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行游记:大美新疆之《天山行》手机摄影/文

18
白眉仙客 (承德) LV.4
2016-12-19 14:46 383/2

        《 新疆是个好地方,天山南北稻花香 》,伴着这首耳熟能详的新彊民歌,我们一行六人,在飞机的巨大轰呜声中顺利地抵达了乌鲁木齐的地窝铺机场。

        面对着车窗外繁华的市区,少时书中的迪化老城,早前的记忆随着车流被逐渐地抹去,而天山却慢慢地压在我的心头!

        记得有这么一种说法:"当你对一件事情或某一个地方总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一种挥之不去的期望时,也许预示着的或相伴着的却是巨大的落差",我此时的心,就是在这种忐忑和焦虑中被挤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我惧怕失落,但我会勇敢地面对,因为-我学会了承受,我爱新疆,这里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娜尔汗的心醉了",是的,葡萄成熟的季节,我们的心,也被阿娜尔汗那美妙的歌声和甜美的葡萄牵动着,来到了吐鲁番,哦!岂止是葡萄,这里简直就是瓜果的故乡,舌尖上的梦境!

        我们同行中,五位女士都是好吃族,为了新疆的瓜果,她们做足了准备,甚至于还清洗了味蕾,准备一饱口福,而此行的第一站还是先过火焰山吧!

        这是我第一次要近距离接触天山,火焰山地处天山山脉北麓。

        当我们被茫茫的戈壁公路巅簸的有些困意时,车内传来的唏嘘声,涌进了我的耳阔,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睑,朝车外望去,一架沟壑纵横的大山横亘在我们的眼前,我有些惊愕了!燥动的在座位上开始不安起来!这就是我梦想多年的天山吗?我甚至觉出心律有些加快!

        我到过祖国的多座名山大川,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横山,还有黄山、峨眉,更有那西藏的珠峰、南伽巴瓦峰,而心中最为神圣的母亲山天山,我终于来到了它的面前,我终于可以抛开案头那张快要翻烂了的地图,得以真真确确地跪在它的面前,我要将双手举过头顶,慢慢地匍匐在地上,我似乎闻到了天山的鼻息声,我……眼睛湿润的有些模糊!

        火焰山大峡谷,赭红色的山岩层峦叠嶂,此起彼伏,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丹霞地貌吗?我在明知故问!向导已然为我们作了解说,眼前火一样起伏的群山,大气磅礴,撩拨着我的心,我的胸脯也随之剧烈的起伏起来,难以自控,大巴刚停稳,我便急着跳下了车,飞快地扑到了天山母亲的怀中,周身也觉得热火起来!

        全长2500多公里的天山山脉,地处中亚的中部,它横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部,,为塔里木、准噶尔盆地的分界,系由数列东西向的褶皱断块山组成,主峰托木尔峰海拔7443.8米,终年被积雪覆盖,由于大部分山体富含金、银、铜铁、硝等矿藏,植物很难在岩石表面扎根,所以,苍凉的外表与山的内涵显得极不协调!

        天山,在个各地区所形成的断块地貌特征都不尽相同,它就像镶嵌在我们伟大祖国母亲项上的一串项链,显得那么雍容华贵、色彩斑斓!

        在喀什河谷地,当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候,幕士塔格峰和公格尔雪山在阳光的照射下,折返出刺眼的光芒,而雪山脚下的卡勒库里湖,则像少女手中擎着的一面镜子,里面倒映着皑皑的白雪,如同这根项链上那块最为珍贵的和田美玉!

        今天,也就是十月十五日,连日的行程,已经进入到第五天,我们的大巴士疾驰在荒凉的戈壁上,仿佛如那苍远的月亮表面,远处的天山时隐时现,就像母亲在时刻关注着这群野性的游子,不敢离其左右,并不时地又用它那巨大的臂膀将孩子们揽回到它的胸前。

        奔赴南疆的路异常遥远,当我们又回到天山的怀抱时,便知道这里已是南北疆的分水岭。

        我们的车延着峡谷弯延而上,这里的山跟龙的九子一样,又有不同,高耸的由黑暗色巨石组成的悬崖被白雪覆盖着,当我们惊诧它雄浑并走近它时,就像母亲第一次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母亲的肩头披着的并不是晶莹的雪花,而是雪白的流沙,又更像佛祖赐予母亲的一条雪白的哈达,从母亲那宽厚的肩上缓缓流下,流向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

        㬵河的夕阳,胧照在这座巨大的城廓之上,往惜的岁月如过往云烟,令人不堪回首,这座始建于公元前2世纪的西域36国之一的车师前国,曾经骁勇彪悍的民族,在一代代的战马嘶鸣声中将这座繁华的都城变成了今日的废墟,而千里之外的罗布泊地区,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古老的罗布人家,却仍然生活在塔里木河两岸,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延续着传统的捕鱼作业,而如今,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他们,帮助他们放弃落后的谋生产业,开启了现代人全新的生活,政府又将传统的村寨,打造成了优美的旅游景区。

        火红的落日,渐渐地收起了它的笑容,静静地落入了古老的塔里木河,夜幕初上,戈壁和沙漠也渐渐地安静了下来!而此时,华丽的库尔勒城却像一颗熣灿的夜明珠,闪耀在大漠深处,当我们还没洗掉征尘,还要为明天的旅程而攒足足够的体能时,时间己指向夜里10点多钟,库尔勒喧闹的夜生活,便与我们擦肩而过!

