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坐上火车去拉萨

16
悠林 (上海) LV.5
2016-12-04 21:54 1249/5

归来13个月的游记

 先 看 这 里 :

       写给自己的流水账游记,本人很懒,没有干货,流水账般的回忆,慎看。

概 述:
        2015年中秋加国庆外加一天事假,魔都-(硬座28h)-兰州-(硬座26h)-拉萨-(硬座)-西宁(换乘)-西安-(飞)-杭州-(高铁)-魔都。

啰 嗦:
         真是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身边有个独行大半个中国的菇凉,佩服羡慕之余便想着西行,某天清晨突然左脑后叶和右脑前叶之间介于三叉神经和滑车神经之间的迷走神经突然抽搐,一不小心便拿出手机点开12306买票。由于时已值八月底,一票难求,更何况卧铺,惊诧于上海拉萨要五十个小时,便想选个中间点调整下,纠结于西安还是兰州或者西宁,想起附近的兰州拉面,嗯,兰州
     to兰州:       一直没出过远门,第一次坐火车做这么久,一个字 shengburusi ;经过这次体验也领略到一个动车高铁无法体会的经历:绿皮车真的很好玩。 形形色色的人,由于时间太久,会有人打牌有人聊天,繁杂却不失热闹,最要紧的是大城市里所缺乏的--陌生人之间的人情味,一种自古以来在中国这样一个熟人社会里所传承下来却又逐渐丢失的“味道”;到兰州的时候居然临时停靠让道,本来就晚点,好在最终还是到了。初次原形,虽很辛苦,却有些兴奋。背着很大的行李包和一个背包,出了兰州站便贪婪的用400°近视的眼睛摄入四周的一切,车站附近总归是很热闹,出门便买了些当地的吃的,很多都没见过,虽然担心食品安全,但是胃压倒了大脑。等公交去预定的青旅,排队人太多,上车时候由于行李多掏钱略慢,旁边两个毕业三年左右模样的菇凉说了句:我帮你投(币)了,你不用投了。顿时惶恐又感激,毕竟没见过啥世面。就这一句话让我对兰州 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留下了好印象,至今。由于没计划,跑到博物馆却赶上是周一,马踏飞燕算是无眼缘了,女神的推荐下去了马复兴吃牛肉面,虽不喜面食 却总爱猎奇求新。
     兰州--拉萨:    停留一晚便拔寨移师,兰州拉萨这段的火车之旅是我有史以来(未来很久也会是)最美好的回忆之一;有个西宁下车的甘肃大姐一直吐槽zf不公正的对待青海甘肃,有个在拉萨坐生意的天水 李大哥,格尔木之后换了辆火车,因为高原缺氧,平原地区火车头动力不足,才知道高原地区居然还有专用火车(高原地区汽车发动机也跟低海拔地区不同),宽敞明亮的特制火车上明显的看到行李架上放着的都是旅行用背包,也有些行李箱,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之间有目光接触也都会会心一笑,似乎在这个小空间内大家都是和睦的老邻居,一路上跟一个湖南一家三口(清姐)还有个来自深圳的小伙打牌(张腾),后来那位李大哥也加入我们,大家一起打牌一起分享各自的食物,没问问你工作你的收入你的家庭,轻松又和谐的环境(真的词穷,想不到更好的此形容。。。语文没学好,哎),兰州出发之际我买了好多枣和当地的蛇果还有些别的啥,洗枣时候认识了一个小姑凉,叫她小龙人好了,小龙人姐妹花还有与他们坐一起的一来自北京的帅哥(麻帅),洗枣时候我给了她一些枣,就这样认识了。后来我们还是一路上打牌吃东西,困了就趴着睡会。趴着真的难以入眠,撇开帘子才发现月光洒满目之所及,远处山头上能看到很多白色,疑似雪山,一激动更没睡意。不时的跟清姐聊着天,第二天中午时分到达拉萨
