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万物有灵且美——游猎坦桑尼亚

87
鹌鹑君 (成都) LV.15
2016-12-06 17:16 1529/30
  • 出发时间/2016-09-15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小两口

在未来的几十年或几个世纪中,人们将不再会前去朝圣人工的奇迹,他们将离开雾霾重重的城镇,亲见造物主的生灵们在地球上最后的祥和栖息之所。
                                                                                           ——灰洲大迁徙研究者 Bernhard Grzimek,1959

一 麒麟的国度

DAY 1: China - Arusha

明朝的时候,麻林国(今坦桑尼亚)遣使节到北京给永乐皇帝进献了头“麒麟”。皇帝心想上古神兽都来朝贺自己,灰常嗨森,赶紧让人给神兽画像,流传至今。

如果今天去台北故宫博物院看到上面这幅神兽画像,就知道永乐皇帝被一头长颈鹿给忽悠了。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不远万里来看“麒麟”们的热情。从中国坦桑尼亚,根据不同城市可选择肯尼亚卡塔尔埃塞俄比亚航空。我们选择的是卡航,成都多哈转机到乞力马扎罗。上了飞机换上空姐发的睡衣倒头就睡,迷迷糊糊看到大山脚下的城市,就知道要到目的地了。

落地小小的乞力马扎罗机场,之前为了安全考虑打的黄热疫苗的小黄本,在这里并没有强制检查。我好奇为啥落地签中国人是50美金而美国人是100美金,工作人员一脸严肃:别国收我们坦国人签证费多少钱,我们就收他们多少钱。

机场离阿鲁沙车程大概一个小时,途中经过几头孱弱的骆驼。据说一歪果商仁发现当地干旱炎热的气候刚好适合骆驼的生长,就大举引进了一批指开始推销:烹油,泥听说果长颈鹿么? 不料当地人对这种上围丰满的物种木有丝毫兴趣,歪果商仁只有弃驼而去。

入住灰洲郁金香酒店, 一栋仅有29间房的小楼。我们被安排在蜜月套房,服务生小哥殷勤地指着泡着一堆的红艳艳的三角梅的浴缸道:介是为嫩俩准备的惊喜……

酒店一楼的猴面包树餐厅矗立了一颗巨大的水泥树,摸上去标号很高的样子。

值得表扬的是这里的Wifi网速超快,印度裔经理也很热情,总体而言过渡休息一下还是很不错的。

二 大象的绿洲

Day 2 - Day 3: Tarangire

阿鲁沙出发前往塔兰吉雷国家公园需要两小时的车程。路上遇上快到公园的时候,车又被一群马赛人的瘤牛给挡住了,向导告诉我们瘤牛背上的大瘤跟骆驼用来储水的驼峰不同,是用来储存脂肪和能量的,油炸后会缩成一团,特别好吃。怪不得骆驼不受欢迎,原来是口感不好。

马赛人牧牛羊为生,以牛奶牛血为食,生活还很原始。行驶一会就看到一个手持长矛的男孩,满面纹饰,神情凶悍,向导说这是刚进行了割礼的装束。

塔兰吉雷的地貌跟其他几个毗邻的国家公园不太一样。这里有更密的树林,巨大的猴面包树和金合欢树点缀其间,还有很多喜在林间生活的大型动物和鸟类。

在这片国家公园和周围的保护区里,生活着三千头非洲象。我们把这里叫做大象公园。

(上)河湾

一进公园大门,梅川酷子已经等候多时。

据说鸵鸟蛋异常坚硬,寻常狮子豹子都搞不定,除了是为了防御捕食者,还可以预防爸爸妈妈的大粗腿不小心一脚踩蛋仔上了。

公园内有条塔兰吉雷河,旱季时动物们都很喜欢在水源边活动。动物们打招呼估计都是,”老马, 喝了吗?“

从林间赶来喝水的牛牛们,非洲水牛以脾气暴躁著称,这也难怪,脾气温柔点的早让狮子吃光了。

还有各种鸟儿
1. 胸前纹了个火龙果的猛雕
2. 爱吃大蚂蚱的弯嘴犀鸟
3. 爱吃野枣的啄木鸟
4. 随处可见的非洲麻雀——栗头丽椋鸟
5. 漂亮的彩虹鸟——紫胸佛法僧
6. 经常到餐厅吃白食的白头牛文鸟

猎豹也在此寻找机会。

猎豹从小养的话很容易驯化,中东土豪经常到非洲领养一只放自己的跑车副驾上兜风。

向导以前跟着叔叔一起打过猎,他跟我们说,斑马肉和角马肉都不好吃,太老,一般做肉干,灯影马肉。

喝多了就要方便一下,我们在这只长颈鹿边上停了足足三分钟,它丝毫没有停止放空自己的意思。

因为长颈鹿体型特殊交配不易,公长颈鹿往往要尝下母长颈鹿的尿,看看她是否处于排卵期,再进行周公之礼。人类跟长颈鹿的区别,不过是一张排卵试纸。

(下)沼泽

我们没有继续沿河游猎,而是前往公园深处的几处沼泽,游客不多,而且静谧幽美。

塔兰吉雷和肯尼亚的安博塞利都是大象公园,后者却更有名。原因是安博塞利可以看到以乞力马扎罗山为背景的象群。不过没关系,我们在沼泽边也找到了这样的迷你“乞力马扎罗”。

沼泽边的每一处都像水彩画一样,生机盎然

水彩画里有来偷吃颜料的彭彭

红脖子的鸵鸟男一看已经到了发情期,只用3%的鸟类有丁丁,鸵鸟男有幸也属于此类,而且还是螺旋形的,跟红酒开瓶器一样。

翱翔天空的宜必思

水鸟也是这里的常客,黄嘴鹮鹳的大红脸很显眼

每个象群都有一头年长的母象作为族长,管理大家。跟人类家庭一样,族长的性格和脾气会影响整个家族。这群大象的族长看来是个鸟粪学家。

太阳出来了,模特快上,对,就是你,站山前面,憋动,咔嚓

公园规定游猎车辆不允许驶出车道,不过我们向导知道有处可以自由驰骋的无人区。在荒蛮的林间越野的感觉很爽,有点真正游猎的感觉,不过可惜的是,只看到了一群侏儒獴和一群远远遁去的长角羚。

