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三天两夜徽州行,遍游古村和黄山。

  • 出发时间/2016-11-25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其它

       计划去黄山已经许久了,徐霞客曾两次游黄山,赞叹说:“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正是因为这句话,迟迟不敢行动,怕游完了黄山,对其它景色再也提不起兴趣。不过目标总是一个一个去实现的,当有这么一个朝思暮想又近在咫尺的行程挂在心头,就无法去安心做更远的梦。于是,近段时间就一直在做攻略、看天气。一直到11月底的这个周末,周六是小雨转多云、周日放晴,正好可以领略各种气象条件下的景色,而12月开始,黄山两大精华景点西海大峡谷和天都峰又将进入封闭维护期。这正是今年最后的好时机。这一次,没再犹豫,带上装备直奔黄山

DAY 1:宏村、塔川、西递

       安徽虽与浙江交界,但还是创造了目前我去过的最西边地方的记录。安徽取名自安庆徽州,古徽州一府六县,如今四县在黄山市,今天的行程正是要去其中二县,黟县歙县

       因为行程安排得比较满,周五调休一天,先要把黄山市周遭的古村给踩个点,于是放弃了乘坐大巴车,而选择了自驾过去。杭州黄山黟县宏村大概接近300公里路程,理论上要开3个半小时左右的车程,早上约8点出发,结果在杭州市区内就兜兜转转了2个小时,上班高峰期实在惹不起。好在上了高速一路通畅,进了安徽界后风景也别具一格,时而高山林立,时而红枫漫地,两侧徽派农村感觉个个都应该是个景点。自驾之于我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不会像坐别人的车一样一会就睡去而错过沿途的风景。

       大概下午13:30的样子首先抵达了宏村。在此之前,浙江家乡的各种古镇游览了不少,而徽派的古村落还是头一遭,不知是否是新鲜感的原因,确实觉得安徽这些村落民居要更加漂亮,犹如水墨画中跳脱出来一般。而其中名气最大的就是宏村西递了,门票全价均是104元一张,性价比较低,宏村因为南湖月沼等水系的分布,显得更有灵气。西递则侧重建筑,更为古朴。

       进到宏村内,就是忙于穿梭各条小巷了,数不清的小巷子看起来都一样又都不一样。因为连续的阴雨天,而且又是周五,到景区的人不算多,正好可以细致体验这烟雨蒙蒙的古村。而宏村内很多民居都是住人的,商业化给这些村民带来了财富,同时在住村民也能时刻更好地维护这片宝贵的文化遗产。

     村子是典型的牛形村落,而村中月沼即可以说是心脏了。旁边是汪氏宗祠。

      在宏村品尝了当地特产毛豆腐,以及黄山烧饼。吃不出什么奇特来。

        同时,也跟随了一些旅行团的步伐,深入住宅,听了听导游讲解关于宏村的历史和传说。包括汪氏十三人建村、首富家中事、宗祠女人像等典故。在游客不那么密集的情况下,悠闲地逛一逛古村感觉真的很好,村子也不大,大概一个半小时时间,已经来回走了几圈。徽派建筑特色十足,感受这岁月洗礼,已是忘却尘间诸事。

       随后又踏上了去往塔川的路程,离宏村仅4公里。塔川秋色为中国三大最佳赏秋点之一,是众多画家、摄影家创作的基地。可惜到了11月底,秋色已渐离去,未能看到错落有致的乌桕树叶子红。

       到达西递已经傍晚时分,且已经有宏村的游览,因此也没有进入到内,只是在周边转了一圈作为踩点。古村的游览就到此为止,徽派建筑不仅仅存在于这些远近闻名的景点里,而是已经融入了附近各地大小民居,这种文化在随后的行程中处处可以感受到。

       离开西递,天色已黑。为了不浪费晚上的时间,选择了去徽州古城。徽州古城位于黄山歙县,距宏村西递所在的黟县有60多公里,又是省道乡道一阵乱飚,跟火车并行而驶过,也被导航带进过死路,就这么折腾到了徽州古城。

