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云端 记2016木里到亚丁 洛克线完美穿越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24
ilex (Shanghai) LV.8
2016-11-30 21:30 1032/1
  • 出发时间/2016-07-01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000RMB

写在前面的话:人这一生,是否总该有份信仰,引导你一步步迈过未知的前路,风雨无阻。

出发
这是一次难忘的出发经历。
每一次出发,对于我来说都是兴奋的,期待着远方,期待着未知的行程。离火车发车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我和Michelle背着60L的背包在火车站等待着出发。车上和薛队、Jowing汇合,中转重庆成都。然后和其他人在成都集合转道西昌
为了省路费我们也是够拼了,在30度的高温下背着大包小包过安检上车下车等待过安检再上车。同行的从其他城市出发的伙伴们不停晒重庆的火锅和成都的宽窄巷子,我们只能在火车上欣赏以及感叹。转车的时间预留的刚刚好,不多不少。到达成都的时候还有两小时的空余,所以在火车上呆了24小时的三个女生,迅速决定去车站旁的宾馆开房冲个凉,一想想接下来的几天都没办法洗澡就觉得痛苦,于是广场上可见三个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在阳光下的女汉子(中途接到歪果仁在售票大厅辗转了一小时还没取到票的消息,只得先帮他取了票才去宾馆,神速来回二十分钟)。顶着一脑袋湿漉漉的头发回到候车站,看见了陆陆续续到达的同伴们。从成都西昌,就想说一句:进站的时候跳跳忘了一个袋子,我们眼睁睁看见它可是没有拿,这成为我们这一段路最大的遗憾,因为里面的猪蹄和水果,是接下来无比渴望的美食。

父子

西昌火车站集合

西昌属于凉山彝族自治区,出火车站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可是站外仍然热闹,在等待包车师傅来的过程中,大家相互认识和熟悉。此时已是7月2日,不得不提一句的是,原本计划和我们在成都集合的二超和三宝,预计从浦东出发的时间由上午10点延迟到下午6点(事后听说是由于7月1号当天台湾误发了一颗导弹,导致中国航空管制)。对于二超这是煎熬的一天,原本在成都集合无望,赶不上去西昌的火车,最后只能临时联系包车的师傅从西昌派过去一辆车把他两接到西昌(多花了1600的大洋)。在这一波三折的跌宕中,在我们集体于西昌的某个加油站在晴朗的夜空下等了两个小时后,专车接送的二超和三宝终于与大部队汇合。
凌晨4点,我们向水洛出发。
迷迷糊糊的大巴上,大家昏昏醒醒。清早的晨雾和云海中,我们环绕着大凉山越走越远。眼前看见的始终是绿油油的一片,草地,树林和当地人偶尔成片偶尔孤零零立在山脚或山腰的房子。彝族人房子的墙壁上绘有一些花和符号,当地的一种风俗。
当云海和蔓延的绿色草原木屋撞入眼帘时,世界瞬间变的宁静。一路感慨再这样与世隔绝的山村里,生活着怎样的一群人们,知足却又贫乏。有的山与山之间在修大桥,低头望过去,深深的山谷令人头晕目眩,而这层层叠叠的云海下面,可能就生活着这里的祖祖辈辈。
到水洛的路前半段是水泥路,属于川西彝族自治区,大概中午12点左右,我们从金龙中巴换成了四台越野车,进入搓衣板路和藏民聚居地。这里省略一组关于我们乘坐的越野车照片,当地藏民喜欢装饰,车子很帅,我们的司机叫扎西。平常是林业队的,在徒步旺季就会开着自己的越野车出来做向导。这一路跌跌撞撞开了12个小时,我们被颠簸的路撞了头的,青紫了大腿,晕头转向的,吐了一路的,这些城市里面养尊处优的白领们,却无一人叫苦,包括我们同行的五个小朋友。探索未知和神秘的冒险将我们呼唤到了一起,然后风雨兼程。
7.2这一天我们在路上度过,尝到了疯狂的山路,也尝到了山脚下老板娘拿手的水煮鱼,当然更有45度环山的石头路,那一段环山爬坡让我心惊胆战,往后看就是山脚和河流,上坡马力不足车还会倒退一下,高度紧张的神经下看见半山腰居然还停着解放牌卡车时,瞬间奔溃。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呀!跌跌撞撞总算到了山顶,爬完了上坡接下来就是下坡,这样两座山就翻过去了。由于是下坡,心大的三个女生就这样放松下来睡着了,明明山顶大雾能见度只有一米,也没有担心发生意外的神经,直到后来这座山翻过去了,听其他车里的驴友提起才觉后怕。去往想到昂翁家住宿的旅程是痛苦又惊喜的,我们一路都是在翻山越岭,一座有一座过去了,翻过了大雾,翻过了碎石,直到夜幕降临,直到繁星满天,直到黑压压的整个世界宁静得只有汽车奔跑的声音。我们看不见后面的车距我们多远,偶尔在某个转弯能看见前面的车还在奔跑。黑沉沉的山谷中主要出现点点光就以为目的地已经到了从而一片欢呼,可现实往往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直到最后看见光已经没有任何反应,直到最后平静而淡定到达了昂翁家里。标准的藏族民居,两层楼的建筑,下面是养牛养羊的,上面是人居住的。外面有个院子,停车套马,有现代的厕所,还不错。由于太晚,大家都没有参观这房子到底什么样,匆忙洗漱好各自进睡袋了。我们一起16个人,昂翁家里一个厅装下我们还有多。一夜无梦。

