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帕劳PALAU~上帝的水族箱

17
窝窝小巫 LV.6
2016-12-02 22:26 412/0

今年旅游的主题就是:计划不如变化快。这个在上学期间需要娃们请假一同去的帕劳六天五夜之旅绝对是计划外的旅程。若不是事发突然无可选择,再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堂而皇之在上课期间给俩娃请假外出旅游的。哈哈,开篇先为自己洗刷一下罪名,然后再切入正题。
先用我有限的知识来个小小帕劳介绍吧,这是西太平洋近菲律宾海一个小小的岛国,但是因为帕劳中国大陆尚未建交,反而是和台湾建立了所谓的“外交关系”,所以中国大陆没有直飞帕劳的航班,不得不从澳门或者香港抑或台湾转机。
而且,也是因为没有建交,所以国内的手机,不论选择的哪个运营商,到了帕劳就只能当做相机用。WHY?因为无信号无网络。如果强烈需要上网,要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蹭酒店WIFI(为毛要夜深人静时候?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才能连得上!白天时候是否可以连上全要看人品);要么就花50美刀购买一个1G的网卡。即便是自己买的网卡,上网速度也是慢如蜗牛,图片上传要保持十二分的耐心,要想看视频更是门儿都没有的奢望。据导游说,整个帕劳两万四千的人口,才共享20M的宽带。2W多的人口,才20M的网速,想想也是醉了。这可是真正与世隔绝的的世外桃源啊!
顺带说一嘴的是,帕劳貌似没有自己的货币,到了帕劳,花的全是美刀。踏上帕劳的土地,就要做好哗啦啦花美刀的准备。
来到帕劳,就一定要出海。马蜂窝和淘宝上面有很多的店铺,我选择了“旅易”,因为这家公司承包了从澳门帕劳的航线,机票、出海、酒店预订一条龙的服务自然也会物美价廉一些咯。


我们搭乘的是从澳门直飞帕劳狮子航空,11月11日飞,16日返,想少呆一天或者多呆一天都不行,因为一周就这么一趟航班,别无选择。而且因为是廉价航空,飞机上座椅间的距离不是一般的近,个子高的乘客(比如我家粑粑)实在是坐得很憋屈,建议个子高的乘客换登机牌的时候要求坐在安全门的位置。飞机上也没有餐饮,只给提供一瓶水和两个小面包。想去的亲们还是在上飞机前解决好肚子的问题比较好。
澳门机场也是超级迷你,不过还有一个小小的儿童活动区域,其实就是让娃们玩IPAD的地方,儿童活动区旁边是大人图书馆(让大人玩IPAD的地方),IPAD很强大。

机场里面的大小垃圾桶按照回收物品的不同而设计成不同的形态,一看就知道什么东西应该扔到哪个地方,非常棒的设计。

飞机从澳门起飞的时间是16:45,到达克罗尔的当地时间是21:30,飞行时间4小时。帕劳比国内时间早一个小时。
起飞没多久,舷窗外面天就开始黑了下来,天边只剩下了一抹艳红。

到达帕劳已经是当地时间夜晚9点半(也就是北京时间夜晚8点半),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第二天早上起来才发现我们住的假日酒店的窗口竟然能够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虽然天不够蓝,但是依然非常养眼。

经过了前一天飞机的劳碌,照道理应该是在酒店休整一天以后再出海,但是这样会影响当地地接的赚钱大计,所以尽管很疲倦,我们还是不得不在第二天一早9点准时出海了。

上船前李爸爸的表情,这是还没有睡醒的节奏吗?

船上先来个合影,以便和旅程结束后的皮肤着色度做一个鲜明的对比。

这是我们的导游和年薪400万的船长。

请看船长衣服后面的字:年薪四百七十万!哦买告,开船可以改变命运,真的,相信我!

给小船上的大伙儿来个合影先!

小船在风平浪静的海面顺利行驶20分钟以后,我们就到达了第一个浮潜的地方:二战战斗遗址。
水蓝得简直不像话,虽然距离水面有8米的距离,但是透过如同玻璃一般透明的水体,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这艘被美军炸沉的日本军舰的整体形态。
导游阿聪告诉我们,非常遗憾,非常遗憾的是当时这艘战舰是以非常缓慢的速度下沉的,上面的日本鬼子全都在船沉之前跑光光了。

李小妹本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下了海就欢快地玩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地在水中旋转。

这也是姐姐第一次浮潜,买了一年的浮潜眼镜终于派上了用场。水下缤纷的世界极大地震撼了她小小的心灵:原来看似平静的水面下面竟然也是一派的繁忙,深邃的大海孕育着这样美丽的生命形态!