      徽州古城又称歙县古城,是中国四大古城之一,徽州古城是徽郡、州、府治所在地,也是古时徽商的聚集地。而如今,进到城墙里面,成了一片商业区,看来今时的徽商也不遑多让。

       晚上各处景点都免费,在这里解决了晚饭,又逛了逛古城内的徽园、许国石坊、徽州府衙、徽商大宅院等地,都是展示和体现徽州文化的重要实物建筑,集中体现了明清时期的汉文化特色。

       离开徽州古城,就要去汤口了,为第二天的登山做准备。此去又是50多公里。途经呈坎古镇驻足了会儿,但是因为天黑什么也没看见。到达黄山汤口换乘中心已是晚上11点,从早到晚,一半时间在开车,一半时间在游览闲逛,一个人作为背包客出行的效率总是最高的。话说汤口的旅店住宿费用相对于山顶真的够实惠,基本几十元可以搞定。

DAY 2:后山云谷寺徒步登黄山

       黄山有天下第一奇山之称,论山岳景色,恐怕无出其右。来之前看了不少游记攻略,大致对各景点距离和路线有所掌握,不过大多数人都是坐索道上下,这也跟大多数仅是游客有关。像我这般登山爱好者是决不允许坐车上山的,作为安徽最高的山群若不能徒步征服,此行也会失去大半的意义。于是,一开始就备足了装备,登山杖、登山鞋、冲锋衣、护膝。全副武装,也是对大自然的尊敬。

      上山前先在饭店饱餐一顿,吃点热食,因为接下来两天将只能靠自带的食物充饥,虽然黄山景区开发已非常成熟,但仍把它当成一次户外运动对待。

       黄山不能自驾车上去,必须至换乘中心乘坐大巴驶入景区,费用是19元单程。可至慈光阁(前山)或者云谷寺(后山)任意一处作为起点。前山上山路较为陡峭,后山稍平缓,因此徒步登山者选择后山上山者较多。而我的路线也是如此,登山首日后山上,第二日前山下。在换乘站,有推荐线路,有两天的,有三天的,一服务人员听我要徒步上山,马上做出了鄙视状,“徒步是走不完所有景点的”、“徒步腿都要断掉”、“山顶风景才好看,上山的过程没风景的”,如此等等。。也不想争辩,因为这种纯游客想法已经见识多了。

       景区大巴司机在山里很纯熟地转着弯,没一会儿就到了后山云谷寺登山入口。看了下海拔高度,已经接近500米,也就是说实际攀登垂直高度就1000米出头。大约早上10:00,正式开始登山。

       后山的登山路很平缓,游步台阶也非常齐整完善,比想象的要轻松许多。天空飘着雨,虽然买了雨衣,但一直没拿出来用,在这种绵绵细雨里登山感觉还是挺好。途中可以常常看到一些黄山挑夫,挑着重重的两旦物资,有食物、大桶水、油甚至家用那种煤气罐,徒步运到山顶,相比起来,我也实在是差很远,同时也可更好地理解山顶的东西为何卖这么贵。

       走了大概3.5公里,过了半山腰,选择了一个名为仙人指路的景点稍作休息。按理说到了下半程风景会渐入佳境,但大雾的影响,目光所及不出5米远,四周皆是白蒙蒙一片。就于此时,一阵风袭来,吹散了点浓雾,似乎近处隐约有山的轮廓,再等片刻,两座高山于眼前在雾中浮现,仿佛触手可及,巍峨庞大,周边人几乎同时发出“哇”的一声赞叹,遗憾的是手机镜头远不能如实反映眼前如泼墨山水画般的景色。

        一路停停走走看看吃吃,比预想的要轻松很多,大约2个半小时就到了白鹅岭峰顶,也就是索道坐上来的终点。白鹅岭海拔1690米,目前黄山山群开放的最高处为光明顶1860米,也就是说接下来爬山任务差不多结束,剩下的就是在各个山头来回跑。而此时,雨正好也停了,雾消散殆尽,那些奇松怪石清晰地映入眼帘。

       按照设定好的路线首先来到了黑虎松旁,占据了东侧几个景点的要道。虽也是黄山一景,但驻足的人不多。

       朝始信峰行进时,雨后放晴出现了云海,白茫茫一片如棉花糖般铺在山间,为获得更佳观景角度,加快步伐去到始信峰。

       到达始信峰时,居高临下观望漫无边际的云海,如大海之滨临于群山之巅,云海奇观位居黄山四绝之首,果真是名不虚传。而始信峰有一典故,康熙时太平县令陈九陛初登黄山,以为徐霞客言过其实,到了始信峰,方为黄山景色所折服,始信徐霞客所言不虚,故名始信峰。今在始信峰,居然也体会到了清人的感受。