小跳跳在车上抱着老爸的大腿睡的很香

第一次在车上看见外面的云海,甚是壮观

出发的时候我们是这样

此时这两人精神抖擞

老板娘做的水煮鱼很好吃!

途中娱乐

昂翁的家,典型的藏族建筑

一早起来的风景,面朝山河间

昂翁的全实木楼房

第二天天气晴朗,出院子的那一刻我们都惊叹到了!昂翁家门前就是白水河,往前就是茫茫大山郁郁葱葱的树林,早上太阳出来时云层还未消散,一切如梦如幻,像最美的山水图!这时细细观察昂翁的家,新建的两层楼,二楼外面还有一个大大的露天平台,观景锻炼好去处,楼房后面是马房和菜地,再往后就是山河,我们居住的大厅是全实木的,一个大大的餐厅两张大大的餐桌,目测同时30个人吃饭也是可以的,大厅正对门的墙边是炉子,左边是一些生活日用品以及摆饰。我们不禁感叹,全实木纯天然的,这间房要在上海得多少钱呀。
早餐是酥油茶青稞饼,酥油茶的味道非常好,我走的时候特意灌了一壶。在昂翁家离开之前有件事一定要提,我和jowling穿天然的茅房时不知碰到了什么草,叶子边是锯齿状,隔着裤子扎到了我,瞬间起了一片红红的包并且疼痛,藏族阿妈给我找来一瓶不知什么的药水,涂了之后中午基本就好了,这里要感慨一下藏药的神奇。
7.3这天是木里雨季中难得的晴天,我们从嘟嘟村出发,开始了为期五天的徒步,第一天,沿着白水河的下游出发一路向上,完成从海拔2500到3700的爬坡。
太久没锻炼以及海波上升太快的后果就是没到半山腰我就不行了,远远落在队伍的后面,变成了最后一梯队。而我之前没注意的小朋友们则远远的跑在了前面,上山对于他们而言,如履平地。
第一天的中午,我以为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于是想要骑马,在昂翁的带领下沿着河边靠近悬崖的小路骑着马往前走,可是在经过几个上坡下坡以及陡峭的石头路马蹄打滑之后,我又下来了,马上惊心动魄让我害怕,可脚下实实在在的地面只是让我疲惫,于是在停停走走中,慢慢接近第一天的露营地。可是山里的天气千变万化,山脚还是大晴天的,上山之后就开始打雷下暴雨,可能是由于走路的时候出太多汗,起码风吹干,后来出汗又下雨,再加上突如其来的高反,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后来有人说我是低温,到达营地之后就觉得冷,在水草搭好的帐篷里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第一天我们很多人出了状况,虽然我是第一波到达营地的,可是由于自己的状况并且不会搭帐篷并没能帮上大家的忙,乐乐一个人走在最前面,下雨他淋湿了衣服也没人管,我只能让他先在火堆旁烤烤火等他爸爸到达,德政来的时候其实我知道他很生气,这么一个九岁的孩子一个人在最前面也没人看着万一出了状况怎么办,我也有一些内疚,可是在兵荒马乱的第一天,说什么都是后话,没有经验,队伍参差不齐有人很强有人很弱,再加上高反,这一天就在大雨中疲惫收场。我们的营地在河边,晚上河水奔腾的声音生生不息,由于边上都是高山,这声音就像我们在瀑布下的水潭听见的一样。这一天很累,这一夜下了一夜的雨,听了一夜的河水咆哮,这一夜安静的无梦。

