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新相知與舊相識—在英倫與義大利東奔西跑

22
earthinsea (花蓮) LV.24
2016-12-12 01:08 242/12
  • 出发时间/2016-11-29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11月12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11月29日-12月6日,
我计划去意大利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買到了時間正好合適的往返米蘭的機票, 又因為之前去過米蘭所以用skyscanner買到了飛倫敦的廉航, 所以預計會去的景點包含轉機會分散在北京/劍橋/倫敦/聖馬力諾/Treviso/米蘭之中, 而我前後只去八天!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生平第一次趕不上飛機

  原本很開心買到了國航單身節促銷往返米蘭台幣一萬五出頭的票,但首先是一時順口邀請大姨一起旅行導致住宿從青年旅館床位變成雙人房,消費暴漲,再來是往機場當天以為時間還算寬裕,想跑渣打銀行換錢結果陰錯陽差趕不上飛機,到了桃園機場第二航廈後竟然已經關櫃了十幾分鐘,國航說什麼都不肯重開報到,只拿了一張紙條讓我自己聯絡客服,客服也只提供改期,但改期就會影響我後續的機票車票和住宿了,我不喜歡這樣把計畫全部重來的感覺。

  幸好查到接下來還可以改搭華航的飛機飛北京,然後接國航的飛機飛米蘭;感謝雄獅旅行社的旅遊專員程柏凱先生幫我迅速處理了這兩筆新的訂單,讓我和大姨能順利搭上新的班次,沒再有變動。

  不過這次也是讓我深刻的經驗到,原來機票第一段沒有使用,後續航段全部都不能使用,只能在一年內改票或退票,等於我是在鄰近飛行時間前買了新機票,台北北京來回每人台幣11056,北京米蘭來回每人台幣25700,整個花費暴漲啊!

  原訂要趁在北京轉機期間,去看看鳥巢(因為我在2005年有跟團去過北京,所以2008年奧運新景點是我此行最不能捨棄的目標),然後吃吃以燜爐烤鴨聞名的便宜坊,但因航班改變,懶得趕行程,想把北京市內遊放到回程,去程就待在機場內休息。

  對那些臨時沒航空公司休息室可用的旅客,機場內有計時收費的休息室和淋浴間,也有間按摩店(一小時約台幣一千多)可以在按摩後繼續在房間內休息,餐廳咖啡廳便利商店眾多,連全聚德都在這裡賣真空包裝的鴨脖,椅子管夠,提供充電柱(只是不能在坐著休息時同時充電)及免費網路(必須跟T3 4樓的櫃台拿登入密碼,但不知為何我都無法進入登入頁面),算是一個不壞的機場。

  我在2001年實體歐元發行前跟團來過義大利,所以對米蘭本沒有太多想看的景點,再加上當時對義大利治安留下頗糟的印象,不想在舟車勞頓時還要集中精神在意扒手和討債集團,所以透過skyscanner搜尋當下最便宜的離開米蘭的機票,搭配免簽和個人興趣,倫敦就雀屏中選;所以我們表訂5:35抵達米蘭,7:10就要搭Ryanair的飛機往倫敦了!(6:40關櫃)

  之前看別人分享,說米蘭機場配不上時尚之都地位,我就以為這裡會像慕尼黑機場一樣小而便捷,實際一走,其實轉機要走蠻遠的,而Ryanair現在又要求在登機前要做visa check, 所以我們必須先入境再出境。下機時我們就做好準備衝第一,沒想到清晨五點多同時還有其他班機的旅客等入境,而義大利移民官眼見non-EU列大排長龍仍只有少少窗口開放;六點多時真的擔心趕不上飛機了,我才請大姨繼續排隊,我到轉機處詢問是否能在轉機櫃檯visa check,負責轉機安檢的人員建議我回移民官處問,我就去幾乎沒人排隊的EU列詢問,移民官告訴我可以在通過轉機安檢後上一樓找Ryanair處理就好~

  所以我和大姨拿事先列印的boarding pass通過轉機安檢處,搭電梯上一樓,直接到了登機口找到Ryanair人員,說明後她就直接幫我們蓋上"VISA CHECKED"章了!義大利先給了我一個「有人情味」的印象。

  缺點是一路上沒地方裝水,登機門處只有自動販賣機賣水和零食;不知跟廉航有沒有關係。

  Ryanair抵達的是倫敦Stansted機場,是一座廉航為主的機場,來到這裡的旅客以歐盟居民佔多數,所以非歐盟居民的我們填完入境卡後反而很快就通關了~

  主航站樓的色調是白色,只有一層樓,指示和照明都集中在樹枝狀的結構,而沒有額外的懸吊招牌,整體簡潔單純。入境後我們在右手邊的costa coffee坐下來用早餐。雖然內用的食物費用會貴一點,但因為機場有一小時的免費wifi, 正好可以把照片上傳,然後查查接下來的交通路線和景點資訊,是還頗愜意的。

  因為從Stansted機場到倫敦市中心搭火車價格頗高,機場又正好在倫敦和劍橋中間,規劃行程時我決定搭客運先去劍橋半天,再搭客運回倫敦;在"CheckMyBus"和"busradar"網站交叉比對後,找到National Express的特價巴士,每人8鎊從Stansted機場往劍橋、3鎊從劍橋往倫敦Victoria Coach Station(因為第一晚預計在西倫敦,逛海德公園耶誕市集或聽音樂劇)、7鎊從倫敦Liverpool Street Station往Stansted機場,其中每次網路訂位須外加1鎊的訂位費。如果沒有事先訂位,入境後也可以一眼就看到National Express的售票櫃台。

  客運站則必須到地下一樓,穿過往火車站的連通道,才能抵達。客運站處也有客運的服務櫃檯,分門別類的站牌,以及咖啡廳和公廁等。

劍橋

  越來越發現自己喜歡公路旅行,這次從Stansted機場往劍橋,看到的就是英國鄉間風景,樹是金黃色的,連棟的房子中間突出牆高的煙囪,有的還隱隱升起白煙。在台灣那些看來不倫不類頗毀風水的設計,在英國卻是合理而美觀的。

  客運在劍橋的City Centre停下,這裡比劍橋火車站離主要景點近一點,本身則是一大片綠地,被兩條自行車道交叉分成四個三角形,另一頭有著摩天輪等遊樂設施,應該是耶誕市集期間限定。

  原本沒特別想在劍橋做什麼,但出發前沒多久看到友人C新換的大頭照,背景建築頗有味道,一問之下才知他在倫敦旅行,而拍照背景就是劍橋,才詢問他倫敦近日天氣,以及劍橋倫敦推薦景點。C說,來劍橋一定要punting啊──也就是《再別康橋》裡的「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這裡有許許多多的punting公司,C說冬天人不多,不用網上預約,走到國王學院附近等人推銷就好了!要記得殺價!

  正好,City Centre往國王學院正好是景點密集區,而劍橋又是大學城,隨便走都能遇到下課的學生或免費博物館,若是剛好有開放就進去逛逛吧!

  路上會遇到一個景點,大名鼎鼎的Eagle酒吧,因為這就是當年Watson and Crick發表DNA雙股螺旋模型的地方,不過因為我是羅莎林派,再加上聽說這裡氣氛很好但食物不怎麼樣,還沒適應英國可怕物價的我決定在門口拍張照就好,繼續往國王學院前進。

  在這裡果然遇到了推銷者,收費一個人15鎊45分鐘,而且說會有人帶我們去登船,免去了前人分享找船公司找超久的窘境;但這價位在我心中還是有點高,我就跟那位女學生(據說punting的船夫和工作人員多是劍橋學生來打工的)說讓我考慮一下,繼續往前走。

  走過國王學院正門,經過禮拜堂,這原是我規劃的行程中要去參觀的,入場費一人九鎊且會限制參觀動線,說起來也不便宜;臨時看到附近有市集,和大姨說一下,決定還是先去逛市集,逛完再說吧!

  才往市集走沒幾步,就看到前面的人拐進一個小門,跟著進入後才發現這位於國王學院禮拜堂對面的是Great St. Mary's Church, 是劍橋大學的大學教堂。據說大學官員必須居住在距離大聖瑪麗教堂20英里路程之內,本科生必須居住在距離該堂3英里路程之內。這裡的鐘聲稱為「劍橋鐘聲」,而後被廣泛運用,也是貫穿我整個學生時代的上課鐘聲。

  教堂本身規模不大,當天的陽光對欣賞彩繪玻璃來說也太強了,但這是我很久沒親近的歐式教堂啊!這裡的氣場和寧靜的氛圍是其他地方不可替代的。

  真正走到市集後,沒幾步就看到了熱食,這是一攤泰式料理,有賣各式各樣的咖哩飯和雞湯麵;這非常適合冬天也符合長輩胃口,不過一碰到熱氣鏡頭就起霧了,接下來照片一片朦朧。

  吃飽喝足後繼續逛,發現讓我心心念念的paella~ 不過因為剛吃飽,被大姨阻止我購買,只好先去逛其他地方,想說回頭再來買。

  然後其實市集上大多都是食物攤,像是Laksa, 非洲食物,委內瑞拉食物等等,我都要懷疑這裡是劍橋大學版的中友週竹友週,由學校裡的外籍學生以食物來聯絡感情和推廣文化。

  除了各國食物,這裡也有些耶誕限定商品,以及一般教堂前市集會有的鮮果花卉等。

  包圍著這個廣場的街道叫做Market Hill, 奇怪的是這裡不是丘陵也不是斜坡;街道上的每間商家都頗熱鬧,我想這裏是劍橋的商業中心。

  在這裡又遇到一個學生來推銷punting, 他聽我說我們下午兩點就要搭車離開時,願意為我們做一個20分鐘的超精華tour, 我頗心動,但和大姨討論後遺憾地拒絕了......

  等我們回頭去買paella時,老闆已經賣得差不多了!她看我露出的明顯失望表情,表示可以把鍋底的飯給我,不收費。

  大姨對這評價不高,覺得飯又冷又硬,但我超喜歡西班牙海鮮飯的鍋巴啊~吃完後為了感謝老闆,我拿了散裝的鳳梨酥給她;這是之前旅行無心插柳,發現德國人對此大表驚艷,才想帶來做國民外交用的。

  回程時又在巷弄迷路間看到不同的風景。

  我覺得劍橋比起我之前去過的大學城(海德堡),更有城市與大學融為一體的感覺,這次雖然到最後沒去punting也沒特意去什麼景點,在這裡仍然度過很美好的時光。

  但當年第一次去海德堡會讓我想去讀書,在劍橋卻壓根沒有起這樣的念頭欸,果然我老了嗎?

倫敦

  下午兩點從劍橋出發,表定16:20抵達Victoria Coach Station, 但大約15:20就抵達了東倫敦的Stratford, 也就是說在倫敦市內繞大概要花一個小時,對遊客來說正好欣賞從19世紀的頹廢到二十世紀的繁華。所以個人推薦上車時坐右邊靠窗位來欣賞倫敦街景。

  左邊靠窗也有可觀處:在過聖保羅大教堂後客運就沿著泰晤士河走,左邊就是越夜越美麗的倫敦眼;大姨主動提起錢夠不夠用,如果可以想去搭乘──我們錢是還夠,但倫敦不是旅程規劃之初的重點,時間不多,難以看盡這直至二十一世紀仍是世界中心的大都會。

  倫敦也是一個公共廁所要收費的城市,即使是Victoria Station共構的商場也不例外;我們為了想找開零錢上廁所,且大姨想喝熱湯,在商場繞了一圈也沒找到亞洲食物,最後在Cafe Rouge坐下。

  湯當然有點,又選了道雞肉料理,然後因餐點上桌需要時間,我被手繪餐卡吸引住而忍不住加點了杯熱紅酒。他們家的熱紅酒柑橘香蠻重的,但還頗對我們兩人的胃口,所以很快又再追加了一杯。

  這樣如果餐後幸運地在TKTS買到想看的音樂劇而無緣去海德公園的Winter Wonderland, 也不會太遺憾了呢!

