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年轻的、美好的,一转眼————记南疆游

Day1.奇异的梦里,高兴得变成风

       2016年11月12日,做完一个重要的决定,迫不及待地飞向乌鲁木齐。一种漂泊不定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时常问自己,你的心这么漂泊,为的是什么?想来想去,大概漂泊也是为了寻找安定。可是你为什么放弃现在的安定呢?可能现在所谓的安定让我感觉不到安定吧!所以当我拿到登记牌的时候,既是兴奋也是恐惧。兴奋的是我在笔直的路上选择了转弯,恐惧的是我的未来注定是条颠簸流离的船。
       是啊!我是该恐惧,当飞机从杭州起飞遇到气流颠簸得像过山车,我吓得早饭都吃不下,手心全是汗。然而总会习惯的吧,当我们飞离郑州,再次遇上气流颠簸时,我已经能够淡定地吃午饭了。当我看到祖国冰雪覆盖的贺兰山天山,想起了毛泽东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江山如此多娇啊,引无数骚客尽倾囊。祖国如此之大,给了我们很大的出游方便。所以我觉得应该去见识下祖国的辽阔,风情的万种。是啊!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南疆了。
      

       然而现实给了我一巴掌,也许所有的计划都会突然有一个噪音出来干扰你一下吧!如今碰到的问题是:小伙伴身份证丢了。还好,麦田青旅的老板让我们去附近派出所办理证明,让我们入住了;也还好,小伙伴还有一张有效期内的身份证,让家里人顺丰特快加急(遇上双11还是延迟了一天)。是啊,遇上突然来的麻烦,不要急躁,想办法,总会过去的。既然这样,明天就逛逛乌鲁木齐喽?
       忘了介绍了,麦田情侣中,有一对不怕生的猫兄弟。看到人坐在青旅大厅的沙发上,就爬到人腿上蹲着,好像在说:这个取暖器不错!

Day2.你好乌市

       今天就准备去乌鲁木齐逛逛吧!我们先去博物馆吧,了解一下整体的文化。恩!我觉得博物馆进去左侧的展厅比较不错,分别是介绍新疆的历史馆和古楼兰干尸馆。可以了解很多关于这个西域的知识。而在古楼兰干尸馆中,摆着的一个个人,仿佛都在诉说这自己的历史,死亡没有了忧伤,倒是多了几分厚重。

       巴扎,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总以为是新疆人民打招呼。然而多年以后的今天,当我听到有个地方叫“二道桥国际大巴扎”的时候,我才知道巴扎是市场的意思。而二道桥国际大巴扎便是一个集结了新疆特产的农贸市场。琳琅满目的商品,以一个非常艺术的姿态摆着。干果、英吉沙小刀、和田玉、维族民族乐器、手工艺品等各色商品应有尽有。

       沿着台阶走上二楼手工艺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维族老爷爷在做手工艺。我们的脚步声、我们的快门声,都没有影响他的注意力。他非常专注非常集中精力地做好自己的手工产品,好像整个世界都与他没有关系。我曾经也希望自己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将自己的兴趣能转化成工作、转化成金钱。然而当自己兴趣转化为工作时,我总是喜欢去自己钻研,总是忘却了工作的进度,忘却和相关负责人去汇报工作。所以当看到专注的老爷爷时,我是多么羡慕,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够毫无噪声地去钻研自己喜欢的事情。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回到青旅,逗了一晚上的猫兄弟,睡觉。

Day3.南下的绿皮车

       是一个维族人上了你在的、全是汉人的车厢比较可怕?还是你一个汉人上了一辆全是维族的人火车厢比较可怕?——————————题记

——————————————————————————————————————————————
        期待已久的小伙伴的身份证终于寄到了,那么,我们的南疆之行就此开始了。早上我们依依不舍地和青旅中的两只猫做了简单的告别,步行去火车站。在新疆坐火车,比杭州G20那段时间还要G20,你必须提前一个半小时到站。火车站有四道安检:一道是过金属门,一道是过金属门并且粗略地摸一遍,一道是过金属门并且仔细地摸一遍行李过安检,还有一道是售票大厅的安检。四道安检过了,我们终于出炉,踏上了火车。
       踏上火车,都是一张张西域风情的面庞,突然有点害怕,毕竟发动一次次恐怖袭击和暴乱的,都是那种面庞。找到了一个自己的位置,却发现了自己的位置被一个人高马大的维族大叔坐着。我有点胆怯了,小心翼翼地坐到了旁边的一个位置。然而我的好奇心还是压制了我的胆怯,我鼓起勇气去问了大叔: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是我的,请问您是哪个位置?大叔也用了新普话回了我,就是我坐的这个座位,确认过以后,我忐忑的心逐渐放了下来。简短的交谈后,了解大叔要去阿图什,和我们要去的喀什只有一站路。后来慢慢发现,这个大叔还是挺有安全感的。是啊!记得大学里有个老师说过:认识人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先假设他是好人,然后逐渐发现他的缺点;另一种是假设他是坏人,然后逐渐去发现他的优点。这次南疆行我都是通过后者去了解他们吧!中途我坐着累,站起来休息一会儿,回来发现我的位置坐着疲惫的维族人,大叔会帮我用维语提示他,表示这个位置是我的。我赶忙说你先坐我站会儿,大叔立马挪挪屁股,挤出半个屁股的位置给我坐。虽然一路硬座坐着不舒服,但是这一车也还是很温馨很和谐,让我逐渐放下了对南疆的警惕。骏哥还请了各种大叔磕瓜子、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去和他们聊天。最喜欢的是车上的一个维族小女孩,喜欢跳来跳去,每次跳到我这里,就会朝我笑笑。从阿克苏上来一个小男孩,看到汉人就说你好。而此时有个汉族青年由于没有带足口粮,火车上的零食也已卖尽,想向旁边的维族人买个带上车的馕,维族人直接送给他半个馕吃,没有收钱。
       这趟火车窗外的风景也是亮点,要经过达坂城的风力发电站、翻越天山吐鲁番达坂城的风力发电站很整齐,就像一个个整装待发的士兵,那么严肃。而天山则一路有红色的山壁,有洁白的雪山,这构成了美丽的南下火车线。

       这一切,让我改变了对南疆的看法。是啊!对于别人的不理解,你只能用行动、用交流去让别人改变看法。而现在的我,喜欢用脚投票,你不理解我,我不解释,我走,可能这就是我越走越孤单的原因吧!

