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徒搭到瑞丽——一次远离城市喧嚣的云南滇西徒搭之旅大理巍山-凤庆-临沧-德宏-芒市-畹町(多图)

212
侠客徐游记 LV.16
2016-12-22 18:06 6896/55
  • 出发时间/2015-08-19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RMB

前言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徐游记
        一直都想写点有意义的游记,可是翻开这么多却没有什么能给人留以深刻记忆的,有些景点之行确实也越来越叫人感之乏味,自己回头想想都有些无趣,相反那些自然生态的地方确是最叫人留恋的,怪不得那么多徒步、骑行、途搭、或者自驾,去西藏去云贵去沙漠的驴友,我记得我小时候写作文最爱抄袭的一句话就是:最美的风景不在目的,而在历程!

        这段游记是写我旅行到达大理之后,从巍山县开始徒步与搭车直到瑞丽的故事,整个路程持续了9天。

徒搭到瑞丽 第一天 牛街乡

        从大理出来坐车到了下辖的巍山县,在巍山小古城转了个傍晚同时买了些备用进山用品,准备第二天出发。巍山古城随处打着“下一个大理古城”的标语,不过我去的时候倒是挺冷清的,和云南其它古镇也差不多,只不过巍山有一个南诏发祥地的历史,或许以后这是个噱头!

        第一天起来的时候都九点多了,收拾收拾也就十点了。
        在旅馆外面去旁边的早餐摊吃包子,云南的包子普遍馅儿少,只有那么一丢丢,买了一屉小笼包硬是噎不下去,剩一半装起来备用。
        顺着南诏西路走到与省道交汇处,有一个貌似什么医院,然后再向南走那么大概五百米,就是一条向西南方向的一条乡路,我就打算沿这条路咋咋乎乎的往下走。
        摆拍,哈哈。

  先进了那个地图上标注叫河西村的村子,此处还算平坦,而且进出的小客还不少,过一会就来一辆过一会就来一辆,时不时冲我按几下喇叭,我都是装逼的头也不抬,吊也不吊它继续前进。慢慢往西走就觉得海拔在慢慢上升,因为我开始吃力的爬坡了,路边遇见一老者在和稀泥,我便问了下此处是什么村,老者说是河西村,我心想我擦还没走出河西村啊,这村子是有多大,老者问我这是从何而来欲往何处去啊,我说贫僧欲往西去寻找点大山的子孙,随便聊几句最后我让老爷爷给我在签名本上写了个名字,留张影便继续西行。

        这条路是一条正在从土路升级到公路的过渡阶段,上面碎石、灰土到处都是,“大平头”还在陆续的往这里每一段运着土料石料,一辆车经过便扬起一阵灰,我走了六公里的时候头发都被免费染黄了,当然了也怪我出发前还得瑟喷了点发胶,结果成了灰土树挂了。

回眸远望巍山县城。我已经上升一段海拔了嘎!

天气有点变化,我决定加快了脚步。
结果也没走多快。

黑云压城城欲摧
这是我看见乌云的口头禅- -!

不知不觉海拔升至2350,除了道路的施工车外还是很少见私家车辆,我在崖边意外发现几棵类似梨树一样的绿色果子,结果还真是梨哈哈,摘下两个一尝还挺酸甜,为了不增加额外的负担我还是觉得不多吃这一口了,尝一下就行了,直接吃掉前进,这种绿梨应该后面还有的是,应该不会是人为在这里种果树吧,估计是自然生长的,既然是自然生长的那后面肯定还会有。

