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生活在别处 —— 清迈四日拍玩吃逛休闲游

  • 出发时间/2016-12-04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500RMB

写在前面的絮絮叨叨

每一场旅行都有其开启的前因,比如对目的地的向往,比如对现实的逃离,比如恰逢刚好空闲的假期,比如偶遇超值特价的机票,比如觅得一拍即合的同伴。无论哪种,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总能在相互制约中寻得一处平衡点,于是一切就顺理成章地展开了。如此说来,这次旅行被启动的关键还是“人和”,一个是在家待业对未来充满迷茫的已婚妇女,一个是总被工作缠身年假剩了大半无处消耗的单身姑娘,都有时间,都想出去,都妄图在另一个地方体会不一样的生活。至于地点和时间的选择,全凭偶然发现的特价自由行。就这样一场没有准备没有规划更没有期待的三无旅途开始了。

目的地印象

被《泰囧》带火的小城清迈实际上是泰国的第二大城市,不过和天朝日新月异的二三线城市相比,它的规模和建设更像是个县级市。没有海岛的蔚蓝,没有都市的繁华,马路上机车飞驰,街面也并不整洁,但它浓郁的生活气质却可以包容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在这里游客们不像是来观光,更像是来遛弯的。如果与国内景点做类比,它应该和云南丽江比较相似,用古朴安然的姿态承载人们对悠闲生活的期待,只是它更具烟火气些,而丽江则像是大家伙儿共同营造出的避世桃源

泰国其它地方一样,清迈的寺庙也很多,仅古城内部就有好几个,随处可见侍奉的佛龛。泰国人民对佛祖非常虔诚,路过的时候都要双手合十低头默拜,而香火旺盛的寺庙更是人流熙攘。

十二年前第一次去泰国,对泰国人民时刻微笑的热情印象深刻。不晓得为什么这一次并没有感受到从前那种单纯的真诚,微笑还是有的,却显得疏离而客气,不知是不是太多的游客和商业气息干扰了它本来的样子。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中国游客日益增加,这里越来越多的服务人员会说中文。第一天到酒店,前台小哥一直跟我们秀他的中文,每说一句都期待着我们对他表达的肯定。不过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时不时就会对我们说的某句话一头雾水,于是画风就变成我们说英文,他说中文,最后又用泰语结束。这种中英泰三种语言混合的场景在这几日里经常出现,让人傻傻分不清楚身在何处。

行程安排

这次的安排很随意,两个一日游都是在出发当日的前一天确定下来。虽然宗旨是休闲度假,日程还是安排得满满当当,相比和老公出去抓紧一切时间拍照,和闺蜜在一起就是利用所有时机买吃逛。因为时间有限,没有去拜县,四天全部在清迈

Day 1:凌晨抵达清迈,小睡之后,包车去素贴山双龙寺,午后去宁曼路买买买,第一天就花去一半现金,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晚上古城自助火锅。

Day 2:上午美旺大象营,下午Skyline 42级平台丛林飞跃,晚上massage,逛夜市吃夜宵。

Day 3: 白庙黑庙一日游(旅行社还赠送了一个蓝庙,让我们这种用99特惠价购买的蹭团散客倍感惊喜),Lemongrass晚饭,逛夜市。

Day 4:古城晨跑,塔佩门拍照,查漏补缺买东西,massage后去机场,返程。

旅行感慨

作为一个以观景为旅行重心的人来说,这次以吃玩逛为主的旅程很不一样。它没有给我带来视觉上的震撼,也没有留存太多的美照(摄影师不在,照片质量的下降请原谅),但它还是有很多个瞬间和气氛打动了我,比如站在素贴山观景平台上的悠远宁静,比如吃千人火锅时的新鲜热闹,比如玩Skyline俯瞰丛林时的自由轻盈,还有路遇一些人,短暂交互后留下奇妙际遇。

或许每种体验都是生命的叠加,让我们成为下一刻的自己。


如有问题,欢迎联系
微博:http://weibo.com/lenber
博客:http://blog.sina.com.cn/lenber
微信公众号:水边的小竹子 扫描下面二维码就可以关注

