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四访西安:田野里的汉唐故事

  • 出发时间/2016-08-10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000RMB

2016年8月,这是我的第四次西安之行。之所以对此地情有独钟,甚至有些“执迷不悟”,全因一年前的那次茂陵之行。从此,我便对散布在关中平原上大大小小的帝王陵有了兴趣。这一次,我的计划是走遍咸阳塬上的西汉帝陵,再去渭南蒲城探访见证了唐代由盛转衰的两座帝陵——桥陵与泰陵。

关于西安的啰嗦游记:

一访西安http://www.mafengwo.cn/i/3485320.html

二访西安http://www.mafengwo.cn/i/5363747.html

三访西安http://www.mafengwo.cn/i/5465601.html

五访西安http://www.mafengwo.cn/i/6352193.html

行程安排

Day1:汉长安城遗址
Day2:蒲城桥陵+泰陵
Day3:陕西历史博物馆+书院门
Day4:咸阳西汉帝陵+周陵

出行方式:公交、地铁、包车

再访未央宫

要说未央宫遗址有什么可参观的,客观上说,一定令人失望。它既没有仿古建筑,也没有一个出土文物展示馆,一个字总结——“荒”!

但我认为,比起大明宫遗址,它更具有”原生“的味道,大明宫遗址还是太有人工成品的痕迹,而未央宫遗址则更贴近”遗址“的风貌。

从玉祥门这一站坐512公交车到终点邓家村下车,在往前步行5分钟(路过加油站),就到了遗址大门。冬天来时,这里还是飞扬着白灰的石子小路,而现在却新出来了一片建筑。再过几年,这里就将成为成型的遗址公园,相信也会为更多的游客所了解。

走在遗址的碎石路上,无论是往前殿或者是椒房殿,有些轻车熟路的感觉。唯一不同的是,冬天来这里恰好遇上雾霾天,漫无边际的枯草和灰尘笼罩了这座名声响亮的宫殿遗址。8月的西安,户外温度达到近42度,只能将炙热当作苦行的乐趣。

未央宫的第一站自然是大名鼎鼎的前殿。前殿位于未央宫中央,宫城内的宫殿、官署等建筑,均在其两侧或者后部。这种布局影响了后世宫城的大殿位置的布局。

前殿的修筑充分利用了龙首山丘陵地势,一方面可以使得前殿建筑高大、雄伟、壮观,另一方面则可以节省大量的财力和人力。西汉时期,皇帝登基、大婚、发布诏书、接受朝谒、庆贺寿辰以及驾崩入殡等重大活动,一般都安排在未央宫前殿举行。
前殿之上的宫殿众多,包括宣室、西厢、后阁、西堂等。而别具特色的宫殿则有温室殿与清凉殿。温室殿供皇帝冬季居住时使用,内有设计别致的壁炉可供取暖;清凉殿里则陈放着白玉石床,夏季时躺在上面清凉解暑。

前殿以北300多米处则是椒房殿遗址。“椒房”一词,因殿内以椒和泥涂壁,使屋内成暖色、气味清香而得名,也成为皇后住处的代名词。由于椒房殿是后宫的首殿,也自然比婕妤以下妃嫔的宫室规模大一些,离前殿也更近一些。
此外,在椒房殿内还发现了地下密室以及穿行于宫殿地下的暗道,修筑的原因,尚还需考证。

我们正在津津有味的研究着椒房殿的平面图,却未料迎来一阵大雨。偌大的未央宫遗址无处躲雨,仰望天空,仿佛“天有异象”。2000多年前,也是这样的一场雨吧,雨水沿着瓦当滴落,滴滴答答,催生了某个宫人的夏思,或者一个慵懒的午睡。尽管我们被淋成了落汤鸡,想象如此,也觉得浪漫得很!

