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遇见 就不愿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致我的稻城亚丁

23
冯瑾煜儿 (武汉) LV.4
2016-11-27 18:32 1105/2

         十月又上映了一部由小说改编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那些天在朋友圈微博上被刷屏了。有感叹演员们的演技,主人公的爱情 ,王菲的天籁嗓音,还有对一个我熟悉并眷顾地方的向往—稻城亚丁
        转眼我已经都回来近4个月了。第一次和她相逢,是在我19岁生日那天,同座送给我一本《十八岁之前禁止涉足的十八个地方》,在那十八个地方中,我一眼便相中了这个被编辑喻为“穿越千山暮雪的红尘独旅”的神秘国度。
        大学期间一直在计划出游,计划中也从未落下过她,可每一次都因为种种原因,我都与她插肩而过。大二结束我对自己说,别等了,就这个夏天!

         7月,在丽江做义工。空余时,做做攻略,准备东西,行程定下来,八月三日,我收拾好行囊,一个人从丽江香格里拉,再从香格里拉进入川西
         我清晰记得,排队过检票口时,我前面的一个小伙问检票员,到稻城是现在检票吗?检票员点点头,验完票,指了指正对着我们靠左手边的那台大巴车说:“那边上车”。我在后面心想,把我的疑问都解答了,省的我在问一遍。
         我看他一个人,快步走上去,主动问他:“你也一个人去稻城吗”?
         他说:“对呀,你也一个人”?
         “嗯,我也一个人,你几号座”?
         “我一号座”
         “哦?这么巧,我在你旁边”
          他叫林峰,24岁,扬州人,在南京做私人教练,刚辞职。辞职后开始行走,从云南四川,再到西藏,最后到青海。他是我路上遇见到第一个驴友,刚刚徒步雨崩回来。

         从香格里拉稻城县,不多不少十个小时。先不说司机的车技有多牛逼,单是坐车的人,晕车的坐完不会再晕车,不晕车的坐完可以在车上开趴了。就在我们赞叹司机拐过一个又一个U型弯;流连沿途的高山美景;打过几个小盹;吃过几口干粮;路过途中唯一一个小山村,乡城;聊几句我们即将到达的目的地中,已经从颠簸山路中进入了318国道,也进入了蜀地。
        下午5点多,从无人区慢慢驶向成片的白杨林,周边小桥流水人家。我知道,稻城正在一步步向我靠近
         到达客运站后,一群藏族人簇拥过来,友好且热情的询问你要去哪儿,这可能已经成为了中国车站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而且是56个民族通用的。我拿好行李,绕过人群,步行到和客栈老板约好的广场,暂别林峰,坐上短发姐姐的车开到梵禾谷客栈。

         这是我第一次住青旅,一个人住似乎太无聊,太多人住太吵,我选择了她家的四人间,带独立卫生间。我到的时候,房间空无一人,另外三张床上堆满了东西,地方的箱子七零八落的放着,送我上楼的小哥说,这是你们女生的房间,简直比男生还乱。我在一旁不自觉笑出声来。没有人的房间就像是单人间的放大版。我坐在床上等待夜幕的降临,等待整个稻城县来电。
        林峰突然发来消息说:你客栈在哪,我来找你。
        我给他发了一个定位过去。
        不久,他告诉我,他已经在我们客栈院子里了。
        我拿上钥匙,锁好门下楼。发现外面下起了小雨,又返回房间,拿上出发前龄姨拿给我的伞。
        晚上七点,稻城还是一片透亮,街上的人来往自如,没有行色匆匆,少了太多都市的浮躁,喧闹,多了几分小镇的安宁。
        稻城县不大,我和林峰把几条主干道走了一遍,最后选择了一家靠近广场的川菜馆,边吃边聊着第二天的行程计划。

         翌日清晨,林峰带着他在客栈认识的两个小伙伴,包了一辆面包车,在我的客栈门口等我。雨依旧淋漓的下着,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我脑海里一直回想,昨天晚上同房间的两个重庆女孩儿带着满足和欢喜的口吻和我讲述她们来到稻城见过星空,双彩虹,又在亚丁碰到珍珠海的仙乃日的倒影,雪山上的雪崩,五色海,牛奶海通通走了一遍。我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下雨天也有雨中的风景,不如养精蓄锐,下车还有更远的路要走。
        到达香格里拉镇,买好景点票,换乘到亚丁的景点大巴。在路上,我认识了林峰的两个小伙伴——张宇阳,高飞。他俩和林峰同龄,92年的。
        张宇阳,和我一样湖北人,襄阳的。毕业了已经在一家国企工作了。
        高飞,重庆人,计算机专业,正在读研。
        他俩在马蜂窝上认识,计划在重庆集合,然后一路徒搭去西藏

