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欧洲漫记·VII】匈牙利——迷醉布达佩斯(更新中)

  • 出发时间/2016-10-28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题记:
欧洲四季,我钟情于秋,她有最斑斓迷人的色彩,沁人心脾的凉爽,然而却和很多美好的事物一样,如此稍纵即逝,或许正因如此,不由得使人分外珍惜,绝不愿虚度。

迷人的秋景无论同哪个欧洲城市组合在一起,都好似一幅多彩的画卷,而这其中又以布达佩斯为最。 布达佩斯(Budapest),这个地名在过去一年里,总是不经意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对我说:去吧,去布达佩斯!上一个圣诞在茜茜公主的博物馆,得以一窥布达佩斯的美,无论是恢弘的国会大厦还是依山傍水的布达王宫,亦或者是那弯弯折折穿城而过的多瑙河,都深深地撩动着我每一根心弦,当时差点就取道匈牙利继续完成圣诞之旅……

既然布达佩斯已经在召唤,那还有何理由犹豫呢?早在今年四月底,便订好了机票和民宿,一切计划完毕,只待深秋来临。先请诸位看看我上传朋友圈的几张图。

行程计划

Day 1      Karlsruhe(德国)Baden Airpark (巴登-巴登机场)
                          ↓
               Budapest(匈牙利)Budapest Liszt Ferenc Nemzetközi Repülőtér (李斯特·费伦茨国际机场)
               
                匈牙利国会大厦(Országház);
                多瑙河(Die Donau);
                骑士餐厅(Sir Lancelot Knights' Restaurant)

Day 2      中央市场(Nagy Vásárcsarnok);
               渔人堡(Halászbástya);
               马加什教堂(Mátyás Templom);
               布达王宫(Budavári Palota);
               塞切尼链桥(Széchenyi Lánchíd);
               圣伊什特万圣殿(Szent István Bazilika);
               烟草街会堂(Dohány utcai Zsinagóga);
               纽约咖啡(New York Kávéház);

Day 3     英雄广场;
              沃伊达奇城堡;
              城市公园;
              红辣椒客栈;
              匈牙利国家博物馆;
              自由女神像

Day 4    Budapest(匈牙利)Budapest Liszt Ferenc Nemzetközi Repülőtér (李斯特·费伦茨国际机场)
                        ↓
             Karlsruhe(德国)Baden Airpark (巴登-巴登机场)
                         
               
               

第一天

这次去布达佩斯我们提前预定了匈牙利廉航Wizz航空,为了节省不必要的开支,我们放弃了升级大尺寸登机箱,选座,连值机也选择了online,然后直接打印登机牌

由于是廉航,一般都会选择小机场停靠,不过这对于住在德国巴符州的人来说倒是件好事,尤其是这个巴登机场还在我们学期票的范围内。别看这个机场跟长途车站似的,却是南来北往的重要枢纽,无论西班牙意大利还是法国英国,以及东欧各国,都有航班往来。坐火车到巴登火车站,一小时就有一班从这里出发的机场大巴,甚是方便。

等机场大巴的闲暇时光,我们买了俩芝士汉堡,凭良心说,他们家的芝士汉堡绝对可以甩M记好几条街,就在巴登火车站外面,如果来巴登玩儿,真该尝尝。

其实那天早上出门,心里就忐忑不安的,整个黑森林地区被浓雾笼罩,能见度不足百米,过了11点还没散去,实在很担心航班取消或者延误。不过好在到了机场看电子牌,前面的航班都顺利出港了,也就没什么好担心了。机场有多小,看看停机坪和塔楼就知道了,真是近在咫尺啊。

准备登机……
说到廉航,很多人都以为会是小飞机或者因为机票便宜而存在安全隐患,这完全是误解,相反廉航才绝不会使用小飞机,一定是清一色的同型号中型喷气式客机,技师可以随时倒班不怕手生,而且只开热门航线,通过租用小机场,使用远机位,加大座位密度来确保盈利。对于短途旅行,我还是很喜欢廉航的高效便捷的。

#抵达三部曲

对我而言,每次出行,到达目的地永远先办三件事:
1.取钱;
2.买卡;
3.交通票。

取钱,无论乘飞机还是火车抑或长途大巴,到达后先找带有银联标志的ATM机,直接取当地货币,不要相信任何免手续费的兑换点,无论是否正规,他们挣钱的方式是修改汇率,一般他们给你的汇率基本相当于你交了15%到20%的手续费,还不如明码标价,按笔收费呢。确保身上带一张跨国取款面一切费用,并按当天汇率结算人民币的银联卡,这才是省钱的王道。

买卡,购买一张当地的电话卡,绝对比你租随身wifi之类的便宜,行前查好预付费不记名的通讯公司,直接买卡插上即用。我通常使用自己在德国的卡,开个欧洲漫游包相当便宜,不再赘述。

交通票,如果有当地城市卡,看看是免费卡还是优惠卡,如果不是免景点门票而是只提供优惠,不要犹豫,坚决不买,肯定是亏本的不用想,直接买单纯的天票,根据行程买够天数即可,我们买的是3天交通票(其实是72小时票,比德国好的一点是按照24小时计算而不是按自然日,这样用起来方便不吃亏)