Day4.让人宁静的喀什噶尔老城

       “喀什噶尔喀什噶尔!”车上的小孩开始兴奋地用维语叫着,好像到了一个神圣的地方似的。而火车也缓缓地驶入喀什火车站站台,我们此刻站在南疆的经济文化政治中心。从小孩子的兴奋劲不难看出,这座城在南疆人心中的地位。这座城市是包容的,千百年来生活着维吾尔族、汉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回族、哈萨克族等各种民族的人,他们的文化相互交融相互吸收相互渗透。然而这座城也是危机四伏的,不然怎么会发生极端穆斯林刺杀艾提尕尔大毛拉事件?所以我们必须学会放慢脚步,降低脚步声,以一种谦和的态度去拜访它。
       我们在新华书店下了公交车,走进了那充满特色的老巷子。首先粉红色的墙很是可爱,然后那种伊斯兰风格的门和窗很有特色,接着是店的招牌都是木质的雕着花的,上面写着一串维文和一串维吾尔族的人名+商品名称。我们穿过了一个卖铜器的巷子,到了老城青旅入住,把东西放下后,出来老巷子转转。据说老城的巷子条条都是通往艾提尕尔清真寺的,果不其然,走了一会便到了艾提尕尔。
       黄色的大门,在阳光下格外显眼。据说它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三大清真寺之一。古尔邦节时,全疆各地都有穆斯林前来礼拜,通宵达旦地狂欢。说也奇怪,它是一座非对称的建筑,对面看去,左边比右边多了两道拱形的门。门口总是有戴着帽子的留着长胡子的穆斯林老爷爷坐在台阶上。
       突然一位老爷爷向我们走来,用维语不知道说什么。正当我们很窘迫的时候,旁边卖石榴汁的老板喊我们了,他懂汉语,说老爷爷问我们从哪里来。于是我们通过老板的翻译告诉他:我们从浙江来。老爷爷点了点头,然后朝我们不知说了几句什么,我们相互点了点头,用眼神交流了一番,老爷爷走开了。顿时觉得虽然听不懂什么,但也不像很多人说的南疆很不稳定,人很不友善。至少我目前见到的都是挺好的。

       离开了艾提尕尔,我们便向老城民居走去。我们穿过各种老街,往上走了一个小坡,便进入了喀什噶尔老城的巷子中。这里曾经是电影《追风筝的人》的取景地。走在老城巷子中,粉红色的泥墙让人感觉这座城很可爱,很有异域风情。黄色或是蓝色的家门显得格外温馨,伊斯兰的人家,就把门做成下方上尖的那种。再看地砖,如果地砖是六边形的,说明是大路;而地砖是方的,则说明到人家里了,是不通的路。
       这里可以让人的心平静下来。转角处骑着自行车出来的小朋友,高兴得说着“你好”和我们打着招呼,离别的时候我们还说了“byebye”;巷子中拄着拐杖的穆斯林老爷爷在闲聊;抬头看,一阵阵白鸽从我们狭小的巷子上头飞过;在城墙边打磨自己手工艺品的师傅;放学的小学生背着书包走过我们的身边,和我们说你好......这一切都让人感觉内心平和。有那么一刻,自己是多么争强好胜,多么希望别人认同。然而现在想想,内心不平和,你总会走错目的地。所以放下一颗争强好胜的心,放下贪嗔痴,心境才会明了,你也会更靠近你自己想要的东西。

Day5.情迷噶尔

      喀什噶尔的一天,从老街上的茶馆开始。因为坐了那班火车,基本放下了胆怯,导致了看到附近的一家穆斯林老茶馆,我们想进去体验一下。不是很懂规矩的我们于是走了进去,周围满是大胡子的爷爷。据说50岁以下就留大胡子的穆斯林,是极端穆斯林。我们警惕地扫视了一下茶馆,幸好看去大胡子的都比较老,于是我们找了一个炕盘腿而坐,点了个奶皮茶和四个烤包子作为早饭。

       周围的老爷爷,点一壶茶,拿了自己带的烤馕,就这样开始了一天的早饭。他们总是喜欢将馕分成小块,然后在早茶里泡一泡,放入嘴里,然后边吃边和旁边的老爷爷聊得甚是欢乐。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从他们慈祥的脸色中感到了平和。这时走上来一个老爷爷,只见他在旁边的水池洗了个手,然后走向店家,和店家亲切地握了握手,然后将手放在胸前示意。原来穆斯林打招呼是这样的啊,终于有所了解。这时又有一个大叔坐在了我身旁,我们友好得用眼神打了招呼,大叔突然将自己带来的馕分成4块,然后示意给我一块,而我此时表示我刚吃完烤包子,吃不下了,谢谢。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这种交流还是非常愉快。吃完了早饭,和店家表示了再见。我们穿过老城,到了高台民居。
       很乱、很冷清。这是我对高台民居的第一印象。我甚至看不到高台民居应该从哪里上去。直到走近了,才看到有一条小路。小路上去,只见一个年久失修的清真寺,顶上的金属尖已经歪了,但是清真寺上空的鸽子却还在。       然而走进了,人好像开始多了起来,有玩耍的小孩,有做饭的妇女,有写生的学生。这里还有很多做陶艺的作坊,据说都是传了六世的手艺,希望这些手艺不要失传吧!