未央宫中的文化建筑,现在遗存的有天禄阁与石渠阁,两个遗址皆在未央宫的北边。天禄阁留有一个近10米高的夯土台遗址,前面有一座小小的资料陈列室,资料室正对马路的门口立有一尊刘向的雕像。在陈列室里,最耐人寻味的是这么一段历史,它也被记载于《西行漫记》之中:

“一天早晨,王牧师同一个东北军军官,或者至少是个穿着东北军军官制服的年轻人一起来见我。他建议我们到西安城外汉朝古城遗址一游。……我们驱车前往汉朝一个皇宫的遗址,在那里,我们走上了有名的汉武帝坐在他的御殿里君临天下的隆起的土堆。你在这里还能拾到一些二千多年以前大屋顶上的碎瓦片。
……
我们在那个土堆上站了一个多小时,一边谈话,一边看着下面绿草掩盖的皇城遗址。我无法向你形容那一时刻在我感情上引起的奇怪冲击----由于我们所在的环境这么强烈,又是这么奇怪地富有预兆性质,这么奇怪地超脱于我、超脱于中国的那部分变化无穷的历史;因为这些共产党人把这个地方当作我们四个人可以安然无事地碰面的安全场所,似乎是很不协调的,但是又是很合乎逻辑的,而且毕竟是在这里,在二千多年以前,当时已经够激进的大汉族统治着一个统一的、当时是进步的中国成功地在战国的混乱中巩固了一个民族和文化,使得后代从此以后以汉族子孙自称,就在这样的地方会见这个令人惊讶的现代革命年轻战士,又是多么合适啊。”

往未央宫西边的深处走,路过一个大的夯土台,但我无法得知它又是属于哪座建筑的遗存。

阵雨过后,那些花儿草儿带着水珠,鲜艳娇嫩。

临近傍晚,暑气又蒸腾上来,紫色的燕子欢快地低空飞翔。借着这么一个美好的傍晚,梦回一下大汉吧!

蒲城里的父子俩

尽管西汉的9座帝陵分布于郊外的咸阳塬上,但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而唐18陵则分布在乾县礼泉泾阳富平蒲城……去探访其中的任何一座,并不容易。
我用了一种最偷懒的方式——在西安找了一辆车过去,虽然这样失去了田野探访的乐趣(几乎是直达目的地),但对于一个时间安排太紧凑的游客来说,也是无奈之举了。
唐睿宗的桥陵与玄宗的泰陵,位于距离西安市约100公里的蒲城境内。前者修建时期恰逢大唐最为鼎盛的时候,气势恢宏;后者的修筑时间在安史之乱之后,唐王朝国力一泻千里之时。爬陵山的时候难免会做一番比较,令人感慨万千。

泰陵是唐十八陵中最东边的一座,位于蒲城东北十五公里的金粟山。当年玄宗在桥陵举行完祭祀仪式后,“见金粟山岗有龙盘凤翥之势,复近先茔,谓侍臣曰:‘吾千秋之后宜葬此地。’”

泰陵神道共有36件石刻,60宽的神道两边列有华表、翼马、鸵鸟、仗马、翁仲等。不同于唐前期的石刻鸵鸟风格,泰陵的鸵鸟身躯肥硕,显得有点憨态可爱。而泰陵石刻最突出的特点是,首次将文臣武将分行排列,左文右武,文臣持圭,武将持剑。

尽管泰陵被整修了一番,但通往山上的小路上还是可以看到一些残碎的瓦片。此外,还有陕西考古“老朋友”毕沅立的“唐元宗泰陵”的石碑,为了避康熙玄烨的名讳,故将玄宗改为元宗。

陵园门外的石狮与乳台遗址。

当地人给我们指出了墓道口,但是顶着42度的室外高温爬山实在是一件遭罪的事情,到了三分之一的地方,我们便放弃了。

作为一个悲情人物,大唐在玄宗的手中走向盛世顶峰,也在他的手中走向衰落;他原以为可以永享盛世太平,却未想“渔阳颦鼓动地来”,还被迫赐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曾经才华横溢,拥有无限风光,晚年却只能泪对“太液芙容未央柳”,最后孤独病逝于宫中。连他的身后也是孤寂的,他心爱妃子的墓远在兴平的马嵬坡,而泰陵的陪葬墓仅两座,目前能确认的,只有他最忠心耿耿的侍臣高力士。
所以,身处那些叱咤于世的帝王陵园时,那份心情是遥想当年如何如何,而在泰陵,这种心情唯有两字可以形容:悲凉!

