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川西之旅--黄龙、九寨3日

58
琉璃阳光 (北京) LV.34
2016-12-01 13:06 804/79
  • 出发时间/2015-08-18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500RMB

凌晨2时半起床,3时半已经退完房、存好包,在大堂等候了。

4时整,小面包车来了。旅行社要先用小面包车将分散的游客运送到大巴车出发地,集中后出发。
小面包车上已有3位游客,两女一男,很年轻,身穿色彩鲜艳的运动服装。

大巴车出发地路边的小商贩吆喝着卖早点、雨衣、饮料。有需求就有市场。

在等候大巴车时,两女一男站在我不远处,我思忖两女是同学?闺蜜?

到了九寨才知道哪里是什么同学、闺蜜,人家是母女。

她家女儿每逢见到我都是彬彬有礼,先微笑,再说声:你好。

将人家母女看成同学、闺蜜,是我眼神不济?还是现在人显年轻了?

两年前看过一位北京女士的博客。暑期她与上大学的儿子参团境外游。团友们开始认为她与儿子是恋人。后来认为不像是恋人,是姐弟。

古代小说开篇经常是:老员外夫妇年过半百,膝下有个二八妙龄女儿......

年过半百,以过去标准就是耄耋老人了。

若按现在标准就截然不同了。吃得好、保养好、心态好,大大延长了青春保鲜期。孩子大了、家务负担减轻了,新的一轮生活开始了。

清晨5时,大巴车开动,启动黄龙、九寨之旅。

导游先自报家门。姓马名燕,一口软软的川普。美女资深导游,绵阳人,找了个茂县婆家。马燕让年龄比她小的叫她燕姐,年龄比她大的叫她燕子。

马燕先将33名游客按是否一同报名划分成9个家庭。团里有3个家庭是扶老携幼,33名游客只有我与一个吉林女子是跑单帮的。吉林女子是1号家庭,我是4号家庭。

坐在我旁边是位安徽女士,47岁,在去福州长途汽车上做过十几年售票员,有一儿一女,是个儿女双全。

她此行任务颇重。先是陪69岁老妈从安徽来看在成都居住的80岁的舅舅。来黄龙、九寨前本是一句客气话,“舅舅你去吗?”“我去!”得,带上一对老人出发吧。

她舅舅20岁定居成都,曾是一家兵工企业子弟学校的校长,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人,可却始终没来过黄龙、九寨。我对她说:你若这次不带舅舅来,他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你圆了舅舅的梦。

成都出发时车窗外还是漆黑一团,团员们又都是半夜鸡叫、“闻鸡起舞”。善解人意的马燕划分完家庭,马上让大家睡觉。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大巴车停下让大家如厕,与云南一样,每人一元。从此开始启动如厕每次一元模式。景区和宾馆除外。

庆幸是没下雨。马燕也说最担心下雨,昨晚雨停了她才松了口气。

 

上午9时就吃午饭了,12个菜5个有肉,团餐也没有那么不堪。马燕打预防针了,说到了九寨比这个要差很多。

 

途经一个购物点,没人动员,爱买不买。每人发了一个很结实的塑料袋。

 

给藏獒留个影吧。

 

黄龙人们最关注的是高反问题。从低海拔骤然到海拔4000米的黄龙,一般人都会有不同程度反应。

马燕开始讲高反的成因及危害,并用充满感情的声音说,每年都有游客因高反,永远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那怎么解决高反呢?当地生产一种高氧水,98元1瓶,能迅速提高血液含氧量,缓解高反症状。什么红景天呀,都不如这高氧水来得快。

洗脑加恐吓。每个人都要惦量、惦量,是98元重要?还是自己的绳命更重要?

大巴车停在名曰高反宣传站前。一位身穿制服藏族小姑娘手提一提兜高氧水上车,先继续讲防高反,继而开卖高氧水。一提兜高氧水迅速告罄,又提来一提兜。

我估计卖了有20瓶。安徽女士买了1瓶,我看了看包装,标明高氧矿泉水。

高氧水效果如何呢?