       山谷间又有云瀑景象。云海不是常常有,在山顶的两天,我也只经历了这一小片刻的时间,只能说选对了时间选对了天气。

       接着按照路线到了石猴观海景区,远处石猴惟妙惟肖,蹲于山顶斜下眺望。只是此时云海已散去大半,不过依然不失为一处美景。而前方狮子峰封山,于是折返至排云亭。

       到了排云亭约为下午15:00,犹豫了下是否去西海大峡谷,最终还是安排在了第二天。于是直接朝光明顶方向而去。途中经过黄山的镇山之石-飞来石。飞来石有一摸官运、二摸财运、三摸福运、四摸桃花运之说,游客们纷纷与这块巨石亲密接触。

       翻过群峰顶,很快就到了光明顶。除去住宿处天海之外,光明顶是今日最后一个目的地。光明顶是黄山三大主峰之一,海拔1860米,仅次于莲花峰,在江浙沪皖地区的所有山峰内,也可排到第三高。只是相对于其它两主峰,天都峰的险和莲花峰的高,明显光明顶特色不足,一块偌大的空地,建了一家宾馆和气象台,大多人在这里吃晚饭和等日落。

        一群人在等着看落日。

       因为宣传丹霞峰是最佳观日落点,倒是给光明顶空出来些位置,得以以不错的角度看日落。随着夕阳西下,晚霞逐渐染红了整片天空,无力用任何词汇去描述此刻的美,日落每天都有,但亲眼所见这黄山落日绝色,还是为之震撼,此生难忘。

       远眺一下天都和莲花二峰,去到光明顶附近的天海景区白云宾馆处,结束今天的行程。

       晚上与同住游客热聊,有毕业后几个要好同学组织的一起旅游,也有一对在西藏游玩认识的驴友夫妻,骑行过318国道、去过贡嘎雪山、去过珠峰大本营、去过新疆、再到黄山,大家相谈甚欢,讲述白天见到的奇遇。那群同学们在云海出现时,正好在西海大峡谷谷底,眼见云海从下往上迅速升到脚底,同时也见到了传说中胖胖的猴子。是吧,各种景象出现时身在何处也很重要。而山顶虽然气温零下,但只要装备到位,还是很暖和的。就这么慢慢进入梦乡。

DAY 3:西海大峡谷和天都峰历险

       根据之前翻看的攻略,西海大峡谷和天都峰是最受推崇的两大精华景点,因此留到了最后一天来游览,总是习惯于把好东西放到最后。

       日出时间为早上6:41,我们5:30就起床了,整装待发,返回到光明顶。因光明顶是宣传中的最佳观日出点,导致大多数人集中在此,稍晚一点过去就没有了好位置。隔着人群、隔着树木,勉强能看到太阳从东方徐徐升起。没有日落的绝美,但日出带给了整座黄山一份生气,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而今天的天气是大晴,万里无云,能见度大大提升,给了与昨天早上完全不同的观感。天都峰与莲花峰在另一头与光明顶遥相呼应,峻美无比。

       去往西海大峡谷北入口的路上又经过飞来石,在今天也格外孤傲。

       早上气温低,没有了细细的流水声,转而都结成了冰,提示游客登山要小心防滑。而远处的松树之上还有雾凇奇观,可惜距离较远无法清楚拍摄。

       西海大峡谷是新近才开发的景点,从北入口过峡入谷内,植物繁茂,奇石嶙峋,山洞幽邃,石林密集,溪水清澈。其路就建于悬崖峭壁边,明显比之昨日的路程更为险峻。

        经过一环二环下到谷底,边走边看的话约需2个小时,一路风光旖旎,与在山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相比,峡谷内山边山、山套山,层次分明,轮廓清晰、壮阔奇特,令人叹为观止,是另一种风景。也时有听见峡谷内游客的大声呐喊,回音余绕。