邂逅色彩是为观赏更是为了上照

虽说清迈的自然景色并无特别的亮眼之处,却还是有很多人文景观值得欣赏,同时它们也是上照的好背景。

素贴山/双龙寺

素贴山上的双龙寺是清迈的地标景点,寺庙建在高台之上,占地广阔,因门上塑有两条气势雄伟的多头神龙而得名。

一进门就被气场强大的彩色龙头震慑到,拾阶而上,可以看到两个大龙头上各有六个小龙头昂首向天,长长的龙身有数十米长,组成登寺石级两旁的栏杆,造型奇特,雕工精细。

台阶上有很多苗族打扮的小姑娘,涂着红脸蛋等着与游客合影。

这个尖顶的房子其实是游客中心。如果没有标示还以为也是寺庙。

门口这座愁眉苦脸的佛像有点特别,在我的观察里泰国的佛像大多是慈眉善目且微笑着的,他一脸悲苦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很不同。

到达山顶,拖鞋进入寺内,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金灿灿地晃眼。高耸入云的舍利塔浑身贴满金箔,在阳光的照耀下灿烂夺目,富丽堂皇。而旁边庙宇的飞翘屋檐也是镀金的,还有周围的一众菩萨都是金的。想来在拜金这一点上,我们亚洲国家的传统真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呢。

屋檐下的铃铛也是各种金闪闪。

虽然不是节日,来参拜的人并不少,除了我等吃瓜游客,更多的是本地信徒。舍利塔的一周,人们拿着香花虔诚地默祷绕圈,做法很像藏区的转经。

除了心诚,寺里面插满纸币的竹签也直白地表达了各种祈福的愿望。无论在哪里,捐钱给佛祖都是赤诚表白的做法。

舍利塔周围的人实在太多,大家在相对宽敞的东南角见缝插针地拍照,真是不容易。

走出内院,可以看到一排编钟,佛像以及大象的雕像。相传舍利塔塔址是运载佛骨的大象选定的,大象行到此处停步不前,大叫三声,并绕行三周,四脚跪下。恭运佛骨的人认为这是佛祖的旨意,立即在此就地动工,建造舍利塔。而大象在佛骨安置完毕之时,也就地而死。

这个小楼梯也是龙身扶手。就算逆光也要留影作为双龙寺的到此一游照。

外院还有一个观景平台,高大的雕花柱子撑起刻着各种佛教故事的顶棚。穿过这里就能扶栏俯瞰清迈的全景。

临近中午,光线有些刺眼,山下的景致不太上照,周围的人也很多,三三两两地合影说话。不知为什么在这并不清静的环境里我却从心底感到一种安宁,也许是温热舒适的夏日微风,也许是一望无际的白云田野,从感官上触发了这种感受。我跟Lucia说:这里人这么多,居然还会觉得宁静,真是神奇。

转过头可以看到舍利塔的塔尖。

忍不住拍拍拍,话说在时不时就有游人入镜的地方抢拍真是对手速的最好锻炼。

院落里还有一棵名叫SALA的古树,上面的果实形状很像柚子,颜色却古旧的很。

兰花长廊里各种无节操自拍。

还看到很多和盆景放在一起的摆设,这激发了我们购买工艺品的热情。话说木雕大象和勿言勿视勿听的三只猴最后都被我们集齐收入囊中。

白庙

作为景色党,清莱白庙是我对此行的唯一期待。纯美精致的建筑让它更像是一件令人称奇的艺术品。相比泰国其它金灿灿的庙宇,它的纯白独树一帜,别具特色。尽管从清迈清莱来回路程要耗费六个多小时,但事实证明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只一眼就已无悔。

大多数旅行团前往白庙的途中都会在一处温泉停歇。别的游客在泡脚,我们在这个东南亚风格的大门前开始今天疯狂拍照的预演。心机红永远是上照利器。

白庙本名灵光寺,白龙寺,是泰国艺术家Charlermchai Kositpipat出钱出力,亲自设计并建设的。它整个庙身都由水泥和玻璃建造而成,建筑风格既大气又柔美。远远看去,有如一条洁白的巨龙横卧水中。还没进园,游客们就已经激动起来。

走进院中,已然不能自拔,同一个角度不停地拍,怎么看怎么美,这种震撼难以言说。

两侧都有龙型的喷水。

池中的游鱼多么幸运,可以和这件艺术品长相厮守。

怎么都看不够,即便身边游人拥挤都磨灭不了心中的热情。

离得再近些,可以看到所有墙面,屋檐,窗棂都被细碎的镜片装饰,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绽放出耀眼光芒。

