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千里王畿,盛世梦华——闲游西安

35
食肉鱼 (鞍山) LV.5
2016-12-21 22:30 358/9
  • 出发时间/2016-12-13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RMB

紫微阊阖宴公侯 ,
碎琼乱玉覆冕旒。
事往行辀思轩翥,
宸文帝台锁槐楸。
熏梅醉柳鹧鸪喑,
飞阁舞榭廊宇愁。
含元泣血还记否?
鹿鸣畅酣属武周。

这本应算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说走就走,只因她是西安,一个12年前就结下深缘的八朝古都,一个锦绣缠身绫罗附体的华贵之地,一个沉睡在编织千年的美梦中不愿苏醒的老城。
这算不得旅行,初衷是圆闺蜜之间多年的梦,最重要的是一周的日夜相伴。但这毕竟是西安,毕竟是阳秋经纬间反复出现的地方,毕竟是那个日思夜想千呼万唤的名字。所以半游半玩,6天的宽松日程,虽不及长安风光之万一,但探索与思虑间,对长安城,对周秦汉隋唐,对盛衰兴亡,对三秦文明,都有了更深刻的解读。
这一年读的典籍,加上上一次短暂的中原之旅,我深深地感受到对河南的喜爱大于陕西。同处汉文化正统,由于对先秦文化及宋的热爱,加之人固有的悲情伤感倾向,让我对中原之地有了难以言说的向往。相比之下,西安在我心中是盛世繁华的代名。汉唐华彩,霓虹掩映,无人能敌。我相信汉唐的长治久安有这座城的功劳,而与东京相比,西京的优势又不仅仅是易守难攻那么简单。
12年前把周边的主要景区都看了个遍。9岁,但是那时已经基本吸收了其精髓,当时也已经对主要王朝的主要任务事件有了大概的框架。但毕竟经历了12年,我的解读与思索有了质的变化。我的兴趣也在悄然改变着。当然,西安城也在悄然改变。
在这里还是要感谢当地旅游部门的良苦用心,真正的把文化事业放在关键的位置(对比前文提到的隔壁某省暴殄天物)。不论是古都文化还是三秦民俗,都洋溢在身边的每一寸土地上。也因此能幸运的得见一些本是荒弃的遗址。
本也算不得所谓旅行,因为这只是我与这座城市一次短暂的交际,我知道,三秦之地永远栖居着一个思古念古,沉吟叹慨的灵魂。
只讲所游之地,不言其他。

曲江池遗址公园

上午到西安,吃过中饭下午就来到曲江池。这也是之前做的行程中一项计划中的游所
之前确实对曲江池未有耳闻,来之前也算是临时抱佛脚才略闻一二。大抵约等于唐的颐和园。自秦汉始便是京华的游览胜地。如今的曲江池早已不复当年盛景,冬日虽杨柳未落,但也是人迹罕至,只是偶有老人闲游。那些现在想起已道不出名字的院落、亭台、楼阁,也是近年来重新修整的结果,曲江新区竭力依史书与诗画力求最大程度的还原。冬水潺潺,当年之水不知已流向何处。曲江流饮,已为绝唱。
走到尽头就到了曲江寒窑遗址公园,传说中的王宝钏薛平贵定情之地。寒窑门前映入眼帘的是古今爱情故事的壁画,比较夸张的是还有灰姑娘。池水中供养了一兑黑天鹅和几对鸳鸯,倒也应景。因为伙伴的身体原因一天的行程结束。寒窑也确实没啥可看,都是在薛王传说的基础上建筑的人工场景。

