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春风吹、夏曰暖、柬越马二十曰自由行

20
雪山雄鹰 (西安) LV.16
2016-12-06 10:31 304/0

             D2(三月二十八曰星期一)

         这次要带十个人自由行,要安排好吃住行,还要保证旅行安全。昨天抵达暹粒,与酒店老板谈妥10人住宿及早餐共每天110美元,旅行游玩我们包车(12座奔驰车)每天30美元,我们又聘请了中文导游,两天共90美元。谈好这些,大家放心睡觉。

         酒店软硬件真不错,美美滴睡了一觉,酒店准备的简单的早餐(炒面、烤面包、咖啡……但非常可口),吃饱喝足,开车上路。

        美不是存在,美是消逝的状态。我觉得这句话用在吴哥遗迹身上最合适。千年之前的东南亚,真腊王国兴起,吴哥王城渐渐建立了起来。后来这个王国经历了鼎盛和衰颓,那些做工细腻的王城雕塑竟都完全隐匿在了岁月里,一藏就是上百年。又不知是哪一年哪一天哪一只飞鸟落下了一粒种子,恰巧在雕塑的石缝里生了根,把自然力与人间力就这么合二为一。

        吴哥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可我想也正如蒋勋在《吴哥之美》中所说,吴哥之美,并不光在印度教文明曾经的灿烂和真腊族雕刻曾经的绚丽,更美在她原原本本的把时光和毁灭的力量呈现了出来,即便是已成废墟也透着深沉的领悟。

        再说说暹粒(Siem Reap)。暹粒柬埔寨暹粒省的省府,位于金边北方约311公里处。公元1431年,泰国人入侵高棉,高棉人被迫离开吴哥,在金边建立了新的首都,从此吴哥湮没在丛林之中,被世人遗忘。直到1860年,法国植物学家亨利·莫哈特为了收集植物标本来到暹粒,吴哥城才得以重见天日。从那以后,吴哥的修复工作一直在进行,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束。

        吴哥攻略我研究了很久,制定了细致的路线,今天先游览吴哥小圈。

        吴哥小圈:由小吴哥(Angkor Wat)巴戎寺(Bayon)——巴方寺(Baphuon)——空中宫殿(Phimeanakas)——战象平台(Terrace of the Elephant)——胜利门(Victory Gate)——茶胶寺(Ta Kao)——塔布隆寺(Ta Prohm)——斑黛喀蒂(Banteay Kde)——皇家浴池(Sras Srang)等组成。
        出城五公里,吴哥售票处。吴哥的门票分三种:一天20美元,三天40美元,七天60美元。下午5点开始卖第二天的门票,就可以进去参观了。

        吴哥门票如今已经不需要自己带照片去办理,全部当场由摄像头拍摄照片制成,而且也都已经换成打印的纸质票了,三天或七天票要注意妥善保存。门票制作好发给你之前,售票员会用英语宣读有关的规则。景区内随时会有管理人员查票,一旦发现无票者,要罚80美元。但每个景点查票确实是非常严格的,其实人迹罕至的外圈也是如此,逃跑基本不可能。

        我们今天行程是游览吴哥小圈,在售票处买了3天的通票,每人是40美元,每人都照了电子照片印在门票上,我们兴致勃勃开始了第二天的游览。
吴哥窟是对吴哥古迹群的统称。这是一座由宫殿、寺庙、花园、城堡组成的完整的城市,古高棉王国的首都。公元802年,国王贾亚瓦曼二世统一了高棉王国,在洞里萨湖北岸兴建首都,定名为“吴哥”。历代国王大兴土木,建造宫殿与寺庙,使吴哥逐渐成为整个高棉人的宗教以及精神中心。

        通王城,吴哥王朝末期,苏利耶跋摩二世不顾众人反对,在最该休养生息的时候发动了对越南占婆族的战争——自然不会得到好结果。战争中国王战死,无心恋战的真腊士兵勉强挡住了占婆族人强烈的反击,辙乱旗靡,匆忙逃回了国都。没了国王的真腊再次陷入了政治混乱。
         那是1152年的事。战争持续的时间很短,但正是这次小规模自卫战,让长期作为属国的占婆看到了独立的希望。他们再也压抑不住怒火——终于,1177年,占婆族下定决心,趁虚而入,发动起义,目标——首都吴哥城。

        抛开国政不谈,阇耶跋摩七世其实也是整个真腊国最伟大的建筑师和哲学家。甫一上任,他便带领群臣在侵略者留下的废墟上开始重建国都,整理朝政。渐渐臣民们对国家又捡回了信心,也开始爱戴上了新的国王。围绕着前代国王留下的巴芳寺遗址,阇耶跋摩七世构想了更为宏大更为威武的国都,还和他的历代前辈一样,亲自给国都起了名——通王城。

