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初遇·维也纳Vienna

41
寒飞home (郑州) LV.27
2016-12-13 08:41 712/18
  • 出发时间/2016-09-27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前序

         欧洲回来 ,不知不觉两月矣。懒,一直没有着手游记,或者是工作或心态一直没有能静下心来。最悲催的是,在城市与城市之间的颠沛间歇,于手机上写下的一些关于这次初见欧洲的见闻感悟,居然因为没有保存而全部遗失。心,遗憾之余有点颓废,也就越发的懒了。
        12月,年终岁末。工作生活即告一段落 ,又有新的开始。那些走过的路也好,读过的书也罢,经历的一切总习惯了要做个梳理。于是乎,这才敲下了这些字。
        维也纳,音乐之都。不想因为要写游记,就装逼感慨一番自己是多么的热爱音乐。好像一个乐迷的朝圣之旅,充满了憧憬和膜拜。音乐和美食、旅行、阅读一样,都是生活的一个部分而已。除了那些伴随我们成长的通俗音乐,自己之于古典音乐,仅限于陪伴女儿成长过程中时不时的十余场交响音乐会而已。爱好这种东西,不能灌输,最好多创造机会来潜移默化和随遇而安。生活里多些爱好,以后人生中遇到挫折,也就会多一些寄托。袁中郎曾说:“余观世上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之人,皆无癖之人耳”,林语堂曾对此深以为然。世间大家都在追名逐利,爱好兴趣这种事还有几个顾得上嘛!
        走的地方多了,养成了习惯。每到一地不能只是好吃好睡拍照片,旅行一趟回来脑子还是一团浆糊,人文历史一概不知。这个习惯就是先了解当地历史,然后再做攻略,最后在旅行中多钻钻犄角旮旯,而非仅仅著名景点。以最接近当地人生活的方式去观察体验,才是自己喜欢的旅行方式。
        要说维也纳,先得说奥地利。盐野七生《罗马人的故事》提及这块欧洲的腹地已经是公元前后,罗马人开始在这里驻防。和德国甚至保加利亚克罗地亚等很多城市一样,都是由驻军的所在地逐渐发展为城市。而在罗马人到来之前,这里是克尔特人的地盘。当伟大的罗马帝国衰落分裂之时,黑暗的中世纪来临。在东罗马帝国之初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兴起之前,是野蛮的哥特人统治着这片土地,接着在十三世纪中后期,才诞生了著名的哈布斯堡家族。这个家族的著名,在于他统治了欧洲将近七百年,准确的说是640年。即使直到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解体之后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近百年的时间里,哈布斯堡家族依然掌控着欧洲。而在1806年之前的那个时期,哈布斯堡家族几乎等同于神圣罗马帝国。
        奥匈帝国时期,末代的哈布斯堡家族有一些著名的人物和故事,比如最悲催的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比如他的妻子、著名的茜茜公主;比如他的侄子、引发一战的奥匈帝国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等等,会在随后的游记中慢慢提及。二战前,奥匈帝国分裂,并且随后被纳粹德国吞并。二战后,被苏美英法占领的奥地利在1955年获得独立,并且和瑞士一样,成为永久中立国,不再参加任何军事同盟,不允许任何外国军事基地在领土上设立。这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痛定思痛吧!
        如今的欧洲,实际上是三个不同的欧洲,也就是说要分清三个欧洲的感念。即欧元区、申根国家和欧盟。分别是经济、外交和政治上的区别。所谓的欧洲一体化,从这三个方面分别论述。对于游客而言,您需要了解的仅仅是申根签证就可以了。详情嘛,自请百度,不再赘述。
       

关于

关于签证:
           申根国家在中国的领区常见的是北上广,听说还有成都武汉领区。这里只谈自己经历的北京领区,联合签证中心的位置在北京博瑞大厦,地铁十号线呼家楼,团结湖公园西北角。首次申根签证要面签,也就是说除了必备材料之外要生物识别数据采集,简称录指纹。指纹录入后将被保存在中央申根数据库里,如果你没有被拒签,申请首个“VIS-签证”后的59个月内,如再次申请申根签证,指纹可从中央数据库复制,无需重复录入指纹,在59个月之后则须重新录入指纹。如果不幸被拒签了,再次提交材料还需本人亲自递交申请,并进行指纹录入。好麻烦是吧?没办法,我大中国的护照目前还就是这个操行!

 

关于签证:
           申根国家在中国的领区常见的是北上广,听说还有成都武汉领区。这里只谈自己经历的北京领区,联合签证中心的位置在北京博瑞大厦,地铁十号线呼家楼,团结湖公园西北角。首次申根签证要面签,也就是说除了必备材料之外要生物识别数据采集,简称录指纹。指纹录入后将被保存在中央申根数据库里,如果你没有被拒签,申请首个“VIS-签证”后的59个月内,如再次申请申根签证,指纹可从中央数据库复制,无需重复录入指纹,在59个月之后则须重新录入指纹。如果不幸被拒签了,再次提交材料还需本人亲自递交申请,并进行指纹录入。好麻烦是吧?没办法,我大中国的护照目前还就是这个操行!