下山路过村口时,我们看到了一组雕塑。难免的,我们要笑一笑它的恶俗,不过,这也代表了人们对玄宗最集中的评价——那个时代,象征着一个盛唐的梦想!

桥陵距离泰陵有大约30分钟的路程。在大门口买了门票,便一路沿着山路开到半山腰。警惕性很高的当地人生怕我们是逃票入内,非要看到我们买的票,才让我们上山。

桥陵位于蒲城坡头乡丰山,玄宫和羡道凿于山的南侧。经过考古勘测,羡道全长70多米,深入山腹20米。我们根据当地人的指路爬到了半山腰,估摸着这些大石头所在的地方,应该就是羡道口了。而如若再往上爬,似乎就要冒中暑的危险,毕竟这是下午2点,太阳最毒辣的时候。

朱雀门外的石狮一对

桥陵的神道长600多米,宽110米,可以说是唐陵中神道最宽的一座帝陵。没有大广角镜头,我的相机仅能拍到神道的一部分。

神道的石刻目前有36件,包括华表、獬豸、鸵鸟、仗马、翁仲等。与泰陵相比,桥陵的鸵鸟显得更为健壮,羽毛的纹路也非常清晰,而獬豸也是泰陵所没有的。
如果说什么是皇家气派,那么桥陵石刻之精美、气势之宏大,的确是皇家才可以具有的!

斑斓犹在

如果说西安是一座一年四季游人不断的城市,那么陕西历史博物馆则是吸引游人最多的旅游点之一。当我们上午10点晃晃悠悠的到了博物馆,却发现已经开始排队等下午场的入场券,20元的特展窗口也如世博会一样饶了几个大弯。鉴于来陕博多次却从未看过唐代壁画展,决定这次“痛下血本”,掏了300大洋买了壁画展的门票。
到了展馆门口,工作人员不厌其烦的强调:这个展览是看完之后就不可以再进去的,意思就是,你一定要好好看展览,这样才能对得起你的300元门票!

当然,不得不说,这300元是相当值的。比如可以看到乾陵三个陪葬墓里壁画的真迹,三出阙长什么样,马球怎么打,骆驼有什么用处,鸿胪寺的那些外国人,侍女们如何打扮,这些问题都能在壁画中找到答案。对于爱拍照的朋友,这里允许拍照也是一大福音,只不过珍爱文物,请不要打闪光灯!

鉴于头天爬陵有了中暑的现象,参观完陕博之后,我们放弃了原本要去的杜陵,而转回酒店休息。待到傍晚,满血复活了,决定到书院门溜达。

如果对文房四宝感兴趣,书院门是个能淘到货的地方。而且,这里游人并不算多,可算是市中心一个远离喧闹的地方。

在书院门口望着月亮,突然开始入戏了: 于后世千秋万代,每一户百姓的窗前,我大秦的明月必朗照之。说来也怪,每次离开西安都有点淡淡的忧伤呢。

汉家陵阙

西汉11座帝陵,有9座分布在咸阳塬上,另外两座,也就是霸陵和杜陵,则在西安的东南郊。原本打算这次走一趟霸陵,再去咸阳塬上几个没有去过的帝陵。而当地的朋友告诉我,霸陵没有去的必要,于是这趟行程中又临时加上了长陵。

盛夏,长陵上长满了杂草,而春天来时,这里还是光秃秃一片。

远处即是吕后陵,渭河发电厂的两根烟囱到处抢镜!

