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赤道雪峰

26
安康鱼 LV.12
2016-12-20 22:56 587/7
  • 出发时间/2016-07-18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和朋友

前世为源,来世为终
追随灵魂的向导
踏梦心中的雪峰--乞力马扎罗 KILIMANJARO
今世人生皆在【途中】

前言

慎入 !
百图游记
叙事冗长
需要花点时间静赏

码字
能弥补自己渐渐深沉的……遗忘症
能活跃刻板生活中的……单调思维
也能分享给……有追求的人

开篇

在教科书的世界里
这片土地
完成了人类的进化
步入文明

在纪录片的世界里
这片土地
充满野性与弱肉强食
奔跑 撕咬与吼叫

在我的世界里
这片土地
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神秘莫测与文艺青葱
……

经历万般折腾与曲折
如愿来到
这片土地
        ∶
东非大草原
乞力马扎罗的衣裙

【赤道雪峰】

乞力马扎罗
Kilimanjaro

土著斯瓦希里语 ∶
 "闪闪发光的山"


缘份


澳大利亚
乌鲁鲁Uluru
……

艾尔斯岩)


坦桑尼亚
乌乎鲁Uhuru
……

乞力马扎罗的最高峰)

……

居然巧合得
一字之差

皆为世界自然奇观
尽收2016年

……

乞力马扎罗的裙围上
塞伦盖蒂大草原
无疑是最漂亮的一角
日落的独眼
犹如【上帝之瞳】
注视着来到他身边的行人

信念

选择这张炯炯有力的落日之瞳
是恰如自己内心的坚持

乞力马扎罗
自我
在地球仪上了解世界以来
一直魂绕着它火山雪峰的传奇
当年只求能触碰到它的衣裙
不曾想
现实中
还能触摸到它的雪帽
……号称最热赤道上的雪
成年,积蓄,体能
还有默默奉献的家庭
都成全了自己
时值不惑之年
毅然踏出不留遗憾的脚步
……

对我
这是终身的记忆

(曾两次飞越乞力马扎罗
一窥其火山口的全貌
搜寻走过的足迹
魂牵梦绕
感慨万千

乞力马扎罗

乞力马扎罗位于赤道与南纬3度之间。
山的全境在坦桑尼亚,紧靠肯尼亚边境。肯尼亚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是欣赏乞力马扎罗山最好的地方。它是一座休眠火山,非洲最高山脉,世界七极之一。
乞力马扎罗由基博(Kibo)、马文济(Mawensi)、希拉(Shira)三个火山构成。最高峰在基博的---乌乎鲁,火山口还不时释放火山气体。具研究,最后一次喷发,在15-20万年前。
最有名的其中两条登山线路 ∶ 可口可乐线(Marangu线)和威士忌线(Machame线)。
可口可乐线能在沿途驿站买到可口可乐而得名,并有小木屋住宿,线路平缓,景色单调,适合最轻松的攀登体验。
威士忌线就是我选择的线路,名气最大,景色最美,一路帐篷住宿,没补给可买,难度系数在所有线路中偏难,行走起来有威士忌酒精的刺激感,令人欲罢而不能。

……

KILIMANJARO
"If you can't climb it."
"Drink it."

我的T裇衫Logo
随身自带一股醉意
乞力马扎罗啤酒🍺 )

……成为我的挚爱




乞力马扎罗山的雪》海明威 

开篇写到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安博塞利---大象的摇篮   瑜儿摄)
(定格这张照片时,正置身峰顶白雪间)

