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参加走山队霞云岭探山纪实【2016年11月27日徐工】---房山霞云岭乡凉水泉~青松岭~南沟

  • 出发时间/2016-11-27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1RMB

参加走山队霞云岭探山纪实【2016年11月27日徐工】
---房山霞云岭乡凉水泉~青松岭~南沟

参加过一次走山队的活动,难忘,值得回味。当时是《对子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凭着走山大哥手绘的轨迹,大家各自探路登顶,在山脊上、山腰里、林子里、山沟里,时而成山里的牧羊人,时而是采药人,时而是山民,反正各种钻、扎、爬,最后走通了,欢天喜地回家。这次去的地方只知道是房山霞云岭乡,说是凉水泉~四合村,实际上确切上山点也只是离凉水泉村近点,而下山点因时间原因少走一段山脊,自南沟村下,而少走的这段其实以前走山队走通过,也就是说霞云岭乡南部的这条千米山脊已经走通,至于山脊上面的三个无名千米峰叫什么名字,已经不重要了,地图上也没有。只知道其中一个下面是“青松岭隧道”穿山而过,那么隧道上方不远处的千米峰应该叫青松岭吧。整个线路约10.2公里,用时近8小时,可见行走之艰苦。

一、上山

8点30分,28人包车到达目的地附近,是凉水泉村附近的108国道旁,大家下车找了一下后,确定有条山沟,于是叫司机离开,放羊进山。
开始大家基本在沿沟小道上登顶,沿途还有不少较陡的地方,在其他穿越路线上绝对都能算小断崖了。我跟在真茂大哥后面下小断崖,这种地方必须小心翼翼。

8点30分,28人包车到达目的地附近,是凉水泉村附近的108国道旁,大家下车找了一下后,确定有条山沟,于是叫司机离开,放羊进山。
开始大家基本在沿沟小道上登顶,沿途还有不少较陡的地方,在其他穿越路线上绝对都能算小断崖了。我跟在真茂大哥后面下小断崖,这种地方必须小心翼翼。

1小时后,前队到达一个分叉点一(见《上山脊分路轨迹分析》图),左右分道。前队大都选了左手明显道路继续。我们在此等候领队决策,真茂、苹果、老田和山石等人决定跟随前队路径继续登顶,于是形成了前后队。而我们大队在聚齐后选择了右手岔道。然而右手这条路顶多是山羊偶尔走走的路,一路钻林子和爬陡坡。路边的小山洞,野兽可以在此避风躲雨。

虽然冬天没有树叶遮挡视线,但是一根根的枝条偶尔带着刺,脚下又几乎是45度的坡,走起来很不爽。

从上面望下去,都是这样的路线,其实基本是没有路。事后了解到前队走的左段路路况较好。

其中不少地方有小断崖,这是老苏拍的我们轮流上断崖的照,仙哥在旁边作掩护。

快10点钟了,大家才走到一处稍微平缓的635小平台第一次集合拍照。此时前队已经快接近垭口了,大致拉开了近1公里和150米爬升,除了前队本身速度快以外,前队走的这段路线好是肯定的。

此时返回是不可能了,大家继续开路。上次参加了走山队活动后,对走山队的活动路线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所以今天包里冰爪雪套绳子望远镜头灯电池打火石线锯药品等野外救生东西齐备,原来那25升的包是放不下了,换了55升的登山包,加上本来150斤的体重,因此对小枝条是直接压过,比起体重轻的驴友要稳。但是背包的体积也常常造成被树枝倒刺勾住,不小心就得退步解勾。望下面队友,几乎都是在树枝中,只能隐约看见衣服的颜色判断队友。红色的是拉娅,土绿色的是大青头。