出发前的准备

传统的项目,出发前烧香并且给人和马都套上黄色的绳子

我们的向导

出发前往徒步起点

白水

出发前,一帮兄弟

白水

绿油油的一片

穿梭在原始森林中,一个转弯之后突如其来的瀑布美得不可思议

徒步开始的地方

美男子航航

暴风雨前的天空

中途休息中,没有带午餐干粮的我和Michelle要吃百家饭了~

水草摄影系列

徒步第二天清晨仍然下雨,我和Michelle学着收帐篷,和Michelle一路是幸运的,她很会照顾人,像一个大姐姐,体贴细致,一路上她也有高反,有的时候很严重,可是一直都照看着身边的人以及几个小朋友。如果说这是一个团队,在我还自顾不暇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融入并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了。
7.4号我们需要达到藏别马场,会遇见神山之一的金刚菩萨-夏洛多吉雪山。出发前薛队总结了一下头一天的经验教训以及走法,把队伍分成了三个小分队,强的领路压队,中间连接前后,最后一梯队他负责收队。我认为这是一个负责任的领队会做出的正确决定,在这个环境复杂随时可能有意外发生的未开发地区,团队的合作远远凌驾于个人能力,尤其我们有强有弱有大人有小孩。是的,我还是在最后一梯队,我的高反基本已经好了,但是我的节奏是慢的,接下爱还有四天的路,最好的战术就保留一定体力能够坚持,我不想再骑马,好在水草这个经验丰富的强驴由于要拍照也落在了队伍了最后面,至少可以结伴同行。我是很佩服他的,他应该是我们这一行经验最为丰富的少数几个之一,背着一个至少重50斤的包和相机器材还能又跑又跳,体力绝对杠杠滴。关键是这人居然还准备了每天的一个水果,不得不佩服有先见之明。虽然薛队也说我们上山后会每人一个苹果,可是那就是一棵挂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也不知道到了第几天才吃到,可这个策略至少让我们还期待着那个即将到来的苹果。水草这个,让我已经先享受到了半颗水果的滋味,尤其在吃不下什么东西但是每天还有这么多路要走的山区。可能水草是最晚融入这个团队的人,太特立独行的人,总觉得不好相处。我想大家对他改观,应该是在第四天那一锅炒土豆和酸辣白菜吧。这让我想起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面,炮灰团猪肉炖粉条的情谊。
这一天这一路,我领略到了为什么这里会有最后的香格里拉之称,高山杜鹃处处都是,虽然过了花期,仍可想象五六月的时候这里有多美,走过的路是原始森林,前面是高山草原,河水从中流过,遍地的野花红的黄色紫的,河流边上草原里成片成片的不知名花丛,河流边的石滩上秘密的野百合树,草原里不时有马悠闲的吃着草路过,看见我们也不害怕,我甚至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匹马的微笑,并且这匹微笑着的马和我同框了。草原尽头山顶之下是远远的一座木屋。一切是那么自然悠远,只想躺下静静的感受,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这样就很好。在这个草原停留了过久,远远的看见大家过河了跟着过去,可是却跟丢了,于是我发现自己迷路了。幸好拍照的水草还在草原中央,爬上石头挥手示意,大声喊着他希望他能听见。那个时候其实有一点害怕,如果真的在这里迷路了,那该如何是好。幸好我们还有对讲机,在二超他们的指引下终于赶上了大部队,原来过河不久就是马场了,马场就在雪山脚下,我们达到了第二天的露营地。由于我们到得晚,先到的队友们已经搭好了帐篷开始休整,这里的风景独好,真想好好在这儿住几天,这是所有人的想法。不过现实是分工合作,要做晚饭了。因为天气一直有雨,吃完饭大家早早就歇了,几个小朋友聚在一起玩耍,大人们收拾好也就散了。又回到宁静,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在雪山脚下,我们都像是最听话的孩子,日出而行日落而息,向导们聚集在马棚里烤火聊天,我们喝粥吃菜,他们吃自带的五花肉青稞饼和酥油茶。当地人有当地人的生活习惯,你可以观察记录模仿,但很难融入。