        在亚丁村下车,一位藏族大哥过来问我们是不是要住宿,一直很反感拉客的我,这次没有拒绝。一是天气太不好,而是大哥真的很诚恳。他说,你们可以先去我家看一看了再决定。
        若是想在亚丁寻找一场浪漫享受之旅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这个念头。亚丁不比稻城县,更比上大理丽江那些旅游业基本饱和的地方。这里都是民宿,藏族人自己的房子改造的很简陋的客房。来到这儿,不要有太高的要求,能吃的饱,睡的暖就够了。还有一点最好不要洗澡,海拔高易着凉,易产生高反。
         最后我们还是决定住在大哥家里,他们三个男生一间三床房。我一个人住标准间。把东西放好,大哥叫我们下楼喝酥油茶,几个人在客厅里围着火炉,喝着滚烫的酥油茶,聊天,看电视。大哥拿给我一瓶酸奶,我本是要给钱他,他说这是给他丫头买的,丫头去镇上上学了,拿去喝吧。大哥家里跟其他地道的藏民家里一样,绘有各种图案,不同的图案,不同的寓意。门廊两壁绘有驭虎图,象征预防瘟疫招来吉祥。
         吃过简单的午餐,休息片刻。一点钟穿上雨衣,套上鞋套,我们四个人踏上了下午的短线旅程,亚丁村——冲古寺—— 珍珠海,然后返程。
        
 

        下车后,我们沿着唯一的栈道向前,一眼望下去,镂空的台阶下看似有些刺骨的山泉潺潺而下。虽然我一路没吃红景天,晕车药,没有啥不适的反应,但是在高原上负重爬山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可能是下雨的缘故,景区的人不是特别多,我一路期待着珍珠海的倒影,一路看沿途的风景。在经过雨水的洗礼后杉树和青松苍翠欲滴,从山涧滑落的清泉击打在有藏文绘制的石头上,激起小小的浪花。一直上坡到达最顶端,视线突然开阔,按照别人返回的路线向右拐过去,一碧池呈现在眼前。云里雾里,看不到湖里的倒影,也看不到远处的仙乃日。
        大家心里都很失落,但还是不甘心的绕湖走了一圈。天气不遂人愿,带着万般无奈之情返回亚丁村。

         回到藏民大哥家里,吃过晚饭,和林峰,宇阳,高飞,在房间斗地主。房间里太冷,我们转移阵地到楼下客厅里。
         还没到客厅就听到一位阿姨嘟囔着要喝酥油茶,并称自己是老太太,要把她照顾好。我心想这定是位折磨人的老妖精。后来在聊天的过程中才知道,阿姨和坐在她旁边的老伴儿去过好几次西藏,经历过新疆的暴乱,去日本男女混浴,三千块钱玩儿尼泊尔,把东南亚快走了一个遍。阿姨说:从2005年退休开始我就和老头儿出来旅行,每次出来都是好几个月,钱花完了就回去,钱攒够了再出来。这次来稻城亚丁,趁我们还有精力,先把这些难度大点的地方去了,其他地方以后可以慢慢玩儿。阿姨和我们聊了一会儿就先上楼去了,阿姨的老伴儿拿出一打纸给我们看,他说这些都是阿姨自己在网上边看边整理了打印出来的稻城攻略,详细到哪家餐厅的炒饭多少钱都有。
        有时候,我们心羡的人生,别人已经过了好多年。
        自己想过的人生真的不是靠想出来的,而是自己走出来的。

       “老伴儿,你快来看啊,日照金山!”阿姨突然下楼来激动的叫道。顿时,客厅里的人都沸腾了。我们拔腿就往楼上跑。隔着玻璃,看着对面触手可及的雪山,夕阳正映在山顶上折射出的金光,火红炙热,给峰顶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辉。我马上冲进房间拿起相机就往楼下跑,就怕夕阳快要逃走了。 宇阳跟在我后面,我们找到一户可以上楼顶的平房,征得主人的同意,一口气爬上了三楼。拿起相机,开始找各种角度“咔咔咔”的狂拍。
         我们换了一个又一个地方,在外面待到夕阳落下,才慢慢往回走。回来的路上,藏民告诉我们日照金山不是每天都能看到。明天的天气也一定会放晴。我心里乐开了花。这大概就是上天在雨后带给我们的福利。没想到接踵而至的还有更大的惊喜。

        回到藏民大哥家中,我们一群人簇拥到阿姨房间,拉着阿姨和叔叔继续讲她们的旅行奇遇。这一开讲不要紧,吸引了这一层楼的住客。十几个人围在一间房里有说有笑。我突然想起来时稻城那俩小姑娘和我说起的星空,雨过天晴也应该会有。林峰开玩笑说,你定个闹钟,先起床看看有没有,再上来叫我们。我说那不如现在下去看看,再上来呗。
        又一个惊喜就这样到来,站在房屋之间,仰望天空,整片天空布满了一闪一闪的小眼睛,漫天繁星,忽明忽暗,若影若现。我从崖边跌落,落入星空辽阔,银河不清不浊,不知何以摆脱。就在我赞叹星空美的妙不可言时,一颗流星拖着尾巴中银河中划过。我这喊着边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许下心愿。亚丁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实现了我旅途中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雪山,第一次看见日照金山,第一次看见星空,第一次在流星划过时许下愿望。
        最后实在冻的受不了了,才不舍的离开,留下林峰和高飞两位摄影大师,他俩儿手机相机交替进行,在外面拍到转钟才回来。

