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探秘高加索之巴库: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三)

28
奋斗1308 (北京) LV.15
2016-12-09 18:30 1869/0
  • 出发时间/2016-07-12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拥抱天际线

      从清真寺沿着山顶再向南走大约200米,有一个林木茂盛、清新静谧的小公园,小的如此不起眼,但其中却隐藏着一片可拥抱整个巴库城市景色的绝美观景台,柳暗花明,眼中的世界顿时豁然开朗。

     骄阳似火,炙烤着身体每一寸皮肤,就像身后那团不灭的烈焰,强风劲吹,双眸愈加迷乱,但记忆却愈加清晰。凭栏远眺,蜿蜒的海岸线似一扇张开的翅膀,从山顶这头伸向天际那头,起于平静,穿越繁华,最终又归于平静。

      山脚近处的海边有一座摩天轮,洁白如玉的主体钢架不停转动,在阳光下更加耀眼,仿佛那胶片电影的放映机,正在为人们徐徐展开一幅流传千年却依旧熠熠生辉的城市画卷。宝蓝色的里海上涟漪微漾,像一面巨大而深沉的镜子,让每一段砖墙、每一栋楼宇、每一株草木都能见证过往的沧桑与美好。这点滴的美好,汇成了巴库日新月异的变化,老城之外,高楼林立、道路宽阔、车水马龙,花园城市的风貌好似带我回到了尼斯的世外桃源,回到了地中海畔的棕榈树下。

      穿过烈士陵园,正对着火焰塔的山梁尽头,还屹立着一座供奉长明火的火祠。这是真正神圣的火焰,山止于此,海始于斯,阿塞拜疆人用它代替灯塔,在黑夜里照亮苍穹,祭奠英灵,传递期冀。要知道,若没有英雄的普罗米修斯在不远处的高加索山上忍受日夜折磨,或许就不会有光明与希望,更不会有生生不息的人类族群。

听·海

      日光逐渐西沉,躲过午间的曝晒,海边便开始慢慢热闹起来了,在清真寺旁有一部供游人免费乘坐的升降电梯,只需3分钟,即可从山顶直接拥入里海怀抱。清风徐徐,绿草悠悠,海鸥翱翔,静静的水面像熟睡的孩子,让人不忍打扰,纵使没有沙滩椰林,我却依然在巴库海边呼吸到了那最轻松自由的舒适空气。

      长长的堤岸上,暖阳斜照,树影摇曳,目及之处,纤云未染,没有灰尘,没有垃圾,只有盎然的绿与沉醉的蓝。一群群跑步或玩滑板的年轻人不时映入眼帘,青春跳动的脉搏给古老城市带来无限活力。一对对坐在石阶下缠绵的恋人,为澄澈汪洋增添一抹甜蜜味道,爱河中泛起的粼粼波涛的确会胜过世间一切风景,面朝大海,背对山岗,山盟海誓,岁月静好,不羡鸳鸯不羡仙。一处处露天酒吧里传出人们爽朗欢快的笑声,我也没能抵御得住四溢酒香的诱惑,加入了觥筹交错的party行列,清风伴暖阳,海浪斟佳酿,向着火焰塔举起酒杯,敬天边的绚烂霞光,不负这世间最美韶华。

      亲身感受了老城安宁的生活,里海静谧的陶醉,火焰塔震撼的气势之后,巴库给予我的最后纪念,是初来时曾匆匆一掠的黑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回到老城西门,这里是巴库红线地铁的始发站,漫长滚梯带我通向深埋地下的世界。因为同属于前苏联人的设计,巴库以及埃里温、第比利斯的地铁也和莫斯科一样,都被建在很深的地底,外来游客普遍需要一定时间去适应那种略显潮湿密闭且噪音极大的环境,车厢内如果较为拥挤,会时常有喘不上气的体会。

     然而对我来说,在外高加索地区旅行,最需要去适应的,是那路人们时刻会投来的惊奇目光。无论天真顽童、纹身壮汉还是慈祥老妪,很多居民生活一辈子恐怕都没见过活的黄皮肤东亚人的面孔,因此我的出现,自然而然就会成为不少好奇市民关注的焦点。懂一些英文的年轻人还会主动上前和你说一句“hello”或者“welcome”,刚开始总觉得十分尴尬,但时间一长便能慢慢感悟到,这也许就是当地人开朗好客性格的一种最直接表达。

拾遗黑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言归正传,原始的列车,古旧的车厢就这样摇晃着带我从老城出发,经过最热闹繁华的5月28号大街与火车站广场后抵达Neriman Nerimanov站,往回走两个街区,远远就能望见那个熟悉的白色折叠流线型建筑的身影拔起而起,像个巨大的螺旋在天空盘桓。

      如此非凡的杰作必然出自非凡大师之手,它和南京青奥中心、广州歌剧院、上海凌空soho、北京银河soho、迪拜舞蹈大厦、米兰170米玻璃塔等全球数十座有着同样梦幻般立体线条的建筑一脉相承,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是它们共同的“母亲”。不幸的是,这位以独特个性、鬼才创意而蜚声四海的伊斯兰裔女建筑师,在半年前(2016年3月)悄然病逝,但她天马行空的设计灵感却永远不会从这个星球上消失。

      你根本没法用某种具象的物体去清楚地描述或比喻眼前这个建筑,带着鲜明哈迪德风格的白色流线型墙体仿佛组成了一幅三维空间扭曲的形态,无棱无角,唯有一个个看起来超越现实存在的光滑曲面环环相连。不同角度,不同光线下,黑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也会呈现出不同的造型,加之哈迪德对玻璃的巧妙利用,虚实间看似明确的界线顿时被打破,犹如真的把人带进幻化相生的平行时空之中,从古都巴库写满沧桑历史的城垣堡垒穿越到未来世界。

      在这另外的时空里,清澈溪水自头顶荧荧星河流过,夕阳斜照,缓缓垂落的耀目余晖中,依然可见火焰塔从远方发出的闪烁光芒。条条阡陌、排排民居交错密布,铺满昏黄厚重的大地,纵横立交飞架长空,车流穿梭其间,高楼琼宇鳞次栉比,组成那道最旖旎迷人的城市天际线。

     恨不能将时钟拨回到最初相遇的那个片刻,60小时的探寻感悟之旅仅是巴库千百年晨曦斗转、沧海桑田中太过渺小的微尘一粟,老城转角、壮丽宫殿、火焰塔前、喷泉广场、滨海长堤只曾留下一个邂逅的瞬间,或许明天一阵妖风,就把记忆中的心跳吹得消失不见。等过岁月经年,祈盼暮暮朝朝,惟愿相逢有时,回眸而笑,互道一句,别来无恙。

本篇游记共含2203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阿塞拜疆
143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