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欧洲旅行记-中篇(瑞士历险记)

9
心随梦舞 LV.2
2016-11-29 08:36 97/2

DAY3-巴黎-日内瓦
一大早,我们需要赶往火车站。由于天色还没有完全亮,出租车有些难打到。前天早上,在跟前台聊天的时候,有看到其他房客让酒店帮忙预定出租车,于是我们也采取了同样的方法。很快,出租车就到了酒店门口。司机确认了我们的房间号后,方才让我们上车。司机还帮忙把我们的行李放在了后备箱(乘坐出租车,行李箱是要按件数计费的)。

跟之前乘坐过的出租车的司机相比,这位司机显得略微年轻。英语也是相较而言最棒的,沟通起来方便得多,而且人也特别的友善。这是一辆黑色的出租车,比前两天乘坐的出租车要高端些,有点像uber。我问他,这是不是uber。他说不是,这车是出租车公司的,交了固定的license费用,车就归自己开了,不需要跟国内的司机那样每月要缴纳所谓的份子钱。我继续问他每天上班多长时间,他说这个时间可以自己定的,但是为了有多跟妻子和孩子相处的时间,所以每天凌晨四点他就出来工作了,这样到上午12点就可以结束工作回家陪伴家庭。听完,真是让人肃然起敬。对于我这个新客,巴黎的一切于我来说都是新鲜的。沿途,看见什么或是想起什么,我都会问他,他都很耐心的解答,让人感觉无比的亲切温暖。

从酒店到火车站,约莫半个小时的车程,在愉快的聊天中,时间总是稍纵即逝,不一会就到火车站了。若不是看到GARE DE LYON,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建筑就是火车站,居然是一个开放的空间,就像公交车站一样,此时的巴黎还不算冷,可是冷风吹起来还是会有冷飕飕的感觉,不敢想象下雪天在这里等车。上车前没有检票人员,也没人提醒,根据列车时刻表,找到自己要乘坐的那列列车站台,到点,车门就开了,就可以上车了。

下午2点左右,经过4个多小时的车程,从一个国度跨越到另一个国度-瑞士,抵达日内瓦

日内瓦给人的第一印象:小而美,精致,没有高楼大厦,街道两旁少有树,可能是顾虑到树挡景的缘故。在这里,奔驰就如大众,名牌豪车随地可见。当地人的生活,看起来特别悠闲,不是喝酒,就是晒太阳,胜似人间天堂。

赶了半天的火车,到了酒店,放下行李又马不停蹄的去游荡,当地时间下午4点钟,已是无比的困…回到酒店,准备冲个热水澡睡一会。倒腾了半天,所以能拧的地方都拧了个编,也没热水出来。怀疑自己是不是操作方法不正确,可是热水器明明跟国内没啥区别,发消息给B半天没响应。打电话给前台,说了房间热水器情况。前台说,一会来解决。不到5分钟,来了个高高瘦瘦的大叔,还带了个工具箱。又跟他重新解释了一遍,他立马明白什么问题。果然是真的出问题,住了那么多次酒店,都没问题,第一次千里迢迢来这么远的地方,酒店热水器就出问题了。也许我该去买张彩票。他把所有的水龙头都拧了下来,又装上去,弄了将近半个小时,热水终于出来了!

DAY4-日内瓦
在酒店附近的咖啡厅跟大伙一起吃完早饭,就独自沿着坡道走,三五分钟就来到了湖边。

这时,太阳还未完全升起,湖边的人不多,三三两两。一阵风吹过来,有些凉飕飕的感觉。一个人独自在湖边漫步,没有交谈,只是静静的走着,静静的感受着清晨的湖景。偶尔有晨跑的人从身旁擦肩而过。忽然迎面走过来两位中年妇女,其中一位开口打招呼bonjour,而后笑盈盈的递给我一张传单。我立马回复“sorry, i only speak English”。不料,她回复:“it doesn't matter, we have English version"。她还告诉我,她们是一家宣传幸福福音的公益机构。看着她那么热情,我也不好说我是游客,默默地听她讲,听完,说好谢谢才离开,继续前行。或许因为这里本来当地人就是,大多的居民来自五湖四海,当地人跟游客已经没了区分。

走到桥下面的休闲甲板上,看一只大白天鹅,护栏边上两位老太太边观赏着天鹅,边聊天。她们用英语交谈着,估计也是游客。我上前一步,贴着护栏观赏天鹅。边观赏,边慢慢沿着护栏慢慢向前移动。奇怪的是,我每向前移一步,它也跟着向前移一步,心里有些纳闷。后来旁边的老太太告诉我,刚才有游客给它食物,所以它以为我也会有食物给它,我只好哭笑不得的对它说:“sorry,i don't have food for you。”旁边的两位老太太听了,也笑了。