       走下了高台,穿过喀什河和东巴扎,再往前走一段,我们就到了香妃墓。说起香妃墓,其实是不是香妃墓,而是香妃家族—霍加家族的墓地。一个大型的伊斯兰建筑,镶嵌着绿色的琉璃瓦。这个琉璃瓦确实是一大特色,很精致,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圆形的大顶部有四方小圆顶围绕着,气势磅礴。走进建筑里,里面大大小小摆满了棺椁。最中间的就是家族中最厉害的玉素甫霍加和阿帕克霍加。而其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牌位写着阿帕尔罕,棺椁上盖着红布的,便是香妃的长眠之地。得益于还珠格格,香妃才如此出名,还将霍加陵改名香妃墓。历史上其人是否与还珠格格中描述的身体有香,已无法考证;是否这里长眠的是真的香妃,也无法确认。留下的只有关于霍加家族征服叶尔羌的一个个故事,和一座壮观的以绿色为主调的伊斯兰建筑。
        参观完香妃墓,我们去了离香妃墓不远的喀什的边防大队,办理了去塔什库尔干的边防证。回去穿过老街,伴随着羊肉串的香味,回到了老城青旅,准备明天一天的徒搭。

Day6.徒搭G314

       从喀什塔什库尔干的路上,据说可以看到唐僧收沙师弟的流沙河(然而玄奘应该没有经过过流沙河和白沙湖吧),可以看到昆仑三雄公格尔、慕士塔格、公格尔九别,和他们的梳妆镜—喀拉库勒湖,我们放弃了中途不停的班车,准备搭车先到喀拉库勒湖畔扎个营住一晚,然后再搭车前往塔什库尔干。
       说干就干,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买了5个超级大馕(只要3块钱一个),拎着一壶水,上路了。走上G314,很兴奋,第一次搭车。搭车前辈骏哥先给我打了个预防针:一般拦20辆才能搭到一辆,所以搭不到车不要灰心。然而幸运的是:我们竖着大拇指拦了大约5辆,一辆车就停了下来,是一辆大卡车。门开了,一个维族师傅的头探了出来,用手语+新普话问我们要去哪里。我们表达了想搭车的愿望,表示沿着国道就可以,师傅爽快地答应了我们,我们于是费力地爬上了高高的卡车。简单的交流,南疆会普通话的人真是太少,依稀只能听懂“加油站”“劳动”“砖瓦厂”,其他的就是点头和眼神和说“哦~”了,连起来大概的意思我猜就是:师傅在前面加油站附近的砖瓦厂工作,要去那边拉砖。师傅一路极力和我们交流,我们也用尽手势和语言和眼神,还是很难理解对方的意思。是啊!即使语言不通,师傅还是想尽办法与他人交流,希望他人懂自己的意思,也希望自己懂他人的用意。再想想自己,有点相反,在现实中别人不了解我,我就不愿多说,即使用着相同的语言,我不愿解释过多,我一厢情愿地以为即使我不说,你也应该理解我,所以越交流越费劲,最后只剩沉默。随着师傅停下了他的车,还帮我们把行李拿下车,第一段搭车就这样结束了,车停在喀什郊外的一个加油站,我们十分感激地和师傅握手,表示感谢,然后挥手道别继续往前走。
       Good luck!拦了没有几辆车,又一辆车车停了下来,是一辆现代伊兰特轿车。汉族小哥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搭车请求。后来聊天了解到,这小哥祖籍居然也是浙江的,爸妈来新疆做生意,他也在新疆出生、成长、工作,一年大概回浙江一次,探望老家的亲戚。谈起新疆的教育,据说他们小学是所有民族混一起上学的,然后双语教学,据说只用汉语的话维族人会认为看不起他们,而用维语的话又会出乱子,所以只能双语。聊起工作,他现在是一名喀什某维修站的工人,他们只要接到电话,就要各地跑去维修卡车,帮助解决各种问题。新疆这么大,他们必须要在48小时内赶到汽车出故障的地点,所以有时会带两个人没日没夜地交替着开,最远的一次冒着高反和寒冷,沿着新藏线开到了阿里地区去维修。是啊!工作如此辛苦怎么坚持?“遇到了个好老板”,小哥如是说。他家和女友都在乌鲁木齐,他们维修站原本要在乌鲁木齐开分站,他希望回乌鲁木齐,然而不知什么原因这事就搁浅了。然而他老板为了安慰他,将自己在喀什的一套房子送给了他,他很感动,于是留下来,继续艰苦的工作。比起小哥,我少了点吃苦的精神,但是当我在工作上既看不到收入,又看不到未来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不知不觉车就到了奥依塔克的工业园区,小哥到了他的目的地,我们表示了感谢后下了车。据说过了奥依塔克以后,便是一路拔高了。到这里车很少了,也比较难搭车了。偶尔停下来几辆,一问要路费,我和骏哥不怎么愿意花钱,所以说拜拜了。不过比起康巴藏族,感觉这里的人文明多了。川藏线上,尤其是康定新都桥这一段,康巴藏族向你兜售你不理他,一顿骂;你去还价不买,一顿骂。而这里,车停下来离你比较远,他们会倒车到离你比较近的地方;有时他们要钱,你还价他们也不生气;你还价后没有达到预期的价格你不坐了,他们也不生气,只是挥手再见后往前开。“毕竟是丝绸之路啊!”可能这条路上的人都深谙和各个民族做生意的方法吧,你情我愿,不成也很和气。但是搭不到车的我们只能往前走一段。路上经过了铺满黄金叶的小村庄,这里的牧民家中都圈养着牛羊。房子也都是一层的红色小土屋。我们在村口补了补点粮食,开路。