向大家展示一下匈牙利福林,回到德国以后,还经常还念那些我们在布达佩斯“挥金如土”的感觉,一顿饭动辄“上万”,感觉自己好富有

下午两点半,飞机准点平安降落在布达佩斯国际机场,尽管是国际机场,我们却体验了一把全程步行下机穿过停机坪进入航站楼。由于机场不大,结构相对清晰,很快就在ATM机上取好匈牙利福林,每人买了一张72小时车票,这张票也包含了机场大巴。坐200E进入市区,换乘M3(地铁3号线)直达Nyugati Railway Station(Budapest-Nyugati pályaudvar)附近我们预定的民宿,两层复式结构,带厨房,生活用品齐全,稳如来布达佩斯瘫痪的老哥几个,生活真幸福,有图有真相,随后附上。

匈牙利国会大厦(Országház)

在民宿安顿好行李,我们把国会大厦作为行程的第一站,理论上来说,很多人都会选择预定门票,进去参观一番,毕竟里面的内饰是真的很豪华,绝对的富丽堂皇,不输美泉宫。然而考虑到票价高昂,且只有半小时参观时间,还是觉得很不值。那就在外面过过瘾的了,毕竟国会大厦的夜景是很美的。至于内饰嘛,准备回来看看YouTube过过眼瘾得了……

当我们距离国会大厦还有一公里远时就看到他矗立在那里,恢弘的气势自不必说,其号称匈牙利最宏伟建筑,此言不虚。当时正好一辆Tram驶过,我随即举起相机,拍下了这幅画面,远处粉色的晚霞,依稀可辨的青山,耸立在不远处庄严肃杀的国会大厦,近处驶过的有轨电车。我是真的喜欢这景象。

这是国会大厦对面的民族史博物馆(Néprajzi Múzeum),也不是很感兴趣,就在门口拍拍照吧,外观是很美的

国会大厦侧颜,真是相当冷峻!

这座建筑于1896年开工,到1904年完工启用,历时8年,楼高96米(约32层楼的高度)整幢建筑除了用了40万块砖和100万块珍贵石材以外,还奢侈的用了重达40公斤的黄金为建筑材料,而且当时已经全面采用了电灯,电梯,机械通风,冷暖空调等先进设备等,是当时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在建造之初就将电梯设计入图并与建筑同时投入使用的建筑,而不像当时很多建筑那样后来才补建电梯。

国会大厦右侧的雕像群,可惜不记得主题了

从国会大厦右侧绕过去,就是游客中心的入口,正如前述,我们也并不打算进去参观,绕道国会大厦后面就是多瑙河,其实仔细回想一下,虽然多瑙河发源于我所在的德国巴登符腾堡州,而我却从未遇见过她(多瑙河的确是阴性名词),更别说这么近距离地欣赏她的美。而这座威严庄重的国会大厦却恰恰立于河岸,与曲折流长的多瑙河交相呼应,相得益彰。我也正好特且喜欢此时夕阳西下的国会大厦,斜阳将一抹粉红抛洒在坚硬的石墙壁上,似乎一向阳刚的国会大厦也变得温柔了。

多瑙河(Die Donau)

如果你能有机会长时间驻留在国会大厦旁的河岸上,你一定会看到这样一番有趣的景象:一辆巴士缓缓开入河中,车身后泛起水波。水陆两栖的观光巴士可是不多见啊,当然,在我们看来,从河边远望可比亲自乘坐可有意思多了,何况这票价也不菲。

我总是很喜欢有河穿过的城市,比如布拉格比如布达佩斯。同样是繁忙的都市,同样的早晚高峰,但我想没有人会介意在这样美得河边汇入长长的车龙。想必是这弯弯的河让浮躁的城市变得平和与安详。站在佩斯岸边眺望对岸的布达,你会喜欢这二者中的哪一个呢?

坐在岸边的石凳上远眺河那边山上的渔人堡,静静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回想过去两个月繁忙的复习,此刻终于归于平静,心情真是大好啊

让我们把渔人堡再拉近看看吧……

其实,渔人堡是一个新哥特式和新罗曼风格的观景台,位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布达一侧多瑙河河畔的城堡山,邻近马加什教堂。它修建于1895年到1902年之间,设计师是弗里杰·舒勒克(Frigyes Schulek)。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渔人堡近乎毁灭。1947年至1948年之间,弗里杰·舒勒克的儿子亚诺什·舒勒克负责了修复工程。渔人堡得名于渔民行会,他们在中世纪负责守卫这一段城墙。渔人堡的七座塔代表七个马扎尔人部落在896年定居喀尔巴阡盆地。

华灯初上,让我们静静欣赏这迷人的夜景吧

夜幕下,灯火辉煌的国会大厦是你不容错过的

国会大厦前的这座雕像可大有来头,他被匈牙利人视为民族英雄,他就是弗朗西斯二世,曾领导反对哈布斯堡王朝的起义。如今500匈牙利福林纸币上的画像正是他,在文章开头我上传的纸币照片上就能看到。

骑士餐厅

是的,我正是一枚不折不扣的吃货,于我而言,如果旅行途中没有美食,那一定是场糟糕透顶的旅途,回想这么多年,但凡我如果不喜欢一座城市或一片风景,那想必主要是因为没有吃到什么美食。所以,对于此次布达佩斯之旅也不例外。