我们的露营地

收拾准备出发

拍照难得一笑的乐乐

薛队,这背影有点意境

炊烟

满河谷的花花

一匹微笑的马,我们同框了

7.5 又是新的一天,难得出了太阳,我们看见了一小会儿云层后的雪山顶,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冰川侵蚀地貌下闪着神圣的光芒。据说这一天要翻越3个海拔在4500以上的垭口,其中有一个到了4800米,薛队问我要不要骑马,这里说还来得及,往下走即使想骑也没有马了。鉴于第一天的惊恐,我觉得自己还是走路比较保险,有可能一直是最慢的,但慢也有慢的好处,慢慢体会这一路的风景,有可能这辈子这个地方你做过的每一步,都是最后一次。Arjuna似乎也出现高反,身体状况不好,这个外国人这一路在孤单难过中总算坚持下来,他有他一定要来的初衷,他一直觉得他会是第一个走过这条路的新加坡印度人。James Hilton,他写的那一本消失的地平线诱惑了多少一个又一个不辞千里来这里的中国人和外国人,探索未知的世外桃源。而洛克成功穿越,也许是建立在无数为他牺牲的奴隶身上。
这一天,我们的海拔起伏不大,在4200到4500之间,但是慢慢的碎石路增加了,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区,基本都是经过了上万年的冰川侵蚀和风化,地面都是小碎石,不容易走。在翻过其中一座垭口时,由于垭口上突然刮大风下雨外加起雾,我们一度看不见前面的队友了,直到后来昂翁打着一把小黑伞在一座又一座石头后面轻巧的走了上来,这个垭口有很多风化的石头,大的小的,堆满了玛尼堆。翻过这个垭口时向后看了一眼,看见了我们来时走过的长长的山谷,那些已经被我们踩在脚下的路,感慨万千。前方仍然是一望无际的山林草原,这时候全身都湿了,可是长长的草原呀,深一脚浅一脚的望不到尽头,只能疲惫机械地跟着大部队走。经过前面两天的风景,此时的我们开始审美疲劳了。这一天一直飘着雨,海拔很高,临时之后觉得很冷,跳跳居然还穿着一条及膝的速干裤,我不知道他状态怎么样,但是觉得很不好,小跳跳扭到了脚,只能慢慢跟在后面。我们中途又路过一个牛场,当时大家浑身都湿了,很多人都不想再走,想就此露营,可是领队说这里没有柴火,没办法住,晚上会冻死,再往前走两小时我们就可以达到今天的露营地了,大家短暂休整了一下,调整了马匹的分配继续向前。睡后两小时的路,至少走了四小时,等我们到达新果牛场时天已经黑了。这个牛场,让我觉得它隐蔽在丛丛树林之后,即使站在高处也难见其真面目,趟过一条有一条的河,穿过一片又一片的高山杜鹃,总算见到了它的真面目,远离他就在那座雪山脚下,夏洛多吉,我想我们绕着你转了一个圈,崇敬着你的自然神力带给我们幸运。我的高反在建好,可是建华的高反却严重起来,他是我们这里的妈妈,扮演着照顾所有小朋友的角色,如果她不好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这个队伍里面还有谁来照顾这些最年轻的生命。
晚上的粥我也完全喝不进去了,把鞋拿到牛棚去烤,希望明天能干,裹着厚厚的睡袋就进入了梦乡。牛场里面的牦牛长得很凶,我是害怕的,尤其是那黝黑又亮的眼睛,你看着觉得灵魂都要被吸走。

