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城亚丁洛克线转山—见字如面,何其有幸与你同道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稻城亚丁的美是心底的一块烙印;
是久久都无法割舍的牵挂
就是一直很想去触碰;

如油画般的美丽画面;还有魂牵梦绕香格里拉的传说;
想去一睹那《消失的地平线》;
何其有幸,与你同道。

2015年9月30日出发前一晚,终于按捺不住即将出发洛克线的激动。心里的兴奋劲像是倒多了的啤酒总是想要溢出来。
一下班,马不停蹄匆匆回家拿起行囊直奔车站。
凌晨到达南京站。
人生初体验。
火车站街头搭帐篷露营,蹭着南京站的WIFI迫不及待的看完了《伪装者》,在来来往往,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中大睡了一晚。
在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中,迎来了神圣的日子国庆和夜色的生日。

2015年10月1日
国庆节的清晨,拔营,收帐篷,扛着70L的大包搭乘早班的地铁赶往南京南站,去和同行的伙伴们汇合,出发去成都
人生初体验。
扛着这么大的包,一路回头率N高,破人生新纪录。
早上7:30搭乘动车去往成都
车厢被AA的伙伴承包了。
整个车厢里充斥着AA伙伴们热情洋溢,刹不住车的畅聊声。
“有没有那么一件事,会让你突然想起我”
喝酒,吃肉,打牌,侃大山,打盹,吃石榴籽,打翻了酒瓶子,生日,熏鱼,菱角,毛豆,花生......
各种影像脑海里嗖嗖嗖的闪过。
这是开往成都的小火车。


晚上8点50分到达成都北站。
大部队排队过安检。
这阵势震撼了一大波路过的人民群众。
搭乘成都地铁前往成都站换乘开往西昌的卧铺。
一宿无梦。

我们是户外军团

10月2日
还没睁开眼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
我是很爱这声音的,因为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我的旅行不是梦。
乘座这般小火车,是极幸福的。
车窗外的风景是极美的。
一路听到伙伴们的声音从初见美景的各种激动狂拍,变为习以为常的随便瞄瞄,再美的风景看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也许只有跋山涉水,历尽艰辛后看到的日出云海才能让你刮目相看,铭记于心。

早上九点半列车广播,马上就要到达西昌站。
大家收拾行囊准备下车。
一次带够了两次长线物资的夜色应该是最忙的,一边收拾大包小包,一边安排当地司机车接。
在列车员的几次狂风暴雨般的催促下,最后一个匆忙下车。
遗落了手机。
立刻拨打手机号码已经关机。
返回列车寻找,已不见手机踪影,唯有列车管理员来回行走。
事后找列车长反应情况,她建议我们追上火车,不要下来,在火车上报警,下来了就没用了......
世间总是有一些丑陋的事物,让人心生厌恶,无需计较。
这是一次不好的遭遇,带来了一些不必要的小麻烦。
这也是一次不错的遭遇,多了几分应对突发事件的经验。

火车站未敢逗留太久,担心先到的伙伴们等的心急。
带着忧心忡忡出站。
幸运的是司机和全部伙伴已经在出站口等待我们,手机虽丢,大家仍在一起,何其有幸。

想象中乘坐越野车去洛克的场景:
版旗飘飘,七部越野车,带我们去兜风。
现实中乘坐越野车去洛克的场景:
路况糟糕,七部越野车,坏了三部,其中一部轮胎连坏三次。
开往嘟噜村的路况实在考验人。一路上下颠簸,左右摇晃,十五个小时终于有六部在凌晨三点到达嘟噜村,还有一部轮胎连爆三次滞留在了半路,次日中午才赶到。

10月3日
向导家适应一天高原,同时等待马匹和滞留在半路的几位伙伴。
补半日懒觉,逛一逛古村的田园风光。
满树的毛桃已经红的发紫,满树的苹果已经硕果累累,满树的梨子酸甜可口,却是用来喂猪。

下午坐在阳台,晒晒太阳,逗逗孩童,吃着毛桃,啃着烤玉米,悠闲的臧家小时光。
如果有一天我累了,能觅得一处这样的幽静山野,看庭前的花开花落,春华秋实,慢慢的老去,也是人生的完美结局吧。
傍晚,杀鸡,烧南瓜,进山前的伙食改善。
藏家女主人淳朴好客,晚餐送了我们两壶青稞酒,菜肴虽美中不足,大家苦中做乐,把酒言欢。
一夜好梦。

挺近洛克的来路一波三折,进山却收获了意外的福报,洛克回馈我们无尽的美景和持续的晴空万里,何其有幸。

10月4日
秋光灼灼,今天正式洛克线进山。
行程:嘟噜村-白水河-菩萨洞-白水河营地
7点半出向导家,过金矿,走十里土公路,10点左右到达白水河。
这段路是可以直接从向导家包吉普车过来的,会节省不少爬升的体力。
大部分的伙伴还是选择了徒步而来,行走有行走的乐趣。
进山口稍作休息,继续行进。

本篇游记共含1714个文字,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我是水瓶座 的图片:

2016-12-15 16:13

引用 polo1974 发表于 2016-12-15 16:13:46 的回复:

回复polo1974:谢谢

2016-12-15 16:3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