  大姨為了預防感冒,選了道洋蔥湯;湯還額外用了道木托盤,在這次旅行後我才感覺到這表示餐點很燙口,不過對亞洲人來說這樣的菜才是熱騰騰剛做好該有的溫度。

  洋蔥湯調味頗重,還加了麵包「塊」進去,雖然被歸類為Soups & Starters, 但我覺得不太餓時當正餐吃份量也夠了。

  我唸了一遍各項主餐中的食材,大姨選了雞肉,而服務生則在兩道雞肉料理中推薦Poulet Breton (roast chicken suprême with mushrooms, courgettes, leeks and herb wine sauce with mash), 也就是布列塔尼雞。上來的就是這個雞肉偏乾、胡瓜和韭蔥味道很不協調、只能用難得吃西餐可以有這麼多蔬食攝取量來安慰自己的料理。大姨嘗了一點就放棄了。

  我只是在後悔自己沒有堅持對法國人料理雞的功力的不信任,至少點個油封鴨腿應該會好得多。

  在英國旅遊的一個好處是東西都明碼標價,沒有結帳時才跑出來的服務費座位費餐巾費或外加消費稅,可以自由給小費而不用擔心人情壓力,即使不給服務仍維持同一水準。

  而後我們走到車站的部分,想先找寄物櫃免得帶行李跑來跑去,但因車站實在太大覺得如果再來取行李要花不少功夫,決定放棄。(印象中是問到火車站的第八月台有寄物櫃)

  但在此時,我們發現身旁有不少人從地鐵站出口狂奔出來!

  不明所以的我們繼續走到地鐵站入口打算搭地鐵去TKTS, 此時發現大排長龍,而且人還回堵出地鐵站入口;在工作人員拉起移動柵欄將地鐵站入口與火車站其他部分隔開時,我們聽到這樣的對話:

Lady: How long will it closed?
Staff: Several minutes.
Lady: OK, I'll wait here.

  與此同時,我看到有人轉身離開,有人開手機查詢路線;地鐵入口處的螢幕顯示的訊息才讓我知道這一切的原因:因為現在是地鐵高峰期,所以維多利亞地鐵站暫時關閉了。連Oyster Card都沒買、在倫敦寸步難行的我們,也只好等啦!

  等到地鐵站重新開放,我們買了Oyster Cards, 然後在閘口再度等候了一次(閘口處有螢幕顯示月台狀況,工作人員等月台處的人龍被消化了才放新一批乘客進入),在Green Park Station轉乘時又在轉乘閘口被管制了一次,再加上轉乘時長長的路途,以及倫敦地鐵和東京地鐵一樣只管把人塞上車的做法,終於在Leichester Square Station出來地面後,我們好像又打完了一場仗。

  出國前我就有上TKTS網站看目前正在上演什麼音樂劇,事先查詢演出資訊及評價;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看現場,還是先找我較了解的作品,再搭配特價以及演出長度,最終"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成了我的第一選擇。其實,我更想看"Les  Miserables", 但據說這齣演出長度是三小時,而晚場音樂劇19:30開演,這樣想必會耽誤到與沙發主22:30約在South Kensington Station的見面,只好把它的優先順序往後調。

  我們很幸運地抵達時還買得到"The Phantom of The Opera"的特價票,原價54鎊的特價35鎊;下一步則是要找到上演劇院啦!TKTS附近劇院不少,一劇院專上演一齣劇,而上演"The Phantom of The Opera"的Her Majesty’s Theatre距離不算遠,但還是早點出發得好,就不敢在TKTS這裡多做停留了。

  這附近也是小小的耶誕市集呢!

  Her Majesty’s Theatre本身就頗華美,劇院建築也是英國II級登錄建築,竣工於1897年。

  抵達後發現這裡的亞洲面孔比其他地方都來得高,想必"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能連續上演三十年,亞洲朝聖者貢獻不少。

  在這裡我們終於寄放了行李,一件一鎊。難得寄物在cloakroom(而非 deposit counter 或 locker),出了cloakroom後這裡還有小酒吧讓觀眾們在開演前做些社交,真的有點不自在。還好聽音樂劇是倫敦人與遊客日常,這裡的服裝倒不用太正式,一般的休閒服整齊乾淨即可。

  我們的位置是在一樓後排中央走道旁,超感動35英鎊可以拿到這樣的好位置~我們前面除了前排觀眾,就是隱於地下的樂團,然後就是舞台了!

  演出中是禁止拍照錄音錄影的,我趁進場時先偷拍了舞台,原猜想這是歌劇院地底湖的布景,沒想到開場後布幕拉開,整個舞台為之一變,卻是從拍賣會開始,再從拍賣會的水晶吊燈來回溯當年歌劇院魅影的故事;坐在一樓越靠前越有吊燈砸下來的臨場感XD 看現場的趣味之一,就是會從劇場的任一角落(而非只有正前方)出現轉折。

  除此之外,故事也實打實地演出了足夠的歌劇排演片段,看「歌劇魅影」附贈「莎樂美」,個人還頗享受的。不過,也許因為演員的緣故,克莉絲汀的婊和魅影的扭曲行為比我印象中還要放大很多,勞爾則是一如劇本的蠢;在主要角色都不得我心的情形下,再加上從出遊起還沒有平躺在柔軟的床上好好調整時差,下半場不小心打起了瞌睡,只有歌劇院工作人員重唱的那裏讓我比較欣賞。

  要不是受限於時間,應該選「悲慘世界」的QQ

  散場後,我們從Piccadilly Circus Station搭到South Kensington Station和沙發主會合,沒想到此時仍然是市中心地鐵站的尖峰時刻,第一班擠不上去,只好搭下一班,抵達目的地時已超過22:30. 我在準備出閘門前打電話連繫沙發主,沒有人接,想用漫遊到Couchsurfing留言卻發現無法連上,要傳簡訊也失敗!

  當時快要晚上十一點,在網路不通的情形下要再去瞎問替代住宿實在很冒險,而且身旁還有比我更疲倦的大姨,壓力真的很大;幸好後來對方有回電,讓我們直接在Boston Manor Tube Station會合,感謝天!

  這次旅行因為比較需要電話聯絡,出國前有到中華電信詢問漫遊方案(因為每個國家都待不久,買當地預付卡不合算),沒想到中華電信在歐洲國家漫遊沒有類似在日韓等地的優惠方案就算了,需要用時反而網路和簡訊都掛點、只能用電話聯絡,這樣其實沒方便多少。

  我真正想在Couchsurfing上註冊個帳號,是從我兩年前同遊荷蘭比利時的旅伴Mimi帶我體驗Couchsurfing後才開始的,而後我開始在預計停留較久時間的大城市(巴黎、巴塞隆納、馬德里)尋找沙發主,但只有被打回票的份,然後在大阪旅行前也沒找成,從此帳號長草;這次因為倫敦住宿費用實在可怕,才想著去拔拔草,更新一下個人資料,宣告旅行計畫,搜尋看看有沒有看來投緣的沙發主──看了前幾位發現共通語言不多,也就根本沒寄沙發詢問,沒想到過沒幾天,發現有人主動招待!

  Hsiang-Yu來自新竹,現在在倫敦當研究員,我後來才推測出他是因為我們都有在學義大利語才主動邀請我的,但我是這次旅行成行後才開始自學,和去過達文西學院打底、閒暇時又看義大利菜教學影片自習的他程度根本天上地下;Couchsurfing的精神是「交流」,沙發主提供住宿和當地資訊,沙發客除了分享見聞,一般默認還會分享些個人技藝或自己的家鄉菜,但這次反而是我又從Hsiang-Yu這裡額外得到了學習義大利語的資源資訊。

  我在沙發敲定後,問Hsiang-Yu是否有什麼東西可以幫他帶的,他說如果我們有空,在機場幫他買個鳳梨酥吧!

  因為怕在機場沒空購買(事實上比沒空還糟糕),我先託在中部的大姨買了鳳梨酥,又搜尋到桃園機場其實有不少鳳梨酥名店,甚至還有機場限定版鳳梨酥,就丟了搜到的網頁給他,問他有沒有偏好哪家的,想著如果真的有空就去買指定品牌;沒想到他卻被同網頁寫的機場限定版Hello Kitty吸引,轉而問是否能帶Kitty玩偶讓他當禮物,更改航班後我就趁登機前的一瞇瞇時間從登機門所在的D區狂奔到對角線的C區去找Kitty商店,幸好也迅速找到適合攜帶及送禮的機場限定版Kitty.

  最終能與Hsiang-Yu聯繫上、把禮送出去,真是鬆了一口氣。

  隔天早上起來發現有人在晨跑,忍不住出去走走,被美麗的鄉間景色所吸引;但這個地方的確屬於倫敦大都會,而且是一個早在福爾摩斯活躍時期的1883年就設立了火車站、在希特勒總理成為獨裁的領袖前的1934年3月25日就加入了倫敦地鐵網。

  倫敦,不是能簡單概括的。

  能待在倫敦的時間只剩一個整天,我對今天的最低期望,是看完奧運主場館和佛洛依德博物館,前者理由略同於鳥巢,想看的是城市怎麼藉由奧運蛻變,後者則是身為徒子徒孫一定要去朝聖祖師爺的診療椅。明天要搭早班機飛回義大利了,所以也事先買好National Express清晨往機場的客運票,然後訂了間離客運站牌步行只需兩分鐘的旅館,將行李寄放後一身輕鬆地搭Central Line地鐵再轉Dockland Light Railway至Pudding Mill Lane Station下車,依循指示走過建築中工地的鐵皮圍牆,走到Queen Elizabeth Olympic Park外圍的Loop Road.

  這裡的園區全覽圖很清楚顯示,主場館左右還有許多預計這一兩年會完工的大型工地,除了體育園區,這裡也會是新興住宅區、大型商場、以及展覽會館。

  目前公園全景是這樣子的:左邊當然是主場館,右邊則是一個很吸睛的地標建築──ArcelorMittal Orbit.