由于步行本身就很彪了,所以体力有限就没怎么自拍,能拍些风景照已属不易,到了一处有人的村庄,让我稍稍松了口气,心想有人烟的地方就是好啊,至少让人觉得有同类在附近。遇见一个老头带着孙子溜达,我上前就是一句标准的英文:你好。
     老头是彝族人,还好他会说生硬的CHINESE,看我拿着相机架子问我测量什么的,好吧,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人家当成地质勘探和道路测量的了,我问了下这里叫作新街村(音译),我又问了一下离牛街乡还有多远,他说了一堆方言我一句没听懂,总之意思是明白了——反正不近。原来是想让老人家给留个名在本上,结果他说他不会写字,那揍算了吧,告别了他继续向下行进。
     转了两个弯道又碰见一对彝族爷俩在等车,上前又是一句你好,现在看见一个人出现老TM兴奋了,你好过后就是经典剧本台词问句:请问,这里叫什么村啊?(你将会从我视频游记里得到无数次验证,我碰见人之后基本第一句都是这个。)
     老头睁着一大一小的眼睛打量我一下说了一句:瞎吧你?我吓了一跳心想这老头你怎么这么牛逼呢不知道也不能骂我啊,再说一遍你试试?然后我就又给了他说一遍的机会,听完我还是不懂:瞎啥?
    “下,上下的下,下白乃村”随着他说着,我又看了一眼地图,果然附近有个白乃村。老头问我做什么的,我说旅行记录,然后他很不屑的说:有什么意义吗?我就说对您来说可能没什么意义,但是对我来说……其实也没啥意义……感觉这老人家这么克我呢,说啥都呛我,我说您给我留个名字吧,他说:啥?我的名字可不能给你留,万一有不法用途呢,我说:那您给我写上这个村子名,然后他从兜里掏出眼镜拿起笔,刚下笔那一刹那老头抬头凝思一秒后说了句:车来了,我得走了……
      敢情是在听客车声啊,不写也罢,一直都感觉这老头对我很是警惕啊。望着爷俩上了客车我这心里很不爽啊,无奈只能继续了。

 天色乌云散去,露出明朗天空,没有乌云的时候这蓝天绿地高山还是很酷的,过了下白乃约两里的地方,此时我已经走了近五个小时,二十公里的距离了,时间四点多,时速4.4公里,好特么快,已经快要挂一档了。
     地图标记此处为老虎山脚,前方不远有一五印中学,不出我的所料,这里果然又看见了几颗梨树(转折好快),由于海拔继续上升加上刚才天气阴冷,我便把外套穿上了,这回我吃了一个,又往兜里装了三个梨。刚有没两步,就听见后面有车来的声音,加上前面道路是片泥泞路,我便快速走到左边路边打算给大车让路,正当我想停一下等大车过去再走时,突然听见后面有人朝我喊话,我心想不会是我刚摘梨被看见了吧,难道这梨是他家的?要说这不是自己的东西就是心虚,我使劲嚼吧嚼吧赶紧咽掉然后回头看了一眼。
     确实是在和我说话,没错,见我没听明白司机又把车灭了然后又问了我一句,我猜测应该不是问我偷梨,哦不,摘梨的问题,大概是问我去哪,我回了句牛街(发该音)方向,他又说了什么我也听的不是太明白,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向我问路呢,后来他说了一句:别走了,免费载你,上来吧免费。哎呦我的亲娘了,我都没打算搭车,竟然有车主动搭我,我兴奋的把背后那没吃完的梨一扔,飞速上车。
     这是一位彝族大哥,长的很黑,穿个黄色短袖,聊了几句我才听明白,他是在去县城的时候就看见我了,没想到他回来又看见我在走,于是就慈心搭我一段,世上真是有好人呢,原来我还挺忌惮彝族人,都传说有个别彝族人会讹人,以至于我上车知道他是彝族还有点小担心。

不过好在交谈上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他是个看起来很能说到其实很腼腆的一个人,拉了一车没大听懂什么东西去卖,他说他儿子和我一般大,我说你儿子在哪里上班?他说在高二……
     我说那我估计比你儿子大十岁,他一副打死不信的样子。
     在山路绕了十多公里一处弯道在修路,正是我之前遇见的修路大军,由于前方在吊石料,所以所有车辆只好停下等待,彝族大哥下车去看吊车了,我在考虑是下车走呢,还是等吊完石料再继续搭车呢,我把背包一缷掏出一个梨随便擦了擦,心想还是吃完梨再定吧。
过了大约半小时,我兜里的三个梨都吃完了,石料也吊完了,其实我原来是想给彝族大哥一个梨的,但是我一想,万一刚才真是他家的梨就不好了,于是也为了毁灭证据就都吃了,只剩下窗外那三个梨胡和一堆碎梨皮子。
      我夸赞彝族大哥车技好,他哈哈一笑,虽然多半为了不白搭车刻意奉承,但是真在这旁边就是悬崖的山路上开车的人,车技都应该是不差的,至少也是个胆大的。车开到鼠街村路口停下,彝族大哥要往上走了去鼠街村方向,而我也要继续走向牛街,坐了近十五公里着实不太想走了,其实原本也就想到鼠街就算今天终点,但是看着天还大亮,就再走一段吧。

