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木斯塘:探寻消逝的秘境

  • 出发时间/2016-09-27
  • 出行天数/20 天
  • 人物/和朋友

前言:为什么要去木斯塘?

为什么要去木斯塘?

当我已经坐上飞往加德满都的航班时,我还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有别于珠峰EBC以及安娜大环线这些热门的尼泊尔徒步线路,木斯塘徒步线并不是以壮观的雪山美景取胜。实际上,木斯塘的自然风光以壮丽开阔的高原河谷为主,同时还有大量保存完好的宗教及人文景观,两者的奇妙结合及强烈反差,才是这条线路的魅力所在。
和我之前走过的高海拔徒步线路不同,以前的线路只要天气好,所有美景都会一一呈现在眼前。而木斯塘隐藏的美,则需要更多的挖掘探寻。这是一条需要去细细品味的线路,投入越多,体会也越深刻。
而这也许就是木斯塘吸引我的原因,在经历了上半年的变故之后,身心疲惫的我,正需要这样一次深度徒步之旅,来慢慢抚慰自己。

木斯塘Mustang位于尼泊尔的中部偏北,在著名的安娜普尔纳大环线的西北方向,紧邻我国西藏,和仲巴县及萨嘎县接壤。位于两座八千米雪山安娜普尔纳和道拉吉里的北边,木斯塘气候比较干燥,地形地貌和西藏阿里很相像。
木斯塘面积3500多平方公里,人口约1万五千左右,平均海拔在2500米以上。西藏高原在此向南,沿着卡利甘达基河谷深切入喜马拉雅山脉,形成了壮观的高原河谷地貌。

由于没有地形上的阻隔,木斯塘与西藏保持了紧密的经济和文化上的联系,成为南亚通往西藏的重要通道。也因此形成了木斯塘独特的延续上千年的藏传佛教人文环境,当地主要信奉藏传佛教的萨迦派,有大量的萨迦派寺庙及佛塔。
木斯塘曾是尼泊尔境内最后一个自治王国,也是目前唯一完整保留了传统藏传文化原貌地地区,如同浓缩了西藏文化及宗教传统的时间胶囊。

六十年代法国学者探访了木斯塘,写了一本《木斯塘:消失的西藏王国》,木斯塘才逐渐被西方所认知。木斯塘直到1992年才对外开放,外国游客需要办理许可证才可以进入,而许可证的费用则相对比较高昂,500美金起,包含十天的行程,如果超出一天则需要另加50美金。
木斯塘曾经被lonely planet评为全球最佳旅行目的地的前三名,游客绝大部分来自欧洲地区,来此旅行的中国游客很少很少。

木斯塘古称珞,很早以前为吐蕃王朝所统治,之后为阿里三围政权所控制。而后控制权几经变换,在公元十五世纪,珞王国建立了首都罗曼塘。到了十七世纪,渐渐以木斯塘之名为人所知,1951年并入了尼泊尔王国。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西藏的康巴叛军曾进入木斯塘,并作为训练和骚扰西藏的根据地,之后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之下,尼泊尔军队解除了叛军的武装。
2008年尼泊尔政府终止了木斯塘王国的自治,木斯塘的最后一任国王被废除了王位。现年86岁的老国王居住在加德满都,和他来自拉萨的王后在一起。

木斯塘还能称为秘境吗?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木斯塘已经逐渐走上了开放之路,目前每年大约有4千名游客来访,一条简易公路贯穿了木斯塘地区南北。越来越多的外界物资和生活方式正在渐渐改变木斯塘,包括从西藏运来的大量方便面和拉萨啤酒。
大部分游客探访木斯塘,基本都是在当地旅行社的安排下,大致沿着简易公路往返。这样的行程安排相对轻松,但却错过了木斯塘大部分隐秘的精华。木斯塘最美的部分,往往隐藏在游人罕至的村庄山谷,而这也正是木斯塘保留的最后的秘密,如果不是有经验的向导带领,很难一窥所在。

时间改变了一切,每一年木斯塘都在慢慢发生着改变。和EBC这样的自然风光取胜的线路不同,再过十年,EBC壮观的雪山冰川也不会有多大变化。而木斯塘呢,十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它传承千年的隐秘之美还能保存多久?没有人知道。
而我有幸在这个秋天,去探寻木斯塘渐渐消逝的秘境,以一点微薄之力,将我的所见所闻,在此分享给各位。

去程:进山之路

两个月前的9月27日,我从北京乘坐国航的航班,在成都转机,28日中午抵达加德满都,和领队子非鱼,队友Lisa、老罗、老吴会合。这次参加的队伍,在徒步线路安排上和博卡拉的旅行社大有不同。
到了加都,和队友去杜巴广场和老城区随便逛逛。一年前的大地震,杜巴广场的古建筑损毁了不少,老城的街道损坏倒不太严重。

巴德岗的杜巴广场也遭到严重损坏,一座石砌的印度教寺庙完全倒塌,很多古建筑上仍打着支撑。
幸好这座标志性的建筑,当地最高的佛塔经历住了考验,高高耸立。

9月30日,我们从加德满都包车出发,赶到博卡拉
博卡拉的湖滨区和几年前相比,除了新增加一些建筑之外,变化不大,仍是满街的外国游客和店铺。

当晚在费瓦湖边的草坪上,来自北欧的一支摇滚乐队举办了一场免费的演唱会,吸引了大量游客和当地人观看。演唱了不少经典歌曲,向六七十年代的摇滚黄金时期致敬。
在嬉皮士运动的年代,博卡拉也是全世界嬉皮士向往的圣地,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嬉皮士唱着爱与和平,向博卡拉进发。能在这里举办一场演唱会,也是很多摇滚乐队的梦想。

10月1日,我们和向导背夫一起,分乘两辆吉普车,向徒步的起点Jomsom出发。从博卡拉有小飞机直飞Jomsom,仅需半个小时,但是可能因为天气原因延误或取消。坐吉普车过去,则需要十个小时左右。权衡之下,我们还是选择了坐车。
车子开出博卡拉市区,路边的青青田野,安纳普尔那群峰在云中露出了山巅。

博卡拉到Beni镇的路况还算不错,过了Beni镇之后,进入安纳普尔那和道拉吉里两座雪山之间的河谷,公路变得崎岖狭窄,行驶速度每小时只有十几公里。
这段河谷两侧是高达8千多米的雪山,河谷的海拔只有2千米左右,最大高差近6千米,因此也被称为世界上最深的峡谷。可惜今天云层太厚,没能看到两座8千米雪山的真容。
一路遇到不少转场下山的羊群,进入秋季了,牧民们把羊群从高海拔的牧场赶往低海拔地区。憨乎乎的羊群看着挺可爱,只是每次相遇,车子都要停下来让羊群过去,耽误了不少时间。

路上遇到了很多满载的客运巴士,进山和出山的都有,不时出现交通堵塞和车辆故障,又耽误了行程。
经领队介绍,我们才知道过两天就是尼泊尔最盛大的节日德赛节,相当于中国的春节。很多尼泊尔人都赶着回家和亲人团聚,我们这算是赶上尼泊尔的春运了。
就这样一路堵车,一路给羊群让路,直到晚上快9点了,我们才赶到目的地Jomsom,一天坐车也是相当辛苦。一路上看到不少年青人,因为没有买到车票,就步行几十公里回家。夜幕下的河谷公路上,星星点点都是他们拿着手电在匆匆赶路。

第一天:木斯塘之门

10月2日,徒步的第一天,我们清晨从Jomsom出发,沿着河谷一路往北。
Jomsom是此次徒步的起点和终点,也是安娜大环线上最大的站点,建有机场。镇子东南边就是海拔7061米的尼日吉里北峰Nilgiri North,这座雪山在今后的十多天里,将一直注视着我们的徒步行程。可惜今天云雾比较多,山顶隐没在云层之中。