       快到谷底时,正好所带饮用水喝完,下至乱石堆盛一壶山泉,正宗黄山水。没想到这一户外野营常见举动,受到了游客在桥上的集体围观

       行至谷底,谷底海拔约1200米,周边断壁环绕,在此休息了片刻,感受这幽深寂静。因绕行之路封锁,就来坐一坐地轨。100元一张票,大概5分钟时间又回到了天海,除了节省体力外,这真的是没啥意思。

        返回山顶后看那群山,不同的气候条件是有不同的景观。之后就朝黄山行最为期待的天都峰而去。

        下行途中会经过海拔1780米的鳌鱼峰,穿过鳌鱼洞,行至百步云梯,都是需要睁大眼睛细细品味与保存的景色。这一路老外居然占了半数,而一个明显特点是,老外大多穿着专业,大包小包独自成行或三五小群。国内游客则很多是这样的景象:导游拿一旗帜一个喇叭喊话,后面老老少少跟了一群人,有的穿着裙子皮鞋就出来了。见过不少爬完山喊累喊疼的就是这些人。

       约在中午时段到达了玉屏景区,这里是前山坐缆车上来的终点,也是黄山标志-800年树龄的迎客松的所在处。与送客松、盼客松等处不同,作为国宝兼安徽省的象征之一,大家争相与迎客松合影留念。总结下作为一颗松要成名所需的条件:位置要奇,要孤零零一棵,最好长于峭壁;样子要俊,枝干粗壮,苍劲有力。

       这个时候,一导游在讲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传说后指了指近处的天都峰说:大家看,这个就是天都峰,是黄山最险峻的一座山峰,我们看看就好了,就不去爬了,因为太危险。

       后来得知任何旅行团都不会去登天都峰的,天都峰健骨竦桀,卓立地表,险峭雄奇,气势博大,在黄山群峰中最为雄伟壮丽,有句云:不到天都峰,白来一场空。所以有心游黄山的登山者是必须自由行的,否则将错过太多美景,甚至于主要美景。

       莲花峰与天都峰紧挨在一起,而莲花峰海拔1864米,是安徽的第一高峰。莲花峰与天都峰轮流开放,周期为5年,作为自然环境保护期。莲花峰自2014年封山后,需到2019年开放,不过根据网上评价,是天都峰口碑更好,所以倒也不遗憾。

       天都峰和西海大峡谷因为较为险要的关系,每年12月-4月都会封山禁游览,所以11月底是最后时机。不过登山口今天也挂了禁止游览的牌子出来,心情瞬间跌入谷底,这是要留下大遗憾的节奏。后从商贩处打听到,倒也不是雷雨的原因,而是路面结了冰,路滑过于危险所以封了山。

       仅是结冰的话,自然是无法阻止一颗热切的心去踏上征程。没想到跟我类似想法的人也不少,陆陆续续都有人在登山,而禁游牌子正好去除了决心没那么大的游客,使得沿路不会有太多人流阻碍。天都峰北坡的上山之路颇为陡峭,路面又结了冰需抓着绳子往上爬。只要注意力集中,难度倒也没那么大。

      去到顶峰之前是必须经过这条大名鼎鼎的“鲫鱼背”。长约20米,宽不足1米,仅容一人穿行,两侧皆是绝壁深壑。而天公作美,今日能见度太高,两侧深不见底的深渊更让人望而生畏,陡添恐惧感,不像雾天时候还能靠大雾蒙混过关。

       自然是要在鲫鱼背上来一张的,无限风光在险峰,此话不假。

        过了鲫鱼背即到了天都峰峰顶,此处真乃整个黄山赏景之精华。峰顶石刻登封造极,黄山绝景尽收眼底。文人墨客也留下诗句:任他五岳归来客,一见天都也叫奇。
        

       峰顶还有一工作人员在捡垃圾,问其这么险峻的地方可否有人丧生?答曰:每年都有,有意外的,有自杀的,在一定名额范围内的死亡率是不会公布的,甚至还有很多掉下山崖没有目击者的话,是根本不会被察觉的。那些出事的基本逃不出这几种情况:一是自己吓自己型,老是幻想绊一跤怎么办、失个足怎么办,最后脚真的一软;二是装逼作死型,为了取得最刺激的照片发朋友圈,各种挑战高难度;三是懵懂无知型,例如撑伞爬山,一阵风吹来伞人齐飞;四是想不开自尽型,为事业、为感情,选择高空速降结束一切,自以为比在家里面吃个安眠药豪迈一些。总之,保持平和的心态,都是没有那么可怕。
       而正在此时,又恰巧遇到昨晚一起聊天的驴友夫妻俩,于是相伴一起从天都南坡步行下山。