       过了小村庄,大概失败了20辆左右,终于一辆比亚迪F0停在了我们面前,一个慈祥的大概是柯尔克孜的大叔探出了头,我们表明了我们搭车的想法后,大叔很快就答应了表示可以带我们过奥依塔克镇,但是过了以后他要弯进一个小路中,去探望他的妹妹。大叔是喀什人,他妹妹嫁到了奥依塔克,过几天他还要去塔什库尔干。好遗憾,如果今天大叔就到塔什库尔干,我们就可以搭车到喀拉库勒湖了。大老远跑来看望自己的亲戚朋友却是不容易。想想自己生活的城市和父母外婆生活的城市相隔不远,我却很少回家,也很少打电话,实属不应该。过了奥依塔克,我们就在山脚了,我们也下车了,准备再次搭车。
      拦了很多车,都没有拦到,而到山里的汽车好像又十分少,无奈我们还是上了一辆要路费的KIA车。两个柯尔克孜的师傅到布伦口,开价50一人,我们还价还到50两个人。车开了。简单地交流后他们去喀什买点生活上的东西,然后回来。这里生活确实比较不便,要买个东西,还得开来回一天的车程。但是一路上红色白色相间的山景让我痴迷,就像火烧过一样。慢慢的树开始少了,田地开始少了,但是雪山出现了。在盖孜边防站,我们就在雪山下,接受了边防战士的检查。检查完身份证和边防证后,我们就像唐僧检查完公文得到放行一样继续往前走。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湖,我兴奋得以为喀拉库勒湖到了。结果看到了旁边立着的一块牌,上面写着:布伦口水库。然而这个布伦口水库却没有让我失望,往上走,它的上游便是白沙湖了。白沙湖原来分为白沙山和流沙河,由于下游扎了大坝做了水库,水位抬高,所以变成了今天的白沙湖。对啊,西游记中唐僧收沙师弟的那条河就以之为模本,83版西游记中的流沙河据说是这里拍的。这里是一个蔚蓝的湖,蓝的有点纯洁有点浪漫,蓝的像一张床单,有那么一刻我觉得它就是一张床,天上的云就是被子,我想躺上去睡觉。这里四周被山环绕着。一面是白色的沙山,一面是雪山,一面是红色的山体,一面是公路。看每一个面,都有其独特的景色。

       过了水库,布伦口就到了,我们也下车了。刚下车往前走几步,这里的天气就给我来了个见面礼:一阵风沙吹得我们满嘴疙瘩涕泗横流。好吧,在这种车又少的地方又恶劣的地方,我们只能唱起了“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来自娱自乐一下。这个河谷很宽,前面刚好没有山挡着,再加上河谷是个不毛之地,所以风一吹就满口沙,恶劣的一秒中也是不想呆,可是车又少。还好不多时一辆江淮商务车停了下来,是一个汉族师傅,要去塔什库尔干,我们表示只到前面不远的喀拉库勒湖,师傅同意了我们的搭车。上了车,师傅看我们冷,还把空调打开。听说我们去喀拉库勒湖搭帐篷,马上师傅就好心劝我们:上面冷,风很大,现在喀拉库勒湖湖面都结冰了,就给你们送到塔什库尔干好了。然而我们不想放过喀拉库勒湖的美景,没有听劝告,执意要去喀拉库勒湖畔。师傅很无奈地把我们放在喀拉库勒湖公路边,然后提示我们:不要往上走了,上头更冷,搭不了帐篷就往回走住下面的牧民家中。我们表示感谢了以后下了车,然后明白了一句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七八级的大风呼呼得吹,把旁边的一个信号塔吹得沙沙得响,寒冷好像在我耳边唱着歌谣:我要冻了全世界。于是我们在喀拉库勒湖边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躲在两个房屋之间全副武装换上羽绒服和厚的秋裤。对不住自己的脸和眼镜,露在外面任风吹。感觉暖和一点后我们终于鼓起勇气走到了湖边,果然,湖已经结冰了,湖面波纹荡漾,而慕士塔格峰顶始终有一片云挡着,就像害羞的小姑娘拿着一块方巾遮住自己的脸一般,不肯露出真容。向后看,公格尔峰还是逐渐露了出来,而他们之间的公格尔九别峰也是害羞。可能今天是休息天吧,她们都没有起床,都不露真容,我这样想。所以想看昆仑三雄在喀拉库勒湖梳妆的场景这次肯定是要泡汤了。
       天快黑了,于是我们直播开始搭帐篷。冒着大风,手冻得通红,可就是东倒西歪的搭不起来。我于是开始想到了江淮车师傅的话,有点后悔,再加上饥饿,真是心累啊!这时一个骑摩托车的小哥过来了,看我们搭帐篷搭不起来,于是向我们介绍住他家去,两个人包吃住100一天。我和骏哥思量再三,决定去他家住。于是就搭上了他的摩托车,到了公格尔山下的土屋内。想想有点兴奋啊,要住的地方被昆仑三雄环抱着,旁边还有喀拉库勒湖为伴呢!
        我们就坐在家里的炉子旁边聊聊天,小哥以前在这边放牧,也去过沿海的福建广东。他今年24岁,家里有父亲和母亲和一个可爱的妹妹,后来回来在这边搞旅游业。夏天时在湖边搭帐篷给游客住,冬天是淡季,他们都撤掉了大帐篷,到下面的土房子住。聊到激动处小哥还给了我看夏天慕士塔格峰和喀拉库勒湖的照片以及他朋友的慕士塔格登山照。终于要吃晚饭了,吃到了有生以来感觉最鲜的羊肉馄饨。吃完精疲力尽准备休息。
       夜晚,虔诚的小哥的爸爸进来房间,在炕上铺好了地毯,面向西南,做了一次晚礼拜。虔诚的他嘴里念念有词,不断地向西南方向磕头。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感受到宗教的肃穆,我和骏哥说不出话来。空气好像凝固了。直到大叔礼拜做完,问我们冷不冷要不要在炉里加点煤炭,好像才回到了人间。
       凌晨居然醒来一次,居然还有点头疼。想到自己到3600米海拔就有点轻微的高反,对自己身体顿时不自信了。
       途搭是辛苦的,有时也是让人绝望的,但是每一次的途搭,都是一个故事。

Day7.你会等待,还是离开?