这家名为骑士的餐厅,我必须墙裂向诸位推荐,或许人均花费要显然高出当地其他一些餐厅,但相比于中西欧国家来说,依然是比较便宜的。而最吸引我的是两点,其一,是那些充满浓郁吉普赛风格的表演以及中世纪骑士故事的再现;其二,则是它舍弃刀叉餐具,给你徒手大快朵颐的快感,我向来喜欢这种全面立体的感受美食的体验,这恰恰是我认为品尝美食的乐趣所在。

你可不要以为这位大叔表演口吞火把,舌灭火焰靠的是借位,人家可是来真的

照明靠蜡烛,餐单做成藏宝图的感觉,满满的中世纪风格,这样的气氛想不入戏都难啊

如果没记错,我们点的应该是一个领主套餐,下分一人餐,两人餐、三人餐和四人餐四种,但其实一人餐够两人吃,两人餐够三人吃,以此类推,并且即使如此也未必吃得完。首先会上一份开胃酒和一个面包,我曾询问过服务生这开胃酒用的是什么酒,但最终我还是忘记了,只知道比起我自己点的Martini Bianco 可烈多了。

我们的“主角”登场了,事实上,在开胃酒和主菜之间还有一份用面包钵盛的肉羹,那可是相当美味,可惜图拍得太丑,就不放上来了。这道主菜是纯烧烤,包含了鹅腿(匈牙利名菜),牛排,猪扒,鸡胸,鸡肉串,香肠,鸡腿,泡椒,番茄,豆角,胡萝卜,西蓝花,花椰菜,土豆,玉米,柿子椒,豌豆,酸菜,紫甘蓝,玉米饼,酸黄瓜,橙子,香蕉,菠萝。我想肯定还是有我没说全的东西在里面……
不费话了,开动吧……

一人一把刀,只用来剔骨,切分,剩下的全部徒手完成,我就喜欢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平时那么喜欢去Karlsruhe附近的Wörth小镇去吃手撕烤鸡了。

布达佩斯的三晚我们就住在这里,我发现这些年我是越来越喜欢民宿了,感觉比起冰冷单调的酒店,民宿似乎更加有人情味,并且所有家具餐具一应俱全,真想在这里常住下去,自此瘫痪不走了

锅碗瓢盆,刀叉勺,洗衣机冰箱炉灶微波炉一应俱全

布达佩斯的第一晚,我们就购买了一堆零食,完美的假期从在此瘫痪开始……

经过此次体验,我想今后旅行,这种复式结构的民宿会是我的首选!


##############################################################################
PS:由于时差,我还是希望在北京时间11月30日前发布这篇游记,所以后面部分我会在德国时间30日当晚更新完毕,第二天的图已经上传,大家可先睹为快。
##############################################################################

第二天

中央市场

对于匈牙利这个昔日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自由市场这个历史产物确是实实在在地留下了,我还记得小时候很多机关单位的家属区都有这样一些室内的市场,无论杂粮副食、蔬菜瓜果还是禽蛋肉类都可以买得到。只是卫生条件和美观程度跟这里实在是没法比。
有人说布达佩斯人的一天就是从室内菜场开始的,在这座城市里分布了大大小小各种市场,满足当地人日常所需还提供早点。其中,又以这个重要市场最为有名,还吸引了大量游客前来参观,因此,这个市场的二层有一半都是面向游客经营纪念品和特色小吃,如果你需要带回些纪念品,在这里转一圈就可以买齐了。

我们大约是周六早上九点多来到这里,此时都还只是一些买菜的本地人,如果大家想来逛逛买点纪念品和品尝美食,那最好还是要在十点前,这之后就会有各种旅行团蜂拥而至,整个市场也会变得异常拥挤。对了,市场只有工作日从早六点开到晚六点,周六下午三点关闭,周日全天关闭。

虽然纪念品都在二楼销售,然而有三样你来布达佩斯一定要买的东西却在一楼销售,那就是:鹅肝酱、辣椒酱和贵腐酒。出生关中的我,对秦椒有着特殊的偏好,匈牙利的辣椒酱并不能引起我的购买欲望。倒是鹅肝酱和贵腐酒我各买了一些。贵腐酒偏甜,在口感上很接近德国的冰酒,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我已经把它装箱了,待回国后,我会拆开拍照上图的。

作为一个吃货,那真是见到美食就走不动道,Langos和匈牙利煎饼一直以来都是德国各大圣诞市场上的宠儿,这些老德不惜排上几十米的大长队也要在圣诞集市上品尝这其实已经有些不那么正宗的匈牙利食品。而在这里,如果你来的不够早,那等一个人买完都要五分钟,何况几十人的大长队,真是难以想象。我们不到十点就来了,前面就排了一对情侣,也让我足足等了十几分钟。然而这一切却是值得的,讲真,的确比德国吃到的好吃多了,以至于最近圣诞市场开放后,我也不是很有动力排长队,毕竟都在原产地吃过了。

Langos通常什么都可以加,从咸的培根、火腿、香肠,到辣的各种泡椒尖椒,再到填的各类水果以及齁甜齁甜的Nutella、糖霜、巧克力酱什么的。我觉得我还是比较讲究味道的和谐的,上面这个都是甜食,比如:Nutella,香蕉、草莓、糖霜、果仁什么的。我前面那对就然把咸的甜的辣的都加上了,真是奇葩(听口音觉得像是德国人)