从二战遗址出来,海上刮起了风,在乘风破浪的愉悦中,我们到了美得惊心动魄的海底大断崖!
200多米深的大断崖是不可思议的美丽:那目不可及的层层叠叠的珊瑚,那穿行其间的美丽鱼类,让人应接不暇的美丽生物忽然间以大集合的姿态密集出现在眼前,这样迅速到来的幸福让我有一种头晕目眩的喜悦。

我们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小丑鱼,看着它艳丽的身子在柔软的海葵中自如地穿行。

这是小丑鱼家的全貌,一大片附着在大断崖的珊瑚礁上的海葵。看起来像是植物的海葵,其实是可以移动的食肉动物!

好神奇的海葵,每一个柔软的触角都有一个略带紫色的“小脑袋”。怎么也没有办法把这么美丽的生物和“充满危险的会分泌毒素的捕食性动物”这样的词语联系起来。

海葵有毒的触手对小丑鱼们却是相当宽容,因为生在在其中的小丑鱼能为它带来食物。瞧,这个小家伙忍不住从它的“房间”里面探出头来向我们问好呢!

上面的小丑鱼的相片就是由水性一级棒的副船长用这样的方式潜到水下照出来的。他的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海底深渊,姐姐说这样的场景让她脚底一阵发软,生怕一不小心自己会跌落到深渊的尽头。

浮上水之前还不忘为浮潜的游客们拍上一张

视线中出现了之前只在水族箱里见到的神仙鱼,它悠闲地在珊瑚丛中散着步,不时用管状的嘴巴“亲吻”面前的珊瑚。

还有紫色的软珊瑚,它柔软的身姿在摇曳的海水中婀娜地伸展着,真心想不明白那种叫做珊瑚虫的物种怎么能创造出来这么美丽而且多变的生命形态?

以及这样子形状奇特的珊瑚,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榴莲壳被丢在了海底。不确认这个是不是蘑菇珊瑚,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一整个大球就是单个巨大的珊瑚虫。不但如此,它还具有变性的能力,年轻的时候,它们都是公的,因为产出精子所耗费的能量低于生产卵子。然后等长到足够大、能力足够强的时候,它们就会变成母的。一旦环境变得恶劣,它们又会再次变成公的,总之就是可以在公与母之间随心所欲地转换。
如果哪一天,人类也可以根据压力自动变性会是怎样一种状态?世界太美好,容我笑一会儿。

大断层在开阔的水域,海面不再风平浪静,浮在水面上的我们也随着风浪上下摇摆,很有一种晕船的眩晕。这让第一次在大海里面游泳的妹妹很是不爽,心情迅速跌落到了冰点,一改刚才在水面旋转翻滚的欢快,表情明显由晴转阴。上水以后受到了沉浸在大自然美景所带来的欢愉情绪的姥姥所感染,勉强对着相机挤出了嘴角的一丝笑容。

然而随之以后更加剧烈的颠簸造就了这样的表情,这到底是哭呢?还是笑呢?

帕劳的海域,是典型的海上喀斯特地貌,众多的造型奇特的小岛会以最出其不意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比如这个,像不像刚把头和脊背露出水面的海怪?

天虽然是阴着的,海水依然是蓝得太不像话了!这要是晴天还了得,这样的蔚蓝不得刺瞎我的双眼?

海面上静静驶过的船舶,似乎很平静的样子。天上的云朵似乎也在碧绿的海水的映衬下变成了绿色。

然而远处迷蒙的山却预示着用不了多久,滂沱的的大雨即将赶到。

终于在暴风雨来临前来到了著名的德国水道。镜头里,小船在波涛翻滚的海面掠过时激起的点点浪花,如同一颗颗闪亮的珍珠。

德国水道是二战时期德国人为了开采当地的磷矿而炸出来的一条可以供运补船只通行的水路,最深的地方也只有两米。

水面堆砌着炸出来的海底碎片,有点儿触目惊心的感觉。资本主义列强们在发展的时期也没少做掠夺性资源开采的事情嘛。

这里也是“七彩帕劳”最具代表性的体现。因为深浅不同,加上海底珊瑚礁的作用,这里的海水呈现出来的是泾渭分明的蓝色、黑绿色、黄绿色、和鹅黄色,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同一片大海能有如此丰富的色彩。

再来一张。如果要是晴天,肯定是会更加的色彩斑斓,美轮美奂。

我想说的是,远处那分割出来的一片鹅黄不是陆地,依然是海洋,是海洋!