陕西历史博物馆

似乎这次旅途就是为了历博而来,这也理所应当的成为我独立行程的最重要一站。当然同样意料之中的是,我没有看完,以至于在结束后因为错过了珍宝馆而掉了泪。兽首玛瑙杯对于文博爱好者而言当然不陌生,但万万没想到这座中国第二大历史博物馆会把国宝掩藏在收费区域,以至于让自以为老道的我把它当做野鸡馆……这么说吧,基本上除了多友鼎、吕后玉玺和卫青夫妇的鎏金铜竹节熏炉,其他镇馆之宝我是都错过了。当然我也知道这一定不是我最后一次参观,所以事后也没太挂心。但起码还是显示了这座老牌博物馆在导览方面的疏漏。虽然我清楚像我这样的对文物保持着高敏感度的参观者在少数,但也应该理解贵馆真正创造的价值就在这少数者身上啊。
作为博物馆的常客,这次老老实实的做了七页笔记,以至于对文物的细节没有严格注意。虽然参观旅客数量未因天气减少,但也无碍,毕竟旅客们乐于找讲解,也蹭了不少东西,尤其对于个别文物的理解是大有裨益的。主要的东西还是要看基本陈列。分别以秦汉之际、南北朝两个节点分设了三个展厅。历博贵在脉络清晰,这在我之前去过的里面是数一数二的。现在想来基本上可以讲三秦之地哪怕自蓝田人时期始的历史脉络梳理清楚。具体文物不谈,谈几点触动。一是最大震撼在青铜器。青铜本身就是国宝,由于其制作技艺与规制价值会略高于其他材质的1文物,而尤以夏商时期最为珍贵,但周最精。在河南多见商时的青铜,但不论何地,都远没有在历博所见数目之多,技艺之精。论大小,不下十件可与后母戊鼎比肩。论种类,几乎涵盖了先秦所有记载的功能器皿,甚至一些器皿仅在此处得见。论做工,个个保存完好,精巧细致。期间不乏商青铜,但毕竟仅在陕东地区存在,也远离商文明中心,所以乏精品。第二是西安城的变迁。自周人建制,到唐长安城锦绣繁华,再到如今,城市中的很多基础设施都大体沿用,古人在城市规划中的智慧也被3000年后的百姓分享。第三是多元文化融合的盛景,这是在即使当年北魏古都洛阳都难以得见的景象。西安所经之世大多开放,而作为思路起点,早在西汉文物中,就能看到外来文化的影子。除了不同民族、国度的融合,在盛唐,不论是日用品还是墓葬,鲜艳的颜色描绘,流畅的线条勾勒,万里无一的国际大都市跃然纸上。
临时展中,长城遗址修复比较鸡肋,邯郸博物馆的磁州窑展览可以一看,但仅几件宋金元瓷器独具特色,尚属精品。与河南河北陕西博物馆合搞了一个两周周青铜器展,也耗了不少时间,青铜事小,重要的是把东西周各方国的地理位置与战略地位摸清楚了。各国青铜器间的特点均存在或大或小的差别,而这些差别又影射着各国在地理、文化、地位上的差别。两个月又见到河南博物馆的王子午鼎,私以为不论是历史价值还是技艺都超过贵馆所藏。
旅行当中,最美好的还是在于惊喜。历博无疑是这六天中从知识储备角度而言收获最大的一程,这是早有预料的,但也仅能说是符合预期,却还是没有一件文物能像后母戊鼎或金缕玉衣能让人落泪。回首想想,那日所见文物中,真正最有震慑力的,最喜爱的是什么?没有犹豫,是从临潼淘来的几个秦皇陵兵俑。