因为地狱之门不能走回头路,赶紧在外面多拍几张。

导游帮我们拍了合照,后面有个大叔一直在背后抢镜,费了半天功夫才把他P掉。

这条专门为白庙带来的红裙过足了上镜的瘾。原谅我的自恋,这里拍的照片都非常喜欢,我果然只有看到美景才能拍出好表情。

地狱之门前面的奈何桥下有千百只手在挥动、挣扎、呼喊,仿佛在等待救赎。天堂般的白庙与代表罪恶的地狱毫不维和地交融在一起,有种奇妙的震慑。

白色的走廊也让人忍不住驻足停留。

寺庙内部不能拍照,里面的壁画除了宗教图案还有各种现代的动漫元素,超人,功夫熊猫,美国队长等等等等,展现了作者俏皮而包容的内心。

白庙还在继续修建中。还没有做玻璃装饰的建筑看起来干净纯洁,却少了分耀眼。

祈愿井里的硬币已经累积成堆。

这里的许愿牌是锡制的菩提叶,有如开启人生的钥匙,密密的挂在一起,庄重又壮观。后面一大长廊全部都是,还有各种有如圣诞树形状的挂牌。

白庙另一处特色是精美绝伦,华丽无比的黄金厕所,恐怕它是世界上被拍照最多的卫生间,每个到过白庙的人都忍不住在这里留影。把卫生间打造得如此辉煌,是否想表达作者视金钱如粪土的价值观呢?

后面还有白庙主人的艺术展,因为中午休息,没能参观成。

院子里还有个亮瞎眼的变形金刚神。来吧,约么?

马路上的这个骷髅路障倒是也有这里的特色。

临别前忍不住再看一眼。

蓝庙

白庙游览结束,我以为这次旅行的精华到此为止。不曾想,热情的小导游又给我们带来一个惊喜。去黑庙的途中,我们去了一个刚建好半年少有游客知道的蓝庙。它的建造者是白庙主人的学生。话说黑庙的主人是白庙主人的老师,今天真是学院派一锅烩呢。

入口的两条彩色巨龙。泰国也和中国一样对龙有种迷之热爱。

和白庙不同,蓝庙全部由天空与海洋中最令人陶醉的湛蓝为基调,镶嵌上各种繁复华丽的金色花纹,再辅以紫、浅蓝、白、红等色点缀。如果说白庙展现了单一颜色的纯净极致,蓝庙则体现了各种艳丽色彩汇聚一堂的华丽与和谐。

寺庙侧面有一座神像,前后细节都精致无比。

在这里我们又开启了新一轮摆拍。

而堂皇艳丽的墙壁也是绝好的背景。

蓝庙虽然刚刚开放,已经有很多香客前来敬拜。门口的净手盆里是莲花状的长明灯。

庙内的白色大佛慈眉善目,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大门上的纹饰很繁复。

屋顶的花纹也是蓝底金纹。

为了拍屋顶不惜仰卧起坐的Lucia同学。

墙壁上绘制着各种风景图腾。

蓝庙的参观时间很短,许多细节来不及观赏,只能匆匆抓拍几张结束。

黑庙

相比白庙的纯净和蓝庙的华丽,黑庙决然是另一种风格。它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寺庙”,而是艺术家Thawan Duchanee的私人收藏博物馆。黑庙的所有房屋都是柚木制成,黑色与木质本色的搭配有一种肃穆之感。

房间内陈列着主人的各种作品,以及他穷其毕生精力搜集的各色收藏。这些收藏包括各时期的兽骨、兽皮、屠杀工具、祭祀用品等。黑屋里既有完整的大象遗骨、风干的蛇,鳄鱼的标本、大量的牛头骨和贝壳,也有大量人类使用的杀戮工具。据说有些物品甚至是上千年的文物。

主人的塑像以及自画像。看第二张各种融合的风格,白庙的作者果然和他一脉相承。

虽然黑屋的整体风格都和死亡相关,但并不感觉阴森怪异,或许主人只是想表达自己对于生命以及轮回的理解吧。

蓝天绿地,黑屋白骨。在阳光之下,生与死静静凝望,你会想到什么?

黑庙的照片很难拍,不过在后院的一处角落,我和Lucia都爱上了绿色草地上白色枯树和黑色木屋的搭配。

于是我们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此处拍照,并总结出各自拍照和被拍的习惯:我拍照时喜欢在同一取景角度拍许多同样的照片,用来挑选表情最好的一张,被拍的时候也基于同样前提,在相同的位置变化不同姿势,这都是被我家摄影师培养出来的,因为他每次都把角度调好,我只负责为不同的造型按快门。而喜爱创作的Lucia,给别人拍照时总会自行变化取景,人肉变焦,寻找不同的角度,自己被拍时,姿态不变,只等摄影师主动改变角度。因此她对于我总是拍出N多一模一样的照片感到不可理解,而我对于她在每个方向上都能抓拍到我一脸懵比的表情心生疑惑。经过一番分析,我们决定取长补短,作为摄影师时尽量配合对方满足各自需求。

