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风雪为鞍辔 花月作衣裳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96
Ay. (成都) LV.11
2016-12-01 23:08 663/1
  • 出发时间/2016-01-06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火车从丽江出发,一路直直地向南,大抵两个小时就能到达大理。一路上两边平缓的山坡连绵,没有高耸的山峰突兀在沿线的高原上。山上的水土流失似乎是很严重,稀疏的灌木和杂草星星点点地散落在坡上,这里的绿色也像是蒙上了一层尘土的罩子,和裸露的山体露出的土黄色相应和,像是加了一层深色滤镜的黄土高坡,不知道是因为特殊的喀斯特地貌,还是人为的因素更多。长长的山脊线上竖起了很多风力发电机,巨大的转子慢悠悠地转着,他们倒是享受得很。

        日落和洱海是一齐出现在视线里的,这里的日落很不一样。我见过的落日里,有的热烈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炸裂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将整片天空映成一大片红色和橘色,连不安的云彩都必须臣服在这样的美丽之下;有的落日则是自己安安静静挂在天边,躲在一片灰霾和云翳里,把光线静静地投射在平静的水面上,仿佛也成为了一条安静流淌没有心事的河流。但这样的落日我却没有见过,巨大的、耀眼的白色光球,占据了小半个天空,没有一点黄昏该有的安分,明晃晃地让人难以睁开眼睛,海面上巨大的雾气,被剧烈的阳光拆解成一条条斜斜的银线,整个海面显得如梦亦幻,电视剧里劣质特效做出来的仙境和它一比显得多么可笑。银白色的阳光投射到海面上,形成了一条巨大的、宽阔的银白色条带,耀眼的银白色,让很多年没有学过化学的我,一下子想起了在空气中燃烧的镁条。

        日落渐渐变弱,天色越来越暗,剧烈的日光最后变成了远处天空和山脉交界处的一抹白色,又似乎带上了一点点神秘的紫色。白族村落静卧海边,日落而息,整齐的绿色田地平铺一旁。
         快到站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冬天日落的过程总是很快,刚刚一切的耀眼和梦幻迅速归于平静。

        从火车站外传来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我以为这是在庆祝某个节日,或是有什么天大的喜事大家在一起庆祝,刚一出站,整个人都被这种景象吓住了,火车站外密密麻麻的人,全是拉客的小旅馆老板和黑车司机,拿着各式各样的扩音喇叭,或者干脆赤手上阵,声嘶力竭地喊着,倒是丝毫看不到城管的影子了。摸遍全身口袋,翻遍大包小包,竟然没有找出两块钱零钱,只好用几张毛票充数,皱巴巴地塞成一团塞进了公交车的收款箱里,不得已地做了次恶人。
        公交从新城的方向开向旧城,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不少高楼大厦分立街边,灯光璀璨,仿佛是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这个错误的直觉之后不大不小的坑了我一次。公交车走了很长一会儿,才走到旧城,实际上公交站牌离旧城还有一段距离,下了公交车,四面一片漆黑,只有几座破旧的小楼,过路的人也没有几个,只有不断开过的汽车,往远处看,也是一片黑漆漆,散落着零星的灯光。无奈只能给客栈打了电话求援,热心的老板娘开着自家的车把我带回了客栈,客栈是自家三层小楼改造的,装修细致,有浓浓的复古风格。放好东西,我便出了门,夜游古城。

听当地人说,旺季的时候,通向古城的街道,两边都会停满各地来的车辆。而现在,长长的宽阔的街道上,竟是一辆车也没有,路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倒是浪费了这么多大瓦数的路灯。往古城走去,人也就逐渐多了起来,有些当地的妇人挑着担子卖着水果,对于我这样北方人来说,云南的很多水果压根没有见过,更别提叫上名字来,所以这次来,我尝试了不少,最推崇的是莲雾,口味清甜,口感既脆又嫩,稍稍带一点涩,风味非常特殊,吃起来完全停不下来,能让我停下来的只有它不太便宜的价格。蛇皮果长得很恶心,怕蛇的人应该完全不能接受它的样子,吃起来酸酸臭臭,好像发酵了一样,据说未成熟的蛇皮果还是比较可口的。至于释迦,对我来说,味道太怪了,吃过一次,便再也不想去尝试了。云南的水果种类非常全,热带、亚热带、温带的水果都有,一年四季瓜果不断,而且盛产一些奇奇怪怪的果子,有些连当地人都闻所未闻。