这里的大象看上去都生活的挺好,但其实非洲象的生存面临很大的威胁--偷猎。南边的塞卢斯曾经是非洲象最密集的区域,在1970年代曾有11万头大象,现在因为象牙偷猎数量锐减到不到1.5万头,悲观预计6年后大象将在那里绝迹;反观塔兰吉雷的大象数量还在缓慢上升,旅游带来的关注和保护暂时保住了这片非洲象的小小净土。

非洲象繁衍很慢,怀胎22个月才产一枚小象仔,象仔要带到2岁,妈妈才能准备第二胎,相当于4年才能有一个娃。

非洲有个大叔自建了片保护区,在里面收留了一群因被虐待而忿恨人类的极端危险的野象群。大叔通过各种努力和它们逐渐成了朋友。很多年以后在大叔葬礼时,消失许久的象群赶到了大叔的故居,在其遗体周围围成一圈,两日夜不吃不喝,来悼念这位老友。

这就是非洲象,他们跟人类一样,是具有独特智慧和情感的生灵。
希望我们都能好好善待它们,我意思少买点象牙制品,把人家的大牙挂自个儿脖子上不会显出您的高贵。

三 树上的小屋

如果住在公园外,就必须在闭园(18点)前出大门;在公园里住宿就可以游猎到天黑。所以尽可能选择住园子里会有更好的体验。我们开始选的公园里的Swala被订满了,又想试试独特点的树屋,就选择了公园外的Treetops树顶酒店。

(上)小屋

树顶酒店依然地处一片保护区内,因为当地人致力于保护动物的可持续旅游,这里的野生动物的状况很好,特别是经常在酒店晃悠的非洲象们。
这里的酒水食宿洗衣一价全包,而且是管家式服务,每次归来和离开酒店两个经理都会轮番来迎送,非常的体贴舒适。
而我们的房间在是建在巨大的猴面包树上的木屋。预定的时候要注意,不是所有房间都有树上,有几位是建在木架子上的“山寨”树屋。

你需要爬木梯入屋,晚上的时候,工作人员会把木梯封闭保证安全。TA上评论几年前这里发生过入室偷盗的情况,我们入住的期间感觉比较安全,晚上睡的也超级好,就是大象在楼下嚼了一晚上的草有点吵。

房间非常宽敞,还有长长的树干穿插其间

洗浴用品装在了鸵鸟蛋里。

站在阳台上俯瞰小树林,弯嘴犀鸟就在眼前的枝头上聒噪,丝毫不畏惧在脚下拔草晃树的大象。

20个房间散落在林间,从自己的小屋到主树屋的餐厅只需步行几分钟。不过因为四周没有任何围墙栅栏,经常偶遇野象拦路啃草还得绕道走。
主树屋建立在一颗千年老树妖之上。

老树身上还有个大树洞,里面居住着无数蝙蝠,黄昏的时候,你站在树洞前,小蝙蝠们会从你耳边一只只呼呼的飞出,特别好玩。

很多酒店为了吸引动物,都会建一个小水塘,这里也不例外。每天日暮,水羚就会早早到达水塘,因为它们知道,一会大象就要来抢地盘。果不其然,很快一群大象就大摇大摆的过来赶走了水羚,滋润的享受了起来。

水羚没水喝,当然饥渴难耐了。

哥几个喝得那叫一个爽。

(下)夜游

日落之后,就可以参加酒店提供的夜间游猎。因为不在公园里,这里的夜间游猎不算最好的,没有什么大型的捕食者。不过好在时间长,两个小时很充实。更幸运的是,因为游客不多,两个晚上都只有我们俩包车游猎。

很多白天蛰伏的夜行性动物只有晚上才看得到,这是它们的生存策略;而且晚上就可以在草原树丛里随便开车没有不能出轨的限制。在漆黑的夜里肆意驰骋相当刺激,无奈我拍照技术差,只能多看少照。
犬羚本貌似不是夜行性的,估计是给我们吓出来的。

晚上最多看到的就是这货,跳鼠跟澳洲袋鼠一样,也是一跳一跳的蹦跶着走,就是手短得太尴尬了。

猫獛,长得比较诡异,吓得我赶紧咔嚓一张。

大耳狐倒是挺可爱的,不过跟疯狂动物城里的那只比还是要成熟得多

小猫头鹰一脸呆萌:我只是出来捉个蚂蚱

这只要更彪悍一点

这只褐黑腹鸨一脸惶恐却又一动不动,标准的呆若木鸡

最后向导居然发现一只变色龙,大晚上林子里开车还能找到这个,我也是醉了。

一路上还撞见大象长颈鹿羚羊鸵鸟什么的,人都歇着呢就都略过了。
夜游的导游都是俩,一个负责开车,一个负责打灯找动物。找动物的探照灯就跟鬼子碉堡上的那种似的明晃晃的来回射,我在想对动物的眼睛有没有啥影响。
圆月出来亮如白昼,向导说太亮动物们都不太敢出来活动了,我们也只有慢慢打道回府。路上我问向导为什么晚上没有蚊子,他说旱季缺水,蚊子根本没法繁殖,唯一咬人的采采蝇气温一低也不活动,所以晚上很安全。
向导又告诉我,因为捕食者都是夜间活动的多,白天太热一般都在呼呼。所以各个公园的夜间游猎里,曼亚拉的最次(没啥捕猎者),赛轮盖地的格鲁美地河的最好(大猫多)。

晚上篝火晚餐也很温馨,主要也看不出吃的是啥

在这里入住的两个晚上,两个经理和服务人员把我们照顾的很好,可以说是行程中最好的酒店之一,非常推荐。唯一的缺点就里公园有些距离,好在这里也地处一个保护区,你从酒店到公园的路上依然能看到各种小伙伴。
离开的时候,昨天被大象抢了地盘的水铃向我们告别,小屁股上画下了完美的句号。

