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三山行:穿越九岭尖

33
汤沧海 (长沙) LV.27
2016-12-22 01:13 948/14

前言

【前言】
10月底,在一个户外群里偶然看到一位叫狮子江西驴友组织去爬九岭尖,当即表明我愿参与。然后想难得去一趟江西,何不多爬几座山。于是初步拟定了登完九岭尖后的两条线路,一条往北去安徽拜访老友妖刀,顺便登齐云山、九华山,这两座山都没去过,四大道教名山就差齐云山没去了。另一条是往南去拜访赣州的老友密之,并去抚州拜谒汤显祖墓,今年恰逢汤翁逝世四百周年,所以一直有这个心愿。同时去攀登另一座齐云山及抚州南丰的军峰山。最后考虑到经费问题,安徽的齐云山、九华山都是知名景区,门票不菲。而江西的齐云山、军峰山跟九岭尖一样,属于未开发景区,是户外胜地,自然不须门票,更经济省钱。于是放弃了北线,选择南线。北线隔日再去。
自11月4日开始,至11月23日结束,历时20天,先后重装徒步了江西十大高峰中的三座:九岭尖(第九)、军峰山(第十)、齐云山(第四)。休整期间在抚州拜谒了汤显祖墓,又于赣州拜访老友陈密之。此行不仅得山水之趣,又得友谊之淳,甚佳。

火车轶事

【火车轶事】
经过狮子组织,共拉了八人,大家约好在南昌青山汽车站集合,然后统一坐班车去靖安县。
11月4号凌晨四点出发,打的到火车站,坐上K145次列车。旅客并不多,跟我邻坐的是一位男子,头发有些乱,面黑。我是靠窗的位置,便请他挪一挪,然后放好登山包,坐了一会,起身去洗手间。回来时看到邻坐男子低着头翻起坐垫在找什么。我问:“找什么东西吗?”他望了我一眼,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多说了。我也懒得搭理他,一夜没睡,很困,于是靠窗眯起眼睡觉。
等天亮后,我拿出手机看小说,发现邻座男子总是时不时盯住我的手机看,一幅心神不宁的样子,我便问他去哪。他说到新余,沉默了一会,然后对我说他的手机不见了。我很吃惊,忙问:“怎么不见了?”他便断断续续说他丢手机的过程,说晚上睡在座位上,手机连同充电宝一起放在脑袋边充电。醒来后就不见了手机,只剩下充电宝了。我一听,不禁替他惋惜,也怪他自己不注意,睡觉时都不藏着手机。据他口述,丢手机的事就发生在我上车之前,我问他最后一次用手机是什么时候,他也说不清楚。我便让他告诉我号码,我打一下试试,说不定掉在车厢里也未可知。他说他不记得号码。我当即一晕,怪他道:“怎么连自己的号码都记不住?那我怎么打!”他含糊的嗯一声。然后告诉我手机是在郑州新买的,分期付款,将近3000块钱。我便问他有没有收据或者购买凭证,那上面或许有号码。他答应着,然后从座位下拖出行李箱,取出一个小册子递给我。我一看,跟我的手机一样,OPPO的,怪不得他老盯着我的手机。翻开看里面,果然有号码,还登记着购买者的姓名、证件等信息。再看填写日期,是十月底。买来还不足一个星期就丢了,真可惜。我赶紧拨电话,通了,但没人接。既然还能拨通,说明手机没有被小偷关机。男子说他设置了开机密码。他让我再拨,然后他走到车厢前头,四下聆听,看手机是不是被同车厢的人拿了。他怀疑是坐在他对面的一位男子拿了,那个男子半夜在车厢前头去睡觉了,所以他才跑到车厢前头去听。他让我拨打了好几次,第一次他说听到了声音,第二次又没听到了。我和其他乘客都说,偷手机的人肯定早下车了,如今火车上职业小偷不多,估计是下车的客人临时起意拿了去。就这样,一直到九点多钟,我们还在讨论手机的事。我怪他怎么不第一时间就说,而是独自闷在肚子里。若第一时间请人拨打自己手机的号码,或许还能找着呢。现在,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小偷都不知道在哪逍遥自在啦。
郑州男子手机丢了,但分期付款还是得照旧支付,所以整个人蔫蔫的。每当餐车、商品推销员走过他身边高声叫卖时,他总忍不住嚼嚼舌头,憨憨笑一下,自言自语地吐出一句:“手机掉了,哪还有心思买这些。”我笑着开导他:“就当这3000块钱捐给了佛教,去财消灾吧。”他又含糊地笑笑,然后告诉我他以前在火车座位上捡到一个苹果手机。我问有没有给它的主人,他说没有,卖了,卖了4000多块钱。我一听傻眼了,也不敢直接指责他,只是用开玩笑的口吻对他说:“看吧,报应啊!你捡了别人的没还,这回你的手机也被人拿走了吧。”他便笑着不说话了。我也就懒得再管他的事了,继续靠着窗睡。