       今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出门去门口的小山坡上,看看慕士塔格峰顶上的云是否已经散去。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西面的云已经散去,南面、尤其是慕士塔格峰顶上的云,相比昨天反而更加厚了。无奈我们只好背上行囊,和牧民一家告了别,边走边瞧,希望慕士塔格峰顶的云快快散开。
       翻过一个小山坡时,偶遇出来吃草的牦牛,与远处的雪山相映成趣,好像如此辽阔的地方如此美丽的地方是属于他们的,而我们只是做客的客人。走下上坡,有出现了两匹马,马好像很怕人的样子,等我们走到它们面前,它们就跑开了。帕米尔的雄鹰此刻在空中盘旋,好像在寻觅食物。
       我们时不时地向慕士塔格峰处望去,看看云到底散了没有,很是失望。“你会等待云散开还是离开去塔什库尔干?”我问骏哥。骏哥的回答让我哭笑不得——“边等待边离开”。然后骏哥和我说:“”当年在南迦巴瓦峰下远望,南迦巴瓦峰也是云层笼罩,但是等待换来了云层尽散尖顶露出。所以小伙子不要急,先去喀拉库勒湖里洗个苹果,感受一下用喀拉库勒湖水洗的苹果的味道,再看看。”
       我们走近喀拉库勒湖,慕士塔格峰在视野里变大了。虽然在一些故事里慕士塔格峰是柯尔克孜族和塔吉克族的爱情的象征,而且是多以女性的身份出现。然而我觉得昆仑三雄更像是爷爷、父亲或是外公这种沉稳的男性形象。从某一个角度看去,他们没有尖尖的顶,没有少年心气;也没有树木草原衬托,不够柔美。但是他们圆圆的头顶戴着雪帽,沉稳地立在那里,却让人感觉到他们的慈祥和蔼,让人感觉很亲近,让人感觉很踏实。
       喀拉库勒湖此时结着厚厚的冰,我们就在湖沿处滑冰,终于找一块薄一点的冰砸开来取水。所以喀拉库勒湖水洗的苹果是什么味?冷味!
       吃完苹果,云还不见散开。“走吧!搭车去!”终于我们不再等待,去路边搭车去了。搭车很顺利,一辆比亚迪F3,我们到了塔县,睡了一个饱觉。

——所以,你会等待还是离开呢?
——个么,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呢?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给你等呢?时间很多吗?你很优秀吗?
——......

Day8.我喜欢的人都像你

       塔什库尔干,在维语中的意思便是“石头城”。这里是丝绸之路南道的必经之地。从叶城莎车塔什库尔干有一条莎车古道,然后沿着现在的G314往西南,至瓦罕走廊到阿富汗,这是玄奘和法显当年走过的路。这段路尤其是瓦罕走廊,要翻越帕米尔高原和兴都库什山,异常险峻。
       清晨,我们起床,准备去古石头城走一走,感受一下这个汉朝以来就有的古城。古城最高可有20米左右,上了古城,发现这是一个被雪山拥抱的古城。就像妈妈抱着摇篮哄着摇篮中的小孩子。一条条断壁残垣好像在和我们诉说着历史,诉说着古蒲犁国的兴衰。想象着在这做这么一个险峻的城,一定有其军事意义吧。一来易守难攻,二来高台便于信号的传递吧,想来这里处于边境,一定有过烽火连天、你争我夺的时候吧!石头城下便是塔什库尔干的金草滩。在清晨的阳光的照耀下,与远处的小村庄和远处的山相映成趣。
       走下石头城,与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睫毛弯弯,眼镜深邃的塔吉克少女擦肩,也是一种缘分。

       红其拉甫,是中国巴基斯坦交界的一个口岸。据说从塔什库尔干到红其拉甫的路上,可以看到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而且一路看到的喀喇昆仑山的风景极美,心中不自觉得兴奋起来。K2,是一个多少登山家和户外爱好者所向往的名字啊!8611,虽然不及珠峰的8844,但从难度而言K2比Everest难了一个档次,多少著名的登山家葬身于此。出于敬畏和向往,我希望看到K2的真容,也在出发到红其拉甫前,做了大量的功课看了大量的图片。
       有东边的太阳和西边的月亮为伴,我们的车从塔什库尔干出发,驶向了红其拉甫。新疆的山谷不同于川藏线上的山谷。新疆的山谷很宽很平,所以你很难感觉到海拔的变化。你以为在平地开,而其实你已经从3200上了海拔4000多了。而川藏线山谷很窄,你只能走山路只能翻山。所以川藏线上老路和新路基本上是不同的,老路需要翻越一个个垭口,而新路则是开隧道,例如高尔寺山隧道、剪子山隧道。随着隧道开通,老路逐渐被废弃,垭口的风光逐渐地看不到了。而新疆山谷宽阔,于是新路在老路上修建,所以我们所走的新路和老路基本完全重合。
       山谷间的宽阔,给力草地和牛羊很大的空间。于是这里都形成一个个牧场、饲养一群群牛羊。牛羊在山间吃草,抬头便是美景,平视便是辽阔的土地,低头便是实物,这种生活是何其自在。

       往这个山谷里走,便是瓦罕走廊,当年玄奘从印度归来,沿瓦罕走廊翻越兴都库什山和葱岭,然后走到塔什库尔干,从慕士塔格峰的东面走莎车古道到莎车和田且末河西走廊回到长安的。能够走一段玄奘走过的路,很是荣幸。
       