关于景点:如下图,后文详述。

 
其它事项:
          没什么特别提示的。比如出行前看天气准备服装;如果你的欧洲行程里有瑞士要上雪山的话请自备羽绒服;转换插头必不可少;欧元区国家换些欧元备用,太多了中国海关不放行,太少了欧洲海关会拒入。这是因为国家的外汇管理政策,和对方国家估计你的消费能力和偷渡移民嫌疑决定的。原则上不要超过两万人民币数额吧;再就是租个移动WiFi是必须的,详情:http://www.mafengwo.cn/localdeals/0-0-0-21-0-0-0-0.html  
           下图是此程沿路部分所遇的面孔,提前放在这里给游记装点一下门面。

 

关于行程:
          九月十八日,飞帝都。之前把相关材料已经托人代办,明天是预约面签日。深夜空旷的停机坪上,秋意瑟瑟。飞驰的机场高速,浮光掠影。脑海里是延误航程中一口气读完的《鼠疫》。和《异乡人》一样,“热情而冷静地阐明了当代向人类良知提出的种种问题”,这是加缪作品的共性。灾难彰显人性,苦痛改变性格。他的冷静不同于奈保尔,却胜于萨特。
         就近团结湖附近下榻,一夜无话。
 

 
 
          九月十九日,早餐毕。申根、面签、指纹录入;维也纳布拉格苏黎世;预约、排号、材料审核⋯

         排队者众,耗时良久。午后飞返杭州之前,这碗燕窝梨汤印象深刻。


九月二十六日。签证顺利,准备起行。中国银行,换汇备用。

出发

       又赴萧山 ,再飞帝都。适逢G20刚刚结束,机场车站较之前各种便利⋯⋯
       江南的初秋不比往年的晋北,依旧有日间的暑气升腾。念及数日后要登临的Mt.Titils不知会冷到几度?没有准备羽绒服的自己可否挨的过?为了几个小时而要塞满一周的行李箱有点不值。天天跑步的人,自觉应该无妨。

        亚朵酒店,「摄影」和「阅读」的主题不错!

        
       9月27日,首都机场,先去取了之前预定的WIFI设备。心想这次除了维也纳苏黎世,还能到布拉格。去近距离感受一下旧城广场、卡夫卡、米兰·昆德拉⋯⋯每一次能实现一个埋藏许久的愿望,比如吴哥、比如尼罗河,还有罗马、还有新西兰,尤其乞力马扎罗、尤其马丘比丘⋯⋯确实是挺开心的!  


      话说本月两次进京,皆是蓝天。这对帝都来说真心不易,可谓人品爆发!
      刚念及人品这事,排队时又闻奥地利航空今日特价,450欧元升舱。果断升,为了这十个小时的舒适飞行⋯⋯ 

    
         登机起飞,窗外是连绵的燕山山脉。

 
        饭前开胃,杜洛尔香槟(Champagne Duval-Leroy), 不错。 

       
      边吃边电影,《飞鹰艾迪》,艾迪·爱德华兹,真实的故事总是最为感人。休·杰克曼的这部影片和《铁甲钢拳》的调调儿异曲同工。

       
       饭后水果、点了一杯Maria Theresia。这种维也纳特有的黑咖啡加入了香橙利口酒,美味香醇。 就如饭前开胃的香槟 ,美酒当前,顾不得血糖了。美酒之后呢?好像缺了点什么?算了,还是读卡夫卡吧!舷窗外,已是西伯利亚连绵的雪山⋯

       
       对于土鳖的世界来说,以上的描述完全是对于初次飞越亚欧大陆的商务舱的好奇。那年飞亚非,到埃及,是十一个小时的经济舱。

         北京时间下午七点半,昏睡中醒来,这应该是香槟的作用。 机舱内除了发动机的轰鸣悄无人声。调直座椅,想想这还是第一次躺着飞行。就如第一次躺着在影厅观影,人生要不断的去体验和感受未知才逐渐丰富不是?揉揉惺忪睡眼,这是到哪了?哦,莫斯科吗?
        北京时间八点半,第二餐。看地图,来到了明斯克上空⋯

抵达

     
         九个半小时 ,八千公里 ,维也纳机场 ,第一次沐浴在欧洲的艳阳之下。

    
       机场距离市区还有约半个小时的车程。排队出关,机场打望。

    
      德国车在欧洲大行其道,就如在首尔看到满大街的起亚。宝马和奔驰是普通的出租车标配,缘何到了大中国就成为了身份地位的象征?还有麦当劳,还有哈根达斯。。。

        车子沿多瑙河西行北上。对于这条著名的欧洲大河,也是初见。
       

       
       维也纳街头,路边的古老建筑凝固成这个城市特有的音乐氛围。
       有轨电车和街头的嬉皮士仿佛穿越回了上个世纪,城市今天的环城大道曾经是维也纳城堡的城墙。

        
        哈布斯堡家族的弗兰兹·约瑟夫皇帝推倒了城墙,并将之建成道路。车子经过他的雕像,或许您听说过这个著名的家族却不一定熟悉这位皇帝。可他的妻子您一定有耳闻,她芳名茜茜。

        
        觅地,晚餐。
        饭后多了个插曲,同样的佛莱明( FLEMINGS )酒店,却忽略了豪华(DELUEX )二字。前台的金发姑娘笑意盈盈,指出要找的酒店还在北边两公里左右。

     
       按图索骥,找到这家 FLEMINGS DELUEX HOTEL WIEN-CITY  地址是:Josefstadter Strasse 10-12, Vienna  。 这次没错了!

      
      初到一地,不应该仅仅是那些景点古迹,最应体会的还是当地的人文和生活。 出门沿Josefstädter Str西行,八点半的维也纳无论气温还是人迹都显得清冷。有轨电车叮叮当当的不时从身边掠过,这座中世纪古城的宁静刷新了习惯中对于一国首都的喧嚣印象。

      
      至Hamerlingpark街角,回了 ,晚安!

次日


       
       时差作怪,两小时前的维也纳是凌晨三点半。此刻北京时间已近午时,躺着床上入梦艰难。索性起床去跑步,看看日出前的维也纳
       目的地,是那多瑙河畔(后来方知,自己沿岸跑过的河流是多瑙河运河,还未到真正的多瑙河岸边)....
 