        故事仿佛兜成了一个循环,如果不出意外,大概又会是一轮繁荣到衰败的情节——所以阇耶跋摩七世即位便改了国教。他颁布了诸多利民的法令,紧接着就开始了一系列自己的修建工程——而这次不同的是,画在图纸上的建筑,为的已不再是虚幻的大神。

         穿过战象台就进得了通王城的里侧。当年阇耶跋摩七世定也是在庆典或礼宾结束之后走着这条路回到寝宫的。通王城里树影婆娑,不时点缀一个磐石修成的石门和石殿,其实也是个浪漫之处。

        过了几道石门就是通王城的中心,在那儿静静立着的宫殿“天宫”充满了神秘气息。据当地的土人传说,天宫只有阇耶跋摩七世一人可上,便是王后都是万万不能踏入的禁地。入了夜,国王就一个人从西面的阶梯一路爬到顶,和天宫里隐匿着的女身九头蛇神交媾以求治国良策,深夜乃出,再摸黑从陡峭的石梯上下来,回到王后的寝宫。——传奇虽然传奇了一点,但阇耶跋摩七世不同于前朝的那些悲天悯人,爱怜百姓的治国之策,又有谁说就不是神授的呢?

        除了战象台和天宫,通王城里更多的其实是供奉佛像的偏殿。这些偏殿规模不大,设计也比较简单,但却建的甚是亲民。正是有了这些,百姓进都城祈福终于不再为了神,为自己而祈福原来也是这么安心。

        塔布笼寺,1186年,就在通王城完工,国家形势基本回到稳定之后,阇耶跋摩七世随即开启了一系列建筑计划。但他始终抱定着佛教徒的信念,从没有用敬神的理由绑架过民众的劳役。他建医院,修经场,为纪念母亲、父亲,甚至定国安邦的大将军都修过寺庙——都是些实实在在,为人而建的造物。

        阇耶跋摩七世即位时已是老者,在位时间并不长,却是留下建筑作品做多的国王。也许,在当年吴哥城还未被攻破,还灿灿然金碧辉煌的时候,意气风发的他是想要做个建筑师的吧……
也就是同年,塔布隆寺动工。这是阇耶跋摩七世为纪念母亲而建的大型寺庙,竣工后据说有万名高僧居住,每天在寺里为百姓传经布道,俨然成了座巨大的佛学院。走完大门前长长的引道,立在眼前的是塔布隆寺威仪的石门。门里门外都是这么安静。印度教从不是信仰安静的哲学,在印度教里神魔竞逐着力气,哪有恒常,生死都从乳海的浪花里激发。然而佛教讲究灵修,讲究静心平气——塔布隆寺里的那些神就是这么带着微笑站在门后,仿佛还能听到里面高僧传授佛法的声音。

        巴方寺,苏利耶跋摩一世和乌迭蒂耶跋摩二世两代帝王在位时其实都不太重建筑,合起来只建了一座水库(西梅奔)和一座国寺——巴芳寺。巴芳寺由父子二人合力建成,工期拖了很长,却的确是慢慢磨出了精工。据传,巴芳寺中巨大的卧佛也一直在庇佑着真腊王朝的发展。
        
        初眺巴芳寺和其他国寺一样,巴芳寺也是山形建筑形式,再加上前面长长的引道,以示虔诚。

        巴戎寺也是一个值得好好细看的地方。1210年,国王阇耶跋摩七世参拜过巴戎寺,满意地走了出来。四围的臣民低着头,并没有人说话。这个年过古稀的帝王曾把真腊国从水火中拯救出来,他打退外敌,整理朝政,国家仿佛又闪耀出了复兴的光芒;但是又在整个国家刚要爱上他的时候突然宣布改变朝纲,大改国教,甚至还建了座佛寺,还把里头的菩萨个个雕刻上了自己的脸。许是独断专制,许是自我膨胀,反正没人能说什么忤逆上意。

        故事还要说回建了吴哥寺的苏利耶跋摩二世。在吴哥王朝鼎盛的40年里,苏利耶跋摩二世除了在平地上建起了吴哥寺,还零散留下了几个相比之下不怎么出名的寺庙。当年他还掌管着这个伟大帝国一切权力的时候,为毗湿奴大神大兴土木还不算,他还为湿婆大神建了两座袖珍的小庙——周萨神庙和托玛侬神庙。

        虽说袖珍,里头的设计和雕刻可也毫不含糊。神庙里的门梁、小窗、神像,每一处细节依然都透着艺术化的细节和感人的力量。

        近些年来,暹粒的旅游业快速发展,正是得益于这里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吴哥古迹门户,而诸如王家卫《花样年华》和安吉丽娜《古墓丽影》的推波助澜,更是吴哥在世界范围内家喻户晓。而暹粒作为参观吴哥古迹唯一和重要的停留地,已有百年历史了。

        紧张的一天游完了,看了太多的东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不到吴哥真是一生一大遗憾!

本篇游记共含3519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