下了车往牛街方向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叫白池村的地方,时间晚上七点十四,瞧这时间数字,天也有点抓黑了,我问一个小姑娘这附近有没有住的地方,她说这里没有那里才有,我说哪里,她指着我身后:鼠街那里有。
等于没说,我总不能再走一个多小时回到那里吧。
硬着头皮继续走。
此时已经没有打开相机的心情了,所以视频的内容几乎在白池村前就停了,既然不想回去就沿着山继续向上盘吧,问了两户人家都没有意向收留我,也不能怪人家,可能现在不比唐朝,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拜佛求经,路过贵宝地如今天色已晚,可否在府上借宿一晚还望施主行个方便,我等本是出家之人,不敢奢求施主好酒好菜招待,还望准备美女若干。
但是说啥他们也是一副不知道你是干啥的眼神,并以没多余住处为由拒绝,我便只好放弃了。

走了一百米,已经过了这个村庄,前方有一条狗在冲着一个老头吠叫,老头作势要打,那狗只是叫,我低头从路边上追那老头,心想有个人在的话我心里会踏实点,老头走过去了以后,狗开始朝我叫,这狗也真特么是的,没招没惹你冲我叫个甚啊,我加快脚步打算过了这个狗,这个狗在路的另一边拴着,脖子上是有一条链子的,只是天黑它一叫还是挺令人害怕,我眼看要追上那老头了,结果那老头腿一抬往山上走去了,我暗叫不好,怎么可以这样,还想把你当壮胆队友呢,正当此时那老头往我后方看了一眼,我一下就预感到不是好事了,果然我也顺势回头一看,发克他大爷的那狗边叫边跑过来了,不是拴着的吗?
我噌的一下跳到老头走的那条山上小路,赶紧假装问路:爷爷,这是什么村啊?(就会问这个)老头没先回我,拿着他那破饲料袋子往狗方向吓唬,还好那狗只是到跟前叫了几声,估计那狗看我俩人它不是对手,叫了几声开始往回走,我的心呢扑腾扑腾,我赶紧又问老头点其他的,用来平复我这突然的惊吓,老头说他就住在山上,我差点说老爷爷我在你家蹭一晚吧。
后来看狗走远我就赶紧下来跑了,天越来越黑我开始有些焦急,地图显示牛街之前几乎无村庄,我擦我这是要废啊,就这一个狗都让我心惊胆战的,别说晚上再出现点其他野兽了,正当我乱想之际后面传来了车引擎的声音,并夹杂着灯光转射过来,我赶紧伸手示意。

转弯虽然车速不快但还是在我侧边开过去了,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不过一抬头那车竟然在我前边十米的地方停住了,我赶紧快步上前,开车的是一个像大叔一样的大哥,我说师傅您这是到哪里去,可以带我一段吗,他反问我你到哪里,我说牛街,他说上来吧我们就到那,我收起相机架钻进车里,原来他们是一家子,他问我你家是牛街的吗,我说不是我是从哪哪来到哪哪去路过那里,他又问我住哪里,我说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他说那住我家吧我家就是旅馆(实际是他弟弟开的),听完我差点泪奔。

他把我送到旅馆并坐了一会儿,还告诉我有什么需要的就和他弟弟说,然后他们一家人就开车回家了,他家还要开一段距离,在一个什么村子,而这里是牛街乡。

徒搭到瑞丽 第二天 黑惠江

第二天一大早,哦不,应该说是一大中午,由于前一天第一天走,体力有些耗费的太过,之前严重高估自己的能力,以至于十点才起来,虽然昨天一下撺了近六十公里,但是有一半是搭了车的,就这样脚还咯起好几个泡,第二天什么情况还未知呢。
走至一路口标着向左为爱国,向右为爱民,我到底该怎么走呢,当然还是按地图上走了,但是地图也让我看错了,原本应该向爱国方向走,结果向爱民走了二百多米,幸好及时发现返回,看来这天朝天下还是得先爱国啊。(详情见视频游记)
我仿佛又上到了山顶,身后又一片大峡谷。