德国水道出来,颠簸加剧。从涌峰跌入涌谷产生的离心力让胆大的姐姐发出欢快地尖叫。

妹妹一脸恐惧的妹妹和淡定的姐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终,又惊又吓的李小妹成功开启自我保护模式,穿着湿漉漉的泳衣、盖着可以滴出水的毛巾,在“风里来浪里去”的小船中不顾一切地睡着了。
而姐姐的淡定也没能延续太长时间,之后一次次把我们从凳子上颠起的大浪,和即将开花的屁股传来的大面积疼痛,也成功地催落了她的眼泪偷笑 。

抱着熟睡的妹妹,惊奇地发现远远地怎么有一群人站在海水之上?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水上漂?
原来我们是到了神奇的长沙滩!这一片沙滩,每天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以露出海面。我们去的时候,海水已经几乎覆盖了整片沙滩。

长沙滩的旁边就是著名的鲸鱼岛,从这个角度看,这座岛屿跟鲸鱼的相似度绝对超过90%!神奇的大自然甚至把鲸鱼的嘴巴都刻画得那么栩栩如生!

水性超好的船长儿子,别看他现在靠着浮板,其实一潜到水里像鱼一样自如,根本不需要救生衣,带上面具就能潜入两米深的水下!实在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船中间那个小小的黑点,就是抱着睡着的妹妹的我。

姐姐已经欢快地在水中奔跑起来,甩起的点点水珠糊满了镜头。

妹妹也终于被姐姐的欢叫从梦中叫醒,怯怯地跟在我的身后在没过脚面的海水里小心翼翼地行走。

终于与大部队汇合,这样的时候必须整个合影。

和我们的导游也来上一张,视野的尽头是海天一色的壮阔。

团友在海水中捞起的凝胶类的海底植物。

小朋友之间不需要语言的沟通,不一会儿,姐妹两个就和船长的儿子玩在了一起。

没玩过瘾的姐姐还主动挑衅姥姥,玩起了激烈的打水仗

姐姐胜利的欢呼声终于引得妹妹也忍不住加入了“战斗”的行列。

婆孙三个,其乐融融

长沙滩的水有多清?看看这张相片就知道了!

游戏的时间总是显得那样短暂,在导游千呼万唤的催促声中,姐妹两很不情愿地被拖着往船边走。贪玩的她们不约而同地发现原来被拖着走的她们在水里可以偷懒地把脚收起来,身体可以便像小船一样漂浮起来。

唱起了空城计的肚子提醒着我们该吃午饭啦!午饭是在无人居住的小岛上很浪漫的野餐,在等待副船长给我们做鱼汤的时候,我们发现小岛的沙滩上落满了这样的野果子,很像树葡萄,中间都有一个大大的黑色的核儿,但是外面包裹的果肉确是非常的薄。

长在树上的它们是这样子的。虽然看起来诱人,但必然是不能吃的物种,要不然哪里还能留到现在?

我们还在小岛周边的浅水里看到了各样的海参,有的是全黑的,有的如同盖了一层白霜。都是光溜溜的,不像中国市场上的海参都是带刺儿的。不管怎么样,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看起来都很肥美。

给全副装备准备蹲在小岛周边浅水里浮潜的姥姥来上一张。

午餐终于开始啦!盒饭是船上带过去的,鱼汤是现煮的,虽然没放姜有点儿腥,但是胜在新鲜热辣,给一直在海上穿着湿漉漉的泳衣吹着海风的我们带来了美好的温暖。

吃饱喝足,全团来张合影

午后短暂的阳光,让宁静的小岛披上了迷人的光彩。

野餐出来的万象硬珊瑚区里有种类繁多的鱼类,可以喂食。这些鳄鱼们,哦,不是鳄鱼,是饿鱼,如同恶狗扑食一般冲向我握着面包团的手掌,不一会儿的功夫,我的手掌周围就如同毛刺一般扎满了鱼群,一些没抢到面包的甚至还啄起了我的手指,买告,这一嘴巴下来还是很疼的好吗?

每一个喂食者的身体周围都聚集了大片的鱼群。

从水面上看的情景是这样子的,密集的鱼群把两个小娃吓得都不敢下海了。

万象硬珊瑚区的海底铺满了珊瑚开出的美丽花朵。

稍微水深一些的广阔视野里呈现的是这样的画面。

这一片水域还有帕劳的国宝:苏眉鱼。这是一种大型凶猛的蓝色鱼类,因为一直游在靠近海底的地方,只能借两张网上的图片。隆起的前额、巨大的嘴巴和邪恶的眼神,看着就没法儿爱起来。
据说深海的苏眉鱼可以长到2米长!它们的食物包括很多有毒的无脊椎动物,比如海胆啦、海兔啦什么的,神奇的是它们吃了这些有毒的动物后并不会中毒,但毒素会在体内积攒起来,所以如果嘴馋的吃货们想吃它又不会中毒的话,可得务必先清理干净了它体内的毒素再说。

水性一级棒的副船长不但擅长煮鱼汤,还承担起了潜到水下近距离拍摄海底生物的“重任”。

别人家的副船长也是棒棒哒!