         第二天和之前约定的那样,早早起床。八点从扎灌崩出发徒步长线,扎灌崩-冲古寺-洛绒牛场-牛奶海-五色海。这条长线全程近10公里。
        从扎灌崩到洛绒牛场是有往返的景区观光小电瓶车。我们四个人从一开始就放弃坐车,徒步前进。就我个人而言,选择徒步一是为了弥补七月份徒步一条新开发的玉龙雪山路线,因为中途有人坚持不了,我们那天放弃了峰顶的遗憾,我想去挑战自己。二是我不想因为坐车错失一些本应该看到的风景。扎灌崩到洛绒牛场4·2公里,我们用了3个钟头。一路走走停停,沿途的风景确实没有让我们失望。太阳没有出来前,这里是烟雾缭绕的朦胧美,太阳出来之后,林中的鸟儿,远处的雪山,天上的蓝天白云,水中的倒影,呈现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

         到达洛绒牛场后人渐渐多了起来,一部分人下车后选择徒步翻越两座山,另一部分人选择等待骡子的到来,骡子就是马和驴杂交的俗称啦。我们在洛绒牛场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出发,后面的路不再是平整的栈道,时而泥泞,时而陡峭。有时还是康庄大道,有时却举步维艰。
        林峰不愧是健身教练,再怎么困难他也一直冲在前面。之前我们在栈道那儿花的时间太多,后面这段路我们得加快脚步,大家都一鼓作气往前,没有功夫停下来闲聊,拍照,尽量保存体力,因为后面还有太多未知的道路。

        越继续往前走海拔越高,也越来越难走,每走一步都喘的不得了,每走一段都要停下来坐一会儿。我不愿放弃,也不会放弃。林峰已经走的看不见了,宇阳和高飞的自热饭还在他的背包里,所以他俩必须往前爬。返程的人下山隔不了多远我就会问问人家,还有多久才会到,每迈一步我就离我的目标更近一步。我在备受煎熬中走完了最后三分之一的路,看到牛奶海的那一刻我的眼睛,我的心灵真的被震撼到了。牛奶海位于央迈勇脚下的山坳里,如水滴状守护在这座神山旁,玲珑秀雅水色翠蓝,真的好不漂亮。吃过我们从亚丁村背上来的自热饭,我和高飞将牛奶海环绕了一周,各个角度看海。此时,林峰早已从五色海下来。

        牛奶海和五色海相隔仅仅0.3公里,一个斜坡爬上去就能看到。不知是体力透支还是海拔近4800米的原因,我走这段路花了接近40分钟。感觉脚下有胶水,死死的粘在地上,挪也挪不动。五色海和牛奶海比显得安静些,她搁浅在央迈勇和仙乃日之间, 可能是阳光照射的缘故,那天并没有看到五种颜色。站在海拔最高的地方眺望,亚丁的三座神山白雪皑皑,遥相呼应,直逼天际,摄人心魂。 据当地人说三座神山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三座雪峰组成,分别代表观音菩萨、文殊菩萨、金刚手菩萨。 佛教的典籍圣地咱日秘相也有记载,世界佛教二十四神山,它排名十一,属相是鸡属众生供奉朝神积德之圣地。

        由于昨天没有看到天晴的珍珠海,林峰先返程,宇阳因为有些高反也随着林峰先下山去,我和高飞从五色海爬上来,继续往前走,选择从最高点直接杀下去,因为不太愿意走回头路。还没迈出第一步,我就滑倒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古人言,上山容易下山难。今天的经历说明了下山不易,上山也难。回头望去,那是我心心念念的地方,此时此刻就在这里。我踏遍千山万水,只为亲自目睹你的美。
        沿路下山,和路边的风景重逢又告别。路上想起了仓央嘉措的诗句:“坐在菩提树下,我观棋不语,前世,来世,患得,患失。我用世间所有的路,倒退,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正如,月亮回到湖心,野鹤奔向闲云,我步入你,然后一场大雪就封住了所有人的嘴。”亚丁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在佛光闪闪的高原,两步三步就是天堂。

       在冰雪融化的早晨,在布满星辰的黄昏。
       我来过,就不愿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本篇游记共含5341个文字,3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2016-11-28 15:26

精美游记、精美拍摄、围观支持!

2016-11-28 18:0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