四 悟空的乐土

Day 4: Lake Manyara 

离开塔兰吉雷,很快就来到了毗邻的曼亚拉湖国家公园。进门口一张公园的标志:爬树狮,还是浮雕,整个一裸眼3D, 这也是我们在里面看到的唯一的一头狮子

相比其他国家公园,曼亚拉湖实在太小了,只有300多平方公里,其中2/3还是湖,所以这里能看到的大型动物种类不多。不过因为有永不干涸的地下水源,这里郁郁葱葱草多林密,还有一大湖,所以鸟类很多,林鸟水鸟草原鸟都有,是个观鸟天堂。观鸟的同志得起的特别早,凌晨四五点就要往公园里赶,我们这种也就随便看看了。
飞来一红颊蓝饰雀,是愤怒的小鸟的原型之一,看起来很害羞一点都不愤怒。

这只银颊噪犀鸟感觉是从侏罗纪公园里来的。

公园里的鸟都不怕人,灰头翡翠站在枝头任人摆拍。

林边有片沼泽,白鹈鹕在里面练习扩胸运动。

林中无狮子,猴子称霸王。除了禽鸟,公园里最多的就是绿猴和狒狒了。
这位是在想风投在哪里的:

这两位在除bug:

创业失败,我走了,只留下蛋蛋的忧伤:

老公生意失败,这下护肤品都没着落了:

好在希望还可以寄托在下一代!

途中经过几头悠闲奔跑的长颈鹿,我花了整整三分钟,纠结在三个相机间用哪个拍摄更适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定要专一,不能脚踏三只船。
于是一路专一的扛着大单反,终于来到曼亚拉湖边,车不能太靠近怕陷进泥沼里,只能远远看看。这个时节的湖边很清静,传说中成片的火烈鸟都飞别处了,那边问题来了,它们飞哪去了呢?

小明,你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一脸没睡好的小明回答不上来,我们只有问向导。向导给火烈鸟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们它们在阿鲁沙国家公园,二话不说直接预定最后一天去那转转。

五 碗底的麦田

Day 5: Ngorongoro Crater

离开曼亚拉湖之后,驱车直接来到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脚下的卡拉图小镇,准备休整一宿后第二天清晨进火山口。
入住海王星酒店,这里种了很多花花草草,看惯了野外荒原突然一下子绿地红花让人眼前一亮。

似乎游泳池是每个酒店的标配,游猎累了可以放松一下。

早晚餐都在泳池后的主楼,新鲜的蔬菜是这里的一大特色,都是酒店工作人员精心一泡泡浇灌出来的有机菜。

房间的客厅和卧室各一个火炉,晚上睡前可以让人给点上。

房间有个超大的阳台,风景虽不如火山口震撼,也挺秀美的。

海王星也是一价全包(唯一不包的是洗衣服)的酒店,服务硬件都很好,就是感觉家具有点灰扑扑的,貌似保洁阿姨上门不勤。

挂上请勿打扰的门牌,本狮子王要呼呼了,众爱卿退散了吧。

休整一宿,清晨拔营粗发。
二百五十万年前,一哥们儿跟乞力马扎罗比高,发现自己还是矮了那么一滴滴。哥们儿气炸了,轰的一声半截身子飞出去,留下一空碗形的火山口,就是恩戈罗恩戈罗。
动物们都生活在碗底,我们必须翻过碗口,再一路开下底部进行游猎。
恩戈罗恩戈罗和赛轮盖提的中部都算是游客最多的地方,这里每年要接待四五十万游客,所以早去的话不会拥挤,动物也更活跃。公园六点开门,向导提前排队办门票,这样我们就可以第一波上山了。没料到还有一车比我们更早,只有屈居第二 
清晨的火山口雾气缭绕,无法一览全貌。再行驶一阵,感觉钻入了一片金黄的麦田。

远处吃肉的筒子们正在享用大餐,鬣狗和黑背豺互相争夺。但实力相差太悬殊,个头小一圈的黑背豺只有且战且退。两只秃鹫远远冷眼旁观:反正我们就爱吃剩的。

发现一只独角兽!

作为非洲五霸之一,灰洲水牛的杀手锏全靠这头上这对大角了

角马也有非迁徙的,这里丰沛的水源使得他们不必四处奔波。

这里的禽鸟非常的多,大草原就是没污染,用餐这么久,这位胸前都是一片雪白。

我一直觉得冕鹤的发型很影响飞行,其实不然,人家的金发非常柔顺,起飞后Duang的一下都披在脑后了。

因为不能飞行,鸵鸟需要更强的视觉观察四周潜在的危险,所以它的眼球比大脑还大。虽然貌似点错了技能树,不过还挺美颜的,这是一只灰灰的大眼妹。

小蜂虎,据说是从欧洲大老远飞过来的。

柯利鸟是世界上最重的飞行鸟类,个头看起来却很小,向导说它密度很高,看来经常去健身房

长颈鹿为了舌尖上的美味也是蛮拼的

每位河马同学每天要在这小池子里排泄10公斤有机肥。
-向导,为啥它们还没被自己给熏死呢? 
-河底有鲶鱼,专注吃屎一辈子。

河马最喜欢的就是打滚翻身子,露出自己粉红的大肚皮。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终结者狮子姐妹。

远处走来一头五条腿的大象。据说发情的公象很暴躁,香蕉还会变成绿色,以后看到绿巨蕉要躲远点。

看完大象的大象,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走前参观了下火山口第一壕屋,andBeyond Crater Lodge。据说这里的房间每扇窗户都能看到火山口,风景极佳。
走进大门,我们在斑马间惬意的漫步。

房间因为客满而无法参观,只能看看富丽堂皇的大堂。

离开壕屋,最后看一眼这口盛满动物的大碗吧,下一站,塞伦盖提。

六 猎手的天堂

Day 6-8 Central Serengeti

火山爆发的时候,有些脾气比较好,刚从地底爆出个头就隐忍不发了,形成一座小小的山头。从火山口进入赛轮盖提南大门后,草原上出现了很多大大小小这样的山头,向导说这座小山是《狮子王》里荣耀石的原型,看来狮子王也不远了。

这个时节塞伦盖提的南部除了石头之外没有太多的动物,夕阳渐沉,找来找去也没看到狮子王,只有一群安静的非洲象。

(上)草原的猎手

从南部来到中部,很多食草动物们都已经北上了,但大猫们还守护在自己的地盘上。
沼泽里的这头小狮子就跟玩具猫似得,一脸萌坏了的样子。

狮群中妈妈们负责捕猎生娃带娃,爸爸呢?