再下一个景点就是七彩软珊瑚。软珊瑚的形态千奇百怪、颜色也是异常美丽:粉的、橙的、紫的、黄的,美不胜收,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形容词来描述这些美丽的生命了。

深水区域的软珊瑚数量更多,一丛接着一丛,一片连着一片,一直延绵到目力极限的深海。

为了调节气氛,导游还潜到了水里,站在海水的中央给我们表演吐泡泡的节目。

回程的路上看到了著名的情人桥。

回来的路上远远地看见了我们的酒店:假日酒店。导游马上很严肃地说:“好,今天我们的旅程就结束了,请住在假日的游客们在这里跳下海,游回去吧!”
姐姐看着导游严肃的样子,一脸担忧地问我:“妈妈,我游不回去怎么办?”

从假日到F.C.中餐厅有这样一条充满美好的步行便道。F.C.据说是克罗尔最好的中餐厅。我们没能吃遍所有的中餐厅,但亲身对比F.C.和克罗尔800米长的中心商业街上一间名叫“Chinese Fast Food"之后,深切地体会到巨大的反差,然后义无反顾地再次回归F.C.的怀抱。

道路的尽头就是我们几天出海的码头。

餐厅里看到的妖艳如血的晚霞。

重头戏来了,其实我一直很犹豫要不要加上这些图片,本着保护海洋动物的理念,这一顿的饕餮实在是有点儿背离环保的初衷,但是当地并没有法律禁止食用这些动物,那要不我们就尝一次?嗯,对!就一次!下不为例!!
这就是著名的椰子蟹,是一种寄居蟹,最大的体长能长到一米!买告,要是真让我面对面遭遇这样一只椰子蟹,我一定会以为是遇到了史前怪物!虽然名叫寄居蟹,但是它成年以后就不需要寄居的螺壳了,要不然它上哪儿去找这么大的螺壳啊?
椰子蟹非常凶猛,两只强有力的大螯可以帮助他们轻松地爬上光滑的椰子树,并且毫不费力地钳开椰子壳,取食里面的果肉。它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
椰子蟹的领地意识很强,如果把两只蟹同时放进一个桶里,它们会一直死磕,直到其中的一方死亡为止。所以每一只椰子蟹都被放进了一个单独的高桶内。


被抓住的椰子蟹张牙舞爪地舞动着它的大螯,做好了决一死战的打算。
它的腹部是卷曲起来的尾巴上覆盖了坚硬的外壳,就是这一层如同盔甲一般的甲壳帮助它摆脱了寄居在螺壳之中的困扰。然而,在它幼年的时候这个尾上的甲壳还很柔软的,必须寄生在螺壳内以寻求保护,这样的时期足足有两三年之长。
椰子蟹的生长非常缓慢,老板娘说这样的一只三磅的椰子蟹有七八岁的年龄了。


端上餐桌的椰子蟹也很美,肥硕的腹部里面全是黄。味道初尝略苦,回味却极为鲜甜。蟹肉感觉比较粗糙,硬实,全是肌肉的感觉。说老实话,吃一次真的就够了,它的肉质远没有大闸蟹鲜嫩,一磅80美刀的价格也着实让人无法再承担第二次的割肉了。

第二个重头戏是砗磲。这一只砗磲贝足有十二三年了。张开的砗磲贝,体内的色彩也可以是变化多端的,有些还是极为艳丽夺目的,以后的相片里有有介绍。

砗磲贝的瑶柱做了一盘刺身。不爱生食的我感觉也就是一般般,倒是两个小娃左一口右一口吃得很欢。

裙边跟黄瓜搭配做成清爽小炒,师傅的火候稍微过了点儿,硬硬邦邦的像牛皮筋一般在嘴里捣鼓半天也咬不烂。

还有就是这个闻名已久的蝙蝠汤。

来个特写,是不是相当狰狞?别打我,我只是还原一下事实真相。

但是和鸡一起煲的汤味儿绝对是一级鲜美!是广州的老火靓汤没错!

餐馆门口笼子里面养着一只蝙蝠宠物,看着它,心里是满满的愧疚:实在对不起哈,我们刚吃了你的同类。
不过话又说回来,说不定这一天所有的蝙蝠汤就是一只蝙蝠煲出来的,这只蝙蝠从这个人的汤里捞到那个人的汤里,反正就是捞出来看一下嘛,大部分人又不吃。
这里要忍不住告诉你一个小秘密:蝙蝠肉我吃啦,剥了皮以后尝了一下,肉粗且硬,但是并没有尝出传说中的骚。
只要是煮熟的东西,我都可以踊跃尝试一下。别人说的毕竟是别人的感受,只有自己试过了,才是自己的感受。