后又发现不拍全景只拍影子也很好看,于是又各种拍影子。为了能看出影子的姿态,我也豁出老脸,矫揉造作地凹起各种风骚造型。

白蓝黑,三庙一日游,不同的色彩代表不同的设计理念,更体现了泰国佛教的包容兼并。除却停留时间的不自由,这一天过得完美且超值。

塔佩门

塔佩门是清迈古城唯一保留完整的古城门,我们住的酒店就在塔佩门边上,每天经过并没花费太多时间停留,直到最后一天早晨才在塔佩门广场上认真观(pai)赏(pian)了一番。

广场边上有四只彩色的大象雕像,仔细看他们的脚上都系着黑纱。尽管国丧已过,泰国人民还是自发地悼念这个在世最久的国王。话说我们来的某天是他的生日,很多地方举办了纪念活动,第二天吃早饭看新闻,虽然不懂语言,可是看场景应该就是相关内容。泰国电视台很有意思,摄像机总是盯着一些打瞌睡或是心不在焉的参与者,让他们自己发现被上镜,再转移到下个目标。

话说古色古香的城墙真是拍人像的好背景。先在城门拍。

再到城墙拍。

横着拍完,竖着拍。

广场上还有许多鸽子,买鸟食的商人一边兜售一边告诉游客怎么让鸽子飞起来当背景,大家都玩得不亦乐乎。看我们两个在相互拍照,有个人主动走过来帮我们拍合影,而且还指挥我们应该怎么站怎么摆。之后才发现他就是一位卖鸟食的商人,看来久商成摄影师也是不假。

有个落魄的老头一直站在墙根下面抢镜,Lucia索性给他拍了一张。

拍了很多,似乎还没尽兴。Lucia拿着手机说:“你跳一个。”
“跳吗?拍不下来吧。”对于拍跳跃照这件事我向来不太感冒,因为失败的几率太高,累半天最后都是不理想的样子:要么在半途,要么已经掉下来。唯一能够保证的方法就是用三脚架连拍,找到最高点。而且为了拍得高,相机的位置最好放低。
当我心中闪过无数个拍跳跃照的规则时,对面的Lucia只是轻松地站着,单手拿着手机:来,跳吧。哦。带着各种质疑我只好随意一跳,看着她用手指随便一点。“那,就这样。”她把手机转过来,我正跳在最高点。

“其实我就是想展示一下我总能给别人拍到好的跳跃照。”她淡淡地说,我却忍不住大笑起来。
“我来给你拍吧?告诉我秘诀是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秘诀,就是在快到又还没到最高点的时候按快门。”
“So de si nei。好的,来吧。”
于是我也轻松拍到Lucia的跳跃高点。

想到之前为得到一张好的跳跃照累死累活反复跳反复拍,现在如此随意就get实在是太搞笑了。于是边跳边笑,魅惑狂狷的样子完全释放自我。

特意拍到城楼后面的酒店名牌,因为我们这次就住在那里,真是太应景了。

如果就这样飞向未知的未来,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玩乐只为新体验

如果说白庙是我临行前对清迈的唯一期待,Lucia对行程的唯一计划就是骑大象+丛林飞跃。相比观景,各种玩乐似乎是清迈游的必体验。在众多的品类中,我们挑选了没有大象表演的大象营以及拥有最多平台的天际飞跃。

大象营

对于大象营我的态度比较暧昧,就像马戏团的动物一样,虽然它们能给人类尤其是小孩子带来欢乐,可是背后的训练对于它们来说或许充满残忍。所以特意找了没有驯象表演的地方,简单地和大象亲密接触一下就好了。

美旺大象营的环境非常原生态,就在丛林里面,设施很简单,大象数量也不多,总共就见到十来头。驯象师和导游对大象比较温和,没有强制它们表演,不过敬礼,坐下,亲吻,带帽子这样简单的动作还是有展示的,另外看到它们的腿被铁链拴着有点难过。

一进门,每人发了一小桶香蕉给大象喂食。大象们全都迫不及待地伸鼻子过来,有时候还想把整个桶勾过去大快朵颐。

这只出生不久的小象还吃不了太大的香蕉,也不太会用鼻子直接吸,而是需要把香蕉卷起来放进嘴里。据说它的脾气不太好,只有吃东西的时候才让人摸。它身上的毛发硬硬的,像是个长鼻子的大刺猬。