累积的第三套十二生肖俑,也是最精美最生动的一套。

西安碑林博物馆——大唐西市博物馆

碑林算是第一次去时的遗珠,也是这次旅行中最惊艳最令人欢欣的一处。
碑林在永宁门附近,也算是古城遗址聚居区。欲前往需途径书院街,一条古色古香的商品街,主要贩卖笔墨纸砚。街的尽头是关中书院,院门还保持着明清风格,如今已变成西安文理学院,不能进入观摩。
冬日的碑林人烟稀少,只有几个大概中年的爱好者进入观看。我的概念中碑林就是依托北宋建制的古碑林与孔庙而建,当然如今西安孔庙已逐渐失去其实质,只是建筑尚存,为碑林提供空间。本身博物馆的面积不大,但可以说珍宝满园。户外部分比较值得赏摩的就是大夏石马和玄宗的石台孝经。玄宗的字工整不失丰腴,盛唐气象尽显。
先说两个石刻馆。西侧的陈毅将军艺术室可以说是件件价值连城,主要云集了自汉唐始的陵墓石刻。东汉被单列为一部分,陕北东汉墓石刻风格独树一帜,以我国北方神话图腾,即大家熟知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为蓝本创作,我猜测不同的神兽组合可以推演墓主人生前的个性特征。当然亮点在于唐墓葬,献陵镇墓兽们巨大威严,李寿墓中石椁与墓志严整浑厚,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室中央的昭陵六骏,形态各异,惟妙惟肖,英气逼人。
东侧的石刻艺术馆以“长安佛韵”为展陈主题。从北朝盛行的四面造像碑,再到隋唐时的富丽伟建的佛雕,以及最后北周五佛为代表的大型佛像,都展示了这个多元文化中心在文明交织中的宗教映像。
重头戏在于七座展室。打头阵的就是开成石经,这是一部绝无仅有的丰碑,不论是作为文献资料还是书法校版都有其非凡的历史意义。当然他能卓然于世的最重要一点就在于完整性难以比拟。第一室面积最大,显然很难由头至尾详睹其容,但十二经之中,总会想到一些文字触动内心,文宗功绩了然。第二室、第三室以唐书最多,尤其是颜、柳、欧的楷书精品与张旭、怀素的草书。显然其中颜真卿的碑文在碑林中展示最多,分量最多,时间跨度也最大。不难看出,颜书偏于饱满丰腴,柳书则清瘦不少,但不论是颜柳欧哪位,都将盛世荣华见于纸上,引人回味。又错过了一件国宝——大秦景教流传中国碑,寻多次未得,好在赏过照片与复版多次,也少些惋惜。第四室以宋元最精,其中黄庭坚和米芾的字飘逸而劲健,清新又不失豪迈,是在碑林中我最中意的字。当然也在其中见到一直被我视为“祖上”(自欺欺人了点)的赵孟頫字。林中所选并非赵体精品,也难见赵晚年时秀逸严整的风格。第五室主要是史料碑,第六、七室以清碑最多,康熙帝临百家,其个人亦以书著称,林则徐、左宗棠也有真迹留存。亭中书名作品最多的还是爱新觉罗·允礼王爷,文风放浪又不失遒劲,深得其父笔法。想来书画本也无统一的审美标准,欲成大家无一不行破立之事。而于后人言,更难度其高下。碑林凡4000碑,字无优劣,皆是精品,都值得拜读。

下午来到大唐西市,主要动因是前一日在历博中对大唐东、西市的介绍诱发了我进一步探索的兴致。如今的西市意欲延续其一千多年前的兴盛繁茂,假托大唐西市之名打造成1一个文化产业园区。说来也是有趣,博物馆常规展览免费,四层的临时展收费。显然我不愿错过任何文物,于是执意买特展的票,然而售票员居然苦苦相劝不要购买特展票,认为30元票价实在不值,既然如此也只好作罢。
来之前做好了功课,也正是游客们评价的所谓“把挖掘遗址踩在脚下”的真实感吸引我一定前来。再一次经历了工作人员比游客多的情况,馆中空空如也。一楼一入馆,悬空踏在车辙与道路、古井与水沟遗址上。古唐城的地层与今日相比已有很长距离,水道条条齐整,车辙道道相错。
二层是主要展馆——丝路起点 盛世商魂。西市为人所知更多的是他作为古丝路起点,在其最鼎盛时期所发挥的商业与民族效应。几处模型力图展示当年西市各行各肆纷至林立的情景,尤其是毕罗胡饼店、胡肆这些时代与第一特征鲜明的商铺名令人遐思。围绕着丝、玉、瓷、陶、镜、食等等主要商品,馆中设置了分类展览,主要藏品部分来自西市遗址。馆中藏品中,我以为铜镜为最佳。收藏铜镜数十,基本涵盖了由初唐到晚唐的主要艺术风格,此类文物见多了基本也就有了初步的年代鉴别能力。其中的海兽葡萄纹镜算是精品中的极致,纹络清晰,又不冗杂。既然是唐文物展,一定是少不了彩陶与三彩俑。不论何时,三彩马永远是最为人注目的文物。当然也有几件出土墓志及棺椁,但规制与工艺较之李寿墓都不可同日而语。
三楼是丝路沿线国家展,大体还是自西向东介绍自汉始丝路沿线主要国家历史沿革与商业地位,展品以货币为主,由于时间紧,没来得及细观。