黄龙后乘索道到上站后,要步行2公里到五彩池。安徽女士母亲和舅舅出现不适。每人喝了几口高氧水马上缓解了。事后我对安徽女士说,带着俩老人,这瓶水买对了。起码在心理上是个安慰。

我买了没有?

对高反我是有信心的。2013年在阿里冈仁波齐神山,我可是凭借自己的双脚翻越了5700米的卓玛拉山垭口。

黄龙景区到了。马燕网上查询当日黄龙景区游客28000人。

 

进入景区乘索道上行。四

 

到索道上站后开始步行。人们都是有备而来,纷纷穿上了冲锋衣或羽绒服。我只加了件皮肤衣。

 

我的一位朋友始终不相信我穿这么少。她的同学前不久刚来过黄龙,穿上了毛衣毛裤冲锋衣,还是冻的要死。晚上在黄龙吃清汤火锅,火锅上来时,吓得同去的老外跳了起来,里面游着一条活鱼......

服务员特抱歉地说,都这么吃,还以为这样觉着新鲜呢,没想到吓了你们一跳,然后在他们强烈要求下,把鱼捞走了。那个法国老外与我同岁。

我的朋友说,当时她同学打电话来,都能感觉到透着寒气,给她冻怕了。

我问了问女孩,这种御寒熊猫服每件148元。

 

途中有处观景台,可远眺群山。

 

氧吧。2元吸一次。我没吸过氧,不知是种什么感觉。

 

雨水充沛,四处流水潺潺。

 

一声惊叹,五彩池闯入了眼帘。

 

黄龙、九寨,我始终怀有一颗敬畏之心,藏在心灵深处,丝毫不敢亵渎。正如我以前游记中所言,对心仪已久的青山秀水、风轻云浮,我总是带有朝圣的心。

时光流逝,看遍过眼云烟,这种心态不仅没有减弱,反而越发笃定。

 

环绕五彩池修有栈道,可以从不同角度欣赏因周围景色变化和阳光照射角度变化变幻出五彩颜色的“人间瑶池”。

 

“人间瑶池”的美景常留心间,开始步行下山,约5公里。

黄龙寺。

 

黄龙洞。

 

黄龙中寺。

 

看到一些游客爬山上来。高海拔爬山上来不是一个好选择。以这个时间到五彩池天就黑了。来黄龙不就是看五彩池吗?节省了索道80元,结果呢?

接仙桥。

 

沿途还有些小海子,袖珍版的五彩池。

 

下午5时按规定时间到达出口,马燕在那里等候,她告诉我还有一半人没出来。

半个小时后大家都出来了。安徽女士带着老妈、舅舅竟然走完了全程。我对他们伸大姆指,连声说了不起。

我平时坚持锻炼,脚力很好。后半程我几乎是健步如飞,他们仅比我慢了30分钟,要知道舅舅已经80岁了。再说声:了不起。

当晚住九寨沟口。去九寨途中参加了“走进藏家活动”(团费含)。品尝了火锅,喝了青稞酒。

 

火锅里说是牦牛肉,太硬,嚼不动。以后注意改进哈。

 

藏族小伙演唱歌曲。有个小伙都出盘了。

 

黄龙到九寨公路上小车排成了串,一片车灯,蔚为壮观。马燕说,这是自驾游客在九寨找不到住处,只好去川主寺住宿。

21时22分,进入九寨啦。

 

九寨的街头灯火通明。

 

晚饭后已经快11点了,饭菜不敢恭维,果腹而已。住宿33人分在3处,我所住宾馆有WiFi,洗澡后又上网看新闻、打卡啥的,睡时已是凌晨1时了。

我是一个人包了个标间,按规定每天补缴140元,两天就是280元。回到成都散团时,马燕只字未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消化”的。

