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三国孙权后人的居住地:龙门古镇,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 出发时间/2016-11-28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富阳一路乘着颠簸的大巴车,整个人随着道路拐向摇摇晃晃了好一阵,终于来到了龙门古镇。历史上的龙门是个风水宝地,据传是三国孙权的故里。村内以独特的明、清古建筑群而闻名,是现今江南地区明清古建筑群中保存较为完整的山乡古镇。听得名头如此响亮,内心却不免带一丝狐疑。算来自己去过的古镇也有许多,湘西凤凰嘉兴西塘,还有那望城的靖港,无一不是开发过度,满溢着商业的气息。特色景点前密密麻麻合影留念的人群、导游们此起彼伏的呐喊声、极力诚邀游客购物的小摊贩、琳琅满目却真假难辨的“当地特产”,当然还有无处不在的力劝游客拍照的师傅们。次次如此,内心不免生疲。

然而来到龙门时已天色渐晦,尚来不及赏景便已夜幕骤降。街道上少行人,零星散布着几家古朴的铺子,整个村镇笼罩在一片宁静之中。内心不由得窃喜——此次出行来对地方了!垂柳掩映下流光溢彩的石桥和潋滟的水流,颇有朱淑真笔下“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意境。细雨沾衣,微风扑面,夜色如水,远远在桥上望着画檐飞角金碧辉煌的门坊,觉得整座村镇古老又寂寞。

翌日醒来便要迫不及待要去古镇中探寻一番,但见村后有峰峦重叠的龙门山,气象万千,为富阳群山之冠。据说东汉名士严子陵曾游龙门,观山势异常,赞叹:"此地山清水秀,胜似吕梁龙门",古镇也因此得名。山的东南侧,剡溪与龙门溪交汇于镇北。剡溪亦是一条流淌着无数趣闻逸事的河流,盛唐之时就有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龙门90%以上的村民是三国东吴大帝孙权家族的后裔,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建筑,从一个大家庭的聚居地,形成今日的古镇。如此的文化沉淀,也无怪整个村镇萦绕着古香古韵的气息了。

我从未见如此淳朴而实在的古镇——镇内屋舍房廊相连,长街曲巷连贯相通,宛若迷宫。诗歌里的回不去的原乡,大概最适宜用于此处。青石板路上密密的苔藓似乎都绿到了石缝里,砚池边生长着菁菁的花木。

坊间小巷里住着最原始的原住民,他们用扁担挑着水,用祖传的技艺做着剪纸雕花,用草秸框当作灯罩,有那么一刻,在寂静少人声的巷尾拐角,顿觉自身仿若无意中闯入桃花源的渔者,置身于一个远远与现代化快节奏都市脱节的奇异古村落。

行至穷处,忽闻歌声大作,循声而去,原来是一处戏台。演戏者着青衣,一式一样的脸谱和姿势都完备。初始尚有几个好奇的看客凑到戏台前围观,几曲演毕,看客皆散。徒剩了戏者仍在卖力表演。我不懂戏,却也听得出唱者深厚的唱功底蕴。想到清代时曾有个说戏的笑话,讲慈禧太后为表友善,特请出华使节在戏院看戏。戏台上武生走场瞋目裂眦,花旦托扇咦咦哦哦,一场戏两个时辰下来,外国人一头雾水、叫苦不迭。虽是个笑话,却也表明中国的戏曲文化之粹,虽并非阳春白雪,可想要理解和欣赏,却也需花费一些功夫。

从戏园的展览馆走出,偌大的戏台下已空无一人,音乐声戛然而止,抬头望去,只见几位艺术家已坐下休息。虽隔了一段距离,仍能清晰看见其中一位老人满鬓斑斑,他们在想些什么呢?不得而知。

这样的一座小镇,艺匠的技艺如若不能流传给子孙后代,大概一些艺术会永远断流于此。漫步巷间,从呼啸吹卷着过堂风的暗室穿入,甚至能隐约看见里屋的棺木。想起了王羲之的那句词序:“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昔日鼎盛,如今萧索,总引得人慨叹。

而如此不开化的小镇,如此历史悠久的古朴村落,守护着一片宁静安详也便罢了。只是这样破败又斑驳的墙垣,这样摇摇欲坠的砖瓦房,这样脱离尘世的孤清,如只依靠着“孙权故里”这一声名,还能发展维持多久?反向思考,若依照古镇现今对商业化趋之若鹜的发展模式,用不了多久,这里就变成了另一个人满为患的凤凰。一样的拥挤,一样的过度开发,一样将名家众人早已赏玩咀嚼过的景致,再重新拿来数落一遍。那么它那青烟袅袅、天然去雕饰的本色,又该何处安放?

这是在龙门古镇画的一幅小画儿 。
第一次接触油画哈哈哈,画得不好,求轻喷。

本篇游记共含1580个文字,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12-01 13:07

引用 本色英雄 发表于 2016-12-01 13:07:24 的回复:

回复本色英雄:喜欢也可关注我的公众号:幸福时光旅行~有更多好玩的哦

2016-12-02 08:4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