      拉萨日喀则:    一出拉萨火车站便大家一窝蜂的找公交,清姐一家还有张腾咱们几个本准备一起,后来麻帅加入我们,一下车便忍不住感慨高原烈日之毒辣,即便已到了十月,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有明显的灼热感,我有个偏见 总认为男人不该涂防晒霜,所以后面可见裹得多严实。。。;首先大家都到了布达拉宫附近下车,没顾得及去布宫广场我和麻帅还有张腾便找李大哥的店去了,虽然咱们几个也没买啥,我买了个头巾和一个帽子还有墨镜夹,后来买了两个西域风情的披肩带给我妈和我嫂子,给老爸和哥带了在兰州集市买的号称当地牛皮做的腰带。末了,我和麻帅一起打车去了住的地方,我俩竟然住在一个小区的两家青旅,张腾住的离清姐他们不远;到了各自的青旅(后来看了麻帅的青旅环境那么好,我和哆哆果断的就搬过去了)便放下行李,我住的是三人间,据说还是男女混住,当时一阵小兴奋呢,没有艳遇的胆却有暧昧的心呀,哈哈。除了兰州这是第一次住青旅,不知所措,看网上的帖子都说找里面的人聊天啥的,有个好像是老板朋友的妹纸在公共客厅弹着吉他和一抽烟的哥们儿聊天,后他们都走了,我回屋收拾东西再回客厅遇到了哆哆,一个来自长沙的90后妹纸,安庆人却有着湖南口音 说话特别可爱(口音很有意思),我壮足了胆跟她搭讪说话,后来才得知这也是她第一次远行,原来跟我一样的菜鸟驴友而已,之前的大家微信群里说了各种行程,相约到布宫广场,清姐爸爸有点高反,张腾好像打算等清姐他们,我和哆哆一起,后知麻帅约了小龙人姐妹花去了夜市,恰遇布宫准备的十一升国旗,拍了些布宫照片大家便商量晚上逛哪里,哆哆比我们早来一天她认识了一对姐妹,好像他们三约了第二天去羊湖,等着跟旅行社的人问合同和行程的事儿,我也是好奇便一起了。结束后便想着找麻帅,得知他在夜市便一起去了,到了才发现原来麻帅跟我洗枣时认识的小龙人姐妹花一起,大家一起愉快的吃烧烤侃大山,说起大家的行程安排,原来小龙人是个老司机,经常一个人到处玩,我们一帮新兵蛋子便都让她出谋划策,她每次出行前会拿出笔记本把所有的东西计划好,得知姐妹俩居然打算去珠峰,我当时特别山炮的以为她俩要去爬珠峰。。。。;听到珠峰我就佩服,本能的又担心高反,想说一起去,有贼心没贼胆,怕死在那,出发前女神还特生气说绝对不能一个人去,我就知道她其实是关心我的,哈哈*(傲娇脸)。第二天在拉萨逛了博物馆、罗布林卡下午还去了一个当地的财神庙,说是当天有类似祭祀的活动什么的,我们几个愣是错过了,下午去求财神据说不灵,在财神庙那买香火换零钱(到了西北才知道原来现在还有那么多纸质的一角两角五角的票子在流通,西边人居然不喜欢用硬币,不知为啥),后来老姐说了我们,说是在财神庙买东西最忌讳砍价,(难怪我发不了财,哈哈)。当天傍晚毅然决然的决定了跟姐妹花还有麻帅一起去珠峰大本营,但是只想的是都特么来了,人姑凉家都敢去,我要不敢去以后后悔一辈子,去了。在我软磨硬泡下拉上了哆哆,她白天去了羊湖,小龙人的带领下咱们几个去了家旅行社订好了合同(合同保留至今)五个人刚好一张越野车,出发。
      拉萨到珠峰实在太远了。。。,开车的司机是四川人,每年有几个月在高原工作,收入高,师傅估计看我们几个小孩子气比较稚嫩便显得比较高冷。我们几个自个也毫无芥蒂一路上唱着歌聊着天,还一路上玩干瞪眼(这个游戏我们玩了好久,在大本营的帐篷里竟然也都积极瞪了起来,哈哈)来回都在日喀则的一个旅店住的,途中经过了一些我记不得名字的景点,近距离看到了山顶的雪,有个说是**冰川 有很多年了,很牛逼的样子,还经过一些水库(阳光下的水真的是宝石绿一样的颜色)啥的,最美的还是垭口(海拔5000多了)和羊湖,羊湖的水居然可以那么绿 那么美(可怜的哆哆前一天特意来了一趟),逗比五人组最终还是到达了大本营,北京时间五点多的时候,那边太阳还老高,八点多了才黑,来的路上由于熬夜玩干瞪眼还吃了太多川菜,我一直流鼻血。。。