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东行扶桑,赴一场与枫叶季灿如春花的约会

19
老牛 (武汉) LV.11
2016-12-14 20:56 257/0
  • 出发时间/2016-11-20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800RMB
一、行程:

一、行程:
  D1.  上海-名古屋-京都
  D2.  京都地铁一日游: 二条城-醍醐寺-伏见稻荷大社;
  D3.  京都巴士一日游:清水寺-二条坂-哲学之道-永观堂-南禅寺-清水道-东福寺-清水寺(夜枫);
  D4.  奈良一日游:京都-奈良车站-兴福寺-猿泽池-奈良町-春日大社-东大寺-唐招提寺-奈良车站-京都
  D5.  岚山一日游:京都车站-嵯峨野-双龙寺-周恩来诗碑-野宫神社-常寂光寺-嵯峨野竹林-金阁寺-京都车站-名古屋
  D6.  名古屋-上海。  

二、行前准备

二、行前准备:


 1. 订机票:一直关注日本京都红叶季信息,大致确定最佳观赏时间。一见某程上有合适出游时间的打折机票,提前三个月果断下单:上海往返名古屋含税价人民币1220元;
 2. 在某宝网搜到北京中世金桥一分店代办赴日旅游签证,签证加代理费每人318元。选定这家代理主要看中其在客户月收入不达标时成功出签的案例,要知道作为企业退休人员月收入是难以达到签证要求的,因此 不得考虑这一点。基本材料按旅行社要求提供了存款证明、房产证明、卡流水,却不承想卡在了机票上,旅行社坚持要正式出票,某程网则强调是包机无法出票,几经周折,官司打到了某程网投诉部经理处,问题总算解决。国庆前寄出材料,国庆节过后两三天就接到出签通知,出乎意料的顺利。这件事给我一个提醒,以后订打折机票时,一定问清楚可否立即出票,以免误事。
  3.换汇买保险:原来去一些不发达国家,总是在中国银行换美元,这次到日本,直接到中国银行换了日元,一来避免了换汇损失,二来也省得一到日本就急着找地换汇。
    至于保险习惯了美亚的境外“乐悠游”旅游基本款,6天55 元的保费,涵盖了意外伤害、疾病、航班延误、医疗送返等等,花不多的钱买一个放心安心也是必要的。尽管从来没有理赔过,但出门总会记得投保。

三、费用开支

三、费用开支:
  此行为两对老夫妻一行共四人,费用按一对夫妇计算:
交通费用:
1.武汉上海高铁票:524元;
2.上海名古屋往返机票:2440元;
3.名古屋京都往返新干线:1325元(5070日元/人次X4)
4..京都往返奈良(奈良斑鸠一日券日): 214元(1630日元/人X2)
5.京都地铁一日券:  78.4元(600日元/张X2)
6.京都巴士一日券:  65.4元(500日元/张X2)
7.分摊的士费: 248.4元(2500日元+1300日元)
8.单次巴士费:  30元 ( 230日元X2)
9.京都奈良往返加急券:133元 (510日元/人次X4)
10.名古屋至中部机场补缴特别车费:47元(360日元/人次X2)
11.上海武汉飞机票:700元。
住宿费:
1.上海住宿(1晚);350元;
2.京都住宿(4晚): 5000元;
3.名古屋住宿:(1晚): 530元;
餐饮费用:527元(早餐由酒店提供,中餐为点心之类,费用不多未列入)
门票费用:692(日本门票费用不高,我们去了了9个收费景点,最高每人1500日元,一般400-600日元,两人总共10600日元人)
签证费用:636元;
保险费用:110元;
总计:13651元:
平均每人:6825元(在京都为方便住在京都站附近,住宿标准过高,如果选择偏点地方,每人可省1000元左右,如果时间充裕往来名古屋京都间不乘新干线,乘坐近铁或JR列车也可省下300多元。)

