahma用意念形成的,因为他的儿子在神山苦行后需要一个地方洗澡。
       因此印度教徒通常都会在转湖途中到湖中洗浴,(相信看过央视纪录片《第三极》的朋友都了解,从普兰边境过来的印度人到玛旁雍错沐浴)
       而藏民一般只是步行或磕长头转,并不下水。至于旅行者,虽然在最温暖的时候湖水也很冷,而且湖边的风很大,但还是有很多人想藉此洗清一生的风霜和内心的不安。

       围绕玛旁雍错有8个寺庙,正好分布在湖的四面八方。东有直贡派的色瓦龙寺,东南有萨迦派的聂过寺,南有格鲁派的楚古寺,西南有不丹噶举派的果足寺,西北是以五百罗汉修行的山洞为基础建立的迦吉寺,西有齐悟寺,北有不丹噶举派的朗那寺,有格鲁派的本日寺。

       很多书籍和经典描写玛旁雍错的水“像珍珠一样”,喝了以后能洗脱“百世罪孽”,几乎所有的藏族老百姓也会称赞玛旁雍错的水“很甜”。
       从古至今,当人们提到岗底斯山时,自然不会忘记位于其脚下的玛旁湖那诱人的传说,以及与之密不可分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因为,作为历史和文化意义上的岗底斯山,实际上不能排除包括玛旁湖在内的周围其它的景观,它们应该成为岗底斯这座“文化山”的有机组成部分。但在与岗底斯山息息相关的历史背后,它还有它自己独立而神秘的文化现象。

       翻开历史的书页,一个名叫玄奘的高僧,杖锡孤征,万里求法,历经艰危穿越藏地雪域也曾到此。玄奘在《大唐西域记》里面,就是把这里称为西天瑶池。
       此刻,我们所站的位置,他是否也曾驻足凝望?湖水依旧澄澈明净,只是狂风漾过宛如宇宙之沙,只是那风中飘落的禅音,在这层层涟漪中传颂了一千年。

       很多年来,我一直做着同样一个梦境:在一片蓝的令人心醉的湖边徘徊着,一大片刻满六字箴言的玛尼石堆层层叠叠,此时此刻彷佛是在世界的尽头,哀伤,蔓延着,散开着。

远处的神山,安静的沐浴在夕阳中。

       拍过圣湖,拍过神山,太阳早已西沉,凌冽的狂风却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感觉人都已经被冻到没知觉了,三位师傅拉着我们下山,向我们住宿地儿塔钦驶去。
       入住的是神山大酒店,在塔钦已经算是条件很不错的宾馆了,尽管有电压不稳,要限电的烦恼,但是有热水、电热毯,被子、床铺还算干净,最关键吃饭的地儿就在宾馆内,十分的方便。有普布师傅,真的不用操心任何事儿。
       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被风吹的有点发蒙,发呆,比木鸡还呆。想着明天就要去海拔只有3700米的札达县了,整个体感就会舒服很多,略感宽慰。

本篇游记共含7338个文字,11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余小鱼🐟 的图片:

2016-11-27 23:47

引用 余小鱼🐟 的图片:

2016-11-27 23:48

引用 余小鱼🐟 的图片:

城会玩  

2016-11-27 23:53

引用 余小鱼🐟 的图片:

城会玩  

2016-11-27 23:53

这地方是不是一到假期游客就超多呀?

2016-11-28 09:25

引用 余小鱼🐟 的图片:

景色壮丽

2016-11-28 09:41

真美!

2016-11-28 09:42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2016-11-28 12: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