       突然,车开始上山,不多时,便到了红其拉甫前哨站。里面的士兵出来检查了我们的后备箱,并查验了我们的身份证和通行证,然后放下了路障,让我们继续往国门界碑处走。终于,看到了祖国的西大门。“中华人民共和国”七个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上面立着一个国徽,气氛突然就感觉了严肃起来。以前的国界,只能在书本里看到,在图画上画出了,然而我却真真正正站在国界线面前,心中自然感慨万千:祖国幅员辽阔,让人充满敬意;而即使幅员辽阔,你想逃避,又能逃到哪里去?守卫边疆的战士,天天在这里吹着7、8级大风还在坚持,着实让人敬佩。

       下山了,然而我在脑中极力匹配乔戈里,可是还是匹配不上。哎!
       我只能拍下了一张张雪山的照片,我觉得每座山都像你,乔戈里。我也突然理解了杨过寻小龙女心切把陆无双、完颜萍、程英当作了小龙女,我也想到了一句话叫“我喜欢的人都像你”。

Day9.西去而转折

       按照日程我们开始了回程。今天要去喀什,然后坐火车去鄯善,去看看鄯善的库木塔格沙漠。塔什库尔干到喀什的班车一天只有一班,早上9点开始卖票,10点钟开车。然而当我们8点50到塔什库尔干汽车站时,那里已经排满了人,而且当车站管理人员10点钟来开车站的门的时候,居然告诉我们:昨天由于从喀什塔什库尔干的班车没有人坐,所以那辆车没有开上来,所以没有班车。心里不得不想这班车好任性。我们只能坐小的商务车,也是车站发的。
       当打开商务车的后备箱时,吓了我一跳,里面放了一个液化气罐,还以为要出什么事情。结果后来才知道,这车是烧液化气的。
       车上有两个当地的公务员小哥,一个是旅游局的一个是动物保护站的,聊起了当地的景点建设,他们表示这边风景很美,然而风景就在国道边,根本收不起门票的钱。然后聊到了怎么样收门票,各种收门票的方法。然后谈到喀纳斯,两者都发出羡慕的叹息,说喀纳斯一个地方玩下来,门票一共都要6~7百。
       我想几乎所有的旅游局都是这样想的吧,收费。然而这样的话这个门票似乎就变味了吧。收门票的初心为的是将门票用于景区的建设和维护吧,然而很多地方将其作为一种重要的财政收入,而只是将少部分的门票收入用作景区维护和建设,所以很多景区是进步了,然而却也退步了。进步的是一些设施看似配套起来了,退步的是设施建设根本不考虑是否保持原汁原味,只是建设起来了,从而导致景区味道越来越淡。收门票无可厚非,可恶的是门票收了,却用的不合理。什么4A、5A?无非就是想收更高标准的门票罢了。所以我还是希望各个地方的旅游局能将门票收入确确实实地投入到景区建设和保护中去。

Day10.初遇鄯善和沙漠

       从喀什吐鲁番,从吐鲁番鄯善,我们坐了近20个小时的火车,终于到了鄯善,想走一走在吐鲁番盆地的库木塔格沙漠。
       走过的新疆的城市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少数民族和汉族的居住处分界都很明显。乌鲁木齐市靠南少数民族多而靠北汉族多,喀什市靠北少数民族多而靠南汉族多。鄯善也不例外,靠北是新城,汉族的居住人口多;靠南是老城,少数民族多。
       鄯善靠南的民居也很有特色。有的人家门上还挂着羊头,不知是什么意思。鄯善老城也有一个巴扎,里面也是人山人海,从水果蔬菜摊到衣服摊,应有尽有。
       我们走到了库木塔格沙漠公园大门口,然后沿着围墙走,拍了一张张照片。今天暂时就这样吧,明天准备进去徒步。

Day12.走进沙漠

——“所以,你以为你找到了太阳,你就能准确地辨认方向并且能认清路了?”
——“嗯!”
——“可你是个路痴啊!”
——“…”
——“所以,你以为你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你就有目标并且走上正确的路了?”
——“…” 

———————————————————————————————————————————————

      面对一望无际的沙漠,我们只能惊叹造物主的神奇与无情,惊叹这个不毛之地,却又那么美那么壮观。
      走吧!拿起你的登山杖,去征服那个沙丘,去感受当年张骞出使西域开路的感觉。走吧,直到你的周围全是沙漠,去感受你被丢弃在茫茫沙漠中的感觉。
       那感觉很奇妙,当你看到沙丘上的脚印越来越少,直到没有,你再往回看,看不到沙漠边缘,不知道哪条是你走来的路。于是你感觉像被全世界抛弃,好像你的声音,已经不能从空气中传播而只有你自己能听见。只有天上的一轮太阳与你作伴,只有沙丘顶呼呼的风吹沙,伴着你。
       返回了,可是却找不到方向,即使太阳挂在那里,方向是那么明显,可当翻过一个沙丘之后,发现并不是预想的目的地,一种绝望感油然而生。当自责自己路痴时,我想到了“如果翻一个沙丘还到达不到目的地,那就翻两个。”于是再翻了一个沙丘,终于看到了沙漠的边缘。得益于我们进入沙漠并不深,所以即使翻错了沙丘,也容易找对方向和路。然而当我陷入太深,前望不尽,后退不回,那该如何是好?而我又是一个犹豫的人,向前向后向左向右的决定我该怎么做?那种熊掌与鱼不可兼得的后悔感该怎么去克服?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所以我是痛苦的,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去克服那种后悔感,做决定总是犹犹豫豫躲躲闪闪反反复复。如果有一天我终于能克服这种感觉了,也许我就算长大了吧!