四、游记

四、游记

日本作为中国的近邻,加上一段曾经侵略过中国的历史,恐怕是每个中国人都知道的国家。中日两国的交往历史悠久,在中国古藉中,常称日本为扶桑。<梁书.扶桑国传>:扶桑国者,齐永元元年,其国有沙门慧深来至荆州,说云:'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余里,地在中国之东,其土多扶桑木,故以为名。近代虽有学者研究扶桑为现墨西哥,但隋唐以来称日本为扶桑是个不争的事实。晚唐诗人韦庄〈送日本国僧敬龙归〉就有“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东更东”的诗句。日本人阿倍仲麻吕(又名晁衡)曾在唐朝为官,后随遣唐使归国时,诗人王维写诗相送,其中也有“乡树扶桑外,主人孤岛中的”诗句。近年来走了好几个国家,但一直局限在发展中国家,走多了优越感也强了。于是想走走发达国家,开开眼界。日本最便捷,于是与大学同学老冯相约走趟日本。碰上某程网特价机票,正好又是日本京都的枫叶季,于是果断出手,几经周折,两对老夫妻的日本之旅终于成行。

午后飞机从浦东机场起飞,越过东海,向日本飞去。万米高空之上,仍是一片云雾笼罩,爱好摄影的冯哥一路耽心京都的天气。

两个小时过去,飞机顺利到达中部国际机场,至入境关口,递上护照,立马过关。原来打印的返程机票、酒店预定单通通没有派上用场。放眼一看,处处都是中文标识,不禁令我们四个不懂外文的老人喜出望外,随着标识走到名古屋市铁道售标口,拿出写着目的地和人数的纸条,顺利买到了去名古屋的车票。下午四时多,我们已经抵达名古屋车站。在这里我们遇到了第一次选择:各古屋到京都的火车有三种,新干线、JR、近铁,考虑到来回只有短短的六天时间,决定多花一倍的车费定,乘坐时间最短的新干线列车,直奔京都

三十多分钟后,我们已经到达京都车站。京都名古屋的车站一样,都是全市的交通枢纽,新干线、JR线、近铁线、市地铁、长途车等等车站差不多都在一处,十分方便。预定的酒店距车站有一站的距离,我们也懶得乘车,按导航提示走出了车站。令人不解的是,原来在国外尚可使用的谷歌导航这次竟然无法定位。好在同时下载了一个百度导航APP,跟着导航穿过一片居民区,顺利到达酒店。

京都车站内的新干线铁路自动售票机,在家里根据搜索到的资料了解了购票的步骤,既然人工售票没有障碍,所学的操作方法一次也没能发挥 作用,是此行的一个小小的遗憾。

早就听说日本饭店的房间很小,到了才深有体会。1000多一晚的房间,摆下一张不大的双人床后,就只有一桌一椅的地方了。
日本的第一份晚餐,是在饭店旁的一个名为葱太郎的饭馆解决的。与接待团队的饭馆不同,这里就餐的多数是日本人,服务人员可讲日文和英文,我们却只懂中文,点菜是通过看图说话和手势完成的,但都如愿以偿吃到了自己想吃的东西。

(一)京都地铁一日游

(一)京都地铁一日游:京都站-二条城-醍醐寺-伏见稻荷大社

京都始建于公元794年,从建城起直到十九世纪中叶一直是日本首都,古京都城效仿我国承唐时期的洛阳城而建,是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数百间神社、古寺名刹散布在古城各处,,不少古建古刹为日本的国宝。京都又是日本中国化的城市,行走在京都街头,随处可见中文牌篇和标识,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未到日本前,看了好多攻略,知道日本交通系统复杂,在京都,仅轨道交通就有新干线、JR铁道、近铁、地铁等,巴士又有京都巴士、京都市巴士好几个巴士公司。为了简单,也从经济考虑,我们将临近地铁的景点集中一天游览,方便乘坐巴士的景点集中游览。考虑到二条城、醍醐寺、伏见稻荷大社、东福寺、三十三间堂距离地铁线不远,于是决定全天乘坐地铁游览。早到地铁站购买地铁一日游通票,每张售价600日元,当日可以无限次乘坐,地铁单次票210日元,当天乘三次以上就赚到了。刷卡进出,十分方便。
几个人想当然地认为,到二条城游玩自然到二条城站下车,下车一看坐过站了,应该在二条城前站下车,只好绕着二条城步行一圈才到达入口。

晨光映照下的二条城角楼,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京都二条城,建于公元1603年,日本江户时代。是当时幕府将军德川家康为到京都访天皇时所建的寓所。长方形的城池四角是高耸的角楼,如北京故宫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规模差距太大。