        今晨跑了十一公里,同行的哥们虽然大大的拖缓了速度,却拍下了洒家跑步的英姿。
        天光大亮,回程早餐。

     
      这是饭后游览的步行线路。从酒店-市政厅-城堡歌剧院-议会大厦-人民公园-英雄广场-霍夫堡-玛利亚特蕾莎广场,然后驱车去了美泉宫。

        
        这次回来整理照片才发现,市政厅尖塔上方的铁人没有能收入镜中。
        这座哥特式建筑完工已有140多年,据说当年的非教堂建筑不能超过100米,市政厅塔楼的建造计划因此遭到了教会的反对。于是设计者冯.施密特就将塔本身限制在98米,却在塔尖上又加上了一尊高达3.4米的“市政厅铁人”(Rathausmann),显示了人们向旧势力的挑战,教会对此也无可奈何。

     晨光下的市政厅广场上摆满了桌椅。或许在夏日夜晚,来一扎德国黑啤邀三五好友畅饮闲谈,酒足饭饱再静静的听一场音乐会,踏着星光回家,才足见生活的美好。

          维也纳音乐之都的盛名绝非白给,这城堡歌剧院(burgtheater)就位于市政厅正对面 ,环城大道旁。据说 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就是在此首演。它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金色大厅一起,是维也纳最著名的顶级音乐殿堂。那么,也就是世界顶级的音乐殿堂了。
          拿出手机Google,若从天上俯瞰的话,它长这样。

     
    沿路南行,过一个路口 ,奥地利议会大厦奥(德语:Parlament 或 Hohes Haus,旧称Reichsratsgebäude),就在百米之外。

         
         路过的这尊头像,不知是何许人也?!
         强迫症的世界别人不懂,搞不清楚的东西就得搞搞清楚。打开维基百科,键入这位Karl Renner医生的名字,balababalba。。。。哦,原来这样。
         你的英文好像很赞的样子?劳资会用翻译软件行不行?
         原以为是位医生,原来是二战后奥地利的首任总统。

    
        和市政厅不同,这是一座希腊式建筑。是奥地利国会两院的所在地,同样也是一百多年的历史。该最著名的特色就是这雅典娜雕像和喷泉喽 。虽然在二战期间严重受损,目前来看大部分已恢复了原貌。幸甚幸甚!不由得又念及被地震荼毒的尼泊尔三个杜巴广场和博达哈佛塔来,如今不知怎么样了?

     
     坐在这“欧洲最美的国会大厦”的台阶前看车来车往,一堆学生模样的人群突然涌入。是来实地教学的?关于奥地利的政治历史?话说中南海、大会堂能不能也让孩子们多去走走看看?多增强一下民族自豪感。

        过马路,穿过花园,往英雄广场和霍夫堡的方向。
        地图上看,花园名为Volksgarten,译作人民公园倒是有点共产主义之风。
        回首远处,沃蒂夫(Votivkirche)大教堂的尖顶十分醒目。

       
       英雄广场是霍夫堡皇宫的外部广场,之所以叫英雄广场是因为广场上有两个奥地利英雄的雕像,一个是王子欧根,一个是卡尔大公。而茜茜公主博物馆,就在他们的东北方向。
       

   
     卡尔大公无需赘述,对于哈布斯堡王朝恨之入骨的拿破仑来说,只有卡尔成为了他的克星!  
     威灵顿认为在盟国诸将之中,只有卡尔大公水平最高。而拿破仑也认为,在他的对手里面,卡尔大公是最强的。

        而欧根亲王则是战无不胜的军事天才,是土耳其人和法国人的噩梦。他在血缘上是个意大利人,却终生都在奥地利度过。29岁,他已经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元帅,战绩彪炳。

    
     单反在熙熙攘攘的游客中搜寻靓丽的容颜,霍夫堡皇宫在逆光下也显得蓬荜生辉。

      
       这就是著名的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宫苑,在1918年以前一直由皇室居住。据说有1400间装饰奇异、金碧辉煌的房间。前文提到过的,1955年5月有历史意义的独立条约,就是在这里签订的,奥地利从此宣布了“永久中立”。
       如今,这里是奥地利总统的办公地点 ,著名的茜茜公主博物馆就位于此。若论过去和将来, 如果欧洲的中心是维也纳,那么这里就是维也纳中心的中心。
 

 
        面对霍夫堡皇宫右转直行,过环城大道。马路对面的群雕广场就是玛利亚·特蕾西亚(Maria Theresia)广场,位于艺术史博物馆和自然史博物馆之间。

        
          欧洲的政坛历史上,若论女性,有两位影响最大。一位是俄罗斯的叶卡捷林娜,一位便是奥地利的玛丽亚·特蕾西亚。不同的仅仅在于,玛丽亚·特蕾西亚并未曾加冕,但同样事实执政40年,被奥地利人称为“国母”。

         
      Maria Theresia之名在欧洲之外或许影响一般,但提及“欧洲的丈母娘”大概名闻者众。那是因为她在20年里生了16个子女。除了5个儿子,还有11个女儿,其中10位都是为了实现她的谋国方略而与欧洲其它国家联姻的。长女玛丽亚•克里斯蒂安娜嫁给了荷兰摄政王;玛丽亚•阿玛丽亚加给了帕尔马王子;玛丽亚•卡罗莱纳则嫁给了那不勒斯国王费迪南德。其中最有名的是她的小女儿、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奈特,也就是法国大革命时被送上断头台的“玛丽皇后”。
      她的雅号:“欧洲的丈母娘”由此而来。

      

仰头看着她的圆润面庞发呆。20年16个子女!简直难以想象!那就是说几乎每生产一胎之后,平均间隔两个月就要再次怀孕。如此连续生育在普通女性身上都是罕见的,何况是一国女皇!连续20年几乎终日挺着大肚子,还要处理国政家事,这远非常人可及。
       

          面对玛丽亚·特蕾西亚的群雕顺时针游览,左侧是艺术史博物馆。来的早了,大门紧闭。欣赏这些精美的雕塑,维也纳是艺术之都音乐之都,其实也是不逊于罗马的建筑之都。

       另一侧则是自然史博物馆,同样的关门闭户。楼顶的雕像依旧是希腊罗马之古风。

     
        在这里乘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就是著名的美泉宫,位置在维也纳城区的西南方向。玛丽亚·特蕾西亚生在霍夫堡,她和她的丈夫弗朗茨一世皇帝,以及他们的16个子女少时的生活所在,就是美泉宫。


