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10关外行纪8呼和浩特:青城的昨日今生

21
天下无伤 (无锡) LV.9
2016-11-29 12:40 153/1
  • 出发时间/2015-10-01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小站十一:DAY10.1•10.2:呼市•青城怀古
1)青冢怀古
       今天正值10月1日国庆之日,我从元上都坐了一夜火车K7918次到达了呼和浩特东站,呼和二字,蒙古语意为“青色”,浩特蒙古语意为“城”,故也被称为“青城”。东站的造型从外观的穹顶来看,是一顶巨大的蒙古包,而中部隆起两翼疏阔的造型,又恰似翱翔的雄鹰。东站与不远处的内蒙古博物院的造型展现出了独特的草原文化与青城特色。
       来到青城,必然要来到青冢怀古。公元766年,停留于夔州之地的杜子美,站在白帝城高处,东望三峡东口外的荆门山及其附近的昭君村,怀念昭君的一生遭遇,写下此悲壮沉重之笔:“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青冢”之名,杜诗注解:“北地草皆白,惟独昭君墓上草青如茵,故名青冢”。民间传说,每到深秋时节,四野草木枯黄的时候,唯有昭君墓嫩黄黛绿,草青如菌。
      “昭君出塞”的故事有着太多美丽而又悲壮的传说:昭君原是天上的仙女,下嫁单于,出塞时,和单于走到黑河边,只见朔风怒号,走石飞沙,他们只好停下来,昭君弹起她心爱的琵琶,顿时彩霞横空,白云缭绕,冰雪消融,万物复苏,不一会儿,遍地长满了青草,开满野花。远处的阴山变绿了,黑水变清了,还飞来了无数的百灵、布谷、喜鹊,在昭君和单于的马队头顶上飞翔和啼叫…传说总是带着民众美好的愿想,而史诗似带着几分壮怀。公元前33年汉元帝时期,为了国家大义,为了汉匈之和,一个20岁的青色女子毅然走向了朔漠,嫁给呼韩邪单于。秦末汉初,匈奴首领冒顿统一大漠南北,从而开启了匈奴与中原王朝旷日持久的战争.汉匈在大漠翰海之上的争雄角逐整整经历了三个多世纪。汉匈之争,留下了多少悲壮性的史诗瞬间:苏武牧羊、飞将军李广、为李陵辩护而被处于宫刑的司马迁…
        青冢怀古,让我想起了5月在飞将军的故乡龙城怀古李广墓。墓地同样为青冢,四周砌以青砖,青草盖顶,庄严肃穆,墓内只有李广的一盔、一甲、一靴,而其遗体却早已湮没在漫漫黄沙中,不知所踪。未能踏平匈奴之地的飞将军在沙场愤而自杀,太史公听闻之,写到“广军士大夫一军皆哭。百姓闻之,知与不知,无老壮皆为垂涕。”太史公写到此处时一定也是眼含热泪的,为李将军的悲壮,也为自己。子美先生亦曾来到飞将军故里,留下了“故老思飞将,何时议筑坛”的悲愤。“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我从龙城来到阴山脚下的匈奴故地,从飞将军到王昭君,从汉匈战争到和亲换来五十年之和平,这两座青冢,亦成为了诉说汉匈三百年纷争的文化符号…
      翦伯赞在《内蒙访古》中写下了这样几句:“在大青山脚下,只有一个古迹是永远不会废弃的,那就是被称为青冢的昭君墓。” 青城倘无这一座千秋青冢,整个塞北的原野上,不知会失却多少动人春色与那些传说故事呢?