         大理的古城远远一望便能看到,流光溢彩,金碧辉煌,和没有城墙的丽江相比,大理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池,四四方方的城墙,气势恢宏的城楼上飞檐斗拱四起,“文献名邦”四字便足够能让人感受到其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历史上,南诏、大理两国曾先后在大理建立政权,统治云南地方近六百年,给后世留下了无数故事和传说,各类小说和野史的描写满天飞。

         实际上进入古城,和丽江古城几乎别无二致,不过倒是比丽江安静了一些。石板路修得非常整齐,一块块机器切割、打磨好的石板,大小相同,纹路一致,被工人们码的严丝合缝,一道辙冲着一道辙。关于古城的同质化我在写凤凰时写过,摘抄过来,“横横竖竖的木头房子,刷着一样的仿古油漆,黑色的褐色的深红色的油漆,青苔都被踩光的平平的石板路,银器店、手鼓店、饰品店密密麻麻,十元一条十五元两条的“民族手工披肩”,这里日渐成为小义乌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之一。酒吧、清吧、咖啡吧以及各式各样的吧,当然一定要有酒吧一条街,否则绝配不上古城两个字,古城们都在兜售着劣质的文艺和情怀,当然我也是茫茫俗人中的一个。”同质化是当今社会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产品的同质化,城市的同质化,甚至是人的同质化,我们当然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罪于一个古城、一个政府、一个管理委员会,社会的问题是全社会所有人共同造成的。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是我们应该思考的。

        街上有人卖着洱海里的炸小虾、炸小螃蟹、炸小鱼,我买了几串,辣得人嘴里直冒火,在湿润的成都呆惯了之后,在高原上暴晒几天,嘴唇已经完全干裂了,嘴唇周围全是水泡和翘起的干皮,偏偏云南人吃辣完全不输四川,又偏干辣,辣椒面使劲招呼,我脑子里全是《东成西就》里梁朝伟香肠嘴的扮相。转了不多一会儿,我就带着买的水果回客栈了,当身体累到一个极限,脑子就完全懒得运转了,躺下就着,而且睡得绝对死。

         第二天在客栈租了辆电动自行车,车身上喷着象征英联邦的米字旗,曾经十分流行的的星条旗,现在大有被米字旗赶超的趋势,膏药旗肯定是没有那一天了,太丑。
         在大理,只要不是低着头,或是闭上眼,是一定能看得到苍山的。苍山各座山峰的海拔比较平均,因而连绵的山脉起伏较小,像条长长的玉带,卧在古城的一侧,峰顶云雾缭绕,巨大的云团笼罩着山峰,你感受到,这种云不是轻盈的,而是厚重的,这些云离我们明明很远,却又占据了我们大半的视野,仿佛触手可及,一层又一层地压在山脉之上,遮住他孔武英俊的脸庞,让山峰染上了圣灵一般的神秘。作为大理四景之一的苍山雪,我倒没有觉得很壮观,只有山顶一点点的积雪,星星点点,近几年雪线上升的太快,除了在短暂的冬天,苍山雪已经不常见了。

