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春风吹、夏曰暖、柬越马二十曰自由行

11
雪山雄鹰 (西安) LV.8
2016-12-07 21:19 132/0

             D4(2016年3月30曰星期三)

        今天是旅行的第四天,旅行的好处就是自由,不用早早赶时间,风景好地方就多玩玩,不用去购物店浪费宝贵时间,想吃什么就就什么,另外,还可以随时调整旅行地点(原安排的计划),时间。原来准备是第五天去洞里萨湖,由于今天游程时间充足,决定今天游完暹粒全部景点。

        早上七点起床,在酒店吃完早餐,办手读退了四间房,只留一间,统一存放行李,今天的旅程是:
        崩密列一女皇宫一豆冠台一班蒂斯蕾一洞里萨湖……

        崩密列(Beng Mealea)的意思是“荷花池”。不属于常规的吴哥景区范围内,所以一般的旅游团行程中很少会包括这个景点,因为确实有些太荒僻了。

         我们今天包车和导游讲解费共计100美元,售票处距离景区还有一段车程,崩密列和洞里萨湖的船票每人共计20美元。

        上车,不到五分钟的样子,我们到达崩密列。崩密列(Beng Mealea),是一座小吴哥窟式的寺庙,名字的意思是“荷花池”。这座寺庙距离吴哥古迹群以东40公里,崩密列是一座印度教寺庙,但是它有一些雕塑都反映的是佛教的主题。建造这座寺庙最初所使用的材料是沙岩,所以很多建筑都已经损毁,而且很难再被复原。寺内杂草丛生,寺庙坍塌,都体现出了一片荒凉的气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这里成为了电影导演们的最爱。《古墓丽影》就是其中之一。随着深入崩密列所在景区,还会发现一条栈道。这条栈道也和一部电影有关,它是在拍摄电影《虎兄虎弟》时搭建的。

        各种被损毁的石雕,也许中国人几千年来,习惯于制造砖木结构的建筑,所以,对于凡是以石材作为建筑材料的建筑,存世几百年、上千年的建筑,都会有一份感叹。即便古代的中国,没有当今人们习惯的China “拆那”,但是因为砖木结构的耐久性远不如石材建筑,所以,中国少有过千年的建筑。梁思成等人,曾寻遍华北地区,也就找到一两座辽金时代的寺庙。除了人为的拆,更多毁于水火。吴哥能够存世一千多年,几百年,石质结构是一大特点。还有一点,当地气候炎热,人们没有用石材修筑人类居住建筑的习惯,一般人也没有搬动这些石料的能力。所以,吴哥城被遗弃几百年,可以倒,可以垮,可以被植物所埋没,但是不会消失。康乾盛世修建圆明园的时候,也修造了不少精美的石质雕像、石柱、石质台座,但自英法焚毁之后,石质建筑材料基本上都被“道光”,北京城里,很多石质建筑材料,都是从残破的圆明园偷盗而来的。

        崩必列和女皇宫是今天的重头戏,女皇宫建于967年,罗真陀罗跋摩二世已近晚年。他看着东梅奔寺旁平静的池水欣慰,也为比粒寺的竣工而高兴。但他也没有忘记从创业以来就始终陪伴左右的老臣,官拜国师的高僧雅吉那瓦哈拉。他觉得似乎该为国师的忠心奖励点什么,就把国都东南部的一小片藏在林子里的幽静地指给了他。

        后来就在这一小片土地上,出现了那个时代最为精巧的灵修之所。

        国师离开王都仅仅一年之后,罗真陀罗跋摩二世就阖然长逝了。登基的是他的儿子闍耶跋摩五世。新皇帝看国师已老,又念在多年的师生情谊就让干脆让他在封地养了老,还赐了异种工匠艺人帮他修建神庙。

        国师离开王都仅仅一年之后,罗真陀罗跋摩二世就阖然长逝了。登基的是他的儿子闍耶跋摩五世。新皇帝看国师已老,又念在多年的师生情谊就让干脆让他在封地养了老,还赐了异种工匠艺人帮他修建神庙。