渔人堡&马加什教堂

在中央市场吃饱喝足之后,我们坐车上山来到渔人堡,从这七个塔和观景台,可以看到多瑙河、玛格丽特岛以及河对岸的佩斯

上图左侧便是渔人堡七座塔楼中的一座了

在渔人堡的塔楼上,你可以正面远眺国会大厦,这应该是完整地将国会大厦一收眼底的最佳视角之一了

渔人堡旁边的教堂便是马加什教堂了,由于这些年参观了太多的教堂,尤其是哥特式教堂,如果看过科隆大教堂和米兰大教堂这两座一黑一白的宏伟建筑,那恐怕就没什么教堂能入法眼了,除非他拥有更华美的内饰 或者独特的外貌。所以,我们也就没进去,谁叫它还要门票呢。

以下内容节选自维基百科,供大家参考:
马加什教堂(匈牙利语:Mátyás-templom)是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一座教堂,位于布达城堡区的心脏。根据教会资料,它最初建于1015年。目前的哥特式建筑兴建于14世纪下半叶,19世纪后期大修。它是布达中世纪第二大教堂。

这座教堂的正式名称是圣母教堂,但是通常以国王马加什一世的名字称为马加什教堂。这座教堂有700年的历史,在许多方面成为布达佩斯(或者匈牙利)丰富,但往往是悲惨的历史的标志。1867年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和茜茜公主于布达佩斯分别加冕为匈牙利国王和王后。这座教堂不仅是几个加冕仪式的地点,例如1916年的最后一位哈布斯堡君主卡尔一世,还是马加什一世两次举行婚礼的地点(第一次迎娶Podiebrad的凯瑟琳,她去世后,又迎娶阿拉贡的比阿特丽斯)。
该教堂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是匈牙利土耳其占领期间。绝大多数教会珍品运往普雷斯堡(现在的布拉迪斯拉发),1541年,布达沦陷,这座教堂改为该城的主要清真寺,装饰墙壁的华丽壁画均被清除。
这座教堂也是所谓圣母显灵的地点。1686年,在神圣联盟围困布达期间,教堂的一面墙壁倒塌,隐藏在墙后的一尊圣母像出现在正在祈祷的穆斯林面前,使驻军的士气崩溃,而城市就在同一天陷落。
虽然在1686年赶走土耳其人后,试图恢复这座教堂的巴洛克风格,但是历史证据显示,工作相当不能令人满意。直到19世纪末期的建筑热潮中,这座建筑才恢复了昔日的辉煌。负责这项工作的建筑师是弗里杰舒勒克(Frigyes Schulek)。
教堂不仅恢复到原来的13世纪计划,许多早期原始的哥特式元素也被发现。另外,增加他自己的新图案(如钻石图案瓦和滴水嘴尖顶)。完成后,曾引起很大争议。然而今天,舒勒克的修复对游客成为布达佩斯的市容最突出的特征之一。
堂内设有教会艺术博物馆,开始于中世纪地穴,直到圣斯蒂芬小堂。收藏了大量圣人遗物和中世纪石刻,以及匈牙利王冠。

渔人堡和布达王宫在同一水平面上,步行300多米就到了,沿途可以欣赏好似欧洲小镇一般的风光,完全会让你忘记其实置身于首都。

布达王宫,也叫布达城堡(匈牙利语: Budai Vár, 土耳其语: Budin Kalesi),位于匈牙利布达佩斯城堡山之上,占整个区域的3分2面积。布达城堡始建于1247年,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为了抵御鞑靼人的入侵而兴建。其后卢森堡国王西吉斯蒙德将原来的建筑物改建为哥特式王宫。1541年至1686年期间,奥斯曼土耳奇占领了布达佩斯,布达城堡被用作军营及清真寺。直至17世纪,哈布斯堡王朝赶走了土耳其,布达城堡被重建成巴洛克式。果然是谁来统治就把自己家的“装修风格”也要搬来。现时布达城堡成为了匈牙利的美术馆及博物馆,供游人欣赏。布达城堡于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

这位兄台一定要介绍一下,能摆在布达王宫正门口的雕塑,那岂是等闲之辈。根据维基百科:

弗朗索瓦-欧根,萨伏伊-卡里尼昂亲王(德语:Prinz Eugen von Savoyen,意大利语:Principe Eugenio di Savoia(意大利血统),1663年10月18日-1736年4月24日),哈布斯堡王朝的伟大将领之一,神圣罗马帝国陆军元帅。他与英国的约翰·丘吉尔、法国的维拉尔元帅,并列为欧洲18世纪前期最优秀的天才将领。

家庭
欧根亲王1663年10月18日出生于巴黎,萨伏依王朝萨伏依公爵卡洛·埃曼努埃莱一世的曾孙,苏瓦松伯爵欧根·莫里斯的幼子。有传言说,他真正的父亲是路易十四,奥林匹亚作为他的一名情妇;但年谱使得这不可能。
同样是意大利人的欧根之母,是法国首相红衣主教马萨林的侄女奥林匹亚·曼奇尼(Olympia Mancini)。奥林匹娅幼年被马萨林抚养,长大后进入法国上流社会,一露面就艳惊宫廷,成为社交名媛;年轻的路易十四为之神魂颠倒,当时谣传说她是少年路易的情人。据说路易在1650年代中曾想娶她为王后,但精明的马萨林自知家门太低,害怕舆论非议,就把奥林匹娅送回意大利与欧根的父亲结婚(1657年),扼杀了路易十四的初恋(马萨林也安排路易在两年后,为政治利益而娶西班牙公主为王后)。
奥林匹娅在婚后数年就举家搬回巴黎,借由路易十四对自己的眷恋来获取家族利益(许多人相信她再度成为法王的情妇)。但是,因为涉及1679年宫廷中的毒药事件,她在1680年突然失宠(她还被指控在1673年毒死亲夫,并对国王下毒),被迫从法国流亡到西属尼德兰的首都布鲁塞尔(在那里一直居住到1708年病逝),并把子女留在法国,交托给婆婆照料。