         朝着洱海的方向,狂奔而去,洱海旁边的白族村落先于洱海出现,一栋栋的小房子密密麻麻躺在苍山之下,洱海之畔。一眼看去,白族的建筑与纳西族的建筑风格相差非常大,纳西族的房子以木结构为主,白族的民居则是砖石结构为主。白族人建房子非常考究,从房子的设计和用料上就能看出,白族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之高和勤劳不辍的特质。房子的主体是由大大小小的石头砌成的,墙壁则被漆成洁白的一片,屋檐铺满青灰色的瓦片。房子的精致,从门楼便可见一斑,砖石的飞檐成飞举之势,大理石屏上青灰色的颜料细致地描绘出一幅幅山水画,木雕泥塑,极尽手工。白族人建这样的房子,可能要花上一生的心血与精力,青白色的房子看上去古朴大方、清新雅致,非常养眼,实际在用料和做工上完全不输那些金碧辉煌的建筑,是另一种富丽堂皇的奢华。洁白的墙壁上往往刻着“清白传家”的字样,一语几关,让人肃然起敬。

         初见洱海,露出的一小片像是一块残败的湿地,浅浅的水面甚至不能遮住矮矮的水草,枯败的茅草大片大片连成一块,金黄色挽救了枯败,把萧条反而渲染成了一种温馨的美。水里几株树已经完全掉光了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树枝,有些歪歪扭扭直接倒在了水里,这是独属于这个季节的凋敝之美。嶙峋的树木映在水面上,随着微风来去荡漾,曲折的水面像极了一幅水墨画。
         再走不远,真实的壮观的洱海便完全暴露在眼前,洱海的水是宝石般的深蓝,像孩子的眼睛一般,深邃而纯净,纤尘不染。水面宽阔,渐远处与天色相接连,一望无际,海上有捕鱼的人家,帽子围巾包裹严实,脚蹬水鞋,撑着绿铁皮小船。让人顿感空灵,心旷神怡,宠辱偕忘。

         一路骑行,穿行在白族村落间,左手是连绵的点苍山,右手是湛蓝如洗的洱海,路两旁时有一排排整齐的树,有的枝桠干枯,有的则开着小小的鲜花,是绝好的点缀,窄窄的环海公路上很干净,一路上的游客也没有多少,这个时候来是我最大的幸运。环洱海公路上的标牌很多,隔着几十米就会出现一个,其上写着各式宣传保护洱海的口号,单单从风光上来看,当地的政府和白族人民的确是做到了,洱海几乎没有受到工业污染和生活污染,依旧保留着她美丽纯真的面容。我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连洱海这样的高原湖都要遭受被玷污被消失的命运,那么人类的未来会是如何。

         我走了大概一两个小时,感觉上已经很远了,但实际上只是洱海环线的一小段,把车停在一边,下来休息。成群的海鸥正栖息在这里,大部分卧在水面上享受着日光浴,有些不安分的则浅浅地飞着,海鸥总是一大群的出现,密集地出现在水边或是沙滩上,但又总是自顾自地活动,起飞,滑翔,降落,我也看不懂它们的活动,我见过很多次海鸥,但从来没有见过它们捕食,除了被游客投喂食物的时候。一旁有几个当地的老人,手里拿着几袋饼干,没记错的话,是熊字饼,价格翻了一倍,十元一袋,拼命劝我买一袋喂给海鸥,被我连连摆手拒绝了,通常情侣们和小孩子喜欢这样的活动,此刻我自己还饿得发慌。有一大群灰黑色的野鸭在海鸥的另一侧,野鸭们和海鸥保持着远远的距离,也可能是海鸥自觉高贵不屑与野鸭在一起,野鸭也离岸边很远,我看过去只是成群的小黑点,它们过来可能不是被喂食,而是直接捞起被放血祛毛做成野味端上餐桌了,成群的海鸥在天上盘旋着,野鸭们就在底下望着,我从来没见过野鸭飞翔,大概能飞的话,也只是扑腾几下吧。