又见一处十二生肖俑

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

从09年知其重建的消息,大明宫变成了我心心念念的地方。过眼烟云散随风,忽悠基友陪我来循迹大唐。或许这一抔土承载了太多对千年前风月与水火的记挂,是宣武门秦王弑亲的决绝与雷厉,是兴安门太平下嫁时薛绍灿烂的容光,是宣政殿帝后共朝的庄严与壮阔,是含元殿玄宗大宴使臣的歌舞升平,是丹凤门朱温引火欲焚的贪痴与迷醉。
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是以“遗址”冠名,就定然是荒草遍野。但还是没有想到连含元殿都没有重建,只有丹凤门尚存,算是在南开门城畿处留点念想。但这才是我喜欢的方式,也是大明宫应该扯开遮羞布裸露在世人面前的样子。以往西安城热爱复盛世之象,以秦皇汉武、太宗武后玄宗为蓝本兴土木,欲重现咸阳。长安之光。然千余年风烟滚滚,浓妆艳抹便能遮掩尘霾?
大明宫面积之大自不必说,整个公园收费部分大概占一半。从西门,即麟德殿遗址处进入。还是提醒后来人,尽量从南门,即丹凤门遗址进入,这样省时的同时也会达到统揽的目的。自麟德殿经延英殿南行,夹在中书省与御史台间前行,沿途仅见几处土坯,似乎还能昭示此处一度为帝王将相所用。遗址前,有复原模型依史书典籍及遗址勘复极大程度的还原主殿及其周边院落的旧容。向南行不久即至含元殿。巍巍含元,冠盖相望,繁华落尽,却空留抔土,何以为家。遗址基础上,专家以土基还原建筑模型,此做法还是值得称道。南端至丹凤门,但丹凤门已在收费区之外了,毕竟还要折返继续游览,所以就只能留有遗憾。
向北沿东侧道经门下省来到微缩景观展。大明宫全景映入眼下,格局规制一目了然,建议公园可以加入建筑名,方便记忆。西侧便是遗址博物馆,算是大明宫中真正珍宝之所在,藏品仅部门来自大明宫三大遗址,馆中文物不多,主要力图还原大明宫修建时的逶迤庄严,以及唐皇家生活的精致纷繁。瓦当方砖与陶、三彩文官、仕女、胡人、马俑依旧是主题。此外,大明宫中还曾有汉墓挖掘,汉墓中的墓室及其精品如铁剑也都完整展出。不远处便到达三殿中最北侧的紫宸殿,如今几个红色铁架苦苦支撑。此举着实略显刻意。再向南便是皇寝区,主要景观便是太液池及蓬莱山。朱温一炬,天宫夷为平地,后来者便再次拓荒垦土,想来太液池水早已尽。曾与蓬莱仙境媲美的人世盛景,如今随冬风乍凉,肃杀清冷,无人赏玩。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大唐芙蓉园

为了在我与基友间找一个折中项,最终临时起意将大雁塔博物院改为了芙蓉园。芙蓉园一项被视为遗址文化产业的典范,芙蓉园本就是秦后帝妃文人曲水流觞之处,一千年来皇家禁苑莺歌燕舞。赏美景,观歌舞,旖旎风光演霓裳。芙蓉园选择了以一种与大明宫截然不同的方式呈现唐行宫之壮,还原盛景也好,粉饰太平也罢,毕竟不复当年胜,空有满树繁花,纵揽百万过客匆匆,有心人也只能枉凭吊一方水土。
选择来看看的另一方面原因是清明上河园珠玉在前,想来芙蓉园也应该是人满为患,来看看唐市风情和整点表演也是极好的。没成想冬雾中的西安真是人少得可怜,淡季的芙蓉园的人力资源也随旅客人数削减不少,仅在仕女馆看到玄宗迎娶贵妃,更别说唐肆之清冷萧索了。
芙蓉园依然是以湖为轴,紫云楼为中心。紫云楼上,玄宗宴饮臣众,与民同乐,一时盛况无一。如今进入其中是大唐芙蓉园艺术博物馆。显然其容量、规制与前文所述各馆大相径庭,主要为盛唐时期文物,尤以陶、瓷、金银器为甚。乏善可陈,不过令人惊奇的是馆内文物的完好程度臻于完美,甚至于一些陶器其漆几乎无脱色、掉落情况,稍有些匪夷所思。
冬日的大观园少有人烟,但雾中亭台水榭,却别有一番韵致。各式建筑能记住的不多,本身的功用设计也极为勉强,毕竟也是把汉唐时期的典故东拼西凑来以为建筑依据,但建筑者的良苦用心可见一斑。不过冬韵长安此景最胜,碧波粼粼天鹅戏,柳枝颤颤杜鹃栖,总归是不虚此行。