,不停往鼻子喷水才好点(我就是个爱作死的人。。。。),吐槽下旅行社定的一家饭店,那饭菜简直难吃到家了,旁边一桌是北京来的一个团他们一个人花了4800结果跟我们吃的一样,我们在拉萨定的团一人2000,旅游业真黑。到了大本营后当地有个邮政的点(就一帐篷,季节性扎这)一张明信片十块钱,尼玛,还有个银制纪念奖牌78,买了好多明信片和一个送自己的奖牌,大本营再往上有个地方是普通游客所能到达的最接近珠峰的观景点,好多人,小龙人姐妹花居然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又碰又跳的拍照,我们男生反而很谨慎很拘谨(女人真是神奇又可怕的物种),狂风肆虐之中大家拍照留恋,我还特意给爸妈打电话,爸妈一开始猜我是不是突然袭击回家给他们惊喜了,得知我在珠峰脚下好像也没有很兴奋,给我哥和朋友打了电话他也没啥反应,似乎只有我在激动。。,晚饭真是终身难忘。。。,不想吃泡面,便要了蛋炒饭,就在帐篷里一师傅做的蛋炒饭真是超级无语了,米饭在这么高海拔除了高压锅煮不熟,然而并没有高压锅,结果煮的跟稀饭似的就那么炒了。。,好在备了零食。麻帅有点害怕还是咋了,一直在吸氧,路上老姐怕高反便买了很小的便携氧气罐,结果麻帅需要吸,哈哈,麻帅太高大结果他睡一单独小床,我却和三个菇凉挤在同一张床上,帐篷不关风,冷的要死,大家都穿很多衣服盖着很薄的被子,我居然一直睡到天亮,后来得知他们几个都半夜睡不着,顿时觉得好幸福,哈哈。第二天一早便踏上归途,走了另外的路线,去了班禅行宫-- 扎什伦布寺,扎寺真是美极了,不像布宫那么商业化,也可能由于不喜欢达赖故而对班禅更有好感,扎寺非常大,特意跑去看了辩经(虽然一句听不懂),如果想感受藏传佛教,扎寺绝对是个好地方,后藏地区的民俗保存的更好,因为来这里的异地人相较拉萨自然少了非常多。去了其他几个地方以后第二天回到拉萨,当晚我们逛了大小昭寺广场和八廓街,排队玛吉阿米(我都不知道干嘛的。。后来才知道仓央嘉措来过)(不好吃,服务态度极差,环境一般,不推荐)。我还特意去了李大哥店里,他给我和清姐张腾从印度带了礼物,印度产熏香。今年的暑假李大哥女儿中考考了很好的分数,李大哥本想带她来上海迪士尼,还特意给我打电话,怎奈我离开了魔都,后来由于其他原因他们没有去魔都,遗憾。我回到魔都跟同在魔都工作的清姐约过一次吃饭,联系也较少。后知张腾在拉萨还把手机摔坏了,临时买了一个,都是些小意外小惊喜,旅途因不确定性而更加有味道。
       归 程:     第二天大家便各奔东西,哆哆准备回长沙了,麻帅临时飞北京,我由于来之前没买回去的票,好不容易买了个拉萨西宁的火车票也就打算去西安准备回魔都了,小龙人姐妹花报了一日游准备去布宫,然而被骗了,被拉到一些购物区。去西宁的路上估计是醉氧,一路上嗜睡,本想补票到西安,觉得难受就想下车换趟车有座,事实证明我太天真,站票到西安西宁-西安这段真是让我想死,车上极其拥挤,我上吐下泻都是一种黑色的水,当时我在想是不是要死了,又不敢跟别人说,一想总得有个人知道,我便告诉了胖哥,胖哥说可能是肠胃出血 没事,坚持到西安以后直接打车去了医院。。。。,医生说是肠胃出血(胖哥果然久病成医),开了点药,我便去了青旅,不得不说西安的青旅环境相当之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第二天多睡了会便在周边逛逛公园和小吃街,下午好多了才去回民街和周边的钟楼和鼓楼,都是一在魔都的西安同事远程指引,由于身体不好不敢乱吃,但是羊肉泡馍和糖蒜真的好吃到没朋友,晚上去了大雁塔(晚上不开进不去),外边溜达一圈回去已经很晚了,老姐有几个朋友在西安所以姐妹花也到了西安,第二天我还去回民街找他们了,一起逛了会,小龙人送我去找附近的机场大巴停靠点,回杭州的机票是我前一天临时买的,不想火车回去了,到了萧山机场赶忙去车站回魔都,回去后的一周都觉得有点蒙蒙的,耗时14天的西游记结束了。

