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桃花,不过是一个女人的名字”,那人人心里都有一座桃花岛

11
四月天 (上海) LV.8
2016-12-18 15:42 593/2

接上一篇,从普陀来桃花岛。
时间:2015年夏
来源:朋友圈。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看过桃花,第二年的春天,我去了那个人的家乡,我好奇怪那里,根本就没有桃花。直到我离开我才知道,桃花,不过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而在准备出发时我才明白,就算多一张船票,也没有人要跟我走。

来到了黄药师的地盘,他讲“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从那年开始.我忘记很多事,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我喜欢桃花。”

金庸一定很满意王家卫的这个改编,少了查老先生的缤纷武林,多了一份刻骨柔肠的侠义愁情。

王的解读里,桃花岛不过是黄药师一生都想要抵达的彼岸,他笃信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所以在桃花死时,也不告诉她他喜欢她。这种自欺欺人,到底也是因为嫉妒。因为桃花致死遗憾的还是“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赢了,其实我输了,在我最好的年纪里,没有和钟意的人在一起。”的欧阳峰,而那个怕被人拒绝所以先拒绝别人的欧阳峰,一生也没有再回到故乡,看桃花。

只有欧阳峰喝得出来,“醉生梦死”不过是桃花跟他开的一个玩笑。黄药师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局外人。
(我想说这个东海小岛很美,晚饭后散步,天空的云离得很近,变幻莫测,像极了命运。)

早晨开始下雾,沿着岛上车路走了一截。太平洋的风吹来,码头暂时停航了,走不了了是吗

这儿才是世外桃源!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除了看不尽的桃花和海,还有大片薰衣草在海边。太神奇了。像不像台湾小清新截图?这儿是舟山桃花岛,东海之滨,太平洋的风从这儿吹来!

东海漂流记之桃花岛篇
2015-06-07 16:47 四月天郁郁 

“人家讲,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从那年开始.我忘记很多事,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我喜欢桃花。”

从普陀到桃花岛船很少,一天就早中两班。我是坐的中午那班船,到桃花岛两点半左右。窄窄一艘快艇上坐满了从普陀回来的香客,统一服装统一背包,全讲闽南语,中年妇女为多,打听才知道都是桃花岛原住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普陀进香。全船只有我一个游客。旁边的阿姨非常热情的问我找到地方住没有啦,吃东西别去拉客的店啦。。。还未登岛就感受到淳朴和热情。

当日的桃花岛风平浪静,太阳很毒,码头出口就立着查先生提的“桃花岛”三个大字,没有查先生的妙笔生花,想来桃花岛还跟一般舟山群岛上星罗棋布的其他岛屿没什么两样。

坐上环岛的中巴车,缓缓离开码头,才发现这个岛屿用姹紫嫣红来形容也不为过。度娘上早有介绍各种岛上珍惜植被,我是不懂植物分门别类的,只懂眼睛的感受:它明媚光彩,热情奔放。所有的植物该绿的就绿的流油,该红的就红的发惨,该白的就白的刺眼。一点没有含羞之意。大概所有海岛上的植物跟生物都具备这个特性吧,在普陀码头候船室里,周围全是飞来飞去的鸟儿,惊的我下巴都要掉下来。

一路绕着山路进了山里,两边零星的有房屋,和三三两两在屋前坐着的老人。很像台湾的文艺片海岛片里的画面,女人头上围着大大的帽子和丝巾,海风吹过飘起来的是丝巾而不是头发。山路起起伏伏,两边不是山就是农田,具体种什么作物我也不知道。太阳毒辣,海风凉爽,车子慢慢开进镇上。

我订的住宿在海滩边。老板娘到桥头接我,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一脸黝黑,普通话讲的不错,后来才晓得她并不是岛上原住民。到店老板娘给我道歉,因为我订的海景房被先来的订套间的客人看上了,她表示愿意把套间给我住不必加钱,但楼下还有一间房只是没有海景。我明白周末这个套间对她生意意味着什么(除了周末其余时间小岛可以说无人问津),果断表示可以住楼下,让她可以安排其他客人住套间。老板娘非常不好意思,为了表示感谢,提出要给我做一顿晚餐。

午睡起来都已经五点了。一出门老板娘就拉上我,说给我做了晚餐,让我吃了再出去转。我一看大大一碗白米饭。一大盘海带,一盘竹笋炒肉,还有一盘辣椒炒虾,一碗汤。老板走过来介绍,说“这里的海带很好的,最好吃的,你尝一下。我知道你是湖南人啊,我让我老婆给你菜里放了辣椒啊,这个汤也很好的,鲨鱼肉做的,你一定要试一下。”我没有料想免费的晚餐居然这么丰富,完全讲不出话来,只得一个劲的点头表示感谢。我是知道这里物价的,因为是岛屿所以岛上一切东西全靠船舶运送过来,因而这样一顿晚餐在桃花岛也是要点钱的。心想拜了观音娘娘真灵验,出路就要遇贵人啊。

饱饭过后,就去了沙滩。称不上黄金海岸,但是沙滩两头各有一座矮山,把沙滩像港湾一样包裹起来,沙滩背靠安期峰,客栈和饭馆也在山下,面朝大海。从沙滩往后望,就是一副又见炊烟的绝美景色,黄昏的云很矮,海边有风吹的它变幻的很快,夕阳落在山的那一头,余晖洒在海面上,霎是漂亮。桃花岛还没有进入它的旅游繁盛期,人烟稀少,沙滩很干净,没有如织的游人,沙滩上到处都是海浪冲上来的海产。天色再晚一点,海面上看的见灯火沉浮,应该是周围的岛亮起来的夜市灯光,一相比起来,桃花岛像一个情窦未开的少女,还不知道尘世烟火的味道,而我知道总有一天,(或许这一天已经来了只是我来的时候人少)它终会被世人的足迹踏的体无完肤,被生活垃圾游客口水淹没,失去它的宁静。

