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历经四季 有惊无险 五日马背穿越阿勒泰喀纳斯地区 (下)

13
克拉拉_Y (上海) LV.7
2016-11-27 22:37 183/6
  • 出发时间/2016-10-01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作者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感谢小伙伴们分享部分照片!#

#(上)篇传送门:http://www.mafengwo.cn/i/6256676.html #
#(中)篇传送门:http://www.mafengwo.cn/i/6297947.html #

清晨 营地

20161006
上回说到睡前喝了温暖身心的羊肉汤,在木屋里打通铺,倒头就睡。话说,普通人吧,早晨无论在哪里醒来,白雪皑皑的草原,酒店或者家里,大多数时候要做的头一件事,咳咳,你们懂的... 

然而...

草原一马平川,别说林子大树了,连颗小树苗都没有。前一晚黑灯瞎火的还好凑合,一早光天化日之下,再加上晶莹剔透的冰雪就像天然的反光板... 咳咳咳...

幸而我和CZ起得早,时间充裕,遂决定徒步翻过背后的小山去探察一番。(所以说要学会知足,前两天在山谷里有大片的林子,只不过是稍微远了一点,我还抱怨要涉水,这下在草原跋山才想起林子的好处了吧!)

走到半坡上,回头看看还在睡梦中的营地。简简单单的几根栅栏围出了一片温馨的栖息处,会透风的小木屋子远看倒也坚实稳固,低头吃草的马儿们安静友好。

咦!!

营地右前方那一坨棕色的小点点是啥?看上去和远处没有被雪覆盖的草原不太一样呢!难道竟然也许是茅厕?!我们喜出望外,满怀期待,三步并作两步向山下跑去... 那真的是这家小屋的附属建筑么?为什么这么远... 可是深山草原的,难道还有热心人建公厕?(为免误解,特别澄清:阿勒泰深山五星级茅厕的构造是1个坑+2块板+3面木棍墙

咳咳,这开篇似乎有点重口... anyway...

在CZ的带领下,我俩保持了前两天的速战速决模式,麻溜溜地收拾完睡袋驼包,吃完早饭,小伙伴们也陆续醒了。西麦和别克晚上在我们的屋子里搭了个帐篷(因为屋顶局部漏水),这会儿还闷在里头呼呼大睡。我们合力把帐篷摇得地动山摇,这两位才睡眼惺忪的钻了出来。兄弟俩拿出西麦用雪水刷亮锅子的精神(见“中”篇),先抖松睡袋,然后对折再对折,接着卷呀卷...我实在看不下去,一把抓过收纳袋,随便拽起睡袋一角就开始往里塞。三下五除二,几十秒内妥妥搞定。别克目瞪口呆:睡袋竟然这样收!然而家务小能手帮主大人的整张脸都已经嫌弃地快抽筋了...

小果子同学慷慨分享了热水袋里的水,给姑娘们轮流洗了把脸。涂完护肤品大家都感觉自己美美哒(呵呵,那会儿脸确实是红扑扑的,回来以后一个个都像挖了五天煤一样黑,而且到现在快两个月了都没白回来...)

CZ坐在营地里晒太阳,我接着之前没走完的路爬山拍照。刚走几步,突然边上窜出一骑绝尘向着山顶冲去。我只当他又是去捉半夜开溜的马了,暗自赞叹:哇,好帅啊,刚睡醒就能骑得飞快!而我只能在底下像蜗牛似的一步两步向上爬... 快到坡顶的时候,看见那匹马单独站着,马夫不知所踪。我四下张望,终于发现了一个蹲着的人影... 呃...蹲...着...的...瀑布汗啊!难怪一起床就策马飞奔,原来是骑马上厕所啊!!!看来马夫们也不知道其实在某个遥远的角落是有茅厕的呀...我只好假装转身去爬边上更高的那个山头...恩...登高好嘛...登高望远嘛拍全景...