当你凝神远眺
这座壮丽深邃的
孤独巨人时

常常能感受到它有股
内在的
燃烧的
躁动的
原始生命力
……

登山须知

乞力马扎罗的攀登,不比国内登山那样随意。作为坦桑尼亚的标志性旅游项目,政府管理还是非常严格的。
1.游客进山必须从规定大门进山。
2.游客登山必须经由本国登山公司来负责,哪怕你就是一个人攀登,也不例外。
3.登山线路不得随意更改,不得开辟新线路,每条线路按照营地的设置安排攀登的时间。
4.登山的人员配比率必须按照规定要求,至少一人登山三人协助的比例。(促进当地人就业的好政策)
5.登山向导必须有专业考核证书,各项协作背夫必须持有考核后发放的证书才能接待客人。
6.每个营地都设置有检查登记站,所有人必须持各自的入山证明签名登记。
7.部分营地周边设置有直升机坪,不得占用和建营地。
8.登山费用根据不同线路和时间,有指导价格,登山公司不得随意变动,只可根据服务档次适当调整(例如餐食的好坏),其他服务标准流程必须按照政府要求的标准执行。(保证了基本服务质量,这服务质量真是我们国内户外公司没法比拟的,标准英式服务)
9.环保要求特别严格,连塑料饮料瓶都是禁止带入的,必须自备水壶水袋。所有营地除政府配套设施建设(如厕所和登记检查站及可乐线的木屋),一律不允许搭建永久和半永久建筑,各大登山公司都必须携带临时帐篷住宿。营地垃圾是肯定清扫干净的。否则处罚严厉。(确实做得好,真正的不留痕迹登山)
10.严禁在野外使用火种,只能在厨房帐篷里使用,禁止吸烟和携带酒精饮料进山。
11.保险救援什么的,大家都差不多。
12.切记小费是单独的,不包含在登山费用里的。平均一人有200多美金的小费,给向导和随行人员的,由向导来分配。这很重要哦,虽然是最后给,但也是他们提供优质服务的动力来源。

行程

逐日开启我的登山历程
随着海拔的升高
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惊喜
从热带雨林到高寒冰川
从泥土到火山灰
从理想到现实
一起感受一下
乞力马扎罗带来的非凡体验

(莫西镇一侧看到的山形)

Day 1

莫西镇---马切姆营地
Moshi Town---Machame Gate---Machame Camp
莫西镇是登山的出发点
登山所有的线路
几乎都是在这里补充给养和召集人员
这里也是各大登山公司的驻地

出发Machame线(威士忌线)
早7点
由山脚莫西镇的酒店出发
一个小时不到
专车送达山门Machame Gate(海拔1840)
如同山峰造型一样
简洁有力

开启逐梦之旅
……

鲜花包围的Machame山门集合点
热闹如同集市
却井井有条
各自归属的队伍都在等候过秤物品
这是政府保护性要求的
每位背夫所承担物资重量
必须符合要求

办好一切手续后
和一群二十几人联合国大队伍同时出发
好不热闹
可是路长山大
没走多久
就余下我们自己了
倒也落得清静


踏入雨林
美如幻境
看不见的鸟儿在树间嘶鸣
看得见的长尾猴在头顶嬉戏
树挂随风飘忽
长藤曲折盘绕

感如
空中飘来一首悠长的吉他曲
背着行囊
穿行在高低音符之间
……

慢慢
雾气开始升腾
迷糊了穿透树叶的阳光
……

整个雨林变幻得
神秘莫测

乞力马扎罗
有着独立的生态系统
许多特有的鲜花和植被
在这里绽开它们的容颜
徐徐开启它精彩的序幕
……

听鸟语
闻花香

挽起赤道雪峰的门帘

不抬头
不落后

紧贴脚跟上

穿行在
綄纱中

犹闻兰花香

蓦回头
却发现

一山秋雾绕

结藤妖娆
泥土踏香

路人苦寻去方向

浮光掠影
蓠蔓纠缠

不识陌路笑语伴

穿行时空
难觅方向

只盼前途暖阳照

从原始森林
穿云踏雾而来
没有细雨的湿身
没有泥泞的胶着
全身而出
晒到了刚刚还在暮暮思恋的阳光
却发现戴着雪帽的乌乎鲁峰
就在眼前
被迷雾压抑的激情喷勃而出
经不住拍打着胸脯
呐喊一声
"Jambo !(你好 !)"
……

人猿泰山的雨林

早早到达
【马切姆营地】
Machame Camp(海拔2980)
……我的帐篷
刚出雨林不远
遥望乌乎鲁

登记,入帐,洗脸,烫脚,休息
直到下午茶时间
没错
就是



……
五星级英式服务
热茶 热咖啡 姜饼干 



……

帐篷旁边
是整个营地最高的一块巨石
晒上了自己汗湿的衣物
却发现许多人喜欢爬上这里
原来
上面的手机信号最好
这也是我整个登山中
唯一能发送消息的地方
……

太阳落山前
联合国登山队的各个阵营
都轮番开启了乞力马扎罗特有的欢迎仪式
全体向导和背夫们齐上阵
在乌乎鲁的背影下
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Jambo的呼喊
至今回荡在我们脑际
(Jambo斯瓦西里语∶ 你好!)