成长环境
从血统上说,欧根是纯正的意大利人,但是他的父亲欧根-莫里斯亲王,是法国王室的远亲(其母波旁的玛丽是法王亨利四世的堂侄女),因此他决定在法国发展。部分因为妻子奥林匹娅在宫廷的帮助,他当上了法国香槟地区总督,封苏瓦松伯爵(Soissons),并指挥法国军队中精锐的瑞士雇佣兵军团。由于欧根亲王本人1663年出生在巴黎,所以从政治关系上说,他可以算法国人。
因为成长于法国宫廷,接受了法国的语言文化和教育,欧根可以熟练地运用法语和意大利语(但是去奥地利之前并不会说德语,甚至到他成为奥地利元帅的时候,德语也说不连贯)。因为父亲于1673年在战场受伤去世,母亲一天到晚忙于巴黎的社交应酬,很少顾家,所以欧根和他的兄弟姊妹,是由祖母波旁的玛丽养大。当时非嫡长的贵族子弟,一般情况有两条出路,一是从军,二是投身宗教;因祖母期待欧根成为一个优秀的教士,因此在他成年前,就把他送到修道院作灵修。

青年从军
1683年欧根21岁时,他出人意料地宣布要从军入伍,请求路易十四给他一个军队和职位;可是路易十四轻视的打量这个其貌不扬的毛头小子后,立刻拒绝了欧根的请求。据欧根后来的回忆说:“我的请求是谦卑温和的”、“没有人(像国王那样)如此无礼地盯着我看”。
1683年正是土耳其兵临维也纳城下的时候,欧洲各国的青年贵族,抱着十字军式的宗教狂热,纷纷投效神圣罗马帝国军,连法国人也不例外。路易十四的法国当时正敌视奥地利,跟土耳其是非正式的盟友,所以路易十四发布命令,禁止贵族子弟投奔奥地利。当时欧根的表亲巴登藩侯正在帝国军中服役,又正好他的一个哥哥在奥军当骑兵团长,碰巧几个月前阵亡,他就瞒着路易十四,于7月26日晚上,从巴黎秘密潜逃出法国国境,加入维也纳城外的帝国勤王大军,希望能接替哥哥指挥一个骑兵团。

土耳其战争
1683年9月12日的维也纳之战,解救了命悬一线的哈布斯堡君主国
1683年欧根加入哈布斯堡王朝利奥波德一世的军队,参与当年9月解救遭鄂图曼帝国军队包围之维也纳的日尔曼联军。虽然他哥哥的骑兵团已经解散了,但是欧根和两位统兵大将——巴伐利亚公爵埃曼纽尔(Max Emmanuel)和巴登藩侯都是远房表亲,欧根就编入他们的旗下参加战斗,他的英勇获得主帅洛林公爵查理五世的高度评价。联军在维也纳之战获得大胜后,欧根亲王在12月,因功被奥地利大公兼神圣罗马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委任为一个新组建的龙骑兵团的团长。

1686年基督联军夺回布达(匈牙利首都)
维也纳之战后,奥地利大军乘胜东进,收复了百年来被土耳其侵占控制的匈牙利全土(包含特兰西瓦尼亚),甚至在1688年,一度攻克土耳其欧洲的最重要前进基地——贝尔格勒(今日塞尔维亚的首都)。到1687年时,25岁的欧根再度因作战勇猛,升迁至中将军衔。除此之外,西班牙国王查理二世更授予他金羊毛骑士团勋章;同时他的堂弟——萨伏依公爵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二世,也馈赠他丰厚资金以及两个在皮埃蒙特的修道院年金。1688年9月6日,在奥军围攻贝尔格勒的时候,欧根的膝盖中枪受重伤,回到维也纳修养三个月后,才痊愈重返军队。
因为军团长与中将的收入微薄,1684年后的十年中,只要欧根没仗打而赋闲维也纳时,一直仰赖三位表亲的馈赠与接济——巴伐利亚公爵埃曼纽尔(Max Emmanuel)、巴登藩侯和萨伏依公爵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二世。

九年战争
在1680年代初称霸全欧的路易十四,为了遏止奥地利势力的扩张,于1688年8月,乘哈布斯堡王朝刚在东面战胜土耳其、西面兵力薄弱之机,开始执行侵略哈布斯堡王朝的速战计划,于是开启了长达九年的“大同盟战争”。当时英-荷-奥三强组成反法的奥格斯堡同盟,奥地利被迫将主力军西调以防御法军,东线的贝尔格莱德因此在1690年又落入土耳其手中。当时欧根亲王主要在北意大利战场跟法军作战,先后在三任北意大利战场之奥军总司令手下效力,包括表兄巴伐利亚选帝侯埃曼纽尔、萨克森选帝侯约翰·格奥尔格四世和卡巴罗拉元帅。1694年他出任北意大利战场奥地利军队司令,开始有独当一面的机会。
由于奥地利国库的收入微薄与财政体系落后,意大利的奥军常因欠饷而怠工、哗变,欧根在意大利只能勉力维持战局,以少量的奥军抗衡数量优势的法国元帅卡提纳,任其纵横驰驱并享尽战场优势。不过欧根几次果断的行动,都增强他的军事声誉。九年战争最后因双方筋疲力尽,在1697年签下赖斯韦克条约(Treaty of Ryswick)而结束。