马队过石头路

共同祈祷

路这么长

无意中一撇就是一道风景

休息休息

回首来时路

水草摄影系列


7.6这一天在悠扬的歌声中醒来,水草在放鸿雁,掀开帐篷抬头就看见了雪山的全貌,瞬间无比精神,可又躺下品了会,后来我一直回味这个早晨,鸿雁这首歌的创作,果真是属于草原儿女的,而这个早晨,让我彻底被这条木里亚丁的徒步征服。徒步第四天仍然在海拔4500米以上行走,但是据说今天只需要翻过两个垭口,我已经不相信这句话了,在这一路的潜意识了,大大小小的垭口,我感觉已过了千重。可是这一天的经历,前刚刚开始。若要给我们的行程做个标注,我给他的取名如下:
第一天,穿越原始森林,探寻白水河淘金人的足迹;
第二天,来到上帝的后花园,在重重高山杜鹃草原和河流中行走;
第三天,感悟造物的神奇,领略千年前的沧海桑田;
第四天,也就是这一天,穿行在云间,我们进入了天堂腹地;

这一天于我而言是奔溃的,脚下的路全是碎石路,宽窄刚好一双脚并排的距离,右边是不断落下碎石的山顶,左边是云雾缭绕中的峡谷。无数的不确定因素加上恐高让我几近奔溃,前面几天都挺过来了,可是这一天我却流泪了,薛队在后面催,我在前面手脚并用地走加爬,从来没想这一路最狼狈的是在这一天,而其他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天的路最好走,因为都是平路,海拔变化不大。如果说第一天进入大凉山看见的云海让我惊喜,现在穿行在云海中的体验只能说是惊恐了。在无数次幻想翻过前面的山准过前面的弯就到了有无数次失望到绝望的时候,刹见蛇湖以及突如其来矗立在前面的仙乃日和央迈勇让我觉得幸福来的如此突然,我们翻山越岭千里迢迢由中国台湾印度人组成的这一支队伍,穿越了三座神山向他们朝拜而来。此时千言万语都不知如何表达,静静看着两座神山,千年万年来他们就在那里,无数人来到这里只为他们心中最神圣的信仰,这里的民族,注定了强悍。
蛇湖之所以叫蛇湖,是因为它的湖清可见底,湖底的纹路弯弯曲曲像一条条缠绕的蛇而取名。有阳光时,他是湛蓝的深蓝的浅蓝的,没有阳光时,他是深沉的墨黑的像个隐士。蛇湖下来远远就望见了我们今晚的营地,可以那段长长的下坡路被水流冲刷成了许多岔路,看着营地快到了,实际上却走了将近三个小时,过河蹚水搭桥,有的地方你看得见就是过不去,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中途还遇到一件特神奇的事儿,原本应该骑马走在我们前面的Arjuna居然从我们后面跳了出来,这个印度人已经不复初见时的清爽了,疲惫憔悴但还是快乐地向我们招手。我们觉得神奇,直到后来才听说那一天他迷路了,一个人在山里走了很久,甚至已经翻过了蛇湖很远,可是一直没有找到我们。知道他往回走,远远看见我们最后这几个人,不然他以为自己就将在这片土地长眠了。我想他当时肯定也很害怕,迷路了又冷又没有食物,天也快黑了,如果大家看不见他在出来找他会不会根本找不到,薛队说Arjuna跟他描述这一段经历的时候哭了,我能感受到那种无助和绝望,当真的在生命边缘徘徊时,才知道那种慌乱和不知所措根本无法让人理性。
回来后到十一,陆续听说有人在这条路上失联,在回想这一路时,我最庆幸的是我们都健康地平安的回来了,哪怕有害怕有失望有愤怒,但终归我们成功穿越了。