  白天的倫敦還是有點冷,在我們散步往建築體移動時太陽探出頭來,我們完全沒想過防曬反而希望能在陽光下多得一些溫暖。Queen Elizabeth Olympic Park有一點很棒,就是這裡全區覆蓋免費wifi而且網速令人滿意,在這裡終於能用Line通話與八個時區外的媽媽報平安。

  我(們)打算先去繞繞外觀中規中矩的主場館,若沒什麼吸引人的就到隔壁這座橫看成嶺側成峰的ArcelorMittal Orbit看看,即使走近時聽到陣陣傳來的尖叫聲反而更引起我的興趣。

  倫敦奧運主場館在外牆上還寫著大大的WEST HAM UNITED的字樣,原來這支東倫敦的百年球會於今年八月正式將主場從Upton Park遷移到此處,所以球場外的這個紀念品商店除了少量的奧運公園紀念品,更多的是西漢姆聯的周邊商品。

  參觀過西超兩家球會的紀念品商店的我,當時留下的印象就是「鋪天蓋地的球衣同款設計商品」(本家球迷會瘋狂、敵隊球迷會頭痛),以及「貴貴貴」,但西漢姆聯這支歷史不太輝煌、今年才是重返英超的第四年的球隊,卻能把自家的紀念品商店弄得像一般服裝店那樣優雅舒適,裡面的衣服面向男女老幼全民,從基本款的球衣到正式休閒裝、輕便到保暖,而從衣物到生活用品玩偶鑰匙圈仔細一看都印上隊徽,但乍看卻不過份顯眼,會讓人在去球場以外的時間也能安心使用(順便偷渡推廣),西漢姆聯的球迷家族大概可以在這裡滿足他們的生活所需。

  ArcelorMittal Orbit的入口在奧運主場館的相反側,隔著WaterWorks River與London Aquatics Centre相望。

  London Aquatics Centre是由札哈·哈蒂設計的。倫敦奧運的游泳、跳水、水上芭蕾和水球等項目的比賽都是在這裡進行。

  ArcelorMittal Orbit是一個觀景台,花上12英鎊可以搭電梯上去最高層望向西邊的倫敦市中心,再加上5鎊則可以讓你在下一層溜滑梯回到地面──原來尖叫聲是這樣來的XD 大姨對這沒啥興趣,我卻躍躍欲試,所以請她在外面等我,我快去快回。

  入場後發現有簡單的介紹,關於用鋼鐵來雕塑的Kapoor先生,以及做出沿著紅色鋼鐵纏繞的銀色滑道的Hoeller先生,前者的知名作品遍布於Tate Modern, Le Grand Palais, Chateau de Versailles等,後者則曾把滑梯搬進Tate Modern裡。

  從觀景台看向隔壁的奧運主場館。

  此處和倫敦西堤區的高樓大廈,十分遙遠。

  當然,一般會被選來蓋奧運場館的,都是取得容易的郊區土地,而倫敦長久以來都是西富東貧,所以昨晚住的Boston Manor已經在倫敦第四圈了,看來卻是鄉間的別墅區,奧運公園這裡還在倫敦的第二圈內,則被認為需要大刀闊斧地整建。

  此外,我在倫敦看到的大多是白人居民及亞洲遊客,ArcelorMittal Orbit則從售票處到滑梯區的安全協助人員,以及紀念品商店的銷售員,都是態度端正但又多了一點熱情的黑人。這會是為當地居民創造就業機會嗎?就像我在巴黎看到的地鐵查票員?我猜測。

  東邊,一站輕軌之遙的Stratford地鐵站周邊,則已經有了共構的購物中心以及一些商辦大廈。

  London Aquatics Centre以東也在建設中;倫敦第三圈(東)的這裡發展迅速,希望這會帶給Stratford原居民,以及倫敦,好的結果。

  雖然可以沿著斜坡道慢慢往下走,但一來這會誘發我的懼高症,二來則是坡道處的視線遮擋比觀景台多一點、想必沒有什麼特別趣味的,我緩緩轉身回去搭電梯。

  到了滑梯處,安全協助人員向我做了簡短說明,最後確認我身上有沒有容易掉落的貴重物品(地面層有提供 locker, 投入的一鎊硬幣會在取物時退回),然後讓我戴上袖套和安全帽,再把自己放進掛氈裡,然後左手抓住扶手緩緩地把自己往滑梯入口送──

  我把自己往那妖怪大口的速度推得有多慢,感覺往下滑的速度相對更快;前幾秒我是持續尖叫拉嗓的,後來有段似乎坡度比較平緩讓我止住了聲,然後又是連續的扭轉最後銜接陡坡,再緩過神來時已經平安抵達地面了。地面的工作人員神色平靜地開始回收器材,問我還好嗎?

I: A little vertigo.

  當下是真的有些暈,站個幾秒才慢慢緩過來,不過同時感覺到的是盡情尖叫後的痛快!如果有人來到奧運公園,除了身體疾患需要斟酌的,大力推薦一定要嘗試一下這裡的滑梯啊!

  不過後來發現自己喉嚨被冷風灌滿,有些疼痛,又是另一回事了。

  等尖叫完,逛完紀念品店,小找了一下手套,大姨已經說她餓到不行了,所以我們直接在ArcelorMittal Orbit入口旁的The Podium Bar & Kitchen坐下用餐。

  大姨的磨菇燉飯(11鎊)。上桌時出乎意料的小份,但溫度是亞洲人習慣的熱騰騰,味道雖偏鹹但頗濃郁,大姨對它的印象還不壞。而且吃完後其實是飽足的。

  我的魚派(10.5鎊)。一樣出乎意料的小份但其實份量是足夠一人正餐的。另一個出乎我意料的是我以為這會像台灣的鹹派一樣是派皮包餡料,但一查之下才知英國正是牧羊人派的發源地,而原本的牧羊人派是不用任何麵粉或派皮、在肉類上面鋪層馬鈴薯泥去烤的清冰箱料理。

  實際品嘗時,又出乎我意料的是這裡面的鮭魚可稱塊狀,C/P值頗高,多汁的鮭魚和起司馬鈴薯泥相得益彰,脫離了清冰箱料理的等級,無愧於它出身在觀光景點餐廳的身分。

  本日濃湯是南瓜湯,5鎊,味道還算不錯!

  The Podium Bar & Kitchen又溫暖又有網路,若不是天色暗得早而佛洛伊德博物館下午五點就關,也許會多坐一下。也恰巧,我們坐Dockland Light Railway到Canary Warf要轉地鐵Jubilee Line時,看到了晚霞。

  Dockland Light Railway是1987年通車的東倫敦運輸系統,當時碼頭區(Dockland)已沒落,所以才會放棄延伸地鐵Jubilee Line, 而改建中運量的輕軌;隨著東倫敦的快速成長,Dockland Light Railway也必須多次面臨延伸路段、更換列車、月台改建等挑戰,但就將煩惱交給專家吧!遊客如我頗滿意輕軌這兼具地鐵(路線單純)及公車(能欣賞市景)兩家優點的交通工具。

  不過搭乘Dockland Light Railway的遊客需要注意的是,這系統的車站全都是開放式閘門,一個是要記得提醒自己出入車站都要刷卡,二是在轉乘地鐵時如果指示不清(例如Canary Warf Station就是),很容易不小心就走出輕軌站、而被地鐵閘門擋在門外;幸好在向工作人員說明後他們能及時提供協助,倒沒有我害怕的冷漠敷衍。

  回想起來,在英國遇到的工作人員都還蠻溫和的。

  距離佛洛伊德博物館最近的地鐵站是Finchley Road Station, 位於北倫敦的第二圈,1938年佛洛伊德流亡來此,他第四個孩子是建築師,出資買下這棟房子,成為他晚年居所及診療室。佛洛依德的六個孩子中只有最小的安娜克紹箕裘,佛洛伊德死後她繼續於此居住及工作,並在死時交代在這裡成立佛洛伊德博物館;今年是博物館成立三十周年。

  一出Finchley Road Station就能看見往佛洛伊德博物館的指示牌,但往後的指示牌就有些不清,基本上應該是出站後跨過馬路然後右轉,在NatWest Bank和Udon Cafe之間的Trinity Walk左轉,爬到頂後再左轉,博物館會在右手邊。

  博物館的外觀,是座打通的兩層樓雙拼住宅。

  佛洛伊德離開維也納時,把他的診療椅與收藏大都帶過來了。

  此時的特展,是藝術家讓他的親友們每周畫出自己心底的畫,一年後每幅畫都頗有自己的個性。

  安娜佛洛伊德的房間現在是工作人員專用,所以改將當時的客房拿來展示她的起居與工作空間。

  與一樓的佛洛伊德的一樣,安娜也有屬於自己的診療椅,讓訪客舒適地躺在上面,精神分析師則坐在訪客頭側;精神分析師的工作是讓訪客自由地講話,而且盡量不要讓分析師的眼神表情動作引導訪客方向;追尋從潛意識裡溜出來的重要訊息,洞見問題的根本。

  安娜佛洛伊德的打字機上寫著她認為精神分析師需要有什麼條件:一個是對真相(科學的與個人的)有極大的熱愛,並願意為追尋真相途中可能遇見的不愉快的事實忍耐;另一個則是除了醫學,精神分析師還要對社會學、宗教、文學及歷史有足夠的興趣。

  大致看完了博物館藏,也帶走了本我自我超我杯墊,但心底仍有一點太匆匆的遺憾;幸好博物館的門票是一年內有效(!)如果明年十一月底前我還有辦法排假到英國,我就可以再訪了 :)

  準備搭地鐵回去時,一時興起進超市逛逛,這家超市的名字是Waitrose 等待玫瑰,讓人想起小王子。這家除了是超市,還有間烹飪教室,也許因此這間超市有著晚餐袋,裡面裝了煮道菜所需的所有食材;8~12鎊一袋的價格不比上餐廳吃便宜多少,卻提供了「安心食材」與「烹飪之樂」。

  我自助旅行都喜歡買瓶牛奶,便宜而健康,但在倫敦物價偏高(尤其Waitrose也是消費水準偏高的超市),這裡的牛奶不比台灣便宜,我只好挑了腰果調味乳(1鎊),味道也是頗不錯。

  回旅館時,發現街口的酒吧已經站滿了人,不像排隊等位也不像看球賽,也許就是社交性飲酒時間到了吧XD

  Widegate Hostel 是公寓改建的,地點超好,設施齊全,除了這樣狹小的房間竟然需要55鎊讓人更感倫敦居大不易,一切都好。

  昨晚回房後大姨決定早些休息不再出門,所以我趁客運來之前走到Liverpool Street Station打算退掉Oyster Cards, 去時才知道退卡機器只在地鐵站內,而地鐵早上五點才開門,那時卻是我們的客運發車時間,退卡一事只好作罷。

  這座分別用德文捷克文寫著"For the Children"的雕塑,是關於二戰時期對兒童難民的協助,同樣的背景也促使安娜佛洛伊德用精神分析方法研究兒童發展。

     The statue honours the famous Kindertransport system that sprang up in the UK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In the early years of the war, the UK waived immigration restrictions in order to welcome over ten thousand European children who were fleeing from Nazi persecution. Children who arrived in the UK were placed with a foster family and promised a sum of money should they succeed in re-establishing contact with their families after the war.

(以上文字摘自https://yoursculpture.wordpress.com/2015/09/14/fur-das-kind-at-liverpool-street-station/)

  四點半到五點的時間,倫敦這樣的城市漸漸清醒,原本只有趕早客運以及National Express的駐站牌服務人員在這裡,而後成為英國經典印象的雙層巴士進入眼簾,有些公務車也在活動了。

  意外發現倫敦的暫停區是在路中央的分隔島;也許這樣便利了行人及慢車使用馬路?

  之前在Stansted機場入境還算順利,這次要從Stansted離境才知道這裡安檢做得確實,手提行李裡的盥洗用品若不是用透明夾鏈袋封好,安檢前就有工作人員提供夾鏈袋,確定都裝好了才去過安檢;所以安檢前頭是大排長龍,但通過時是頗順利的,不須後方再貼身搜尋或開包檢驗,動線順暢。

  過完安檢後會發現很多人塞在Harris + Hoole這裡,除了這裡是第一個牌告登機門資訊的地方,也是他家的飲料美味;這裡是European Coffee Award, Best Coffee Chain — UK & IE的Winner, Runner-up是Pret A Manger, Highly-commended則屬於Costa Coffee.