我们小小的三人团队
共计13号人
也能围个大圈欢唱
……
在一顿节奏鲜明的呼喊声中
望着乌乎鲁红透
第一天的激情与疲惫

……

消融在欢乐的气氛里


乞力马扎罗的传说】

"乞力马"的意思是"小石",而"扎罗"的意思则是"大鬼"。神话说,一个男童正在草原上放牧,发现一只豺狼混进羊群。他机警地拣起几块小石头向豺狼掷去。豺狼显现原形,竟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魔鬼。魔鬼善于变幻,体形越来越大。不料,小石头也能变化,块头不但越来越大,而且通体发红,成为一个个火球。这些火球聚拢在一起,成为一个火堆,将魔鬼牢牢压住。魔鬼越挣扎,火堆就变得越高。到把魔鬼压扁烧死时,牧童发现,面前兀立的竟是一座高大的火山。
                                   ---乞力马扎罗

Day 2

马切姆营地---希拉营地
Machame Camp---Shira Camp

独霸一顶双人帐
相当的舒适
一夜无梦

晨间
听见月光的呼唤
来自遥远的清空
……
离帐发现
乌乎鲁
还戴着昏悻的睡帽
日月相望

Jambo
一帕热水脸
一杯热咖啡
一桌热餐盘
打包行李
出发

一路地向上
越过飘满树挂的灌木林
发现已经置身云海之上

日当正午
在山头的直升机坪边
坐在曾经的火山熔岩上
路餐
身后的乌乎鲁
就此一路相伴

穿梭在花海间
漂浮在云海上
回望来路

踱着游览的步伐
轻松地抵达
【希拉营地】
Shira Camp(海拔3750)



如同玻璃杯里
浸泡着冰块的的威士忌
不光美丽
还醉人
……

希拉
醉美的营地


依附在岩石和树木上
与粗糙和野性为伍
……



迎着雪峰
从纠结的蔓草和沟壑里升起
……


它和渡鸦
一起栖落在干枯的合欢树桩上
……

漫地梳黄妆点
满坡彩帐凸起
……

(花名 ∶ 梳黄菊 坦桑原产)

每一条山路
都通向
美的神秘所在
……

静静的午茶后
呆坐在崖边巨石上
一边是五彩的帐篷
一边是无边的云海
轻轻地触摸火山岩上的斑驳苔藓
与山对话
倾听风拨野花的密语
打趣嬉闹渡鸦的聒噪
与世无争的山境
让人彻底的不知身在何处
……
魂在何方
……



希拉营地背靠基博(乌乎鲁峰)
面朝梅鲁
无与伦比的顶级营地景致
注定是攀登乞力马扎罗各线路里
独一无二的风景
……
梅鲁
MT.Meru
活火山
海拔4566
位于阿鲁沙国家公园
可以3-4天徒步登顶
正观云中的乞力马扎罗

梅鲁对望
何为天地
……

与基博对望
何为神往
……

与时光对望
何为远方
……

踏棘草之间
为一尺落脚

(花名∶肯亚蓟 ji)

踏天地之间
为一身行囊


落座
正对乌乎鲁开启的帐篷餐厅里
欢声笑语间
已过三道菜的晚宴
在坦桑咖啡香浓的(想念乞力马扎罗啤酒🍺)
觥筹交错间
……
夕阳燃烧起营地
山峰如炬
蔓草似火
黯蓝卷裹着天空
魅力斑斓