10点20分,看到左手处有明显的上山小道(实际上就是前队迂回上山的路)。

10点24分,终于切上好道了,其实就是前队刚才选的左手道。前队10:10分已经到了次山脊,海拔约785米。我们顺路走没多远,可以看见明显的分叉点二,此处是个选择了,走山大哥率先朝着最右侧一条很暗的狭窄山沟朝上攀登,这条沟按理说直线是最近的穿越线,但很多乱石,多数人在仙哥(xiao_xian)、edon、山后老李的带领下选择明显的较宽的沟攀登。而我则顺路又朝左手绕远些找路,发现拐过一个弯后右手侧有明显沿崖壁的小道,如果再一直走左手实际就是前队走的绕远些的上山脊路了,当时我判断绕那里太远,万一是绕山那面去的呢,于是决定选这条右手侧的崖壁小道。于是我回去喊正在犹豫的老苏,这家伙基本是走一次好路下一次走坏路,最近三次的成功率依次是坏、好、坏,因此按理今天估计应该走好路了,叫上他同行不就是增加了走好路的运气吗?结果老苏还真被忽悠跟过来了,还有喜力等2人。心中暗喜,果然我选的这条道路还很明显。中间有段
遇林子断路但钻过20来米很快又发现挂壁小路了,这种挂壁小路虽有点险,但总体是判断很久以前常有人走的。

此时真茂他们就在我们左手侧的有棵松树的山头,其中有人在叫我们往左手绕,说我们前面都是断崖,但此时我前面的路很明显。在后半段有处路径被冲刷断了痕迹,我、老苏和喜力又分了两条线。结果我们不久又切上了明显道路直到山脊840米。此时,山后老李、仙哥、edon等人的队伍也切到山脊845米处遇见了真茂分队。而走山大哥一人也顺利地上了山脊。登山脊一共走出了6条线路。走山大哥的路线最短,前队路线最长,其他的中间线路各有特点。

11点37分,我们来到高压塔所在的垭口,其实这时前队汇合到了真茂队伍后刚离开5分钟。今天阳光明媚,看凉水泉壶口的水库很美,其实我们的上山沟在右手过去一道,而面前的这条沟明显也是有路上来的。高压线塔一直向山下延伸到凉水泉村的方向。

在这里,走山大哥召集大家第二次聚齐,除了前队以外,人数都很齐整。不管刚才上山脊的路如何,甚至到了山脊还走出不同的路,但这个高压线垭口是必经之地。此时,老苏仙哥等人留在垭口吃饭,我和edon拉娅等人跟着走山大哥继续前行。不远就是今天的关键分叉点。到这里时,走山大哥手台问前队选择的是左手还是右手?结果倪裳回答是左手,因为我们的路线此时朝向基本是朝南的,问阴坡阳坡难以区分,结果就出此状况了,事后大家调侃倪裳左右不分但我们至少也算是因错没错吧。走山大哥走一段发现不对,背阴处的雪地路上怎么一个脚印也没有!于是再手台联系,前队告知山脊路线很好走!这才知道他们走了右道,因我们脚下切山腰的路还有路迹,因此我们没有返回。

随后我们的路似乎离主山脊越来越远了。有一段路迹不明,山后老李和山林猫上切一段后又找到隐约小道,于是我们都爬切上去,走山大哥则选择了向下切一点继续保持等高线前行。

12点12分,吃完饭的老苏队五人体力充沛,可能之前手台里听到我们和前队对话后,迅速赶到关键岔口走山脊并追上了老秦建光的前队。此时老苏得意地在手台里呼我:“徐徐,我们追上前队啦,叫你不跟我走,又吃苦头了吧……”此时,我们内心别提多郁闷了,眼看着我们还要绕一个大三角才能切回山脊线所在的大方向。幸好走山队的人个个都是乐天派,没有人抱怨,只有处处想方设法。620很幽默,一路大嗓门说说笑笑,“大不了回去喽——”嘴上这么说,脚下却加快步伐。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手台里传来前队“我们前面遇到一个天桥都是冰过不去,旁边全是断崖”的消息。正走得灰头土脸的我们此时一下子兴奋起来,心理平衡了。尤其是这老苏,刚才高兴的太早了,还打击我们!于是我们中有人用手台呼前队“下来吧,我们这里好走——”。620就干脆直接用嗓门向山脊大喊“喂——下来——”。随后就是看到山脊一个巨大的豁口,其实就是大断崖天桥所在地。
这是前队拍到的天桥。

