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藏的西藏2016【(五)迷失古格】

第六天 2016年9月30日

行程:塔钦-门士—东嘎皮央—扎达
全程约261公里,最高海拔为隆嘎拉山垭口,(5160米)

       一般来说每次都是我起的最早,但是昨晚睡的特别好,到了早上6点半,还没有起的意思。
       群里已经炸开锅了,原来我们住的神山大酒店从半夜开始限电到现在还没来电,漆黑一片,想洗漱的人都没办法。
        7点,宾馆老板一间间的拎过来蓄电池灯,告诫我们马上来电了,切不可先开热水器怕负荷过大,电闸跳档。
         等电来,我们洗漱完毕,到餐厅吃饭已经8点多了,不过今天行程很轻松,不需要赶路。早饭20元每人,宾馆提供粥、鸡蛋、馒头、各种配菜。挺好的,吃完身体热乎有劲。
       今天午饭因为行程的关系,没办法找到吃饭的地儿,终于开始我们的第一次露餐。

       开出塔钦检查站,普布师傅神秘兮兮的对我们说带我们去拍神山倒映,去时的路会从神山脚下经过,如果不转山的话,我们拍照那个地方就是离神山最近的地方。

       冈仁波齐山体的沟壑像一个巨大的卍字印,能不能看出来就看你有没有佛缘了。

另一边就是晨曦中的纳木那尼峰。

       倒影是倒影了,但你完全想不到这是一小片水滩。
        一片小水滩能拍出这样的景色,也只有在阿里才能办得到吧。

这张就是楠哥拍的教学图,棒!

请叫我长腿欧巴!

       我们的凡老尸,又开始大显身手,拍到了我们拍不到的—“斗鸟”。还因此得了“长焦”这一雅号。

       告别了神山,向着今天的目的地我们继续出发。

       我很满意这张,虽然错失了夏花绚烂,也没有走进秋叶静羌。
       但是有去路,有来途,站在生命的中间点,我没有错过风景。

       这里离天很近,云层很低;这里大地辽阔,雪山延绵,湖泊空灵。
       走进阿里,仿佛时光倒流百万年,进入史前混沌未开的世界。
       一路行走,感受荒野之美,心中唯余虔诚与敬畏。

       沿着冈底斯山脉一路向西,路边的雪山依旧连绵不绝。过了巴尔兵站就开始翻越隆嘎拉山(5160m),过山口后山体的颜色变得五彩斑斓,一路尽是没完没了的山。

       从巴尔兵站到札达,需翻越四座山丘。原本平淡无奇的土地由于富含各种矿物而变的五彩斑斓。
       远处的山脚被雨水冲刷出沟沟壑壑,像从土地里钻出的巨树的枝桠,悄悄漫上褐色的坡地。
       沿着盘旋公路到山顶,视线投向远处起伏的山丘,你会不由自主的赞叹造物主的神奇。

       造物主或许为了平衡缺氧的过失,在风景上给了西藏太多的偏爱,随便一个小湖泊都给予了他如此动人的色彩。 龙嘎措,又被称作天使之泪。

印度第三高峰-卡美特峰

       越过检查站,我们往东嘎皮央方向驶进一条土路,普布师傅大喊一声,露餐的地方到喽!

       我们在拉萨采购的食物终于派上用处了,各种自发热米饭、方便面、饼干、罐头、饮料,蔬果,应有尽有。

       吃完露餐,穿梭在土林里去东嘎石窟,不过很可惜,由于看门的大爷把钥匙给搞丢了,我们吃了闭门羹。
       不过普布师傅带我们去的皮央洞窟也差不多类型。

一路颠簸来到东嘎皮央遗址。

       东嘎皮央遗址建于公元10世纪左右,是当年古格王国兴建的八大寺院之一,曾是古格王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东嘎石窟散布在东嘎村北面断崖上,路上能看到山上密密麻麻的洞窟。现存洞穴接近200个,延绵2千米,俨如蜂巢。其中绘有精美壁画的几个窟洞,集中在东面一片呈“U”字形的山崖上。
       它的形成及其年代,目前在众多的西藏历史、宗教、文化档案中没有记载,是一个尚待解破的文化之谜。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洞窟壁画有近千年的历史,考古、研究价值极高。

       皮央的顶上有几个洞窟,看门的藏族老大爷,因为沟通不顺畅,一直磨磨叽叽上不去。

       终于老人打开了落锁的大门,一千年前精美的壁画一下子惊艳了我们的双眼,真的好漂亮啊!壁画采用特殊的矿物颜料绘制,经久犹新,毫无褪色。
       壁画题材主要有佛像,菩萨像、佛传故事、说法图等,还有各种装饰图案纹样及密教曼陀罗等。各种天女图案最多,造型生动,变化丰富。