        在这里,先扯点历史的口水仗吧。源于自己行前想弄清楚的关于神圣罗马帝国、哈布斯堡王朝、以及刚才那位特蕾西亚女王和茜茜公主的关系。
       真正罗马帝国在分裂为东西之后,拜占庭成了东西方交汇的世界中心。而中世纪之后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统治完全是中世纪式的,皇帝没有实权,实际权利掌握在300多个大小领主手中。恰当的比喻就像中国汉代以后的三国两晋,唐朝以后的五代十国,大治之后的大乱,大乱之后的复而大治。伏尔泰曾如下评价30年战争后的神圣罗马:“既不神圣,也非罗马,更非帝国.” 所以它的统治是很分裂的。
       三十年战争后,神圣罗马帝国共有314个邦国和1475个骑士庄园领地。到了18世纪,经历了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和七年战争等等内战,整个帝国形成三百多个独立的大小邦国,神圣罗马皇帝徒有其名,甚至连德意志邦国的盟主都称不上。而世人对皇帝的印象,更多地是以奥地利为中心的哈布斯堡君主国的统治者,而非德意志第一帝国的最高君主。
        特蕾西亚女王的丈夫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弗朗茨一世皇帝,放手让自己的妻子管理国政,自己对朝政几乎没有影响。他生于1708年,薨于1765年。 玛丽亚·特蕾西娅一直深爱丈夫,弗朗茨死后玛丽亚·特蕾西娅一直身穿黑色的丧服,渡过了她人生的最后十五年。对于玛丽亚·特蕾西娅来说,丈夫不仅仅是生活的伴侣。20年来,他的宽容和大度,对她执政的不干涉对使她能够把哈布斯堡家的事业和利益凌驾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利益之上。她已经做了25年奥地利女大公,22年神圣罗马帝国的无冕女皇,她感受着德国诸侯还有心怀恶意的欧洲列强的压力。或许哈布斯堡诸皇帝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但哈布斯堡帝国还没有崩溃。
  弗朗茨一世一死,他的长子约瑟夫皇储就成了新皇帝,就是约瑟夫二世皇帝。约瑟夫比他的父亲更具有政治头脑,从小他就被按照皇位继承人的标准培养,他成长的年代正是母亲巩固权力的年代,正是开明专制的政策在奥地利发展的年代。此时的玛丽亚·特蕾西娅进入了人生最为艰苦的时期。约瑟夫皇帝想要权力,一便推行他的改革,然而玛丽亚·特蕾西娅却不愿交出权力。她和伊丽莎白女王不同,她并不珍爱这份权力,但假如约瑟夫拿到了这种权力,奥地利就会走上一条崩溃的路,一副老朽的骨头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约瑟夫却偏偏要把它放在风口浪尖上。她的儿子并不理解母亲的意思,他过于理想化,过于冲动。因此玛丽亚·特蕾西娅绝不让儿子单独执政,这有点像慈禧和光绪的关系,却又完全不同。因此 在她执政的后15年,开始和儿子互相制衡,一方面她不爱权力,一方面她知道儿子会因此怨恨她,她还是紧紧地抓住了哈布斯堡家族的权杖。她其实已经不是在和普鲁士明争暗斗,而是竭力保持奥地利的稳定。1780年她死于肺病,约瑟夫真的掌握了权力。1790年,这位理想化的皇帝郁郁而终,死时既无妻子,又无儿女,也没有情妇,他是一个为国家奉献了一生的改革者。 
          下一任神圣罗马皇帝是利奥波德二世。1789年时,法国大革命爆发。他的妹夫,法王路易十六被推翻。而他的妹妹,也就是特蕾莎女王的小女儿,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被法国共和政府处决。因此他成为了法国大革命的坚定反对者, 极力联合欧洲各国君主,以武力保卫法国的君主制。1792年利奥波德二世正式与普鲁士缔结同盟,准备以武力干涉法国。但他却在这时暴毙。
        这时他的儿子,弗朗茨二世成为了神圣罗马皇帝并继续了他的政策,一共发起了四次反拿破仑的神圣同盟,却都被拿破仑打败。这大大削弱了奥地利的国力,间接导致日后普鲁士的崛起。1806年,拿破仑强行解散了神圣罗马帝国,历八百年的神圣罗马帝国灭亡, 解体为奥地利帝国、莱茵邦联等。看到这里感慨,八百年呀!中国大概只有周朝可以与之媲美,而统治中国时间最长的唐朝、明朝、清朝都没有超过三百年。弗朗茨二世就此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末代皇帝,且被迫以和亲的方式,把女儿玛丽·路易莎嫁给拿破仑。他那被推上断头台的姑姑的仇恨,只能就此埋在心底。从此哈布斯堡王朝的势力大幅度衰落,无法恢复对全欧洲的影响力。他于1835年去世。
       继任者斐迪南一世于是成为奥地利帝国皇帝,德意志邦联首相,匈牙利和波希米亚以及他的父亲弗朗茨二世相关的领地(1835年3月2日,他父亲驾崩后)的国王 ,直到1848年革命后他退位 。
       然后是著名的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继位。我曾一度搞不清楚他和前面提到的、特蕾莎女王的丈夫弗兰茨一世的区别。 他的著名,一方面是因为建立奥匈帝国的功绩为世人熟知,另一方面是他那著名的妻子茜茜公主。 他一生悲催,勤奋能干却痛失亲人故国,实在令人唏嘘。1916年,因肺炎发作逝于维也纳,年86岁 。
       卡尔一世则成为了哈布斯堡王朝与奥匈帝国的末代皇帝,1916年—1918年在位,1922年去世。 作为奥地利皇帝,称卡尔一世;作为匈牙利国王,称卡洛伊四世;作为波希米亚国王,称卡莱尔五世。末代皇帝大多难有作为,这是历史赋予的地位。个人的能力或者性格与之抗衡,不异于螳臂挡车。
       2011年刚刚去世的奥托·冯·哈布斯堡是现时哈布斯堡家族的首领,奥匈帝国末代皇帝及匈牙利王国末代国王卡尔一世的长子。共育有2男5女。
        哈布斯堡王朝落幕了,而他的嫡系血脉,也至此告一段落。