走出镇子,我们沿着河边的公路往北,回望山谷里的Jomsom镇。

清晨的阳光透过云层,照亮了镇子后面的山崖。

灰黑色的卡利甘达基河滩,河流的名称来自于印度教主神湿婆神的妻子帕尔瓦蒂的化身卡利女神,卡利的意思就是黑色。
河流开阔平缓,在秋冬季的枯水季节,可以沿着河床步行直达木斯塘的首都罗曼塘。历史上,这条河谷曾是当地和西藏商贸往来的重要交通路线。
河谷里能捡到一种黑色的海螺化石,当地人捡来向游客兜售,印度教认为这是毗湿奴大神的化身。

对面黄色的群山,山坡上有蜿蜒曲折的山道,山脚下有几间蓝色屋顶的房子。

上午的河谷,光影变幻,山崖的岩层挤压成漂亮的条纹。

河谷转了个弯,对面的山坡上有个小小村庄。

一路前行,路边孤零零的小树上挂了个广告牌,温馨提示前面不远处的小房子有咖啡热茶,可以休息小憩,看着顿时让人精神一振。

河谷上出现了一座吊桥,通往刚才看见的对面山坡上的小村庄。一位大姐背着包裹,正穿过吊桥回家。

河谷远处出现了一片绿洲和村庄,这就是我们今天徒步的终点Kagbeni村。

天气晴好,阳光耀眼,照耀着Kagbeni村和远处的红色山崖。
Kagbeini村海拔2810米,是上木斯塘和下木斯塘的分界点。木斯塘分为上下两个部分,北边的为上木斯塘,我们这次徒步的区域,需要办理特别的许可证。而南边的为下木斯塘,包括Jomsom以及往南的地区。下木斯塘属于著名的安纳普尔那大环线的西段,游客只需要办理安娜大环线许可证就可以进入。
一般所说的木斯塘,通常代指上木斯塘,在Kagbeini村有进入木斯塘许可证的检查站,因此Kagbeni村也被称为进入木斯塘的大门。这里也是西藏文化(上木斯塘)和尼泊尔文化(下木斯塘)的分界点。

赶着驼队的马夫,在之后的几天徒步行程中,我们不时和他相遇。

河谷里不时看到有当地人在涉水行走。

中午时分,我们抵达了Kagbeni村,河谷里的大风也准时呼啸而至,吹拂着村庄的田野树木。
从安娜大环线西段一直延伸到木斯塘的这段河谷,每天中午开始,都会吹起强劲的南风。从南边吹来的暖湿气流,在翻过高耸的雪山之后,变成了干燥的热风,一直往北吹到西藏边境。这段河谷也可称为名副其实的呼啸山谷。
在这段河谷徒步,上午比较轻松,下午就要面对劲风的考验。好在我们现在是顺风往北走,那些走安娜大环线的徒步者就比较艰苦了,要顶着风往南。我曾在2010年走安娜大环线时遭遇过,迎着狂风简直迈不开步伐。

村民们冒着大风,在田野里割草。

往南眺望,高耸的尼日吉里北峰白云翻腾。

吃完午餐后,我们去村里闲逛。今天是徒步的第一天,行程比较轻松。
村子里的佛塔,佛塔内部绘有精美的佛像,已有上百年历史。

村子里寺庙附近的墙角有一尊泥土塑造的女性保护神mom,面容慈祥,和蔼可亲。

而在村子的中心位置,另一座男性保护神khe,造型就高大威风得多。

午后静悄悄的村庄。

村里的大妈,看到我的队友在吸烟,毫不客气地伸手就要了一根。

太阳渐渐偏西,照耀村庄和群山,山腰的简易公路,就是明天我们出村的徒步之路。

村庄隔河对岸的山坡。

站在村庄的寺庙里,眺望明天我们要走进去的河谷。

来到村庄的北头,这里有进入木斯塘许可证的检查站。眺望北边的河谷,河面开阔,远处一堵高高的断崖,像一扇巨门挡住了视线,我们称之为木斯塘之门。

返程的徒步者,眺望着远方。

村庄里古老的木窗,和彩色的墙壁。

墙上悬挂的羊头,据说用来辟邪。

念经的老大妈。

闲逛的小牛。

村里的狗狗们,每天没事找个地方躺下睡大觉。

穿过小桥,来到村庄对岸的山坡上,眺望整个村庄。

卡利甘达基河,静静从村庄旁流过。

夕阳照耀村庄后的山谷,雪山之巅,云雾升腾,我们结束了第一天的旅程。

第二天:风之河谷

10月3日清晨,阳光照亮了田野河谷。我们从Kagbeni村出发,开始了第二天的徒步行程,正式进入了上木斯塘区域。

出村之后,继续沿着河谷一路往北。回望阳光下的Kagbeni村,和远处天边海拔7千多米的尼日吉里北峰。

建在河边的Kagbeni村,最高大的橘红色建筑就是村里的寺庙曲德寺,为萨迦派寺庙,始建于1429年,已有近600年历史。

沿着河边的简易公路,我们一路往北,眺望对岸的小村庄。

翻过山梁,回望河谷下游的Kagbeni村。

海拔7千多米的尼日吉里北峰,在阳光下闪耀,其巨大陡峭的北壁,落差两千多米,让人望而生畏。

蜿蜒曲折的徒步之路。

马夫赶着驼队,行走在河边的小道上。

走在前方的队友,路过一个小小峡谷。

继续前行,前方河谷出现了一堵巨大的断崖,这就是我们昨天看到的木斯塘之门,看上去真有点像三峡的夔门。

沿着上山的大坡爬到半山腰,这里原来是两条河流的交汇处,水流的冲击形成了断崖。

眺望支流的幽深河谷。

对岸的山崖,土层的分层非常明显,在河流冲刷下不断侵蚀崩塌。

天空晴朗,白云飘飘,我们努力爬上了这个巨大的断崖顶端。断崖顶上是一个巨大的平台,出现了一堵长长的土墙,里面还有小房子,原来是一个苹果园。

苹果园的大门紧闭,看来大人们都干活去了,只有这个小男孩在门口带着妹妹玩耍。看到我们一行游客路过,小兄妹俩很热情又有点羞涩的和我们打招呼。

告别了小兄妹俩,前方隔着山谷,路边出现了一个小村庄。

山谷里的山坡,被雨水冲刷出漂亮的土林。

阳光下的土林,呈现出类似木质的纹理。

穿过低矮的门廊,我们进入小村庄,村庄里种满了苹果树,红澄澄的苹果结满枝头。这里出产的苹果个头不大,但是非常好吃,又脆又甜,我们一路上都拿来当路餐。

穿过小村,靠河边出现了一群佛塔。

木斯塘主要信奉藏传佛教的萨迦派,也就是花教,佛塔和寺庙带有明显的萨迦派特征。经常可以看到三个小佛塔,分别涂着红、白、青三种颜色,大的佛塔和寺庙上也涂着同样颜色的条纹。
三种颜色分别代表着密宗的三怙主,是藏传佛教尊奉的三位重要的菩萨,即四臂观音(白色,居中,代表慈悲),文殊菩萨(红色,居右,代表智慧),金刚手菩萨(青色,居左,代表力量),他们分别是密教莲花部、如来部和金刚部的部主。这也是萨迦派寺庙涂有三种颜色条纹而被称为花教的原因。
如果你去过稻城亚丁亚丁的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同样也被称为这三尊菩萨的化身。