举首
雪山皓月耀苍穹
合欢燃腥红

回望
云海漫漫托梅鲁
闲散风云寂


还是我的帐篷
前山后海
这景致
……

瞻前顾后
身不由己
停不下来的快门


今天到达营地稍早,休息午茶后,向导带领大家空手往返徒步,继续上升到一处巨岩观景台,以期适应高海拔行走。沿途有直升机坪,有熔岩洞穴,有看见希拉二号营地……这也是登山的规定动作,可见威士忌线路设计的精致,让你全览美景的同时,适应高海拔的环境。

Day 3

希拉营地---熔岩塔---巴兰可营地
Shira Camp---Lava Tower---Barranco Camp


看着脚下舒缓的云海
就着杯中的热气
猛吸一口
……

一股温柔的力量
流淌进我的身体
原本那些躁动不已的小情绪
也随之安分地待着
片刻的清醒
很多时候会让我沉淀自己
认清眼前所处的状态
……远行
对于我的意义
大概如此 

咖啡的浓香
化不透清晨的蓝黛

黑鸦的嘶鸣
擦不去梅鲁的倦容


有一段让我无比震惊的时光
必须得吐露
……
清晨五点多
还有时差的困扰
出帐篷……
惊心动魄
一轮金黄巨大的圆月
漂浮在身前
熠熠发光
彻底震撼了我
也许时值月十五
此月亮之巨大 今生第一次遇见
完全赛过十五的洱海月
这里可是赤道
离地心最远的地方
还在赤道的高海拔山上
也许是地球上最接近月亮的地方了
如此的幸运
痴痴地呆望
直至霞光初现
月光渐渐黯淡而逝
……蓦然幡醒
相机还在沉睡😭



Jambo
热水脸
早茶
出发……

几分留念为身后的希拉
几分激动为前方的熔岩塔


踏寻在美的山径
漫山的永生花
灿烂一路
紧紧
拽住我的双脚


(花名∶everlasting flower 生在高原,花开久久不败)

高耸的半边莲
列队与行人为伍
一路相随
……
是路标
是守护
乞力马扎罗
……迎宾花

(花名 ∶ 半边莲  乞力马扎罗特有)

离不开的手杖
丈量着我们的双腿
也见证着辛勤的汗水
……


云之上
灌木已稀疏
荒漠乱石满坡
……
背夫的身形
脱离了植被的遮掩
越加地清晰

身形庞大的火山熔岩塔
在基博跟前
就是一块小小的黑曜石(一种火山石)
……
其间若隐若现的小道
爬满行者
更是一群看不清的蝼蚁

一直在爬升
行走道路越加地困难
不关乎艰险
只关乎空气

缺氧

70多岁的美国Professor
独身一人
跟随向导攀登
虽然行走缓慢
但一直在坚持
……
回想国内的这个年龄
正是子孙绕膝享天年的时候
绕绕公园走走
都属大动筋骨
根本无法想象人家攀登在
非洲之巅
……

偶像


熔岩塔
Lava Tower
海拔4600
其他部分线路的登山队
在这里建有营地
而对我们
只是一个独特景致的午餐点
能清晰地看到
乞力马扎罗的雪线

丰碑一般高耸的熔岩
形似高塔
是这个营地的标志
正值旺季
人来人往
渡鸦成群


熔岩塔下
石缝之间

以石为凳
以石为桌
以石为伞
纯天然
堪比肯德基的路餐
配上服务的热咖啡
另类的野餐
趣味十足
不感一丝寒颤简陋

餐后休息片刻
开始了绕山的横切
在熔岩褶皱里上上下下地行进
始终以乌乎鲁为圆心转动
天空中看起来小小的熔岩流皱纹
走起来都是翻山越岭


接近巴兰可营地
步入【千里光】的神奇境界
独对乌乎鲁的雪峰
恍若隔世

(千里光 ∶乞力马扎罗特有的史前木本植被)


林石相参
溪流相伴
雪峰相映
无一处不精彩


时候尚早
得以在此休息等待
记录下人与千里光的对比
深刻体验一把
回归原始的境界

穿行在
这样一片神奇的植物间
仿佛回到了史前
回到了人类祖先的世界

映衬着万年雪峰的千里光
处处散发出化石般的味道
如同蓑衣般的树冠
是历年来的枯叶层叠
抵御目前算得上是冬季的寒风
乞力马扎罗独有
可见其珍稀的程度
堪比植物界的大熊猫