        扯完了沉闷压抑的历史,来看看风景宜人的旅程。
       下车伊始,美泉宫外大道两侧,处处都是史上最悲催的国王弗兰兹·约瑟夫一世和他即迷人又不幸的妻子茜茜公主的画像。

     
       美泉宫又名申布隆宫(schnbrunn), 当年拍摄《茜茜》也是在这里,。由特蕾西亚女王下令建造,修建时模仿了法国凡尔赛宫的样式,号称欧洲四大宫殿之一。
       强迫症又拿出手机搜了半天,除了凡尔赛宫、白金汉宫、克里姆林宫、卢浮宫、无忧宫等等,著名的宫殿之多,也没明白这欧洲四大宫殿的具体所指。
        算了,还是举起单反摄姑娘吧。

     
          美泉宫内的参观不准拍照,或曰不许带包进入,都在门外寄存。有各种语言的讲解器领用,依次参观每个房间时可以自动识别。看到了很多成为伊丽莎白皇后的茜茜和他的丈夫弗兰茨·约瑟夫的油画和照片。 
         据说这里有多达1441个房间,有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办公室、寝室,约瑟夫一世和伊丽莎白皇后共同的寝室、会客室、餐室。还有特蕾西亚女王的小女儿,之前屡次提到的、被推上断头台的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的房间等等。富丽堂皇、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参观结束,宫门外有马车,乘坐游览这座除了宫殿之外的皇家夏宫花园,脑海里却是茜茜公主夫妻的故事。

  
       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于1848年在维也纳登基,成为奥匈帝国皇帝的他当时只有18岁。在登基后的第6年,约瑟夫迎娶了自己的表妹——16岁的巴伐利亚女公爵伊丽莎白,也就是人们广泛所熟知的茜茜公主。伊丽莎白的美貌和独有的温柔气质,让约瑟夫为之倾倒,以至于半天见不到她,约瑟夫就觉得心神不宁,无心处理国事。 
       但他并不因此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无道昏君,他相反的勤奋而努力。可是,所有的努力付出和成就却没给约瑟夫带来好运,前文所说的悲催厄运开始渐渐笼罩着他。
     

 
       1889年1月29日, 约瑟夫前一天刚任命他和茜茜公主的儿子鲁道夫为王储,没想到晚上鲁道夫便躲到维也纳一座森林中的一间小木屋里,他先是开枪打死了17岁的情人,随后也结束了自己的性命。家族的丑闻给了约瑟夫极大的打击。
       可这不幸仅仅是开始,在失去鲁道夫的第9年,约瑟夫再次永失所爱——1898年9月9日,妻子茜茜公主被意大利的一名无政府主义者用匕首刺中了心脏,不治而亡。此时已经68岁的约瑟夫老泪纵横,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大家都不在了,只有我还活着,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孤魂。” 
        

      
      子丧妻亡之后,厄运再临,好像老天非要把约瑟夫逼到绝路不可。 唯一的儿子死后,约瑟夫只得将皇储传于侄子——弗朗茨·费迪南。1914年6月28日,费迪南夫妇乘车来到萨拉热窝视察,结果刚一下车就遭到了一阵弹雨的袭击,夫妇俩双双殒命。随后大家都知道的是,萨拉热窝事件的导火索,引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由此爆发。
       在战争爆发两年后,约瑟夫却突然祈求战争能停下来,他在日记中写道:“战争的破坏性远超过我的想象,不要打了,停下来吧,别毁了这个美好的世界和人民。”遗憾的是,战争并没能如他所愿停下来。
       

          
        1916年,约瑟夫肺炎发作,死在美泉宫中,此时一战尚未结束。他的遗言是对身边的侍者说的:“你能在明天凌晨3点钟叫醒我吗?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为了战争的结束。”

       
         美泉宫得名就是这一眼泉水。这里原是一片开阔的绿地,有一次,马蒂亚斯皇帝狩猎至此,饮一泉水,心神清爽,称此泉为“美丽泉”。1743年,特蕾西亚女王下令在此建宫,于是便出现了这座气势磅礴的宫殿和巴洛克式花园。

         
           说完了约瑟夫,说说茜茜 。
           茜茜的童年生活自由愉快 ,父亲是巴伐利亚公爵,母亲的姐姐苏菲的儿子就是弗兰茨·约瑟夫,因其伯父斐迪南一世无嗣而成为奥地利的王位继承人。 母亲和姨妈想亲上加亲,于是,巴伐利亚公爵家的长女海伦妮公主成为皇后候选人。在相亲的那一天,海伦妮公主被打扮得贞淑贤静,谁知,冒冒失失的小茜茜闯了进来。她头上扎着小辫子,身上套着极普通的连衣裙,母亲根本就没刻意打扮她,然而,弗兰茨·约瑟夫的眼睛里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了。这位年轻的奥地利皇帝将手中的一束鲜花递给了茜茜公主。茜茜当时只有15岁,接过弗兰茨·约瑟夫献上的花,她甚至不懂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姨母和妈妈一个劲儿地催问她:你爱他吗,茜茜?她竟天真地回答:“他,我又怎能不爱他呢?他要不是皇帝就好了。“

       1854年,17岁的茜茜嫁到了维也纳,哈布斯堡王朝举行了热烈而隆重的婚礼。嫁入深宫,成为皇后,对茜茜公主来说,美丽的童话从此消失。自古侯门深似海,何况皇宫?繁琐的社交礼仪压得她喘不过气,可怕的孤独紧紧地包围着她。类似晚清的婉容或者大家熟悉的戴安娜,这样的悲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一年以后,茜茜怀孕了,深受妊娠反应的折磨,终日以泪洗面(这是矫情吗?)……女儿刚一出生就被抱走了,婆婆认为她没有能力带孩子(这就绝对不是矫情)。又过了两年,第二次怀孕生女,伴着她的依然只有泪水…… 1857年, 她的一个女儿夭折了……再一年以后,茜茜为奥地利帝国生下王位继承人——鲁道夫王子。和前两次一样,孩子又被人从她身边带走了……