秦二世陵遗址公园

只因第一日在曲江畔的“惊鸿一瞥,便久不能忘。哈哈其实真的只是因为在曲江池畔的一则广告在心中种了草,别笃定了意念。本计划是长安区博物馆,无奈闭馆。无处安放之际,想起了那日的一回眸,打车去往二世墓。二世墓是曲江六大遗址公园的收官之作,其中四大我分了三天逛完了,只能说这次游览很随性。加上12年前的旅程,六大遗址公园也算是功德圆满,当然最终一站才是我说不上最爱,但起码是最触动心扉的一处。
曲江距长安区不远,但新区就是另一幕景象,二世墓也就在新建小区簇拥下。遗址公园不大,又因墓主人的特殊身份,被冠以“秦亡警示文化、秦文明反思文化”之名。世人知二世者毕竟不占大多,能愿以平常心凭吊者更是寥寥。姑娘们除非真的对秦史着魔如我就不要单独来了,因为真的只有你一个旅客。
公园的重头戏除了坟茔还有两个博物馆。其中秦殇博物馆是收费项目,但可看性不强,规格很小,主要以秦史贯穿,文物为秦青铜、陶器,二楼主要以人物场景还原讲述了由始皇暴卒到秦亡的简史,全城黑暗空无一人我也没敢久留。曲江新区出土文物精品展馆非常值得一看。曲江作为秦以来长安城极盛的娱乐场所,区内已挖掘了以百计的古遗址。馆藏多为汉、晋、元墓藏,陶器、青铜器、玉器都甚为精致。当然最震撼的还是两座最大的西汉壁画墓,两座棺椁如初陈列,由于真的连个工作人员都没有实在不敢长时间观摩,第一次如此贴近观看壁画全貌,也对西汉时期墓室壁画工艺大为惊叹,其实可以看出碑林中的东汉墓雕是对西汉的继承发展。
走出博物馆也不觉拭掉一身冷汗。走过山门与大殿便是胡亥墓。经过修饬,如今的胡亥墓再不是当年那般荒烟蔓草,坟茔与对面小区仅一墙之隔,周边也都以典故群像所围。山门楹联特意记了下来:贵为帝室豪君问天下数千年可曾有几人凭吊,未守好先皇伟业遗池边一抔土徒留存万古伤悲。 或许这就是千秋万世给胡亥烙下的标签吧。两千多年物是人非,我也仅仿《过秦论》道一句:亡秦者非二世也,法也;非二世者非世也,史也。
我原以为在墓葬与坟茔中独自踱步观赏会触碰到我的某处弱点,不过现在的我显然不会,因为注意力远不在这些小里小去上。这还是要全部归功于热爱。

下午便踏上了归途的火车。或许这才是生活该有的样子,与亲近的人,在爱的城,品尝着喜欢的味道,探索着爱的东西。喜欢独自旅行是因为很难结识真正志同道合者,也几次三番被人当做疯子行径,但对史的热爱是很难消减,又很难改变的。或许我更爱的还是开洛,但只是城市的感觉,毕竟三秦的文物保护工作远胜中州。或许世人都爱悲剧,不喜荣华,所以总是向往着中原多一点。但不论是河南,还是陕西,都是我永远的灵魂居所吧。来之前还做了行程,但回头想来,实在是多此一举。不喜被拘束,任情思飞扬,且行且歌。

本篇游记共含6806个文字,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2016-12-22 12:26

2016-12-22 12:34

引用 goofyie 发表于 2016-12-22 12:26:12 的回复: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回复goofyie:谢谢真的值得

2016-12-22 15: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心有戚戚焉。

2016-12-22 19: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木木 发表于 2016-12-22 19:18:23 的回复:

心有戚戚焉。

回复木木:

2016-12-22 20: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没有去宝鸡青铜博物馆

2016-12-24 08:35

引用 ... 发表于 2016-12-24 08:35:38 的回复:

没有去宝鸡青铜博物馆

回复 ...:只去了西安,当然不久的将来一定去

2016-12-26 09:4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2016-12-26 09:54

引用 蝎子n好漂亮 发表于 2016-12-26 09:54:39 的回复: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回复蝎子n好漂亮:

2016-12-26 11:5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