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小丰村:野生石斛炖鸡汤 一辈子尝不到的美味

 坐在小桌前,房子的女主人给我端来一碗浮着香菜的鸡汤,瞬间美味就迷漫在这个河边小院中;嗅着美味的鸡汤,突然间眼窝有潮潮的感觉,似乎端来鸡汤的是我的姐姐,我的亲亲的家人。
门外溪水潺潺,竹林特别的轻摇带来的风声告诉我,这是在江西上饶市铜钹山下的小丰村,而不是已然冰冻的塞外承德,生我养我的小山村。
......

小丰村,一个世外桃源的山中天堂、林间福地,没有我们的到来,它会安静地躲在铜钹山下,享受着酒仙湖温情的湿润。
     我们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平和与宁静,这里主人的欢迎至诚至真,也让我们见证了这个小山村待客的礼数。
     支书徐丰清总是在笑,那种憨厚的笑是真诚的,没有搀杂着一点点的功利,他把家里最最珍贵的野生石斛烧成茶,一碗一碗地让我们喝,扭说这种位列九大仙草的石斛极难找到、极其珍贵。甜甜的茶水、真诚的劝茶,茶的情感在此时比酒更醇厚。
 喝完茶,徐支书带着我们去到他们的种养石斛的基地,拿出清香的石斛花再一次让我们泡茶。
 就像在我们村一样,长不大的孩子们过年时节总喜欢一家一家的串门,走一定吃一家,家家都 拿出最好的东西减灾 给孩子们品尝,这种感觉极其相似。
小丰村的古镇气息极其浓厚,千年的古树、生满青苔的石板路和大石桥向人们憨厚地说着山里的故事。
最让我们泪奔的场景还是在中午的午饭,徐丰清和来自上饶的几位朋友把我们像最好的亲戚和最好的朋友一样让到上座;像我的父母、兄长和家里的亲人一样,一点不吝啬地让我们大吃二喝。
场景如此的熟悉,最好的杨梅酒端了上来,最糯最香的米饭端上来,家里藏了好久的老腊肉端上来,一块块夹到了碗里,眼睛盯着你让你吃下。
心中柔软的那个地方被这种不经意的温暖悄然捅起来,眼窝一次次潮热。我佯装着低头装饭,一次次躲避着徐支书和他们村里人的目光。
饱含亲情的待客方式让我们到异乡观光的游者无地是从。
此时的小丰村,对于我们来说,是否是茶马古道的一个起始点,是否是封禁了几百年的山村,是否有多少的名人和逸事已经全不重要。
因为在这里,田园风光让我们躲避了自然界与天空中的尘埃;因为在这里,憨厚的笑容,包容的待客方式让我们全部忘记了凡世间的名与利的侵扰;因为在这里,过分的客套反而成了矫情,与友相交,贵在赤诚,体现在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青茶、这里的一碗鸡汤。
深厚的不全是有血缘般的亲情,连接的永远是信任与感怀。
  回到石家庄,我突然又有想念小丰村的感觉,和过年想回家的心情何其相似。
   我翻出来我多年前写过的一首让我的同龄人泪奔的几句话:
    “前山的草坡黄了再绿,绿了又黄 
    圈里老山羊的毛长(chang)了又剪,剪了又长(zhang)
     打羊草归来的老爹,放下草镰又拿起扫把
     门前的小路一遍遍尘土飞扬
 
炊烟中飘荡着炖肉的浓香
小鸡与蘑菇在砂锅中诉着柔肠
白发的老母亲把剪饼一张张叠起
手搭凉棚一遍遍村边张望”
……
“两块新木板搭起了对联支架
冻成桶状的冰灯张着欢笑的大嘴巴
一万头的大地红高高张挂
年味的清风流淌着佳节的情话
 
过年了,儿女要回家
驻外的游子呀,你可曾理解老爹老娘的心愿
回家不必多呆,不用带啥
过年了,爹娘只想和儿女拉拉一年的话
 
过年了,儿女该回家
单位的忙碌呀,可比得上亲情和父母的年纪一把
回家不用多留,不必破费
过年了,爹娘只想让儿女看看彼此的变化
 
过年了,儿女早回家
一路的劳碌呀,到了家看见父母相比都没啥
喝一喝老爹泡的滚滚的茶,家中的井水甜透了心肺
尝一尝老娘蒸的甜甜的年糕,芝麻、红枣、亲情把一年的辛劳软化
 
过年了,儿女一定要回家
亲戚朋友早早在期盼
我(wang)家的美酒,你(ning)家的羊汤
他(tang)家的红烧肉,咱(zang)家的老豆腐
早早在摆上了火炕上的小圆桌
独独少了你敬的大碗茶
 
爹娘的白发一天天稀少
稀落的门牙不再是想啥吃啥
他们盼望你趟起门前的尘土
不要让望儿石变成昔日的望夫崖”

   泪水再也忍不住,涩涩地流下。

绿色如墨的山,纤细的却不失风骨的竹林倔强地据守地半山脚上,天空飘着的雨如丝如线; 这一天的早晨,我们踏着晨雾飘逸的脚步,一行人沿着铜钹山下的乡村公路,俯视着映画青山,明镜如盘的酒仙湖,从上饶市区来到这个几十公里外的小山村时,半山的淡淡轻雾正依依不舍地把竹林的翠绿环绕。
一条小溪从山间淌来,不带有一丝的尘埃,两三只白色的鸭子甜蜜地秀着恩爱;这条小溪不知其始点,更不知终点。一位年长的大哥正在清澈的小河边轻轻地拨着鸡毛,大嫂在上游就着河边流动的水把一篮子的青菜一根根洗净,轻轻地甩掉水滴。

 停好车来到院外,几个乡亲意想不到地把摆放好的鞭炮点燃,惊飞了在远处稻田觅食的几只鸭鹅,欢快的逃逸了;鞭炮劈劈啪啪的响声在城市中已然久违,在这里个宁静的小山村中,此时却显得特别的喧嚣。
不是过年,胜似过年,一伙人用最最尊重的礼节迎接着我们这些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访者。
     清香的南瓜子端上来,一杯杯温热的清茶湍上来。这是像是村支书徐云清的家。 
一同来此的伙伴们在院子中淘气地用木夯砸着年糕,还很费力气的大喊大叫。老大爷悠闲地在院子里编着竹器,那份安逸、那份慈祥,一生辛苦的布双老茧的双手和手中的竹蔑条一起诉说这这小乡村沉封的记忆。

本篇游记共含2157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2016-11-29 17:20
相关目的地:   江西
281410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