森塔战役
1697年奥地利东方的土耳其从失败中恢复过来,力图趁奥地利忙于西线作战的时候,反攻收复失地。于是,欧根自请转调奥军东线,在1697年任驻匈牙利奥军总司令,率军3万驻屯匈牙利的多瑙河畔。
同年9月,鄂图曼帝国与神圣同盟(奥地利波兰威尼斯和俄国)爆发森塔战役(Battle of Zenta),他率领奥地利军,趁穆斯塔法二世率军在森塔半渡提萨河时,突然袭击奥斯曼军队,赢得奥地利有史以来一个最完整和重要的胜利。战役中,10万土军大部溃散,阵亡2万人、淹死1万人,奥地利军队不抓俘虏,屠杀了几乎所有伤兵,甚至缴获土耳其苏丹的金帐和军费金库。
这是欧洲军队第一次击败一位苏丹御驾亲征,而且取得最彻底的胜利。森塔战役的胜利者欧根亲王,几乎是一夜之间在整个欧洲声誉雀起,成为打击异教徒的欧洲英雄;他的名声正式超越了战功彪炳的表兄——有“土耳其人路易”之称的巴登藩侯。

随着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将注意力转向西方——即将死去的西班牙国王查理二世与西班牙帝国的继承问题,利奥波德决定对土耳其见好就收。1699年1月26日,奥土两国在卡尔洛夫奇(Karlovci,今斯雷姆斯基卡尔洛夫奇)签订卡尔洛夫奇条约,结束奥斯曼帝国与神圣同盟之间的敌对状态。

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
约翰·丘吉尔,带领反法的英荷联军,与欧根联手在多场战争中大败法军;欧根、丘吉尔与荷兰大议长安东尼·海因斯,组成强力的三角同盟,以打垮路易十四为目标
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1701-1714年)中,他和英国名将马尔博罗公爵联手合作,首次于布伦海姆战役大败法军,并取得一连串的胜利,占领比利时意大利等地。但是1710年英国退出战争之后,他于1714年的德南战役败于法国元帅维拉尔,无法进一步惩罚法国。战争于是在1714年结束,奥地利获得南尼德兰、米兰那不勒斯等地。他因为对土、法的巨大战功,被视为奥国的英雄兼实质国父。

帝国实权者
1703年,欧根以接近政变的方式,获得奥地利宫廷的主导权,开启他奥国实质首相的生涯。他拥有敏锐的军事天分与决策智慧,但却不是优秀的行政高手与军备天才(治军练兵能力较弱)。虽然早期他引进法国式的管理与训练方式,很大地提升了奥国的国力及行政、军事效率,但是在他晚年,奥地利的军队开始显露出练兵不足、士气下降的迹象,这与他精神和体力之衰退也有颇大关联。结果就是,奥地利在1730年代的波兰王位继承战争(1733-1738年)受挫颇深,欧根已无法像1718-1720年的四国同盟战争(战后奥地利用萨丁岛换得富庶的西西里岛)那样,利用外交分化来压制波旁王朝的法国西班牙法国因此重建西欧霸权,而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颠峰期也在1733年正式结束。但是,即使1730年代的战事不利,他在奥地利仍享有无比崇高的声望。
他真诚地效忠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在他1736年过世之前,长达33年享有奥皇最高顾问与军事大元帅的权力,普鲁士国王因此讽刺他是“真正的皇帝”。
1714年欧根在皇帝赐给他的维也纳的第三区土地上建造巴洛克式宫殿──美景宫,建筑各个部分的宫殿持续到1723年。他与前两位皇帝利奥波德一世和约瑟夫一世关系极为亲密良好,但与皇帝查理六世的却大多是上司跟元老部属的关系而已。因为欧根对无男嗣的查理六世力荐,主张把皇位传给兄长约瑟夫的女婿——巴伐利亚选侯卡尔·阿尔布雷希特(1726-1745年在位),如此即可自然地把相邻且信仰天主教的巴伐利亚奥地利合并,大幅增强奥地利在德意志的地位与实力。这个主张触怒了执意要把皇位传给女儿玛丽亚·特蕾莎夫妇的查理六世,因此查理对欧根不如他的父兄般亲爱信重。欧根从未结婚,他很可能是独身一生。1736年欧根亲王在睡梦中病逝后,他的侄女玛利亚·安娜·维多利亚继承了庞大财产,但是她沉溺于赌博,不得不把这些宫殿变卖。
法国的伏尔泰评价欧根亲王:“那个时代最完美的军人,拥有一位伟大将领所应有的一切优良素质,是战时的英雄、和平中的伟人。”