爸爸负责剩下的两大任务:
1.睡

2 睡孩儿他妈

狮子王的小弟弟太迷你,只能装上倒刺儿以求延长点时间(就这样也只能一次20秒),因此双方每次战斗都是幸福的开始,痛苦的结束。

交配期一般好几天,期间狮子们可以一直不吃不喝,旁边放块牛排都不带瞧一眼的,就干这事儿。狮子王:人家真不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繁衍下一代!

离开狮子王一家,继续探寻其他的大猫。
树上一只肥嘟嘟的花豹刚睡醒,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是肥豹家么,你的外卖到了 -来鸟来鸟

鹅肝是人间美味,羊肝是豹间美味,人家倒是挺讲究的,直奔精华。

吃饱了,也该想想下顿的事儿了

花豹童鞋吸引不少游客驻足观看的同时,两辆African Queen的小车开了过来,上面清一色国内摄影家。每人架起一部比我脑袋还大的“巨炮”,对肥豹来回扫射。高速的快门声中,小车焦急的来回穿梭以寻找更好的角度,非常有意思。很多老外都不拍豹改看他们扫射了
鬣狗妈妈也带着孩子过来凑热闹。好奇的小斑鬣狗走得很近,当妈的也不管管。斑鬣狗最是草原上数一数二的猎手,强健的咬力可以轻松碾碎动物坚硬的头骨,不知道这位小友的碎骨功练到几成了。

斑鬣狗妈妈可是一家之主,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私处还进化成了小弟弟的样子(还配合的长了一对假蛋蛋),意思生孩子造狗这事儿你们大老爷们强求不得,得我说了算。以致于当年海明威大爷细致观察了人家私生活老半天,终于得出结论:鬣狗是雌雄同体。

在塞伦盖蒂中部的东南面的有一片开阔的平原,是猎豹和狮子们天然的猎场,它的名字就叫做大猫平原(Namiri Plains)。金色的草场给了大猫天然的伪装,我们在此转悠了一上午,终于在一棵小树边发现了一家子:妈妈和四个豹仔。

猎豹妈妈:集合,成体操队型散开

四只小豹虽没成年,也已经是豹豹生威了

草原还有天上的猎手
黑翅鸢:什么蛇虫鼠蚁的就交给我吧

长冠鹰雕:姐办张卡吧,美发打八折。

红脸地犀鸟,长这样就不多描述了,反正也是吃肉的猛禽。

水里的捕食者只有这两位

(中)帐篷与酒店

看完了草原上的猎手,介绍下我们的住宿吧,在塞伦盖提中部,我们选择了先锋营地和四季酒店,各有特色。
先锋营地坐落于一颇具气势的小山旁边。

酒店跟Treetops树顶酒店一样,同属Elewana旗下,品质很高,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晚上,但是依然感受到了两位营地经理和工作人员的服务热情。

服务和餐食也相当的棒

游猎一天归来,穿过采采蝇密集的林区后,天色已晚。马赛战士在星空点点下护送我们回到房间。这里12间帐篷分布在草原上,一路上鬣狗在黑暗里冷冷的笑着,高高瘦瘦的马赛战士叫我们不用担心,说他的眼睛早已习惯黑夜,能洞察周围林中的危险。帐篷很宽敞,探险家的内饰风格,卫浴和卧室用门帘隔开,虽然外面鬣狗声连连,也还是安稳的睡到了天亮。

营地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建在高台上的主帐篷能俯瞰大草原的日出,经理Alison告诉我们,每天6点30分太阳准时升起,一边享用早餐一边观赏日出别提多惬意了。

Treetops的吉祥物是大象,这里的吉祥物就是周围无数的岩蹄兔。因为不是恒温动物,这些小家伙们必须每天日出时分就从山岩的缝隙中钻出来晒太阳充电。

蹄兔是大象的远房亲戚,跟大象一样,它们也有圆嘟嘟的脚趾,唯一不同是后脚趾有只尖的,方便挠痒痒

再见,吉祥物们

离开先锋营地,北上一阵就到了四季酒店,这里有75间房,比先锋营地大得多,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宽敞的大堂和餐厅,整洁现代的房间,极速的Wifi和高品质的餐食让你感觉这里就跟其他地方的四季一样的舒适。

这对于不喜欢太“野”的住宿的朋友来说是个福音,相反,追求野奢的同学往往觉得这里少了点味道,特别是进门就是一特大的人造喷泉水池景观,在大草原上实在太违和了。而且房间和大堂是由架起来的廊桥相连,有种逛动物园的感觉。
除此之外一切还是相当完美的,最开心的是旅行社老板提前给前台打了招呼,为我们免费升级了房型,赶紧进屋好好享受一下。

浴室的淋浴水流相当的充沛舒适

狒狒和猴子是这里的常客,必须随手锁门,关门不锁都没用,人家会开。

这里也有一个招揽动物来喝茶的水塘,你即可以通过房间里的电视远程监控动物们的行踪,也可以泡在露台的泳池里眺望远处的水塘。

可惜的是昨夜刚刚下了场雨,大象洗澡表演没有出现,只有几只埃及雁和一只薮羚过来觅食。

还有一只微笑的山羚

(下)猎物的命运

离开塞伦盖地中部之前,侦察了一下附近的水塘, 惊起一匹害羞的斑马。
趣味小问题:斑马是黑底白纹还是白底黑纹?

