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独行台湾|雨巷九份

  • 出发时间/2016-04-14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九份,黄金之乡。依山而建的街道与房舍,面朝大海,烟雨迷蒙。也许大多数人到九份是怀着对“天空之城”的向往,我对宫崎骏动画没什么情愫,抛开电影带来的知名度,九份也依然是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地方。
   二十世纪初,殖民者在九份发现了一座金矿,使得这座偏远落后的小小山城一下子繁荣热闹起来。大量涌入的探险者和被雇佣来的淘金工人为这里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山城里陆续开设了几乎专门为他们打造的酒家、戏院、赌场,供这些一夜暴富的人们挥霍财富。然而繁荣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黄金资源的迅速枯竭,淘金者陆续离去,这座山城又迅速没落下去,甚至比开矿之前还要萧条。然而,当时的矿洞还保留下来,隐藏在新一轮旅游热打造起来的热闹景点中低声诉说着这段难以忘怀的历史。
  ————————————————————————————————————————————
  在和平岛公园喝饱了海风,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沿着蜿蜒的乡镇公路原路折返。行李箱轮子粗重的喘息声在安静的巷子里格外刺耳,一头被海风肆意抚摸过的乱发和对一切充满好奇的目光给我打上了外来者的标签,偶尔经过几乎家里有人的住户,把他们好奇的目光打到这个闯入他们生活的独行者身上。我是对别人的目光特别敏感的人,当察觉到自己成了别人的关注点时会浑身不自在。但这就是独行需要面对的问题,身边没有可以用来转移注意力的小伙伴,只能一个人详装镇定,任风吹起肥大的牛仔衬衫,迈着坚定的步子,目无斜视地大步向前,特别洒脱的中性风街拍画面有没有!其实当时可心虚了。这时候,一辆路过的出租车解救了我。司机在我身边缓缓停下车,摇下车窗问我去哪里,就像在大陆经常遇到的那样。考虑到天色已晚而且路程还很长,我一穷游者奢侈地花了400新台币打车去九分司机很和蔼,听我是大陆来的就一路跟我聊天,其实他们对大陆、对大陆人也有很强的好奇心,就像我们一样。有个梗我一直忘不了,司机对我说“我觉得你国语讲得很标准唉”,我正心中窃喜,结果他慢慢说出了后半句“都没有大陆腔”。笑容一下在我脸上冻住了,请问您确定是在夸我吗?
  这位让我哭笑不得的司机把我放在半山腰,作为景点的九份就从这里开始了。(顺便说一句,这位萌萌哒司机再把我放下车后就启动了车子,丝毫不记得我后备箱里的行李,差点把我孑然一身的仍在飘着雨的九分街头。我是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还好我身形矫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拦住出租车,听到我说行李还在后备箱,司机好尴尬地自黑“唉,净想着赚钱了”)

       九份是一座山城,依山而建,面海而居。时值雨季,氤氲的空气弥漫在这座小城,站在半山腰看着远处连绵的山丘和笼罩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大海,呼吸着清冽的空气,胸中畅快极了。当年徐福一定没有来过这里,不然他一定会认为自己找到了海外仙山。
    九份因金矿业盛极一时,也因矿脉的枯竭而衰败没落。而侯孝贤的《悲情城市》却为九份带来了持久的关注度,他充满诗意的长镜头手法把这座山城的怀旧和沧桑表现的淋漓尽致,让更多的人认识到这座山海间的小城。
    所谓“天空之城”是一条绵长的石阶路,名叫竖崎路。这里的一座座房屋依山势而建,层层叠叠。其中很多房屋其实是商家为经营生意随意而建,却也形成了错落有致的独特景观。尤其当天浓重的雾气穿梭于这些房舍,真真营造出一种空中之城的氛围。

        最热闹的九份在基山街,现在是一条小吃街,游客很多,已不见往日的气氛了。台湾的夜市非常出名,其实看来看去也就是芋圆、豆花、鸡排、奶茶、鲜果汁等等,几乎各地夜市都是这些东西,但对于初来乍到第一次逛台湾夜市的我来说,真是看什么都好吃,就恨自己只有一个胃。

       至于安静的九份就要费点脚力了,沿着竖崎路一路向上走到顶,一直走到九份小学。从这里开始,游客已经很少了,道路两边的老建筑越来越多,随便钻进一条巷子都是曲径通幽、远离尘嚣。距九份大概十分钟车程的山背还有一座没落的矿村——金瓜石,金瓜石山下还有个小渔港,也是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小村子。可惜时间拮据不能前去探秘。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台湾的公车车次很少,可能是因为台湾人更喜欢机动便利的机车吧,这导致我在冷雨中站了半小时才坐上开往瑞芳的公车,明天转站桃园

本篇游记共含1720个文字,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12-20 08:1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