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童话山仙境水,九寨成都之旅 --愿有岁月可回首

54
啊咧ll LV.4
2016-12-14 10:22 356/6

  一趟旅程的结束,预示着下一趟旅程即将开始,所以,在旅程结尾部分,我从来,不曾悲伤。

  10月底的某个夜晚,月黑风高,呸,月朗星稀,一行四人围坐在苍蝇小馆里,撸点小串,三杯两盏小酒,吹牛吹的腮帮子生疼还没争出个高低,中场休息会儿,不知谁先提了句去看风景。

  “去哪儿?”
  “四川成都九寨沟” 
  “好,去!”

  一槌定音。

  离出发还有一天,四个人的群里一片狼嚎。

  “昨晚兴奋到失眠”
  “出息。。”
  “好激动啊啊”
  “还有一小时下班啦啦啦”

  当我蹬上我的加绒军统靴,披上两极专用羽绒服,踏上去杭州的动车的时候,我的双手是轻颤的,我的眼眶是微热的,我的眸子里是饱含泪水的。

  简直太特么热了吧啊喂,我要热哭了啊喂,我到底为了什么整这么一套装备啊喂。

  平复一下心情。

  在萧山机场附近将就了一晚,起了个大早,5点半就排在安检的队伍中。茫茫人海里,我,被安检人员严肃的提溜到椅子上坐了下来,我无助的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安然走过,为什么偏偏是我。

  当我的加绒及膝长筒黑色军统靴越过重重X光线,从查危仪的门帘后争先恐后排山倒海呼啸而来的时候,我恨不得我,不曾来过。

  还好,没异味儿。

  四川出美女,古人诚不欺我,瞅着四川航空貌美如花的妹子们,前一幕的羞耻play瞬间打包成个球球,一脚踹了出去。飞行模式开启,聊了吃,吃了睡,睡了聊,循环往复,你说,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不能工作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365×3÷24,大约飞了人间的一个半月,终于可以去重庆沾沾地气儿,毕竟仙女下凡来才被叫做仙女,可老天偏偏不给我下凡的机会。

  重庆大雾,无法落地,盘旋了一会儿竟是比我们计划中先一步接触了成都,一个月后才得以返回重庆,接着奔赴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好吧,接着奔赴九寨沟黄龙机场。

  按人间的算法,这一趟竟是赚了呢,原本就买了5小时的飞行体验,还硬生生赠送倆小时,真是好不快乐,好不开心,好不***。(打码)

  透过机窗,倾泻的阳光被傲寒的山淬炼出冷意,连绵的雪山高耸入云,让我联想到高洁如白莲,濯清涟而不妖。

  空姐儿贴心的恐吓我们,也就3447.65米哦,也就可能高原反应哦,请大家不要方哦。不方,不方,我牙都咬嘣掉一个,不方。别说,还真有点胸闷,找地儿打了个坐儿,运气一周天后精神抖擞,神经兮兮,哦,神采奕奕。

  傲寒的山和高冷的出租车司机更配哦,车里的空气一度化妆成液氮,问出的问题被冻碎在嘴边,愣是塞不进司机同志的耳朵。真怕在山路上颠着颠着,旁边小伙伴的胳膊嘎嘣断一块下来。好冷。

  牦牛自由自在的在路边散步,短腿儿的小胖马偶尔还扎根,嗯,扎根在半山腰啃草,不然这么斜的坡儿,都得咕噜滚下来。五色风马经幡扬立于风中,冷意里平添暖色。

  下了车,嘶,我这套装备真给整对了啊喂。

  来接我们的藏族小伙,操着一口萌萌的四川口音,热情的侃着大山,飚着车,跟高冷大叔比起来,简直就是火山VS冰川,K.O。

  男人啊,不是我说,哪个族的都一样。

 “那你教我怎么骗到媳妇茫”

  小伙一脸憨厚的请教我们第一段子手,已婚少年黄生生,老卢说时迟那时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提前在这儿祝大家圣诞快乐。

   咳,之势给出了正确答案。

  “那时候阿端瞎”

   精辟!

   后来我听说啊,门口卖早餐的大爷啊,是他老丈人。🙄不是我说,男人啊。
  
  抛开有没有老丈人不说,这藏族小伙载我们吃饭、买门票、买车票…一个电话,随叫随到,指哪儿打哪儿,第一次碰着住宾馆还赠送私人司机的,我都心疼油钱。

12月1号大清早,四人还在争论会不会下雨,拿不拿伞的时候,拐角处一抬头,我的呢个天呐,下雪了啊。

  对,是我喊的,喊完我就捂了嘴,怎么可以,作为一个北荒人,尤其是在这仨南荒人跟前,怎么可以。

  请原谅一个长期呆在南荒的北荒人见到雪的不淡定吧,但,我毕竟是个见过世面的北荒人,当机立断调整好面部表情,挤出“just so so啦,I don't care哟,嘁,瞧你们那损sai”的高冷表情,天知道我是多想躺那儿打几个滚儿。

   在藏族小伙老丈人那儿吃了碗面,老大爷他女婿就载我们去了景区。

  来,闭上眼睛,想象一下,洋洋洒洒的大雪在你身周飘舞,隔绝了世俗,仿若只你一人,无声,无息。近处,是泛着柔光的岩山,远处,是朦胧未知的神秘,你走着,走着,突然,像是被什么阻拦,你睁开柔情的双眸,疑惑的看着障碍物。

   “进景区刷门票!”一脸不耐的大爷如是说。 

 观光巴士上,合不拢嘴的瞅着窗外高耸林立的银山雪树,解说员适时开口,“欢迎来到九寨沟童话世界”,我信了,冰雪王国,童话世界。

  雾凇林,五彩池,林中挂雪,水中有树,
树立水边,树映水面,树沉水中,仙池大概也不过如此,浅绿深绿墨绿,淡蓝天蓝幽蓝,阳光刚好赶走俏雪,轻柔洒向水面,要说刚刚还是清扬婉兮含羞脸,这会儿就变成了巧笑倩兮顾盼面,竟是又悄悄的美上了几分。

我们在童话里流连忘返,什么劳什子都市,什么劳什子美食,都就着这清溪瀑布水送服了下去。

 “以后还来这!”
 “好,以后还来!”