从长陵可以望到安陵,而在西南处,则是秦咸阳宫遗址及博物馆所在地!

目前成为游览景点的帝陵中,包括了阳陵、茂陵及杜陵,而其他的都只能算“野陵”了。在其中我认为最值得去的就是长陵,不仅仅是因为陵寝主人的传奇故事,还因为这里独特的地理位置。“大风起兮云飞扬”,爬上陵顶,你也会有这样直抒胸臆的冲动!

过了长陵及安陵,便是汉哀帝的义陵。这里正在整修,将来或许是五陵塬旅游线路的一部分吧!

汉哀帝最著名的故事与董贤有关。董贤是汉哀帝的男宠,二十二岁官至大司马、卫将军,操纵朝政。哀帝死后,董贤随即失势,自杀死去。
据说,哀帝要起身上朝,但是睡在旁边的董贤却压住了他的一个衣袖,哀帝不忍叫醒董贤,于是割断了被董贤压住的袖子。“断袖之癖”一词的由来也源于此。

渭陵是汉元帝刘奭的陵寝。刘奭为汉宣帝刘询与嫡妻许平君所生之子,好儒术,为人柔懦  。他曾劝汉宣帝少用刑法,汉宣帝说:“汉朝自有汉朝的制度,本来就是‘王道’、‘霸道’兼而用之,怎能像周代那样单纯地使用所谓的‘德政’呢?更何况那班俗儒不能洞察世事变化,最喜好厚古薄今,连‘名’与‘实’之间的区别都分不清,怎能交给他们以治理国家的重任! ”说完了这番话,汉宣帝又长叹一声道:“乱我家者,太子也!”但终念及许皇后,宣帝没有更换太子。刘奭在位期间,因为宠信宦官,导致皇权式微,朝政混乱不堪,西汉由此走向衰落。 

汉平帝康陵,也就是西汉最后的一位皇帝。他为汉元帝刘奭之孙,中山孝王刘兴之子。汉哀帝病死后,王莽为便于弄权,不肯立年岁较长的君主,于是迎立当时年仅9岁的刘衎为帝,并将自己的女儿嫁于他。公元6年,刘衎病逝,终年14岁,
公元23年,绿林军攻入长安,杀死王莽,烧毁了宫殿。王皇后不肯逃走,毅然迎向火海,化为灰烬。

康陵往西的下一个帝陵应该是汉成帝的延陵,但因为找不到路过去,只是远远的望了一眼便罢了。

接下来便是此行的最后一战——汉昭帝平陵。帝陵和后陵中间隔了一条公路,天气炎热难耐,只是下车走了一圈,捡了一块碎残片当作纪念。而有趣的是,当时的平陵邑现在正在修一条步行街,围绕帝陵的是一家火锅店,这么说来,也真是低头吃肉,抬头怀古了!

司机老说我们就喜欢看一些陵啊墓的,于是在回机场的路上给了我们一个surprise——带我们去了周陵。从虽然从考古上来说,周人“不树不封”的传统,以及考古勘测,证明这并非周文王、周武王之陵寝。但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精神与文化的象征之地。满园古柏苍苍,还有历代的碑文以示尊重,即便只是匆匆一游,却也被这无形中的周礼的力量所感染!

咸阳塬往西,一路上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这里的每一寸黄土,无不见证了一个朝代的兴起与落幕。即使2000多年过去了,当你站在它的面前,还能被它轻易所感染、所畅想,这也便是我乐此不彼,来往于西安的原因所在吧!

本篇游记共含4926个文字,7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学习涨知识~~
支持一个,欢迎有空回访交流~~

2016-12-05 11:05

引用 上午咖啡 发表于 2016-12-05 11:05:55 的回复:

学习涨知识~~
支持一个,欢迎有空回访交流~~

回复上午咖啡:一定一定

2016-12-05 11:0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