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屯溪夜色:屯溪老街与黎阳老街

85
橄榄树 (广州) LV.35
2016-12-12 23:31 1.1w/48
  • 出发时间/2016-08-05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350RMB

  屯溪是地级黄山市市政府所在地,现在称为屯溪区,当然是进出黄山市的重要落脚点。在大黄山地区(古徽州地区)的最后两个晚上,我们选择了在屯溪区住下,方便去歙县,以及撤离黄山市。

  8月5日从齐云山下来,到了屯溪,入住屯溪老街入口附近的华山徽宴酒店。酒店名中含有“徽宴”二字,很好理解。然而为什么黄山市里的酒店要加上“华山”二字,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酒店比较气派,设施较新,服务非常好。尤其还有一个意外收获,房间外边有个不小的阳台,我们住的正好是朝南的房间,看得到横江与率水合流成新安江三江口,以及两条河流上的桥梁,风光相当不错。

  在酒店的房间里看屯溪南部:

  西面的镇海桥:

  镇海桥跨于横江之上,上图左部从远处流过来与横江会合的那条河叫率水,两水交汇后称之为新安江新安江是钱塘江(浙江)的上游。

8月5日屯溪老街

  屯溪老街的入口在华山路与延安路相交的十字路口沿延安路往东一点点,由此向东南方向进入老街。这条老街被称为“流动的清明上河图”,实在有点夸张。这种说法的根据,是因为这条街始建于宋代。然而举凡宋代的东西就能跟《清明上河图》里的内容扯上关系吗?那可是繁华的汴京风貌,绝非一条小街可比的。屯溪老街本来自有其魅力,根本不用打这种广告。照我的理解,完全是旅游宣传部门词穷,而又懒得动脑筋,所以这样简单处理了事。

  1999年来黄山的时候,没有来屯溪老街,这一次正好补上。我对屯溪老街缺乏期待,纯粹是为了打发夜里的时光,所以没有怎么认真了解老街,纯粹是走马观花。

  路边这些建筑应该多为近年重建的仿古建筑:

  夏日黄昏时分的老街

  两边的大批店铺都是卖各种特产的:

也有一些客栈:

这一个德阳楼看起来比较气派:

  对面是万粹楼:

  50元有点贵,正好它关门了,令我免去了两难的选择。

屯溪博物馆:

  这个可能是屯溪区的博物馆,而不是黄山市的博物馆。开放时间:8:80-12:00;14:30-17:30,逢周一闭馆。这个点,它已经关门了。

  屯溪城区里还有一个程氏三宅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白天到徽州古城去了,所以没有安排时间看程氏三宅与屯溪博物馆。

回首西望:

  天色已经很暗了。

  徽之光美食城:

  我们便是在此处吃晚饭的,此处并不便宜,两个人吃了八十多元。

  对面有一个同聚楼徽菜名店:

一排马头墙:

  吃完晚饭后,天全黑了:

  一路往回走:

  屯溪老街的长度大约是1500米,单纯走路的话,很快就可以走到头。如果闲逛购物便另当别论了。

回到酒店的阳台往下望:

  率水上的文峰桥:

8月6日傍晚三江口

  从歙县回来之后,先回酒店小憩。这一天云层较厚,继续在酒店阳台看镇海桥:

  远处率水上的文峰桥:

横江东岸往西望:

  横江发源于黟县黄山南麓,流经休宁,就从齐云山北面流过,最后来到此处。

镇海桥的介绍碑:

两江汇流之处:

镇海桥南面的横江西岸,沿河的栏杆上刻了一批与屯溪有渊源的历史人物生平介绍:

  任昉是文学家,“竟陵八友”之一,与梁武帝萧衍同列。

从东南方向看镇海桥:

  沿着台阶下到河岸边,镇海桥顿时处于令我们仰视的高度:

西面率水的来处:

  率水又称渐江,源于休宁婺源两县交界处的环玉山主峰六股尖,是现代水文学意义上的新安江正源。而古代则习惯将横江称为新安江的正源。在我看来,二者彼此彼此,不分上下,都有很大的贡献。
 

文峰桥:

  二水终于汇成了新安江

  在新安江的北岸看文峰桥:

东面新安江的下游方向:

回看横江上的镇海桥:

对面新安江的南岸:

  登上台阶,在道路的更高处看新安江的下游方向:

二水汇合之处:

  这已经是今年细看的第二个三江口了,上一次是清明节在宁波市区看奉化江与余姚江汇合成甬江。

  向北回到镇海桥头,过桥前往黎阳老街。在桥上看南面的三江口:

北面横江上游方向:

东南方向的新安江下游:

8月6日晚黎阳老街

  原先我只知道有屯溪老街,根本不知道有黎阳老街。后来看“毛毛雨爸爸”的齐云山游记,听他推荐才知道有这条街。我在屯溪要停留两晚,当然一个都不能放过。

  入口牌坊:

老街从此处正式开始:

石家大院:

  据说主人是北宋被“杯酒释兵权”的石守信的后代。

还保留了一些小桥流水,不过画面不太协调:

友茗堂,似乎是个茶馆:

始建于清光绪年间的贾家大院:

  从这里拐向西面:

这是一个徽派老建筑:

  往旁边看,新旧建筑并立在一起:

另一侧还是有新建筑:

戏台:

  回到主街上,又出现了老建筑:

好不容易才逮到无人的时候:

  前面不远处便是黎阳老街的出口:

  黎阳老街更短,在800米左右。此处吃饭也比较方便,同样是徽菜,两个人也吃了七八十元。

8月7日

  早餐后沿横江东岸走了10分钟左右。在北面看镇海桥:

横江的上游:

  很快便打车前往黄山北站,结束了这一次大黄山(古徽州)地区之旅。出租车从市区到黄山北站,只用20多分钟,费用不到30元。
  本来有合肥南经黄山北直到广州南的高铁,但经过黄山北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多,到达广州南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回家将是十二点以后了。不想这么折腾,选择了上午从黄山北耗时40分钟到上饶,再在站内换乘11:23上饶-广州南的高铁,下午五点左右便回到了广州南站。

  我个人很支持将地级黄山市改回徽州市这一动议。且不说黄山市、黄山区(原太平县)、黄山风景区(大家最熟悉的天都峰、莲花峰、光明顶所在的景区)三者之间似是而非、缠扯不清的关系,就冲徽州文化品牌丧失这一点,原先的改名就有急功近利之效。原来无非想借黄山这座山提升知名度,然而在这方面却似乎没收到满意的效果,反而将徽州这个老字号给丢了,显然是典型的邯郸学步。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国内的许多千年古地名纷纷改成了风景名胜之名,黄山便是始作俑者,后来跟风而上的有福建南平的崇安县改成了武夷山市,近来还有九江星子县改成了庐山市,都是给黄山带坏的。再看看不改的例子:泰安泰山华阴华山登封嵩山青阳九华山乐清雁荡山,看来心理素质上佳的还是居于多数。

  本次行程,黄山宏村西递→齐云山→歙县→屯溪,涉及了传统徽州地区的精华景点,本来概括为“徽州之行”是最佳用词,简洁明了。然而我怕有些读者不能一下子明白过来,只好反复地写“皖南黄山(古徽州)地区”,也真是麻烦。虽然改行政区划名称的成本高,如襄樊改回襄阳,但长痛不如短痛,还是改回来的好。当然不改也能接受。

更多游记请看:
我的中国游——行程与游记目录:http://www.mafengwo.cn/i/3540555.html

本篇游记共含2560个文字,8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