答案是黑底白纹,斑马在娘胎里是纯黑的,长着长着有些毛就白了。
长颈鹿倒是自顾自的劈着叉喝凉白开,完全不管满身满头的牛椋鸟

这群疣猪吃得兴起都跪地走了

殊不知这厢边一位同胞已然阵亡,
狮仔一:我爱啃猪头;狮仔三:我爱嚼猪尾巴;狮仔二:我的猪屁股呢?

彭彭虽然牺牲了,丁满(条纹獴)还在坚守阵地

又是一群盘中餐

狮子的捕猎成功率不足三分之一,祝你们(狮子们&瞪羚们)好运!

七 绿色的奇迹

Day 8-11: North Serengeti

袋鼠国一野生动物学者提出,颜值低的动物因为得不到很多关注和保护,所以更容易灭绝。可是眼见着大象犀牛狮子这些大腕的数量都噌噌的往下降,角马这种长得就像测试版的哥们儿怎么还生活的这么好呢?也许答案就是大迁徙。

(上)迁徙的角马

每年塞伦盖提因为旱季和雨季的交替使得水源不断的变化位置,不知道如何,这些长得傻乎乎的角马似乎能预测天气,和其他食草动物一道组成上百万的游牧大军,向着雨水滋润过的丰沛草场而行,在塞伦盖提-马赛马拉这边大草原上周期性的迁徙繁衍。

在塞伦盖地的南面的奥杜威峡谷里,厚厚的火山灰埋藏了人类的祖先以及各种远古时代的动物。这里的动物化石显示角马们在百万年前就开始在塞伦盖地季节性的迁移。

50年前,Bernhard Grzimek父子来到这片无人踏足的荒野之地,利用涂着斑马纹的小飞机勘察角马的迁徙动向,奠定了今天大家对大迁徙的认识基础。
如果你想看看大迁徙的动态,可以上这个网站HerdTracker, 很多游猎公司和营地会在上面实时汇报角马们的最新动态,相当于直播网红角马群。(需翻墙)
今天我们虽然可以通过更先进的手段侦测角马们生生不息的迁徙,却依然有一样无法精确的预计:过河。

角马过河,艺名天国之渡,一般发生在塞伦盖提的格鲁美地河和肯坦交界的马拉河。旺季(七至十月)有时候一天好几回,有时候几天都不发生一次,有时候一次甚至几个小时都无休无止。最神奇的是,这些角马不远万里奔袭而来,冒着被鳄鱼啃的威胁下水渡河,就是不用旁边可以通车的大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我们的运气不好,来到塞伦盖提北部时候,刚好下了几场大雨,金黄的麦田一下就变成了青青的草场。

迁徙过来的角马们一见青草,失去了继续继续过河去马赛马拉的动力,大快朵颐起来,此间乐不思蜀。

马拉河上划分出十多个过河点,我们沿河跑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准备北进的部队,只有一小撮准备从马赛马拉南下的小分队在河边蠢蠢欲动。

无奈规模太小,小分队在河边踌躇一阵就散去了。

继续河边游猎,只有几群河马悠闲的晒着日光浴。睡眼惺忪的小河马还是挺可爱的。别看河马长得憨厚,脾气和力量都大得惊人,非洲大陆每年因为河马的袭击致死的人数高达3000,是除了蚊子以外的第二大杀手。

河马争地盘打架的时候,会用比较“文明”的方式,用尾巴把便便甩出去,比谁甩的远谁就获胜,输家只有灰溜溜的离开。
不便便的时候,妈妈浑圆的臀部是最舒服的靠枕。

在北部游猎了三天依然没有任何角马过河的迹象。第四天的清晨,我们刚从营地开出,突然撞见了一群小跑的角马部队,目标直奔河边!

我们也疾驰到河边,角马部队已经在过河了,时间持续不长,大概20分钟就结束了。

河边采访:
-您刚刚第一个英勇的冲下了湍急而暗藏凶险的大河,无数同胞在您的感召下激流勇进继续冲上了对岸,请问您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
-……刚才谁TM推我下去的?!

向导说对于那种千军万马的过河来说,这就是次小练兵,不过我们已经相当开心了。
毕竟人家在雨后草原这边有吃有喝的,还专门给我们表演一下,真算个小小奇迹。

其实即使没有角马过河,天苍苍野茫茫的画卷也已经够洗涤心灵了。

(中)北部的生灵

虽说已经到了荒蛮的北部,不过捕猎者还是不少。
回眸一啸的花豹君

这头小狮子已经吃的小肚子圆滚滚了。

东非大草原曾经是重重密布的森林,狮子们虽早已习惯开阔平原的生活,但是身上还带有淡淡的黄斑,是林间生活的先祖的印记。

黑色鬃毛的狮子王是狮界美髯公,身价比金毛的要高贵得多。

这头黑面老豹仿佛在说:还不快给你大爷盖上羊毛毯!

