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三月 下起了大雨”

20
Satya (广州) LV.14
2016-11-30 18:33 97/2
  • 出发时间/2016-03-03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RMB

高中三年 我和Y从同桌到朋友到超过朋友甚至是家人一样的存在 
后来分班 写信 深夜电话 吵架 和好 被距离疏远又重新破冰 高考 矛盾 和好 又吵架 几乎决裂 
最后我们两个人硬生生半年没有联系
我活跃在微信 QQ荒废 以为两人终成陌路 Y玩QQ 却默默在微信看着我的动态 我毫无察觉
而后来大学半年 我忙到也几乎忘记了那样的故人的存在 
我一心扑在学习和社团 还有我飞洋过海的各种活动 
大学很充实 可是静下来却是又总觉得是少了什么

后来在春节 他在QQ发来消息 我几天后上QQ看到 回复
之前的争吵 完全忘记
我跟Y讲我的各种活动 给Y看各种不同的照片 我说我很开心
Y说“我都看到了 我一直有看你的微信 看得出你这半年很开心”

三月到了
“你要来厦门吗?我很希望你来”
“好啊 我看看课表”
寒假玩太疯 钱包瘪掉 甚至还因为购物负债
但是最后一狠心 立马订了下一周的往返火车票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  想见的人是不能拖的 有些人你以为时间还多 但是自后一拖就可能物是人非

我那么多朋友里面 各色性格 
他是唯一一个我红着脸吵过架而且是不止一次而且还会大吵的朋友
朋友已经定义不了那种关系 但是不会是恋人 又却像是家人 

“三月 下起了大雨”

第一天

火车站口熟悉又陌生的Y

前一天晚上就上了火车 一路赶往厦门 在火车上颠簸一夜
Y在手机陪我聊天 
“明天早上到了就给我打电话”
“好”

我记得第二天早上火车晚点 他提前在火车站等我出站
我下火车 按照他给的指示一路走到出站口
看到检票口外的Y 穿着一身黑色 和熟悉的那个书包
那时候Y的脸色 我到现在任然清楚记得 
褪去了以前的戾气 显得有些安静无言 甚至是沉默 我看到的那瞬间心坠了一下

太久不见 两个人显得有些尴尬 
于是我一直说很多话 找很多话题

Y带我去肯德基吃了饭 我没有吃完 
那个粥真的好难吃 就像那天厦门给我的第一眼那样糟糕 深重的雾霾 让我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样子的风景是否撑得起这次的久别重逢的热泪和思绪

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Y带我坐公交车 去了他帮我联系的民宿 

车走过高高低低的山坡和窄狭的公路 开往厦大的区域
厦门和我想象的 原来很多不同

民宿离厦大白城沙滩就十分钟的路程 走五分钟就是厦大的主校区
淡季的房间便宜到离谱 据说那间房间在旺季可以到600一夜
Y陪我在民宿放好书包 然后去白城沙滩走走

三月的开头 厦门的温度只有20度左右 海风吹来甚至清冷
三月的厦门 丢失了亚热带海域的颜色 沉静得一如沉淀下来的Y 反而多了一份无言的诉说

颓沉的天光和海浪 远处的轮船和偶尔飞来的一只海鸟 
没有鼎沸人声 没有春光乍泄 没有文艺多情的厦门
这就是最适合我们重逢的一个去处 一片安静而深沉的海 和两个被时间洗涤后很年轻的面庞

感到四周安静到悄无音信 又沸腾到冰河铁马入梦 远处海浪和风声渐远渐近 人声渐远渐近 
我在沙滩上高兴得手舞足蹈 我怂恿Y脱鞋踩水 Y不肯 
我干脆跑去玩水 在防水台拨浪 打湿了鞋
将计就计 干脆穿着袜子踩遍沙滩 直到把打湿的袜子走干

路上Y给我买了厦门青芒 还有老人挑着的担子里的手工牛轧糖 
我们顺着海岸线一直往前走 讲着乱七八糟的八卦 直到在乱石堆前再无去路 
却看到一对拍婚纱照的夫妻 踏在碎裂杂乱的巨大岩石中拥吻 

与风眠 跌沉入海

走走逛逛也很快到了饭点 就顺路回住处换鞋再去吃饭

路上走过一个破败的房子 Y说这是楚雨荨妈妈的奶茶店
原来竟是这般破旧 外面的电线上还晾着衣服 

问我想吃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你带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那去吃沙茶面吧 虽然我觉得不好吃 第一次还吃吐了 但是算是厦门地道小吃 你尝尝看 说不定会爱吃”

住处那条街很多餐厅小吃店 找到一家面馆 帮我点一份沙茶面 Y却不吃 说是早上吃太多 我于是一个人吃一份面
“这面不就是马来西亚的咖喱面的翻版吗?这真是太棒啦”
Y不可置信看着我吃完整碗面 我一脸意犹未尽
“还要吃一碗吗?”
“不不不 不要了 我怕我变成和你一样胖”
“......”