写在最后:
        此行非常开心,似乎都是新的经历,遇到一群很有意思的朋友(至今保持联系),西域也真的是超级美,在日喀则的两晚出去觅食路上,看到当地居民那种安详和满足的样子真是无比羡慕,虽然物质条件不是很好,但是精神上他们比我幸福的多。不过此行没有去西域江南纳木错真的是相当遗憾,听驴友说他们去纳木错那一天经历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早上好好的中午大太阳很热,下午突然下雪了,奇景!  还有就是在大昭寺门口跪拜磕头的那些信徒让我无比震撼,有个长发帅哥(看着很洋气很时髦的那种,像是汉族人)从我们离开那天到回到拉萨前后三天两晚都在同一个位置,莫不是已经叩拜了三天,据说有人从四川等身磕长头跪拜至大昭寺来朝圣,不禁想起扎寺一位资深导游的一句话:  我们没有信仰的人难以理解他们,但真正信仰的人 那种信仰是深入骨髓的,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屈服。似乎像是很多神剧中的一句台词:你可以消灭我的肉体,却无法消灭我的精神。也就有了那么一句:一个我倒下了,千千万万个我会站起来。

       





大昭寺门口,虔诚的教徒们;这也是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

扎寺辩经场,这是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拍的真好,哈哈哈

罗布林卡里面看到的唐卡,价值几十万。。

很大的一个唐卡,价值百万,实在太美了!!!

在那东方山顶,升起皎洁月亮,玛古阿米的面容,渐渐浮现心上。
六世达赖是个如此多情的情种,怎奈造化弄人,却也成就了一位诗人。

大昭寺门口

晚上的八廓街

夜晚的格尔木火车站

拉萨火车站

下午的布宫

布宫广场升国旗奏国歌

夜拍糊了的布宫

清晨的拉萨河畔,还是拍糊了。。。。

这个。。。

羊湖边要起飞的超人

羊卓雍错湖,羊湖,藏语意为 碧玉湖,

羊湖畔,我的田

日喀则某坑爹饭馆 后面的一户新建好的藏民房屋。

那户藏民家晒的牦牛粪便块,据说冬天可以当柴烧

某雪山

过边检口排队看到的,可见高原地区太阳多凶狠。。。

垭口,流鼻血不止的我。。

给朋友们寄得明信片一大半没收到,气死我了。从此痛恨邮政。
回想起大学毕业旅行,我在桂林给自己寄的一张明信片也没收到。妈的,该死的邮政!!!!!

逗逼欢乐多的五人组。

珠峰山脚下观景处的厕所,我还特意进去尿了下,哈哈。海拔五千多的厕所。

别人的帐篷,有个火炉却没卵用。

坑爹的蛋炒饭。。。。

转经轮

扎寺一隅

扎寺天上飘着云

离开拉萨前一晚街上看到的,旁边妹纸长得挺好看呢,哈哈。

拉萨最后一晚回去的路上,五人准备打车,超级难打。。。,五个人还不带,加钱都不行,据说交警那会查的严格。

本篇游记共含5577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12-05 20:06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12-05 20:27

引用 binghua 发表于 2016-12-05 20:06:39 的回复:

记录的真好~怀念!

回复binghua:哈哈,谢谢夸奖,还会再去。

2017-05-06 18:29

引用 lzmailyq 发表于 2016-12-05 20:27:05 的回复: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回复lzmailyq:不能赞同更多

2017-05-06 18:29

成都姑娘 (喜欢拍摄 活泼可爱 不矫情) 计划 明年(2018年 5.6月具体时间行程都可以在定)去西藏。从成都出发 坐上火车去拉萨  看一路的风景。如果有一路的 可以一起。主要你主动 我们就会有故事。

2017-09-16 23:5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