清晨7时半九寨沟广场已是人山人海,进沟之战打响了。

大人看人头,小孩看屁股。

 

我向来动作敏捷,这时候可不能承让,很快就冲到了前头。来了辆去火花海的车,现在是饥不择食,先进沟再说。一鼓作气挤上车,还有个座位。

如今去九寨沟,不是你想去哪就去哪,而是车去哪你就去哪。

 

九寨沟三大古寨之一的树正寨。

 

我正四处张望,听到身后有人叫“叔叔。”。我回头一看,马燕出现在我身边。

“咱们的人呢?”我急忙问道。

“唉,别提了。我知道你跑的快,肯定跑前面去了。厦门家庭孩子超高我去补票,回来一看咱们团都冲散了。”

马燕接着说:“我好不容易归拢了7、8个人,让他们等等后面的人。来了个车,他们发了疯似的向上挤。我使劲喊,别上车、别上车,谁也不听我的。”

“那你怎么跑到火花海了?我又问道。

“这时又来了个面包车,我正犹豫,让后面人给挤上来了。”马燕回答。

就这样马燕成了“光杆司令”。我与马燕边聊边向犀牛海走去。

马燕不忘自己的角色,边走边给我介绍路边的景观,不时引来路人旁听。

树正群海。

 

龙海

 

树正磨坊。某电视剧在这里拍摄。

 

树正瀑布。

 

老虎海。

 

犀牛海。

 

“你是个平时严于律己,严谨、守时的人。”马燕一字一顿的对我说。

我看着马燕没说话。

马燕又接着说:“你与他们不一样,你过去从事什么工作的......”

自称阅人无数的的马燕还真说对了。做好自己,不给别人添麻烦,正是我的行为准则。

我从卫生间回来,只见马燕坐在栈道栏杆上大口大口吃东西。她说早上就喝了个“香飘飘”。

马燕是回民,不在外边用餐,饿了就从包里摸出几块饼干、点心充饥,渴了就喝几口瓶装饮料。

成都出来,马燕一路上给大家介绍风土人情、历史掌故。为了活跃气氛,还给大家唱歌。马燕有一个好口才,说起什么都是绘声绘色,很传神。马燕这个导游做的好辛苦。

“叔叔,你走的好快,我跟不上你。你自己走吧,我在这里打打电话,看咱们人都进沟没有。”

我从犀牛海乘环保车去了箭竹海,又从箭竹海沿栈道一直徒步到日诺朗瀑布。

九寨看水,连日降雨,海子里水量充盈。只是多云天,无法展现海子的奇光异彩。

箭杆海。

 

箭竹海瀑布。

 

熊猫海。

 

熊猫海的野鸭子。

 

熊猫海的生长缓慢的冷水鱼。

 

熊猫海瀑布要比箭竹海瀑布壮观。很远就听到瀑布如雷的轰鸣声。

 

九寨沟海子中的精华--五花海即孔雀海。从空中俯拍五花海。什么位置拍的?一般人不告诉。

 

珍珠滩。

 

珍珠滩瀑布。

 

对镜海印象颇好。游人稀少,是个可以静下心来,慢慢欣赏的地方。

 

新的生命。

 

人行步道下面就是湍急的水流。

 

九寨沟最壮观的瀑布--日诺朗瀑布。

 

从日诺朗游客中心乘车去长海长海--九寨沟最大的海。

 

长海奇柏,一半是生命,一半是死亡。

 

长海步行去五彩池,九寨沟也有一个五彩池。

 

从五彩池返回日诺朗游客中心,熙熙攘攘、人声嘈杂的游客中心已经见不到几个人影。潮起潮落,现在是退潮模式,都开始出沟了。

我没有忙着出沟,又去了日诺朗游客中心附近的则查洼寨。

 