这天也发生了一件奇葩的事情,到达设计的时候昂翁就看着我的右手说你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也没当回事,后来才发现我右手于雨披接触的地方全是血,看上去血肉模糊的一片,有点瘆人。这件神奇的雨披呀,难怪我觉得最开始的时候有手有点痛,但是也没注意,居然后知后觉到已经破了好几处地方被人发现了才回过神来,可见人身体的痛感承受能力和神经是不可分割的,当我一门心思全在那段云海中的碎石路时,这点擦破已经足够忽略不计了。到现在破皮的地方还留着浅浅的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散,这也算是洛克线给我留下的珍贵回忆了。
这晚上我们不用搭帐篷了,有牛棚可住,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并且有热菜可吃,不再是榨菜稀饭,话说榨菜稀饭这回事在我回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是近都不想碰。这晚的热菜归功于水草,大家都觉得很好吃。其实也就是土豆和白菜,可对于天天稀饭榨菜的我们来讲,那已经很好很好了。
今天这奔溃的一路,有一幕让我很感动,建华和汉敏在翻过一个垭口时,建华已经高反很严重了,可一直在坚持,在那个垭口上,她靠着汉敏的肩膀休整,也许那时的他们不是最好的时光甚至都有些狼狈,可是却让人有一种地老天荒的惊心动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说的就是他们吧。
那晚在牛棚里爆发了这一路来最大的争执,也许大家都累了,情绪上都接近奔溃了,毕竟这么辛苦又贫乏的行走,这已经是第四天了,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层出不穷的意外状况,大家的情绪都趋近一个临界点,可能一点点小事情都会引发一场不可避免的争执。还好明天是最后一天,希望就快来临。

这一大早的高反开始了

二超和三宝

建华和汉敏

行走在云端,四处都是云

又一个垭口

能看到营地了

美丽的蛇湖,旁边就矗立着仙乃日神山和央迈勇

7.7号是我们走出洛克线来到最后的香格里拉亚丁风景区的时刻,这一路大家欢快无比,脚程都快了许多,即使一路逆风也风雨无阻。仙乃日和央迈勇一直在我们周围,我们围着他转过了一堆堆的玛尼堆和经幡,终于看到了声明的牛奶海,对于从亚丁风景区的游客们来说,他们要从绒洛牛场爬过长长的将近9公里的坡和台阶才能一睹传说中牛奶海的尊荣,可是我们却是逆向而行,像是天外来客远远地从山顶下来俯视着牛奶海的全貌,那种视角,原来是对面远无法体会得到的。对于我们来说,经过牛奶海,其他的风景就是之前的重复了,于是走的很快,有人见我们这副尊容问我们从哪来的,我们说山的那一边,也许这些人此生也无法体会,山的那一边究竟是什么。这片地域太大了,牛奶海过去就被标记为禁止通行的未开发区域,游客止步。而我们从那片未开发区域穿行而来,其实再往前走6个多小时就是蛇湖和两座神山,那边的风景独好,不知道哪一天会开放在世人眼中。

到达亚丁景区我们终于有了信号,身旁的游客都光鲜亮丽只有我们一路泥泞,可是却莫名地满足。Michelle这个坚强的女子在那么严重的高反下面都没有表露,却在有信号和老公打电话的时候哭的一塌糊涂,颇有中劫后余生的感慨,我们人手一杯现代香飘飘奶茶,望着远处的山和行人,突然就觉得圆满了,是的,圆满了。