大断崖侧面照。

此后就是手台里听到前队(已经汇合了真茂老苏等人的庞大前队)分队找路的各种热闹声音,倪裳等人一直喊老苏回去。而老苏回答说是干脆找路提前下撤腐败。这老苏,“你不是有预谋的吧?”我在手台里叫他,因为早上在车上他一路忽悠大家早点下去,到哪里哪里腐败的事,现在遇到点小问题正好找借口。所以事后看他的轨迹,这时都是朝着村庄方向下撤或者后撤的企图。也只有他一个人朝前队别人相反的方位探路,此时想到了《西游记》里面的腐败大王。

这之前其实我在横切小路时有两次看到过明显的路上山脊,或者说,是山脊大路通下来的小路,但因为看着是往后上山脊的,因此也就放弃试探。

绕过了断崖我切上山脊一看,前面有几个人,原来是老田等,虽然他们解套了大断崖,前面还有一个小断崖,于是我赶紧和拉娅果断返回老路去,大青头胆大,直接那里下了。13点18分,我们和走山大哥已经在垭口处汇合了建光未满月倪裳等前队先期下来的几位,真茂和琸朗等还正在探路下崖途中。在这里前后队汇齐,等老苏。

钻了半天的林子下来,我也已经全身头灰头土脸的了,听他们在和老苏联系,于是包里拿望远镜出来去找老苏。

等到12点33分,此时建光焦圈未满月720苹果和真茂等原前队的队员已经打算继续前进了,得知老苏转了一圈没找到下撤路线又回到起点,前队就出发了。

二、下山

估计老苏下来还要有段时间,大伙随后也准备动身,仙哥说他留下来等等老苏作伴。于是走山大哥在垭口处用报纸扎了个路条,说那里有条下山路,等会让老苏下山。其实从这里开始再往前走的路线走山大哥之前的一次活动走通过了,因此今天的探路已经接上,这条千米山脊也已经实践走通了。从仙哥主动留下就看出,走山队的队员相互之间平时别看嘴上斗斗杀杀的,但相互之间感情真挚,涉及安全的事,关键时刻总有队友会站出来陪伴,上次就是620陪老鹰。因此走山队的活动虽然都是放羊式的AA,但队员个人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遇到困难又意志坚定,相互帮助,因此确保了全队的安全。仙哥宁愿放弃自己后面的行程,这就是一种舍得,一种义气,这点和有些只顾自己照顾自己的AA活动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当时我内心油然一种尊敬之情生起。
随后又经过一个小断崖,下去的时候,走山大哥选择绕行,老鹰大哥和我也追随,结果老鹰大哥在绕行时遇到有雪路面腿滑了一下,估计是拉疼了肌肉。随后我们走的路过一小分叉选了左手横切一段后再切上无名千米峰的,绕远了。前队是直上的,路线比我们好。14:01分,老苏也顺利解套,随后他就是顺着走山大哥报纸扎的路条下南沟村了,居然比后来加速的琸朗建光前队还早到村里,还有足够时间吃柿子补补,权当腐败吧。

14点47分时,前队已经过了第二个千米峰,暂定名青松岭吧,因为下面就是“青松岭隧道”。Edon未满月等追赶前队,此后前队加速下山,和老苏比谁先到南沟村,事后发现还是被老苏抢了头彩,也算是老苏挽回了在断崖处绕圈做无用功的损失吧。因为今天如果再走一段山脊时间有点紧,下山可能会天黑,而且南面那段山脊走山队之前已经走通,因此下南沟是此时最好的选择,走山大哥已经通知司机到此等候了。

13点,我们登青松岭,海拔1030+。之前经过一处高海拔羊圈。
青松岭朝南面看,是美丽的世外桃园三流水村,层层的梯田一直开到小山顶,有青松岭隧道通霞云岭,也是隶属霞云岭乡的。