年纪大了,孤枕难眠

秃鹫是草原清道夫,有谁牺牲了它们就盘旋而至分食尸体,有效防止了因尸体腐烂而滋生的细菌和疾病。虽然食腐的形象不佳,但秃鹫也是个可怜的主。
非洲有回一彩票公司开出巨额奖金,大家都想发笔横财。据说把秃鹫头骨放在枕头下面睡一晚上,中奖号码就会出现在你梦里,于是秃鹫骨头开始热卖。猎人们也开始不择手段的屠杀这些倒霉的大鸟,他们把三步倒放在斑马和角马的尸体里,很快成群而至的秃鹫就中招暴毙。幸好动物保护者及时出面,才阻止了这场恶风。
现在更惨,因为秃鹫喜在尸体附近扎堆盘旋,偷猎者怕因此被人发现他们在猎杀大象犀牛,把枪杀这些大个子改成了毒杀,吃了有毒腐肉的倒霉鸟们再次中招,差点要亡族灭种了。

秃鹫帮吃的是死的,选颗树休息也要找颗死的,很有哥特风。

秃鹳的大嘴本来是设计吃鱼的,到这儿根本用不上,只有跟秃鹫兄弟商量下吃人家剩的。这位上公交车我一定会让座的。

虽然一路上都没看到有蛇,可是这位一瞬间就从我们眼皮子底下逮着一条。

吃肉的都云集于此,吃草的还会少么?
大象和长颈鹿到哪里都很上镜

偶遇一只陆龟,向导说你快点照,这家伙特喜欢随地大小便,说来就来

山羚喜欢踮起脚尖在乱石间跳跃,像个芭蕾舞女

柯氏狷羚一家长得可真不怎么样

粗毛水羚跟普通水羚的区别主要是屁股上不是个圆圈

(下)金色的犀牛

塞伦盖提北部有一片上千平方公里的犀牛保护区,居住着几十头珍惜的黑犀牛。上世纪七十年代黑犀牛的牛口超过六万多头,现在因为偷猎儿数量锐减,全世界的非洲黑犀牛也不过五千头了。因为按规定只能在车道上行驶,很多看到的动物都是远处的小黑点。当我们听到电台里有人发现了犀牛时,并不是很兴奋,以为最多看到一两只在远处徘徊。
来到保护区,已经有一堆灰灰的朋友在等着我们了。

moja, mbili, tatu, nne, tano,竟然有五头!

-合影了老四 -等下,我擦擦嘴:D

早晨的阳光洒在灰灰的犀牛上,有种点石成金的感觉。

全体尾随而至的车辆都已疯狂,大家也不顾不能开出车道规定了,冲进草丛近距离观察五朵金花。
犀牛全身只有尾巴耳朵和眼睛上有点毛发,在犀牛村开个美发店估计很快就关门了。这位大哥连眼睫毛都省了。

黑犀牛跟白犀牛其实颜色都灰灰的,只是黑犀牛吃树叶白犀牛吃草,所以黑犀牛的嘴是尖钩状的而白犀牛的嘴是宽而平的。

小犀牛吃起小树叶来一脸呆萌。

吃累了趴在妈妈的屁股上休息一下。

我们的向导说一般犀牛都躲在树林深处,估计是前两天的大雨催生了新鲜的树芽使得它们跑出来觅食的。以往有人来这里三十天游猎也不会看到这么多犀牛,更别说是同时见到的了,只能说又是个小小的奇迹。
犀牛的角跟人类的毛发和指甲一样,主要成分就是角蛋白。可是老西医认为其可以壮阳,老中医认为其可以清热解毒,老越南医认为其可以治癌症。于是为了获取“神奇”的犀角,大家开始疯狂的猎杀犀牛,牛牛们可是倒了大霉了,尤其是门丁本来就不兴旺的黑犀牛。

这次我们只见了千分之一(5/5000)的黑犀牛,希望剩下的千分之九九九也活得跟他们一样,无忧无虑的啃着香香的树枝。

再见犀牛君,好运!

八 日升与日落

除了生生不息的小动物们,最让人震撼的就是草原上的日出与日落了,我们用两种独特的方式体验了一下。

(上)河上的日出

四点半,四周还是一片漆黑,迷迷糊糊的我俩上了一辆黑车。黑车里除了司机还有一名乘客。黑车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奔驰,一会撞见俩狮子,一会撞见一堆聚餐的鬣狗,感觉夜里比白天还热闹。

乘客下了车,径直走向还在充气的大球,原来人家是飞行员。

天空被厚厚的云层包裹着,似乎一个阴天。飞行员说今天看到太阳的几率不大了,仿佛赌气一样,太阳从层层云雾中居然露出了脑袋。红红的太阳慢慢的照亮了大河,无奈我的运动相机效果不佳,只能用眼睛多看看了。

河里有鳄鱼和河马,只可惜实在太高只能看到水里小小的波纹

我们背着阳光沿河飞去,虽然高空有些清冷,但是没有大风,气球飞的很平稳。

在空中飞越了马拉河,无需签证来到肯尼亚境内

这个时节草原的动物确实不多

热气球会惊扰到动物,公园还会因此收噪音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气球飞行这么贵。

远处奔袭来了一队角马

跑到绿草前就停滞不前了

飞回坦桑尼亚这边,保姆车一路跟随,准备迎接即将落地的我们。

飞行员说可以八月的时候到处是角马找个地方落地都困难,现在地面上倒是挺空旷。晃晃悠悠就着陆了,因为是硬着陆,载人的篮筐直接砸在地上,还是挺有意思的。

早餐和香槟都已经在河边准备好了,就等您来米西了。

飞行员是土耳其人,半年飞塞伦盖提半年飞卡帕多西亚,每日一飞。小哥挺快乐的,跟人谈笑风生,还推销自己在土耳其的热气球生意,丝毫看不出有倦怠的感觉。

塔兰吉雷和塞伦盖提都可以坐热气球,后者体验更好,北部看角马过河(可惜我们木有看到),中部看山丘地形。
热气球上的日出之旅就这样结束了,因为是第一次坐热气球感觉还挺新奇的,就是动物看到的不多,估计人品被犀牛用光了

(中)夸父的狂奔

北部的山谷地是大猫的地盘,看着狮子一家打闹嬉戏了一下午,不知不觉天色越来越晚,连狮子们都玩累了。

我们跟向导建议不如就在此等待观赏日落。向导一摆手,说想看日落,我知道一个地方,就是有点远,咱们得赶紧上路。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老司机一踩油门,在暮色渐浓的大草原上狂奔。平时游猎转悠的时候开得慢不觉得,现在在一个个土坡弯道上疾驰的感觉就跟越野拉力赛一样,几次都堪堪避过横在路中央的角马群。

我俩抓紧扶手站在座位上远眺,太阳已经落山,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向导更不言语,加大油门,飞速中不知道过了多少障碍,终于来到一片高地,眼前是一望无边的晚霞!