        周而复始,当新的一天来临之际,两岸的胡杨林,又将塔里木河的落日擎上了树的梢头。

        我崇拜胡杨,因为它是昆仑山的女儿,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那种特有的气质,使它具有能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创造出绝无仅有的生命奇迹!它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能顽强地生存繁衍于沙漠之中,因而被人们赞誉为"英雄树!",它生一千年,死后任凭风割雨蚀而挺立千年不倒,即使倒伏于地,那种大气的容颜也还要保持一千年顽强坚韧而不腐!这不正是中华民族历史的真实写照吗!

        当我揣着忐忑的心走进了胡杨林,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以往的南疆少有降雨,每到深秋,这里便进入了如醉如痴的童话世界。美丽的胡杨林维吾尔语称"托克拉克",意为"最美丽的树"。而今年偏多的雨水对于胡杨来说恰恰是致命的,雨水中所含的一种"铁锈真菌"已将林子里大面积的叶子破坏殆尽,景区不得不请求空中支援,喷洒农药,所幸的是,树的生命保住了,而几千公里赶来想一睹芳容的"我",内心带走的却是沉甸甸的遗憾!我爱你-胡杨!!

        大峡谷位于天山南麓的阿克苏地区,车过了盐水收费站一路前行,便进入了著名的大峡谷景区,这里属于雅丹地貌和丹霞地貌的混合区域,沿途的景色使你总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造物主的想象力总是那么神奇,令你叹为观止,即使用再美妙的语言,也不足以把这里的内涵能表达的淋漓尽致,为了不枉此行,我所能做的,便是在领队所给予的金子般的时间内,开动我的想象力和这付已经不太年轻的双腿,飞快地游离于其间,以近似疯狂地按动着快门,以便替代酸言乏语,尽最大的努力将这里绝美的自然风光带出天山,带出大漠以飨读者之需。

        午后的帕米尔高原清风徐徐,淡蓝色的天空白云如絮,我和老程摆弄着手机,正在车上慢慢地消化着怪石山风光,而又一组视觉的盛宴闯入了眼帘!时近黄昏,由于长途的疲惫,大部分团友已显得有些呆倦,经领队提醒,也是为了提振一下我们疲劳的神经,所有的旅伴都齐刷刷地顺着石头领队所指的窗左侧望去,眼前的一切你怎么也不敢相信?
"大漠风光起天山/堪比匡庐一万年/
白沙直泻三千尺/恰如银河落九天/
可撼大诗人的千古绝句没能出在这里,愚腐心实有不甘,便运拙腮以泄不平!

        车飞快地行驶着,眼见着这绝世美景,要像阳光下色彩斑斓的肥皂泡沫一样将在眼前消失,我们吁请领队和师傅为我们开了绿灯,在此只能停留10分钟。

        水和天将乳白色的沙山夹在了中间,在蓝天和湖水的衬托下,一位风姿嫣然的少女,舞动着手中的白纱,轻轻地搅动着平静的水面,呵!好一幅西施浣纱图呀!

        无知无畏的我,不顾一切地朝着湖边冲去,想近距离领略一下少女的风姿,要知道,这里可是海拔三千多米的帕米尔高原呀!讨厌的师傅用他那烦人的喇叭在不断地惊扰着微眠的少女,也在催促着我,由于剧烈的跑动,高原的反应使我炸肺般痛苦,而像机里,我平静地坐在少女的对岸,我的心,慢慢地又归于了平静。

        新疆的美食,始终贯穿着我们的行程,这是旅行者必须的物质保障,美丽的景色使我们真正的认识了新疆,也为当初曾经的疑虑而心怀自惭,即便用最华丽的词藻也不能诠释出这里大美的景像,这将是我游历中最大的收获,而与之相伴的美食羊肉拌饭和香酥可口的羊肉串等更是女士们的最爱,眼见着姐妹们大快朵颐,全然不顾丰乳肥臀之虞!我才认识到这是我见证过的最具诱惑力的新彊味道!

        西域的美食,看来历史悠久,在这条古丝绸之路上,千百年来,各国的商人们结合当地的资源优势,相互切磋着各自的美味,才孕育了这里独特的饮食文化。

         在喀什大清真寺广场,火红的石榴摆放在桌上,俩位和蔼的维族兄弟,热情地邀请我们落座,品尝着新榨的味道极鲜美的石榴汁,也只有在花果的故乡,朴实的喀什,在没有任何添加剂的作用下,才能品尝到如此纯真的果味!

        大清真寺外,维族老人们在充分地享受着高原和煦温馨的日光,他们身着民族传统服饰,头戴手工制作的四方花帽,女人们则头裹着各种颜色的头巾,裙摆飘洒着,形成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喧闹的喀什街头,一派祥和景象。

        在喀什的行程己经结束,几天下来,两千多公里的路途,确使我们有些人困马乏,返回乌鲁木齐的列车己驶离喀什车站,铁路延着天山一路向北伸𨒂,渐渐的,渐渐的,喀什阿克苏库车,还有兵团人的摇篮库尔勒被甩到了身后,前方只有两条钝钝的钢轨在银色的月光下发出机械的有节奏的磨擦声。

本篇游记共含3820个文字,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12-20 17:26

走一趟新疆很不容易,尤以南疆更甚,感受一下吧,真是大美!

2016-12-20 21: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