村边的废墟和佛塔。

三座象征着三尊菩萨的小佛塔,造型原始质朴,面对着开阔的河谷群山。只要信仰纯真,不必在意形式的简陋。

一路前行,俯视路边青灰色的河谷。

前方出现了五彩的山谷,环绕着绿洲村庄,那是我们今天用午餐休息的地方。

对岸的山崖上,有很多修行密窟,几百年前曾经有一代一代的僧人在洞窟里修行,而今都废弃了。

路边五彩斑斓、造型奇特的山坡山谷。

驼队从我们身边匆匆而过。

进入村庄,眺望对岸巨大壮观的红色山崖,被风和水流侵蚀出道道沟壑。

午餐之后,我们离开村庄继续前行。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一个非常隐秘的古老洞穴寺庙,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寺庙里没有灯光,我们用微弱的头灯照明,看到了非常精美的佛像、雕刻和壁画。
这些古老的雕刻和壁画,与古格以及拉达克的寺庙风格一致,证明了历史上这几处地方的文化沟通和交流。

一路前行,穿过吊桥,欣赏河谷对岸的巨大柱状山崖。

沿着河边一路往北。

前方红色断崖上出现了一个小小村庄,那就是我们今天徒步的目的地。

已是下午时分,河谷里又吹起了大风,沙尘弥漫。

道路从红色山崖下经过,高悬的岩石就在头顶上方,好像随时会崩塌下来。

走过铁桥后一回头,才发现刚才经过的红色山崖上,居然隐藏着一排修行洞。

回望高悬在半山腰的修行洞,不禁感叹,到底是怎样的精神力量,支撑着僧人们,在这么难以抵达的洞窟里苦修多年。

第三天:洞穴密寺

10月4日,天空有些阴沉,我们一大早出发,开始了今天的徒步旅程。
爬坡来到村庄后面的小山上,眺望远处的河谷和雪山。

清晨的小小村庄。

云雾笼罩在山巅。

转过山角,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黄色山谷,右侧的山坡上是我们的徒步小道。

山谷里有个吊桥,通往对岸的村庄。

徒步者艰难行走在爬坡的小道上。

小路边就是深深的峡谷。

阳光照耀峡谷对岸的村庄和彩色的田野,村民们正在田里忙着收割。

爬上了这个峡谷高处的垭口,经过一个小村庄,我们稍稍休息,又下坡穿过山涧。

越过山涧之后,又开始了艰难的爬坡之路。在爬上一个几百米高的垭口后,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山谷。

继续沿着山脊往前,翻过一个垭口,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山谷,被侵蚀的岩石山崖极为壮观。

垭口山风凛冽,我们稍稍休息之后,开始下这个几百米的大坡。看到照片左下角的几个红点了吗,那是走在前面的队友。

路边的山崖巨岩,侧面很像一个戴着帽子的小丑。

俯视幽深的峡谷,陡峭险峻,看不到底。

一缕阳光照亮了山谷,对面的山崖被风和水流侵蚀成蜂窝状。

在向导带领下,我们来到一个寂静的山谷,半山腰的岩洞里有一个隐秘的寺庙,就像悬在半空中一样,很难发现。

这座小小的寺庙,在岩洞口用石头砌了一堵墙,里面有几间简陋的石砌房子,整座寺庙都隐藏在岩洞之内。

进入岩洞内,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巨大的钟乳石像柱子一样支撑着岩洞,光滑的岩壁上雕刻着经文,寺庙里唯一的红衣僧人,正在用水壶冲洗经文上堆积的尘土。

这座岩洞寺庙,据传是为了纪念莲花生大师在8世纪从西藏返回印度途中在此修行打坐而修建,寺庙的岩洞里有不少古老的佛像和雕刻。
看着口诵经文虔诚清洗岩壁的僧人,我不敢多打扰,没有开闪光灯,借着岩洞内昏暗的光线,拍了几张稍显模糊的照片。

洞穴中央上层的小佛塔上,从左到右,依次供奉着释迦摩尼,莲花生,无量光佛,四臂观音,四幅大画像。下方则摆放着藏传佛教各教派的法王的照片。

佛像边就是巨大的钟乳石,石头上也摆放了佛龛佛像。

寺庙小小的庭院,有水管把山泉水引进来。僧人很高兴我们的到来,和向导一起给我们泡了杯热茶。

下午的阳光,照进了简朴的佛堂,照亮了岩洞。

稍稍休息之后,僧人和来帮忙的村民一起,继续抬水冲洗岩洞。

僧人爬到高高的钟乳石顶上,一边诵经,一边用水壶冲洗岩石上的灰尘。

看到我们在下面拍照,年长的僧人脸上,露出了羞涩的微笑,就像我们一路遇到的木斯塘的村民一样。

时间不早了,我们道别离开。看着这个隐藏在深山里的小小寺庙,简朴归真,宁静安详,和外面喧闹的都市,好像不在同一个世界。

寺庙下的深深河谷,少有人至。

离开寺庙,我们进入了一段阴凉的岩石峡谷,两侧高耸的岩柱像一排巨人,中间狭窄的小道,不时看到路边挂着经幡。

道路慢慢爬升,山谷变得渐渐开阔,一条小路通向远方。

云彩飘扬在山巅。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苦爬升,前方出现了几栋房屋,那是我们今天计划住宿的小村庄。这一天的徒步,累计爬升达到1200多米,比较辛苦的一天。

第四天:魔幻山崖

10月5日,清晨我们告别了小村庄,开始了今天的徒步行程。
遇到的牧羊人,赶着羊群上牧场。

前面出现了一片树林,树林掩映着小村庄和佛塔。远处山坡上是盘山公路,比较陡一点的则是徒步的小道。

穿过小树林,我们来到佛塔边,稍稍休息。佛塔上同样绘着彩色的条纹。

经过佛塔后不远,我们就开始了艰苦的爬坡,爬上将近两百米的垭口,回望来时的蜿蜒小道。

过了垭口后,就是漫长的慢下坡,混合着石子的土路,炽热的阳光,单调的山谷,看不到风景,让人感觉困倦。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铺垫,渐渐的前方出现了一座灰色条纹的山峰,今天的美景之旅终于拉开了帷幕。

山体被水流和风侵蚀出整齐细腻的条纹,犹如魔幻之山。

一路前行,来到前方的垭口,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山谷,山谷左边是村庄和田野,正对着垭口的山谷远处是红色的山崖,右边则是青灰色山崖和侵蚀强烈的台地。

红色和青灰色的山崖,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阳光下的红色山崖,漂亮得不真实。

岩层殷红如血。

右边青灰色的山崖,整齐的侵蚀条纹犹如人工雕刻。

侵蚀而成的台地,边缘垂直陡峭,顶端平缓,布满波浪形的花纹。

青灰色的山崖,青灰色和黄色的岩层相间。

土黄色的山崖被侵蚀得有如魔宫。

天光云影,山谷里光影变幻。

山谷左边,是美丽的村庄和彩色的田野。

云彩的影子在村庄和田野掠过。

村庄后面的山崖上,同样也有几处隐修洞的遗迹。

阳光照亮了远处山谷里的佛塔群。

从垭口一路下坡,来到村庄边,观赏如画美景。

进入村庄,这个Ghemi村在当地算是比较大的村庄了,村庄中心的小广场上,孩子们在摆弄新买的玩具车。

在村里的旅馆,我们吃过午饭后,继续上路,从树林旁走下坡道。

村口小河边,造型简朴的三座小佛塔。

过了小河,爬一段坡,来到村北平缓的台地,迎面而来的是一堵长达300米的玛尼墙,这也是木斯塘地区最长的玛尼墙。
传说莲花生大师在此杀死了魔鬼,在丢弃魔鬼肠子的地方修建了玛尼墙,魔鬼的鲜血染红了山崖。