巴兰可营地
Barranco Camp(海拔3950)
座落在狭长山谷间
山下正对莫西小镇
夜晚还能看到稀疏的灯光
登记
洗脸
热咖啡
……

理想和现实
其实并不遥远

上下两个阶梯的巴兰可营地
密密麻麻都扎满了帐篷
在登山的好天气里
全世界的爱好者们都齐聚这里
千里光旁的绿色帐篷
是我今晚的安身之处

只要坐满人的高地
一定是手机信号好的去处
斜阳中的背影
慵懒而闲适

阳西照乌乎鲁
近得就在我们头顶
触手可及
雄壮无比
……
还有一天一夜
才能企及它的高度
盼望

Day 4

巴兰可营地---巴兰可墙---卡兰加---巴拉夫营地
Barranco Camp---Barranco Wall
---Karanga Tal---Barafu Camp


巴兰可墙
Barranco Wall
就在营地旁
道路清晰可辨
洗漱
早餐
打包
揣着忐忑的心
出发


看见它的第一眼
无不为之惊叹
那是岩羊的路径
直挂峭壁之上

人之高度
受困于视线
不觉墙后的宽广
只重眼前
攀爬于悬崖绝壁之上
顿感人世渺小
力单势薄
……
却随心之向往
从未放弃

在山脚
扎紧背包
戴好手套
系紧鞋带
收好登山杖
深吸一口山气
……
视线向上
才是正确的攀爬方式
回首
那是不堪入目
腿脚发软
……

不断地招呼向导
照顾好队友通过每一个困难节点
安全始终是第一位
胆大心细
成功的基石

……
手脚并用
心随脚动
克服恐惧的同时
却真心享受攀爬线路的乐趣
没有挑战的登山
只是徒步
富于激情的岩壁
回归攀登的本质
……

昨晚的巴兰可营地
已远在身下
前行人的身形
却屹立蓝天之上

上高
甩汗拂面
感受壮阔
云波然然

此行的核心团队
悉数亮相

赤道雪峰上的
地心引力
世界最低

空中飞人
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
只要你
耐得住
……
高反

卓立此山
眼见皆无山
望天
吸气
只有滚滚云海下的东非大草原
至天际

继续地横切
乌乎鲁近在咫尺
却还有两天的路程
望见山
跑断腿
……

诱惑
十足的诱惑

转瞬
一个陡峭的下坡
切断去路
一眼望见直伸谷底
不断地弯身迈腿
根本没立足的停留之地
干脆开挂
一路小跑跳跃而下
只苦了我们的向导
一路小跑追赶而来

Machame威士忌线的设计者
十足一位酒友
他懂得吊足登山者的胃口

从雨林、灌木丛、穿云海
到乱石滩、熔岩塔、越墙
再到踏溪、火山灰、冰川
……
让你尝尽乞力马扎罗
酸甜苦辣咸

刚才还在寸草不生的火山灰里漫行
转眼就下到了开满鲜花的山谷
一山四季
一时两景
只有不断的惊喜


在谷底的溪流旁小憩
望上上下下的人群横穿而过
好不热闹
向导告诉我们
这里上去
就无水源了
开始了最后登顶的路程
今晚的扎营只能小睡
半夜就会出发冲顶
所有线路的人都汇聚前面的营地
沿一条线路冲顶
如此大好的天气
注定冲顶会非常热闹

果然
随后就是一路地爬升
直到植被消失
只剩荒石

充顶前的第二营地
Karanga Tal 卡兰加营地
不像更近的巴兰可营地
这里靠近水源
海拔约低
常规的午餐营地
向导戏弄我们说餐队没跟上来
只有路餐
正遗憾之余
大盘的烤鸡腿配薯条摆在了餐桌上
一阵骚乱哄笑
风卷蚕食


离开卡兰加
持续地攀爬在火山岩石堆间
难度越来越大
心情也越来越不平静
一直惦记着今晚的出发

下午4时
终于
扶到了巴拉夫营地的标志牌
Barafu Camp(海拔4600)
冲顶前哨

找到早已搭建好的营地
扔下背包
照旧去管理处登记
不知为什么
从营地到管理处短短一段攀爬
居然瞬间高反
……
这可不是好事儿
今晚11点就要出发冲顶
……
心慌
……