2)北魏•盛乐都城的彼岸之梦
       魏晋时代,高句丽之地的鲜卑拓跋氏从大兴安岭深处的嘎仙洞出发,来到草原,草原简直就是一张巨大的温床,他们暂时忘记了前行,然而草原的日子也并没虚度,草原是一个练习场,他们在这儿准备好了一切,然后才打着唿哨,集合起马队,不到黄河心不死,草原使他们从纯真到成熟,使这个民族长大,盛乐对于北魏来说,就是背依草原,剑指黄河的据点,北魏先主拓跋什翼犍到此筑城。
       如今的盛乐旧都,已成为了呼和浩特下面的一个区,蒙牛工业园区便是利用这个天然的牧场在此发达起来,成为了这里新的焦点,那盛乐城四十里外的城址早已被遗忘在茫茫的青山与草原之上。
       道武帝拓跋珪打败创立燕国的鲜卑同族慕容氏(《天龙八部》中的姑苏慕容复想要恢复的大燕国正是源于此),拓跋氏日益强大,终于398年,道武帝已不再满足草原上的这一切,到达了黄河彼岸的平城(山西大同),建立北魏国,亦把其那绝世的面容永远留在了武周山下的云冈石窟,站在这依据道武帝形象雕刻的第20窟大佛面前,你会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美。他那种自在、自信、自尊的精神品性,使你感到心灵的明净,似一位阅尽沧桑、雄才大略的长者,在阳光下俯视人间。
       从此北魏的中原之梦一发不可收,太武帝统一华北,一代英主孝文帝再从平城迁都至华夏文明的龙兴之地洛阳,开启了其汉化与一统中原的中华皇帝之梦。
       从草原上随着神秘的萨满起舞,到云冈、龙门时便成了虔诚的佛教徒,佛教带给了北魏帝王什么?许是亦如南朝梁武帝般意图从精神信仰统一中原的决心与汉化的渴望,另一面,佛教之慈悲与无常心亦磨平了那些曾经称霸草原的游牧野性,中原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中原文明让他们的野性逐渐稀薄,他们亦渐渐遗忘了那些留在关外故土的鲜卑旧人,镇守六镇的北魏旧族,在苍茫的草原上,没有丧失游牧者的灵魂与本真,当他们被冷落到一定的程度,他们终于爆发了,揭竿而起,中原的北魏帝王闻到了战马嘶鸣的死亡气息,那帝国的未来与惊世绝伦的永宁寺塔也将走到尽头。
       走在六镇之地武川的大青山下,这里的空气似乎仍弥漫着那场六镇叛乱的悲壮气息,却也因那场爆发使其成为了造就北朝与隋唐帝王的温床,北周宇文泰,出自武川,北齐高欢手中的军人都从六镇而来,隋唐先祖亦都曾镇守武川,六镇人的胡化血液,完成了对中华历史划时代的改变,那豪放的性格与博大的胸襟深刻影响了隋唐那包容天下的大国气象。大青山像一个个大馒头,耸立在“天苍苍,野茫茫”的敕勒草原上,温和的山势,根本无法阻挡匈奴、鲜卑、突厥的骑兵一次次跨过它,走向中原。
       那些小时候烂熟于心的北朝民歌,《木兰辞》、《敕勒歌》,终于在许多年以后,有了一种豁然开朗后的荡气回肠。

武川·大青山

3)辽代:千年百塔
       辽代时期在这片土地上建立的丰州城,已没有踪影,唯留下这千年的万部华严经塔,俗称白塔,白塔机场正是由此得名,可见其份量。
        塔势涌出,八角七级,楼阁式砖塔,塔上32尊辽代雕塑依然栩栩如生,塔内墙壁上写满了从金代起,汉、藏、契丹、女真、蒙古、维吾尔等文字书写的题记,见证了少数民族地区文化之多元。
       一如巴林右旗庆州白塔,开阔的平川上,一座白色的古塔拔地凌空,直破云天,成为记载一座城市岁月的丰碑。看过了许多的辽代白塔,我痴情依旧…