阳光越来越暖,湖边散步跑步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时不时,迎面走过来的人会bonjour跟你招呼,丝毫没有把我这个“老外”当游客,我也礼貌性的bonjour回应,感受着这个城市清晨的美好。

走累了,就停下来,坐在湖边的休息长椅上,看着来往的人群,发呆。想走了,就起身。

长椅的后面,传来欢快的音乐节奏,一群年轻人正跟着节拍蹦跶着,散发出无限的青春活力。不时地,从旁经过的路人也加入到其中,毫无局促,想跳就跳。

驻足观赏了两曲舞蹈,继续前行。一拐弯,就到了地标喷泉前。走到它的跟前,越发的感受到它的震撼,真不愧为世界最高的喷泉,水柱从湖面冲向天际,向四周迸射出无数微小的水珠,形成水汽,蔚为壮观。

忽然,一道彩虹横在了喷泉的正前方,让人兴奋不已。为了拍出最美的彩虹,一步步逼近大喷泉,不惜湿身。以为拍了几张,准备转身离开,结果翻看照片,一张彩虹照片也没有……原来手机屏幕被水雾打湿了,按键没点着……不罢休,回头逼近喷泉继续拍,冲力太大,“啪”的一下,手机掉进了木桥与旁边的石墩中的间隙里。我是欲哭无泪……赶紧跪下来,趴在木桥上,往间隙里瞅。忽然感觉又有了一丝希望,因为湖水清澈见底,我可以清晰的看见它静静的躺在那儿。我用手去够,又够不着,差了好大一截。赶紧爬起来,跑到旁边的游艇小木屋求助。两位五十岁左右的大叔在那值班。我用英语跟他们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回应了一句我不懂的德语。他们不懂英语…怎么办?情急之下,我边说了一个“phone”,边用手指向水里。其中一位大叔立马明白我啥意思了,随即递给我一个长柄渔网。说了谢谢,拿起渔网,就往掉手机的地方奔去,试图将其捞起。手短,捞起来有些吃力,捞了几分钟也没上来,欲放弃,站起来往回走。路上遇到一高大的帅哥(估计人家是来散步,欣赏喷泉的),关键手长,我大胆的寻求帮助:“excuse me,can you help me?my phone fell into the lake”。帅哥也爽快,立马答应,跟着我朝手机掉的方位走。他整个人趴在地上,换不同的姿势尝试,帮我倒腾了半个多小时,没有捞上来…中途,我看着有些过意不去,几次我说算了,他还坚持在那尝试。最后,实在不行才放弃(因为下面满是石头)。

我拿着渔网到小屋,大叔竖起大拇指,他是在问我是不去捞起来了。我摇了摇头,谢谢,将渔网还给了他,离开,准备去附近的商圈找正在逛街的小伙伴们。

DAY4-日内瓦-采尔马特
我们需要乘坐早上10:30的火车,前往采尔马特。掉了手机的宝宝,看见美景,想拍却手足无措,所以还是决定赶紧去买个手机。

一大早,贴心的小伙伴A陪我去桥另外一边的商圈Applestore去买手机。

走到桥上的时候,发现桥的两端,已被用拦车标志的石墩拦起来,中间摆放了很多休闲桌椅,旁边有很多工作人员正在摆放更多的休闲桌椅,还有些工作员在桥边上的可移动小屋里准备食物。我们猜想,大概今天有什么集会活动。走到桥的另一边,一位穿制服的交通警察朝正向桥面驶来的私家车挥了挥手,私家车司机似乎立马反应过来,微笑回应,两人还相互打了个招呼后,私家车立马掉头离开了。

我还是有些好奇这里到底在做什么。看见桥边有一位阿姨正在张罗着布置活动现场,我便走上前问她今天这里有什么活动吗。她告诉我,今天是无车日,他们会在桥上举办公益活动。原来如此,怪不得走了半天,也没见几辆车。

Applestore就在桥的附近。经过一个又一个的商店,门都是紧闭着,灯依然亮着,从玻璃橱窗里,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的商品陈设,让从旁经过的行人忍不住停下来瞄上两眼。

整个商区空无一人,除了我跟小伙伴两人。我们想,也许是我们俩来得太早,现在九点还差几分。等了一会,一位大叔从旁经过,见我们两个黄色肤种的亚洲人在店门口等候着,猜着我们初来咋到,估计不知情况,便告诉我们:今天是周日,所有商店都关门休息,不营业。听着我一愣一愣的,只能羡慕人家瑞士人真会享受生活。A有些皮肤过敏,本来准备顺道去买点抗过敏的药,也只能放弃。