路过街上小吃店 我看到鸡肉圈 又想吃
“我想吃这个”
“那老板来一份”
因为Y坚持要包我食宿和路费 我没有同意 最后达成协议他包管我吃和玩的花销 一路便成了我在前面吃 Y在后面付账的情形 又或是我看到什么便指着说“我想吃这个”
不知道的人看在眼里 的确会觉得是小情侣的做派

Y下午其实还有一堂游泳课 于是他去上课 我便回住处睡觉
我路痴起来的样子Y以前是见识过的 于是担心我走丢的Y让我随时给他打电话 并给我详细指清周围路线 才有些放心地离开

我回到住处 躺在床上却觉得有点感冒的症状 怎么也睡不着 
两点多的样子我干脆起床洗头 吹半干 然后沿着他带我走回民宿的路 走回白城沙滩

下午太阳露出一些颜色 海滩边明亮了不少 就也活泼了不少 
天色变蓝很多 霾气有些散去 沙滩上还有唱歌的摆设 海滩一时灵动起来 但好在清萧冷风和浪声让嘈杂不那么明显 
还是早上那个清亮冷寂的海 
我于是就坐在沙子里 吹了一两个小时 海风听浪 一直到Y快下课才起身往回走

这真是久违的宁静 
眼前的海浪日复一日不知疲倦 拍打在黑色岩石之上 风吹得劲 海鸟却还是无谓前来 白色或灰色缎子似的羽毛在阳光下发亮
风声翕动 汽笛鸣远

海的那边 是台湾吧?

黑夜的眸

等到Y下课 已经是傍晚 
Y带我搭公交去中山路吃饭 
七点多已是暗夜 公交上黑黑的 我只看到他手机屏幕的光打在他的脸上 
我偷偷拍了一张他低头看手机的侧脸

他问我:明天想去鼓浪屿吗?你现在可以决定的话我就订船票
“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来找你 去哪里并不很所谓 如果不是因为你 我估计很多年都不会来厦门 我对厦门的印象是矫情的“
“总之你不用太破费 也不要弄得太累”

“没事 既然开一趟 那就顺路玩好 不要和我客气”
“嗯”

Y带我去中山路逛夜市
中山路的小吃早有耳闻 但是以我刁钻的口味 估计并没有太多能让我激动的吃食
但是唯独厦门青芒 让我没办法割舍
这就是人间美味

路上熙攘的人群 四处飘来的各色香味
轰炸大鱿鱼的叫卖和烟火引一簇人围买 章鱼小丸子 土笋冻 等等各色看起来尤其不可理喻的事物 却总是在世界各地都有庞大的市场
但是我对于长相奇怪的食物有天生的抗拒 不论鸡爪蘑菇 又或者海参鱼子酱三文鱼 只要卖相让我无法接受 又或者是生鲜 那么这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去碰
而对于蘑菇 我第一次吃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暑假  清楚地记得我表姐和我在深圳的一个夜市烧烤摊上 鬼使神差吃了一口烤金针菇 于是从此爱上金针菇
而后来有了第一次金针菇的尝试又开始试着去吃我妈向来最爱的香菇
后来终于和我妈在香菇上有了共同语言 被她狠狠逼了十几年才第一次入口

所以最后我到底在中山路吃了些什么?
我猜估计就只是一些七零八碎的叫不出名字的糕点和小食
越走越远 走到最后停在一处人烟稀少的巷子 卖着各色瓷塑 
“真好看 可是我并没有钱
“所以我们还是走吧”

从那条巷子折返 再找到一处出口 Y带回住处
“我们走回去吧”我建议道
“你确定吗 很远哦”
“我是暴走之王”