时间尚早,城内游人不多,只见几个身着学生服的女学生在景区走过。

深秋时节,园内枫叶似火,银杏灼金,秋叶灿烂如花,令人留连忘返。

园内假山碧池,亭台楼阁,环境优美。

一株高耸的银杏黄叶飘落,如同洒下一地黄金。

出了二条城,走不多远就是地铁二条城前站。京都地铁规模不大,只有东西线和南北向的乌丸线两条十字交叉的地铁线。上车沿东西线东行十几站就到达醍醐寺站了。与在其他国家坐地铁不一样,完全不需开导航提醒,只需关注车厢显示屏上的中文到达站名就可以了。
位于京都伏见区的醍醐寺,是日本佛教真言宗醍醐派的总寺,建于公元874年。寺中的金堂和五重塔是日本的国宝之一。在所有京都的寺院中醍醐寺是比较小众的游览地,游人较少,但却是京都观赏红枫的最佳地点。
与国内的佛寺布局不同,日本寺庙没有中国佛寺几进几出的厅堂和高墙大院,而是一座座佛殿分散在树林和庭院之中,少了几分庄严,却多了一些活泼和灵秀。

鲁迅先生诗句:“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花照嫩寒。”应是此时最好的写照。

寺的后山脚下有一池塘,池上有桥,桥头有亭,池边红枫围绕,景色十分清幽秀丽。周边间杂着株株只有枝干的树木,就是日本的国花樱花,春天池边樱花盛开,又是另一种美丽。

绕池一周,移步换景,让人不忍离去。

五重塔边,不知是谁用红色的枫叶摆出两个心形的图案,中间是2006四个阿拉伯数字,以此浪漫的举动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爱的足迹。

落红遍地,美到极致,也预告了秋将逝去的消息。

伏见稻荷大社离最近的地铁站还有两公里左右,出地铁站我们就在导航的引导下朝前走,穿过街道。走过一座桥梁,仍旧还不见大社的踪影,对导航心存疑虑的冯哥一再提出问路,可是接近郊外鲜有路人,且语言不通,如何来问?于是坚持按照导航所指路线前行,半个多小时过去,远远看去,有一遍古建出现在山脚林间,稻荷大社已在眼前。

伏见稻荷大社建于8世纪,祀奉的是以宇加之御魂大神为首的诸位稻荷神。稻荷神就是农业与商业的神明,是祈求农业丰收、生意兴隆的神祇。仅从神社附近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就可见这里香火之盛。

稻荷大社门前街边是各种小食摊,与我国不同,一个个摊主自顾自显示自己的手艺,却没有那些喧闹的吆喝声。 

稻荷大社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神社随处可见的大大小小的鸟居,也就是由信徒供奉的类似中国牌坊式的建筑。

类似中国寺庙的圣水池,随乡入俗饮上一口山泉水,祈求事事如意,岁岁平安。

红色的鸟居号称有千座,又称千鸟居,沿着山坡蜿蜒直到山顶,气势宏伟。想着要赶到下一站东福寺,我们走到中途告别了稻荷大社
东福寺距稻荷大社不远,走到门前见天气阴沉,估计也拍不出什么好照片,于是经过东福寺,到了附近的三十三间堂。三十三间堂为日本的国宝,长达60米的主殿里,以梁柱隔开为33个空间,里面供奉着1001座观音。可惜的是我们赶到这里已经是下午4时30分,这里已经闭门谢客了。
奔波一整天,几个人再无力气寻找地铁站了,直接搭乘经过这里的洛巴士,每人花了230日元回到了宾馆。

(二)巴士一日游

(二)京都巴士一日游游:清水寺-二年坂-高台寺-哲学之道-永观堂-南禅寺-圆山公园-八坂神社-清水坂-东福寺-清水寺(夜枫)

京都第二天的游程,我们锁定了清水道周边的主要景点,全部为京都巴士一日券的有效范围,于是出发前在宾馆附近的七天便利店购买了四张京都巴士一日券,乘巴士直奔清水道。

清水道下车走不多远,沿着右手边一条窄窄的街道走去就是清水寺著名的三层塔。我们今天出门较早,清水寺游人寥寥,初升的太阳照射到三层塔周围的枫树上,呈现出一片浓得化不开的红,十分艳丽。

计划好晚上到清水寺看夜枫,所以没有购票进寺内,我们绕寺院周边游览过后,经过二年坂去高台寺。早上的二年坂游戏人不多,那些卖日本手工艺,人偶、扇子之类的小店尚未开门,街道上显得很清静。