       

    
       婆婆令她憎恶,丈夫无能为力。她出走布达佩斯希腊和一些海岛,直到1864年她才重返维也纳 。1865年她取得了全面的胜利:和弗兰茨·约瑟夫达成协议,丈夫和皇帝必须从她和母亲中间做出选择。从此有权挑选陪伴自己的宫廷命妇;有权管教孩子;并且争取到了自由。接下去,她为了恢复窈窕的身材进行了艰苦的努力,5点起床,练剑、游泳、体操,冷水浴,茜茜变得成熟而完美,摄影师为她留下了一张张美丽的倩影。她乐意与爱犬或自己的兄弟拍照,却很不情愿同丈夫合影。

       

       身为奥地利皇后,茜茜与那些维也纳贵族不一样,她发自内心地热爱匈牙利。她甚至因此学习匈牙利语。当然,她还会说德语、英语、匈牙利语、 希腊语、法语、意大利语、捷克语。话说一个人要是对一个地方有感情,那么大多是这个地方有个人为之魂牵梦寄。茜茜的这个人叫安德拉希,是一名伯爵。他因为参与了反抗奥地利统治的斗争失败而逃出匈牙利,被缺席审判判处死刑。安德拉希风流倜傥,始终有上流社会的女人围着他转,人们称之为“英俊的绞刑犯”,流亡十年。在骨子里,茜茜和安德拉希是一类人物——他们都是反叛者,彼此欣赏,相互吸引,却又不能进一步发展两人之间的情感。茜茜对他怀着深深的依恋之情……

         
        从茜茜唯一的儿子鲁道夫自杀开始,她和儿子几乎是一起死去,留下的只是一个日渐衰老的躯体。她几乎将所有彩色的衣服,首饰等送给了别人,自己一直穿着黑衣,直至逝世。
      一晃又是九年。这期间,茜茜到处游历, 她和丈夫不经常见面,而弗兰茨·约瑟夫身边,于是乎始终有情妇相伴。1898年9月10日中午,茜茜准备乘船离开日内瓦。 在码头上 ,一个名叫卢伊吉·卢切尼的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仅仅只是为了“一鸣惊人”,把奥地利皇后选做靶子。卢切尼用一把又尖又细的锥子刺向她的胸口,茜茜甚至都没有什么痛感,“他想干什么,想要我的手表?”她从地上爬了起来,自己走到船上。可是,刚一上船,她就倒了下去。人们用担架把她抬回旅馆之后,茜茜就这样死了。
         弗兰茨·约瑟夫皇帝在她下葬前剪下她的一绺头发保存起来,待在胸前,一刻不离身。 
         (以上这些,大部分来自百度百科) 

    
      不知不觉,马车环了皇宫一周。是离开皇帝和公主生活的地方了。下图是茜茜本人和扮演茜茜公主的罗密·施奈德。或许因为了解了茜茜本人的生平,画面上的茜茜看上去冷峻孤傲,眼神里则是丝丝寂寥。
      真正的茜茜堪称传奇人物,但童话般的茜茜公主恐怕只属于电影,她的一生绝不是一部童话。
      话说这世上,又有谁能一直活在童话里呢?!

    
      美泉宫东侧街景,觅地午餐。须臾,乘车返回维也纳内城区。

        在著名的金色大厅的西侧,这座金顶白色的建筑是维也纳分离派会馆的所在地。右图的建筑就是金色大厅。
        所谓分离派,是欧洲“新艺术”运动的一个重要分支,一百年前一个著名的艺术家组织 。1897年,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一批艺术家、建筑家和设计师声称要与传统的美学观决裂、与正统的学院派艺术分道扬镳,故自称分离派。其口号是“为时代的艺术--艺术应得的自由”。
        最后这句口号,我喜欢!
 


        具体位置如上图,在卡尔教堂的西侧。而卡尔教堂的马路对面,就是金色大厅,如下图。

        在金色大厅西北方向,如上首图左上角的建筑,就是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而沿着歌剧院东侧的克恩滕步行街北行,斯蒂芬大教堂步行可及。教堂东侧的小巷里,则是莫扎特故居。

        
        车子停在了城市公园(Wiener Stadtpark),它位于刚才所述几处所在的老城区的东部,环形大道内侧,是维也纳纪念碑和雕塑最多的公园。

      
       阳光正好,绿意婆娑,公园里一派和谐静谧,正是饭后散步的绝佳所在。在每一处雕像前驻足,这些著名的音乐家都曾在你我的不经意间,回荡在世界的许多角落。

      辛德勒?这位从未听闻。是音乐家?还是政治家?维也纳某位市长?

     好吧,维基百科显示这位泽林卡先生也是一位维也纳市长,在1861-1865年。

        好吧,终于看到一位自己听说过的,或曰鼎鼎大名的音乐家,Franz Schubert  ,译作弗朗茨·舒伯特。舒伯特是继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之后一颗灿烂的音乐新星 ,被认为是古典主义音乐的最后一位巨匠。
        虽然他留下了大量人们耳熟能详的音乐作品,可仅仅三十一岁就去世了。据说死于梅毒? 根据他的要求,死后被葬在其崇拜了一生的偶像贝多芬的墓边。 

       这是最著名的是“华尔兹之王”小约翰·施特劳斯的镀金塑像,俗称“小金人”。

        坐在小金人的雕像前,打望草坪、长椅、小径之上或坐、或读、或行的各色人等。生活不一定要有意义,随遇而安、内心祥和的生活就是最大的意义。这种生活不一定要在维也纳布拉格,也不一定必须洱海边苍山下。它,应该在每个人的心里。
        

