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甘地三城记|迷醉兰州,丹霞张掖,难言敦煌

22
欲实 (台北) LV.9
2016-11-30 21:43 149/4
  • 出发时间/2016-05-02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800RMB

前言

“ 午夜入城的羊群,迎着刀子,走向肉铺  ”

这不是一篇攻略。
第一次独自进行三天以上的旅行。又一次说走就走。
旅行没什么意义,本就是消磨时间之事。若能有些许感悟,就算很好。
兰州,已跃居心中文艺先锋第一城。
丹霞很美。
敦煌

先放几张图。(照片全部来自iphone,手机app修图)

兰州晨与夜|2016.5.2-5.3

早上七点多火车到兰州,抵达下榻处后稍作休整便直奔楼下面馆,来的路上偶然瞥得,民族特色的二层小楼,蓝底镶边的牌匾上书“XX牛肉面”几个大字,大清早门口三三两两地聚集着刚吃完牛肉面的回民,后来才知附近有座不小的清真寺。待我走进面馆已是上午十点,店里仍然人头攒动,在门口的收银台点了碗面,两碟小菜和一个鸡蛋。此时我还不知兰州的牛肉面店牛肉得另买。

手里攥着回族收银大婶撕的四张国营食堂风饭票,在旁边的柜台取了小菜和卤鸡蛋,小菜大概有五种,我选了泡椒萝卜条和拌三丝。白萝卜条入口爽脆,能听见牙齿劈开它的干净利落的声音,口腔充斥着清冽酸辣的味觉与感官冲击,让我不禁怀疑身处四川还是西北。拌三丝有胡萝卜丝、木耳丝和豆腐皮丝,这是西北地区常见的拌菜食材,是陕西各种菜夹馍夹饼必不可少的配角,但我想不到的是会被它的佐料酱汁惊艳到。用量恰到好处的香油滋润着三种不够有“吸收性”的食材,糖和盐共同作用使其鲜咸的基调下回荡着甘甜,复杂混合的味觉令这碟寻常不过的小菜焕发新机。

厨房窗口处凭票取面,操作间一览无余,师傅们手脚麻利地各司其职,一秒也偷懒不得,离我最近的年轻师傅把后面递过来的面条放进沸腾的大锅里,一分钟不到便盛出装碗,最大程度地保证了面条的熟度和韧度,舀汤撒料,最后问一句加不加辣,我自然是要的。男人手掌大的碗口,用筷子搅一搅浮着红油的汤面,碧绿的葱花飘在上面,几片白萝卜虚虚实实地隐在白里透黄的面里,夹起面开始大快朵颐,高筋面粉在蓬灰和拉面师傅双手的作用下产生了劲道爽滑的面条,更难能可贵的是入味,汤和辣油或浸润或包裹,与面条浑然一体。整体的用餐感受是比较完美的,唯有一个疑问,兰州牛肉面讲究的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中的绿蒜苗香菜缘何变成了葱花?翌日我又在同样的时间踏入这间店,只要了碗面和一两牛肉,各七元,全城统一价。面依然中意,牛肉却不尽如人意,牛肉片纹理清晰,质干而柴。不知道那两家知名大店牛肉如何,未来得及前去一探,可惜。

解决完早饭去黄河边坐坐,点杯十五块钱的三泡台,可续的暖水瓶可以陪你待一整天。三泡台内容丰富,绿茶、桂圆、红枣、冰糖、枸杞和话梅等,我一眼就被这种不严肃的茶所吸引。周围都是兰州本地居民,多三五人小聚,有情侣,更多的是围着圆桌的中老年人,点壶茶,吃着自己带的瓜子点心,拉扯着家常。那天风很大,我在黄河浪拍岸声中瑟瑟发抖,却坚持坐了一个多小时。我回忆着过往种种,却愈发大脑空白,最后只想要是有一二好友陪我在这讲古论今该多惬意,一个人旅行的孤独感暗暗涌动。就像轻易就被风冷却的三泡台需要不断添热水加温,我不断寻找空灵感和蹩脚的理由点燃自己独闯兰州的热情。

傍晚出动,正宁路夜市觅食,直奔牛奶鸡蛋醪糟。直观来看,白色牛奶上浮着一层鸡蛋液凝结碎末,上面铺着黑白熟芝麻。尝一口,牛奶和鸡蛋带着轻重合宜的醪糟味,搅匀了喝风味更佳,只是破坏美感。想来此味小食也算是对醪糟的创新了吧。大众巷里分布着不少兰州美食名店,胃容量有限,只点了灰豆、甜醅和牛肉馅饼。灰豆即掺了大枣的红豆沙水,甜醅相当于青稞版的醪糟。皆无可圈可点之处,毕竟西北不是甜点的沃土。我甚至有些后悔没有在住处附近的凉面摊解决晚饭,七块钱一盘的凉面黄亮有嚼劲,咸辣爽口,连配的胡萝卜片都入味三分。