我们转回酒店,去旁边的麦当劳吃早餐。正好B和C也下来了,大家一起吃早餐。餐厅里,坐了个打扮其状怪异的女人,像是个印度人,边吃着早餐,边很大声音的讲电话,不知道她在跟谁打,也许没有谁,只是她一个人的对白。大家都些怕她,离她远远的。这要在中国,早就被店员赶出去了。在这里,或许出于礼貌,平等的原则,没有人去打扰她,让她一个人沉浸在她的精神世界里,即使有时她会咆哮如雷。

为了能心情舒畅的吃顿早餐,小伙伴们都躲得远远的。我还是想边吃早餐,边能透过玻璃窗,看到人来人往,慢慢大量这个城市,独自一人坐到了玻璃窗对面的角落里(可以跟那个女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还有几个其他正在用餐的人,都坐在那一片区域。

一会,一位高瘦的白白净净的男子H,拿了早餐,也坐了过来,就在我座位的旁边。突然,那位女人猛的又是一声大叫,周围的人都惊呆了,面面相觑,无奈的笑了。

不笑不相识。H介绍说,他来自葡萄牙,在这里工作一年多。我说这里的人生活都好惬意,他说其实并不是那样,像他这样的外地人面临着高昂的生活成本,生活压力不小。我跟他提到中国,提到上海,他说他想去中国,他也有亲戚已在上海定居,可是他的英文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准备在这里再待一段时间,会考虑去中国。想到A买药的事,我问他今天有没有开门的药店,他说火车站里面有一家,怕我找不到,他提出带我去那家药店。我说,我还有朋友,我们一会自己去火车站找,没关系的。吃完早餐,告别。

吃完早餐,回到酒店收拾行李。火车站人很少,没有大屏幕滚动告诉你该在哪个站台坐车。我们去了一个站台,站台上只有一位老奶奶J在等车。上前,给她看了我们的车票,跟她咨询我们该去哪个站台坐车。一开口,才她不会英文,只会德语。她走到旁边的指示牌,这才看到上面有列车时刻表。火车发车的时间,清晰的显示在上面,基本都是固定的每半个小时一趟。境内的火车票就如我们平日里的公交车票,没有时间限制,可随意搭乘。她热心的努力的提高声贝,手指来指去,告诉我们该去哪里乘坐火车,我配合着边ohoho,边点头。其实一句也没听懂,但是通过她手指的方向,我们知道我们现在站的方位是错的。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们去了对面的站台。列车刚好进站,担心上错车,我们拿出车票,又跟旁边也即将要上车的人确认了一下,方才上车,前往采尔马特

今晚,我们即将入住3100 Kulm酒店,是瑞士阿尔卑斯山最高的酒店。据说是花样姐姐有一期的节目就是在这家位于海拔3000米以上的酒店上录的。

没有直达的火车,我们需要在VISP换乘。所以逮着一个人,我就问一个人,生怕坐过了换成站。对面坐了个当地的男子K,赶紧上前问。似乎他也不熟悉我们要换乘的那个站,但他很热心,看了我们的车票,在手机上帮我们查找。查好后,他告诉我们,我们现在距离那个换乘站还有好一段距离,为了安全起见,他还告诉我们换乘站的德语发音。车窗外,木屋,湖,山,远处,雾气漂浮在湖面上,山像是披了层面纱,一种无法言语的美。我问他,日内瓦湖有多长。他笑着纠正了我的说法,到这里已经不叫日内瓦湖了。所谓的日内瓦湖,其实贯穿于整个瑞士,在不同的城市,她有不同的名字,如琉森湖、苏黎世湖。他还告诉我,为了保护这美丽的湖景,政府禁止在沿湖建楼房。
 
K在我们前面下了车。后来车上一位印度人L听说我们要换乘,也主动上前帮助我们。

在大家的帮助下,我们顺利换乘,抵达采尔马特

一下火车,就被采尔马特的木屋建筑群给吸引。这里是世界举世闻名的无污染山间旅游胜地,没有机动车,素有“冰川之城”之称。每一座小木屋都有阳台,阳台上种着艳丽的桃红色花,把小镇映衬的特别美。

找到上山的缆车车站,进去一问票价,我们被雷到了:90法郎每人。我们想看看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打折了,问了多个当地人,折腾来折腾去,怕时间晚了车没了,最后还是90法郎上去了。

从山下到山上,温度骤然下降,如从夏季陡然进入冬季。沿途,远处的雪山在阳光的朝阳下,发出刺眼的光芒。我们的对面坐了位约四十岁左右的爸爸,带着一儿一女,年龄相仿,估计就差一两岁的样子,十岁左右的样子。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根登山杖,鞋上小腿上沾满了泥土,似乎刚刚经历一场长途跋涉。虽然只有5.2公里,因为路太陡峭。小火车却行驶了约40分钟。

终点站就是3100 kult hotel。到这一站的旅客,都是来入住这个酒店的。

本篇游记共含5142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下,挺好。

2016-11-29 14:32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12-05 12: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