  趴在末班车里,听着车子划破山风的声音,默默瞅着飞速离去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就这样吧,我很满足。

  踏雪来,乘风归,童话山,仙境水。

  八小时,漫慢旅途,原想着定是沉闷乏味的,充气枕,黑眼罩,绿耳塞,一股脑儿的都整了齐全,打算来个昏睡到天明。没想到,那个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要么边读边旅行的老卢,可以啊,棋逢对手旗鼓相当啊,地理、历史、人性、玄学😂,上天入地,我俩吹的毫无做作,毫没心虚,毫不要脸,在异常惨烈又不甘示弱的相互打脸中,汶川都江堰、豆瓣酱县,一晃而过,抵达成都

   一下车,川味儿抢着往鼻子里钻,四人急不可耐的放稳行李直奔宽窄巷子去。

   火锅,火锅?火锅!

  垂涎三尺的盯着埋进红油的筷子,15秒,还剩3秒,2秒,1秒!长筷迅速撤离,被捕获的小油滴趁机挣脱微蜷的鹅肠,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两周半屈体完美跃进油面,噗噜,朵朵油花儿轻溅。

   夹立在筷尖儿的鹅肠被重重砸进干碟,一半儿是绵软细腻的花生沫儿,一半儿是喷香扑鼻的辣椒面儿,长筷一扭再那么一抖,再也等不及的送进口中。

   啊,鲜,啊,脆,啊!!!!!!!!!我哩个乖乖啊!辣锅刁民想谋害朕嘛!!好辣,好辣!好辣!!啊!!!!!!!!!

  “湖务员,我们,嘶,呼,这是什么辣”
  “您好,您的只是微微辣哦”
  “……”
  “……”
  “……”
  “……”
   四张,生无可恋,脸。

   扶朕起来,朕还能吃。

   在车上时,老卢曾向我请教过一个问题。
  “成都是传说中的雾都,对吧?”

   我的脑海中迅速飞出答案。
  “成都美食,人间美味,美食之都!”

   扑通。
   “……你、不就想要膝盖,给、你…”

   终于睡了个美觉,拉开窗帘傻了眼,是雾?是霾?是雾霾?

   雾都果然名不虚传。我怅惘的望着远方,今天要去看熊猫,这么大的雾,会不会影响我们去吃肥肠粉?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我们穿过4条巷子,直走右拐左拐右拐,终于来到冒节子肥肠粉。四碗肥肠粉,一碗燃面,一碗抄手,一个锅盔,热气腾腾的早餐驱散了心中的雾霾,啊,美食之都果然名不虚传。

常言道:卖萌可耻。对着大熊猫宝宝,我们可耻的卖了半天的萌,宝宝们眼皮都不抬,打架的,爬树的,啃苹果的,老神在在,宠辱不惊。

  老早就被老妈蹄花给勾了魂儿,出园子立马杀了过去。筷子一夹,软糯的肉皮颤巍巍的和骨头分离,再往调料里一蘸,啧啧,入口柔,一线喉~~

    啊,美食之都真是,咳,据说,每一个吃过的人都想在这留下点痕迹,有拍照儿的,有题字儿的。有摔倒的,嗯,对,没有错,就是要,简简单单,就是我🙄你能想象吗?一个脚蹬及膝黑色军统靴帅炸天际的人,从楼梯狰狞着滑下来的场景。不想描述。太美。

    拍拍屁股站起来,nao子又是一条好汉,昂首阔步出了门,对面就是人民公园,90多年的老茶馆儿掩于层叠古树翠竹中,“鹤鸣于九皋 声闻于天”,虽隐于林而名犹著,当真对得起鹤鸣二字。

  要来四杯盖碗茶,吃上一碟瓜子,打打扑克,聊聊人生,看看风景,还有采耳师傅出神入化的采耳神功,第一次能把旅行过成生活,惬意的消磨时光,啊,人生~

附上流水账,四人总花费

本篇游记共含3467个文字,4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2016-12-14 19:26

引用 cindydai 发表于 2016-12-14 19:26:01 的回复:

楼主请问当地比较适合旅游的季节是?

回复cindydai:一般来说秋季是最美的,只是人多,门票机票酒店价格都稍贵一些,到11月15号进入淡季,价格都有所下降。我们是12月1日去的,除了原始森林封闭外,其他景点还都可以观赏,再加上下雪,另有一番味道,也是很美的。当然如果有机会,秋天还想再去一次

2016-12-14 23: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2-14 23:32

很好,出行前又学到不少知识!

2016-12-19 10:52

引用 三国水静 发表于 2016-12-19 10:52:10 的回复:

很好,出行前又学到不少知识!

回复三国水静:有帮助就好

2016-12-19 11:5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和你这么有缘分,所以大牌支持你。朋友。呵

2016-12-19 19:2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