一路走一路讲起高中时候 虽然才过去不到一年 但是以前的事情却已经恍如隔世
那时候我们真的好傻 还写信 还半夜电话粥 讲哲学 讲文学 写诗
你看柳永 看尼采 然后我也看尼采看叔本华
我和M斗文斗诗 写文投校报 当时老子就觉得自己是天下无敌
你当时真的满身戾气 一副老子天下第一不可一世我最有故事的样子
我记得那次我们冷战就是因为我在电话里说:没有永续的感情 没有不变的友谊 人终究是会走的
“啊 你不要讲了 我现在脸羞得发烫 幸好是夜黑你看不见我的脸”
“我也已经羞愧到不想面对自己哈哈哈 你也不要讲下去啦”

我们在路上一路揭短一路狂笑 眼角快挤出泪水
走上天桥 我笑到弯腰蹲在地上
那时候我们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情绪和激情 内心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张力? 如今的日子 分明是提不起半点暴烈和决绝的 
我们在慢慢长大 也会慢慢老去 

这才是多大的年纪 竟然也在哭老 明明生活一往明媚 明明我们还是青春正好

厦门大学 Y带我进校
“你假装对学校很熟悉的样子跟在我后面 我拿我学生卡给保安看 这样子他们才不会起疑”
我像一个贼 假装是厦大的学生 跟着Y进了校门
Y带我穿过古朴雅致的宿舍楼 带我穿过芙蓉隧道 穿过暗夜里的绿树下的校园
我和Y的讲笑渐渐褪去
那时候的我们 明朗尖酸突兀柔嫩 
多么不可思议

“心中有猛虎 细嗅蔷薇”

第二天

你还睡在梦里

第二天我们约好七点起床 七点半出发但我果然在Y打来电话才猛然惊醒 睡过头了 
可是前一晚思绪潮水般涌来 一个人在房间开着灯听着电视还有窗外的市井 默然无声却有波涛汹涌 直到午夜才糊涂得睡去

Y在院子外无法进来 我出去给Y开门 打开房间门 Y把包抱在怀里 一屁股坐在床上 我去洗手间洗漱
“圆床是不是睡起来很爽”
“一点都不爽好吗 我怎么睡都觉得是歪的 找不到床沿我都不知道怎么睡”我一边洗脸一边大声回他
“我觉得就很爽 可以翻来覆去滚来滚去”
“那你今天晚上来睡啊 我不介意”我揶揄道
“好啊 我不介意”
“呵呵 我拒绝”

洗漱完毕 出门

“你要吃什么”
“我们就吃粥吧”
“吃得饱吗”
“吃得饱 白粥加榨菜 人间美味”
“老板 两碗粥 两包榨菜”
“时间不早了 我们还是带走吧 我怕等一下赶不上船”
“听你的”
带着早餐上了的士 一路到码头
“啊 我忘了不能带液体进安检了”
“那我们就在这吃吧 十分钟来得及”
匆忙吃着早餐 最后粥吃了还没一半突然说要开船 于是马上丢掉粥过检票口

天气依然灰蒙蒙的 
Y在船上有些困的样子 我猜昨晚一定忙着有作业吧 他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从来不愿意讲出来让人分担
上船都没地方坐 船上满是游人
隐约可以看到远处的灯塔 在海中央起起伏伏
没过多久船靠岸了

鼓浪屿的清晨

这就是鼓浪屿了 
三月 清晨 鼓浪屿刚从晨曦中苏醒 满脸睡眼朦胧 岛上寂然无人 没有一点喧嚣
Y买了景点联票 于是带着我往钢琴博物馆走去
路上穿过被浓密树木掩映的路 穿过被欧式独墅拥簇的路 穿过被家里妈妈做的早餐的香味飘满的路 穿过被早起买菜下棋的老人拥有的路 
我说这不就是我最爱的市井生活么
“是啊 这才是真正的鼓浪屿 最真实的厦门

“你饿了吧 早餐才吃了那么一点点 我带你去吃早餐”
Y在一家早餐店坐下 我点了一份肠粉 一笼奶黄包 两个人吃
“果然是厦门人做出来的肠粉 这东西还是要去咱广州 下次去广州我带你吃正宗的”
早餐吃得七零八碎 