回首来路
寸草不生的蛮石荒野
绵延至云端
不似人间
……
炎魔之境
唯渡鸦盘旋
帐篷卓立磐石
尤感生命的强大
……


【焦土变绿荫的神话】

乞力马扎罗山脚下的马赛人有一则神话,讲述这座高山何以充满勃勃生机……
原来,山顶上居住着一位威严的山神。他双目如炬,炙烤大地,草木枯槁,人难生存。
但是,他有一个好心肠的女儿,见此萌生恻隐之情。她日夜不停地喷云吐雾,云雾化为甘霖,滋润大地,造福山下的人民。
因此,山巅一片焦土,山下却草木成荫。


海拔4673
马文济的山巅
似乎与我们平齐
……头疼
……欲裂
失去了欣赏夕阳火烧马文济峰的欲望
拒绝掉下午茶
吃过头痛粉
(我的高反特效药)
钻进帐篷
裹上睡袋
……
无想
沉寂
沉寂
……



……

恍惚中
……

从不远的山顶射来一束光
无比耀眼
诱人前行
到达彼方
……
雪峰在召唤


挺在帐篷里
一直没挪动过身体
神思游离
……
时间过得很快
时间走得很慢
……
直到
听见晚餐的召唤
人已无恙
满血复活
胃口却败落
马文济已深入黑夜的长梦中
点着营地灯
穿戴了所有的衣物
收藏起了相机
做好冲顶的一切准备
出发前的激动
有着梦幻般的美好 !
说不出
道不明
……

Day 5

巴拉夫营地---乌乎鲁峰---米伦营地
Barafu Camp---Uhuru Peak---Millennium Camp

夜11时
准时出发
减负
可是那单反相机和镜头
却是省不了的份量
硬着头皮也得背上这十几斤
……
执着

冲顶
激动万分的时刻
整个巴拉夫营地
都在躁动
只见山上的头灯
已经蜿蜒成长龙
狭窄漆黑的山道
瞬间排起了长队
寒夜
走走停停地前行
严重制约着我的节奏
浑身感觉发冷
对于才高反过来的我
堪忧
……
跟随向导
截近路而行
保持身体的热度
……
没完没了的绝望坡
在黑夜中仿佛没有尽头
唯有埋头苦行
……
暮然发现
天边泛起了微蓝
日出
就在痛苦时分到来
也意味着
离第二高峰(斯特拉峰)不远了
赤道的朝霞
格外的艳丽
如同跳跃的火焰
在天边燃烧
……
虽然痛苦

没有遗憾

阳光
第一时间照亮了我们的去路
山下还在黑暗之中
隐约可见头灯的微光
依旧在攒动
……
高反
换成了醉酒的模式袭来
平衡感渐失
每一次转身发卡弯
都要靠双手的登山杖来支撑
肚子已经空响
苦行了一夜
消耗巨大
最悲催的
水袋里的水
已然结冰
白白耗费我的真气吮吸😭
……
黎明的曙光
带来了希望
特拉峰在望
……

赤道冰川
在你不经意间
现身眼角
……
晨光下
熠熠发光

啜息间的感动
平息了高反缺氧带来的
……酒醉感

(没平常高反的头疼恶心)

几经挣扎
克服了内心的软弱
和一夜的疲惫
踏上
特拉
(Stella Point)
乞力马扎罗的第二高点
来到这里
已经足够拿到登顶证书了
(无数的人却放弃在了这里)
……
接过向导递来的几杯热茶
瞬间回魂
看来真是饿出来的高反
……
休息片刻
来了精神
挂着相机四处扫射
异类😜
……
很多人都以为
这里就是乌乎鲁Peak
已经成功登顶乞力马扎罗之巅
纷纷留影欢呼
转瞬
向导给他们一指铭牌
个个拍头晃脑
痛苦还没有结束😭
离乌乎鲁还有一个小时的攀爬
……
走吧
路还在远方