走了一段发现,他大爷的又走错了,过了一里多才发现,也怪这地图上山路没法标识的太准,因为有的看似小路实际上修的比大路要好,有的大路跟没修的一样,傻傻分不清楚,我说昨天彝族大哥告诉我往下走会一直是下坡路,今天怎么感觉还是在上坡,要是没仔细看一眼地图又白白跑到山顶上去了。
路过一村子打听之叫白坟村,这名字我也是醉了,怪不得来的一路上看见好几片坟碑,本来想摘点路边的海棠果了,结果被隐藏的坟碑吓一跳,看来是不叫摘啊,特意在这里镇守。

这里家家还养狗,昨天的狗已经让我惊出一身冷汗了,你说在这大山上还有人偷盗吗难道,估计也就是防范如我之辈吧。但我可是好人呢!
 此为其中遇见之一凶猛黑狗。

 鉴于昨天的一系列情况,突然觉得搭车是这次滇西的不可或缺的一环,光靠走路那完全是扯犊子,于是昨晚在牛街王大哥旅社就手绘了三个字——求搭车,虽然不是太好意思,但是还是挂在背包上了,事实证明自从挂上之后,就没有一个停车的。

 走了好久没见辆车,加之昨天新添的水泡让我有点一栽栽的,一直在用两脚脚根走,好在在一拐弯又碰见一人类在放牛,能碰见人类就是好,就是好啊。
问得此地村名为扎玛昨(音译),放牛杨大叔,我说把这名记在本上,扎玛昨的扎怎么写,他想想说我也不知道哪个扎,你随便扎吧,然后我一时又想不出昨于是就写了个昨天的昨,其实貌似应该是佐。
他说有时间回来上他家做客,给我指着不远处山上一小房屋,我说好的,假如我这辈子还想来的话,我一定来做客,谢谢。

     一个人该彪还得彪,不彪以后没机会了。

离江又近了一步,仿佛就在脚下,从远处看如我朋友所说就像是一个插在河里的大河蚌精,而且还是五颜六色的,河岸边似乎是因水涨降所以有了一条河边无毛带,看起来像被推子推过的发型一样,哈哈哈。

进了一个村子,刚一拐入有房屋处,一条黑狗就发现我,原本它是趴着的突然站起来狂叫,不仅如此,连里边的一条白狗也跟着叫起来,奶奶的这一路竟遇见狗了,为防万一我不得已先退回村口,我在等待能否有个人经过带我过去,坐了一分多钟从狗叫方向过来一位大姐,我赶紧上前询问,我说这里叫什么村啊,没办法就爱问这一句,大姐说小平街,然后我又问那两条狗咬不咬人啊?大姐呵呵一笑说:咬啊怎么不咬,咬你你就拿石头丢它啊。
我撅了一根树杈子做掩护,幸好黑白双煞只是两条怂狗,只会抻嗓子大叫,不过我还是多拿了一段时间,以防有变。

在我走到我认为是渡口前的一处小房子,那里有三个小孩在玩水,我问你爸妈呢,小男孩说什么没听懂,不过他指着附近一处山地,应该就是在那里干活的意思,我说可以给我接点水喝吗,他说好,然后从坡上下来拿着我的水瓶子上去了,他们的水是在外面的一个大桶里装着,就类似那种白色的汽油桶,小伙子很实在给我接的满满一瓶,我问你几岁,他说八岁,我问什么民族他不懂,然后和他们三个合张影,因为这里已经就是河边了,但是并没见渡口,他又告诉我往下边还要往西走。

下到下边那条路,竟然整个路都铺满了大石头,我查了下地图,没错只有这一条路,估计是要大修,我可是不想走回头上山路了,只好踩大石头往前走,看见路边还有人屎说明有人经过过,还好这段路不是太长前边竟然出现一栋小楼,看着很新的的样子应该是新建的,正好我跳下石头楼里也出来一个大姨一个老太太,看我从这面出现很是意外,我问这里是渡口吗?结果她说啥玩意我又听不懂,不过我并没看见一个船只在附近。
       普通话好就好在至少她能听懂我说什么,至于她们说什么我就只能靠猜,沟通半天终于知道她能叫船,这就足够了。那大姨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就来了一个男的,男的说话还多少能懂一些,他说我:你是独行客?我呵呵的说差不多,(其实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在问我独行去,因为云南的去就发客的音),他告诉我接着往下走就到渡口,于是我就向下走去,这是一段好像刚用手刨过的路,超级恶心,旁边就是黑惠江,我走了一半,那男的骑着摩托就过来了,看了看我背包说:你的负重还不少。我呵呵一笑以为他会载我一段,没想到他竟然把摩托熄火了然后靠下坡自然下滑,我心想幸好没载我,载我我也不敢坐啊。
       原来这男的就是船老板,他把摩托挺在岸边,然后叫我上船,那种类似大号的渔船,整个船就我和他两个人,这条江其实还是很宽的,大约六七分钟过了江。