偶然低头,欣喜地看见一株结满冰霜的蒲公英。不得不惊叹于造物的神奇:既有磅礴的群山、广袤的树林、辽阔的草原,也有细致微观的小花和小花上的冰晶。它们自然融合出和谐的世界,展示永恒的美丽。恰巧,离蒲公英五步路的地方,却是赫然一具羊首白骨。阿勒泰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呈现着永恒与转瞬即逝。

营地里人影攒动,一片热闹。远远地就能嗅出有好吃的味道。下山一看,果然有热热的汤喝。我又忍不住掰了一小块馍,咬一口帮主赏赐的辣子,鲜香辛辣充满味蕾(帮主本想给我个下马威,没料到我这么能吃辣,也只好赞叹不已)。再看大家伙儿,除了勤勤恳恳备马的马夫和零星几个在收拾装备的,这哪里还是荒野求生啊:盘坐在帐篷前吃水果的、一对对儿拍虐狗照的、跳“山羊”的(&被跳山羊的)、连着充电宝打游戏的、埋头P图的、呼哧呼哧喝汤的、蹲在石头灶台边品金!骏!眉!的... (为了维护小伙伴们的光辉形象,照片就不放了,以上场景请看官们脑补吧)我和CZ也不甘落寞,泡上两杯咖啡,在香气和暖意中看小伙伴们快乐融融。(大写加粗下划线:真闺蜜如CZ,知道我爱喝清咖啡,她就专门替我准备了illy意式浓缩挂!耳!包!,自己喝三合一!么么哒~)

流 xue 事 件

一上午就这么悠悠闲闲地晃了过去,说好的早点拔营早点出发早点到禾木吃腐败餐呢?!不过骑上马,大家倒果真是电量100%,在草原策马奔腾起来(请脑补小时候的假期霸屏神剧还珠格格里的神插曲)

山里的草原,毕竟还是通向更多的山。西麦叹气,又要上山了。我好心安慰他,上山容易下山难。他竟然更重地叹气说,上山也不容易啊!好吧,你赢了。原来今天就是传说中的,上山不容易,下山...呃...下不去!

其实我一直没有想通,为什么这一段不能骑马。虽然我们走起来是一步三滑,可是人能走,马就能跑,估计还是帮主担心我们的骑术太菜鸟吧。我们在山顶还没出发,几个马夫可不就已经赶着轻装的马儿们消失在了山坡上。紧随其后就飞奔而下很快就变成一个小绿点的,是CZ。

自从某一次摔伤了脚踝,我就对下山有严重的心理阴影。用小伙伴的话说,恨不得每次下山都是屁降(请脑补)可是经历了前两天的雪山迷路后,我坚定地想要借此良机(反正雪上摔不疼)治愈自己的心理障碍。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我随即出发,并且成功地在前十步内摔倒了三次...(突然想起某年冬天跟两个北方人去冰天雪地的布达佩斯玩,一路上他们在前面健步如飞,我在二十米开外举步维艰...)

西麦哭笑不得地拉我起来,叫我站着别动,然后捡来了一根大大的树枝。态度决定一切。全身挑战自我的神经浴雪重生。我叫西麦放心地去照顾其他人。然后就开始了一个人默默地大(步)步(履)流(蹒)星(跚)。不时地被几个小伙伴超越,但是每次他们停下来拍照的时候,我都继续埋头前(下)进(滑)。以前走山路特别怕脚下不稳,而且越怕越没力道。这回反正没有路,除了松松的雪就是湿湿的泥,基本没有踩实的时候。走了一阵子,索性也就放开了,步子越走越大。当然,握着拐杖的手心早就出汗了。我放弃拍摄一路美景,好不容易渐渐追近了CZ。

原本以为,只是一小段特别崎岖的路需要我们下马走。没想到竟然一走就是个把小时,径直走到山脚下。远远地看见有马的影子,听见CZ喊,到了到了。我回头想把好消息分享给大家,这才发现身后竟然一个小伙伴的影子都看不见啦。傲娇的一瞬间,没注意面前的小溪,咚地一下摔在了石头上...