4)明清:阿拉坦汗之城
       今天的呼市旧城广场上,有一尊塑像,并非蒙古先祖成吉思汗与忽必烈,而是太祖的后裔阿拉坦汗。
       明中后期,驻牧于土默川的蒙古族首领阿拉坦汗与其妻三娘子召集各族能工巧匠,模仿元大都,在大青山之阴,黄河之滨,建设具有八座楼和琉璃金银殿的雄伟美丽的城池,明廷赐名为"归化城"。这座规模较大的城池,在层峦叠嶂的青山辉映下,显露着一派苍郁生机。当时的归化城由青砖砌成,远望一片青色,当地蒙古族人民给她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库库和屯",又译为"呼和浩特",亦谓之“青城”,归化城也就是今呼和浩特旧城的雏型。
       塑像边便是旧城最重要的藏传佛教寺庙——大召寺。1578年,力图重新恢复元帝国时期蒙藏关系的阿拉坦汗与格鲁派藏传佛教领袖索南嘉措在青海湖畔的仰华寺举行会谈,蒙古正式接受了格鲁派藏传佛教,也拉开了旧城内藏传佛教寺庙的兴建序幕。现在的大召寺内,银佛、龙雕、壁画被称为三绝,技艺极高;康熙乾隆赐给寺内的宫灯、鎏金财神依然摆放于大殿之中,光彩依旧,吸引后人驻足的目光。旧城内,还有席力图召、金刚座宝塔,形成了独特的“召庙文化”。
       大召前街,就是塞外古街。它与归化城及大召几乎同龄,在400多年的历史沧桑中,逐步兴盛日渐繁荣,蒙、汉、回、满等多族往来如织,成为一时之盛。现在的塞外古街,依旧商家云集,各种卖蒙古酸奶、皮制品、酒壶等特色风物的店铺,让这里的游客络绎不绝。牌坊下,一个推车卖小食品的小伙微笑地看着他身旁代表了他前辈的古街铜人像,我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小伙,不禁一笑,让我想起了卞之琳那首著名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5)青城今日
       不同于旧城的独特文化,城东的发展让这座城市看来已是相当现代化,生活亦相当多彩。
       早上睡个懒觉起来,去找家清真老店吃个地道的羊杂碎汤,然后去内蒙古博物院,在里面了解下草原的地域风貌、历史文明与民俗文化。
       中午,去对面的老字号麦香村吃个稍麦。稍麦唯有在晋蒙交界之处写做“稍”不写“烧”,稍麦二字原写作“稍美”,是沿用明代的写法,明代史料记载“北方麦子在四五月间,麦稍有一层白霜”,而稍麦在制作收口处,也有好似白霜的面粉。在乾隆年间,有位叫杨米仁的诗人在《都门竹枝词》中有“稍麦馄饨列满盘,新添挂粉好汤圆”的诗句,“稍麦”二字从明代一直沿用到现在。这里的稍麦必须要用锡盟的羊肉与托克托的沙葱,味道才最地道,稍麦按两卖,一两一般卖16元,一共有八个,它是只称皮的重量,不算肉的重量,故摸不清门路的人可能直接上来老板给我来半斤,那就会看着端上来的稍麦傻眼了。
       几个在青旅相识的朋友隔天晚上在青旅大厅临时起意一起包车去往鄂尔多斯的库布其沙漠,恐高的我不管往回看,一口气爬上了沙山,玩个滑沙从山上下来,敦煌文书记载早在唐代时期,敦煌地区的百姓就有在端午时滑沙的习俗。回来以后,晚上到半亩地莜面大王吃个莜面。莜面的吃法,当地人说最地道的是到武川农家去吃粗莜面,那才能吃出莜面最本真的味道与莜麦的香气,因为武川所在的大青山地区的海拔和气候生长出来的莜麦,是品质最好的。说到武川的莜面,还要讲到那位胸才大略的汉武帝,当年与匈奴纷争之时,为了一劳永逸解决边境问题,命令军队种植谷物,来自中原的农作物几经实验仍产量不高,耐寒耐旱的莜麦一经播下,产量迅速提高,汉武帝亲临河套犒劳三军,并封敬献谷物的大臣莜司为大将军,为这种谷物取名莜麦。后来此地长时间被游牧民族占据,莜麦在此一度绝迹,明清以降,走西口的山西人又将保留在晋西北的莜麦带到这里,让敕勒川上重现绿油油的莜麦,回到了农耕文明。“半瓢冷开水,三碗精莜面”,莜面的做法全靠手一双,很质朴。我们在呼市吃的是已是精加工的莜面,像发源于此全国连锁的西贝莜面村便是此种莜面,莜面有莜面鱼鱼、窝窝、饨饨、卷卷等各种花样,将滚烫出笼的莜面,浸在特色的羊肉汤里蘸着吃,如果喝不惯羊肉汤,还有蔬菜做的“凉汤”,凉凉的,味道亦很特别,真正传统的莜面本就是凉拌吃的。
      晚上,吃完晚饭,回到众多年轻人的聚居地八福青旅,大家一起谈论今天和明天的行程,一起玩游戏,欢笑声持续到深夜才会安心睡去。在八福的两天,让我感受到了青春的激情与梦想的力量。有说着三国标准语言去徒步的“美男”,有一起结伴而来去大青山露营的韩国留学生;有深夜寒风刺骨背着相机记录每座城市光影的“眼镜哥”;有去往喀什寻找老城、守望冰山上的银河的“低调哥”;亦有什么都不干,就是发发呆晒晒太阳的河北女神经老师二人组…不同的梦想,不同的目的地,其实我们都没有很大的梦想与渴望,只是想慢下一步,简单安逸地生活,每一天都有人离开,所有人会一起送别,每一天又会有新人来到,循环往复,这是一个充满了青春的梦想与故事的地方。
       带着青旅里女神经、小胖子等人在路口的祝福,我亦踏上了继续前行的路途,前往下一站——银川

本篇游记共含4605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2016-11-29 17:27
相关目的地:   内蒙古
23246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