“哇 这里有炸牛奶!这个好吃吗?”
“我也没吃过 我以前来怎么都没看见 你想吃就买”
“那就买一支尝尝”
我看着老板把奶冻切块 裹上一层东西 丢进油锅 几分钟后 炸牛奶出炉 一串上有四颗 
“好烫啊 我们等一会儿再吃吧”

就一边走一边等那东西凉一些
“哇塞!超级棒啊 真的好吃啊”
“早知道这么好吃 就给你多买几根了”
“没事啦 等下路上还会有的”

岛上走走停停 看着乱形态各异的房子  我对Y讲要是我祖宗留给我这么一栋房子该有多好 我就住在房子里 每天看海种花 没事弹琴写字 没有比这更惬意的了
“但是那么大的房子 你哪里每天有时间打理 一代代慢慢落寞了 房子也就成了空宅 住在里面反而成了累赘”

在岛上一直走 走走走 
走到晃岩路 Y说这是以前国民党打砸抢烧的罪证 也叫谎言路
我说 历史的事情 谁知道是怎么样 
Y说 爱过的事情上 在我这永远没有退让
“你还是那么一本正经”
不知道台湾的朋友看到这东西 又是如何反应? 我当时想发图给台湾朋友看 后来还是想想算了 
而我回广州后几天 台北朋友在老军园区游玩 发来几张照片 和我在晃岩路上的见闻 几乎如出一辙

历史的事情 谁又说得清呢 等有一天 台湾海峡也会有每日往返的游轮来来往往

日光岩上 鼓浪屿在下

在日光岩的时候 我强迫Y跟着我登了顶 
岩顶窄小 人却那么多 不过的确是拍岛景的好地方 鼓浪屿尽收眼底 
“我们要自拍吗”
“你确定吗?你还会自拍”
“留影嘛”
“那拍吧”
一个178的胖子和一个矮小的白痴少女 挤在镜头里 两个奇怪的表情

看着脚下的鼓浪屿和远处的厦门市区 不得不说 中国的雾霾已经席卷全国

菽庄花园这么美

走去菽庄花园的时候 我已经不很愿意逛了 走来走去 岛上的房子也已经快看腻了 就像是北京的各种宫殿庙宇 看到最后已经熟视无睹
菽庄花园的宅子二楼的落地玻璃窗前有一架黑色钢琴 女生坐在琴前 指尖滑落 琴声高低流水 
外面海滩和阳光很好 

快走过这条嘈杂的街道

再往外走 一直走 走到那条最热闹的商业街 张三疯奶茶 赵小姐的店 苏小糖 那些中学时期被同学翻来覆去讲的名字就在这条街上 
过于文艺 人工痕迹 矫揉造作 给厦门硬生生贴上一个标签 反而扭曲厦门本来就质朴的言语

林菽庄的饼真的好吃 吃完我就拉着Y快速走过这条街 太拥挤了

继续走 Y却一脸快睡着的样子 走过一个隧道到鼓浪屿海滩 Y才想起来来路上有一个准备带我去吃的东西还没吃 我说那算了吧 
“可是我真的很想让你试试那个”
“那就回去吧”
“可是好远啊 我现在又累又困 好想躺在草地上睡觉”
“没事 我们走回去 帮你减肥”
走回去 却并没有找到那家店
“难道是关门了不卖了?哎”
“没事 我们回去吧”

路上Y非要吃百香果 那么酸 Y吃得意犹未尽我却一个也吃不下 酸到烂牙 最后都给他了
大概四五点 也差不多逛完了 看Y那么累 我说我们回去好了 你回去早些休息吧

稀里糊涂地被睡汉带着走

出岛后Y坚持要带我去吃饭 
Y带着我在商场转了几圈 最后选了一家自助汤锅 看得出他已经要睡着了 Y就一头扎在碗里吃着东西 还一边招呼我吃 哎 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
吃完饭 Y又坚持送我回去 
“反正是顺路啊 没事的”
等了好半天公交 人太多挤不上去 于是我说我们往前走吧 走到前面去再搭公交
就往前面走
Y一路上就像喝醉了一样 那情形简直似曾相识 三年前的一个暑假 他醉着带我们在古城里转了三圈没有出去
“你这人 怎么这么不靠谱”
“你昨晚到底去干嘛了”
“就没睡好啊……”

“好吧其实我被我舍友拉着不小心打游戏了……”
“几点才睡”
“两点多吧”
“你!...... 你让我说什么好”
我竟然天真以为工科男是为了作业熬夜 原来我真的是想太多了

路过厦大边的围栏 Y精神起来 给我讲那个操场就是楚雨荨和莫容云海下雨跑步那一幕的拍摄地点
Y一路上 真的有点导游的气质 可是我对那部偶像剧真的是无感啊 黑人问号脸

走了一会儿 我看Y真的撑不住了 他在路边打了一个的士一屁股坐下去 
“这路上很堵啊 我就把你们带到前面公交站你们自己搭公交吧”
“什么?”
我们面面相觑 二脸懵逼 什么鬼?
的士司机果真就把我们放在了公交车站 没收我们钱就走了 万脸懵逼 这什么鬼?