  不過他家廣告打最大的卻是熱巧克力,白的是櫻桃口味,黑的是薑,白的有甜香,黑的除了薑的微辣又帶了一點微妙的酸;大姨是頗滿意薑母巧克力的,連地方不同味道不同都說得理所當然,而我想我還是喜歡甜甜有奶泡的櫻桃香白巧克力。

佩魯賈

  當初在規畫行程時,只是因為義大利畢竟定調為此行主要遊覽國家,造訪小國聖馬利諾、以及去Treviso的提拉米蘇創始店是我覺得必須完成的兩個點,偏這兩處交通也不太便,為了預留時間給它們,倫敦的時間只能被壓縮了,而後再從倫敦飛往較為靠近聖馬力諾、時間也搭得上的義大利中部的佩魯賈機場。

  剛規劃行程時會知道佩魯賈,是因為從足球同人小說得知這裡(曾)有支義甲球隊;現在新的佩魯賈足球隊在意乙努力。

  這個城市另一個有名的是大學城。佩魯賈有兩所大學,其一的佩魯賈大學是創辦於1308年的國立綜合大學,有法商理工醫農等十一個學院,出了兩位教皇一位加拿大總督;另一所則是補上缺乏的文學院的佩魯賈外國人大學,是一所1921年由愛鄉人士創辦、1926年歸給佩魯賈大學、1927年才獨立的小而美的公立大學,創辦之初即以喚起世人對義大利中部歷史、風俗、自然風光與建築的重視為目標,現以教授義大利語和傳播義大利文化為辦學重點,是一所以外國留學生為主的大學。

  佩魯賈機場的全名是Aeroporto Internazionale dell'Umbria - Perugia "San Francesco d'Assisi",大概是為了榮耀出身於附近的名人聖方濟各而冠上此名,可是聖方濟各常被稱為「阿西西的聖方濟各」,從名稱就知道聖方濟各的家鄉不是佩魯賈,而是距離佩魯賈二十多公里、十一世紀初建立自治城邦時就時有戰爭的另一古城阿西西

  而這機場正好位於佩魯賈和阿西西中間,離兩地也是一樣交通不便,都是由Umbria Mobilità的公車路線接駁,而這間的公車班次宛如火車時刻表一樣,每天固定班次,每班間隔時間長而停靠站不定,雖然到佩魯賈只需要2.5歐而往阿西西只要3歐,我卻很懷疑是否能正好趕上。

  即使趕上巴士、順利抵達佩魯賈或阿西西市中心後,下一步要抵達聖馬力諾也是個難題。

  往聖馬力諾最單純的路線,就是搭里米尼出發的巴士來回,但從佩魯賈要到里米尼,必須往北繞過亞平寧山脈,這裡出發的巴士一天只有7:30(Baltour營運,30歐)和15:00(Viaggi Ruocco營運,24歐)出發的兩班。火車如果選擇Assisi往南經Foligno的區間車,有15.3歐的選擇,但必須轉兩到三次車,耗時較多。

  所以,我第一次想嘗試BlaBlaCar.

  BlaBlaCar是拼車系統,和Uber那樣以城市內移動、偏營利取向不同,它是以城市間移動、聊聊天交交朋友、分擔油錢為基礎,大概可說是Couchsurfing和Airbnb的不同。

  我想去的佩魯賈-里米尼並沒有完全適合的車主,所以我選擇了"Create an alert", 這樣未來如果有車主PO出此路段的共乘訊息,我的信箱就會接收通知,我再聯絡車主。

  最終是在出行前一兩天(也就是我人在倫敦的時候),有看到時間趕得上、而且可以從佩魯賈直達里米尼的車主,但出行前沒把行程定下來就不會安心的我,早就選擇了Giancarlo; 儘管他的行程是從佩魯賈火車站開往米蘭的衛星城鎮San Donato Milanese, 所以我必須在中途的切塞納就下車再轉火車到里米尼,整體花費還是最少,而且銜接算是便利。

  此外,Giancarlo是BlaBlaCar的大使級用戶,得到了兩百多個回饋而且平均等級還有4.9(滿分五級), 而我又是和大姨一起旅行,對於安全部分算是放心。

  話頭回到佩魯賈機場。

  我和大姨沒有加錢自選座位,但幸運的是這班飛機位子沒有很滿,我們可以佔據窗邊的三個連座,一路欣賞雲上風光;但直到下到對流層,才發現佩魯賈這裡是一片陰鬱,地理課本上的夏乾冬雨瞬間籠罩上了我的心頭。

  佩魯賈機場很小,總共也才兩個入境關口,分成EU和Non-EU, 當然這裡和倫敦的Stansted機場一樣是EU居多,不過我們抵達時Non-EU窗口是關閉的,我們只好跟歐盟公民一起大排長龍;而後好不容易Non-EU的移民官開始當班,我們去排隊,很快的就入關了~

  不過入境時蓋的戳章卻是Assisi, 而機場簡稱的確是Perugia,這裡到底要叫佩魯賈機場還是阿西西機場實在有些混亂。

  Umbria Mobilità的公車班次實在太少而且路線太難懂了,幸好搭配Ryanair的班機時間,有經營這種往佩魯賈市中心的機場巴士;我們到公車站牌後很快地就能看到機場巴士的司機在等候,而問他什麼時候要開車,他說約十分鐘,我猜就是彈性等候跟我們同班機的乘客吧!

  車身是這種小巴,車窗上克難地貼著起訖站名,車費是一人八歐元,直接跟司機買票。一路上停靠佩魯賈衛星城鎮的Ponte San Giovanni火車站、佩魯賈火車站、以及佩魯賈市中心的Piazza Italia.

  佩魯賈是個美麗的小山城,我努力想回想起當年初識Siena的感覺,儘管兩城一個屬於翁布里亞一個屬於托斯卡納。

  亞平寧山藏著太多故事,他們雖然同位於義大利半島,但成為一起的義大利的時間還不如分開來的多,沒有親腳踏過每個小城無法感受到他們磚瓦的不同。

  在佩魯賈因為只是行程銜接上的空檔,所以沒排什麼景點,只是想在老城裡散個步,就從公車匯集點的Piazza Italia往北走去;這條瓦努奇大道是行人徒步區的起點,聽說白天人潮絡繹不絕、晚上更會被湧出的學生佔據,但也許是我們去的時候下著小雨,有點冷清。

  急著想用餐的我們在看了一路義式餐館後,決定就在這間巷弄間的餐廳用餐。

  服務生帶著我們左彎右拐進入餐廳深處,這樣地窖式的餐廳到底之前在哪裡看過呢?忘記了,但仍然讓我頗有好感,儘管客人不多,而且聽說義大利的食物附加費用很多,我還是相信這會是間好餐廳。

  一套完整的義大利餐包含開胃菜、兩道主菜、附餐另點、最後是甜點,當然點杯咖啡或酒是應有之義,不要說這樣的消費比一般歐洲餐廳消費還高上兩倍,胃容量要兩倍,連時間都要花個兩倍以上吧!

  幸好義大利的服務很棒,做些適當的刪減沒關係的。

  首先上來的是我和大姨一人一杯的Decaffeinato. 香氣就和Espresso一樣,咖啡因雖不是完全去除但也減低不少,很適合喜歡聞咖啡香但無福消受大量咖啡因的我。

  天雨,我們想喝熱湯,就點了兩份這家唯一的湯品:Zuppa di legumi vari Umbri(翁布里亞豆湯)。

  義大利的湯有滿滿的料,看這豆比湯多又附上麵包,難怪這道菜沒有放在antipasti(開胃菜)而是放在primi(第一道主菜)的分類,吃完這道需要很多咀嚼調味又微鹹辣的主菜,眼睛和胃大概飽了一半。

  義大利餐廳的披薩品項多到讓人眼花撩亂,我們最終選了佩魯賈當地口味(Perugina),由 tomato, Mozzarella, sausage 組成。

  義大利的披薩餅皮好吃得無庸置疑,調味也頗讚,而當我們把桌上的初搾橄欖油淋在披薩上,神奇的橄欖油把番茄的鮮甜帶了更多出來;想當年跟團來吃義大利餐,對一餐只有義大利麵和青花菜煮熟後淋上橄欖油和鹽的吃法覺得太簡略以及不好吃,我想是我懂得欣賞看似簡單的美味食物了吧!

  雖說義大利國旗代表的是希望、純潔、犧牲,但我覺得橄欖油、莫札瑞拉起司、番茄醬更為形象。

  甜點我當然選了提拉米蘇,即使我還沒到那家提拉米蘇創始店。

  這間的提拉米蘇以義式奶酪為主體,底下襯的是濕潤的手指餅乾,帶著酒香;我覺得算是不錯,但仍期待在創始店能吃到讓我驚為天人的提拉米蘇。

  我真的很喜歡這家餐廳的環境,而且這裡的服務也很讓人自在,就好像待朋友家一樣而不需要在意上餐廳時請服務生幫忙的默認範圍;這樣的午餐我們吃了兩人38歐(含一人兩歐的座位費),以位於主購物區旁的餐廳來說,算是可以接受。

  我們和BlaBlaCar車主Giancorlo約好14:40在火車站會合,算算也只剩一小時時間,我們決定直接去找minimetro搭下山。說起來,minimetro是佩魯賈最吸引我的觀光景點,因為一個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西元前三百年的山城中,卻用了這麼現代的大眾運輸工具來聯絡老城新城。讓我很想體驗一下。

  問過La Pasteria的服務生怎麼走到minimetro後,順著他的指引我們先走回瓦努奇大道上,原本在Via Giuseppe Mazzini就可以轉彎,但意外看到一座很像宮殿的建築Nobile Collegio Del Cambio,忍不住前去拍幾張照。

  這座建築建於1452~1457年,當初是銀行家會館兼禮拜堂,由佩魯吉諾及其弟子繪製的濕壁畫是這裡最出名的作品,因為曾經師事佩魯吉諾的拉斐爾據說也參與了製作。

  Nobile Collegio Del Cambio的二樓是佩魯賈的市政府辦公廳,上到四樓才是博物館入口。我很遺憾因為時間緊迫不能入館參觀,但似乎在館內收藏的是13~16世紀的繪畫及雕刻,放在大廳及樓梯間的則是較為現代的作品。

  過了Nobile Collegio Del Cambio就是十一月四日廣場(名字取自一戰末期的停戰),這裡的大噴泉是特地請了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雕刻家尼古拉與喬凡尼畢薩諾父子來完成的;因為佩魯賈是一座山城,建好供水系統使居民日常用水便利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這座大噴泉就是為了紀念達成供水所做。

  背景則是Perugia與Citta' Della Pieve教區的大教堂,建於十五世紀,據說外牆尚未完工。

  轉進Via Guglielmo Oberdan後,突然感覺到左手邊透出光來,我只是想看看有什麼風景,結果看到叉路指示Via Della RVPE,另一邊牆上就掛了minimetro的牌子,得來全不費工夫。

  這裡是一個平台,看山城風景頗好;一旁有一個電梯,搭電梯往下才是minimetro的Pincetto站。

  搭電梯往下頗有搭纜車的感覺。

  單程票1.5歐,70分鐘內有效;也正因此,我們出站時,遇到了直接跟我們要票想免費搭的當地人。

  這就是minimetro了~一台車約可坐6~8人,有人要搭時才開車,自動駕駛,既有大眾運輸的快捷,也有適合小運量的彈性與節能。

  我們在三站後的Fontivegge站下車,一路上迅速瀏覽了層層疊疊的佩魯賈市景,從古蹟到現代城市。

  Fontivegge站離佩魯賈火車站不遠,步行只要三分鐘。火車站前也有一個噴泉,我們順利地在這裡與車主Giancarlo會合上車。除了我們和車主,其他兩位乘客似乎都會義大利語,他們很自然地聊了起來,不過Giancarlo不愧是大使級的車主,他也會不時切換回英語頻道與我聊聊我的旅行;更棒的是,我與坐在我隔壁的女孩Giulia後來順利開啟話匣子,一路從佩魯賈聊到我和大姨該下車的切塞納都沒停過。

  Giulia是在當地讀醫的,和我一樣第一次嘗試BlaBlaCar, 她是要去米蘭搭飛機、到布魯塞爾度周末的。她說她從她一個讀語言專業的朋友那裡學了打招呼用的幾句中文,而在外國人大學就讀的人們幾乎都不在義大利求職,而是在歐盟其他國家工作。

  因為她讀醫,又說比較喜歡外科系,想起之前在旅途中認識的德國人Diana寧願留在肯亞,我就問Giulia她對無國界醫生的看法,她果然對此侃侃而談,讓我佩服。

  而後我說起在台灣的年輕人在醫療、教育等方面無虞,但什麼都漲薪水凍漲二三十年,總是對此感到焦慮;Giulia說義大利也是這樣;我想起2001年我來義大利時,英法德義是世界數得上來的強國,前幾年卻聽到義大利列為歐豬四國之一。