阳光透过云层,照亮了彩色的山谷。

经过了玛尼墙,前方出现了一群古老的佛塔,已略有残损。

这几座古旧的佛塔,映衬着远处闪耀的红色山崖,有如梦境一般。

云影在山谷徜徉,佛塔静默无声,千年时光在这一刻凝止。

佛塔后的山谷,山涧清流,绿草如茵。

夕阳照耀下的这一排红色山崖,华光灿烂。

近处的山谷,黄、红、青灰,五色斑斓。

用长焦镜头拉近,观赏魔幻山崖的局部细节,上天雕刻的精美之作。

离开佛塔,我们沿着小溪一路前行,魔幻山崖的山脚下,出现了一排排金色的杨树。

造型奇特的山崖。

红色的山崖上,开凿有修行洞,当年也曾被西藏叛军用来作为居住点。

来到山崖下的小村庄,这里也是我们今晚住宿的地方。村口的佛塔、围墙和古树上,都绘有彩色的条纹。

黄昏时分,寂静的村落。

清澈的溪流,穿村而过,在山崖树林间哗哗流淌。

第五天:小喇嘛的球赛

10月6日,徒步的第五天,天空阴沉,飘着微微雨雾。

出村之后,就是一个三百米的大爬坡,爬到坡顶的垭口后,是一片平缓的台地,我们在雨雾中行走,四周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到。

雨雾中徒步的好处,就是不会感觉热燥。这样在云中漫步了一个多小时后,前方出现了一个山谷,村庄散落在其间,天空仍笼罩着厚厚的云层。

我们沿着山路走下山谷,穿过长满红色浆果的灌木丛,前方出现了几座佛塔。

这里就是Lo Gekar Gompa,木斯塘地区最古老的寺庙,由莲花生大师建于八世纪的宁玛派寺庙。传说当年西藏建造桑耶寺时,遭到魔鬼破坏,于是莲花生大师杀死了魔鬼,在丢弃魔鬼心脏的地方修建了这座寺庙。

寺庙的庭院。

这座上千年的寺庙,规模并不大,寺庙里有非常古老的雕刻和壁画,掩藏在光线昏暗的大殿里。
寺庙的外墙。

古旧的佛塔。

来到寺庙的楼上,寺庙里的喇嘛非常客气,请我们喝美味的酥油茶。
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照亮了走廊。

古寺旁的大树,我们雇的马匹正乖乖等在树下。

享用了美味的酥油茶后,我们告别了古寺,穿过灌木丛,一路下坡走向村庄。

路边的溪流,和刻有经文的玛尼石。

沿着河谷,我们一路往下,来到了Chrang村,这是木斯塘地区第二大的村庄,曾经是木斯塘的首都,村边还有老王宫的废墟。

来到王宫废墟边的小山头上,这里是两条河流的交汇处,视野开阔。往西望去,是我们今天走过来的河谷,远远的山脚下依稀可见上午经过的寺庙和村庄。

阳光照亮了河谷里的田野和树林。

陡峭的山崖,山脚下是通往木斯塘首都罗曼塘的小道。

往北望去,阴云笼罩了北方的天空,河谷对岸的山坡上有一条蜿蜒小道,那是通往罗曼塘之路。

村庄的东边,隔着河谷,是一座造型奇特的山崖,被水流和大风侵蚀出深深的沟壑纹理。

就在山崖的半山腰,同样也开凿着一排修行洞,而今已废弃了。

看着这陡峭山崖上的修行洞,真不知道当年开凿它们,花了多少功夫。

往南望去,河谷边的山坡顶上,就是老王宫的废墟,远处则是村里的寺庙。

阳光照亮了南边远处的山崖。

来到老王宫的废墟上,这座老王宫有五层,建于十六世纪末期,自上个世纪中期就一直处于荒废状态,目前有部分保存较好的房间,作为一个简单的博物馆。

站在小山坡上,俯视阴云笼罩下的Chrang村,村民们为了过冬,准备了足够多的柴火。

村里的寺庙,位于小山顶上,是萨迦派的土登夏鲁达迦林寺,始建于1427-1447年间。

来到寺庙,极目远眺,一缕阳光照亮了群山和河谷。

阳光照耀在金色的山坡草甸上。

进入寺庙的院子里,游客很少,黄昏的冷风吹拂,颇有点冷清。
寺庙里有一块空地,架了两个简易的球门,空荡荡的也没有人。

我们闲逛了一会,觉得有点冷,正准备返回旅馆,这时来了几个小喇嘛,开始踢球。原来寺庙里有一个佛学院,学员都是一些少年喇嘛,吃完晚饭后就来简易的球场踢上一阵,这是他们一天中最喜欢的娱乐活动。

来踢球的小喇嘛越来越多,分成了两队开始比赛。

别看这群小喇嘛的踢球装备不怎么样,运动服、僧袍都有,运动鞋、凉鞋、拖鞋一齐上,可是踢得还真来劲,各种带球过人头球射门,样样都不少。

我们蹲在一旁拍照,一不小心,眼看着球就冲着你过来了。

刚刚还冷冷清清的寺院,此刻充满了欢声笑语,孩子们活泼好动的天性,给这个寂静的村庄和寺院带来了活力。此刻的他们,和放学后的学生没什么两样。

古老庄重的木斯塘,在这一刻,在这个阴云笼罩的黄昏,突然让我们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活力。

走出寺庙,太阳将要落山,阴云笼罩了天空,冷风吹拂,远山苍茫,最后一缕阳光照亮了山腰。

我们不胜寒意,快步返回旅馆,回望阴沉天空下的寺庙和佛塔。

浓云笼罩了远处的山巅。

第六天:首都罗曼塘

10月7日,徒步的第六天,我们今天将要乘车去往木斯塘的首都罗曼塘。上午趁着天气好,我们在Chrang村再多逛一圈,先来到村子南边的大佛塔。

站在大佛塔边,往北眺望村庄和田野。

阳光下的寺庙,围墙内就是昨天小喇嘛们踢球的球场。

美丽的村庄田野,绿树成荫,彩色的佛塔掩映在绿树丛中。

清晨的阳光照亮了金色的秋林,和陡峭的山崖。

静悄悄的村庄。

一匹白马隔着矮墙,对着红马大献殷勤。

村里的矮墙上,堆满了过冬的柴火和草料。

又来到昨天的寺庙,阳光下的色彩非常漂亮。

小喇嘛们都在上课,寺庙里安安静静,阳光照耀着大殿。

站在寺庙里俯视整个村庄。

眺望北边的王宫遗址和山谷。

转寺的老人从佛塔边经过。

色彩艳丽的佛塔。

东边隔着河谷,开凿有修行洞的奇特山崖。

离开寺庙,我们走向北边的老王宫遗址,回望阳光下的寺庙和佛塔。

漂亮的佛塔群和玛尼墙。

建在小山顶上的老王宫,占据了村里的制高点。

老王宫的残垣断壁。

阳光下的河谷。

天空晴朗,白云飘扬,远远看见了去罗曼塘的道路。

走下老王宫的古老大门。

村里到处闲逛的小牛。

村里的小水潭,小树上也挂满了经幡。

金色秋叶,飘落了满地。

宁静安详的小村庄,让人有点舍不得离去。

快到中午了,我们乘车,沿着简易公路,一路驶往木斯塘的首都罗曼塘。这段路程风景一般,一路上值得观赏的,就是这座巨大的Sumda佛塔,木斯塘地区最大最漂亮的佛塔之一。

翻过海拔3950米的Lo La垭口,中午强烈的阳光下,木斯塘的首都罗曼塘Lo Manthang,出现在我们眼前。
海拔3810米的罗曼塘,位于山间一块开阔的平地上,城墙约7米高,周长约750米,整体形状呈L形,唯一的城门开在东北方向。罗曼塘始建于公元1441年,城里主要的建筑包括白色的王宫,和几座红色的寺庙,以及较低矮的民居。现在古城内大约150多座房屋,居住了上千人。