晚上在房里,外面传来音乐声,开门才发现是老板娘老板在跟游客开舞会,放的是上个世纪的老歌,从夜来香到纤夫的爱,一个中年女游客大声说我学过华尔兹,我来领你们跳。我在一旁看着很乐,心想这种活动是我妈的最爱啊。我看了一会儿就回屋睡觉了,不会再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种酸溜溜的醋话。我记得迷迷糊糊中听见了难忘今宵,湘妹子李谷一的歌声真是唱过半世纪。

早晨去周围转了转,偶遇一大片薰衣草,就在海边儿。惊奇的很,紫色花海在海天的映衬下,色彩格外明艳。晕出来的空气都是暧昧的紫色。海边房子都很低矮,大概是怕了太平洋的台风。公路修的宽敞笔直。看了那么多海岛公路片,这次身处其境,感觉似梦似幻。安期峰下一大片桃花林,开的绚烂非常,烁烁其华,绝不是粉红的桃花,是桃红色的桃花。鲜艳欲滴。

我计划是中午赶去码头,结果十点开始下大雾,沙滩和山都已经看不见了,气温骤降。老板劝我等等,已经打电话给码头,去沈家门的船停开了,等通知。然后让我试试他清明后采的新茶。

大概是看出我的不安,老板跟我聊起天来。“我很爱喝茶的,以前都是买,不然就是朋友送的。今年清明后,我老婆说反正我们两个没事,自己去山里采呗,于是就自己去采了。哈哈”他自顾自的笑起来,我也跟着笑起来,“我不会喝茶呢,但是喝着也觉得挺好的口感。”我礼貌的回话,眼睛注意到旁边的keyboard,“这是您的?”我小心问着,跟陌生人讲话总是猜心又谨慎。

于是他开始告诉我,自己是湖北人,从前的职业就是乐队里弹键盘做演出,他们演的都是红歌老歌,全国各地跑,直到遇到他老婆,才安定下来,辗转之下,来到这东海之滨桃花岛定居,开了这个农家乐客栈。他跟老婆都不是本地人,来这儿已经十年了。有一个儿子在上大学。平时就他跟老板娘呆这。我回忆昨天到客栈和晚饭散步回来时,好像都只有他们两个坐大厅,老板泡一壶茶,老板娘给对面坐着,也不说话。每次看见都是这样。

我真想为这样的浪漫鼓掌。在我们生活的城市,远离这些岛屿的大城市特大城市,人们嘲笑着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人们功利的追逐着一切,那些高档的低档的圈子,无一不充斥着条件,工作,车子,房子,家底。告诉你世界没有灰姑娘的童话,有钱的要强强联合,没钱的要你挑我我挑你,大家都想少点负担。爱情是本世纪最可笑的笑话。而我在这座小岛上,我依稀觉得看见了爱情,我问老板娘你会喝茶吗?
她一脸好笑,“喝不来,他喜欢喝,我就拉他去采。”
“那你懂音乐吗?老板这些你喜欢吗?”我意思是琴。
“我也喜欢唱红歌,当年就是他唱来我们村子,我们才认识的,哈哈哈。他这些我不懂啦,只晓得那音响贵死啦,一定要买,我也一点办法没有。”

你看,是要多么相爱的两个人,才能完全跨越沟通的鸿沟,饮食和生活习惯的差异,成长背景的南辕北辙,而携手走在一起共度一生。如果爱情变为可以用标尺去衡量买卖的东西,它哪里还值得歌颂,它跟世界上任何一切明码实价的东西一样不值一提。

大风开始吹雾,太阳开始露面,老板娘跑来跟老板商量,中午吃什么?吃完了下午可以洗被子了。周末即将结束,游人们都逐渐离开。整栋房子空空荡荡,老板跟老板娘要干活洗被子了。码头电话打通,开始售沈家门船票。我也就告辞了。

不要幻想这是多么神仙眷侣,我告诉你男的不帅女的不坏。都是最质朴的农民模样,穿着上个世纪的确良衬衫,唱的歌是纤夫的爱。

城里人市面越见越大,品牌越认越多,步伐越走越快,行程远至海外。

可那又怎样,心越来越空,脑子越来越空,不信仰的东西越来越多,无论过怎样的生活,去怎样的地方,都不过是画地为牢。

别人在这桃花岛上逍遥自在,就两个人,有一所房子,真正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心远地自宽,世界都在这里了。

想起曾经说过的玩笑话,要是找到一个共度一生的爱人,最想跟他去深山或者海岛隐居,因为怕花花世界让人分了心,没有时间在一起相爱。朋友回我“你想住深山岛屿,可这个世界的男人几个没有住比弗利山庄的美梦?”

呵呵。呵呵。

用王家卫的模式,大概就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桃花岛”,老板把客栈门口贴了首诗,“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那是他的桃花岛;世界上未必没有这样的男人。

四月
2015年6月7日下午

本篇游记共含3778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12-19 14:18

2017-02-12 22:4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相关目的地:   浙江
17441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舟山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