落日余晖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

向导让我们在落日边摆出各种抱太阳托太阳吞太阳的造型,我们玩得不亦乐乎,决定次日早早来这里看晚霞。
谁知又是一夜大雨,第二天的太阳躲进厚厚云层里。

终于探出一点脑袋来

最后的霞光!

(下)野奢的对决

在北部的塞伦盖蒂,Kuria Hills和Bushtops都是草原上有名的野奢帐篷营地。
我们先入住的是Kuria Hills 。这里有15间帐篷,是目前Lemala旗下最新最好的酒店。

在这里入住了三晚,最大的问题就是食物。平日里全天在外面游猎都带餐盒出去,偶尔午餐时我们各在Kuria Hills和Bushtops吃了一顿营地的热餐,Kuria Hills是翻热的面条,Bushtops是精致的牛排,晚餐就更别提了。总之Kuria Hills的餐食最多是个满足温饱的水平,实在对不起他家的定位,服务也非常一般,奇怪的是生意还超级的好。
每个酒店都有吉祥物,这里的帐篷都建在石头山上,没有萌萌的蹄兔,只有不时窜出来的蜘蛛侠。

蜘蛛侠的老婆倒是相当的朴素

虽然食物难以下咽,所幸硬件倒是没话说,每天晚上还是睡的很好,床铺和蚊帐比较高级,很有安全感。

露台还有一个小小的泳池。

离开Kuria Hills, 看到了附近的建在山上的Lamai,这是TA上排名第一的酒店,这个高度应该能看到无比震撼的草原日出。

人气也很高的Sayari是离河很近的帐篷酒店,我很喜欢他家帐篷的外观。

向导说帐篷的外形设计参考了附近的山丘,一看还真像。

最后一天来到Bushtops,里面从经理,管家到服务人员都超级热情。
餐食也好得没话说,我们觉得一路上餐食最好的两家就是Bushtops和四季。
虽然晚上总是阴雨连绵,但是披上小哥提供的毛毯,吃着好吃的食物的感觉好温暖。
酒店的吉祥物是厨房附近的一群侏儒獴。獴跟猫鼬是亲戚,都有放哨的好习惯。

妈妈身边小獴仔估计还没一根手指大。

我们住在大旋角羚房。据向导讲大旋角羚是他觉得最好吃的野味,在塔兰吉雷没见到这个“很好吃”,只有在房间的照片里看看了。

台阶边放了一柄长矛,管家说是插门口当请勿打扰用的,这个很霸气

酒店的配置说实话没有Kuria Hills好,卫浴很紧凑,不过设计的更有野味,每个房间还送一个小狮子娃娃作为礼物。

户外有个超大露台,浴缸沙发书桌一应俱全,感觉除睡觉外都可以在这里打发时光。

餐食也可以直接送到帐篷里来用,我们叫了早餐,对着大草原啃着面包,不远处的大角斑羚对着我们微笑

比赛结果
          Kuria Hills     VS      Bushtops
硬件:★★★★★             ★★★★
食物:★                           ★★★★★
服务:★★                       ★★★★★

总结:Bushtops 完胜

九 火鸟的盛宴

Day 12: Arusha

在草原最后一天的上午,便来到塞伦盖提北部的Kogatende小机场,由此起飞返回阿鲁沙。因为是12座的小飞机,每人只允许带15公斤的软壳箱,我们便提前喊向导安排人把随行的大箱子先带回去。

这里没有任何安检,直接上机。飞行员目测了下行李是否合规,对我们说他赶时间就不多说了,起飞走你~

从草原上起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飞机小所以起飞的时候有点晃悠,最主要玻璃还是磨砂的(应该是被风沙飞毛了),根本看不清下面的草原。

北部原本人少,开始上飞机的就我们俩,中途又在赛罗勒那和曼亚拉湖停了两站拉客,直接从包机变公交车了。在阿鲁沙机场落地的时候,突然看到工作人员驱赶跑道上的斑马,估计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了。

总之坐了两个小时后还算平稳的到达了阿鲁沙机场,带上Bustops准备的小餐盒,直奔心心念念的火烈鸟公园。公园离机场很近,一个小时就到大门口了。
与其他国家公园相比,阿鲁沙国家公园真的像一个“公园”。进门立着一大号的仿真大象雕塑,据说要是游客万一在公园里面没看到真大象,可以以此合个影啥的
公园里活动还挺多样,划船骑马样样都有,就是没有火烈鸟,心里有点不详的预感。

我们沿着公园外围的小路慢慢向里开去,一侧是农家田地,一侧是野生动物栖息的树丛。两边没有什么栅栏,仅一路之隔。这里原来是游牧的马赛人的地盘,后来居然被农耕畜牧的梅鲁人抢了去。向导说大象经常跑来吃菜,当地人也不怕,当真彪悍。
进入公园小道后,先经过一片小平原,向导说这叫小塞伦盖地,不过狮子豹子是没有了,早被生活在附近的居民干掉了。平原之上隐约中能看到神山的脑袋。

公园的特色之一就是黑白疣猴

长颈鹿好像走进了小人国的树林

没啥可看的时候,终于能静下心来观察下牛椋鸟

公园里俩咸水湖,大莫梅拉湖和小莫梅拉湖。
先驶过小莫梅拉湖,湖水一片平静,连条船都木有,向导说船你得预约才有,游完人家还拿小车给拉回去,跟流动摊贩似的。
小车沿湖转了一阵,我们的内心只有一个问题:火烈鸟呢?