       只可惜里面除了壁画,好多精美的建筑和文物都在文革中毁掉了。
       老人说起当年的事,他用含糊不清的汉语告诉我们,当年这里被砸了之后,过了好多年,他才偷偷装上了大门,保住了剩下的壁画。

       皮央的看点是极其罕见的“蜂巢蚁穴”,可惜里面的壁画基本已经被文革全部毁完了。

       洞窟的壁画年代久远已经不断的在剥落,闪光灯会对壁画产生冲击,为了保护这样的艺术瑰宝,我们没有拍照。

       下来之后,普布师傅帮我们联系到去年东嘎看门的老大爷家人,此行我们还给这位大爷带了很多治疗关节炎的药膏(去年朋友一篇游记提到这位70多岁的老大爷缺少关节炎药膏,岁数大了,腿部受关节炎的困扰,颤颤巍巍的爬这么高地方看门)于是这次给他带药了,转交给他家人。

离开东嘎皮央,我们向扎达县城行进。

       远远地,我们已经看到了。
       扎达土林  ,它就这样安静地沉睡在方圆数百公里的盆地里。我们的眼前一无遮挡,一眼看尽整片天地,那样宽广,那样错落,那样雄奇,那样悲凉!

       百度一下:扎达土林  为远古大湖湖盆及大河河床历千万年地质变迁而成,其地貌在地质学上称河湖相。地质学家考证,一百多万年前,扎达到普兰之间是个方圆500多公里的大湖,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湖盆升高,水位递减,湖底沉积的地层长期受流水切割,露出水面的山岩经风雨长期侵蚀,终于雕琢成今日的模样。

       面对这样的自然之力,仿佛看到了千千万万年时光的流逝,人类在这样的沧海桑田面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我们的镜头再广,也无法表现出亲眼所见的那种广袤,真的相当震撼!

       这只是其中一个土林的观景台,明天我们还要去另外一个,现在普布师傅带着我们回县城找地方休息了。

       普布师傅拉着我们,穿行在形态各异的土林之间。山谷里的土路,颠簸到超出人类的想象,头不时碰到车顶,腿抖到发麻。普布指着前方一个小沟说,几年前拉着几个客人走这里的时候,就是那个地方,我们的车陷进了泥里,再也出不来了,在那里被困了一天一夜,就那么傻等着,电话也打不通,直到有一辆大车路过才把他的车拉出来。

       札达的酒店在国庆这种假期水涨船高,不过我们有普布在自然不用担心,宾馆条件不错,挺干净的,还能洗热水澡,安顿下来之后,我们去了离酒店不远的饭馆吃饭。
        对于明天的安排,摄影队凌晨3点起床出发去拍古格星空,睡眠队睡到8点负责给我们带早点,大家这么妥妥的安排好了。
       吃完饭,一起去散步来到象泉河 谷边。脚下是开阔的谷地,对面就是扎达土林  ,这里真是看土林日落的绝佳观景点。可惜我们来的太晚,天色已经完全按下来了,沐浴着夜色,我们绕了整个札达大半圈步行回去,我们楠哥显得很兴奋,一路讲鬼吹灯的古格银眼、干尸洞、盗斗。

第七天  2016年10月1日

行程:扎达—古格王朝—托林寺—塔钦

今天的行程其实没啥好说的,就是昨天的行程原路返回,依然住在“神山大酒店”。

       凌晨3点,摄影队准时起床,收拾完行李,下楼。

       六点钟,对于八点半才日出的古格来说,是有些早,但是拍星星就是必须的了。
       普布师傅早就已经在门口等候。大家一出门口都在嚷嚷,这哪里有星星嘛,看似天空很晴朗而且也没月亮啊,怎么就只能看到有数的几颗星星哩?

       古格王朝离扎达县城有十多公里,没一会儿就到了。来到遗址正对面的一个小坡上,普布师傅把车灯一关,小伙伴们一下子鸦雀无声了。

       我从来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的星星,在东达山没有,在青海湖没有,在珠峰都没有,但是在古格,我真的被震晕了。
       之所以如此痴迷星空,其实并没有过于浪漫的理由,我只是沉溺于星空下的静逸,只想努力将转瞬即逝的美丽变成永恒。
      

我的水平有限,完全不能体现当天的万分之一。

       在漫漫长夜的等待中,我们几个自娱自乐了起来,楠哥似乎被咚咚波击中了。

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

       看到这些图,我的思绪又瞬间回到了那个时间,感谢一路相随的小伙伴们,幸好可以与你们同行,一起仰望天空,去拥抱最真实的生命;去寻找,去感觉,喧嚣中的宁静,一起,等待黎明。