  然後我問起三天後要進行的公投,Giulia說她會投不贊成吧!因為倫齊推動的公投把太多議題綑綁在一起,人民只能說Yes或No, 無法闡述他完整的想法,所以Giulia會選擇No, 這和我在出國前從網路媒體得知的論述相符;我又問起是否全義大利人民都會願意出來投票表達自己的心聲,或是大家對這議題很冷淡,Giulia給我的回答是老一輩的人,例如她祖母,就對這次公投沒興趣,但大多數義大利人民是很在意的。等我回到台灣,查詢結果,此次義大利憲法公投不通過,投票率65.47%, 以公投來說是頗高的投票率;倫齊在公投前就立了旗幟說若公投不通過他就要辭職,果然在結果出來後一周他就辭職下台了。我在心裡一直擔心歐洲的政治勢力大洗牌。 

  我和Giulia一直聊到在天邊漸紅中抵達切塞納,此時我叫醒大姨,與Giancarlo道別,而要繼續前行的三人準備一起去喝咖啡(我之前查到的資料是,雖然搭BlaBlaCar要貼補一些油錢,但基本上還是以人與人之間的互助為主的,所以請司機喝杯咖啡是大家的默契)。

  下車後我們直接過馬路到切塞納火車站,買了區間車票,準備去月台等車。曾見過有一說法,義大利國鐵是義大利這不靠譜國家比較靠譜的了,但對我來說,一個只有車站大廳有列車時刻表、而月台上付之闕如,又沒辦法保證火車班次像德國一樣規律而不怎麼誤點的地方,就叫不靠譜。要在切塞納搭車去里米尼,首先是用自動售票機買票時要記好下一往里米尼火車的出發時間,然後在大廳拍下跳動著列車時刻表的螢幕

  —Treni in Arrivo是到站列車,而Treni in Partenza才是從此站出發的時間,Treno是列車班次,Destinatione是終點站,Ora是發車時間,Rit是延遲時間(所以號稱延遲一小時、原訂16:07就要從切塞納出發的車,17:10還沒發,這是義大利),Bin是出發月台—

  找到自己該等的車的月台資訊後,去到月台還要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是不是有很多人跟你一起等車?上車後還要問車上的乘客這班車是去哪裡?個人經驗,要在義大利搭錯車還頗容易的,幸好我們有及時跳下錯誤的列車,免得在天色已暗的時候還要繼續搞懂義鐵。

  義鐵車票看來倒是頗高級的,3.05歐的短程區間車票,卻支援了可以條碼掃描查票的技術,這大概是靠譜的地方之一。

里米尼與聖馬力諾

  今晚為了便宜,住在Hotel Bengasi. 

  其實這間旅館有自己的游泳池和海灘,怎麼也不會跟便宜沾上邊,不過後來做功課時我才了解,里米尼是全歐洲最有名的海灘避暑勝地,這裡到了夏天每塊海灘每座躺椅都屬於特定飯店事先預約的房客,既然夏天需要規劃精確的大量飯店來裝下全歐的遊客,那冬天飯店們必須用便宜食宿攬客似乎就合理些了。

  Hotel Bengasi離海灘不遠,也就是它位於里米尼火車站的後站區,Google maps告訴我從前站繞過去要17分鐘 ,而里米尼火車站不像切塞納一樣有後站;雖然來時看到鐵軌上鋪了地墊似乎是可以直接通往後站巷弄,但既然我問過的鐵路工作人員都建議我從前站走,那就乖乖繞路吧!

  其實一走出前站,我就被有些髒亂的環境和疑似聚眾、隨時可以鬧事的群眾(旁邊還有警察)嚇著了,幸好看來沒有馬上要鬧起來,我才若無其事地從警察旁走過。所以車站附近沒任何紀錄照。我是直到走過了一兩個圓環,看來周邊安全了不少,馬路對向又疑似是古蹟的斷垣殘壁,才拿手機紀錄一下。

  Google maps建議我們走向後站的路是一條自行車道,不敢多開漫遊的我又擔心離線定位是否準確,看到左邊有叉路就先去問人,問過停車場管理員後,才知道要過了停車場的圍籬、目前路口正在整修的那個自行車道,就是我要找的目標;我走了幾步後看到一位推嬰兒車的媽媽就又問了一次,她說:「Hotel Bengasi很有名啊!這條路走到底就到了」

  (走到底?很遠嗎?)

  她又說:「我們可以一起走」

  (太棒了!)

  走過地下道沒多久,自行車道果然到了盡頭,然後就會接到了車道上,在這個拐彎處旁的旅館就是Hotel Bengasi. 謝過了帶路的媽媽,看這門廳實在暗自慶幸,在淡季才能用20歐住到這樣的旅館的雙人房還附早餐啊!

  登記入住時發生了小插曲:因為我最初透過Booking.com訂的是一間單人一間雙人房,因為當時還沒確定大姨一定同行才這樣先把房間都訂起來,等確定是兩人旅行後我就將單人房退了,也在免費取消期限內,不過入住時發現老闆那邊的資料還是兩間房間;我用英語跟老闆交涉,發現我的英語對老闆來說速度太快、也太複雜了 行文到這裡我才想起路上跟Giulia有聊過義大利人的英文程度的話題,她說:「歐洲大概就義大利和西班牙人英文程度最不好吧!像法國人雖然不喜歡說,但他們聽得懂」

  (這我同意,而且個人經驗是只要願意用法文跟他們打招呼,他們也願意用英文來回答你的問題)

  我問:「我知道西班牙人英語不好是因為佛朗哥將軍執政時代限制西班牙人對外發展,那義大利人的英語是什麼原因呢?」

  不過這句話即使是Giulia也需要我再簡化一遍才能理解我的問題,而後她也回答不知道什麼原因。

  話題回到旅館老闆,幸好後來他調出Booking.com的資料,了解我已經在期限內免費取消了單人房後,就乾脆地帶我們到位於二樓的雙人房去了;房間比預期的寬敞些。

  辦理登記時老闆跟我們說,飯店裡有供應晚餐,一人10歐,20:30開始用餐。

  雖說我出行前預計今天的晚餐是在里米尼或鄰近城市里喬內的耶誕市集(還可以滑冰喔),但我實在沒有體力和冒險精神再走到里米尼前站去,看Hotel Bengasi的餐廳不錯,又問過大姨的意思,決定就在這裡用餐;沒想到只是一人10歐的晚餐,光附設的沙拉吧就征服我們兩人的心了~

  老闆還每桌都來問過飲料,是要一般礦泉水或氣泡水(當然也可以加價開瓶葡萄酒);我們選的是Naturale(一般礦泉水) ,頗為簡單甘甜。

  因為大姨選了另一道,所以我的第一道菜選了阿馬特里切醬通心粉(Maccheroni all'Amatriciana)。阿馬特里切(Amatrice)屬於與里米尼並不接壤的拉齊奧大區,以經典醬汁Sugo all'Amatriciana聞名於世。這道通心粉果然看著簡單其實超美味。

  大姨的第一道菜則是Zuppetta D'Orzo alla Toscana, 托斯卡納米粒麵湯。米粒麵是一種東地中海常見的麵食做法,形似粗大米粒,用於沙拉、湯及主食。

  我是無法意會托斯卡納是怎樣的一種口味,而里米尼也不屬於托斯卡納大區;它位於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東南角,據說是義大利最發達的大區之一,亦是義大利著名的美食天堂。

  里米尼這地方原屬於伊特拉斯坎人,西元前六世紀高盧人入侵後一直統治到西元前283年被西南邊的翁布里亞人打敗,西元前268年,羅馬共和國在現今的馬雷基亞河口(里米尼北邊約三公里處)建立殖民地。而西元前49年,凱撒猶豫要不要渡過的盧比孔河,就位於切塞納與里米尼之間。

  也許因為自古多民族交融,這裡才沒有獨特口味的菜餚,但卻成了融合各種特色的美食天堂吧!

  第二道菜則因為另一項選擇Hamburger Rustico告罄,我和大姨吃的都是Costine e Salsiccia al Forno,烤肋排與香腸。這樣的餐點本來就不太討女性的喜,只有烤洋蔥和薯條算是可以,薄餅太乾,肉則是太硬太重口味,對我們兩人來說。

  最後收尾的甜點手工巧克力布丁,算是不過不失。

  出國前在螞蜂窩亂逛,曾看到一個帖子,我才知牆上的這個金屬鈴樣的東西,是曬衣繩;沒想到在Hotel Bengasi竟然看到了真實版!

  隔天早餐也出乎意料的豐盛,都趕得上德國的早餐了!

  雖然早餐沒有沙拉吧讓大姨很是失望。

  我們走到前站,好不容易在對側找到固定班次往聖馬利諾發車的客運,直接向司機買票,到達終點站聖馬利諾城約50分鐘,票價一人五歐元。

  印象中選擇坐在左側靠窗位比較好,在上山的途中會有一段可以看到聖馬利諾城。

  一路上有少數通勤或採購者下車,但大多數還是在終點站下車的遊客。

  終點站是一個小小的大客車停車場,從里米尼看不到聖馬利諾城的巍峨,從山上也無法看到亞得里亞海邊的里米尼,但見重巒疊翠。

  從停車場搭電梯到上層街道後左轉,這裡有個Porta San Francesco, 這裡是聖馬利諾老城的真正入口。城門對面還有崗哨把守。

  在這裡往下視野開闊,讓人忍不住想拍紀念照。

  走進城門後,街道仍然是一路上坡;兩旁是紀念品店,沒什麼遊客。

  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小山城,反正也沒什麼一定要去的景點,就走到哪算到哪,看看城市風景。

  一路往西,走過雕塑,

  走過劇場與準備中的耶誕市集,

  聖馬力諾城西邊的觀景台往下看和剛剛城門口往南望的建築景觀又有所不同,

  尤其一旁就是纜車站,可以從聖馬利諾城往下坐到身為聖馬利諾第二大城的Borgo Maggiore.說起來網路上的資訊比較推薦搭客運來時在終點站前一站的Borgo M.下車,轉搭纜車上聖馬利諾城,感受山城險峻,但一路搭客運上來實在比較順,我自然而然就忘了這一件事。

  在纜車站裡看到耶誕海報,如果我們能在聖馬利諾城住一晚就能看到全城耶誕燈光節了;可惜,越長途的旅行越無法彈性。

  我們被教堂福音吸引上來,但這座聖馬力諾遺骸的聖馬力諾會堂並不開放,有人出入的是一旁的聖彼得教堂。

  傳說,西元301年戴克里先對基督教展開大迫害時,一位誠心的基督信徒、石匠馬利諾從亞得里亞海的彼端(現在屬於克羅埃西亞)搭船逃到此地,遠離人群隱居在山中。基督教被承認後,由於他深受世人景仰,死後被列入聖人行列,被尊稱為聖馬利諾。這就是聖馬力諾國名與省都城名的起源。

  聖馬利諾如此難抵達我卻堅持前來,其實是因為當初在世界上最小的國家列表中看到聖馬利諾這國名,就想到聖馬利諾的貓頭鷹,這詞在我腦海中排回不去,但卻google不到什麼東西;這次寫遊記時試著再查一次,發現「聖瑪莉達的貓頭鷹」這關鍵詞,原來這是怪醫黑傑克某集的標題,卻被我錯記了很久,幸好因此聖馬利諾之旅成行了,從結果來說還不錯!