在罗曼塘的东北方向,远处有一个红色的山谷,那是我们计划明天要去的Choser村。

来到罗曼塘,我们找到预订好的旅馆住下,条件比一路过来村庄里的旅馆要好,到底是首都。
吃完午饭后,我们就去罗曼塘古城里闲逛。这是古城外围的佛塔和街道,男人们坐在太阳底下聊天。

矮墙上,一只晒太阳的猫。

这就是罗曼塘古城的唯一的城门,城门上挂着几位藏传佛教法王的照片。可以看出城墙修建得相当厚实。

进入古城的大门,距离门口不远的白色四层建筑,就是王宫。现在老国王和王后都住在加德满都

王宫前的小广场上,几位妇女正在清洗衣裳。

古城街道上,一扇木门上画着一副广告画,指明前方有个小卖部。
这是我看到最有艺术性的广告了。

小巷里坐着晒太阳的老婆婆。

小巷里走过两个活泼的小喇嘛。

下午的阳光照在窗棂上。

一位大姐端着盆子匆匆走过。

街道拐角有一排佛塔,这是图钦寺南边的八座连在一起的佛塔,代表了佛陀一生中的八个重要的事件,即:转世,入胎,诞生,出家,修行,顿悟,说法,涅槃。

干净整洁的窗台上,摆放着鲜花。

我们来到罗曼塘的城墙上,眺望古城里的寺庙、佛塔和屋顶。高大的红色建筑是强巴寺的大殿,高17米,是古城内最高的建筑,供奉着15米高的弥勒佛。另外一座红色建筑则是图钦寺。这两座寺庙内都有非常精美的壁画,参观要买门票,不可错过。

罗曼塘古城内的民居,据说以前只有等级比较高的家族才可以住在古城内。

站在城墙上,眺望北边的群山,山顶上还有古堡的遗址。

寺庙外的玛尼墙边,老婆婆们坐在一起晒太阳,边纺线边聊天。

阳西下,夕阳照亮了西边的雪山。

第七天:边境山谷

10月8日,我们从罗曼塘出发,骑马去往东北方向的Choser村。今天的行程比较轻松,算是一个休整日。
骑马翻过一座山梁,沿着河谷一路走往东北方向。

清晨的阳光照耀秋日的田野,和金色的山坡。

远远望见一处红色山崖,那就是我们要去的Choser山谷。

经过一座漂亮的佛塔,我们在这里下马,步行进入山谷。

这里的山体,形状奇特,山上开凿了很多洞窟,大多已废弃。

山顶上还有一些废墟遗址。

来到山谷入口,我们步行进入,左边的这座山,造型很像一叠千层饼。

北方的天空,浓云密布,黄色的山崖层层叠叠。

靠着山崖而建的Nyiphu寺庙。

我们沿着靠右侧山崖的小路,走向山谷深处。

被侵蚀得奇形怪状的山体,看上去似乎极为酥松。

右边出现了一个分叉河谷,我们沿着小路爬坡而上。

路边的山坡,垮塌出一个拱桥。山谷对面的山体,侵蚀出很多立柱,其中一根已经崩塌,歪倒着靠在旁边的柱子上。

回望我们走进来的山谷入口。

往山谷深远处望去,一条小道通往彩色的山崖。据当地人说,从这里继续往上,翻过山梁,就距离西藏不远了。

我们继续沿着小路往上走,前面出现了一大块平地,平地的对面是高耸的山崖,上面开凿了很多洞窟。

这片洞窟,就是Jhong cave洞穴群,多达五六层,据说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洞穴内空间很狭小,进去参观难免蹭一身灰土。

洞穴山崖旁边的山体,以及前面的河谷,都有强烈侵蚀的痕迹。

离开洞穴山崖,我们来到山谷对面的Nyiphu寺庙,依山而建。

三座常见的小佛塔。

村里的水池边,村民在洗衣裳,一位大哥在对着小镜子刮胡子,旁边的大姐在清洗酥油桶。

回到山谷入口,有一个售票处和一个小卖部,我们的向导和马夫在这里休息,等待我们返回。
小卖部里堆满了来自中国的方便面和食品。这里距离西藏仲巴县很近,大约只有二十公里,有简易公路通往边境线。每年边境开发两次,方便两边进行边民贸易。来自中国的食品,还有拉萨啤酒,在这里大行其道,当地人也很喜欢中国方便面的口味。
我在小卖部还发现了来自中国的传说中的辣条,特意买了一包品尝,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吃辣条,没想到居然是在这里。

离开山谷,我们骑马返回罗曼塘。秋日阳光下,我们走过田野村庄。

回望走过的简易公路,曲折往北,直通往边境。

午后强烈的阳光,照耀村庄和田野。

前方一片白色的山崖,而旁边不远处的山体则呈深褐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翻过山梁,来到罗曼塘所在的台地,河谷里树叶已经变黄。

这是我们在罗曼塘的第二个下午,明天清早就要离开。我们来到古城里的曲德寺,寺庙位于古城的最北边,里面有一个博物馆,还有一个佛学院。有个宽敞的院子,旁边是佛学院的教室和宿舍。