       曾经的古格人,用深情的眼神望着这片他们眷念的星空,千百年后,那么多世间的凡人赶来这里,仰望着这同一片星空,寂静无言,只有一颗颗的流星,咻的一声声划过天际。沧海桑田,时过境迁,我们就这样,各安天涯。

       后来冻得受不了,都躲进了车里,离天亮还有2个多小时。

       天色渐亮,古格遗址  越来越清晰,在书籍杂志和别人的游记里无数次看到过的雄伟景色如今真实地呈现在眼前,心里十分激动。

       天色完全亮了起来,用长焦镜头可以看见山顶大殿的玻璃窗已经反射出了第一缕晨光。

       然后,星空慢慢退去,太阳渐渐升起。古格王国慢慢被阳光打亮,眼看着从淡淡的青蓝渐渐幻化为迷人的金黄,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神奇而壮丽。

煽情归煽情,实际等机位的地儿是这样的。是不是很出戏?

       后面赶来的队友们给我们送来了爱心包子和豆浆,平台上站着一片拍照的人,一个个冻的跟狗似的,谁会有这待遇?
       那羡慕嫉妒恨冒血的目光让我们很是享受。估计大家都在猜测,哪里的摄影团,还带着专门的后勤补给团队。

       我们十分满足地欣赏完日出后,开始徒步攀登古格遗址  ,普布大老远的跑上来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叠票,给我们过关斩将,又节省了一笔费用。只是嘱咐我付给讲解员每人10块就行,讲解员能带着参观的只有下面的红庙、白庙及轮回庙三个殿,但是殿门一直都上着锁,只有他们才有钥匙。经殿虽然都很小,但殿内的壁画是古格艺术的精华,它们可能已有几个世纪无人问津,今日依然光彩照人。

       看完这几个殿,我准备向王朝顶部发起冲击,几百米的台阶,似乎永远都走不完。
       山不高,却很陡,往山顶的去的最后一段路都是修在山体土洞内的秘道,低矮得人都无法站直,只能曲着身体手脚并用地向上爬。
       爬到顶的只有我跟苏哥,其他人嚷嚷着要去看干尸洞,其实我心里明白他们是怂了,知道自己爬不上来。
       楠哥已经老干部附身,举步维艰。

       土林也沐浴在了柔软的晨光里。阳光斜斜地照射过来,用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一点点漫过层层错落的土林,像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拂过这片苍茫大地,将万物都从睡梦中唤醒起来。

       神秘的古格王朝300年前一夜之间在历史上消失,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神秘遗址。至今仍然无从解释,古格王朝存在了七百多年的灿烂文明为何会在一夜之间消亡,我们只能通过那些仅存的绚丽斑斓的壁画和古老沧桑的土林建筑,来猜测它曾经辉煌一时的历史。

       古格遗址  这一大片依山迭起的建筑群,与西藏中部地区的宗堡建筑在整体上相似,下部为民居,中部是寺庙,上部是王宫。从山麓到山顶高300多米,到处都是和泥土颜色一样的建筑群和洞窑,几间寺庙除外,全部房舍已塌顶,只剩下一道道土墙。

       古格王朝是在公元十世纪前后,由吐蕃王朝末代赞普朗达玛的重孙吉德尼玛衮在王朝崩溃后,率领亲随逃往阿里建立起来的。 
       十世纪中叶至十七世纪初,古格王国雄踞西藏西部,弘扬佛教,抵御外侮,在西藏吐蕃王朝以后的历史舞台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曾经有过七百年灿烂的文明史的古格王朝,它的消逝至今仍是个谜。

       许多当地老百姓依然坚信,那个地势象大鹏展翅、离卡尔东遗址不过十公里的地方,叫穹窿银城(又名曲龙遗址),才是当年崇拜大鹏鸟的象雄王朝所在地。
       当然,需要更多的文物资料才能来证实这点。目前,所能看到的文物基本断定是公元11世纪,古格王朝时期。

       终于来到山顶的王宫。山顶平面像一个哑铃,由一条羊肠小道连接,南面是座高峰,三面绝壁。北面的废墟漫山遍布,俯瞰下去,其间上下、比肩相通,回廊、暗道巧置,正面和背面都有攻守相宜的城墙、碉堡。

       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我心口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从现在仅存的依山迭砌的建筑群,便可以想像当时的气势恢弘,遗憾的是,如今已是人去楼空,大地恢复了最初的寂静与空荡。