  (「聖瑪莉達的貓頭鷹」: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yRQjHCrVeU)

  據說聖彼得教堂岩壁上殘留著石匠馬利諾及其友人雷歐昔日居住的岩棚;我是沒看到岩棚在哪裡啦,不過正好看到有人在弄著耶誕裝飾,雖未完成但也很值得細看了。

  順著路往上走,遠方看到一座高塔,確認之下原來就是聖馬力諾三塔中第一座的的Guaita Tower(另外兩座是Cesta Tower和Montale Tower)。Guaita Tower是聖馬利諾三塔中歷史最古老的一座和最著名的一座,修建於11世紀時期,曾經當作監獄使用,2008年登錄為世紀文化遺產。

  往Guaita前進的路上,我嗅到了熱紅酒的香味,聞香下馬;這家店的戶外座是個賞景的好地方,但我期待前方的美景,所以等到回程時我們才買了兩杯熱紅酒暖暖身。

  (前往Guaita Tower前的觀景平台)

  從Guaita Tower前往Cesta Tower的路程分兩段,前段宛如走在長城,讓人戰戰兢兢如臨深淵,但風景頗好;

  後半段則被建築和樹林遮蔽,但環境清靜,而且路途上有間商店提供free wifi, 超適合打卡控即時將風景分享給朋友。

  即將抵達Cesta Tower前的觀景平台,是欣賞Guaita Tower及山峰下的聖馬利諾的明信片點。

  聖馬利諾最高峰Monte Titano(739m)之巔,原本有一座羅馬時代留下來的堡壘,13世紀時則在此基礎上建成了Cesta Tower. 這裡在1956年成了紀念聖人馬利諾的博物館,也展示了從中世紀到今日的武器,藏品超過1,550件。

  Montale Tower和前兩座塔一樣被放在聖馬利諾的國旗與國徽上,但也許因為不對外開放,一路上幾乎沒有遊客(當然也沒有商店),落葉如毯,風景和氣氛也頗佳。

  從原路回Guaita Tower, 看到不同角度的好風景。

  回到Guaita Tower前的商店,買了兩杯熱紅酒(2.5歐元),這裡的甜味較重而柳丁或肉桂的味道不太明顯,但也是很順口的熱紅酒。

  從原路下山,看見兩人穿傳統服飾演奏樂曲,表演很棒、而且讓老城更有氣氛了(演奏影片在頭圖視頻處),不過我卻沒看到打賞箱;也許是官方的旅遊特色活動?

  眾所周知,聖馬利諾市的經濟以旅遊業、郵票業、商業為主。這樣一個四千多人的小城,每年卻有超過三百萬人次遊客訪問聖馬利諾市,所以才讓這裡逐步發展為一個旅遊中心。聖馬利諾的特色歐元,以及在遊客中心付五歐元就能取得的紀念性質的郵票簽證,是這裡最棒的紀念品。

  當然,要買伴手禮給親友就還是要一些實質的東西啦!

  聖馬利諾有上千間的零售商店,我在路上的任意一間找到了巧克力片,五片九歐,當旅行的儲備糧或給普通同事都很適合。

  至於要寄明信片給親友,旅遊中心的那種郵票是不能實際使用的,但在旅遊中心可以拿到一份老城觀光地圖,可以按圖索驥找到最近的郵票販售點及郵筒;一張明信片寄回台灣來要2.2歐。

  纜車票單人單程2.8歐;我頗喜歡票卡正面那樣雲上的城堡的意像。

  纜車車程短短的,可以從不同角度看聖馬利諾的風景,但坐過不少纜車的人大概不會為此興奮,這是我的感想。

  從纜車站走到客運站牌所在的圓環約莫300公尺,抬頭可以看到雲端的聖馬利諾城;客運固定時間發車,抵達時間還算準時,與表訂抵達當站時間差不到五分鐘。

  客運路線中會有一站停在里米尼市中心的奧古斯都拱門;這是現存最古老的羅馬拱門,建於西元前27年;時間如果還算充裕的人可以在這裡下車,逛逛夠古老又幾經易主的里米尼城。

  我們時間不夠,所以打算直接搭到終點站的里米尼火車站,直接搭長途巴士到梅斯特雷。

  我們在火車站前怎麼找都找不到Flixbus的站牌,去詢問市公車售票處,才知道里米尼的長途客運站不在火車站前,而且距離遠到走不到,必須搭一段公車!

  我們又花了每人1.3歐買了公車票,等市公車9號去長途客運站所在的Centro Studi.等車10~20分鐘,車程也是10~20分鐘,真的幸好我們有提早抵達火車站,又有先去確認站牌位置,才能在重新找路出發後仍能將將趕上。

梅斯特雷

  梅斯特雷其實就在威尼斯的隔壁,位於義大利半島上,行政劃分為威尼斯自治市的一部份,與威尼斯本島以橋(鐵路橋和公路橋各一)相連。儘管威尼斯本島有自己的Santa Lucia火車站,但畢竟會經過梅斯特雷火車站的班次更多,而兩地公車班次頻繁,梅斯特雷的消費比起威尼斯本島又便宜許多,所以梅斯特雷火車站附近反而成了前往威尼斯的旅人經濟實惠的住宿選擇。

  去過威尼斯的我這次卻完全沒想要踏上那個寸土寸金又生滿青苔的土地。我會想在梅斯特雷落腳,是因為想從這裡轉區間火車前往Treviso, 而這個小城有著提拉米蘇的創始店。因此我捨棄了從國道九號(在古羅馬時代、西元前187由和凱撒同任執政官的雷比達建造的Via Emilia的基礎上修建的)直奔米蘭,而是先繞到亞平寧山麓的東北角一帶,只為吃個晚餐後的甜點,隔天一早就拉車回去米蘭。

  因此,離火車站不遠的便宜旅館Hotel Vidale就是我的首選目標。

  不過我們抵達梅斯特雷時,天上飄起了小雨,雖然小到只要兜上帽T就足夠了、還是會讓人不想出門只想在旅館待著。我原訂計畫是check-in之後走回梅斯特雷火車站,搭火車到Treviso後走個二十分鐘去創始店(因為店家位於老城中心,當地公車沒有辦法進入),吃飽喝足後原路返回旅館,但這樣的計畫在大姨強烈反對、我雖覺為山九仞功虧一簣但心裡還是有兩分犯懶的情形下,最終放棄了。

  我們問旅館工作人員附近是否有亞洲餐館,他在google maps上點了一個地方,說大概走個十分鐘。

  尋找亞洲餐館的路上,看到馬路對面有棵聖誕樹,紀念一下。

  梅斯特雷有十七萬人,威尼斯本島只有六萬人,但卻是威尼斯名揚海外、節慶花樣盛大,而維持了城市機能與工業發展的梅斯特雷卻失去了自治市頭銜、為威尼斯服務,這裡的聖誕節燈飾是有但不特別;威尼斯到底為什麼在衰退之後仍然有主導權呢?

  旅館工作人員給我們指的亞洲餐館看起來在Via Torino上,但我們走過了兩個街區,看接下來似乎以住宅區為主、街燈昏暗、仍沒找到亞洲餐廳後,決定不繼續往前探險了,就先吃剛剛走過的Kebab餐廳就好。

  實體食物長這個樣子,算是C/P值高的一餐。足夠飽足,食物也不錯,店內還有座位。

  (補拍店招牌)

  飯後我們逛進了一間來時路上看到的大型超市;

  逛當地市場/超市最棒的就是認識特色蔬果了!像是Fichi, 是無花果,但這裡的無花果和我印象中頗為不同,就和當初在巴黎看到表面有縱谷的番茄一樣,都讓我大開眼界。

  這項特殊食材則是南瓜花!

  看到專門給生態素者的聖誕節蛋糕時,我才發現這是一間有機超市!

  這裡給生態素食者的產品實在太多了~

  我有個生態素的學長,他與科內聚餐都要吃全素,然後與店家再三提醒他不能吃的食材,即使如此店家還是頗常出錯,畢竟我們活在一個高級餐廳沒有肉蛋奶就覺得菜色不夠高級的社會;久而久之他參與的聚餐比別人少,對於學習新知以及培養面子情的機會就比別人少,實在很辛苦。

  而看來在義大利,生態素頗有市場。

  除了生態素專區,這家超市也頗有心地設置了無麩質專區。

  我在這裡買了瓶鮮奶,1.15歐。

  除此之外我還帶了初搾橄欖油與巴薩米克醋—在台灣頗被追捧的食材,在義大利就是日常所需,連超市都有推出便宜得可以的自有品牌產品。

  隔天早上在火車站等Flixbus的車往米蘭。

米蘭

  米蘭的長途巴士站Lampugnano離火車站也很遠,但有地鐵連接,交通還算便利;此外離巴士站最近的景點是聖西羅/梅阿查球場,才約兩公里,是一個走路有點累但大眾運輸又有點折騰的尷尬距離。

  想到要再次造訪米蘭時,我是想去球場看看的,但轉念一想我其實不是米蘭或國際的球迷,又聽說AC米蘭的球隊博物館早已搬家(所以我只能去參觀爛菜地),興趣就不太大;下巴士後突然覺得盡興了,心安理得地把球場之旅從行程中刪除。

  今晚我們住在airbnb找到的Giulia家,位於地鐵S.Ambrogio站旁,而且這裡正在興建米蘭第五條地鐵(M4);出地鐵站後,發現這裡雖然已經是位於市中心的第二條環形道路上了,一旁的pusterla di Sant'Ambrogio(聖安博門)仍足可觀。

  今日的米蘭是義大利第二大城,十一世紀時它則是獨立的城邦國家,十二世紀時神聖羅馬帝國皇帝Frederik I Barbarossa為抑制米蘭的勢力,多次發起激烈爭戰,今天的pusterla di Sant'Ambrogio是在1162年毀滅米蘭的大戰後重建的,1171年竣工。Pusterla di Sant'Ambrogio是米蘭第二道城牆上的十座城門之一,十六世紀時米蘭城牆整建,這裡改成監獄。兩城門間的會幕則供奉著米蘭的守護聖人Saint Ambrose、Saint Gervase及Saint Protase.

  放下行李,去Giulia推薦的餐廳吃遲來的午餐的路上,路過Basilica di Sant'Ambrogio;我對Basilica毫無抵抗力,忍不住跟大姨說先進去走走。

  Basilica di Sant'Ambrogio是米蘭最古老的教堂之一,由Sant'Ambrogio建於379-386年,所在的地區安葬了無數死於羅馬迫害的殉道者。目前的外觀屬於羅曼式建築,是1099年重建後形成的。

  聽說米蘭主教會在二樓的三拱門處祝福群眾;我去過梵諦岡看過教宗會出現的陽台,又不是天主教徒,所以對主教的祝福倒沒什麼期待,反而喜歡星期天下午這樣,沒舉行儀式遊客也稀少的時間,來拜訪羅馬時代就存在的聖殿。

  Basilica di Sant'Ambrogio的內部已經在向Cathedral靠攏了,但還是保留了Basilica的方正格局,和一些些家徒四壁的清爽,或者可以說是studio式的空曠。

  原本Giulia推薦而且又順路的Ronchi 78和San Maurì Bistrot不幸都沒開,我們只好又像在佩魯賈一樣,無頭蒼蠅般地尋找有緣的餐廳。

  在Piazza Santa Maria Beltrade內的Bar Dolly是我們最後選擇歇腳的地方。即使已經過了中午時間,這裡仍然座無虛席,我們只得了一個在樓梯和冰箱旁的小桌。

  在義大利,我們坐下來一定會點一杯咖啡,而且不是Decaffeinato就是Espresso, 沒有第三種選項。因為在義大利,Espresso又便宜又好喝啊!就和在德國喝啤酒一樣。(1.5歐/杯)

  Mokarabia最開始於1951年在米蘭創立時,它就是供應當地酒吧和餐館的咖啡烘豆商,提供義式綜合咖啡豆,今日產品還多了咖啡膠囊、咖啡機、咖啡杯等,成了國際企業,連台灣都有分公司。

  提拉米蘇(3.5歐);雖然這次旅行無緣造訪提拉米蘇創始店,但旅途中每家餐館提供的提拉米蘇水準都不錯,還沒失望過。

  4 cheese pizza, 7歐。還蠻好吃的,雖然沒有肉我原本以為會很空虛,但這家的起司比例調得很好,不只味道不衝突,還能與餅皮做出豐富層次的口感,不輸吃鋪了肉片的披薩。

