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理行之二:大理双廊雨中行

18
崂山顽石 (青岛) LV.18
2016-12-07 16:51 417/4

大理行之二:大理双廊雨中行
2016年10月28日,清晨就开始我们的大理古镇之旅,但天公不作美,阴云密佈,雨意正浓。
我们住的地方,周围数个饭店。10月27日晚餐时,问饭店早上几点开门营业和早餐的品种。饭店回答,早上7点开始营业,有油条、豆浆、茶蛋、面条、米粉等。10月28日早上7点10分走出宾馆,来到声称7点开始营业的饭店,饭店一片漆黑,又回到宾馆,等到7点25分出来,走到声称7点开始营业的饭店,饭店里有了能照见人的灯光。问服务员早餐有什么食品,女服务员回答:“油条没炸,豆浆没磨、面条没有、米粉没做,只有茶蛋。”到周围其他饭店,也亦如此。勉为其难,我们买了5个茶蛋,走到路边等车去双廊镇。
双廊镇没有直接车辆,一辆去剑川的中巴车司机提议我们去下村换车,那里有去双廊镇的车。上了车,雨随后也来了,时下时不下,一阵大一阵小,中巴车在雨中跑了将近40分钟到了下村。我们下车后,雨小了,在路边等了将近20分钟来了一辆去双廊镇的面包车,不讲价,每人30元,明知道是敲竹杠“宰客”,为了抢时间,也只好认“宰”。上车之后,车沿着洱海岸边公路跑,雨仍然时大时小,一直在下。开车的司机是白族人,普通话虽不标准,对我这个曾在云南工作过人来说,是能听懂的。他说:“双廊镇不如挖色,但挖色镇的名气不如双廊镇大。”又问我们去不去挖色,如果去,他说他可以送我们去。我告诉他,“先看一下双廊镇怎么样,如果值得看就去挖色,如果没有多大意思,挖色和喜洲都不去。”两个人60元的车费,车上就只有我同老伴,看来他是顺路捎客挣外快,把我们拉到双廊并不吃亏。
双廊镇在洱海的东岸,与苍山相对。差5分9点进了双廊镇,一进镇,只看到与别处相同的房舍、装饰,没看出双廊镇与大理城和下关有什么不同,有什么自己独有的特色,却让双廊镇给我来了个“下马威”,这个“下马威”真是双廊镇独有的特色。双廊镇里没一条能让行人省劲的路,到处在挖沟,沟两边到处是泥巴,到处是水。我以为走错了地方,问一开设租赁自行车的老板,“双廊镇在哪?”老板倒也客气,说:“这就是双廊镇。”实话讲,我真以为是进了建筑工地。面对眼前情况,明知艰难也要前行,因为已经来了。老伴拄着登山杖,蹒跚而行。我一会儿在沟左边走,一会儿跳到沟的右边走,老伴在我身后,说不出有多难受。我也知道,挖有沟的路两边没可看之景,只有这泥泞路摆在面前。这不是来旅游观景,是来体验乡间泥泞路。天空落着雨,地上流着水,水中还有泥。一步一滑一停,再一步一滑一停,走了半个小时,问镇中人,“景点在何处?”镇中人遥指,“在那里!”只看到其远影,未见其详情。看到老伴艰难行进的速度,同老伴商量坐镇中的三蹦子,老伴只好无奈地答应。体重200斤的老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上了三蹦子,在三蹦子的蹦跳下,又经过40多分钟,终于到达双廊镇的风景点--“南韶风情岛”。这是老伴在今年旅游中,第一次艰难登上三蹦子。
南韶风情岛是洱海中间一小岛,登岛需乘船。购买门票后,乘船刚登上南韶风情岛,大雨就来了。我同老伴坐进岛上为游客提供的电瓶车,司机在雨中拉着我们游岛,年青司机非常热情,他边开车边讲。人说看景不如听景,这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没来双廊镇,听到游客们把双廊镇赞扬的如何如何好,如果来了,看上一眼,就会后悔。说实在的这个小岛,如果在青岛那是数不上的末流小岛,在洱海边却大名远扬。这就证明,一个是以稀为贵,一个是位置不同、形势不同、效果不同、作用也不同。岛上的树木花草向人们展示出云南植被的特色,人工雕凿的观音大士的站立塑像,向善男信女们开放了一片天地;一座南韶王行宫,在向游人展示曾经有过的事情;岛对岸杨丽萍的住宅,可以向游人展示文艺工作者的财力。
披着大雨,又乘船从南韶风情岛到双廊镇的码头,老伴又费了“洪荒之力”乘上三蹦子到了长途客运站。
双廊镇有了对大理所谓古镇的体验,没再去挖色。对喜洲镇,坐着车对几条街道穿行一遍,又坐在车上对喜洲镇环行一圈,由于没看到喜洲镇有什么特色,也就没下车。我也把本来逛“镇”的原计划修改,同老伴去了下关。

本篇游记共含1662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2-07 17:2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12-07 20:41

引用 QQ 发表于 2016-12-07 17:22:56 的回复:

回复QQ:谢谢来访与鼓励。

2016-12-08 16:44

引用 本色英雄 发表于 2016-12-07 20:41:58 的回复:

回复本色英雄:谢谢来访与鼓励。

2016-12-08 16:4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