黑惠江慢慢变窄,是因为我又上山了,这里的村庄似乎更少,我原来还以为只要过了江就算到达目的地了,结果连人烟都没有,也是,这渡口都没几个人,有车的都开车绕到陆路去巍山

今天还特意写了个求搭车,结果一辆车也没看见,拐弯上去还真有一处破败不堪的几个房屋,来了一个老头彝族人,问了下鲁史古镇方向咬牙继续走。其实离鲁史还有很远,大约有二十公里,时间已近下午六点,要是到达鲁史不得半夜啊,又出现昨天情况了,现在只期盼能走到最近的一个村庄孟家桥就万事大吉了。

行至半路突然飘起小雨,我拿出崔导给的雨伞正好派上用场,可惜也只是照顾一下头而已,这心呢拔凉拔凉的,天色越来越黑我却不见一个来往的哪怕一个行人也好,彪了这回。
看来孟家桥也够呛了,能在下大之前找到一个避风港已经属于最新必要了,可是除了山就是山哪有避风港,特么的再泥个石流啥的可就操蛋了。

正当我对这细雨和脚下泥泞的路一筹莫展之际,后面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大哥,这简直是救命稻草啊,我赶紧招手拦截,还好这大哥在这飘雨的日子里还停了下来,当时真是感激涕零啊,我说大哥能不能搭我一段啊,我甚至都想着要是他说不到,我就说那我就去你家,只要离开这个大山就行,他问:你到哪里啊,我说鲁史古镇您知道吗,大哥说:鲁史?上来吧,我就去鲁史。
我真是代表我八辈祖宗感谢大哥你啊!
       此为陈大哥,带我在雨中山路狂飙近十五公里,我说你经常在这条路上走吗,他说对啊,把我颠的都快吓屎了,结果他还说怕我太颠没敢快骑,大哥你要快骑是要沿悬崖边儿飞啊。看他背的性感小书包,那是他女儿的。
       到达鲁史已近九点。他不断的告诉我哪里是客车站哪里是宾馆,叫我安顿好了给他个电话。
       真的感激不尽!

徒搭到瑞丽 第三天 鲁史古镇

第三天是个阴雨连绵的天,其实是从第二天晚上就开始下了,雨虽不大,但是经过一晚上的淋漓道路也早已泥泞,何况它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都在小雨慢熬。
      想着时间又不能浪费,何况到中午我便没处可去了,赶路的话也是存心折磨自己,于是决定保险起见,今天坐车去凤庆,冒雨到了鲁史客运站,说是客运站其实就是一个大空房三排小椅子,售票员还不知跑哪里去了,我看了一眼时间牌,最晚一趟下午一点,虽然有点着急但还是够时间游鲁史古镇的,我打着伞朝古镇方向走去,结果还真不能太过于相信地图,尤其是偏远地方的地图,又走反方向了,幸好问了几个人也幸好这镇子没多大,其实古镇就在客运站附近胡同里
      据说是有写着鲁史古镇四个大字的大门,但是我没找到,我也没时间找,我只有不到两小时的时间转悠。

鲁史古镇是云南西部茶马古道第一镇,据说是是中国最神秘的三大古镇之一,没看得出哪里有多少神秘,下雨天没人出来,是都够神秘的。

鲁史古镇是云南50大古镇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特别是抗战时期茶马古道从鲁史过成为国际救援中国的一条生命线,鲁史人就以茶为生。
         可能这里的古镇太多,建筑上倒也没觉得什么新奇,只是这地上的青石板路让人很是有感觉,三米多宽,由东向西把古镇一分为二,传说或者据说听说,问了几个人说:这里就是当时马帮经商的通道
         这马也是够累的,大上坡负重还走在青石板的路上,因其所处地理位置特殊的缘故,曾一度成为滇西茶马古道的咽喉重镇,被誉为“茶马古道第一镇”。