        路过一个白族村庄,我买了一份炸湖鲜,还有两个喜洲粑粑,小鱼小虾当然很美味,这样的鲜货,怎样做都是一种美味,即使没有佐料,但是对我来讲,粑粑实在太过甜了,最后只能就着石榴汁硬往下咽。我和卖东西的白族姑娘谈了几句,这里的女孩子们都既活泼又开朗,皮肤被太阳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三五成群的在一起拉着家常开着玩笑,笑声不断,女孩子们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她们告诉我附近有个公园,但我没有听清,也并不在意,还是继续往前走了。
         经过几个村庄之后,走到了环海西路的终点,集市上有不少人,应该是个不太小的聚居点。不认识路,我又担心电动车的电量,便决定沿着原路返回。回去的路上,看到有人在湖边拍婚纱照,还碰到了结婚的车队,在这里结婚,大概算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桩事了。

         大概下午三四点钟,我离开了洱海,回到了古城。我从古城的另一个门口进了城,这一块的古城现代气息更浓一点,更像是一个一二十年前的小镇,白天这里稍微冷清了一些。我骑着车飞速地转了一圈 ,然后回客栈还车,一直休息到天黑。
         我热爱夜晚,远远甚于白天。白天一切都太清楚了,在太阳下自己被暴露地清清楚楚,我一点都不想清楚地看这个世界。夜晚一切都那么朦朦胧胧,昏暗氤氲的气氛,把世界烘托得暧昧动人,让人感受到了多少诗意和醉意。但很多事说白了,夜晚只是自己的一个壳,我们总是需要而且擅长找一个壳把自己套起来。

         古城的五华楼上放着电影,幕布就挂在五华楼的城墙角上,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和亭子里的放映员闲聊了几句,他正拿着手机,聚精会神地斗地主,他的语气很淡,好像所有的激情都已经被这样日复一日的机械式的生活给磨掉了。我们感觉到很新奇的事情,对他来说,只是 每天必须要做的工作,放的影片,都是《五朵金花》一类的。路遇“大理王府”,​看到门口游人寥落,才发觉这“大理王府”是个打着王府幌子的酒店,只不过修得亭台楼阁的样子太逼真,把我蒙骗了过去。街上有人卖唱,歌手披着一头散乱的唱法,他和我见过的很多街头歌手都不一样,年纪应该已经上了四十岁,看上去既不潮也不酷,甚至有些土,他坐在那里,唱起来很卖力,唱歌的时候脸上一副受难的表情,眉头紧蹙着,眼睛瞪着,很坚定的样子。我被他打动了,心里涌出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受,我在他的琴盒里放了五块钱。

         回客栈的路上,我买了一些水果。大街上安静冷清,几无人烟,走了一会儿,看到了一个烧烤摊子。我点了一些菜,坐了下来。旁边还有两个人,看样子很年轻,抽着烟喝着啤酒,他们是老板的朋友,在谈着当兵时候的事情,还有现在的生活,每个人都略显无奈。我也忘记自己和他们谈了什么,老板给我烤好东西之后,我就付钱把烧烤拿回客栈了。烧烤的味道我印象尤深,那是我吃过的最辣的烤串,加上那时候嘴上上火厉害得很,吃的时候简直像拿着烙铁往嘴唇上烫,只能拼命地喝水。
        古城里有一些树,树上正开着嫩粉色的小花,花朵很小,密密麻麻地开满了一树,看了让人的心情很好,可能是这样的颜色激发了人的“少女心”。古城里的酒吧街彻底安静了下来,所有的酒吧都在白天关门歇业,街中央有潺潺的溪水流过,两边是各种各样的花草盆栽,甚是可爱。令我有些吃惊的是,古城里竟然有座不小的清真寺,寺门写着南门清真寺,白绿相间,非常典型的伊斯兰风格,但是这座寺并没有修非常宏伟的圆形穹顶,只是在建筑的顶部有月亮和星星的标志。刚好有一对白人青年在街上走过,两个人都光着脚,男生只穿着嫩粉色的无袖背心,一条单裤挽着露出半条小腿,金色的长发绑在了脑后,手揣裤兜悠然走着,虽然太阳高照,但这是冬天,我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我们眼中,这可能是十足的“行为艺术”,但他们自己实际上完全不在乎,甚至会觉得很舒服。印象中,西方人的抗寒能力确实比我们要强很多,在成都的街上总是会碰到不少白人,他们的穿着似乎永远领先我们一个季节,有些纪录片里也会看到,在俄罗斯或是北欧的冰天雪地里,总有人只穿着半袖走在飘飘的大雪里,大概是毛衣毛裤自带的保暖效果?