来到大莫梅拉湖区,终于见了到沿着岸边一道道粉红的花边,长势喜人

因为火烈鸟喜欢吃浅水区的藻类,所以都集中在岸边觅食,也有少量浮潜爱好者在湖心游弋的。

火烈鸟披萨

火烈鸟勺子

密集恐惧症者慎入

这里的火烈鸟都集中在沿岸,没有其他游记里那种铺天盖地的占满整个湖面(博戈里亚湖,纳特龙湖)那样震撼。不过这里你能近距离观察火烈鸟们,最近的地方不过数十米,再靠近人家要跑。而且湖边几乎没有任何游客,也是相当的惬意。

飞起来的更好看

群鸟飞翔中,又出现了神山的影子。向导介绍因为环境变化,乞力马扎罗山峰的雪已经越来越少,也许不久之后就会消失不见。

最后发现一只特红的,-说,你去哪家美容院染的

心满意足的看完火烈鸟的表演,爬坡到达最后一个景点--恩古尔多萄火山口。
这个火山口因为雨季的时候会被淹没,所以就没有开发游猎的路径,只能在高地看看风景。

火鸟公园的游猎就此结束鸟。

十 Kwaheri

一个对动物不甚感冒的游客问她的向导:保护犀牛真的有这么重要么? 向导回答:老实讲犀牛要是灭绝了没什么要紧的,没人会因此得病或贫穷。但是我们无法估量“失去”的价值,就好像如果把卢浮宫的蒙娜丽莎付之一炬,谁又能衡量失去了她的意义和价值呢?
过去的20年里,非洲狮的数量从5万头降至不足两万头,长颈鹿从14万头降至8万头。
过去的100年里,非洲象的数量从300万降至47万,犀牛从50万降至不足3万头。
(图片来源:果壳网)

如果我们还不做些什么,也许不久的未来,小盆友们只有带着沉重的VR头盔才能体验一下稀树草原上的生生不息了。

本篇游记共含14397个文字,2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鹌鹑君 的图片:

难得的风景

2016-12-07 06:54

引用 快乐旅途 发表于 2016-12-07 06:54:36 的回复:

难得的风景

回复快乐旅途:谢谢

2016-12-07 08: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鹌鹑君 的图片:

嚯!这长颈鹿花纹画的跟地砖似的

2016-12-08 14:34

引用 鹌鹑君 的文字:

入住灰洲郁金香酒店, 一栋仅有29间房的小楼。我们被安排在蜜月套房,服务生小哥殷勤地指着泡着一堆的红艳艳的三角梅的浴缸道:介是为嫩俩准备的惊喜……

楼主一直这样缩话看起来可有点会劲啊

2016-12-08 14:41

亲,现在坦桑尼亚是落地签吗

2016-12-08 15: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浅浅快跑 发表于 2016-12-08 14:41:49 的回复:

楼主一直这样缩话看起来可有点会劲啊

回复浅浅快跑:不好意思口齿不清 ,后面都正常了

2016-12-08 18:06

引用 米老鼠 发表于 2016-12-08 15:15:02 的回复:

亲,现在坦桑尼亚是落地签吗

回复米老鼠:是的,落地签,很方便

2016-12-08 18:06

引用 鹌鹑君 发表于 2016-12-08 18:06:09 的回复:

不好意思口齿不清 ,后面都正常了

回复鹌鹑君:我花了大半个下午看完了,我猜楼主你是一个逗比程序猿?

2016-12-08 18:08

引用 浅浅快跑 发表于 2016-12-08 18:08:23 的回复:

我花了大半个下午看完了,我猜楼主你是一个逗比程序猿?

回复浅浅快跑:曾经是的,现在只能把后面仨字儿划去了

2016-12-08 18:10

引用 鹌鹑君 发表于 2016-12-08 18:10:40 的回复:

曾经是的,现在只能把后面仨字儿划去了

回复鹌鹑君:你是我见过的文笔最好的前程序猿

2016-12-08 18:11

引用 浅浅快跑 发表于 2016-12-08 18:11:21 的回复:

你是我见过的文笔最好的前程序猿

回复浅浅快跑:谬赞谬赞

2016-12-08 18: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鹌鹑君 的图片:

电影里的镜头!

2016-12-09 11:56

引用 鹌鹑君 的图片:

2016-12-09 11:57

2016-12-12 07:0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鹌鹑君 的图片:

2016-12-22 10:51

2016-12-22 10:53

2016-12-26 10:5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去的塞伦盖蒂,看起来你拍的动物很密集

2016-12-26 19:14

拍的好,写的好    

2016-12-27 15:37

真好,请问晚上拍照光源是怎么处理的呢?

2017-01-06 23:40

引用 一叶知秋 发表于 2016-12-09 11:56:32 的回复:

电影里的镜头!

回复一叶知秋:是的 塞伦盖蒂北部很美

2017-01-07 09:0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二胡同 发表于 2016-12-26 19:14:14 的回复:

去的塞伦盖蒂,看起来你拍的动物很密集

回复二胡同:其实有些大草原上有时候开很久才看到点东西 看动物也要拼人品

2017-01-07 09: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amo 发表于 2016-12-27 15:37:59 的回复:

拍的好,写的好    

回复amo:谢谢!

2017-01-07 09: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kaixy 发表于 2017-01-06 23:40:44 的回复:

真好,请问晚上拍照光源是怎么处理的呢?

回复kaixy:晚上出去夜游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个专门负责打探照灯找动物的哥们儿,探照灯的光还蛮强的,不需要辅助光源了。

2017-01-07 09:0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鹌鹑君 发表于 2017-01-07 09:04:51 的回复:

晚上出去夜游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个专门负责打探照灯找动物的哥们儿,探照灯的光还蛮强的,不需要辅助光源了。

回复鹌鹑君:噢噢, 这样,感谢~

2017-01-07 12:40

拍的好!写的也好!

2017-01-11 22:30

引用 树袋熊 发表于 2017-01-11 22:30:40 的回复:

拍的好!写的也好!

回复树袋熊:谢谢

2017-01-11 22: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

2017-01-12 08:23

哈哈游记写的太有意思了!

2017-01-16 18: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oyoy Wong 发表于 2017-01-16 18:38:08 的回复:

哈哈游记写的太有意思了!

回复🌙oyoy Wong:谢谢

2017-01-21 08:0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