这里的青石板上还很清晰的印有马蹄子印,都是马儿们长年累月在上面走留下来的,徐霞客在1693年来到鲁史时,就感叹于鲁史的繁华。600多年来,不知有多少马帮来来往往,由北到南运进丝绸、运进百货、运进中原文化,又从南到北运出茶叶、运出药材、运出山风野俗。
         六百多年后,侠客徐也来了,你说奇怪不奇怪,我虽然知道徐霞客到了云南,可是不知道徐霞客也来过鲁史,是到这里在古镇上头的一块石碑上偶然看到的,上书徐霞客游鲁史记(大概是这意思),缘分呢。

远望之下,其实就像是一处聚居的寨子。

后建的书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上去看一眼还透着水泥气息,何况雨天更不开放,我还自言自语的说这里会有什么,结果发现后面房檐下躲着一对儿小情侣,一看,这不是我刚进镇子时问路的那一对儿吗,怎么转移阵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又给人家打扰了,匆匆下来。

鲁史,原称阿鲁,貌似是彝语,小城镇的意思,后来政府在这里设立了阿鲁司,类似地方机构,然后叫着叫着就变成鲁史了,这是当年的衙门(的位置,这建筑这么新一看就后建的)。

鲁史早已没有了当年徐霞客记载的那处繁华,现在看着,真破!

 确实挺破。

还真不是一般破。

民居建筑模式受到大理白族文化的影响,也兼具南诏风格的建筑群落。就是有点破旧,因为这里压根没开发,一点商业气息都没有,不过街道上也在打首类似“下一个大理”的标语等等。

遇到个老人,八十三岁,复员军人,以为他会给讲讲鲁史的历史,结果这老爷子耳朵还背,进他世居的小屋呆了一会,说话还得喊,再加上方言其实我压根没交流明白几句,大多数我都是在捧哏,要么说:啊,这样啊,要么说:挺好,要么就说:呵呵。

幸好后来了一位普通话稍好一点的翻译大娘,在她的耐心翻译下算是好歹听出个二三四,后来我说合张影吧,她说:你们那里都不戴这样的帽子吧,要不我摘下去吧,看着不好看吧。。。

十二点半我赶紧回到客运站方向,售票员依旧没有踪迹,我在问了周围的人后,在附近的一个小卖店找到了一个卖票的,拿到票后让我眼珠子差点没蹦出来的是:这票是在昨天的一张用过的票上改的,19号上用圆珠笔改成了二十,座位号把8号改成了13。
      这不是玩我的吧,她说不是。

发车时间也对不上,我在大厅那坐着等车,我看到的是最后一班下午一点,票上写的是下午两点,结果发车的时候却是下午一点四十,上车也没有对号入座,就是一个很小的小客车,后来我了解到我那张票根本就没用到,其实是给我塞到了不知道是哪个反正也是发往凤庆的一个车上。

车外的江,应该也是澜沧江的支流,在这里叫什么,不晓得。

 突然见到的一个大标题——鲁史古镇,但是反应不及所以只拍得个虚的,要是去鲁史古镇的话估计也只能从凤庆县去,因为从巍山县去还要过江,鲁史是夹在黑惠江和澜沧江中间的,古时也有夹江之称。

