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昆明呵!你变了。

昆明呵!你变了。
著名作家杨朔在《茶花赋》中有一句话,“一到昆明,我醉了。”在拜读杨朔大作时,我没有体会到作家的感慨,2016年10月25日,到达昆明时,我找到杨朔那句“我醉了”的感觉。
清晨从火车站走出,我感觉到昆明变了,变大了。对于昆明,我不能说不熟悉也不能说很熟悉,应该说还是熟悉。因为,六十年代初,我曾在昆明工作过将近一年,那些街道上、小巷里、牌楼下……都曾留下我的足迹,火车站更不用说。但这次,不一样了,一出火车站,我就没分清东南西北,只能打电话问所预定宾馆的服务员。经服务员在电话中的指点,我方才摸清去宾馆的方向。
放下行李后,我同老伴从火车站乘44路公交车,去了海埂公园,看“滇池”。滇池是云南的代表也是昆明的代表,到了昆明不看滇池不能说是到过昆明。2016年10月25日上午,不到9点到达海埂公园。现在的海埂一带变样了,公交车顺畅,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到达海埂时,天空阴云集聚、雨意浓浓,滇池上空雾濛濛,远远望西山,仅仅看到灰濛濛的影子。我们顺着修建在滇池岸边的木栈道漫步,树木洒落下存在叶间的水滴,晨练的人们或穿着短袖、短裤跑步、或衣袂飘飘、步履矫健练太极、或晶光闪闪地练剑……还有一群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在草地上追逐蹦跳。我同老伴走到海埂公园一端,乘94路公交到达高峣。在公交车上和逛海埂公园期间,我始终没找到当年一点印痕。当年的海埂公园没有么大,滇池边也是杂草丛生,来此游玩者不多。
西山的影子已被树木挡住,只看高峣正在大兴土木工程,其外观像在建一个仿古建筑、像是个廟宇。我没有细查。老伴不想爬西山,她认为以前去过,再看也就那么回事。于是,从那里乘6路车去昆明市区。在公交车上,我看到马街前后,高楼林立,当年桥梁厂生产石子的地方,也已树起几座高楼。
6路公交车上,我问司机,“去‘近日公园’乘几路车?”司机回答我“听不懂!”我感到奇怪,当我从6路公交车终点站乘116路公交车到达南屏街时,我知道司机为何听不懂啦。原来的“近日公园”已荡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商业步行街。原来的那座百货大楼还在,已加高。站在商业步行街上,望着周围的一切,我体会到杨朔当年从国外回到昆明的感受,“我醉了。”至此才知道,公交车司机不知道“近日公园”在何处,并不很奇怪,历史上的地名,年轻人不知道,确实正确。
当年,昆明以近日百货大楼为中心的近日公园,是昆明的商业中心,大大小小的店铺分列周围。其中一个照像馆让我印象最深,那处照像馆最小的照片是仅能照3吋的,开始,我并没有注意,为什么这个照像馆不能照小照片。照相馆工作人员在为我拍照时,我才弄清楚原因。这个照像馆的工作间太小,照相机的位置与照像者的位置距离没有足够的长,当照相馆工作人员把相机拉到最远时,被拍照者在他们相机内留下影像最小就是3吋的相片。据此,你可以想像我所描述的照相馆有多大。
我在昆明商业步行街转了一会儿,老伴在云南白药大药房买了80元的膏药。当我看到宝善街时,我却有了新的看法,一个城市,只有新建筑,没有老特色,好像缺了“历史的文化底蕴”。南屏街、宝善街如果不拆除盖上大楼,还是那些带有原汁原味的西南建筑,我估计会更有昆明特有的趣味。
在金马、碧鸡石牌坊处的一家外装修考究,宣传牌上号称是过桥米线正宗传承人的饭店,同老伴吃过桥米线。所点的过桥米线属这家店的上等品,配菜的盘、碟不少,每份一大摞,但个每盘、碟中的菜、肉、蛋等却只有少许。吃过过桥米线,老伴评价四个字“不怎么样。”我对此店过桥米线的评价是:“不如,当年,我们单位食堂的过桥米线好吃。”现在,这些地方名小吃,已经让“钱”冲击得没有多少味了,质量大幅度缩水,只剩下“鸡肋”。
老伴想吃水果,我提议去买昭通梨。我们俩人走了几个大店、小店,没看到当年名满昆明昭通梨,在一农贸市场上买到外地来的“砀山”梨。
逛了昆明市内一些商场,把我对昆明熟悉的自信一扫而光。昆明变了,变大了,变成一座令我刮目相看的现代化城市。

远望西山,仅看到西山的外貌。

近日公园旧址。百货大楼依然在,可是外面的风光全变了。

本篇游记共含1655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您提到的好多去处 我都有记忆  南屏街那家照相馆 或许曾经我也去过  只是已经扩大了  除了那栋三层老百货大楼  邮电大楼 胜利堂  文庙  我家原来对面是法国驻昆大使馆  也拆了  山东籍南下干部还不少  有时候我也感慨青岛济南的民国建筑得以保留  还有上海外滩 说到底还是守护她的那人得对她有感情才做得到   翠湖周边还算有点老建筑  只是也不多啦

2016-12-06 20:4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