  米蘭燉飯(6歐)是我帶的工具書《手指義大利》推薦的特色菜,可惜上桌後深感空虛,實際吃起來除了米飯和醬汁的味道,也吃不出什麼番紅花的存在,味道單一,完全不推薦。

  這裡的湯(Minestrone di verdure, 6.5歐)倒是我這趟旅行難得算是湯湯水水的東西了,所以印象分有加上一點點,至於內容,如圖所示,就是蔬菜濃湯,不過不失。

  忽然一個右轉,迎面見到米蘭大教堂,我和大姨還是被吸引住了,即使曾經親眼或在資料上無數次看過它,即使從Basilica di Sant'Ambrogio開始心靈就已經被美佔據。

  原想著既然來了無論如何還是去爬一下米蘭大教堂吧,但等我們接近時發現進門前需要安檢所以大排長龍,然後連售票口也大排長龍,討厭排隊的我跟大姨說放棄吧!讓我們去參觀史卡拉博物館。

  從米蘭大教堂廣場到史卡拉博物館會經過這個艾曼紐二世迴廊,很華麗,但對不想花大錢又討厭人擠人的我來說真的沒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就只是拍照紀念一下這很像凱旋門的外觀。

  拱廊街十字路口處在耶誕燈飾下更為熱鬧。

  出了拱廊街後,就是史卡拉廣場;這裡立著的雕像是達文西與他的四個得意門生。

  看過史戴流士.加拉塔波羅斯的《卡拉絲》後,不能不對史卡拉歌劇院產生憧憬,而後看到學長姊的蜜月旅行是來這裡看場歌劇,我才想到我可以過來朝聖;不過在規畫這趟旅行時,我發現史卡拉的歌劇季會在12月7日,也就是紀念城市的主保聖人的Sant'Ambrogio Day開始,而我在米蘭待的那個晚上才12月4日,所以這次只能參觀史卡拉歌劇院博物館了!

  博物館的門票是7歐,敬老票則是5歐;博物館的入口在面對歌劇院時的左手邊側門,外觀簡樸低調。購票後走樓梯上展覽室,樓梯間的牆上展示的是很有歷史的經典劇作海報們,而最新的海報是這張,新歌劇季的主打,同時也是歌劇院博物館2016-11-12~2017-2-28的特展,Madama Butterfly.

  照理說,我們只能參觀博物館,籌備演出中的歌劇院是無緣目睹了,但在我們前面購票入場的女仕跟管理員深切的表達了一下她的期盼,管理員就在提醒不能開閃光燈之後,帶她上樓,然後請他的同事讓那位女仕稍微看一下劇院,而尾隨在後的我們在幾個微笑與眼神的交會後幸運的同樣能踏足歌劇迷的聖地了~

  看這浮世繪風格的布景,很明顯就是蝴蝶夫人的籌備已經進入最後關頭了啊!

  謝過管理員與他的同事後,我們快速回到博物館;博物館也有不少文物值得參觀,但第一項讓我對大姨長篇介紹的,當然是我的女神卡拉絲~

  上樓到了蝴蝶夫人特展區,最外頭撥放的是蝴蝶夫人樂譜的演奏檔案。

  蝴蝶夫人於1904年2月17日在史卡拉歌劇院首映,但結果卻是失敗的,普契尼做了修改後在同年的5月28日在布雷西亞的Teatro Grande上映,終於大受好評,經久不衰。

  新一季的蝴蝶夫人標榜要復刻1904年原版,所以博物館的特展就復原了當時設計的戲服,在此展出;當年的服裝布景都超精緻,宛如畫卷。

  我還是無法欣賞現代歌劇以極簡布景及常服,來演繹那些背景設在古代甚至傳說時代的故事。

  當年的蝴蝶夫人能這麼日本味而不至於不倫不類,請到藤田嗣治這位出生於東京且在日本南方成長的巴黎派畫家代表人物來,是至為重要的。

  離館時,從服務員的服裝,感受到歌劇的隆重。

  回程時把艾曼紐二世迴廊裡的櫥窗看仔細一點,發現能吸引我駐足的還是書店;書店櫥窗裡是歌劇名伶傳記,果然是很適合擺在史卡拉歌劇院旁的奢華書店的裝飾品。

  另一間商店的櫥窗則是大型的降臨節日曆~

  夜間的米蘭大教堂廣場依舊人來人往,廣場上有一角圍了起來,似乎是耶誕市集,但因為大姨腳酸的關係,我們選擇在正面對大教堂那排的商店找間咖啡廳坐下。

  這間店叫Gran Cafe;在冬天的夜裡,仍然有不少顧客選擇坐在室外看大教堂聽表演,又冷又累的我們則選擇在市內坐下,與另一桌客人分享裡面舒適的空間。

  我在義大利一直點espresso(3歐),大姨則選了牛奶(4歐);很神奇,義大利的espresso竟然都維持同樣的水準,我都要以為我進了連鎖咖啡店,除了價格有些許不同。

  另一點不同,則是不知為何在這裡點杯熱飲會附上一顆糖^^

  然後我依舊點了tiramisu (big) (7歐),這家店的提拉米蘇底是蛋糕,旁邊擠上鮮奶油,蛋糕本身味道不錯,而我頗愛他們用鮮奶油的甜去中和咖啡粉的苦味,算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提拉米蘇。

  用完餐後我們想去參觀「最後的晚餐」,走去街車站確認是否有到達Santa Maria delle Grazie的路線,發現沒有後去搭米蘭地鐵,搭到Conciliazione站下車。

  米蘭市內的地鐵單程票(Standard Urban Ticket)1.5歐,台幣約54元,可於打卡後90分鐘內轉乘地鐵、路面輕軌電車、市區鐵路(urban rail lines of Trenord)。進站前或轉乘新的交通工具時皆需打卡一次(Stamp the ticket every time you change vehicle on overground network)

  如果預計搭超過10次地鐵,也可以直接購入10次單程票(Carnet of 10 Standard Tickets)(13.8歐),但這份票券依官網說明僅能單人使用,不像巴黎或巴塞隆納地鐵那樣可以多人使用!

  另外米蘭有24或48小時無限搭乘券(4.5歐; 8.25歐),但因主要觀光景點很密集且老城區大眾運輸站點不多,除非要在1、2天內大衝全部景點,或是像我這次帶長輩旅行會盡量減少走路時間,才會比較適合;這張票券是第一次打票後往後推24或48小時內無限搭乘指定區間大眾運輸工具,不會當日收班後就失效,對旅人較友善。

  (以上資訊整理自「AJ的旅行地圖」:http://jay7134.pixnet.net/blog/post/212249080-%E7%B0%A1%E5%96%AE%E6%90%9E%E5%AE%9A%E7%B1%B3%E8%98%AD%E4%BA%A4%E9%80%9A%EF%BC%9A%E7%B1%B3%E8%98%AD%E5%9C%B0%E9%90%B5%E3%80%81%E9%9B%BB%E8%BB%8A-%E7%A5%A8%E5%83%B9%E8%88%87)

  我在規劃這次旅行時意外得知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就是繪於米蘭Santa Maria delle Grazie的多明我會院食堂的牆壁上,不過因為這幅壁畫是乾壁畫,再加上當初達文西嘗試以自己發明的、一種油彩與蛋彩的混合顏料製作此幅畫作,從達文西在世時這幅畫作就經歷過六次大修;為了保存這幅世界遺產,限制每人只能參觀15分鐘,不能拍照,且必須事先上網預約。而一般三到四個月前就預約額滿了呢(遠目)

  照片中紅色的是Santa Maria delle Grazie,黃色的是原食堂、今日的展示館;我是聽 Hsiang-Yu 說可以現場排隊碰碰運氣,才趕在關門前過來。

  不過雖然這裡開放到晚上七點,且以十五分鐘為一參觀梯次,但最後入場時間卻是六點半,在地鐵耽擱一下就超過時間了,而隔天又是休館日的星期一,只能遺憾無緣了。

Leonardo's Last Supper

Hours

From Tuesday to Sunday 08.15 am - 07.00 pm.

Last admission 6.30 p.m.

Max. 25 admitted every 15 minutes.

Closed Monday, New Year’s Day, May 1st and Christmas Day

http://www.milan-museum.com/leonardo-last-supper-cenacolo.php

  回Giulia家時路過一棟吸引人的建築,拍下照片,回來後一查才知道是達文西科技博物館(Museo Nazionale della Scienza e della Tecnologia Leonardo da Vinci),裡面展示著達文西身為發明家那一面的劃時代設計,是當天稍早我曾經想要去拜訪後來遺憾捨棄的景點之一;原來,那個晚上我與達文西好有緣,連續兩次擦肩而過。

  Giulia家除了位於二環、還是離最著名的景點有一點點距離,且她提供的是位於客廳的沙發床而且沒有屏風、所以長輩可能不太自在,從室內設計及戶外風景,以及主人家提供的資訊,都無可挑剔。

  位於二環附近的景點雖然沒有一環內的米蘭大教堂、史卡拉歌劇院那個經典,但仍十分動人,例如昨天看到的Basilica di Sant'Ambrogio, Santa Maria delle Grazie, 以及我們在路上搜尋早餐時意外被建築吸引的聖心天主教大學。

  最後我們在Panini Durini坐下用早餐。

  在這裡我遇見了讓我無法移開眼睛的帥大叔,再加上模特兒般的Giulia和她乳白色肌膚倒三角身材的男友,以及無數擦肩而過的路人,我深信米蘭人民對自身外觀要求很高,是事實。

  我點了club durini 02的Salmone durini(8.5歐), 吃早齋的大姨則選了巧克力可頌(2歐),並因實在太滿意又多點了一個,然後是兩杯濃縮咖啡。

  Salmone durini的麵包很乾,但因為煙燻鮭魚本就很濕潤,再加上蔬菜沙拉和鳳梨以及亞麻醬,如果是我喜歡的鮮奶吐司應該反而會爛爛糊糊的吧!整體吃起來其實蠻不錯的。

  咖啡即使才1歐元/杯,嘗起來卻不比任何一杯其他的espresso遜色;我終於可以理解在西方文化中,以咖啡杯數來計算時間的原因了。

  星期一早上往機場前的一點點時間,各大景點都還沒開門甚至公休,我決定花在Castello Sforzesco上。

  米蘭成立城邦國家後,於1240年起常由親教皇派的Della Torre家族掌握米蘭政權,1277年後則幾乎是Visconti家族執政,1395年Gian Galeazzo Visconti更被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瓦茨拉夫四世封為米蘭公爵,確立了家天下。而後Visconti家族沒有合法的繼承人,1450年傭兵隊長Francesco Sforza以最後一位米蘭公爵私生女之夫自封為米蘭公爵Francesco I Sforza。

  Castello Sforzesco原本是1354~1378年執政的Galeazzo II Visconti所興建的小城堡,經過Francesco I Sforza的大規模擴建後形成現今所見的規模,在他與Bianca Maria Visconti的第五子當上米蘭公爵之時,聘請了達文西、布拉曼帖等當代一流藝術家美化城堡內外。

  你知道的,「廢墟是建築的靈魂」。

  這座城堡在米蘭又是一個異類,有一些很東方的元素。

  城堡裡包含多座博物館,但若不進去參觀,城堡的草地是免費開放的,就像一個市中心的大公園一樣;城堡外的綠地與面積更廣闊的森皮奧內公園連在一起,公園內有一座體育場一座水族館以及一座博物館(La Triennale di Milano),是當地人生活與教育的重心。

  我們在城堡內的草皮信步時,看到有個小門出入者眾,就走近看看;發現這是一個會讓我想到摩爾風的庭院(但文字說明則將這以花與幾何圖形裝飾的風格聲稱來自希臘),建築內則是Civiche Raccolte d'Arte Antica(古代藝術博物館)。

  不小心在此停留太久,離了庭院後就急急忙忙走出有70公尺高塔(Torre del Filarete)的正門,準備到Lanza地鐵站搭車到米蘭中央車站。

  米蘭車站建築華麗,也被當作是一個景點,但擔心趕不上飛機的我們根本沒空拍照,在被站內指示牌騙得左轉右繞後,發現只要在地鐵站出站後面對中央車站,往車站體左手邊的馬路走,就能如攻略上看到三家擺在一起的機場巴士攤位;因為價位都一樣,所以我直接去問什麼時候開車,售票員說五分鐘,我就馬上買了兩張,找到車子就定位後,才稍稍放下心。

  往機場的路上推薦做右側靠窗位,因為會經過一個有著搶眼的白色柱廊但也許有點招人忌諱的景點,米蘭紀念墓園。

  機場巴士會先停easyjet大本營的第二航廈,然後才是國航所在的第一航廈;而且義大利人不靠譜的點在巴士司機上有所展現──他在終於到第一航廈下客處前,被一個柵欄卡了五分鐘才想到要下車去確認機器是否出了問題!