会师九岭

【会师九岭】
十一点多终于抵达南昌,坐2路公交到青山路口,然后步行到青山客运站,其余队员都要12点下班以后才来。我便先吃午饭,然后进候车室等他们。下午,大家陆陆续续到站,只有小金因为临时加班,推迟出发。先到的七人便先坐车到靖安,在靖安等他。除我外,皆为青年才俊,其中好几个还是在校学生。狮子是其中几个学生的老师。
靖安县,大家各自买了食物和水,等人齐了,然后包车去中源乡白沙坪,300元,一行八人,清一色男子汉。大家拥挤在一辆越野车里,大的登山包都放在车顶上,一路颠簸,出了县城,很快进入山区。司机不敢开太快,直到天黑才将我们带到白沙坪,我们让他在一处工地停车,察看了四周,有个篮球场,附近一座楼房尚在施工阶段,大家决定在楼房上搭帐篷,于是派人跟建筑工人交涉,得到允许后,大家先上楼选地盘扎营。然后拿了食物,到楼下篮球场上集合。搬的搬砖,拾的拾柴,很快烧起了篝火,一位队员还抱了一箱木炭来,并带了玉米、红薯,放在火中烤着。头顶那片繁星被我们的火光冲淡了。吃着、笑着、烤着,喧腾了近两个小时,大家才熄了火回去睡觉。由于直接搭帐篷在水泥地上,所以比较冷,多数人没休息好。在车上听司机说过当地一句谚语:“身上无棉,不敢上中源。”说明这里气温比县城低很多。

露营烧烤

11月5日

11月5号八点出发,沿山村公路上行,转了一个大湾,来到寒婆亭,被围墙围着,其实并不像亭,而是一座小庙宇。黄墙红门,门上落锁,门口有联,曰:九岭清风临福地,满山绿树拜寒婆。可见是个有故事的地。庙旁有一个石碑,也有一幅联,写着:寒女美名留千古,婆心一片佑万民。碑文记载的就是寒婆的故事。寒婆原名樊晓月,嫁给了南宋将军余谦。余为岳飞部下,岳飞被害后,余回到故里(今修水一带),樊晓月为他生了三个儿子,长大后都横行乡里,留下恶名。樊晓月七十岁时到梦山还愿,得到启示,于是替余家忏悔。此后在白沙坪的山道烧水煮茶熬粥编鞋,供来往客商方便。这里海拔上千米,天气寒冷,客商们便叫她寒婆。某一年,天降大雪,寒婆的草棚塌了,人也去世了。后世为了纪念她,便建了寒婆庙。路口还有寒婆坟,坟头长着一棵树,下面堆着乱石。登山的小道就在寒婆坟对面的马路边,小径口有一堵水泥墙。我们越到墙后,进入小道,先是一段灌木丛,然后进入松林,路愈发陡峭起来。几位体力好的青年冲在前头,我们几个负重的走在后头,开始我感到节奏不对,呼吸不畅。于是放慢脚步,慢慢跟着,等气息调匀了才进入状态。天气晴好,当然紫外线也强,得防着晒伤皮肤,所以穿着皮肤衣,扣着衣帽。

登山起点:寒婆坟

初见草甸

十点半到达草甸,看到一座高塔,貌似测风速的。到了这里,往前一望,可见一条山脉起起伏伏,远处还有一座同样的高塔,更远处的山顶也有一个高塔,隐隐约约,要仔细看才看得见。那里就是最高峰九岭尖了。目测走过去至少还有几个小时。不过路没那么难走了,一路草甸相随,大家心情舒畅无比。不过高兴太早,没走多久,小径就被挖土机给挖断了,原来这里跟家乡的天堂山一样,开始挖山修风电站。绝好山坡被挖得面目全非,大家无不感到惋惜。
小路断了层,大家只好走大路。之后大路小路来回穿插着走。走到大马路几个工人面前,他们开玩笑说:“怎么你们都不带母子啊,这样爬山多没意思。”我们一听“母子”,猜大概是女人的意思,便笑了。之后这个词便常常挂在大家嘴边,成为一路的典故和笑料。过了第二个高塔,大家找到一片草坡休息并午餐,吃完又懒懒地晒了会太阳,然后继续开动双腿,一直走到三界碑。这里是靖安武宁修水三县的交界点。靖安属于宜春,但实际上离南昌更近。武宁修水都属于九江。看到武宁,我就想起陶潜的《桃花源记》,“武陵人捕鱼为业”,会不会武陵就是武宁,毕竟老陶是九江人,又没去过湖南或川渝一带。