寺庙大殿的大门紧闭,木斯塘仍小心地守护着它珍藏的秘密。

大门边墙壁上的画像,笑容可掬,似乎在欢迎远方客人的到来。

第八天:行走在高处

10月9日,我们离开罗曼塘,踏上了返程的徒步之路。
天空阴云笼罩,冷风阵阵。我们爬上海拔3950米的Lo La垭口,眺望阴云之下的罗曼塘。

偶尔一束阳光穿过云层,照亮了原野山谷。

东边银色的山崖,在阳光下闪亮。

光影变幻的原野。

一路往南,行走在荒原之上,那座漂亮的金字塔形的银色山崖,伴随着我们的行程。

行走在山脊上,旁边是巨大的白色山谷,云影在山谷掠过。

远眺昨天我们去的Choser山谷。

路上遇到的几个当地的女孩,骑着马高高兴兴去往罗曼塘。

天空渐渐放晴,我们沿着山脊一路往南,起伏不大,相对算比较轻松的路程。

一路可见的奇形怪状的山崖。

转过山头,前方出现了一个U形山谷,山谷远处的河谷对岸,是彩色的山崖。

这片彩色的山崖,以铁红色和褐色为主,夹杂着其他色彩,配上奇形怪状的侵蚀地貌,看上去非常独特。

色彩斑斓的五彩山崖。

马夫赶着驼队,从山谷经过。

来到一个小山头,往前眺望,前方的河谷是两条河流交汇处,远远可以看见河边的村庄,以及村庄后面巨大平坦的桌状台地。

马夫把马匹赶到下面的平缓坡地上,稍稍休息一会儿。

河谷边的土坡,被水流侵蚀得支离破碎。

马夫赶着驼队,从山坡走过。

沿着狭窄的山谷小道,我们走下山崖,风吹起尘土,很容易迷眼。

对面的彩色群山。

终于走出了狭窄的山谷,来到山腰的一处平台。

接下来还有一个下坡,我们要下到河边的村庄里。这段路程满是砂土,不仅灰尘大,还容易打滑。

在村庄吃过午餐后,我们继续出发,沿着河谷去往今天的目的地,此时已是下午时分,河谷里大风呼呼,吹得几乎睁不开眼。

沿着河谷一路往上,前方右侧,出现了一片非常奇特的山崖。山体被侵蚀出大量竖直的管道,残留下来很多石柱,有一部分又像一排刀锋。

这些棱角分明的石柱和沟槽,高近百米,陡峭险峻,真是上天的鬼斧神工。

这排石柱和刀锋的下方,是一大片不稳定的砂石坡,不时有砂石滚落,无法靠近或攀爬。

就在这片刀锋山崖上,还残留有很多古时隐修洞的遗迹。

月亮升起在东边天空,这一片刀锋山崖朝向北方,此时拍摄已经没有好的光线了。

当地人骑着马,从刀锋山崖下经过。

方山坡上的小村庄,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夕阳照耀下,秋色怡人。

村里的老阿妈,背着竹篓回家。

第九天:刀锋与慈悲

10月10日,徒步的第9天,清晨的阳光照耀村庄。村庄对面的刀锋山崖,原来有呈折角的两面,被阳光照亮。

晨光下,轮廓锐利的刀锋山崖。

就在两面刀锋山崖交汇的拐角处,山崖上开凿了很多隐修的洞穴。
这片山崖有多高呢?照片的最下方有个小小佛塔,可以作为参照对比。

趁着清晨的光线,我们再去拍摄壮观的刀锋山崖。

开凿在陡峭石柱和绝壁上的隐修洞窟。

千姿百态的石柱

明暗相间的刀锋山崖。

迎着阳光的一面,闪亮的刀锋山崖。

已经废弃、日渐破碎的隐修洞窟,依稀可见人工修葺的痕迹。

就在一片刀锋之间,山崖上的一处隐修洞穴。我的队友在前方架起了三脚架和相机,拍摄这一片刀锋山崖。

就在一根石柱的顶上,有一个鹰巢,几只老鹰正在展翅晒太阳。

一朵云彩挡住了阳光,云影之下的山崖,变幻了颜色。

阴影之下的隐修洞窟,就像通往地下世界的神秘之门。

云彩散开,阳光照耀下,山崖变幻成了温暖的色调。

金色的石柱

温暖的阳光照耀在鹰巢上。

离开刀锋山崖,我们又回到了村庄。

穿过村庄,我们一路往上。

村庄后面的山坡上,有一处水潭,清早会有牲畜到这里来饮水。

远处的驼队,正在攀登刀锋山崖顶上的巨大平台。

沿着一条狭窄的河谷,我们一路往上,两边是高耸的山崖。

山崖上已废弃的隐修洞和残破的小佛塔。

继续沿着河谷往上游跋涉,前方的山坡上出现一簇尖尖的石柱,上面也开凿了很多已经废弃的隐修洞。

看上去有点像童话世界里精灵的住所。

河谷对岸的山坡,则被冲刷出交错的深深的沟壑。

爬上河边的山坡,这里有一个寺庙。站在高处往下俯视寺庙和河谷对岸,这一片山崖就像燃烧的火焰。

在更高处的山顶上,几根石柱上面,悬空建着一间红色的小房子,犹如山顶的鹰巢。这是一座宁玛派的寺庙,木斯塘最古老的寺庙之一。

沿着上山的狭窄小道,我们爬向山顶的小寺庙。

俯视下面的河谷,整个山坡似乎在恣肆的扭曲变幻,魔幻般不真实。

来到山顶的小寺庙里,这座寺庙的主体,同样是建在洞窟里。寺庙里建有据称八百多年历史的佛塔,以及非常精美的壁画,画面之美,令人目瞪口呆。据考证这些壁画绘于公元十三到十四世纪,甚至比木斯塘建国还早。
寺庙有一个老人看守,里面不能拍照。我们只能从寺庙的小窗户里,往外拍摄下面的山谷。

征得看守寺庙的老人的同意,我们给他拍了一张照片留念。

告别了守庙老人,我们一路下山,回到河谷。

站在河谷回头眺望,右边是尖尖的石柱和隐修洞,照片左边,依稀可见山顶上的小寺庙。这一片独特的地貌,加上古老的寺庙,就像是传说中的秘境。

然而真正的秘境还在后头,下山途中,向导带着我们钻进山崖上的一处隐修洞。在已开裂的洞壁上,我看到了最美的一幅壁画,微笑的四臂观音画像,眉目之间,尽是慈悲。

四臂观音画像的旁边,是一幅僧人的壁画,面带微笑,神情灵动。

这个隐修洞的中间,有一尊废弃的半截佛塔,上面插着经幡。洞窟的顶上和四周,则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精美壁画。

这个隐修洞,有窗洞对着外面的山谷,阳光能照进来,并不昏暗。为了避免对壁画造成损害,所以拍照时不要开闪光灯,这些照片都是用手机拍摄的。

看着这些令人窒息的壁画,和日渐破损的洞壁,真不知道这样的瑰宝,木斯塘隐藏的真正的秘密,还能保存多久。

离开这个神奇的隐修洞,我们匆匆返回到村里,简单吃完午餐后,又出发赶往下一个目的地,今晚我们要住宿的河边的村庄。
出了村口,村民们在修葺简易公路。我们从这里经过,村民让我给他们拍张照片,活泼的女孩子对着镜头摆出了V字手势。

又经过刀锋山崖,下午的山崖,呈现出和上午不一样的色泽。

站在河谷,仰视气势宏大的刀锋山崖。

河谷里,当地人骑着马,匆匆回家。

黄昏时分,我们来到了位于河边的小村庄,准备明天的河谷涉水行程。这个村庄很小,没有旅馆,我们借住在村里最大的房屋,一个喇嘛的家里。主人对我们很客气,把最好最干净的佛堂借给我们住宿,我们感激不已。