第二天原本的项目是去水母湖,但是因为今年帕劳大旱,水母湖里面的水母已经所剩无几了,为了尽快恢复水母的数量,政府封闭了水母湖。很是遗憾啊遗憾!
为了弥补这个项目,把原本另外收费的鹿角珊瑚降成了免费项目。
一下到海里,浮潜眼镜里面出现的大片鹿角珊瑚简直让我惊呆了,用延绵不尽来形容绝对不为过。

有些鹿角珊瑚已经生长得非常靠近海面,浮潜的时候双腿要尽量与水面保持水平,以免一不小心被锋利的鹿角珊瑚刮伤,之后的行程就“悲催”了。

虽然都是鹿角珊瑚,但是珊瑚的形态也是多样的。在这一张相片里面,我悲哀地发现在珊瑚丛的脚下,躺着很多折断了的枝杈。不知道这些是自然状态下的损毁,还是之前游客不小心所造成的破坏。心痛之。

跟随着导游的浮板一路浮潜而去,我们看到了不同种类的鱼群。

在海水略深的地方,这些受到了我们这些“入侵者”惊吓的鱼群还会变幻出不同的形态,以飞一样的速度迅速逃出我们的视线范围。

水下还有这样如同蕨类植物一般的水生妖魔植物。

一条红色的小雨游进了镜头

有的鹿角珊瑚呈现出与众不同的紫色。

有了前一天的经验,我们把毛巾放进了防水的塑料袋里,每次上水都拿出一条全干的毛巾,给妹妹披上。不是偏心妹妹,而是因为妹妹前一天晚上或许是受了海风的刺激,加上湿漉漉地在大风中开行的船上睡了一觉,以至于三更半夜剧烈咳嗽到要去医院看急诊的地步。 在此必须感谢劳累了一天还半夜开车带我们去医院,累得在医院躺椅上睡着了的导游阿聪。

海上云很滑稽地低垂在海面的上空

这一天的行程,依然的颠簸,但是两个娃迅速地适应了这种“海上漂”的生活,看姐姐那一脸的笑靥如花。

七彩鱼世界,这里的鱼也像毛刺一样扎在我的手上。我随便一伸手,就能摸到它们的背部。只是它们的行动太敏捷了,如果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想要抓住它们是不可能的事儿。

导游在水底捞出来这么一个圆乎乎的东西。姐姐马上告诉我“这是面包海星!”,哇塞,我的姐姐,你的知识比老妈都丰富!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也是第一次听说面包海星(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印象中海星就应该是长着N只脚的样子,这个没有腿儿的大怪物实在是怎么看也不像海星嘛。用手摸一摸,硬硬的,表面非常粗糙,布满了一粒一粒的小突起。看着真不像是活着的生物,就像一块大石头。

除了海星,导游还捡了个海参,放在浮板上,让我们所有的人看过了,摸过了,再扔回海里。
这个海参我是真没敢摸,这种黏黏糊糊的软体动物实在是让人心生畏惧。不知道导游在抓它的时候它没有吓得把内脏全都喷射出来呢?

一旁的游船边上都是浮潜的游客

被密集鱼群吓坏了的妹妹铁了心地和船长待在船上,死活不下水。我们正在兴致勃勃看着水下鱼群的时候,忽然听见她激动地大喊:
“水母!水母!水母!Jellyfish!” 
顺着她小胖手指着的方向,我们果真看见一只直径有海碗碗口大小的水母漂浮在海面!船长说,这个水母可以算得上是无毒的,只要不叮到嘴唇就没关系。于是我们一群人疯了一样追着这只水母,拍下了众多的相片。
我没敢伸手去摸,导游阿聪用手触碰了它的触角,结果晚上就红肿起来。万幸当时我们没有激动地把这水母捧在手心里。

不远的地方就是砗磲贝的花园,这里有几十只体长超过半米的砗磲贝,都是从深海里面挖出来放养在这里的。这些砗磲都是上百岁的高龄寿星啦。这个景点连同着后来的观鲨都是额外付费的项目,一个人30美刀。

这些砗磲贝距离海面最浅的也有三米左右。在阿聪的使劲儿的拉拽下,我终于克服了海水巨大的浮力,跟着他潜到了水底,摸了一摸百年砗磲贝们柔软的裙边。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耳朵被海水挤压产生的疼痛却让在水底的我有了一种很心慌的感觉。

姐姐也想试一试潜到水底去摸一摸砗磲贝。

虽然没有潜到水底,但是也完成了一半的路程,赞一个!

又到了无人岛野餐时间。

好多的游船齐刷刷地停在岸边。

这个小岛的沙滩比前一天的小岛大多了!

妹妹不会放过任何一秒钟玩水的时间,蹲在浅水里翻找沙子掩埋下的“珍宝”:珊瑚的碎片和贝壳的残骸。

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还真以为是在寻宝呢。

姐姐也一起来寻宝,你一块珊瑚,我一片贝壳,看谁找到的宝贝多!