挖山开路

三县界碑

到了界碑,就告别了大马路,剩下的都是草甸小径,非常养眼。离登顶也就不远了,下午三点多,我和狮子最后登顶。其余六人早已在山顶跟别的队伍狂欢了,别的队伍在山顶野炊,给我们留了点啤酒。烈日之下,拖着疲累的身躯来一口啤酒,真是爽过神仙。休息好了,他们六人先出发去找露宿营地,我和狮子后到,所以要多休息下。等我们跟过去,发现他们把帐篷搭在了山坳里,我和狮子目瞪口呆,这样的话,等下看日落还得卯足劲再爬上山来,不但如此,明天看日出还要再登一次顶,体力好的无所谓,我和狮子体型稍胖的就比较吃力了。于是,我在附近草坡转了下,在避风坡找到一个可以扎营的地方。喊狮子一起过去,狮子觉得可行。于是我们决定不下去了,已经下到山坳的小毕跟狮子一个帐篷,我们便朝山坳大喊,让小毕上坡来。可是隔得太远,双方都听不见。于是,等山顶那批人下来时让他们带个话。我和狮子便等着,想着如果小毕不上来,我们只好下去。等了半个小时,小毕果然上来了,于是我们开始搭帐篷。稍作休息后,再次登顶看日落。山坳的人也上来了,大家一起欣赏美丽的晚霞。特别是太阳下山后,晚霞更为绮丽。西天一大片鱼鳞状的云层,上部背光的部分透着蓝底,下部被霞光照着的部分则染了一层橘色。蓝与橘,冷与暖,强烈的对比,加上波浪状的节奏和韵律,让天空奇幻无比。大家无不为之欢呼喝彩,久久不忍离去。
夜晚,山坡上两顶帐篷显得清冷单调。而山坳里扎了好几支队伍,时不时听他们传来吆喝声。第二天他们说被人请去喝了酒、吃了牛肉。在户外,再陌生的人也会成为一家子,更懂得分享的乐趣。
一夜没什么风,只是凌晨换了风向,帐篷被吹得呼啦啦响,到了早晨,风又安静了。

登顶

遇到一队登顶的驴友

日落西山

云霞漫天

日出东方

6号,狮子起得最早,大家陆续登顶看日出。六点半之后太阳才懒洋洋地出来。今天的日出没有昨天的日落大气,云层比较多,天空显得不空旷。不过也有亮点,在太阳拱出鸿蒙的上方有一条窄窄的云带,随着日头的临近,云带产生着离奇的变化,先是像一块黑色的生铁,接着就像是在炉子里慢慢加热一样,慢慢变红,愈来愈亮,最后变成金色,随着太阳的浮现而光辉无限。大家相互拍照,并合影留念。

下山

之后收拾帐篷下山,八点出发,沿途多灌木,得穿长袖,以免手臂被刮伤。最后下到竹林里,从一个陡坡抓着水管下坠到地面。只用了55分钟,我们就抵达钨矿的老五班矿区,接着沿着矿区公路下山,到大矿区时,搭上一辆皮卡车,司机顺路带我们下山,免费。不过他家正好开饭店,于是我们决定在他家吃午饭。八个人又挤在一堆,难为了身材苗条的几个男生,他们四个挤在后排被行李压着,狮子体型最宽大,坐副驾驶,舒服得很。11点多,我们来到中源乡街上。小金负责点菜,十个菜加10瓶啤酒,共280元。平摊每人35元。印象最深的菜是当地的河鱼,不大不小,一条条油炸好,再加辣椒一起炒,味道非常鲜美。
下午一点多,大家坐上中源开往县城的班车,18元。车上售票员又为我们联系了去南昌的小车,八人分两车,每人40元,比班车多5元,但直接送到目的地。哪八人?狮子小金狮子的同学)、小穆、小余、小毕(彝族)、小杨、小郑及我。

小车直接把我送到南昌西站,自此与大家分别,后会定然有期。进站后买好去抚州的动车票,18点08分抵达抚州,转坐公交到市区。在汽车站附近找了一家旅馆入住,这里距离人民公园近,而汤显祖墓就位于公园内。

狮子拍的照片选登

本篇游记共含4546个文字,7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2 11:2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2 11:2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2 11:23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2 11:30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2 12:2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2016-12-22 13:22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2 13:52

佩服兄弟的超强体能!

2016-12-22 19:19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12-22 19:19:16 的回复:

佩服兄弟的超强体能!

回复海风小舟:我体能一般,主要靠耐力

2016-12-22 21:27

12顶!

2016-12-23 08:31

2016-12-23 08:57

手机的故事有点意思,因果真实如是。

2016-12-23 10:47

漂亮

2016-12-28 09:52

中源三坪度假村当地人文景观图片、文档、视频及农家吃、住、游、玩等有祥情。可直接聊系。
电  话: 13682458590(深圳)、18172963802(江西宜春)
Q Q号: 2654716455(宜春梅苑山庄)
微信:Baige168love(九岭百姓)
村Q Q群: 367793202(中源三坪村避暑休闲群)
村微信公共号:my13682458590(中源三坪村避暑山庄群)
网页搜索:江西省靖安县中源乡三坪村或村村乐官网(中源乡三坪村)

2017-03-16 14:3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