兰州的夜是迷人的,穿梭在拥挤的街道上,走在空旷的立交桥上,环顾四周,无尽的悲哀和孤单从头顶灌入心脏,我简直要落泪。我不明白,我是如此地喜爱兰州,如此地享受一个人自在放空地旅行,为何在此刻却被孤独感侵袭。或是心中藏人更容易感到孤独,也或许是兰州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恣意生长的气息感染了我,它混乱而包容,颓废而旺盛,在被遗忘的角落里自娱自乐。它把自己凄哀的孤独感传染给了我,让我做了一天短暂的兰州人。

回到住处,从高楼窗户远眺,黄河对岸的景点和建筑五光十色,黄河这边商业楼住宅区的霓虹璀璨连绵,两岸的灯光投射在平静的河面上,幽幽暗暗,深浅不明,赋予了它神秘诡谲的气质,仿佛整个城市的欲望都在缓缓流动。夜兰州,掩去白天混乱的城建和不甚洁净的市容,它不再从容寂寞,成了真正的文艺之都。若携人同游,我此时定会坐在黄河边的烧烤摊喝酒谈天,然后醉醺醺地睡去,第二早用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拉开一天的序幕。

tips: 甘肃博物馆比较重视细节,是我去过的国内博物馆里服务质量最好的。佛教展厅很美,镇馆之宝马踏飞燕有可能外地展览。如果时间充裕或者对佛教、陶器、化石感兴趣,值得去走走。凭身份证取免费票,若喜爱收集门票,可要求检票员保留票根。

12.5番外篇:

甘肃博物馆,机缘巧合和一个本地人聊了两小时,他是个纸制品和酒器收藏爱好者,是个有文艺情怀但囿于现实和能力的小知识分子。但我佩服他,比如省吃俭用租仓库放藏品,这种精神我这个消费主义大俗人是绝拥有不来的。他每月都会来博物馆,抱怨兰州精神文化生活选择小,我无言。

这是块被人遗忘的贫瘠的线外城市,却硬是走出了李老乡、娜夜、叶舟三位鲁迅文学奖得主,都是诗人。有《读者》这种无数底层人民的休闲娱乐读物,还有《飞天》和《飞碟探索》这样听起来就很有逼格的杂志。至于央视名嘴、摇滚音乐人和当代艺术家就更不用多讲。这样的城市,怎能说她只是无聊的旅程中转站?

黄河划开的城市,连绵山峦环抱的城市,各民族混居的城市,注定是跳脱的、矛盾的、江湖的,即使骄子们逃离到五湖四海,也抹不掉血脉里的兰州味,不信?听听野孩子乐队的歌。

但无可争议,她已没落。尽管这份没落为她的气质增添了一抹悲壮色彩。

第一次发现,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也可以如此恰到好处地同享一片土地,不管迎面走来的人穿着样貌语言为何,你只把其当作隐形人罢。在兰州不大的市中心漫游,或许有人会打量你、扫视你,但他们不会流露出惹人不快的眼神和表情。夜晚闲逛结束,买了份五毛钱的兰州晚报,夹在腋下回去睡觉。

张掖|2016.5.4

没打算过夜,早上从兰州坐丝路专列到张掖,打车到旅行社集合点,半日的五彩丹霞纯玩团,结束后从旅行社坐往火车站的公交车,搭晚上的过夜火车去敦煌。导游是个挺漂亮的姑娘,一再跟我嘱咐一个人小心点,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给她。

张掖是个很小的典型的西北地级市,公交车像小巴车,等了半小时才等来,那时已快天黑,我一度怀疑会不会有车。票价带五毛的零头,因事先打听好了,便在路边商店买了个口香糖换零钱。一个人出门,总是会竭尽全力规划好每一步,尽可能地细致。直至此时,我还没有告知家人这次小长途旅行。

张掖的火车站在郊区,到站时天色全暗,我警惕地急匆匆地走过去,小广场上拍了张照片。张掖站并非网上说的破旧不堪,重建了。取完票后,候车大厅没太多人,我在卫生间外宽敞干净的盥洗台边完成摘隐形眼镜、卸妆、洗漱等流程,为数不多来往的陌生人都会打量我一下。到敦煌大概只要七个小时,为了保证充足睡眠我必须做到能一上车就睡觉。何况我也不想背着行李在已经熄灯的车厢那拥挤逼仄脏乱差的洗手台洗漱。

敦煌是热门旅游城市,除了普通游客,还迎来送往众多不同年龄段的背包客,所以这趟火车客流量甚为火爆。我找到床位后就倒头大睡,直至翌日清晨被聒噪的乘客吵醒。

张掖和关中的小城市很像,楼房低矮显旧,没什么高层建筑,马路很窄,灰尘很多,人们的肤色偏黄。旅游大巴行驶在县级或者乡间公路上,窗外掠过田野和农村,人类聚居地没了无边无际的戈壁,有了生活和生命的气息。五月初,地处西北张掖尚未进入农忙时节,但田间仍随处可见农妇俯身劳作,她们大都头裹各色三角巾,挡阳光挡风挡灰尘。