我一直观察它的妈妈拿到香蕉后会不会自己舍不得吃给孩子,然而并没有,顶多做到不跟跟宝宝争食。嗯,跟我一样。

很快就喂食完毕,大家都到河边去看大象洗澡。经过浮桥的时候,看到象队涉水而来,它们就要迎接今天第一批骑象的游客了。

洗澡的大象似乎是个活泼的角色,拍的照片里它看起来都很开心。给大象洗澡要走进河里,我们这拨游客因为穿的衣服鞋子不合适都站在岸上不动,驯养员呼唤了好几次,还是没人主动下水,场面一度尴尬。后来还是Lucia挽起裤腿率先打破僵局,队里唯一的小宝宝也在爸爸的支持下勇敢地爬到大象背上,最后还尝试了被大象举起。

大象奖励了Lucia一个吻,不过怎么看都像是个惊吓。

洗过澡后大象还吹起了口琴,虽然只有一个旋律,也已经很厉害了。不过说好的没有表演呢?看来为了取悦游客,再原生态的大象营也要教大象几手看家本领。

前一个骑象队伍回来,我们接档,又一拨游客来河边看洗澡。原来这里每只象的任务都是分配好的,骑行、洗澡,各负其责。来回走路的大象固然辛苦,一直在河里洗澡的那位也会觉得腻烦吧?

骑行的路线就是绕着大象营在丛林里穿行。两只象为一组,由一名驯象师带领。驯象师坐在前面一只大象的头上,吆喝着向前。丛林里的空气清新安静,不过大多数时间我们看到的都是驯象师乱蓬蓬的头发。

中途他会停下来为我们拍照。我笑得好勉强。。。

刚才那只小象也在队伍里打酱油,它就是跟着妈妈边走边玩。

途中遇到一头独自在丛林里吃草的红色大象,两只长长的象牙显得它桀骜不驯,像是一个有故事的象。

骑好大象,我们半天的行程就结束了。不过其它团队的游客还在陆续进入,真心希望骑行的大象们有足够的时间休息。对于依赖人类生存的动物来说,它们的生命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善意。

天际飞跃

从大象营返回酒店,简单快速地吃完午饭,就开始了下午的行程。从古城到丛林飞跃的地点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一半路是盘山路。因为在接游客时找错路有些晚点,司机小哥开得异常迅猛,九十度漂移也是够刺激。

到达天际飞跃已经下午三点过,我们几个是今天最后一拨游客。途中擦肩而过一车正要上山的玩家,大约四五十岁的年纪,带着安全帽绑着保护绳,全部一副雄赳赳气昂昂上山去就义的激动表情。

之前跟Lucia交流过我对于这种略带冒险的游戏大都是一种不主动也不排斥的中庸态度,不害怕但是也没有尝试的冲动,除非有人要求,我也可以半推半就的相陪。

虽说一路都没有紧张,真的到了训练场上,肾上腺素还是有点飙升。飞跃的教练大多开朗善谈,有些人还会点中文,交流起来并没有什么障碍。等他们讲解完安全须知并演示了正确动作后,我要求试练一下。如同模拟考试一样,有了这次试练,真正在丛林里飞跃时就有了底。

我和Lucia还有另外一个独自前来的姑娘为一组,配备两个教练,一个年轻,一个年老。年轻的教练A工作时很严肃,下了平台就各种开玩笑。年老的教练B不太懂中文,但经常会微笑地问我们“怕吗?”

每次教练A先到对面平台,然后教练B把我们三个分别挂上索道,开始飞行。

第一段最短,不过大家伙儿都有点紧张。

飞了几段之后,动作已经熟练,心情更加放松,手也不用紧紧把住安全绳。而是可以放开手臂,拥抱微风。就算中途被吹到转身也不会有所顾忌。

42段飞跃不全是平飞,有时是架在两棵树之间的浮桥。

有时是垂直降落的绳索。

速降的时候是教练A放绳子,他可以主动选择慢或快,所以并没有特别惊险。他自己倒挂落地,中途还能定住让我们拍照。教练B有恐高症,每次速降的时候他都自己走下来。原来恐高并不妨碍玩飞跃,真是神奇。

也许是为了增加趣味,每段飞行教练还会选择不一样的方式。比如我和另一个姑娘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被强拉在一起牵手双飞。

比如教练和我们同时飞行,近距离拍照录像。

行程的最后几段分别是700,800,900米,距离越来越长,情绪越来越放松。中途遥望夕阳下的远山,脚下是茂密的丛林,一种宁静又舒畅的自由从心而生。最后一段不再是坐着飞,而是后背倒挂四肢张开着平飞,教练说这是Superman姿势,我觉得更像是模拟飞鸟,而那种穿越丛林的自由感也达到顶峰。