  最後加上在米蘭Malpensa機場托運行李一律要付出10歐元加固,真的幸好我在中央車站沒什麼耽擱,才不至於趕不上飛機啊!(機場巴士官網說從米蘭中央車站到Malpensa機場估計50分鐘車程,但我從Lanza地鐵站到托運總共花了100分鐘)

  既然是搭出發米蘭的飛機,我想,這美麗的風景應該是阿爾卑斯山。

  飛機餐我選了西式的,結果再次證明我的選擇是正確的,主餐是鮮蔬白醬雞肉米粒麵,十分美味,比不專業的東方米食好太多了。

  另一餐其實味道也還不錯,只是主餐沒有肉,多少讓我失望。

北京

  為了一次達成「鳥巢」與「便宜坊」兩個目標,我們花了60RMB把兩件行李寄存後,搭機場巴士(21RMB/人)在「亞運村」下車;下車的地方是一個複雜的高架橋系統,以汽車為主要使用對象,身為行人想跨過馬路實在是伸長脖子也看不到往哪邊走是正確。

  尤其抵達北京後,我發現這裡竟然比歐洲冷!一邊聳起雙肩想減少冷風吹襲,一邊嘗試著找到正確的路,還要帶著長輩,實在很徬徨啊!

  好不容易過了馬路,走過長長的圍牆,終於找到個入口可以進去體育園區;遠方的那個建築叫奧體中心體育場,於1989年時為翌年舉行的亞運會而興建,而後也用做2001年世界大學運動會及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場館。

  所以當我下機場巴士時,為這一帶的發展程度感到震驚,想著倫敦的奧運區還在大興土木,這裡只往前推了四年,雖然還看得出人工造鎮的痕跡,怎麼已經是發展成熟的新興市鎮了?──原來除了外來人口眾多,這裡比倫敦東部的Stratford還要早發展23年而非四年,已經有一代人從小在這裡土生土長。

  從體育館望向南方入口,高樓大廈已經開始佔據天空,而奧體中心也已經是附近居民的大公園。

  奧體中心體育場旁有個扇形的湖,我們打算在湖邊散步,然後從奧體中心的北門出去,前往鳥巢;沿路上看著樹上掛著小小圓圓的白色物體,近看才知道是果實結上一層霜,湖畔的楊柳葉也被霜覆蓋,湖水如鏡而波紋一直沒有變動,原來整個湖面都結冰了。

  生長在南國的我,原以為出國看到雪就已經夠冷了,到了北京,才知道北國的冬天有更多神奇的體驗。

  湖上有一小塊還沒結冰,撲騰的水鴨集中在這裡活動;也許這是春江水暖鴨先知?

  從奧體中心體育館到鳥巢又是被一條大馬路橫隔著,在北京這什麼都大、下了大眾運輸後要走的路還是很漫長的地方,我放棄了,拍個差不多的外觀,決定直接走向地鐵站去(也放棄走到奧體中心體育館東邊找便宜坊),前往一個比較適合行人的地方。

  進入地鐵站後,我們通過了安檢,然後用自動售票機買了兩張單程票。

  其實可以在安檢前先在人工櫃台買一卡通,轉乘會有折扣,可惜更改規定後退卡不易,我曾努力研究過最後一站要去哪裡觀光順便退卡,然後再搭機場巴士回機場,可惜同時符合「我有興趣的觀光景點」、「一卡通退卡點」、「可買機場巴士票」的地方根本沒有,而且要找退卡點和巴士售票處又是一個麻煩,所以對短期遊客還是乾脆買單程票吧!

  因為待在北京的時間變長了,除了原定的鳥巢和便宜坊,我還想去參觀的地方,是「段祺瑞執政府舊址」。看到別人介紹的網誌後,我對這裡的建築頗感興趣,但這裡卻不開放遊客參觀,門口還有人站崗;幸好,跟站崗的人問「咖啡館是不是從這裡走?」他就會親切的回答「是」,然後放你進去了。

  這家咖啡館在進了大門後往右走的小房子裡(比起正面的中西合璧建築這裡當然是小房子),有著和建築很不搭的名字,叫「花生咖啡館」。

  咖啡館內的空間算是寬敞,堆滿了書,有木頭和陽光的味道,是個讓人很想久待的地方。

  我點了這裡招牌的花生咖啡,大姨選了熱巧克力,兩杯的售價都是38RMB, 我不覺得便宜。

  不過花生咖啡的味道是頗獨特的,我喜歡融合的甜香;而我想,售價中,這裡的環境佔大多數──在這個不吵雜、自在、充滿智識的地方打個盹,是一段很美好的時光。

  相對於在大都市的知名品牌連鎖咖啡店,來聚會、或處理不太需要思考和靈感的工作的人們太多,空氣就完全不同了。

  回程時,補拍段祺瑞執政府的正面。

  此處東部(也就是花生咖啡館的方向)原為允禟的府第,後為和親王府;西部原為常寧的恭親王府。1906年將原建築全部拆除後,興建了東西兩組西式磚木結構建築群,西為陸軍部,東為陸軍部所屬之貴胄學堂;1910年成立海軍部,撤消貴胄學堂。

  袁世凱在1912年將總統府和國務院設於此,1924年作為段祺瑞執政府。1926年3月18日,學生在執政府大門前請願時與軍警發生衝突,死亡多人,即著名的三·一八慘案。

  1928年後,這裡改為北平衛戍區司令部。1937年,日軍侵占北平,西院、東院分別由日本華北駐軍總司令部和特務機關「興亞院」使用。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接管,改為十一戰區長官司令部、國民黨北平警備司令部等。

  1949年後用作中國人民大學校舍。1978年起,西院主樓屬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後配樓仍為宿舍;東院樓群則劃歸中國社會科學院。

  (以上摘自維基百科)

  不過從執政府往大門這段兩側建著平房,看起來很像民居欸?

  偷拍正門站崗處。

  大門附近的圍牆上掛著標示牌,「清陸軍部和海軍部舊址」、「段祺瑞執政府舊址」、「三•一八慘案發生地」。

  其實從圍牆往裡望,頗期待裡面會是什麼光景的;希望這裡有天可以整理出來,記敘沿革,讓遊客能看到更多古時的痕跡。

  而後我們搭地鐵到崇文門站下車,為了找間最方便抵達的便宜坊;便宜坊的哈德門分店比我想像中還好找,出地鐵站後抬頭望,就看到大大的「便宜坊大廈」招牌了。烤鴨店就在這棟大廈的四樓。

  會這麼堅持要找一間便宜坊,是因為之前來北京旅行吃過了全聚德,然後從「柔藍食單」知道了便宜坊這間據說是北京最老的烤鴨店,也是北京唯一的燜爐烤鴨店(全聚德則屬於掛爐烤鴨;掛爐烤鴨在燒烤的過程中是有明火的)。燜爐烤鴨不見明火,在烤制時往鴨膛內灌制老湯,成外烤內煮的方式,這也是與掛爐烤鴨最大的不同之處。

  (以上資料整理自柔藍食單:http://bluehero.pixnet.net/blog/post/31646289-%5B%E9%A3%9F%E8%A8%98%5D-%E5%8C%97%E4%BA%AC-%E4%BE%BF%E5%AE%9C%E5%9D%8A%E7%83%A4%E9%B4%A8%E5%BA%97)

  原本想著我們只有兩個人,吃半隻鴨就夠了,但半隻鴨就沒有鴨架了!為了能點傳說中美味的鴨架湯,我們硬是點了一整隻最傳統的一四一六烤鴨。

  鴨架湯佐以白菜、豆腐燉煮,湯頭白濁,滋味香甜。湯一入口,我就忍不住想專攻這道,而這也完全清掃了大姨倒時差的困倦,以及一路在歐洲沒有喝到真正意義上的熱湯的口味不合。

  最後我們把這一鍋湯全部解決了~

  這一人份的湯則是翻菜單時忍不住另點的烏魚蛋湯,除了色彩搭配得好,味道也獨特;海鮮的味道和鴨架的山珍是不同的滋味,互相映襯,味蕾疲乏時換換口味蠻不錯的。

  這道也受到我和大姨的一致好評。

  而後上桌的則是我們的烤鴨。其實一隻鴨總共會裝成兩盤,一盤以肉為主的先上,第二盤則較多是皮。

  他們家的裝盤頗有趣,鴨肉香鴨皮油脆,除了對我兩人來說分量真的太多,到最後總覺得嘴裡都是油,沒什麼好挑剔的。

  其實因為在花生咖啡館等大姨醒等太久,吃完烤鴨後已經只能直奔機場快線,到機場後又因為趕著去取行李和報到我和大姨不小心分散,差點在北京機場因為無法連上的wifi認證頁面以及手機未開機,上演一場失散記;幸好最後在我快乾嚎出來前順利認親並完成報到。

  上了華航飛機後,驚喜的發現這班CI518是77W機型喔!機艙內裝是木紋,看著就溫暖舒適。

  這張的重點不是個人娛樂系統,而是經濟艙也有USB充電插座喔!對每個旅人來說都很重要啊!

  扶手間的小置物桌,還有厚實的安全帶,都大大加分!

  77W提供的是看來就很舒適的耳罩式耳機,除了我座位上的耳機孔被前人不知怎麼硬把耳機腳折在裡面,導致我為了看只有德文字幕的「Sissi – Die junge Kaiserin」、一定要聽中文配音,還必須去換座位。

  餐點的部分主餐尚可,配菜不錯,我尤其喜歡那個綠豆糕。

  回到台北市區時,已過午夜十二點,又是新的一天。

本篇游记共含34909个文字,33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earthinsea 的图片:

2016-12-15 19:57

引用 earthinsea 的图片:

2016-12-15 23:01

拍的很好!

2016-12-16 08: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earthinsea 的图片:

2016-12-16 13:10

引用 earthinsea 的图片:

好看!

2016-12-18 12:3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2016-12-18 22:28

支持一下你的作品,很久么有看到你的游记了

2016-12-19 12:43

2016-12-19 14:4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F

引用 earthinsea 的图片:

2016-12-20 20:51

引用 兲篙雲淡 发表于 2016-12-16 08:25:26 的回复:

拍的很好!

回复兲篙雲淡:感謝你不棄嫌~

2017-01-14 01:35

引用 刻舟求剑(JX) 发表于 2016-12-18 12:30:02 的回复:

好看!

回复刻舟求剑(JX):謝謝~

2017-01-14 01:36

引用 橙Sir 发表于 2016-12-19 12:43:20 的回复:

支持一下你的作品,很久么有看到你的游记了

回复橙Sir:謝謝支持!

2017-01-14 01:3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