Day12.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

       坐了一晚上的火车,到了离敦煌最近的柳园,然后拼车赶往敦煌市区。敦煌市区到莫高窟还要坐公交车,大约20分钟到莫高窟。莫高窟每天都有游客限制,旅游高峰期得去莫高窟网上专门预约,而且有专门的景区导游带队只能游览其中的8个窟。所幸现在是旅游淡季,门票是高峰期的一半,还可以游览其中的12个窟。莫高窟的吸引力还是很强的,即使是在淡季,人还是很多。我们在莫高窟数字中心看了两场关于介绍莫高窟的电影,坐上了莫高窟大巴,赶往莫高窟。
       可以说敦煌是我见过的学术氛围和文物氛围最浓重的旅游景区。现在的很多景点建设都是门票+大巴票的形式,名为保护环境、保护文物,可是收了钱进去以后吧,你就可以随便了,全看游客的素质了,脏乱差也根本不管。而且好像所有景区对这种门票+大巴车票的形式趋之若鹜,小到连遂昌金矿也是这么建设。而这次敦煌莫高窟是动真格的。

   首先,莫高窟的各个洞窟有铝合金门关着,据说铝合金门是邵逸夫捐款建造的,一来防止日晒对壁画造成伤害,二来防止有人盗取。接着,景区给你分配一个景区的导游,一个导游带一个25人的团队,导游手上有一串钥匙,可以开铝合金门。然后,每一个参观的洞窟在门口都有:禁止拍摄和禁止吸烟的警告牌。这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严肃感,这不仅是一个景区,更重要的,它是一个文物保护区,作为游客我们除了惊叹以外,什么也不能带走,什么也不能留下。
       打开一扇扇厚重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精美的壁画,一个个塑像。紧那罗的飞天形象、倒弹琵琶、五台山文殊地图、九层塔、大佛像,经历了千百年,依然如此神采奕奕。我除了对古代工匠的佩服,还对中国佛文化的精深表示惊叹。

       说到敦煌,不得不提到一个道士王圆箓。第一次知道他是因为余秋雨先生的《道士塔》。一个渺小的不能渺小的人物,却关系了敦煌的荣与辱,多么可笑。诺大的莫高窟,然而当时政府却不重视其文化艺术的价值,而且昏庸无道。只让一个道士看管。虽然王道士的偶像是玄奘,对佛也很尊重。然而毕竟见识有限、艺术眼光不够。张大千如此有名的画家,在修复莫高窟的工作中还留的一身骂名,更何况一个道士。藏经阁的发现也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官员们只知道有古董发现,后捞几本,上报希望得到关注的经书,经过一路的洗礼,剩下了几本残破本。藏经阁的门,锁得住君子,却锁不住人的求知欲然,国外的探险家得知消息接二连三地造访。而可笑的是,被国外探险家学者买去的,即使穿越沙漠,即使经历路途千辛万苦,却是保存完好。(我更愿意用“探险家学者”和“买”而不用“强盗”和“骗取”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可笑的是敦煌的艺术价值在国外引起了轰动,我们的专家才开始慢慢研究起来。难以想象,那个紧那罗的名叫“飞天”的形象,是日本学者取的名字。敦煌中国,然而研究敦煌的学问却在国外。其实这个问题我们当今也存在,很多领域,我们的专家不敢也不能做一个领头人去发现新东西,喜欢跟风。等其他的专家发掘了某个新事物,我们的专家才敢去认同他。很遗憾,也体现了很多专家不愿意吃苦,冒着各种名誉的风险去提出新观点。
       发掘一种艺术和一门学问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将所有失去国宝的原因聚集在一个没有这方面学识的王道士身上也是不公平的。当日本学者最终承认:敦煌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我们除了喜悦,更要反思。我们既要做后来居上者,也要做领头人去发掘价值。

Day13.听我来唱支黄河谣

       兰州,这个城市对于喜欢中国民谣的人很特殊。尤其是宋冬野把“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兰州”唱红了,于是大街小巷的人一时间都想看看董小姐长什么样,兰州到底有多好抽?后来,黑胖吸毒了,一时间都在嘲笑:哎,是不是那一支兰州里面加了点什么?对于民谣圈、摇滚圈的歌手,如果有吸毒、有约炮,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毕竟这两个圈子太乱了。乐手以约了几个“果儿”为荣,“果儿”也以约了几个乐手为荣,不好好唱歌不好好写歌,尽整些邪门歪道。流行音乐圈(现在应该都叫娱乐圈了吧)虽然也乱,但看看周杰伦林俊杰五月天孙燕姿等,至少他们也有一直在发唱片,至少每张里面还有那么一首有传唱度的歌。而现在民谣圈摇滚圈,除了李志有这样的能力,好像其他歌手只能红一张唱片,就没有然后了。黑胖的《安和桥北》整张都不错,然后呢?马頔《南山南》不错,然后呢?还记得第一次听“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的感动,然后现在逃跑计划去哪里了?李志说的没有错,现在民谣圈摇滚圈都想着一炮走红,赚一波脑残粉的钱,然后就收手不干或者乱干,而不是想着去把赚来的钱投入到买更好的乐曲上,组更好的团队上。
       所以一到兰州,我并没有想去买一包兰州去抽抽什么味,而是想去看看兰州黄河是怎么样的。只因兰州有个民谣乐队叫野孩子,他们有首歌叫《黄河谣》
       这首歌唱着一种浓浓的思乡情,记得赵牧阳上中国好歌曲说起自己的历程的时候说过:人失意的时候总是想回到家里,回到妈妈身旁。我想野孩子当年在杭州成立,面对着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人生,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所以想起了兰州,想起母亲河黄河。后来面对小索的离去,乐队的解散,漂泊无依的张佺内心面临着怎么样的煎熬?我想知道。有幸的是,佺叔找到了张玮玮、郭龙重组了野孩子,让我在2013年的夏天的上海新天地的音乐节上偶遇他们。佺叔在中间,披着一头泛银的长发弹着冬不拉唱着,郭道长在左边敲着手鼓,张玮玮在右边拉着手风琴。台下有人在喊《黄河谣》,于是最后的最后,他们唱了。这是一首能让我记住野孩子的歌:
黄河的水不停地流
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
远方的亲人啊
听我唱支黄河