船长的儿子戴上了脚蹼,俨然成了一条灵活的小鱼。

这个时候,姥姥和妹妹还站在齐腰的水里开心滴玩着,那时候的我们并不曾知道也就是不到100米开外的深海,就是看鲨鱼的地方!买告!我们能平安活回来还真是万幸啊。

最惊险的节目到来了!围成圈儿的游客们齐齐把头扎在水里。看着副船长带着一包食物残渣潜入水底,散开。
每一次都引来大群大型鱼类争相抢食!鱼群在我们脚下盘旋、徘徊,但是就是没有见到节目的主角——黑鳍鲨。终于,在最后一包食物残渣散尽之前,主角出现!巨大的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们的脚下,我看见了它扁扁的头部!我看见了它流线型的躯体!买告,它们离我们是那么近,就连它身上带着的印鱼都看得一清二楚!耳朵里听见胆小的团友大声叫喊着:“太近了太近了!快走吧!快走啊!”
喊声惊落了一条小印鱼,它慌张在我们的身体下面游来游去,企图寻找一个新的宿主。快走快走,我可不想被它那多刺的吸盘叮上!
在这里我不但看到了鲨鱼,还在刚下水的时候看见两只巨大的章鱼滑动着八条巨大的触手,用头下部的漏斗喷水快速地倒退游回海底。

我们下海观鲨的时候,妹妹赶紧把脚丫伸进姐姐的脚蹼里感受了一下。

因为观鲨而无比紧张的神经终于可以在牛奶湖里放松一下了。一直以为牛奶湖是很浅的海面,可以随时弯腰到水里掬上一捧海底的火山泥,抹在身上做一个天然的免费美肤。
没有想到的是原来牛奶湖竟然有四米深!水体的能见度极差,只有水性超好的当地人才能沉入水里,挖上一大捧,送上船来。如此多次反复,我们才有了“美肤"的材料。每个人都涂抹得妖魔鬼怪一般,然后跳进海里洗白白。船舱内也在我们下水的时候进行大面积的清洗,把甲板上的火山泥全都冲洗回海里。这里绝不允许带走一捧火山泥。


刚到牛奶湖的时候下了一阵雨,然后我们看到了一幅神奇的画面:在靠近岸边一片平静的水面,忽然如同炸了锅一般噼里啪啦蹦出来一群体型很小的东西,不远处落回水里,然后再次跃起,如此反复,一直看着它们集体飞跃了好几次。它们身后的水域似乎依稀能看见一个大型的黑影。
之后的几天,我们又看到了几次这样的情形,才逐渐意识到这些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飞鱼,飞翔对于它们来说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是为了摆脱它们身后血盆大口。然而有的时候,飞出水面等待着它们的却是猛禽之口,生存不易啊!

两天的出海结束,本想继续海钓一天,然而在颠簸中开了花的屁股坚决地否认了这一提议。好吧好吧,还是先解决了肚子问题再说吧。这一天的晚餐,继续回到F.C.,点了一只三磅的大龙虾。很遗憾的是这里的龙虾都是用鱼叉叉上来的,所以只是冰鲜的。

冰鲜的龙虾做不了刺身,也不能清蒸,只好椒盐了。端上饭桌是这样子的,很让人伤心的品相。味道也确实充满了遗憾。倒是忘记了照相的龙虾粥的味道相当不错。

红树林蟹,其实这螃蟹真心不小,只是我家粑粑的手掌太大了。

除了螃蟹,蒸鱼是必点的项目,这一天晚上吃的石斑比前一天那条大眼睛尖嘴红鱼味道强上一百倍!还有姐姐手掌大的白贝滚的汤,老少五个吃了一个肚儿圆!


饭后回酒店的路上,我们看到了天空中一轮圆月。月亮的周围还有一圈非常明显的七彩的月晕,我就想不明白了,肉眼看着这么明显的月晕,爱疯咋就拍不出来呢?

这是在假日酒店最后一个早餐了,这一天老天给力 ,早餐时间看到了短暂的碧海蓝天。

餐厅旁边的浅水海湾里面有各色的鱼类。这一天这种嘴巴尖尖,体态修长的剑雨特别多。

密密麻麻的全是剑鱼。

酒店的房间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色,绝对的赏心悦目了。

没有安排的清闲的一天,我们打算溜溜达达到酒店附近一个叫做“长岛国家公园“的地方看看。路上海岸边,我们竟然见到了游走在岩石缝隙之间觅食的海蛇!