脚下的路
一直延伸到远方
探入巨大的冰川
前进的队伍
消失在火山灰中
……
空白的大脑
只留下回响
继续
继续
再继续
……

回望马文济峰
曾经高耸的山影
已落在冰川的身下

努力的登山者们
紧盯着脚下的火山灰
摇摆着身躯
迈向相同的目标
各自的终点
……

临近山巅

满地风吹雪
只留一线路
遍寻海明威的风干豹子
……


乞力马扎罗雪冠的美丽传说】

坦桑尼亚肯尼亚栖息着几百万只火烈鸟。这种鸟的羽毛白中透红,异常美丽。
乞力马扎罗山神的女儿喜爱火烈鸟,火烈鸟也喜欢她。因此,每天有成千上万的鸟儿飞到山顶,将羽毛向她奉献。
她利用这些鸟羽精心编织出一顶大彩冠,光华夺目,美丽非凡。
从此,乞力马扎罗拥有了美丽的雪冠。

缓缓俯身
触摸
乞力马扎罗的雪
……
犹如触碰到海明威的精神
一种纯粹的本质
正如火山灰上的白雪
曾经的炙热
已化作冰凌
冰与火
交织成永恒


一弯一起
灵魂出窍般
头晕得更加厉害
扶着手杖稳住片刻
闭眼
吸气
缓缓游神
……
继续
挪完那最后的几步
……



一步
再一步
半步
再半步
……

尽在眼前
近在眼前
就……在眼前
……

人已恍惚
那是用一种机械动作在行走
那是用一种精神意志在移动
那是用一种幸福满足在伸展
……


颤颤巍巍
东倒西晃
摇着凌波微步
短短的几百米
沉浸在醉意中
也不知道
时间过去了多久

终于

终于靠在了标志牌上

……

乌乎鲁峰
(海拔5895)
看着你奔了五天
围着你转了四夜

风啸冰凌  神未归
壮志已酬  人还醉
踏寻千里  冰与火
只为今生  赤道峰

就是
这里

非洲巨人之肩
乞力马扎罗之巅
……



圆梦在这里

新的高度
新的起点
……

心情却意外地平静
没有大声疾呼
没有兴奋激动
更没有热泪盈眶😭
转不动的大脑
只充盈着
如愿

周围逐渐聚集的人群
也格外安静
没有欢呼
没有雀跃
只有相互拥抱和留影
余下
寂静
寂静的山峰
……

(这就是真实的写照)

我知道
从昨夜开始到这里
一个通宵地不停攀爬+高反
大家都不好受
形似一场梦游

壮美的永久冰川
依旧宏伟
忍不住地自拍
要把身影刻在山巅

难挨寂寞的是
镜头
不甘寂寞的是
情绪

层叠的冰褶皱
泛出幽幽绿光
述说着自己的漫长历史
讲山与雪的故事
见证着身边路过的行者
唱风与露的长歌
……
山下远见的雪帽
眼前
却是如此的巨大恢宏

遥望基博火山口
庞大的圆形喷口已蜿蜒不着边际
小山般的冰川
形同可乐杯中的冰块
在消融

峰顶的变幻天气
不容久留
峰顶的超高海拔
不宜久留

可谓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完美的天气
足已不留遗憾
……

下撤

那梦魇一般的下撤
是最恐怖的回忆
来时的路
就在旁边曲折
下撤却是笔直的滑道
厚厚的火山灰
足已淹没你的双脚
在向导的带领下
拖着一夜攀登 本已经僵硬的双腿
顶着还不清醒的大脑
冒着摔倒翻滚的危险
跳跃式地
快速蹬踏下滑而去
……
天呐 !
这是一种多么痛苦的折磨
满脚的石子
满身的火山灰
满眼的紧张
以至于到达营地后
大家半晌没缓过神来
几天来的悠闲感
瞬间拉爆
……

没错 !
这……
……就是登山

终于
回到巴拉夫营地
已是下午3时过
三人坐在餐厅帐内
面面相觑
无心餐食
被突如其来的崎岖山路所震惊
尤为后怕
……
短暂的无言以对
被向导的通知打破
还有几个小时的下撤
才到夜宿的营地
顿时
大家倍感压力山大
只想今夜在此歇脚
……
未果