回到终点,太阳很快就要落山,还有点不敢相信长长的飞跃这么快就结束了。有些体验只有尝试了之后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

吃的不是味道而是气氛

原本我对泰国菜的期待并不高,之前在普吉岛品尝过他们特别的香料,虽然可以接纳,总吃却实在难以承受。不曾想这次在清迈却误打误撞地吃到了超出预期的美食,并不是说味道有多好,而是它带给了我不同以往的体验。

芒果糯米饭

第一天的午饭在宁曼路解决,因为已经过了饭点,我们就在街边随意找了家可以用餐的咖啡店。其它菜品里除了冬荫功汤里的大个儿虾剩余都已忘记。

最大的惊艳是芒果糯米饭。一上桌就被这精致的造型吸引,入口之后更是齿颊留香。糯米香甜,芒果鲜美,我和Luica都爱到不行。心心念念还要再吃一次。

后来我们才发现芒果糯米饭不是主食而是甜品,它几乎是这里每个饭店的标配。而且它之所以好吃纯粹是因为这里的芒果新鲜。平日里我们吃的都是催熟的芒果,而泰国自产自销的时令水果当然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实现了再吃一次的诺言。从大象营回来的午饭因为时间紧张,我们就在酒店附近的咖啡店要了两份芒果饭,不过这卖相远不及第一次,至于味道当然不及初见的美好。不过还是很好吃,它必定是我对清迈美食的首选推荐。

自助烧烤火锅

第一天晚上坐双条车回酒店,中途有个姑娘上车。目光接触了一下,她问“中国人吗?”“是啊。”聊了几句又发现居然还是东北老乡。姑娘因为工作已经在清迈住了两个多月,她热情地给我们推荐哪里有好吃的,哪里的按摩很赞,最后还留了微信让我们有问题就问她。

为了不辜负她的热情,我和Lucia决定当晚就去吃她推荐的自助餐。虽然出门已经很晚,距离也不近,我们还是根据她的微信语音,从东门走到西门,中途看到好几家不错的排档都忍着饿没进去。可在确定最终位置的时候犯了难。

到一家餐馆问路,老板只懂一点点中文,英文也不太好,不过他有一个必杀器:语音翻译软件。当我们对着他的手机喊出“自助餐”,屏幕上出现泰语的时候,他终于露出原来如此的笑容,告诉我们向前走就能看到。

走了不远,终于找到这家名为“PP Buffet”的餐厅。原来它是个火锅和烧烤的综合自助。本以为它就是流传甚广的千人火锅,回来查后才发现并不是一家。不过风格应该很类似吧。159B的价格比千人火锅还实惠。这张照片是早晨没开门时拍的。

一进门就被里面热闹的场面震撼了,长条桌,凳子的摆设很像学校食堂。在座的一半是本地人,驾轻就熟地边吃边烤边涮,后来我们才知道同时控制两口锅(火锅和铁板)需要多高的技术。

找好位置,服务人员就把东西端上来了:一个土锅,一个铁板。装备之简单让人诧异,不过也新鲜得很。端着篮子开始拿食材,很快就被摆了两长排的荤素小料搞得眼花缭乱。

条件真的很差,但东西真的很多,海鲜,肉类,蔬菜,还有各种小吃,调料,冰淇淋,甜品佐料。即便不知道该吃点什么,选择的极大丰富也能强烈地刺激食欲。即便已经很晚,两个对夜食一向克制的女人还是在这种刺激之下拿了许多食材。

转了一圈回来,我们不约而同地赞叹:太爽了。

煮烤同时开始。首先攻克的是烧烤,因为要不停翻动,只能随烤随吃。各种肉类都算鲜嫩,烤虾更是吃到停不下来。一想到30元软妹币的价钱,满足感更加强烈地袭来。“跟它一样便宜的没它东西多,比它东西多的根本不是这个价格。”这才是它让人感觉爽爆的原因吧。

烤货吃完,火锅已经翻滚,强撑着吃下主料,胃口已经承受不住欲望。

停下来看周围的食客,大多数人都是习以为常慢条斯理地吃着,丝毫没有我们的激动。有个独自前来的大叔似乎是常客,一个人不慌不忙地照顾着两个锅,吃得有条理极了。

再看店里的服务人员,人手并不多,他们除了在进门和结账的时候跟顾客打下交道,更多时间用来不停地搬运食材。每个人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也是,承受这么大的工作量,而且还要面对这么多饕餮的欲望(话说吃自助餐就是赤裸裸的欲望展示),心情好才怪吧。

还是忍不住自制了一份迷你甜品,作为结束。返回途中看到一位大叔正开着刨冰机轰隆隆地做沙冰。天哪,这里还藏着什么东西?