路边一棵结满了这样子小小黑果子的大树,站在树下,就听见树上一片热闹的噼啪声,时不时还会有崩开的小果子砸在额头上。等我们回头再经过这棵树的时候,却只有一片的宁静。

说是国家公园,其实步行距离不超过500米。如果要是能潜到水里,肯定是另外一番天地。

阳光普照的一天,气温也是不一般的高。

站在岸边,就能看到数不尽的各种鱼类。这几条蓝色的大鱼是不是就是帕劳的国宝:苏眉鱼呢?

还有一群一群的小雨,就在贴着水面的地方游动。要不是被炽热的阳光烤得难受,我真的可以在这里站一整天。

这条颜色艳丽的小蓝鱼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夺人眼球。这里哪里是海?这里根本就是水族箱!上帝的水族箱!五岳归来不看山,帕劳归来不看海!

这么清亮的海水,水底的珊瑚礁一目了然。残破的大坝是观赏鱼类最佳的地点。

这里的海水也是色彩斑斓的。

云朵的倒影,美得要屏住呼吸。生怕一个大喘气会吹走这天边的云彩。

路边树上结着这样看起来很像释迦的果子。个头没有释迦大,但是看起来很高产哦。

下午搬进老爷酒店的时候,天又阴了起来。不得不承认,老爷酒店的设施确实甩了假日几条街,但是老板是日本人这一点让我觉得相当不爽。

酒店有一片小小的私家沙滩

沙滩连着的海域也是私家海域,从延伸到海里的长坝上可以清楚看到私家海域里面也是长满各种美丽的珊瑚。

酒店内部也是小桥流水,亭台楼阁。


与大海相连的水池里面也有着各样色彩艳丽的热带鱼类,虽然也是被人工圈养着,但是从这些鱼儿们争夺食物时所表现出来快、准、狠,就可以看出它们跟我们平时喂着玩儿的锦鲤绝对不是同一种的生物。

这个头上顶着艳蓝色嘴唇形状花纹的小鱼儿,虽然看起来有点儿呆头呆脑的,但是抢食的本领可不是一般的高!它就是餐桌上常见的:剥皮牛。真心没有想到,原来剥皮牛活着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美丽。

泳姿非常怪异的大蓝鱼,人家鱼游泳尾巴都要摆动起来,它不是,它就靠着两个侧鳍划动着前进,尾鳍紧紧闭合着,典型“懒鱼泳姿”

池子里这些美丽的鱼儿们真是让人看也看不够,住老爷的两天,有时间我就想往水池子这里跑。而两个小娃似乎对喂鱼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不是呆在儿童游乐室,就是泡在泳池里面,一点儿也没有享受到真正的帕劳啦。

左边这条一定是鲳鱼的同类吧?看着很肥美。

还有这个,傻傻的河豚,仗着自己有一身的刺儿,动作缓慢无比,看着它游泳就像看慢动作电影一样,急得我恨不得上去推它一把。

最过分的是,池子里面竟然还有玳瑁,就是鹰嘴海龟。这玳瑁的主要食物是海绵、海葵之类的海生物,真不知道它在这个池子里靠啥为生?


酒店的私家码头,这个船头黑乎乎的游船是玻璃的底板,可以在出海的时候清楚地看见船底游过的动物们,听起来很有趣哦。

码头上缆绳的下方有几只过百年的砗磲贝。早知道这里就能看到,何必多花那一个30美刀的费用?

酒店里面的帕劳地图给我好好扫了一下盲,原来克罗尔并不是帕劳最大的岛屿,最大的岛屿是机场所在的BABELTHUAP岛,而连接这个B岛到和克罗尔的800米的大桥是帕劳最长的桥梁。

帕劳的每一天,似乎都是在特定的时间晴空万里,蓝天白云下的沙滩格外美丽

美得不要不要的。


同一个场景,在阴天的华灯初上和晴空万里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感觉。如果在帕劳的这几天都是艳阳高照,或许我们看到的帕劳会更加迷人。

然而,短短转瞬霎那间,就可以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也不会对泳池里的玩嗨了的娃们有丝毫的影响

经过了两天的刻苦练习,李小妹甚至还学会了沉水。

灵活得像鱼一样的姐姐在水里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

一起潜水真好玩!

水下深情的一吻。

喂,姐姐,你这动作有点儿粗鲁的节奏吧?

在姐姐的教导下,我终于也学会了怎么样才能沉到水底。

街上四处可见这样血红的槟榔。它们就是当地男人们如同吃了死老鼠一般血红的口腔的终极“元凶”!

走在大街上,这种长得很像小时候吃过的“萍婆”的果子勾起了我的馋虫。

纪念品店里面各种美丽的海螺。我记住了,那个浑身带刺的叫做维纳斯骨螺。

每一次路过大堂,都忍不住要去看看这些美丽的鱼儿们。这一张相片,机缘巧合地把六种不同的鱼儿摄入了同一张画面,就让我的回忆也定格在这大集合的瞬间吧!