钻过林子,终于看到了悠然吃草的马儿。几个马夫舒舒服服地躺在军大衣上晒太阳。看小叶子快睡着了,我很(非)不(常)忍(愉)心(悦)地吵他起来给杀马特做造型。那天出发前,他给自己的马扎了个洋葱辫,然后骑到我身边满满傲娇脸地问帅不帅。更可气的是,他竟然说杀马特长得像驴子!这大白天的尽瞎说什么大实话!经过10分钟的威逼利诱,在其他马夫的帮助下,甚至动用了马鞭后,小叶子终于勉强答应了... 

就在我调转马头,向CZ炫耀杀马特的新造型时,突然看见她捂着脸,手指缝里都是血... 我吓了一跳!从没见过鼻血流成这样的,难道是羊肉(或者鸡蛋干??)吃多了?!!大部队开始出发了,但是她完全没有止血的迹象。别克扶她下马,我也赶紧骑过去。一着急,下马没站稳,手撑地的时候犯了全程最大的错误:丢掉了缰绳。杀马特立刻让我见识了什么叫脱缰的野马...三个马夫同时拼命抽自己的马,大叫着去追它。过了很久它才不情不愿地被巴特力牵了回来。

CZ依然斜靠在小坡上,染红了两整张餐巾纸... 就在我问她有没有好一点的时候,她突然坐起身,歪向一边,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一瞬间吓懵了我们仨。幸好只是鼻血呛到了不是真的吐血(wtf!鼻血都能呛到吐!!!)

(由于当事人要求简单带过,此处省略800字)

好不容易止住血,又用掉半包湿巾纸擦去血 迹,我俩被别克和巴特力带着一路狂奔追赶大部队。这应该是五天里跑得最快的一段路了吧。什么起坐打浪的要领统统抛在脑后,一心就想着两件事:1.别掉下来;2.千万别掉下来... 好吧,还有第三件事,万万别把某人再颠出鼻血...

身手矫健的CZ

赶上小伙伴们的时候,别克和巴特力兴奋地炫耀着他们带着我和CZ撒丫子狂奔的光辉事迹。小叶子年轻气盛,不买账,跑到我边上抓过我的缰绳,猛抽两鞭子,就拽着杀马特向坡上飞奔。喂喂,你的马鞍没有抓环啊!! 我两只手不知道放哪里好,要抢回缰绳纯属妄想... 突然一阵哈语起哄,小叶子来了个急刹车,跳下马,叫我赶紧下来... 莫名其妙、险中逃生的我下马才看到,小叶子只顾着耍脾气,没看清路,杀马特的尾巴挂到了几根又粗又长的铁丝...小叶子气鼓鼓地拔掉铁丝,不好意思地跑到队伍最后去了...

我回到队伍里,听见大家纷纷抱怨着“我的马上有好多”,“我也有”,“我裤子上都是”,“千万要脱了手套摘不然全都黏在手套上”...  刚才一路追赶,完全没有留心路边的情况,这会儿听得云里雾里。我还没搞清状况,小叶子又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对着我和杀马特就投了一大把暗器!定睛一看,原来全是刺毛球!粘在杀马特身上和我的手套上怎么都甩不掉!所谓上阵亲兄弟,我还没把手套上的刺毛球丢掉,别克又抓了一大把直接往我脖子里扔...  直到第二天,我还能从围巾里拔出刺来...

也怪,刚才还都是带满刺毛球的灌木丛,转眼就进入了狗尾巴草的领地。可恨草长的不高,我的骑术又实在太烂,不敢大幅度弯腰。尝试了几次,都只采下来狗尾巴尖尖儿。阿勒泰真是充满浪漫的好地方啊!马上就有小伙子摘了一大把狗尾巴草,整理成漂漂亮亮的一束递了过来。哼哼,然而,你以为这样我就忘记刚才的刺毛球了嘛,脖子里还在一阵一阵的刺痛呐!

玩笑了一阵,帮主发话,加快速度,赶早进村。大家得令,踢着马肚,快步改小跑。CZ一如往常,永远都是我追赶的目标。我们始终保持着10米的距离。就在我因为怎么都无法超越这短短的10米而惆怅时,突然看见CZ的马前腿跪倒,紧接着CZ就带着她荧光绿的包,一个前空翻,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 我还没来得及把杀马特拉停,她就自己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笑呵呵的看着我...