日头总是不懈的走
走过了家,走过了兰州
月亮照在铁桥上
我就对着黄河

每一次醒来的时候
想起了家,想起了兰州
想起路边槐花香
想起我的好姑娘

黄河的水不停地流
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
流浪的人不停地唱
唱着我的黄河谣 

      如今当我哼着黄河谣,走过中山桥,遥望白塔山,触摸黄河水的时候,一种无奈和一种思念也油然而生。

Day14.一直往南方开

况且况且,
况且况且,
......
杭州

后记

关于文化
       在文化上,我们总是在得到,也在失去。例如我们汉族工作上班快节奏的生活影响喀什噶尔喀什噶尔老城人也过上了这样的生活,然后生活水平得以提高;然而喀什噶尔却失去了茶馆文化,如今只有寥落晨星的大胡子老人才去茶馆,老茶馆据说也只剩下了一家。再如,为了简化,我们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叫“克州”,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叫做“塔县”,多年以后我们还会记得“克孜勒苏”的意思是红色的河吗?还记得“塔什库尔干”的意思是石头城吗?文化固然是相互吸收相互进步的,然而一种文化的逝去,不免让人唏嘘。

关于安全
       乌市、喀什安检都非常严,走过地道,要把你的包翻一遍。除了安检严,基本没有碰到什么安全问题。乌市二道桥国际大巴扎随便还价啊。到喀什的火车,一车皮估计只有5个左右的汉人,但是也非常的和谐,可以一起嗑瓜子、一起分烤馕。在新疆如果要上火车,最好提前两个小时,因为安检也是够呛的,要过好几道。至于什么矛盾啊,丝毫没有感觉到。虽然到了喀什以后,明显感觉语言不通,但是也是很友好。艾提尕尔清真寺广场上会有主动过来搭讪的老爷爷,老茶馆里会有主动分你烤馕的大叔,虽然感觉语言不通,但是感受到了他们的热情与友好。就像我们看到外国人,就有和他打招呼说hello的冲动一样,我想在喀什这片土地,喀什的少数民族一定也有这样的冲动吧!搭车的途中,虽然有几个师傅要了点小费,但是可以还价啊,而且成交不了也没有关系,大家都友好的挥手说再见。所以,即使南疆,即使是语言不通,大家也不要太畏惧,毕竟碰到极端穆斯林几乎不可能吧!

关于以后
       工作还是要有的,先工作有收入,然后努力地融入大环境中。虽然笼牢里很枯燥、很套路、很是学不会,但是既然也想正常人安定的生活,就得勇于走入牢笼中,勇于承担责任吧!就像那个骑行小哥的帽子上,画了一个人从幼儿到青年到中年到老年的一个图,下面写的一句话:I couldn't help it。是啊,谁都无法抗拒自己的长大,即使一如五月天的九张专辑都唱着青春,然而最后他们成为有责任感的男人;一如李志,年轻时唱着“如果我们就要结婚,我怎么受得了”,当最终结婚生女儿时,为了逗女儿开心也是躺地上扮演一只恶心的蛆扭来扭去。

关于旅行
       开个玩笑:以后结婚了,再也不能这样自虐游了,所以趁现在还能自虐赶紧自虐完,以后估计也只能去什么海岛游游泳晒晒太阳啊,去什么韩国日本自由行啊,去什么欧洲看看建筑听听古典音乐啊,当然爬山还是可以叫上我的,不管大山小山,高海拔的就算了,体质真是越来越差,3600的海拔居然有轻微的高反。所以我想以后也不会自虐游了。在我现在看来,旅行是一种体验新生活的方式,也是一种逃避笼牢的手段,还是一种增长自己见识的途径。

反思与致谢与致歉
       这一年的经历还是挺丰富的,虽然辛酸多于喜悦,但这就是我的人生啊!虽然有一阵子,我幻想着自己会安安稳稳地工作,讨一个老婆生一个孩子,在美丽的湖边有座自己的房子,周末可以开着自己的车出去自驾游。然而急躁的、不假思索的性格总让我行动上走快一步,然后给人一种不稳妥的感觉,所以一直处于一种得不到或者失去的状态。做事好像也从来没有考虑过父母,一直都让父母依着自己,有些事情也没有好好商量好好沟通。学会沟通从父母做起吧,因为即使你沟通的不好,他们也会很耐心的一遍两遍甚至无数遍地和你讲他们的道理,我得改改我“既不想听你们说的道理,也不想用我自己的道理说服你们”的毛病。人生总不能一辈子消极的是瓦?在笼牢里也可以将生活过得不错的是瓦?我发现其实生活过得不错的前提是早睡早起,而早睡早起的前提是不玩手机。所以努力地改掉睡前微博微信新浪懂球帝豆瓣刷一圈的坏习惯,改成一天一刷。至于感谢与道歉,有好多。你们既是伴我成长或者教我成长的老师,你们也是失意时一起high翻宇宙的小伙伴,你们也是殊途同归的老朋友,你们还是努力教我的同事。也抱歉我的半途而废。
       最后放一张图:“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前几年一直过成“只有荒凉的人生,没有荒凉的沙漠”,以后我想要正着过。

本篇游记共含16699个文字,14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写的真好,要是能多加点攻略信息就好了。

2016-11-28 15:59

真不错,也想说走就走……

2016-11-28 17:25

只要找对人,结了婚也可以说走就走,说虐就虐

2016-12-03 23: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