        动工的时候,工匠们从附近淘来了松软的红土。他们发现这种红土质地细软,适于雕刻,而风干之后又坚硬无比。雅吉那瓦哈拉当即决定,寺院全部都要采用这种红土材料,还给新寺起名叫做“班蒂斯蕾”。

        红土的性质让班蒂斯蕾有了全真腊国最精彩的石雕。艺人们手持小刀,在门楣、窗棱、墙体,处处描绘着神祗的故事,让一个个形象生动的毗湿奴、湿婆在岩石上起舞。他们日夜兼程,仿佛不知疲倦,在大神周围修上波浪,加上花瓣。柔软的红土干了以后刚硬非常,阳光散下来,竟然还泛出了烈火一般的艳红。

        按照国师的意愿,工匠们还在班蒂斯蕾周围修上了一圈河道和引道。长长的引道考验着人们的虔诚,不过当他们见到班蒂斯蕾的艺术,他们的信仰就不会再动摇。

        班蒂斯蕾其实规模很小,秀气伶俐。那些栩栩如生的雕像像是赋予了粉红色的岩石新的生命。同时班蒂斯蕾也地处偏僻,像是在众人目光角落中的一朵不凋零的鲜花。

        吴哥寺,除了看日出,黄昏的时候看也是刚刚好,刚刚好看到橘色温柔的夕阳、刚刚好沉淀躁动的心灵。

        今天最后一站,我们去了洞里萨湖,丽的洞里萨湖,是柬埔寨的母亲湖,也是整个东南亚最大的湖畔,它延绵百余公里,从暹粒一直通向首都金边。游览洞里萨湖的最佳方式,便是由暹粒出发,驱车前往附近隐秘于村庄间的码头,乘船参观湖区洞里萨湖又名金边湖,位于柬埔寨境内北部,呈长形位于柬埔寨的心脏地带,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干季(12月—4月)湖水平均深度为1米,面积为2,700平方千米;雨季因湄公河回流,水深可达9米,面积则扩展至16,000平方千米。

        回到酒店洗澡、吃饭,给手机和相机充电,然后下载照片,我又开始每天工作,写今天的旅行日记,虽然是累一点,但很值得,很多朋友等着看,为他们今后去柬埔寨越南提供了参考,也为很多未能去的朋友介绍异国风情,最重要的是,等我们老了,腿脚跑不动了,就坐下来翻翻以前写的旅游曰记,回忆往曰快乐时光,岂不是一种快乐的享受!

        再见,暹粒,今晚11点30分就要坐Giont  inis transport公司的长途卧辅车去金边了。一则可以节约今晚的住宿费,二则也不浪费时间。


        要离开暹粒了,总有一些旅途感怀。

        走在吴哥遗迹里的时候,我总在想我们这十个人,能有缘相伴来到这里是个荣幸之事,我也去过许多地方,但吴哥给我很深的印象,对吴哥的美,我们用快门记录他的瞬间,壮美精致也好,残垣断壁也罢,目光触及尘封的历史,双耳感受空灵的气息,让心灵腾出更广阔的高地,用攀爬的脚步丈量伟大的力量。亨利·穆奥,他是在吴哥遗迹失落之后第一个重新见到它们的人。他走在我当时站的地方时,看到的应该比我看到的遗迹还原始,还荒蛮,他也应该比我更惊叹,更震撼。但我们在神像上却都看到了同样和善的微笑。

        我想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印度文物专家,他是第一个提出不砍掉吴哥雕塑上的古树,坚持保持吴哥遗迹与自然合一特色的人。他看到了比我见到的更杂乱的树枝和树根绞杀在石像石庙里,但因为有他在,吴哥之美增添了许多更深沉的东西。

        最后再套用蒋勋的一句话。“什么是权力,权力不是多现世的东西,文化才是真正的权力。”

        真腊国的前世今生一次次在繁荣和屈辱之间沉浮,被占婆人入侵,被暹罗人打败,又被法国人殖民,好不容易主权回到了自己手里又开始被践踏,被滥用。也许我的城市比暹粒要开阔繁华百倍,但是千年之后,我的城市遗留下来的东西,还会不会有人来看,还会不会有人像这样来尊敬?

         浮生短暂。我用文字和一张张照片记载了吴哥之美!再见,暹粒,再见吴哥!

本篇游记共含3007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