你到底要在一天内给我多少惊喜(吓)?!

(由于当事人再度要求,此处省略1000字)

总而言之,从马失前蹄,到脱蹬、空翻、左肩着地、站起,整套动作103C,如行云流水,连贯顺畅,难度系数4.5,动作完成得分10.0

请原谅我远不如她敏捷,没有拍下她在空中的曼妙身姿...

公路、村庄和人

跟第一天不知不觉地告别了公路走进山口一样,我们就这么突然地再一次看见了公路!那一刻,大家兴奋地狂喊,我们骑马走在马路上了耶!偶尔有一两辆车经过的时候,我们更是像看见了新大陆一样振奋。

快到禾木前,我们在路边的草坡下马休息。神奇的是,早有当地人接到快报,带着一整箱啤酒在那里等我们!哇,徒步+快马加鞭一下午,来上一口冰啤酒,真是极致的享受啊。酒壮怂人胆。我终于爬上别克那匹烈马,摆拍了几张。可惜他说这马实在是还没训好,不敢放手让我骑。

既然禾木到了,贾登峪还会远吗?前两天在山里悬着的心都轻松下来,大家一起合影留念。背景里的雪山似乎在说,只有它和我们会记得,这几天里我们都经历了些什么。

西麦人缘特好,一会儿就来了好几个亲戚和兄弟,开着车(哇,车诶!!)带我们进禾木以免酒后开(骑)宝马。回到人类文明的前一刻,我觉得阳光特别温暖,对大山充满了眷恋。

进到禾木,看来看去,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哦,对了,怎么有那么多花花绿绿的冲锋衣啊!好几天没见到那么多人了(哇,人诶!),好不习惯呐!

西麦的亲戚把我们带到一家餐厅门口。老板迎出门说,你们终于走出来啦,好久不见啊!我傻愣愣地看着他,呃,您是... 他瞪大眼睛,啊,你不记得我了啊,这么几天就认不出我了嘛!晚上你可没有烤全羊吃了!唉哟,唉哟,我说什么来着,当初在冲乎尔,就知道盯着别人的摩托车看,这会儿竟然没认出帮主的三哥来!!(有关摩托车的详情,请见“上”篇) 还好三哥大人不计小人过,要真没有烤全羊吃那还了得!

前几天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日子里,我们似乎忘记了外界的存在。一回到wifi的照耀下,各种现实就无缝切换。工作邮件像雪片一样飘来,更残酷的是被告知错过了信用卡还款日...

幸好,这些都只是暂时的小插曲。那一晚我们一边赞叹腐败餐以及烤全羊的美味,一边怀念篝火煮出的风干羊肉汤和大锅泡面,感谢马帮兄弟与我们风雨同舟,带领我们迷途知返。几轮美酒佳肴后,白龙弹起了欢快的冬不拉,我们差一点就要跟着歌声跳起来啦~

吃完饭,灯火闪耀的禾木让我们欣喜又陌生。走在小道上大家还是习惯性地带起了头灯。与我们擦身而过的游客们像看到原始人一样好奇。(对了,我坦白,傍晚整理好东西一个人回餐厅的时候,我在村子里又迷路了...所以在山里迷路恐怕不全怪风霜雨雪雾而是我自带迷路属性?) 

原本那天晚上是要继续宿营的,但是西麦担心我们前三天都没有休息好,特意临时联络了亲戚的客栈。竟!然!有!暖!气!! 我把驼包里大大小小满是潮气的东西都拿出来搭在暖气上,立刻就冒出了白烟。上下铺让我瞬间找回了大学宿舍的感觉。由于只有一个浴室(竟!然!有!浴!室!),热水(竟!然!有!热!水!)是靠电一缸一缸烧的,于是我们这种长头发的怪物就自觉放弃洗头洗澡。反正也不在乎多当这一天的小邋遢了嘛 依然出于惯性,那一晚我们躺在床上还是用了自己的睡袋。熄灯前一刻,我看见床头有一只五角硬币那么大的细腿儿蜘蛛。我用头灯照着,仔细研究了下,看着不像有毒或者会让我变成蜘蛛侠的样子,就很淡定地把它轻扫到地上,然后拉上睡袋的拉链,倒头就睡~~ 