一对恋人趁着早上人少在这里拍婚纱,没听见他们的对话,也不是日本人还外国人。男红女绿的服装让人觉得有点另类。

街头的小茶室门窗紧闭,也许是晚上营业得太晚。

前面右手边可见八坂塔玲珑秀气的身影,四周全是传统的日本民居。

道路的尽头就是高台寺了,购票进入寺院不久就可看到这奇异的塔,周围据说是一片墓地。

满地飘零的枫叶如落红一般,让人感到冬之将近。

寺庙广场上的枯山水。这种盛行于日本镰仓时代的以砂石作材料描摹山水的特殊艺术,主要表达了出家人对“枯”、“寂”的理解。高台寺的枯山水艺术在京都是很有名气的。

院内寺庙与红枫构成了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吸引着游人频频举起相机。

观音院内背倚青山建有一高大的观音造像,进门处有一硕大的红灯笼。

离开高台寺,乘巴士去南禅院。京都巴士一日游券首次刷卡打上日期后,再乘车时就不用刷卡,下车直接向司机出示车券就可,十分方便。下车步行一会,见到哲学之道的标牌,于是直接上了哲学之道。这是一条连接南禅寺与银阁寺的傍山小道,路两边樱花夹道,是京都著名的樱花小道。因上世纪京都大学哲学教授西田几多郎常在此小路休闲散步艺术、思考问题而得名。正值深秋,樱花树只留下萧索的枝干,但两边的枫树却是一片火红。一阵阵风吹过,顿时红叶纷飞,别有一番风情。

走到永观堂,只见甬道两边红枫如火,游人如织。永观堂是日本净土宗西山禅林寺派的总本山。平安时代后期首创禅林寺,曾为文人藤原关雄的别墅,后因永观律师入主该寺,遂改名为永观堂。禅林中遍植枫树,秋风乍起,成片枫树如火燃一般,五彩斑斓,美不胜收。

树下不时走过身着和服的妇女,不知是当地人,还是外国游客,但走在古寺古色古香的建筑之间,呈现一幅和谐的画面。我想,如果在我国那些世界文化遗产地也开设一些古装租赁店,应该对我国传统文化的传播起到积极作用。

天气晴好,阳光透过林间照在满地的落叶上,地上是红彤彤的一片。

冯哥夫妇从塔那边走下来,满脸是开心的笑容。

南禅寺,曾是一休任过主持的寺庙,与日本其他寺庙相比,位于中门东侧的三号门十分高大,登楼可远眺京都全城,高大的梁柱留着岁月斑驳的痕迹。

门楼前有几个和服女子在红红的枫树边留连。

水路阁上,一只白鹭悠然而立。这座承担着引琵琶湖水到京都的引水渠,有着欧陆风格的弧形连拱结构,如一座跨寺而过的连拱桥,与周围的佛寺风格迥然不同,这也是人们来南禅寺的原因 之一。

今天时间较充裕,出南禅寺后,我们穿过大街小巷,沿着圆山公园、八坂神社、龙安寺走到清水道。公园里吹奏日本传统乐器的流浪艺人,龙安寺里拍摄婚纱照的新人,还有八坂神社那一排排的灯笼,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多姿多彩的日本,弥补了因语言不通带来的缺憾。

想到离清水寺夜枫开放时间尚早,四个人又搭乘巴士去了东福寺,结果也和昨天去三十三间堂一样的命运,东福寺已到关门时候,几个人在寺内转了转,又在进寺门前的桥上拍了几张红枫的照片后,返回了清水寺。

枫树下两名和服美女成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三年坂找了家中餐馆吃过晚饭,不慌不忙去到清水寺,方才知道清水寺夜枫下午5时30分就开放了,冯哥失悔不已,白白丢掉了傍晚拍摄京都夜景和夜枫的好时机。

站在清水寺的高处,可见京都市区璀灿的灯光。

夜色中的三重塔又是另一种风景。

(三)奈良一日

(三)奈良一日:奈良车站-兴福寺-猿泽池-奈良町-元兴寺遗址-奈良公园-春日大社-东大寺-唐招提寺

奈良,是我们此次日本行的又一古城。奈良古城在公元710-794年曾为日本首都,称为平成京。平成京仿效中国古城长安而建,是当时日本文化、艺术、工艺的摇篮,政治文化中心,是日本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京都奈良约九十公里左右,近铁、JR铁路都可到达。为方便起见,我们选择了京都地铁、近铁和奈良公交通用的奈良斑鸠一日券。哪知近铁售票处不售此卡,售票员让我们去京都站案内所购买(类似国内游客中心),然而案内所要到九点方才开门,几经打听到了地铁站,原来那里有一台售卡机,差不多京都所有的乘车卡都可买到。先投币,点击桌面票样下方按纽,票就从出票口吐出,需购多少点击几次,十分方便。想到来回一天时间可能太紧,每人又花了了510日元购了一张特急券,一个来小时我们就到达了近铁奈良站。