    
      前往金色大厅的路上,路过黑山广场上苏军英雄纪念碑。
      两年前,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在此为缅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解放奥地利而牺牲的苏联红军战士献花默哀。 不和谐的音符是,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包括东德在内的大部分欧洲国家内的苏联占领标志都被推倒或者损毁。维也纳这座纪念牌虽然保存,却也经常会有人泼上油漆。这是意识形态上的区别,对于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游客来说,心中另有一番滋味。

     
          金色大厅,全称为维也纳音乐协会金色大厅(英语:Musikverein;德语:Großer Saal,全称是Goldener Saal Wiener Musikvereins),又称黄金厅。您记得卡拉扬吗?您感受过维也纳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吗?作为华人音乐家,朗朗、李云迪曾在这里余音绕梁⋯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德语:Wiener Staatsoper)是欧洲最重要的歌剧院之一,与意大利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法国巴黎——巴黎歌剧院、并称欧洲三大歌剧院。
         在世界音乐殿堂里,这里的地位要高于金色大厅。

         维也纳步行街 ,也就是克恩滕大街,也译作卡特纳大道(Kärntner Strasse)。大街上游客熙熙攘攘,世界知名品牌在这里云集。
         又见Swarovski  ,但这是第一次来到了这个奥地利著名品牌的老家。其实施华诺世奇的总部不在首都维也纳,而是在因斯布鲁克(Innsbruck)

       
        去往圣·斯蒂芬大教堂的路上,老本行,摄姑娘。

         
         驻足许久,看这个小伙子表演。仿佛不是为了生活,而是自得其乐。回返经过时,他面前的手帕上,零零星星的有了些0.5欧元的硬币。

        
        百达翡丽。八九万欧元戴手上?自觉没到那个份上⋯⋯  
        其实不必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如果您喜欢的话,积家、万国、欧米茄、劳力士选一款也就是了。为其品质,别为装逼⋯⋯

      
        圣·斯蒂芬大教堂(Wien Stephansdom) 。
        又译作圣斯特凡大教堂  St. Stephen's Cathedral 。是维也纳市的标帜也是中心, 有”维也纳心脏”之称,是维也纳的象征。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哥特式教堂之一。

    
     九七年曾是它八百年的诞辰纪念。一百三十七米高的尖塔是继科隆大教堂之后全世界第二高的教堂尖塔。

 
       教堂内部有一座庞大的地下墓穴。当年人们在废除圣斯蒂芬墓地时,把成千上万个维也纳人的尸骨放置在此。此外,哈布斯堡王朝的成员还把自己的内脏放置在此,又称“皇家墓穴”。
        教堂网站:http://www.stephanskirche.at/
 

     
          围着教堂顺时针一圈。下午六时整,算来北京时间已过零时。 闲坐街拍。

        
       晚餐。这家店的地址Johannesgasse 23  。

        
     这叫炸猪排?还是叫烤猪排?奥地利特色美食?

        
       夜色下的维也纳,夜色下的金色大厅。 
       这个日本姑娘在夜色下起舞旋转,小天鹅倒也学的惟妙惟肖!
       晚安,维也纳

第三天

         
         9月29日,晨曦,跑步。

           Votivkirche,沃蒂夫大教堂, 毗邻维也纳大学。相传弗朗茨.约瑟夫皇帝在此地遇刺,又奇迹般的康复,为了感谢天主护佑皇帝死里逃生,兴建了这座新哥特式的罗马天主教堂,因其突出的两座尖塔又被称为“双塔教堂”。 
          教堂前面 的广场叫弗洛伊德公园,围着跑了多圈。  在这个古老的城市中心大汗淋漓,畅快无比。
          广场草地和长椅上,看到数个蜷缩过夜的流浪汉。即使在维也纳这最富裕的欧洲城市之一,任何社会和制度的好与坏,都是相对而不可能是绝对的⋯⋯

     
      沐浴早餐,塞了一肚子的煎蛋和水果。

          国内用滴滴打车,国外用优步,前往多瑙河畔的联合国城(Vienna International Centre
)附近。这个目的地其实是此行的由头,稍后再表。 
          联合国的维也纳办事处于1980年1月1日设立,是继纽约日内瓦之后的第三个联合国总部,设立时间早于内罗毕

       
       横跨秀美的多瑙河,经过高高耸立的维也纳电视塔,目的地到了 。Austria Center Vienna, Bruno-Kreisky-Platz 1, 1220 。看了一眼谷歌地图,联合国城就在面对的正东方向。

       
          9月28日到10月2日,在维也纳举行的欧洲皮肤病性病学会(EADV)在此召开。

        
          EADV是1987年非营利学会建立的,是欧洲规模最大的皮肤科学会,每年会在欧洲各城市举行两次学会。
         今次,是第二十五届年会。
         其实从术业有专攻的严格意义上来区分,洒家作为一名整形外科医生,其实只是来卧底和蹭饭的。

       BTL集团是一家英国公司,总部在捷克。这次来参会,得益于其邀请。

       
        工作和生活两码事,不再尽述会议现场。只讲离场之后,再返圣斯蒂芬教堂广场附近觅地午餐。

        
          古老的建筑,荟萃的名店。避开拥挤的人群,在一家叫Turkis的街边排挡坐下。啤酒和美餐的同时,不时用单反在人群中变焦锁定。

     
        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吃完的?当然不是,是和同行参会的几位一起。
        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其实不可辜负的还有姑娘。这些在人群中筛出来的各色面孔,却都是洒家一个人拍摄的。

         
        当然,还有先生。区别只是红花虽多,绿叶甚少。

          明天就要离开维也纳了,圣斯蒂芬大教堂的精致巍峨、还有它悠远的历史,可能是今生的最后一次目睹亲临。且多留下些影像,或许会在日后的摇椅里独自回味。

 
            教堂旁边小巷,步行两三分钟,是莫扎特故居。把地图缩小了来看,老城区果然是维也纳的精华所在。

 
     关于莫扎特(Mozart)的前世今生,这里就不再废话了吧。我的女儿未出生就开始听着他长大,却并没有形成如想象中得温婉娴静的性格。所以说胎教这种事,实在是不靠谱。

       
        一杯苏打水,人来人往的克恩滕商业街旁,洒家坐了整整一个下午。这叫享受生活?还是浪费生命?
        日影西斜,来音乐之都最不应该错过什么?当然是音乐会嘛!