赶早 10点起床11点出发哦

20161007
对于禾木声名在外的保留节目之看日出无感,我和CZ安心睡到自然醒,体内残留的小资细胞也都伸着懒腰慢慢苏醒。摸索着找到自留地奶茶吧,吃一口烤得热热的面包,无比惬意。不苟言笑的帮主在群里喊大家起床时竟然一改往日风格,突然变成了嬉笑吹牛高手。可见前几天在山里揪着的心此刻是真的放下了。

回到客栈,小伙伴们正陆续出门去找帮主讨新鲜牛奶喝。阳光下的村子分外静美,我恨不能变成一片叶子赖在斑驳树影中。马夫们像变戏法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把消失在村口的马儿们都赶回了后院。我学着和他们一起备马。没想到别克突然兴起,把我扔上一匹没有马鞍的光背马,就撒手不管了。这是一次很神奇的体验。克服最初的惊恐后,我欣喜地体会着人和马贴得更近了,它每迈一步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它背部、腹部甚至腿部的肌肉和骨骼的动作。没有了脚蹬子,在马上的平衡完全靠自己的身体和马匹的配合。不过,短暂的体验后我还是很快就缴械投降了,毕竟,PP疼啊!

既然有久违的大太阳,自然是要懒懒地好好享受一番。直到快1点,天边的云遮住了一大半的太阳,我们才终于上马,开始最后一天的行程。还好早上跟CZ打赌几点出发时没有压上真金白银,不然又要大放血啦。

队伍走过村口的铁板桥时,硬是踏出了一种铁蹄铮铮的豪迈感,引来无数目光。

白龙客栈

上山后有一小段路的马道和徒步道并行,马背上的我们和拄着登山杖的徒步侠们互相投去膜拜的眼神。当然,那一刻我内心的os是:羡慕嚒,我们帅到不行不行的吧!耍酷脸.jpg + 傲娇脸.jpg

仗着对杀马特的控制略微熟悉了一点,我跟马夫们一路唱反调,他们说,你走到最后来,我就拼命往前赶,挤到CZ边上,他们说,喂,跑快一点啊,我就用力勒住缰绳。别克不爽,突然伸出鞭子来吓唬杀马特,却没料到我胆(纯)大(属)包(偶)天(然),尽然一把抢过了他的鞭子,顺手就抽了一下他的烈马。这下帮主和大伙儿都哈哈大笑,某几个马夫们更是哄笑:来一个姑娘追吧?!直到回到乌鲁木齐,在机场我才听CZ说了什么是姑娘追。没做好预习功课真可怕!幸好当时,我凭着第六感一边说不一边骑着杀马特仓皇逃跑了... 

玩笑过后,画风突变,我们进行了全程最一本正经的一次聊天。我们聊起牧二代在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后的未来人生发展方向,说起哈族人对出国去哈萨克斯坦看一看的好奇心,也谈到新 疆 人在外的某些名声、受到的误解和限制。他说,不管哪里人,都有好人和坏人,他们自己进城的时候,也曾经被骗过,甚至从乌鲁木齐的回回手里买到过假的iphone,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是骗子。(说起iPhone,想到一路上两位小伙伴在不知不觉中丢了手机,马夫们安慰说,不要紧,明年开春牧民们会提着篮子来捡的

路上有个细节让我很感动。马帮遇见单独的或者三三两两的老乡时,总会互相很热情地打招呼。起先我以为他们都认识,后来才知道,只因为是老乡,所以就在道上问候,而且一定是晚辈先向长辈问好。

走着走着,碧绿色的河水时隐时现地淌过悬崖脚下,偶尔还可以看见泛起的白色水花。在一堆杂草中立着一块手写的木牌:小月亮湾。原来是喀纳斯湖的支流。也许下次来,我会去一睹充满传奇的喀纳斯湖的芳容。但是这一次,小月亮湾,和无数在崇山峻岭中悄悄流过的小溪,就是我眼中的女神们,带着希望,寂静地喘息着,匆匆经过遥远的阿勒泰