丹霞景区的风更是大得吓人,阳光直射,风声呼啸,站在观景台看四下连绵的丹霞,我并未像想象中那般激动和震撼,但依旧对它的壮美感到心悦诚服。《三枪拍案惊奇》于此取景,我想若是住在此处,或许会觉得窒息,四面八方的红,没有什么生命的迹象。据说雨后景色最美,可惜我一直是个运气不佳之人。许多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发烧友爬上爬下,实在令我佩服。手机拍出来的照片随便修了一下发到朋友圈,被众人评为我甘肃行中最美之处。

景点内外没什么卖东西的地方,导游也没有推销任何商品服务,我们只有两个小时的游览时间,没机会看落日,离开前在门口的小商店买了张明信片,居然可以盖邮戳,想必管理不严,大喜。到车上,导游还学生证,我问她退还优惠门票之事,她悄悄递过来十块钱,大抵是不想让其他持学生证的朋友知道。虽然少给了十块,看在态度良好,便默默收下。

张掖之行无疑是旅程中最愉悦的一段,没有兰州的百感交集,更没有后来敦煌的糟心,第一次跟团一切顺利,但这也直接导致对两日后敦煌西线一日跟团以及一个月后内蒙古两日团落差之难以忍受。

因为丹霞而不再寂寂无名的张掖西北边陲的小城张掖,早已失去战略价值的古城张掖,没有葡萄美酒夜光杯,也让我沉醉片刻。

敦煌|2016.5.5-5.7

这半年来,我时常会灵光一闪般地想起兰州张掖的片段,尤其到台北后,更是格外怀念西北的辽远。而敦煌,如非刻意回忆,真的仿佛死在了记忆里。可能是我本能封锁不甚开心的记忆。

首先是因为住青旅以及其他种种因素第一次直面了许多背包客,其中大有辞职旅行者,也有年过半百之阿姨。她们有许多共通之处,真的很多。因为尊重,我无需亦无立场置评,但又因时刻面对,便时刻被挑逗起心中一些异见,只得自我消化,还不得不作出理解万岁和自然融入之状,真是辛苦。真是虚伪。青旅这种东西,可能真不适合我这种神经病。
其次是敦煌西线一日游之坑爹,难以名状,不提也罢,结合后来内蒙古的教训,只能说永远永远永远不要再跟团,总有让人堵的地方。
第三是敦煌整体的服务水平与物资种类价格真叫人不敢恭维,至少和兰州张掖相比。

一个人对一个地方的旅行感受是很主观很随机的事,这只是我的一段小小不幸事件。

但是第一天关于莫高窟和鸣沙山的体验还是美好的。

莫高窟自不必说,一直心驰神往,井上靖的《敦煌》并不让我陶醉,却也坚持着看完。巧合的是参观中途遇到一高瘦似竹杆的年轻讲解员,问了一句“你是不是知乎上的那个?”得到肯定答复,顿时觉得神奇。旺季只能看八个窟,倒也不会觉得遗憾,莫高窟是探不到底的深渊,虽喜爱历史,对敦煌学倒无甚太大兴趣。同时也佩服敦煌研究院的学者和研究人员,在这种远离中土、一条商业街走到头的边角弹丸小城忍受着寂寞、风沙、干燥和乏味的物质资料,还要兼职讲解员,真不容易。

在莫高窟等接驳车回游客中心,坐在凳子上,看着一排排的整齐的胡杨,听着风声,我明白,自然环境真的可能影响甚至改变一个人的心境。我喜欢敦煌随处可见的胡杨,它们赋予这座破旧市侩的小城一股行者的潇洒之气和伟岸之风,终于有那么点像我臆想中的塞外。

从游客中心回城的车上,坐我旁边的女士居然就住在我的上床,又是件神奇的事。

鸣沙山,从傍晚待到天黑,天黑只是一瞬间。走到水泥地面穿鞋,回首看夜幕下无人沙漠,这时才有震慑之感,仿佛随时会被它吞没。

热闹的沙漠是不会像沙漠的。

最后一天离开的时候,我几乎是雀跃的心情,真的不喜欢长途旅行,一周简直就是极限了。无比怀念我的室友们,怀念西安的一切。

后来我大理的室友听了我在敦煌的经历和些许想法,深表赞同。此处按下不表。

边塞再也不是我想象了十几年的边塞,敦煌更不是我心中的敦煌,但它就在那里。

不说了,不说了,直接放完图吧。

后记

这是一场自我放逐之旅,从冒出念头到上火车花了不到十二小时。
特意在兰州待了两天,其实确实算是充裕,但真的很值。
一个人旅行会思考很多,回忆很多。也照样拍照,朋友圈里很多人以为我是和他人一同出行。

简短文字无法尽述所历所感,不赘。唯有珍藏,回味。

tips: 有任何攻略型的问题尽管向我扔过来~

本篇游记共含4829个文字,3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精美游记、精美拍摄、围观支持!

2016-12-01 15:50

引用 sunanal_ 发表于 2016-12-01 15:50:03 的回复:

精美游记、精美拍摄、围观支持!

回复sunanal_:感谢大大支持

2016-12-01 17:47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12-05 09:52

引用 kingsamsun 发表于 2016-12-05 09:52:34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kingsamsun:嗯,只用了手机app简单处理了一下。

2016-12-05 16:1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