这顿接地气的晚饭刷新了我对自助餐的体验,便宜,简陋,丰富,各种矛盾杂糅在一起却不维和。也许我不会再去,但再也不能忘怀。

夜市夜宵

第二天在丛林飞跃接待站吃了简单的晚餐,回城后又做了massage,很晚才出来找夜市。

逛着逛着看到一个名为草垛夜市的小广场,中心有现场乐队唱歌,四周是各种小吃摊。转了一圈被盐烤鱼吸引,忍不住买了一份,还有两只烤螃蟹。坐在露天的餐桌,听着音乐吃夜宵。泰北温热微凉的气温配合四周并不明亮的灯光刚刚好,辛苦一天之后的放松让这个夜晚有了假日的味道。

人气餐厅

第三天的晚餐地点也是路遇的游客推荐。同去白庙的散客队友跟我们说夜市有一家大众点评排名第一的小餐馆,看着不起眼,味道超级好,连她吃不惯泰国菜的老妈都被征服,而且价格也不贵。

当晚凭借大众点评的问路卡,我们几乎没有任何障碍地找到位于小巷里面的Lemongrass餐厅。已经快八点了还有人在等位,门口就是Tripadvisor推荐的猫途鹰图标,忽然想到蚂蚁最在意的就是这个title,于是拍下来发给他看。

餐厅不大,就餐环境也很简单,但是人气异常火爆,看来拼的就是味道。

很快轮到我们,落座后才发现周围墙壁上写满了各国食客的留言,天花板上赫然见到“钓鱼岛是中国的”的标语,给力。

我们点了点评上推荐的几个招牌菜:菠萝炒饭,咖喱牛肉,椰汁冬阴功汤,还有春卷,青菜和椰子。

菠萝炒饭没有用菠萝装盘,但是味道很棒。咖喱牛肉几乎是汤,有点失望。带有椰汁甜味的冬阴功有点特别,没有很重的香叶味,相比酸辣,更多的是种清甜。春卷非常好吃。

当晚并没有对这家被盛赞的餐厅惊艳,直到第二天中午在古城里找了家路边排档吃了差不多的几个菜,才懂得它备受青睐的原因。相比地道的泰国菜,它做了善意的改良,既保持原有特色,又淡化了那些难以被外来游客接受的浓厚味道。难怪很多人评价它是最好吃的泰餐。

或许对于外国人来说最好吃的中餐也不是最地道的中餐而是根据西方人口味改良过的中餐吧。

随走随逛才是闺蜜游标配

上个月去日本,直到回程的前一天才开始疯狂购物。而这次在泰国,到达后的第一个中午就开启买买买模式,之后每天都有斩获。想起认识的几个闺蜜在十一组的美国团也是飞蛾扑火似的采买节奏。这就是女人帮同行的特色,相互结伴着逛街,相互扶持着剁手。当然还有更多时候是相互帮衬着成全心愿。

买买买

我们第一站的采买地点是素贴山上的小摊。逛完双龙寺就被外面摆的工艺品吸引到走不动道儿。Lucia买了一堆小不点的铜制品,还被坚持不懈的摊主老太安利了可以发声的铜碗。之后又在里面的市场买了一堆民族服装。事后看这些东西都买得太着急,但是千金难换只若初见的欣喜。

之后去宁曼路,解决完午饭,又一次进入扫店模式。这里有很多特色小店,路口还有工艺品集市,虽然价格偏贵,但是胜在独特,比如我在集市上买的彩色扎染布包此后在其他市场上都没有见到过。

Lucia对大象有种迷之热爱,除了摆设,各种带有大象图案的东西都不放过。一天下来她已经买了N多,她又在一家店看中了一套陶瓷的大象茶具,正纠结要不要下手,被我严辞制止:想想你配额有限的行李。真的不好带。这才第一天啊亲。

宁曼路出来是Maya购物中心,商场门口有座小小的佛龛,里面敬奉的是一尊白象神,还有工作人员在打扫清洁。可见泰国对信仰无处不在的虔诚。

第一天的购物之旅并未结束,吃过晚饭之后,我们又沿着古城最中间的街道逛了一遍。几乎看了每一家小摊,进了每一间市场。中途被这排纸糊的台灯圈粉,Lucia冲动地买了五个送给姐妹淘。不过单个儿灯完全没有一面灯墙来得漂亮。