途中经过一片广阔的草地,秋日里大片芦苇芦花苍苍。

奈良街头卖鹿饼的小摊,小鹿在那里等着游人的到来。

路过平宗寿司店门口,一个口碑不错的寿司店。可惜天气太凉,没有品尝寿司的冲动。

出车站不远就是兴福寺,宏伟的大殿,高高的五重塔,只是天气阴沉,显得有些灰暗。

猿泽池倒映着塔影,如画一般。走过池塘,就是奈良町。奈良町是原平成京的一部分,大部分保留着旧日的风貌,也是日本电视剧常用的外景地。

上午九点,街道上依旧空荡荡、静悄悄,只少数几家店铺开门营业。古旧的街道边是低矮的建筑,但洁净整齐,让人赏心悦目。

元兴寺遗址只保留下小小的一方土地,处于一条弄堂的尽头,不注意就会一晃而过。破旧的殿堂,孤零零的石灯,记录着往日旺盛的香火。

走过尚未睡醒的奈良町,到达奈良公园时,天气也好了起来。园中湖光潋滟,枫叶如花。

金色的银杏叶随风飘落,树下,一位父亲正在给女儿拍照。

碧水红枫相映,另有一番风韵。

春日大社离公园不远,跟着大拨的游人走去就行,不用问路,也不须导航。路两边不时有鹿群上前讨要食物。成排的石灯上镌刻着供奉者的名字。

一家三口到神社求签,祈祷平安。

园中落满红枫叶子的小茅屋如同童话中的小屋,那是大社院中的一个小卖部。

东大寺是日本南都七大寺之一,其中的大佛殿是世界现存最大的木结构建筑,殿内供奉着15米高的卢舍那大佛像。我们从春大社徒步过来,一路游览二月堂、三月堂,到达大佛殿。不巧的是,大佛殿正在封闭维修,给我们奈良之行留下了一点点遗憾。

东大寺内,随处可见梅花鹿的身影,这些温驯又可爱的动物给庄严的佛寺带一种自然的气氛。

离开东大寺时我们懒得寻找公汽车站,依靠导航走街穿巷,不一会就到了奈良近铁站。吃过中餐已过下午两点,计划中的唐招提寺还没去。看看导航,由此去那里只有中间一程可乘公交,两头都要徒步好几公里。为了省时间,我们在近铁站附近叫了辆的士,由此往返唐招提寺需5000日元,开车后司机立刻开始打表,坐在前排的我一直犯嘀咕,说好5000日元,为什么又打表啊,这下该付多少日元?

唐招提寺位于奈良城西,自由行确实不怎么方便。它是鉴真东渡日本后亲自主持修建的寺院,是中日友谊的象征。寺院大体保持了中国唐代寺庙的形制,满眼的唐风汉韵,院中一个大殿内专门制作了一个斗拱的榫卯结构模型,展示了当时高超的建筑世术。

寺院的右后方,有一幢精致小巧的建筑,内供有鉴真大师的坐像。大师八次跨海,屡经挫折,最终成功东渡日本,弘扬佛法,让人景仰。

乘车返回奈良近铁站,接近车站,计程表不多不少,正好显示5000日元,日本人做事的诚信和严谨不禁令我们感叹。

回到京都,正是华灯初上时刻。回头看来,奈良景点相对集中,地方不大,步行就可以了,根本无须乘坐公交,如果京都住处离车站不远,就不必购买奈良斑鸠卡了,想想此卡还可乘坐京都地铁,于是直接乘地铁到了京都锦市场,逛得不想逛了方才乘地铁回宾馆休息。

(四)从岚山到金阁寺

(四)从岚山到金阁寺:天龙寺-岚山诗碑-常寂光寺-野宫神社-金阁寺

到了京都,少有不去岚山的游人,从奈良返回京都的第二天,我们游览了京都著名的名胜区岚山。岚山位于京都西郊,号称京都第一名胜.。从京都城内到岚山有好几全条线路可以到达,我们没有习到岚山小火车的游览票,干脆从京都站乘坐JR的嵯峨野线的火车到达岚山,出站走不多久就到了岚山古寺-天龙寺。寺中红枫在秋色中红得艳丽热烈。