        在古城里瞎转着,晒着太阳很舒服,有些屋顶上长着厚厚的仙人掌,有些围墙则爬满了花花草草,从花草的密集程度总能看出这里的人们对生活的乐观程度,这是我总结出来的经验。

         走着走着,竟然在古城里看到了一所学校,云南大理第一中学,校门气势非常宏伟,非常典型的白族门楼风格,门前还有两座石狮子,如果我在这里上学,可能自豪感和虚荣心都要从心里溢出来。我还在古城里路过了另一所学校,大理四中,气势差了一点,但依然很美。路上有很多中学生,淡蓝色的校服上交叉着几道白色花纹,大概是很多时尚人士所推崇的民族风。古城里开着各式各样的文艺情怀店,各色小吃应有尽有,走了一上午,觉得实在是厌烦了,以后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一种心理疾病:古城恐惧症。

         从古城出来,我想着去新城看看,来的时候只是在公交车上匆匆一瞥,感觉应该是个比较现代化比较热闹的地方,可以晚上逛逛街打发时间。走在一望无际的公路上,厚重的云彩压在苍山之上,宁静的村落躺在苍山之下,绿油油的作物整齐地生长在田里,顿感这才是旅行啊。走到公交站牌,等了一会儿,一辆公交车开过去,竟然没停,我才意识到,公交车开来的时候,要向司机师傅招手示意。公交车刚一开到新城,我就随便找了一站下车,不带目的也不看地图,在新城随便走走。

        新城建在洱海最南岸的地方,我走过一条大桥,河面很宽,实际上不是河,而是洱海延伸出来的一部分。太阳好像炸裂一般,阳光不是一束一束地投射到河面上,而是像一面镜子般完全笼罩住整条河流,整条河流都泛着白灿灿的光,像一颗巨大的夺目的宝石。有一点让人非常诧异,河上竟然有许多人在划皮划艇,我以为这是娱乐活动,心想这里的人竟然这么时尚了。走近之后才知道,这都是一些在练习皮划艇运动的孩子,他们上岸的时候必须踩在水里,把皮划艇搬到岸上,我看到他们上岸时身子打颤得厉害,这么冷的天里这样训练,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毅力,想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又必须这样成年累月的付出,光鲜的背后更多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心酸。大理港在洱海的南岸,里面停着几艘游轮,看样子,应该是为游客准备的旅游项目,在洱海上乘游轮,也是不错的体验,可惜这次没有机会了。

         新城的小山上有几座庙,似乎还有道观,看上去很漂亮,但是大门紧锁,门上的对联也早已褪色,大概庙里并没有常住的僧人。入夜以后,城里街道上行人非常少,几乎见不到几个,太阳落山之后,气温又骤降,一个人走在街上,萧条的感觉异常明显。我晃荡了许久,完全没有能去的地方,和古城相比,看上去非常现代化的新城,简直是座鬼城,新城的主干道两旁有不少高楼,但是高楼上亮的灯很少,一片死寂。新城很小,我几乎转遍了半个城,大部分地方一片黑暗,路人寥寥,一路上也没有看到比较大型一点的购物中心,在手机上搜了一下最近的连锁快餐店,距离非常远。晚上风很大,实在无处可去了,只能提前三个小时去了火车站,等待开往昆明的列车。

         洱海实在是个让人魂牵梦绕的地方,离开之后我常常想起村上春树的一句话,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期待重逢的那一天。

本篇游记共含6994个文字,6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Ay. 的图片:

2016-12-05 17:1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