第二天第三天都报了一日游,白天没时间逛街,只有晚上去夜市扫荡。相比宁曼路和古城里的小摊,这里的东西更多,更便宜。总体比较,同样的商品在不同地方的价格:夜市<古城小摊<宁曼路和景区摊位。当然最终拍板价取决于你的还价能力。

从夜市回古城,途径塔佩门广场,每晚都有同一个乐队在那里表演。远看看不清他们的国籍,不过那两根长鼻子一样的乐器很像我们国家某个少数民族的号角,声音也同样沉闷悠长。站着听了一段,音乐很有特色。搭配着清迈夜晚温存的微风,又一次沉浸在度假的自我陶醉里。

泰式Massage

泰国的massage传统又有名,清迈人气最高的是女子监狱,绿洲等连锁品牌,不过因为去的人太多需要预约,本来就时间紧张的我们选择了酒店附近的一家小店,由那个在清迈住了俩月的姑娘推荐。

店铺的门脸很小,但是走进去别有洞天。一进门服务人员就端来柠檬花瓣水为我们洗脚,有了这盆水,服务档次瞬间就提升了。

第一次我们选择了全身的泰式massage,基本上就是一场被动进行的瑜伽体验。按摩师利用自己的手指,手掌,膝部,双腿,双脚,甚至全身重量滚压、伸展、拉抻我们的身体。相比中式的穴位揉压,泰式按摩更具动作性,对被按摩者的柔韧性也有挑战。

最后一天中午去机场前,我们插空又去了一次按摩店,做了无需换衣服的足部按摩。和全身按摩一样,泰式的手法并不像中式足疗那么注重按压穴位,而是使用滚轮在相关部位反复滚压,相对力量没有那么重,感受更温和些。

古城晨跑

临行前我就跟Lucia计划在清迈跑一次步,并带上了全套跑步装备。蚂蚁得知后嘲笑说:那里尘土飞扬,怎么能跑步?让人气愤的是,他居然说对了。清迈古城附近并没有适合跑步的环境,道路狭窄,机车飞驰,路口众多。只是偶尔能看到下面的场景。不管怎样,我还是想试试在这里跑上一圈。

临走的最后一个早晨,我终于完成愿望:用脚步丈量古城一周。它比我想象得大,原来真是个规规矩矩的正方形。

早晨从塔佩门出发,绕到城外顺时针开跑。

城外就是熙攘的车流,护城河边的人行道遭遇争食的鸽群。

之后的行程并不算顺利,时不时就被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打断,在转弯车流中寻找直行空间成了影响配速的最大障碍。闻着浓重的汽油味,看着机车插身而过,森森为自己的执着感动。

途径南门,这里是个大型的农贸市场。一大早就人头攒动,路边排满卖早餐的露天小摊。想起周六夜市就在南门,这里应该是除了东门之外最热闹的城门。

没有走进市场观摩,补几张中午在城内小市场里拍的照片。水果,小吃,烧烤,酱菜。。。果然生活气息浓厚。

虽说是沿着古城边际,可这一圈残存下来的城墙古迹已经非常稀少。从南门到西门的拐角有段还算具规模的残垣废墟。斑驳的颜色留下了历史的痕迹。

不过这段废墟旁边没有人行道,只能在一步之宽的窄道上小心前行。

遇到这样宽的路面简直都要感恩。

西门附近隔着马路看到一座雄伟的寺庙,回来一查才知它就是古城内最大的寺庙帕辛寺,我们在古城住了四天居然没有进去,真是遗憾。不过接受内容的不完美也是旅行的必修课吧。

跑完一圈回到酒店,感觉此行已经完满。我已经迫不及待回归原来的生活。

写在后面的碎碎念

去白庙的那天,坐在身边的是一个带着老妈和儿子来旅行的美女,聊了几句发现他们也从杭州来。回程的路上不知怎的说起了目前的生活状态,没想到她也曾遇到同样的境况,有着资深HR履历的她结合个人感受和职业经验给了我很多中肯的建议。

这次长谈带给我很强的触动与启发,忽然觉得旅行真是个奇妙的过程,会有各种未知的际遇改变着你。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在旅行的过程中我们放开了自己,敞开了心扉,更容易接受周围的一切。不管怎样,旅行都不应该成为我们逃避现实的借口,而是帮助我们面对生活的方法。

别处终究是他人的生活,而我们自己的依旧在那里等着我们回去。或改变,或继续,都需要源自内心的勇气和坚持。

亲爱的姑娘,我们都要加油。

本篇游记共含12365个文字,24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12-16 16:15

好!

2016-12-17 13:4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