即刻修整一小时出发
短短的一小时
对我们可谓黄金般宝贵
顾不上灰扑扑的穿戴
和衣而眠
从昨晚积蓄的疲惫
顿时消去大半
缓过精气神
考虑到今天的体力消耗
决定选择了最近的下撤营地
只需要近两小时的下山
向导也顿感轻松
如释重负一般

再次证明
一个英明的决策是多么的重要
选择了就近的营地
不但能保证体力
还能恢复堪忧的心情
一路轻松的氛围
甚至愉快到想放声高唱
……
巴拉夫营地
下撤的道路不再是厚厚的火山灰
因不赶路
得以随意缓行
前段下撤时收藏起的相机
重见天日

一路玩玩耍耍
侃着大山
溜达溜达
就到了Millennium Camp营地
(海拔3730)
正值斜阳夕照
心情大好

打赏打赏
小费时光
给整个团队都带来了欢乐
再次跳起了欢快的Jambo舞
……
这一夜
每一个人
注定充满激动

Day 6

米伦营地---莫西镇
Millennium Camp---Mweka Gate---Moshi Town

一夜都听见向导背夫们的笑语
感受得到大家圆满的心声
他们收获汗水换来的酬劳
我们收获真诚带来的服务

笑容
热水
早餐
打包
出发
这是最后一天躺在
乞力马扎罗的怀抱
……
几分不舍

清晨的阳光
依旧灿烂
心境却截然不同
……
看山
看云
都自带一份亲近

重返绿野仙踪

添了几分熟悉
多了几分感动
心境的释然
伴着回响的山歌
在路上欢跳



“三只菜鸟 ! 三只菜鸟 !
来爬山 来爬山
一起爬到山顶
竟然爬到山顶
真愉快 !
真愉快 ! ”
---《菜鸟爬山歌》自创😜

参考《两只老虎》的音律

每一块踢到的石头
都让我们浑身的骨头
快活到震颤
……
出到大路口
已有车辆接待行走困难的人员
据悉
在我们登山的这几天
有位南非游客因高反而离世
风险无处不在
挑战自我
认识自我
才是攀登的精神实质
何况
它是乞力马扎罗
世界七极之一 (五大洲之巅+南极+北极
非洲屋脊

回到Mweka Gate(海拔1660)
拖着疲惫的双腿
登记
盖章
取证(登顶证明)
……

看到四轮车打着两轮车的国家旅游广告
(自行车环游乞力马扎罗
又是一阵心动
无法平静
……

出山


用脚印丈量了你的全身海拔
用双目欣赏了你的妙曼身姿
用心灵感受了你的孤独气韵


乞力马扎罗

足以让我思绪终生

……

非洲之巅
还此来之愿
笑看之云海
独对之苍天

留给自己





……

……


追随灵魂的脚印
踏过

赤道雪峰


等一等
别把它落在身后





…………………………………………………………………………

鸣谢

何姐、碧碧姐 ……与我登山一路相伴
老权、胡哥和乐哥 ……与我草原一路相随
向导 ∶ 拉西瑞、迈克、撒拉姆 、厨师、                           招待和背夫们 ……与我一路洒落辛勤汗水
地接社 ∶ 《狮子来了》的大卫和各位司机向导们……与我一路相知相伴
校对 ∶ 小马哥……与我一起咬文嚼字



缘份

让我们齐聚
东非大草原

2016.7

本篇游记共含11304个文字,10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安康鱼 的图片:

荆棘草看起来蛮有生命力的

2016-12-21 14:16

2016-12-22 10:5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2-22 10:5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佩服!我2月份也准备去爬 请问爬山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2016-12-29 15:4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wzm_mk 发表于 2016-12-29 15:48:51 的回复:

佩服!我2月份也准备去爬 请问爬山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回复wzm_mk:天气最关键,祝好运!

2016-12-30 23:16

引用 wzm_mk 发表于 2016-12-29 15:48:51 的回复:

佩服!我2月份也准备去爬 请问爬山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回复wzm_mk:高反高反高反

2017-03-02 00:35

佩服佩服,你们居然都没什么高反吗?下山的路很可怕吗

2017-04-29 11: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