傍晚总是美丽的。层次分明的天空一如帕劳的海一样让人无限神往。

有空的时候,我会一遍一遍去酒店的海边浮潜。那海底美丽的生命们就像一只只无形的手,拉扯着我的脚步不自觉地走向海边。
而这,是我第一次在不穿救生衣的情况下去数米深的地方浮潜,开始游到水深的地方还会很心慌,看着海底在游动中离我越来越远,最后逐渐湮没在看不到尽头的海水深处,内心的惶恐油然而生,生怕一不小心会呛水,会下沉。与此同时,耳边被无限放大了的自己呼吸的声响也让人心存敬畏。毕竟,我们人类的主场是在陆地,而不是在这浩瀚的大海!然而那海底无限的神奇最终还是成功战胜了恐惧,而海水巨大的浮力进一步消除了精神的紧张,逐渐放松了神经的我发现只要是充分放松四肢,戴着浮潜面具飘着就好,想沉都沉不下去。
眼前铺开的美丽画卷深深吸引了我:靠近岸边那牢固地长在岩石上的蚝壳,还有蚝壳中间开放的小花,看了多少遍都看不够。这只是精彩演出的序幕。

渐渐再往更深处游去,看到的是各种珊瑚还有看起来一样,但是却开放在珊瑚丛中的小花儿,稍微搅动一下海水,这些小花儿就会迅速缩回去。看着这绽放的美丽生命,很有冲动想用手轻轻触摸一下,最终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在未知的海底世界,冲动是魔鬼啊。

形态各异的珊瑚,有的像大树,有的像石头。

珊瑚上那张开的艳蓝色“嘴唇”其实是一个砗磲贝。这才是砗磲贝原始的生长环境:紧紧被珊瑚所围绕。

考眼力的时间到了,这张相片里一共有三个砗磲贝,一个蓝色的,两个咖啡色的。找到了吗?

各样的珊瑚,把原本光秃秃的石块长成了枝繁叶茂的海底森林

奇特的珊瑚,每一个分支的顶部都是不一样的蓝色,乍一眼看过去,会有部分长出水面的错觉。

茂密珊瑚丛中的砗磲贝,那妖冶的艳丽蓝色,实在是充满着无限的诱惑。

右上角那个好像恶魔之嘴的东西其实也是砗磲贝。砗磲贝是双壳类最大的物种,据说可以长大1.8米,按照每年1厘米的生长速度,这样的个体寿命至少是180岁,堪称是海洋界的老寿星了!

每一片珊瑚丛中都有以它们为家的小鱼,这一丛小小的珊瑚,就是它们世界的全部。

这些弱小的小生命们顽强地生活着,即使只有短暂的生命,也要绽放出属于自己的美丽!

即使在阳光下看起来透亮的海水,水里的能见度也不是太高,只能模模糊糊照上两张。

岸边有很多这样的大傻鱼,一动不动随着海水上下漂浮。不过它们也就是看着不灵光,真要抓它们的时候跑得比谁都快!最神奇的是,分明没有见到它们摆动鱼鳍和尾巴,可是刺溜一下原本静止的它们就能如同时空跳跃一般出现在不远处!太厉害了有木有!

附着在岩石上的各样珊瑚,看得只留下了眼花缭乱的记忆。

只要有珊瑚,这周围必定围绕着数不尽数的各种鱼类。

这一丛鹿角珊瑚,吸引着黄色太阳鱼在它身边翩翩起舞。

再仔细去看,珊瑚丛中还有数不清的小小的亮橘色的小鱼。

黄色的太阳鱼后面跟着一群以倒立着游泳的刀片鱼。刀片鱼就好像一根细细的柳叶垂直漂浮在水里,那滑稽的泳姿让人实在是忍俊不禁。

靠近岸边的海底长着这么一大丛紫色的珊瑚,各样的小鱼环绕其上,美丽异常,只是距离水面的距离实在是有一点儿远,看得不能太真切,相机也只是模模糊糊照个影子。

六天五晚的行程在这里就画上了完满的句号。回程的航班是当地时间22:30起飞,到达澳门是当地时间01:30。就一趟航班,飞机马不停蹄飞来了,停顿休整一个小时,然后再飞回去。机组人员也跟着连轴转,一个帅空哥告诉我,他们是从印尼的哪个机场(不好意思忘记了)飞到澳门,再从澳门帕劳,然后转一个圈儿又飞回去,真心的不易啊。
帕劳第一次见到手写的登机牌,必须拍个相片做个纪念。回程航班的座位同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同一个航班来的,也只能同一个航班走。整个航班的同行者就如同是一个大旅行团的团友,这样的组合在别处也是见不到的,想想也是醉了。

本篇游记共含12626个文字,18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