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岭一屋一书桌 村姑这样享受天堂

蓝馨月,《三清媚》女子文学研究会篁岭写作营的营长。在海拔1000多米的徽派古镇天街之上,守住一屋一桌满墙名著,在走着清冷的纯文学之路。
这个营长,没有教导员、没有士兵,更没有秘书。陪伴她的是黛瓦、白墙、古街、老物件、旧时光,只有当春天来临时,到此观看油菜花的游客陡然增多,才会有更多的人来到篁岭,打破这里的宁静。
 馨月在写作营的对面一间小屋中盘了一间小店,名字叫“村姑的天堂”,主要经营一些有特色的旅游产品。
早早就读过馨月的文字,只是没有见过面。从她的文字中,字里行间总是留存那种淡淡的古墨清香之感觉。总以为她是一位淡出了世俗、流光溢彩的中年女作家。已然功成名就,看淡了世间春秋;不缺钱少衣,大业早成;躲避钱财和官场,借文字来调剂生活,把玩闲散时光的现代女性。
上饶和三清媚女子文学研究会的创始人、会长毛素珍老师闲谈时,她多次谈到蓝馨月。我才得知馨月是生在一个盛产美女的地方------重庆,因为看到了《三清媚》文学杂志,主动找到上饶,找到毛会长。毛会长把她安排到研究会最为成功的写作营篁岭任写作营的营长。
在篁岭天街“村姑的天堂”小店门口,我见到了传说中的蓝馨月,一个年纪好小好小的小姑娘,一袭素衫。不施粉黛,洁白光洁的额头,松松的头发扎着这个年代不多见的小辫子。
这个和我女儿一般年纪大小的女孩子,全身上下看不到一点现代元素的东西,没有苹果手机,没有红红的指甲,没有深深的眼影,甚至没有一件手饰来包装打扮自己。
特别让人难忘的是她的目光,洁净的眼神,那种深可见底的纯净之感,净净地听我们讲话,眼光丝毫没有飘移,这种目光是对人的信任,透着真诚。
同行的专栏作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打听着篁岭的风土人情,问到她时她言语轻柔轻言讲述,别人说话时她站在身边一句也不多言,偶尔的微笑对于她也是奢侈。
在蓝馨月的"村姑的天堂"小屋中,有一些旅游的纪念品,与别的小店不一样的是,她的小店摆放的东西极少极空,但摆放却异常的整齐。人说文如其人,文如其事,就象她的文章一样,不求奢华,只求内心深处的那份宁静通过只言片语来表述出来。
我与著名作家格非曾在一起游玩了八天的时间,格非老师有几句话这样说“在写作过程中,记忆的片断是时间的延续,不如说是空间性的拚合,20世纪以来,许多作家尝试通过画面或空间性的场景的拚合所造成的流动性来取代传统的线性的叙事模式更能模拟记忆的活动方式,从而更能造成感觉的真实性。”
这种解释的成立,自然也就与蓝馨月小小年纪、浅浅的社会阅历与文章的深沉与厚重对上号了。
蓝馨月的文章中有这样的几段话让我记忆犹新。“有的人,刚相识,便从天街的这端走到垒心桥的那端,然后返回来递送一碗豆腐脑。有的人,把手机放在店里充电,走的时候,她看见你在忙,会不声不响放一份小吃在柜台。有的人,自己什么都没承诺别人,别人却帮助了自己很多。有的人,一句淡淡的您好,便把时光目送到了远方。在篁岭停留的岁月,亦如一辆动车,动车上上下下的人很多,有的互不相识,有的擦肩而过,有的印象深刻。”
“文变染乎事情,兴废系乎时序”,馨月之文没有她这个年龄的孩子们天天晒的手机照片、街头美食、华丽衣衫,而是用平实的语言陈述的是街头小事,何尝不是社会的大写意。
 馨月是个才女,从她的小店的售卖品可见。一本本她亲自手串的线装笔记本,古色古香的装祯设计,所有的文字指描绘可见她的创意不俗。平时。她会在一双双白帮白底的鞋子上用画笔画着她工作生活的篁岭,有屋顶、有小街,有人文,有生活写意,有她的写作营,还有晒秋的描述。
馨月说“我的生活就喜欢在篁岭,我要让喜欢这里、来过这里,买过我的画鞋的朋友宣传篁岭,让她们带走我的画走出大山、走向远方,让我的鞋也走出山川之外看风景。”
在我们一行相邀之下,馨月和我们一起拍晒秋。
一条街的老少乡邻都热情地和她打着招呼,馨月在她的文章中这样写道“我有时会为店对面《半岛南山》家的一杯咖啡感动,有时会为隔壁《查记酒坊》家的一碗米酒感动,有时会为宿舍的左邻右舍给的一个西瓜感动,有时会为某一个节日,一位餐饮姑娘从自家带来赠送的糕点感动,有时会为一位客房部的姐姐送的自家做的泡酸椒感动,有时会为食堂的有一位阿姨想方设法多帮我打一勺菜而感动,哪怕是我喜欢的老南瓜,多了一勺,多了不仅是我喜欢的乡愁味道。”
我们到篁岭的这一天,恰逢是同行的斋主老师五十岁的生日,细心的杨怡从斋主的身份证号码中获知的信息,张罗着买蛋糕为斋主过生日。在第二天的午饭时,馨月才和我们一起吃饭,在给斋主盛面条时,她把一个大大的鸡蛋放在面条上面双手捧给斋主.....那份细致,如同女儿面对父亲,让人感动。
而且11日这一天是馨月的生日,她却一碗碗地给客人们盛好饭,一次次地端到客人面前......
在我的镜头中,我以馨月为主题,拍摄了她走过的这半天时光,我发现,只有在晒秋时她才会开心地笑。
一个小女孩,应该是喜欢花花的年龄。而她的文学思路上却有着太多的厚重元素。
“若有几份浪漫心,谁都喜欢花,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是每个人,以及每个阶段,喜欢的心境各不相同而已。男人赏花,如赏女人,有高洁、素净、雅致、浓郁千秋之分。”
“女人赏花,如赏满天星或白月光,喜欢花儿像繁星一样的璀璨,也喜欢花儿像白月光一样的皎洁。男人采撷一朵花,插在女人的耳鬓处,用欣赏的目光打量,他便觉得女人像花儿一样美丽绽放,有含苞待放之娇羞,有芬芳四溢之清香。女人采撷一朵花,放在男人手心里,便想男人亦把自己捧在手掌心上,因为花似青春,烂漫似梦,如花似锦的年华,每个女子也像花儿一样灿烂过。”
这是馨月的原话,我原封不动给她搬家到这里。
也许有人问到她,为什么放弃了重庆花红柳绿的生活,单身一个人来到这个古镇之上,做一个文学写作营的守营员?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年龄的孩子本可以在酒吧晒青春,而馨月却在灯下笔耕驻读?
馨月说:人生的选择很重要,也许有人千里迢迢去看异国风光,风尘仆仆来回,也许看到了,也许没看到!而我选择闲庭信步在国内篁岭乡间小路散步,看到了大红大紫的花的同时,还看到了云山云海。别人轰轰烈烈的选择有没有给他惊喜我不知道,而我平平淡淡的选择总是在给我惊喜。我只是偶尔散步,偶尔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仅此而已。
而我觉得,馨月的生活不应该仅仅只有春天,花之四季,果之四季,青春之四季,都应该更多一点阳光,等候着你的收获。

本篇游记共含2585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我文笔不好,一直没写,向你学习学习。

2016-11-28 14:36
相关目的地:   江西
28141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