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凯撒邮轮之旅

6
云中漫步 (北京) LV.2
2016-12-22 16:27 2320/0

没有我这么倒霉的了,邮轮起航前两天我就开始拉肚子。不吃不喝24小时,补充体液,镇压肠蠕动,登船前勉强控制住了腹泻。为了保证按时抵达天津东疆码头,我们相约提早1个小时乘高铁、地铁、出租抵达了登船大厅,谁承想迎接我们的第一个消息是邮轮晚点了。据说因为雾大,船还没靠码头呢。
这是我抵达时空荡荡的码头侯船大厅。

原定集合时间为11点,登船时间为13点,启航时间为17点。我们11:30就已到达集合点,活生生等到19点才开始准备登船。登船前,2400多游客已经苦等了6~4小时,已然疲惫焦躁不安。我相信码头不愿意,也不习惯这种集中登船的做法。人们沙丁鱼般的沿通道鱼贯而行,安检、照相、边检、出关、登船、交护照一道道手续都耽误时间,中间还不能省却大部分游客喜爱的免税商品购物环节。我到码头大厅后,自知肠道脆弱,就不敢吃喝。但因胃中反酸,买了盒苏打饼干压压。吃饼干吃出事来了,肠炎反复了,害我去了几次厕所。总算坚持到了船上,进了房间,这时已是21点了。近10个小时的等待,近5个小时的病体折磨,还有2小时排队,行程还没开始,我已开始经历磨难。
上船后大部分人的第一件事是涌向餐厅吃饭,但按船规,启航前必须先进行全船救生演习。6短1长警报响起时,我们还在餐厅队尾排队等候取自助餐。一旦演习警报拉响,船上停止所有服务,停运电梯,游客要从自己的房间中拿好救生衣,按指定路线到指定救生点集合。游客们还是很有觉悟的,大约20分钟,完成了演习。演习结束,人们又开始涌向餐厅,那叫一个乱。混乱中对我来讲的不幸又再次发生。我心爱的羽绒坎肩被船舷栏杆划破了,羽绒直往外飞。本来带的衣服就少,这件坎肩一飞绒,穿不了了。心里那叫一个别扭。再说吃饭,短时这么多游客集中吃饭,餐厅压力山大。所供餐品不够饿了半天的人们疯抢的,座位空间也没了。环境那叫一个乱,心情那叫一个糟、餐品那叫一个次。
本应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邮轮之旅,就这样开始了。启航离港时间大约为21:30。

我上次坐海轮大约在37年前,天津大连,6000吨级客轮,一天多航程。海上颠簸那叫一个晕,我晕船了。当时就决心再也不坐海轮了。
这次乘坐的是65000吨级的邮轮(MSC LIRICA,抒情号,长275米,载客2600人,甲板楼层13层,航速21节。2003年下水首航,2016年5月经全新改造后进驻中国母港),大了一个数量级,相当于辽宁号航母了。
我第一天早晨起床感觉船挺平稳的,睡眠良好。

没照到朝阳,以此乱真吧。

邮轮内部设施还是挺齐备的,娱乐、健身、休闲、美容一应俱全。

这有儿童的王国,要不是天气太冷,一定会有很多儿童在此嬉戏玩耍,乐不归蜀。

有种海市蜃楼的感觉。

船上的客服中心、商店、赌场、剧院、Disco、酒吧。

黄海国际航道海运频繁。我船左舷发现两艘货轮。

为了养胃,不敢吃不敢喝。这是我的一日三餐。

日本福冈港口。天高气爽,海鸟临空飞翔。

福冈太宰府相当于中国孔庙,是青年学子祈求好运之所。满树的神牌、纸鹤记诉了学子们的心愿。景区不大,但很肃穆古朴静雅。

太宰府前的商业街。

长崎港,可见造船厂旁停留的2艘军舰。

中山曾在长崎向一对日本银行家夫妇学习现代金融。为纪念这段历史,立此铜像于长崎港畔。

长崎的街道、河流、普通民居。绝对干净整洁,卫生无死角。汽车以国产、清洁能源的小型车为主流,绝少豪华、大排量SUV车型。

长崎双眼桥公园。很普通的免费公园,类似北京的东单公园。

眼镜桥公园旁边的高城神社。就两进建筑。前面为大堂,设有合气道道场,后面可能是供奉祖师的地方。

海上拍到的日出、日落及航行照片。

邮轮之旅最后一天,渤海海面一团雾气,邮轮边航行边鸣笛,避免撞船。邮轮所过之处的海水已变为黄色。这就是我的“家”,正在遭受大范围雾霾蹂躏的家。
总结这次旅游,可谓不顺(轮船误点)、不净(群体腹泻)、不好(没时间吃饭、逛街),走马观花的效果都没有达到。以后不会坐这样的邮轮出游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我躲开了北京连续6天的严重雾霾。12.16~12.21北京雾霾红色预警,社会车辆开始实行单双号行驶。恰好是在这段时间我去日本享受了蓝天白云,呼吸了纯净的空气。感谢上苍的怜悯,敬畏大自然。

本篇游记共含1694个文字,5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