最后Y撑着陪我走回住处 然后回宿舍休息
而我也是倒头就睡 一直睡到半夜起来看了一会儿电视又睡着了

第三天

厦门也确实很小 而我此行目的也毕竟是见Y 所以第三天的时候就闲逛便是 不想为了个景点马不停蹄 
所以我提议让Y带我去逛厦大 然后我们就一路闲聊就好

走过厦大的凤凰花开

依然是Y掩护我进校 
又走过第一天ian晚上走过的芙蓉隧道 新发现了那天晚上没有注意看的壁画 芙蓉隧道就是一条长长的涂鸦墙 被学生画满了各色的东西 而我们学校高架桥下也有个类似的涂鸦墙 风格则与厦大完全不同
厦大的涂鸦是细腻的 有感情的 强烈的小说中的校园风味 
而我们学校的涂鸦墙是粗犷的 有张力的 更多像是工业画作 

白日的厦大来往学生和游客 熙攘嘈杂 甚至食堂也被各种游客挤满 

我拍照一向讨厌拍到七零八碎的游客 我只爱单纯的景物 但是厦大的游客简直躲都躲不过 
芙蓉湖本是沉静的 但是游客喧嚣 实在是太过于热闹 比北大的未名湖更加人满为患

绕着建筑群走了一圈两圈 我说真的好吵 我们去清净的地方走走吧
Y带我往情人谷走去 名字听起来是很浪漫 而走到的时候却发现和我以为的大相径庭 
这个地方哪里会很浪漫呢?我反而觉得刚适合打太极吟诗作画呀

再往山上走 曲径通幽 各色植物 高低掩映 山重水复间出现一个高尔夫球场 而打一次也极其便宜 Y说因此很多校外人士过来这里练球

厦大的这一处宿舍是我最喜欢的 古朴沉静 像是在诉说着一个故事 又像是守护着一段历史

人山人海 为了拍到没人的场景 我在几处楼前硬生生等了几十分钟 最后还是有人闯进我的画面中央 一片突兀 心塞

你说要吃姜母鸭

从厦大出来Y带我去吃了姜母鸭 坚持让我吃一次厦门姜母鸭 Y说真的是美味啊 
最后我吃的时候 不吃鸭皮 不会啃骨头 Y被我搞到吐血
“你这人怎么那么麻烦的?肉也不吃 吃了肉又一点肥肉不要 有了骨头也不会啃 简直是要命啊”

南普陀寺

南普陀寺就在厦大隔壁 相邻很近 于是吃完饭顺便逛南普陀寺 
寺庙很干净 那天人也不算太多 不过香火还是旺盛 在门口被Y要求“入乡随俗”学着拜了三拜
寺庙进去不久 有一块很大的岩石 说是丢一颗硬币要是可以问问落在上面不掉下来那么就是要心想事成
我说“这多简单 你看我一丢一个准”
“嘻 你真口气大 这东西你以为那么简单”
“你看我丢”
最后结果是我丢了四五次都没有成功 怪我咯

逛了一两个小时我也该去搭火车了 我们在火车站外石墩上坐着讲了好久 讲到未来过去 讲到梦想和迷茫 讲到所有的好的坏的和天南海北......
可是真的要走了 这一别 不知何时又可以再见面呢? 希望不会太久 也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可以有很满意的生活 又遥远的地方和朴素的梦想

临走的时候Y给我买了两个青芒带回广州 
在火车上我带着这两颗芒果一直睡到下车

“这个三月 在心里下起了大雨”

本篇游记共含7103个文字,6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Satya 的图片:

2016-12-01 16:04

引用 马家坪 发表于 2016-12-01 16:04:36 的回复:

回复马家坪:

2016-12-01 16: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