      天都南坡这条路名为新道口,是新开辟的路线,虽是新凿开的台阶,没想到却又比北坡的那段路陡峭和险要不少,有些路段几乎是在绝壁边直上直下,大多路程只能背身下行,正因如此,沿路各种险道也是让我们屡屡称奇。路上也有少数从这条路上山的登山者,一个一个佩服过来,这路线比我登山的后山那条线或者前山老路都要艰难许多。直到下午三点,还有年轻情侣沿此路上爬,说要去光明顶,我才发现部分人是事前没做功课才“沦落”到此。

       缓慢地下行了几小时,终于看到了房子,是半山寺所在处,这里也是家旅店,虽然价格便宜,但位置太差,去哪都不方便,基本要浪费半天多时间,不建议住此。从半山寺往下就轻松了,是宽宽的台阶步,很快便能看见前山登山口慈光阁。

       最后望一望旁边的山岩,这种山体在浙江不多见。黄山之行算是结束了,从天都峰南坡下山算是终于真正体验到了爬山的乐趣,而经历了雨、雾、多云、晴等天气,主要景点一个不落,也算是圆满完成了计划和梦想。

      到达慈光阁看了下海拔,是800来米,所以只是下行了千米海拔左右,注意登山的常规保护,一般人徒步也完全没那么累。而此刻已到下午17:00,正好赶在天黑下山,没浪费什么时间。

       总结一下两天徒步登山路线:
       第一天:云谷寺-仙人指路-白鹅岭-黑虎松-始信峰-北海宾馆-猴子观海-北海宾馆-丹霞峰-排云亭-飞来石-群峰顶-光明顶-白云宾馆
       第二天:白云宾馆-光明顶-飞来石-排云亭-西海大峡谷(一环、二环)-排云溪站(地轨上行)-天海-鳌鱼峰-百步云梯-迎客松-天都峰(新道口下)-半山寺-慈光阁
       基本上时间还是比较宽裕。
       装备的话登山杖必备,可减免半数膝盖磨损,减轻登山压力,尽量轻装出行,带些巧克力、压缩饼干、牛肉干等高热量食物基本可满足两天需求。实在不行山顶也有饭店,就是价格较贵。
       每个攻略都只能做参考,省掉一些景点一天也够,有些速度慢的三天才能细致游完,而我这条线路,就不属于山下推荐的八条线路中的任何一条。
       黄山处处是美景,数之不尽,但此行对于我来说印象尤其深刻、激动人心的有五个时刻:雾中现高山、始信峰观云海、光明顶落日晚霞、穿越鲫鱼背、新道口徒步下山。相信不同的人游玩有不同的感悟,即使同一人不同时间来,也是能看见不一样的景色,正所谓每一次出行都只是属于自己的经历。

       似乎徒步走上了瘾,越走越来劲,晚上送驴友小夫妻到火车站后自己又驱车去到了黄山市区的屯溪老街,这条集徽州文化于一身的街道,历史意义可见一斑,在这里再次开启暴走模式,同时也于此吃了一天多时间来第一顿正餐,吃到了至今所品尝过的最美味的馄饨。

        整条街约有1公里长,在此买了些芡实糕、烧饼、黄山毛峰等特产回去。

       走出老街,在滨江路沿着河边走了会儿。没有大城市的喧嚣,欣赏这独有的宁静夜景。接下来,面临我的是徽州行最大之挑战,早5点半起床,连爬两天山的基础上,晚十点需要独自上高速三个小时返杭。

       还有那么多地方没去,去过的景也因此很少会再去第二遍,但也许黄山是个例外吧,这天下绝景已经让我流连忘返,多年以后,说不定会破例再回来。

本篇游记共含7549个文字,7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2-01 08:45

2016-12-01 09:2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