第十天:小河蹚水

10月11日,徒步行程的第10天,阳光照亮了河边的村庄。今天的行程是完全在河谷里行走,包括涉水。

出村之后,沿着河边的小道,一路走向河滩。

很快就来到了河边,这一段水流稍稍平缓,我们在考虑要不要涉水过河。

河对岸来了一群背夫,在观察水流情况,选择过河的路径。

我们观察了一下前方,觉得还可以沿着河边往前走,就没有在这里过河,而是接着往前。走了一段,回头看那几个背夫已经涉水过来了。

一路往前,清晨的阳光,照亮了河谷西岸的山崖。

行走在开阔平缓的河滩上,远处海拔7061米的尼日吉里北峰露出了山巅。

开阔的河谷。

对岸高耸的山崖,我们的两个背夫已经提前涉水过了河,从山崖下走过。

河边出现了一排奇形怪状的山崖,我们的队伍从山崖下走过。

这排山崖到了尽头,就走不过去了,我们只好选择涉水。河水还是比较冷,幸好队伍里雇了一匹马,马夫牵着马,一个一个把我们驼过河,马夫和马匹都很辛苦。

顺着河谷一路往下游走,没有什么起伏,走得比较轻松,就是每次涉水都比较麻烦,一共反复过了六七次河流。

对岸出现了一个分叉的山谷,有上山的小路,山顶上还有树林和佛塔。向导告诉我们,上面就是我们曾经住过的Chrang村,看小喇嘛踢球的地方。

破碎崩塌的河岸,高高耸立的石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来。

对岸高耸的山崖,山腰有个巨大的山洞,山洞的上方,有几个小小的隐修洞。

这一处山崖,则被刻画成几层树立的石柱

拐上一条分叉的河谷,远处村庄已经在望了。旁边的巨大岩壁,曾经发生过岩层崩塌,比人还大的散落的岩石堆积在岩壁下。

我们实在不想涉水过河,就冒险从岩壁底下快速走了过去,往上仰视岩壁,高高的岩层就在头顶上,触目惊心。

最后一段路程,免不了还是要涉水过河,河边平缓的台地上,就是我们今天要去的村庄。

回望刚刚经过的岩壁,旁边已经风化成石柱和沙坡。

进到村里,就看见了熟悉的彩色条纹的佛塔。

此时已是下午时分,河谷里准时刮起了大风,劲风吹拂经幡,玛尼墙后面是高耸的石崖。

这个小小的村庄,位置偏僻,游客很少,但却拥有木斯塘地区最大的佛塔群,共有17座佛塔,及长长的玛尼石墙。

彩色的佛塔,旁边一排核桃树,我们的背夫在树下砸核桃吃。

村里的老阿妈,在佛塔下的水池边,清洗餐具。

再往前,这是佛塔群中最高大的一座。

这一群彩色的佛塔,静静迎着下午的阳光。

佛塔群后面,是巨大的沙坡,山顶上是陡峭的山崖。

田野里,几匹马正在吃草。不一会儿,主人过来把马赶回了家。

村民背着草捆,从大佛塔下经过。

秋日的金色田野,村民们在田头休息,孩子们在田野里玩耍。

河边收割后的田野,马匹在静静吃草。

村头的彩色土墙,拖拉机从山下经过,忙着运石头。

佛塔后的山坡上,一位背夫背着东西,正在下坡。

背夫想抄近道下到村里,坡度比较陡,背的东西又重,背夫小心翼翼地下得很慢,我们远远看着都替他担心。

夕阳下,漂亮的农家院落。

太阳快要落山了,夕阳照耀下的佛塔,柔美端庄。

月亮升起在东边的天空,夕阳下的村庄,宁静温馨。

夕阳照亮了村外的山坡。

金色的石柱

阳西沉,阳光透过云层,照亮了村庄后面的山坡和石崖。

光影变幻之间,整个山坡有如幻境。

勤劳的拖拉机,从山坡下经过。

远远的从山顶上,走下来一支驮队,马夫赶着马匹,从金色的山崖下经过。

太阳已落山,余晖照亮了小河。勤劳的村民们,还在河里搬运石头。

一轮弯月升起在天空。

暮色中的村庄和佛塔群。

夜色渐渐降临在静静的河谷。

第十一天:璨璨千仞谷,历历来时路

10月12日,徒步行程的第11天,也是最后一天,我们将要涉水过河,爬一个900多米的大坡,再在4千多米的海拔高度行走,然后下一个1200米的大坡,乘车返回Jomsom。
晨光照亮了西边的群山。

出村之后,我们先下坡来到河边,涉水过河后,就开始了艰苦的爬坡,阳光照亮了旁边的山崖。

爬到中途,群山连绵不绝,可以远远看到曾经走过的路,停留过的村庄。

俯视今天出发的河谷和村庄,村庄后面是巨大平缓的台地,台地的边缘则被侵蚀成锯齿状。

河谷上游,则是深褐色的呈波纹状的巨大山谷。

此时的海拔,已将近4千米,前方垭口已经在望。

经过将近3个小时的爬升,我们终于来到了海拔4170米的垭口,俯视河谷里的村庄,以及北方一层一层的山峦。照片的左边,可以清楚的看到Chrang村的绿地,更远处的北方,依稀可以看到罗曼塘所在的谷地。

在垭口的另一边,南方的天际,海拔8167米的世界第七高峰道拉吉里峰,露出了山巅。

雄伟的道拉吉里峰,在阳光下闪耀银光。近处的山坡上,可以看到我们的徒步小道。

一路前行,站在海拔4200米的山坡上,远远看见了西边,隔着河谷的对岸,我们来时的路,经过的神秘峡谷和彩色山崖。

接下来的行程,就是几个小时的在海拔4千多米的山梁上行走。道路相对平缓,起伏不大,视野开阔,南边海拔7061米的尼日吉里北峰和道拉吉里峰遥遥相对。

左边的尼日吉里北峰,这条徒步小道,也曾是木斯塘越野赛的路径。

远处右边雄伟的道拉吉里峰。

河谷对岸的群山,山巅积雪,白云飘飘。

色彩绚烂的壮观河谷,山腰依稀可见进入木斯塘的简易公路,那曾经是我们所经过的地方。

一路往前,小路的左边出现了很多缺口,下面就是壮观深陷的河谷。

今天的壮观美景,自此拉开了序幕。

接下来是一片青色的山崖。

青色山崖的下面,可以看到黄色的土林。

往前没走多远,又变成了这种砂石颗粒的粗糙的峡谷。

再往前,出现了一个柱状山崖的裂谷。这个裂谷有多大呢?看看照片的右上角,土黄色的山顶上有个小红点,那是我们的队友。

看这一片奇形怪状的山崖。

从裂谷往下望,在河谷下方的远处,出现了一大片红色的石林

沿着裂谷边缘往前,不同的角度,都能看到不同的美景。

往前或者往后看,距离不过几十米,山崖的颜色已大不相同。

这一段山崖,有如美丽的华彩乐章,步步是景,美不胜收。

黄色的山崖,和远处褐色的群山,形成了鲜明对比。

再往前的一个缺口,视野更加开阔,红色石林和深处的河谷,完全展露在我们眼前。

这一片河谷边的山崖,绵延数里,都是不同色彩和造型的石林,真的是鬼斧神工。

宏大绚丽的石林

光彩夺目,令人惊叹的杰作。

彩色石林的下面,则是陡峭的深不见底的河谷,上下落差高达千米,从高处往下俯视,让人头晕目眩。

深邃的河谷,陡峭的山崖。

如波浪一般的金色山崖。

从金色山崖的夹缝里,俯视红色的石林

这样的山崖,是沙土夹杂了很多的砾石,比较松软,容易被雨水和大风侵蚀成各种造型。

刚刚看过了道路左边的陡峭河谷,道路的右边也出现了一个山谷,有着陡峭的岩壁和黄色的石林

彩色的石柱和黄色的石林

光影斑斓的金黄色石林

到了下一个路边的缺口,往下眺望,下面的石林变成了暗金色。

石林被侵蚀出整齐竖直的细腻纹理。

大自然的确是最好的画家,创造出这样美丽的纹路。

再往前,我们就来到了红色石林的上方。

看着这造型千奇百怪的石林,我们真想走进去近距离的看一看,可惜山崖陡峭,下去太过危险,而且这么脆弱的环境,还是尽量不要造成破坏。

这是我们在木斯塘徒步的最后一个下午,木斯塘出人意料的给了我们很大的惊喜。短短几公里路程,上演了一场精彩纷呈的视觉盛宴,在这游客罕至的隐秘山谷,让我们见到了比美国大峡谷更美丽壮观的自然奇观。

落差达千米的峡谷,我们冒险站在山崖边,终于看到了谷底的河流。

走到这一段海拔4千米左右的山路的末端,视野开阔,我们的左边,隔着峡谷,是褐色的如波涛翻滚流淌的山坡。

而在右边,隔着宽阔的河谷对岸,远处的群山脚下,我们看到了曾经走过的路,那个有吊桥的黄色峡谷。

最后一段徒步路程,就是下一个很大的坡,千米的落差,满是碎石的小路,不时打滑,让人走得有点精疲力尽。下午的阳光照在路边的黄色山坡上。

一路下行,村庄已经在望,路边的黄色石林,如同整齐的仪仗队,为我们送行。
下午将近五点,我们赶到了村庄,坐上事先约好的吉普车,一路风尘仆仆,天黑之后,回到了徒步的起点和终点Jomsom镇,结束了我们十一天的木斯塘徒步之旅。

回程:再见世界之巅

10月13日,我们离开Jomsom,乘车返回博卡拉。这一段行程,也是安娜大环线的西段,在两座八千米高峰之间的河谷行走。云层还是比较厚,世界第十高峰安纳普尔那,偶尔从云层里露出顶峰来,让我们仰视一下。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Tatopani,位于河边的村庄,在这里吃午餐,稍稍休息。
这是安娜大环线上的重要站点,从这里出发花一天时间爬一个大坡,就到了著名的观景台Poonhill,可以观赏道拉吉里和安纳普尔那的壮观日出。我曾在2010年徒步安娜大环线时到过这里,旧地重游,几年时间不见,小村庄变得更漂亮了。
午餐之后,继续沿着河谷下行,重复着来时的路程,下午5点回到了博卡拉