       起身往金色大厅方向,经过国家大剧院前行,  路过街边这家小店。
       其实不应该错过的除了美食美景,其实还有很多嘛!是吧是吧?(挖鼻屎)

     
       横穿马路,左侧的金色大厅和右侧卡尔教堂的尖顶在落日下多了些柔和的光芒。

          
       卡尔教堂,也叫查理教堂 。1713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尔六世宣布如果可怕的鼠疫能够停止,他就建造一座教堂。当瘟疫一结束,皇帝就下令建造了这座壮丽的巴洛克教堂。
门口的喷水池颇大, 许多人坐在这里聊天,看书,休息。寻一处坐下,看夕阳渐渐落幕。

          
         Google地图的好处是,每到一处,我都多了一只天眼可以看一看此刻的自己。


         卡尔教堂前的阵阵钟声之中,一直坐到夕阳落山,坐到那演出即将开始的时间。

         金色大厅前的星光大道上一个个走过,可我却没有找到属于卡拉扬的那一块。
        难道1989年才去世的赫伯特·冯·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 )的资历或许还不具备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

  
           45欧的票价并没有想象中的昂贵,还是如今的国人习惯了人傻钱多的虚荣消费?
           传说中的金色大厅的穹顶似曾相识,一个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一个是安徽池州的碧桂园凤凰酒店 。  

          
        关了电话收起单反,音乐开始。除了游客,观众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一曲终,持续不断的掌声是礼貌、尊敬和传统。 听音乐,尤其这种古典音乐,是修身、是爱好、更是一种生活。
         话说洒家这种俗人在这世界顶级音乐厅中感受殿堂级乐团的现场演奏,这逼装的是不是有点令您措手不及?

    
         散场,许多游客在此合影留念。我在人群中寻找,寻找昨日那位跳天鹅湖的日本姑娘。

       
        美女没找到,且寻美食吧。食、色,性也!从金色大厅出发,找那真正意义上的奥地利烤猪排。。。

      
        这家店,Ribs。看吃货评论,属于声名远播型的,且试试看。

        
       环境不错,客人不多。或许是维也纳的夜生活还未开始,先来杯啤酒开开胃。

       
        我就是不告诉恁们后来我吃了有多少条肋排。。。。

          徒步回程、沿途店铺路边酒吧林立。昏暗的灯光下,被金发短裙的姑娘笑盈盈的招呼。关于是否应招,心底着实挣扎。
          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你们这些资本主义的姑娘们呀,来多少洒家也不会笑纳(挖鼻屎)。

 
      再次经过步行街,再次走近大剧院。街边的兔女郎就如这维也纳的星光霓虹,一样的执着,一样的美丽。
      打死劳资也不会承认,对这些腐朽的资本主义社会之种种,心里有猫在抓。。。(抠鼻屎)

       再次经过霍夫堡皇宫,再次经过特蕾西娅广场。
       前行不远看到三个雕像,在晚上搜到这样一段文字:
      “Errichtung der Republik Memorial, Vienna
        This Republic Memorial was built to pay homage to the Republic of Austria. Austria got free of monarchy on 12th November1918. You can see three people who were the symbols of social democracy in Vienna in this monument. They are Jakob Reumann, the first social democratic mayor of Vienna from 1919 till 1924, Victor Adler the first leader of the Social Democratic Workers Party of the Austrian Republics and Ferdinand Hanusch who was Adler's foreign minister. This monument has been here since 1928.”
          好吧,政治家,为了纪念共和国的成立。既然不是音乐家或者艺术家,洒家就不再一一搜索研究你们的生平了。

     再次路过议会大厦,再次路过市政厅。

THE END

    
        晚安!奥地利。晚安!维也纳。 
        是时候说再见了,明日捷克布拉格的初见⋯
         
       
       未完待续: 下篇:《初遇·布拉格Prague》 http://www.mafengwo.cn/i/6493631.html
 

本篇游记共含18424个文字,38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又是一段华丽之旅

2016-12-13 19:14

👍!2顶!

2016-12-13 19: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寒飞home 的图片:

2016-12-14 06:20

引用 寒飞home 的图片:

美拍,美赞,7顶。

2016-12-14 06:34

2016-12-14 13:57

引用 东方的异教徒 发表于 2016-12-14 13:57:34 的回复:

回复东方的异教徒:

2016-12-14 18: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城市土著 发表于 2016-12-14 06:34:08 的回复:

美拍,美赞,7顶。

回复城市土著:多谢多谢

2016-12-14 18: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12-14 06:20:07 的回复:

回复海风小舟:

2016-12-14 18:2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12-13 19:14:37 的回复:

👍!2顶!

回复逍遥老爷子:多谢老爷子

2016-12-14 18: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12-13 19:14:05 的回复:

又是一段华丽之旅

回复橄榄树:谬赞,多谢!

2016-12-14 18: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2-16 14: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2-16 14: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哇塞!以后用得上了

2016-12-31 09:3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雁 发表于 2016-12-31 09:36:58 的回复:

哇塞!以后用得上了

回复雁:

2016-12-31 09:38

照片好赞👍🏻

2016-12-31 13: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叶盘88 发表于 2016-12-31 13:27:39 的回复:

照片好赞👍🏻

回复叶盘88:嘿嘿,谢谢,谬赞!

2016-12-31 13:53

好赞的游记,以后去时可参考了

2017-01-02 16: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18F

引用 寒飞home 的图片:

这张拍得真好!

2017-05-16 23:2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相关目的地:   奥地利
19149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