遗产与纪念
欧根本身未留下任何自传文件,生前详情也不明,周遭人对其生活也未泄露。但欧根曾聘请画家杨·胡赫腾堡(Jan Huchtenburg),随他在1708-1709年争战,纪录他的戎马生涯,而后将画作转成雕版画,并请法国作家尚·狄蒙(Jean Dumont)执笔搭配雕版画撰写传记,此传记能否完全呈现欧根的实际生活,仍有疑问。但透过这部作品,欧根的形象得到重新包装。他在生前已经是哈布斯堡王朝的英雄人物,过世后,在17和18世纪,他成为奥地利的民族英雄或民族一统的象征,被形容为“高贵骑士”(尽管他并非日耳曼人)。在拿破仑威胁奥地利之时,出现的几部欧根亲王传记,实际上作者们是以欧根的战神传奇,企图唤醒奥地利的勇气,在1930年代初期,欧根甚至成为奥地利法西斯主义者引以为荣的象征。在1938年,屡次打败土耳其人的欧根被纳粹德国宣传为征服东方政策的先驱,1938年德国海军以欧根之名为一艘重型巡洋舰命名(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以表示德奥合并的和平与彼此源出同宗。党卫队中也有一个欧根亲王师。(党卫队第七志愿山地师“欧根亲王”)

当时路过此处,一阵风吹过漫天黄叶,美极了,可惜天气不佳,无法再现当时的美景

沿着多瑙河西岸散步,伴着迷人的秋景,欣赏河对岸的佩斯,也是一番享受啊

横跨多瑙河共有9座桥连接着布达与佩斯,这其中最古老最壮美的桥便是这座塞切尼链桥(széchenyi chain bridge)了,并且它也是布达佩斯横跨多瑙河的第一座桥。
以下介绍来自百科:
历史沿革
1820年12月,匈牙利贵族、年轻的轻骑兵军官伊斯特万·塞切尼伯爵忽然得到父亲在维也纳病危的消息,遂准备立即出发去看望父亲,可是多瑙河上的浮冰挡住了去路。无论他怎么着急,也无法过去。等到浮冰融化,浮桥可以使用,伯爵终于渡过多瑙河赶赴维也纳的时候,父亲已经去世了,他最终未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于是,愤怒而遗憾的伯爵决心要在多瑙河上修建一座永久性的桥梁。
赛切尼发誓:“如果有谁能在布达和佩斯之间修建一座永久性的桥梁,我将捐献出全年的薪水!”塞切尼不但把誓言写入日记,并且付诸行动。他捐献出自己的全年薪水作为建桥基金,并组建成立了匈牙利科学院,开始着手造桥的准备工作。他多次到欧洲寻访,考察各种不同的桥梁,并结识了英国著名的钢结构桥梁设计专家威廉 ·克拉克,聘请他主持多瑙河大桥的设计。 1849年6月,由威廉·克拉克和阿达姆·克拉克兄弟俩共同设计修建的一座永久性桥梁,经过了十年的建造,终于建成了。这是一座以链索为骨架的三孔铁桥,长380米,宽15.7米,两座桥墩之间相距203米,是当时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桥。竣工之日,举行了隆重的庆典。为了纪念塞切尼伯爵的贡献,大桥被命名为“塞切尼链子桥”。链桥是多瑙河上华彩动人的乐章。放眼望去,矗立在两岸的桥头堡是两座高大雄伟的石砌凯旋门,拱门雕饰精美、缘线层叠,配以稳重的基座,显现出古典欧洲的王者之风。桥头两边各雄踞一座巨大的石狮,象守护神日夜护卫着大桥。雄狮翘首远望,气宇轩昂,象征着匈牙利人民不屈的历史胆魄。巨大的钢索从桥头堡引出,悬拉起舒展的桥面,勾勒出遒劲的曲线轮廓,刚中带柔,如同一座巨大的艺术雕塑。它与布达的宫殿、佩斯的商埠匹配得浑然一体、相得益彰。
当塞切尼链桥开始修建时,就已经让世界感到惊奇,而且这座桥对于整个国家的经济以及民生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塞切尼链桥是由英国工程师威廉·提尔尼(william tierney)设计的。塞切尼链桥桥身的中央跨度达到了202米,这在当时已经是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桥梁之一。1852年,一对狮形桥墩被分别放在大桥两端。
塞切尼链桥的桥用钢在1914年是得到了全面的升级和加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为了巩固他们在城堡山上的堡垒将大桥全部炸毁。在二战结束后直到1949年时,塞切尼链桥才重建完毕。

关于桥两侧的两对狮子,还有个传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据说,这对狮子雕塑被安置到链桥两端后被发现狮子口中并没有舌头,雕刻家因为众人的讥笑而羞愧难当,最后跳入多瑙河自尽。其实,狮子口中是有舌头的,只是不太容易被看见。

塞切尼链桥上逆光拍摄布达王宫

从塞切尼链桥佩斯一侧下来,右转前往纽约咖啡厅的路上,会经过这么一个类似骑楼的长廊,当你经过这一排灯柱时,你说话的声音会在每一个灯柱下被加强,无论是你自己还是周围人听起来都很有意思,这一点是我偶然发现的,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试试。

圣伊什特万圣殿(Szent István-bazilika)是一座天主教宗座圣殿,以匈牙利的第一位国王伊什特万一世(975–1038)得名,其木乃伊右手安放在此。
圣伊什特万圣殿与匈牙利国会大厦是布达佩斯最高的两座建筑,高96米,宽55米,长87.4米。它完成于1905年,工期长达54年。耽延的主要原因是1868年穹顶倾塌,已完成的工程全部拆除, 并从地基开始重建。
其建筑风格为新古典主义,平面为希腊式十字。立面有两个大钟楼。南塔内有匈牙利最大的钟,重量超过9吨。其前身重量约8吨,在二战期间用于军事目的,游客可以乘电梯或攀爬364级楼梯到达穹顶,360 °俯瞰布达佩斯