620、大青头等人在阳光下陶醉在这美景中。

走山大哥说了句“棺材山”,我朝东南方向一看,这个角度的棺材山真是很形象。

梯田是真漂亮,阴面覆盖着雪,一层层的。

此后下山时有段连续下断崖,620遇到了两块石头之间是深沟,距离又一步跨不到,跳过去也要使劲才有可能。之前,一向嘻嘻哈哈的低调美驴大青头居然一步轻灵地跳过去了!620这下闷了,回去跟我那样绕吧,想想人家女孩子都跳过去了,要跳吧,又有点没把握,嘴里喊着“一步大叉,比一步大叉还大!”要命的是中间还有一点树枝,万一跳的过程中被挂,那真是后果不堪设想。谁知等我绕到跟前时,620真的大叫一声跳了过去!过是过去了,但事后和我一路走的时候说怎么越走越冷,一看,除了裤裆破了,连小腿的裤子也刮破了一个大口子,真是“一步大叉,撕破大裤衩”,腿上的估计就是跳得狠了,被树枝勾破了。
下断崖组图。大青头回头拍照。

山后老李也在下面回头拍我们,未满月拉娅等人也在前面不远处,山林猫正在绕下小断崖。

走山大哥也胸有成竹,毕竟经验丰富,这种技术型路线是走山队的特长。

老鹰大哥今天腿部划拉了一下肌肉后,走路也比较小心,我是看到下山不少地方背阴处有雪,混杂着树叶看不清,比较滑,虽带了冰爪,但老是穿然后脱的很麻烦,因此干脆不用,只是格外小心,又是下山,带上了护膝,求安全,求保护,一直走在后面。620大哥、山后老李就一直结伴着,因为一天下来前面困难的都过了,越是下山越要确保安全,我们四人基本就是看着前面未满月真茂哥和大青头他们的身影而走的。620和老鹰大哥非常逗趣,一路笑话,欢声笑语。15点42分,琸朗建光他们进村的时候我们才下垭口。edon的轨迹有丢星拉直线。

16点13分,真茂未满月等进村时,我们四个还在后面的大马路上欢歌笑语。

看到走山大哥发现村里一个山泉水的管子在那里洗脸洗手,我和620也赶紧过去,把沾满灰尘的手和脸好好洗刷一番。
随后听到大青头叫我们,原来是很多柿子树,她正采的不亦乐乎呢,焦圈手里拿着采好的给我们一人一个,我一咬,里面是一块冰,冰甜冰甜的,是冰柿子,吃了真爽!随后走山大哥又发现一个山楂树,底下全是落满的小红果,我也过去捡了些,不远处又发现满地落满的核桃!村民就在旁边,也非常友善,有的还和我们搭讪。我随后又发现一个巨大的带把的柿子,于是剥开来吃,此时已经到汽车旁了,被建光拍到了,也因此留下了一张吃柿子的照片。

随后大家就是上车回家了。一路上反正老苏是没被大家少调侃,他今天的腐败计划没有实现!尽管采了不少柿子补补,但和喝酒的感觉是两样的。在车上居然有人还怪说谁吃榴莲了?于是又引发了一桩悬案!大家一路得瑟的得瑟,拿手机比对轨迹的比对轨迹,打呼噜的打呼噜,一帮孩童一样天真的山地师精英,如果不亲身和他们一起走,你从外表怎么都看不出他们内心的坚强和乐观,队友之间的友善和团结,不畏艰难的探索和追求,而领队走山大哥,就是淹没在羊群中的一只普通的羊一样,低调地带着这帮人,走到了北京周边一座座的无名峰,走通了一条条的荒山野径!

                    水土徐徐 复记于2016年11月29日

本篇游记共含5471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好棒棒的游记

2016-11-30 11:05

之前玩过的地方应该学楼主一样写写游记,现在都忘了。。

2016-11-30 11:06

3顶好线路

2016-11-30 11: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2016-11-30 13:13

引用 水土徐徐 的图片:

2016-11-30 17:45

引用 水土徐徐 的图片:

2016-12-01 23:35
相关目的地:   北京
30526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