下午茶时分,马夫领着我们去山边的一间小客栈吃吃喝喝。CZ的马夫提早很多就兴奋地用哈普(哈萨克普通话)向她预告:一会儿我带你们去“白龙客栈”休息!CZ:“白龙”客栈?哈普:对!“白龙”客栈!所以当我俩嚼着牛肉干和鸡蛋干,绕着客栈溜圈儿时,看见墙上赫然写着的“半路客栈”,几乎笑岔了气!好吧,从今天起,这位大(小)哥(弟)就叫“白龙”啦!

看我们笑得开心,西麦过来锦上添花:恩,大拉拉和小拉拉马骑得都不错~~ 得到帮主的首肯内心暗爽。上马的时候,帮主就近扶了我一把。几天来已经习惯了小叶子的方式,我用力一蹬地,没想到帮主扶得也太给力,我居然险些从马背的另一边掉下来!听到其他马夫的大叫,已经迈开步子的西麦赶紧转身大步跨回来拉住我。大家哄堂大笑:西麦你要干撒哟?!我自己也在马上笑得直不起腰,没想到五天来离坠马最近的一次竟然是拜帮主所赐。(突然想到,其实也许这是西麦向我传授他的独门绝技呢:前两天他试(耍)图(帅)从路旁的大石头上翻身上马的时候,不就是单手撑马鞍,轻松飞身跃过马背,从另一边完美落(shuai)在泥地上嘛!

夜袭贾登峪

离开白龙客栈,天色渐暗。怅然意识到这恐怕是我们到达目的地前最后一次上马了。思绪无可奈何地在阿勒泰与现实中切换。这里那么遥远,一切都那么大、静、真。明明美得像是梦境,却无比真实。山就是真山,草就是真草,连虚茫的雪也就是真的虚茫的雪。这里离我熟悉而陌生的现实那么远。

忽然听到前面队伍里一阵骚动,小叶子用哈语惊呼,队尾的马夫也遥相回应。远远看见小叶子大叫着飞速离开队伍,消失在山坡上。听到有人说,小叶子加油,晚上大家等你的野猪吃!原来,这孩子竟是去追野猪了!你要果真能空手套野猪,姐姐我一定给你发朵小红花...

也许是大家都意犹未尽,依依不舍,我们比原定行程慢了2小时。眼看在天黑前赶到贾登峪已是无望,我也乐得把杀马特勒得紧紧的,一路安静地漫步。

最后一座山。

最后一片林子。

最后一线阳光。

远处隐约闪烁着点点灯光,小伙伴在马背上用相机镜头捕捉到的画面诡异至极。然而那里就是此次穿越的终点:贾登峪。还未致村口,天已全黑。生活就是如此美妙。当我们以为经历了所有的可能而心满意足(阳光、雨雪、风霜、浓雾、迷路、徒步、篝火星光、8小时野骑、全天候户外、草原策马奔腾、悬崖边岩石攀爬...),在离开这片独特的大地前,却竟然有幸当了一回暗夜骑士!

沿着没点路灯的小道缓缓进村。一开始大家都没有习惯这样的黑暗。借着渐近的车灯,依稀看见队伍最前方两条黑影穿过路边的草地,往一处毡房子的方向摸过去。大家心有灵犀地兴奋起来,瞬间拉起一支“打家劫舍”的奇袭小分队:村子里的都听着,金银细软全不要,好酒好肉放门口!马儿们也像听懂了一样,向着一间毡房,加快速度,径直走去。只听得别克大喊:喂,走错啦,这是我家啊...(所谓老马识途,再黑的夜它们也晓得回家的路。)

我们预定的酒店在村子的另一头。穿过毡房集中的区域后,灯光越来越少,空气越来越凉。我早就完全看不清路在何方。百分百信任着杀马特,相信它一定能够跟着前马的蹄迹线走。事实上,我希望它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我愿被它带去阿勒泰的尽头,即使那里一无所有。