10月14日,我们在博卡拉休整了一天,15日乘车返回到加都。
队友陆陆续续返回国内,我在加都呆了两天,和几位以前只是网上交流、从没谋面的朋友见面,大家都是喜爱徒步的同好,相见甚欢。16号又接待了一位出发去EBC徒步的朋友,17号下午,乘机返回国内。
我特意预订了下午4点多的东航机票,去昆明转机。我找值机柜台要了靠坐边窗户的座位,天气晴好,期待能看到喜马拉雅群山的完美景观。谁料飞机晚点了一个小时,下午5点一刻才起飞,升空时,夕阳已快要落山了。
起飞不久,就看到远处北方天际,一座金色雪山突破云层,傲然挺立,那就是世界第十四高峰,海拔8012米的希夏邦马峰的南壁。

夕阳的余晖,照亮了希夏邦马峰和闪亮的云层。

起飞的时间,还是晚了一点,等来到珠峰附近时,已经只有最后一点点的金色阳光,照耀着珠峰的山巅了。
第一张照片,首先是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的日落;第二张照片,左边的是卓奥友,中间的是阿玛达布兰,右边的尖峰就是珠穆朗玛峰,珠峰的右边就是第四高峰洛子峰。

暮色中的珠峰,第二张是世界第五高峰马卡鲁峰。

太阳已经落山,在微弱的霞光之中,卓奥友峰、珠峰、洛子峰、马卡鲁峰横亘天际,蔚为壮观,这可是喜马拉雅山脉最高大的一段,真正的世界之巅。

最后,就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干城章嘉,世界第三高峰,连绵巨大的山体,在夜色中庄严肃穆。

夜色中,飞机下面的广阔大地,山峦河流连绵不绝。远处北方天际的干城章嘉,犹如漂浮在云端,为我的此次木斯塘之行,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尾声:木斯塘的微笑

又到了最后结尾的时间了,斟酌再三,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实际上,今年的我经历了一些事情,亲人的离去让我的情绪至今还未走出来,此次木斯塘之行,也是我希望能得到一些解脱,那怕是通过风景也好,宗教也好,徒步的辛苦疲惫也好。
没有什么可以永恒,我们所爱的最终都会逝去,最终包括我们自己的生命。生和死,是从古至今都无法解答的难题。那些曾经美好的辉煌的东西,就如同无数废弃的隐修洞,日渐破损的壁画,历经千年的时光流逝,湮没在时间的尘埃里,从此无人知晓。然而只要他们存在过,给了我们珍贵的记忆,这就够了。万事万物都有始有终,我们无法强留渐渐逝去的一切,只是要抓紧现在,好好珍惜。
这是一篇追忆逝去的游记,最后给大家分享的,就是这张四臂观音画像,饱含智慧和慈悲,了然世间的一切。这是来自木斯塘的微笑,抚慰所有不安的灵魂。时光流转,世事变迁,生死轮回,都化作了菩萨一抹淡淡的微笑。

本篇游记共含18832个文字,77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抢到沙发啦,很棒的游记,有机会一定会去尼泊尔看看

2016-11-28 12:09

引用 湘西土人 的图片:


2顶

2016-11-28 12:32

引用 湘西土人 的图片:

2016-11-28 12:32

引用 湘西土人 的图片:

2016-11-28 12:33

引用 湘西土人 的图片:

2016-11-28 12:53

2016-11-28 13:35

还没更完?
1,请问一下去这条线经过的最高海拔是多少啊?,
2,每天落脚的地方也是跟尼其他徒步路线一样的标准吗?比如住宿便宜以吃饭为主要消费吗?
3,这条线是原路返回jomsom的吗?
4,木斯塘是说拉萨藏语吗?
5,再冒昧地问一下背景音乐,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觉得有点像葛莎雀吉,但是声音要更丰满一些。谢谢啦

打扰见谅

2016-11-28 14:4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2016-11-28 14:47

引用 小狮子被人注册了 发表于 2016-11-28 14:45:02 的回复:

还没更完?
1,请问一下去这条线经过的最高海拔是多少啊?,
2,每天落脚的地方也是跟尼其他徒步路线一样的标准吗?比如住宿便宜以吃饭为主要消费吗?
3,这条线是原路返回jomsom的吗?
4,木斯塘是说拉萨藏语吗?
5,再冒昧地问一下背景音乐,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觉得有点像葛莎雀吉,但是声音要更丰满一些。谢谢啦

打扰见谅

回复小狮子被人注册了:这篇帖子比较长,大概700多张图片,现在才更新五分之一
1、经过的最高海拔大概4200左右;
2、住宿和尼泊尔其它徒步线路类似,部分村庄条件更差一点,住宿便宜吃饭较贵;另外这条线路许可证比较贵,我们办许可证每人花了700多美金;
3、也是返回Jomsom,尽量不走原路;
4、不是说藏语,我们一路是说英语;
5、背景音乐是琼雪卓玛的歌,歌名是:宝贝你要相信。

2016-11-28 15:05

引用 湘西土人 的图片:

奇特的地貌

2016-11-28 15:17

引用 湘西土人 发表于 2016-11-28 15:05:52 的回复:

这篇帖子比较长,大概700多张图片,现在才更新五分之一
1、经过的最高海拔大概4200左右;
2、住宿和尼泊尔其它徒步线路类似,部分村庄条件更差一点,住宿便宜吃饭较贵;另外这条线路许可证比较贵,我们办许可证每人花了700多美金;
3、也是返回Jomsom,尽量不走原路;
4、不是说藏语,我们一路是说英语;
5、背景音乐是琼雪卓玛的歌,歌名是:宝贝你要相信。

回复湘西土人:谢谢!

非常好听!琼雪卓玛这首歌的语言好像不是西藏藏语,你知道是哪里的吗?印度不丹?还是木斯塘本地的藏语啊

另:推荐葛莎雀吉,不知你听过没有。你应该会喜欢

下次计划走哪里?列城那片也有很多线路云集,不知在不在你计划之内

2016-11-28 16:28

引用 小狮子被人注册了 发表于 2016-11-28 16:28:28 的回复:

谢谢!

非常好听!琼雪卓玛这首歌的语言好像不是西藏藏语,你知道是哪里的吗?印度不丹?还是木斯塘本地的藏语啊

另:推荐葛莎雀吉,不知你听过没有。你应该会喜欢

下次计划走哪里?列城那片也有很多线路云集,不知在不在你计划之内

回复小狮子被人注册了:这首歌是藏语的,是国内一部电影《鹰笛天缘》的插曲。
列城曾经在2010年去过,但是没有徒步。那边徒步线路比较多,比较著名的例如赞斯卡冰河,今年春节走木斯塘的领队有计划去那边,我在考虑要不要去走一走。

2016-11-28 17:04

心动啊。谢谢这么好的分享!

2016-11-28 19:3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5F

壮观

2016-11-29 21:41

2016-11-30 11:20

引用 湘西土人 发表于 2016-11-28 15:05:52 的回复:

这篇帖子比较长,大概700多张图片,现在才更新五分之一
1、经过的最高海拔大概4200左右;
2、住宿和尼泊尔其它徒步线路类似,部分村庄条件更差一点,住宿便宜吃饭较贵;另外这条线路许可证比较贵,我们办许可证每人花了700多美金;
3、也是返回Jomsom,尽量不走原路;
4、不是说藏语,我们一路是说英语;
5、背景音乐是琼雪卓玛的歌,歌名是:宝贝你要相信。

回复湘西土人:请问下,现在木斯塘还收许可证费用啊?听说不是取消或者降低收费了咩?谢谢。

2016-12-03 09:3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Siegismund 发表于 2016-12-03 09:37:27 的回复:

请问下,现在木斯塘还收许可证费用啊?听说不是取消或者降低收费了咩?谢谢。

回复Siegismund:许可证费用还是要收的,暂时没听说要取消。我们办理了12天的许可证,收了600美金。另外还办理了安娜普尔纳保护区的许可证,那个价格就比较便宜了。

2016-12-03 21: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