       我站在了这座城堡的制高点。俯视脚下这片土地,曾经那样的强盛和繁华,却如谜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
       关于古格的灭亡,据说是在1630年,与古格同宗的西部邻族拉达克人发动了入侵战争导致的。
       但让考古学家们震惊的是,从记载上看,战争造成的屠杀和掠夺并不足以毁灭古格文明,事实上,硝烟散尽的古格王国逐渐沦为一座庞大的废墟。
       综观札达县的地理环境,现在的象泉河  决不是当年的象泉河  ,沙漠化程度十分严重,当年能养活10万之众的这片绿洲,今天已所剩无几了,只剩下了一点点土林和戈壁,这种地貌形态的变化,或许正是古格消失的真正原因。

       从古格王朝遗址出来,我们直接奔向县城吃饭的地儿,吃完饭在札达县城商店补充好方便面榨菜火腿肠等进入大北线的重要物资,再参观一个托林寺就原路返程了。

       托林寺很近,就在县城里,步行几分钟就到了。就这么一张照片还是从老戴地方挖来的,想要写好游记必须得有完整的沿途记录。
       托林寺始建于公元996年,由古格王国国王益西沃和佛经翻译大师仁青桑布仿照前藏的桑耶寺设计建造,是古格王国在阿里地区建造的第一座佛寺。由于古格王朝的大力兴佛,托林寺  逐渐成为当时的佛教中心。1996年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

       一个小喇嘛很热心的帮我们介绍托林寺的前世今生,由于无法拍照,简单说说,
       托林寺有寺藏“三宝”:一是麋鹿角,有说是阿底峡从印度带来的,也有说是当年佛祖讲经地的一只麋鹿角;二是象牙质的五佛冠(象征着五智如来的宝冠),据说是托林寺第一任堪布戴用而流传后世,该寺每任堪布在佛事活动中都戴此冠;三是一块黑色的大镟石,上面凹进一个清晰的脚步印,深入石内寸许,掌纹很清晰,据说这是阿底峡尊者留下的脚印。 

       从托林寺出来,普布带我们到了另一个观赏土林的绝佳位置。

       扎达土林这种地貌在地质学上叫河湖相,成因于百万年前的地质变迁。一百多万年前,这里是个方圆500多公里的大湖,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湖盆升高,水位线递减,冲磨出“建筑物”的层高,历经风雨侵蚀,在壁立陡峭的山岩上雕琢出今日的模样。
       远远望去,满眼的金碧辉煌;在高原迷幻光影的衬托下,宛若神话世界。那举世所无的奇观,像庄严宏伟的庙宇,像壁垒森严的碉楼,像恢弘高耸的佛塔,像极尽豪华的古代宫殿,像古朴威严的欧式城堡,也有的或如万马奔腾、昂首啸天,或如教徒修行、虔诚静坐,天工万象,无可尽数。

       每座山丘都有独特的色彩,有金属的光芒和质地,又有岁月的印迹。
       天气晴好的时候,远远便可以望见连绵起伏的大雪山,像古老的城墙,默默地守护着浩茫辽阔的札达土林。
       这里曾经有过磅礴的海洋与群山,如今,只剩下空荡荡的风在这荒茫的土地上游走。 

       浩瀚壮观的扎达土林,大自然总是能轻易绘一个你望尘莫及的奇迹,如果走进扎达土林的世界,或许只触摸那轻扬的土,都能感受到岁月的厚重和沧桑。

看完最后一个景点,走喽,回神山、圣湖。

       快到我们住的塔钦神山大酒店,本来我提议再去玛旁雍错看一看,看到队员们一个个又都焉了,我们夕凡喉咙也有点不舒服了,最后还是决定不去,普布师傅到了酒店把我拉到一旁非要单独再送我去看圣湖,说真的,我们坐在里面都觉得筋疲力竭,三位师傅这么高强度的开车,也没怎么休息,今天还凌晨三点起来送我们去拍星空,再让普布师傅来回开个50公里,我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这份情就记在心里了,说不定将来我还会来玛旁雍错看看。

       今天的行程,已经结束了全部阿里南线,意味着我们结束了所有的油路。
       明天,我们将去往没有路只有车辙的可以算作无人区的大北线,更多的辛苦和美景将等待着我们。
       为了迎接大北线的挑战,我们将必须在今晚把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状态!

       阿里大北线,我们要开始了!

本篇游记共含6782个文字,1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2016-11-29 12:28

引用 teresa 发表于 2016-11-29 12:28:08 的回复: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回复teresa:,很不错哦。

2016-11-29 12:3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9 16:0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余小鱼🐟 的图片:

2016-12-02 08:4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引用 余小鱼🐟 的图片:

2016-12-02 08:4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