有关到达酒店前的最后一段路的记忆,似乎被橡皮擦抹得一干二净。我只记得,在一片漆黑中,我与杀马特抱别。在这黑得好像再也看不见希望的夜色中,我们与除了帮主外的马夫们紧紧相拥。

Bella ciao~

西麦联络了朋友家的毡房,给我们大摆一桌庆功宴!为了让司机少跑一趟,我和CZ跟几个男生一起,勇敢地在近零度的夜里蹲坐上了皮卡的敞篷后箱。我俩埋头俯首,用小果子的大披肩蒙住脸,我更是带上了五个帽子里的三个... 车上的俩男生不怀好意地一路玩笑,说我们像极了偷渡来阿勒泰嫁人的妇女,今晚之后将过上在家相夫教子,每天打400个馕的日子!

毡房老板和西麦一起给我们做了一桌豪华晚宴。手抓羊肉、羊肉串、煮牛肉应有尽有,特别体贴的是临时加了许多蔬菜,竟!然!还!有!青!菜!淳朴可爱的老板每上一个菜,就感叹一次:哇,你们终于走出来了!哇,你们太了不起了!哇,你们都是英雄!哇,你们穿着单鞋!哇,你们实在太伟大了!哇,我们都准备撤下山去过冬了呢!你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啊?(呃,因为卫星电话没有信号,我们没有叫到直升机啊!尴尬脸.jpg)

哇,老板,你真是太抬举我们啦!
哇,帮主和各位马帮兄弟啊,这么说来我们可都是过命的交情啦!

向帮主的授旗仪式将腐败大餐推至高潮。虽然大家其实早就困倦得不行,但都依然意犹未尽。

20161008
一早起来,贾登峪竟也已是白茫一片,雪越下越大。西麦躲在自家被窝里,给我们发消息问几时出发。原本前一天,说好了到早晨再告别,但我们都劝他别来了,这么大的雪,恐封了山路,我们要赶早出发。出乎所有人意料,就在司机打响大巴发动机时,帮主在一片洁白中现身了!他上车含泪相送,与我们每一个人拥抱,又岂知他下车后,是谁的泪水先滴落在了阿勒泰

结束时依然是那么平淡

初入乌鲁木齐,极度无感。回程,大家一致放弃所有景点,两天车虐,经克拉玛依布尔津乌鲁木齐。假期结束恰逢公差,我又马不停蹄地经上海宁波抵达大连阿勒泰依然是真实的阿勒泰,它真切地,寂静地,在那个遥远的角落延续着它的命运。我的都市生活也依然是真实的都市生活。当我在酒店里一个人孤独地怀念着在阿勒泰雪山顶上22个人和28匹马的孤独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又好像一切都有点不一样。在酒店里,我嫌弃那天送的果盘不够新鲜,沐浴露味道不好闻。然而几天前当我们在雪地的帐篷里露营,几天没洗澡时,一碗热汤和一件军大衣就足以点亮生命。

无数人说,空中花园这条路你们走得太艰辛,太痛苦,太不尽兴。其实,我们走过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很丰富,很快乐,很值得!

本篇游记共含9175个文字,6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请博主不要用米妮贴纸遮挡自己的面容

2016-11-28 09:4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小胖盈 发表于 2016-11-28 09:49:43 的回复:

请博主不要用米妮贴纸遮挡自己的面容

回复小胖盈:那可是乡村红和五天没洗的头啊 博主还没嫁人啊

2016-11-28 09:5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求更多美图放送~表吝啬嘛

2016-11-28 12:56

哈哈我和楼主差不多时间去的,也许还曾经擦肩而过!

2016-11-28 13:25

引用 caigou 发表于 2016-11-28 13:25:40 的回复:

哈哈我和楼主差不多时间去的,也许还曾经擦肩而过!

回复caigou:啊 真的啊?你啥线路呀?

2016-11-28 13: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onlysusanyu 发表于 2016-11-28 12:56:00 的回复:

求更多美图放送~表吝啬嘛

回复onlysusanyu:

2016-11-28 13: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