这便是匈牙利的第一位国王伊什特万一世的木乃伊右手了。

烟草街会堂(Dohány utcai Zsinagóga/Nagy Zsinagóga),位于布达佩斯的第七区。 是欧亚大陆上最大的犹太会堂,世界第二大犹太会堂,略小于美国纽约的以马内利会堂,设有3,000个座位,是Neolog 犹太教的中心。
这座犹太会堂长75米,阔27米,兴建于1854年到1859年,摩尔复兴式风格,主要参照北非西班牙(阿尔罕布拉宫)的摩尔建筑,建筑师是德国人路德维希·福斯特,部分室内设计是Frigyes Feszl的作品。
西奥多·赫茨尔出生的房屋毗邻烟草街会堂,设有犹太博物馆,举办犹太宗教和历史展览,建于1930年,参照会堂的建筑风格。
这座犹太会堂最初是建在居民区内。西奥多·赫茨尔出生的房屋遗址现在是会堂院子的一部分。烟草街会堂建筑群包括大犹太会堂、英雄圣殿、墓地和犹太大屠杀纪念馆。

前面这栋建筑就是布达佩斯著名的New York Palace酒店了,不过她在2006年翻新以后就改了名字,而最广为人知的却是她附属的咖啡厅,绝对是游客和食客在布达佩斯的必去圣地。下面有一篇关于她的简介,大家自己看吧,我就不翻译了,免得被喷。
American name, Italian design, Hungarian intellectuals. Commissioned by the New York Life Insurance company as its European head office, the New York Palace was built between 1891 and 1894 in Italian Renaissance-style. Best known for the New York Café, which became a mecca for intellectuals, the building is part of Hungarian literary history. Most great Hungarian writers, poets and journalists of the 20th century were regulars here and the café became a meeting place for literary minds. So much so, that waiters served ink and paper along with coffee and pastries. Moreover all influential newspapers of the time were edited here. Other artists, like painters, actors and filmmakers were also welcome, in fact the New York Café served as a hangout for the Hungarian Impressionists Circle.

The café's golden days lasted until WWII. The once opulent building was damaged during the war and it fell into disrepair. It's hard to imagine, but after WWII it became a sporting goods store. The first attempt to revive the New York Palace was in 1954, when it reopened as the Hungária Restaurant. The re-launch wasn't very successful and it wasn't until 2006 that the New York Palace was fully restored to its original splendor by a new owner: Boscolo Hotels. These beautiful photos by Márk Mervai offer a sneak peek into the golden era in Hungary at the turn of the 20th century.

这确实是一家有意思的咖啡厅,起了个美国名字,却提供意大利的咖啡和法国的甜点,而最吸引游客的是她极尽奢华的内饰,让你仿佛有种深处哈布斯堡宫廷享用下午茶的错觉。

与去年我去过的维也纳中央咖啡馆和萨尔兹堡Tomaselli咖啡馆(莫扎特当年最常光顾的咖啡厅)相比,这家纽约咖啡厅的软实力就稍显逊色了,无论是咖啡的口感,还是甜品的口味都不及前两家,尤其是不及Tomaselli,但毕竟考虑到她的知名度和吸引人的内饰,这家依然是布达佩斯喝咖啡的首选地。

甜品的口味过于甜腻,如此甜度过高的点心,建议大家不要选择卡布奇诺或者拿铁,可以试试平时不敢轻易尝试的意式浓缩或者美式苦咖啡。在甜点的观念上,恐怕我和这家咖啡馆的糕点师很难达成一致了,我总是觉得如果他们能考虑出几款带有抹茶、苦杏仁夹或者高纯度可可的巧克力作为甜味的中和,那一定会口感不错。如果大家有机会尝到萨尔兹堡的莫扎特巧克力球(一定要买不带莫扎特头像的银色蓝丝带包装的牌子,金黄色那家难吃爆了,骗游客的),就知道我的意思了。希望我有机会能把萨尔兹堡的游记补发上来吧。额……感觉跑题了……

看这款,我都记不住叫什么了,多层夹心的思路很不错,但是您就不能往前再走一步?就不能试着让他们在口中的区分度明显一点吗?每一层都是甜的,那有毛线用啊……

喝完下午茶,再回到国会大厦附近,已经是夕阳西下了,这次我们将沿着多瑙河西岸,仔细欣赏他的夜景。

夜晚,站在塞切尼链桥上在此远眺布达王宫时,已经是另一番美景了,金碧辉煌真是绝不为过的形容。

我不得不说,这美景远胜布拉格城堡!

第三天

第四天

本篇游记共含16377个文字,10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Markus_彦章 的图片:

夜里的王宫金碧辉煌简直闪瞎我的眼啊,楼主记得来更新呐

2016-12-01 14:09

引用 爱咳嗽滴冉er 发表于 2016-12-01 14:09:08 的回复:

夜里的王宫金碧辉煌简直闪瞎我的眼啊,楼主记得来更新呐

回复爱咳嗽滴冉er:一定一定,这几天就把它更新完

2016-12-01 21:2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