在寺院的门前院落,一株株枫树恰恰当好处的点缀其间, 鹅黄姹紫,美丽动人。

古色古香的庙宇与热烈灿烂的秋枫相互映衬,蔚为壮观。

寺院后面的曹源池背靠岚山和龟山,山坡上枫红似火,池边的枯山水和倒映池中的红枫,相映成趣。

穿行在山坡枫林间,不觉令人想起唐代诗人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

出曹源池向右,左手边是成片的罗汉造像,大大小小的雕像神态各异,千姿百态,别有一番禅意。

宝严院是双龙寺中又一庭院,平日并不开放,只有春秋两季赏樱观枫方才对外。天气晴好,阳光灿烂,大片枫林灿如火焰,让人恍如置身梦境之中。

如梦似幻的美景让人难以离舍,流留往返。

从天龙寺左后侧出来向左可到渡月桥,向右沿山坡小路上行,就可见周恩来总理游岚山诗碑静静地立在那里。这座由京都日中友好协会建立的,刻有周总理早年留学日本时写的雨中游岚山诗句的石碑朴实无华,却凝聚着老一辈中日有识之士对中日友好的珍视。

山坡下,保津川碧水轻流,一只只游船从溪流中悠然而过。

常寂光寺藏在岚山深处,穿过嵯峨野竹林,经过一个小巧灵秀的湖泊,就可看见枫林中的山门。

也许是相对而言,这里地势较高,季节来得早点,寺中不少红叶已近凋零,但依旧可寻秋枫美丽的痕迹。

红色与黄色的交集,更让秋色多了几分韵味。

返回回途中经过野宫神社,碰到一群身着和服的男女,原以为是一群到京都来旅游的日本人,但当他们拉起横幅合影留念时,横幅上出现的又似乎是泰国文字 ,让人不得其解。据说野宫神社求签问婚姻十分灵验,可我们都是花甲老人了,好像没有求签的必要,只有看热闹的份了。

沿嵯峨野竹林下行,攻略中可以直达金阁寺的洛巴士似乎已经改线,想到当天还得赶到名古屋,我们再一次破例上了一台出租车。司机是一名比我们年纪还大的慈祥老者,满头银发,看起来约近七十。老头也不管我们懂不懂,一上车就拿出几张景点导游图向我们推荐景点。我只好用连自己都没信心的英语告诉他,我们晚上就要去名古屋。他居然明白了我的意思,不再向我们推荐。和这位老者相比,我们这里太多未老先衰、以老卖老的老者了。
我们到达金阁寺时,天色已晚,暮云低垂,急匆匆绕湖半周,拍下几张照片就告别了金阁寺,但池边那金光闪烁的佛阁给我们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五)行色匆匆名古屋

(五)行色匆匆名古屋京都-名古屋-上海
离开金阁寺,我们赶到京都站再次乘坐新干线回到名古屋,网上订的酒店距名古屋站仅有一站的距离,干脆拖着行李,经过华灯初放的街道找到了酒店。
第二天上午是我们在名古屋仅有的活动时间,为了购买给两个小外孙的漫画书,差不多跑遍了名古屋所有的主要街道。
在街边一个早点馆吃早餐时,我们两个正对着墙壁上的食品照片犹豫不决时,从后厨走出一个中年女士,用不大熟练的汉语招呼我们说:你们是中国来的吧?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立刻耐心地向我们介绍和推荐早餐,让人十分感动。有趣的是,我们离开早餐店时,竟将刚买到的一袋药妆遗落在此,直到走过几条街道才突然想起来,等到我们急匆匆赶到店里,一进门服务员就笑着拿出了我们的购物袋,让我们虚惊一场。

正是早高峰时候,大街上却不见拥挤的车流,日本人的家用车好像只有在休假时使用,经常见到的是地铁站和公汽站匆匆赶路上班的人群。

午餐后乘名铁去中部国际机场,上车时也没认真看车次,见到去中部国际机场的火车就上去了。当我们正在诧异车上乘客稀少时,乘务员过来查票,我们才发现坐错了车,普通票上了特别车,每人补缴了360日元的特别票,又一次出糗,让我们哭笑不得。
太阳落山不久,我们离开了中部国际机场,结束了来去匆匆的首次东瀛之旅。

本篇游记共含9104个文字,25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