出沟后看到城管在驱赶卖李子的当地妇女。有两个女孩(游客)追着买,5元3斤。

“好吃吗?”我问女孩。

“好吃,又脆又甜,你尝尝。”女孩递过了塑料袋。

我尝了一个李子,立即去追那个妇女。5元钱,妇女足足给了5斤,后来我离开绵阳时才吃完。

走到剧场,马燕在那里等待,给大家分发了演出票。演出晚7时开始。

 

看演出费用包含在团费里,如单买180元/张。

 

演出中还有互动环节。两个游客进行拔河比赛。

 

获胜者在一排女子中选已定的媳妇,女子都蒙着盖头。获胜者情商很高,一次就选对了。四

 

晚上回到宾馆洗澡、上网,一夜无话。

第三天返回成都,天蒙蒙亮就出发了。

马燕先拿起麦克风说道:昨天咱们团在九寨沟,叔叔去的地方最多,而且大部分是徒步。

我对身旁安徽女士说:恭喜你,你冒险成功了。安徽女士告诉我,这两天她心中一直是忐忑不安,生怕舅舅有个闪失。

返回成都启动购物模式。马燕除了重点介绍藏红花外,对其它购物点连诱导都谈不上。淡淡的说几句,买不买由你。

第一站购买银器。

销售大厅就像个大超市,人头攒动呀。在收银台刷卡刷个千八百都不好意思刷。

我们团一个与老公、女儿,男方父母出游的山西美女,真正的美女,身材高挑、明眸皓齿。一下就买了上万元银器。我对她说,你是“劳动模范”。

那个我将母女误认为同学的家庭也买了银碗、银手镯。粗略统计我团购买银器接近3万元。这阵式,买东西根本不用动员。

第二站购物风情街。

 

我是抓紧时间去看风光。

 

茶马古道雕塑。

 

玛尼堆。

 

小牦牛。

 

藏式熊猫。)

 

转经筒。

 

风马旗。

 

岷江源。

 

购物风情街的亮点是自助餐(团费含),自己买68元/人。马燕早就说自助餐不错,我心想还能好到哪去?

进入餐厅,大餐桌、朱红色软椅,开阔的餐厅可同时数百人同时就餐。

中间大长桌上银光闪闪,有20多种热菜、十几种凉莱、七、八种主食、六、七种粥羹。服务员源源不断的补充新菜。

什么牦牛肉呀,牛羊肉呀,你就可劲造吧。碰上几个北京老乡,一个小伙子说:两天啦,可算吃上顿饱饭了。

第三站茂县

先参观丝绸展览馆,每团一个讲解员,实际就是导购员。我团导购员是一个小伙子,戴副眼镜,业务知识很扎实,讲起来头头是道。

参观完带入小房间开始卖蚕丝被。这蚕丝被可不好卖,谁没事出来旅游背个被子回家呀?再说前面购物现在人们钱包都瘪了。

小伙子口若悬河说的天花乱坠,可是大家无动于衷,谁也不说话。

6、7千的被子降到1500,没人说话。

再送一床被子芯,没人说话。

再送一个华丽丽的丝绸靠枕,还是没有人说话。

小伙子用几近“悲愤”的口吻说,你们说话呀,到底多少钱才买呀?大家帮帮忙,给我开开张。

还是没有人说话。

小伙子彻底绝望了,都快急哭了,低着头收拾展示的被子。

就在人们认为大局已定,准备散去时,形势突然出现了“惊天”大逆转。

山西美女终于出手了,一下买了两床。

那个母女家庭买了一床,还有个家庭买了一床。

马燕笑嘻嘻抱着个丝绸靠枕上了车。她说那个小伙子今天接了3个团,前两个团没有人买,零销售。咱们团给他开了张,一下买了4床。

马燕接着说,我向他要个靠枕,还不给我,花60元买了一个。

我以小人之心揣度,这个靠枕是人家送给她的。哈哈。

本篇游记共含5378个文字,10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