短暂的休整过后我们前往稻城,并未在景区停留,昂翁一直送我们到了景区内他们无法进入的地方,这个向导很靠谱,我想我们能安全回归也是因为有他。后来遗憾的是走的匆忙,忘记把雨披留给他,他说过我这个神奇的雨披不错,而他们缺少这个。从亚丁稻城是一路从海拔4000米到3000多,而此时的海拔在我们这里都不是事儿了。但不得不说这一路的风景也是极美的,难怪那么多人不远千里来到稻城亚丁,不踏足那片未开发的区域也满载而归,这个地方,对得起最后的香格里拉之称。
夜宿稻城国际青旅,大家讲自己洗干净后可以重归城市生活了,就大街小巷地找美食了,旅行的乐趣之一无外乎美食,此处省略一万字......

第二天跳跳带着小跳跳由康定前往成都,小跳跳的脚扭到了,并且318国道经常有事故封路怕错过了航班,于是第二天他们和我们分开。剩下的我们在稻城发呆闲逛吃水果各处拍照留念加自娱自乐,生活慢悠悠的美好。

7.9 启程回成都,早晨六点出发,经过最美的318国道经过传说中的康定新都桥雅安,这条骑行者的天堂,从这里进藏之路;凌晨到达成都,由于7.10一早大家各回各家,就此别过,我们简单收拾后找了一家凌晨还在营业的串串店去吃串串,无比满足。虽然没有游过成都,好歹也吃了一回人家的名小吃了。

从另一面望过来的牛奶海,仍然美得不可思议

走出最后的香格里拉

稻城时光

稻城时光

终于走出大山,来到了亚丁景区

水草摄影系列

水草摄影系列

318国道一角

终于微笑的小乐乐~

稻城时光

说是有点像民国时的八大胡同。。。

结尾:徒步第五天:走出香格里拉

需要感谢Michelle这一路的照顾,我们产生了睡一个帐篷和一间房的革命友谊;
要谢谢小乐乐在美丽的318国道上和我絮絮叨叨说了一路有关于一个马上上五年级的小男孩心事,让这18个小时的汽车路途也不是那么难受;并且我们还有个小约定,下次见面的时候他要长得和三宝一样强壮;
薛队仍然是我崇拜的队长,有经验有责任心关键以人为本,虽然有时候有点不着调,但大体还是好人一个;
还要谢谢水草同学这一路的引导和鼓励,不然可能真没办法坚持下来,希望这个有才华的摄影师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其他不管是熟悉还是不熟悉的队友们,虽然可能接触不是特别多,但是都如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情商超高的三宝,低调但是搞笑的二超,好妈妈建华和不说话的汉敏一家(话说最后一晚你们两的对唱片片枫叶情让我震撼了许久呀),体力超好的容大和跳跳(总是一条及膝短裤穿着还不觉得冷。。。),90后的小美女唱歌有一把磁性的小嗓音,还有存在感不怎么强烈但又让人不能忽视的Arjuna(应该是我们当中体型最庞大的),还有默默但是像小桔灯一样温暖的jowling,台湾来的有些冷幽默听不懂的德政,有些腼腆处在叛逆期的航航,还有说自己没结婚实际孩子都有了的昂翁向导...
这一路的风雨同舟也算是人生难得的一份体验和情谊,也许有机会还会在薛队的带领下重聚。

PS:这篇游记是在回来很久之后在上下班途中慢慢写,然后在去美国的漫长飞机上完成的。刚回来那几天,一直恍恍惚惚这些天经历了什么,完全记不起来;可是现在回想,那些天走过的路,历历在目。十一的时候报道有驴友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独自穿越洛克线然后失联,不知道最后情况怎样。但是现在,无比庆幸我们都安全回家。我相信徒步的初衷,是你怀着一颗憧憬的心情出发,揣着一颗安定的心情回家。然后生活,继续。

2016年11月12日 前往美国的航班上

本篇游记共含9769个文字,7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ilex 的图片:

2016-12-05 11:0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