车上随拍。

好特么黄啊。。

 我坐车的选择还是十分明智的,因为我接下来是一直穿行在云中,即便是不下雨我也得湿透了。

淹没在云雾缭绕之间,
司机长老,您可慢点飞~

到了凤庆找了家小HOTEL休憩,准备下一天之行。

徒搭到瑞丽 第四天 目标郭大寨

 第四天的过程有点无聊,早上从凤庆县出来目标想着是去德思里,一个彝族乡,大约二十多公里的样子,出了县城向下没走多远就听后面按喇叭,我一回头那车就停下了,是到雪山的客车,雪山也是一个乡镇,司机探出头问我到哪里,我说到德思里,然后他说上来吧,然后我就上去了,司机说是到镇子上吗,我说是的,司机说十三块,我说好的,然后把钱给了他。
         车是那种小型客车,人也没坐满,大概坐了三分之一点七的人,我走到倒数第二排的座位上坐下,我就在想: 我为什么要上车?
         上就上了吧,早到一会儿大不了我再多走一会儿。车在山上盘着飞,迷迷糊糊的,我的目标不是太明确,走的都是小路山路,随意到哪里漫无目的。这车在我快到德思里的时候我突然醒了,我发现有人在前边的村庄下车,原本这也没什么,但是我转而一想,我要是到德思里不下车司机应该也不会发现,不如我就再多坐一会儿,反正下了车也是要往下走,这个车终点写着就是雪山,中间还要经过一个三岔河镇,然后到雪山镇,然后应该绕一圈返回凤庆,但是我要走的大概路线是到三岔河桥路口就往下走了,我查了下地图,就算是到了三岔河镇我再往回返一点到桥路口,也总比我从德思里直接走到桥路口近一大半的距离,索性就这么干吧。
         我看着地图上马上要到德思里了,我开始把头往下蹭了一下,尽量不让司机发现这个座位上有人,然后我怕他发现我我又装睡一会儿,万一他看见我没下车我也好假装睡着了多坐一会儿,于是乎车在德思里停了,只有一个女的下车,司机应该是还给德思里的人捎了什么东西,他下车停了有一会儿,我瞄了下德思里感觉也不咋地,不下车的选择看来也是明智的,我就怕这司机发现我还在车上,可随着司机车开动了我才少了些担忧,实际上虽然没几个人但是他也没记着谁到哪下,我就这样一直多蹭了一半的路程到了三岔河镇,到这不能再蹭了,再蹭就又回到凤庆县去了。
         到了三岔河镇客运站,其实就是个临时站点,我就到屋里朝窗口问了下到郭大寨还有多远,里面一个盖着被的大姨没好气的说:#……%……&¥木底有了。大概意思就是没有到郭大寨的车了,其实我也就随便一问并没想坐车,既然原定目标德思里都过了,都到了三岔河了那下一目标就定在郭大寨了,又一个彝族乡。
         三岔河也挺破的,我沿着地图向下走,因为客车进来的时候是从外侧的一条大路上来的,我看地图上有一点小路,于是我就得瑟着去找了,走到地图上的半矩形形状位置时发现,那条竖边儿是一条河的坝,看着挺破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去,这时路边一放羊大哥告诉我过不去,你还得从大路绕回去。
他大爷的。

接下来就是我又从原路返回,然后走一段上山路又走一段下坡路,我要到三岔河桥路口往下走,可能也是这两天坐车坐的懒惰了,这六七公里的距离走了三分之一说啥也走不动了,本着不在上坡拦车,不在拐弯处拦车的基本拦车法则,我找了一处稍算平缓的地带开始拦车演习,一辆摩托有人,二辆面包没停,等啊等啊,终于来了两辆摩托车,一招手停下了,看着应该是去工地干活的小哥,问我到哪,我说到岔路口,然后一路带我飞奔并不说一句话,到了岔路口他问就到这里是吧,我说是,然后看着他俩又飞奔向郭大寨那条路我就后悔了,为什么当时不说到郭大寨方向,当然了人要满足,帮一段就行了呗哪能得寸进尺捏。

到了岔路口有两个女的在等车,我问去郭大寨的客车走了吗,她说刚走你怎么才到,然后就拿出电话说要帮我叫客车停下,我赶忙说不用了,我走着追就行了(我从她俩惊愕的表情上看一定是很想目睹一下我这神技——走着追)。
          可能是今天真是太懒了,以至于来一辆车我就想招手,原本我看见车都是琢磨半天的,因为有时候我也很不好意思伸手,但是我一回头,它车一慢我就觉得我应该伸手表示一下,然后就停了,我说师傅您到哪里啊可以搭我一段吗,他说你到哪里,我说到郭大寨。然后司机师傅就说上来吧,我上车又问了下你们到哪里,貌似是司机大哥媳妇说:我们就到郭大寨。
          司机大哥看着三十多岁,但是自打我一上车就一直板着个脸,也不见怎么说话,我也就问了一点去哪里就没再说别的,司机大嫂则在和我这排座上一直在语音聊微信,忽然间感觉好尴尬,通常别的车司机还能和我说说话,我还觉得好一点,这回这感觉咋这么不大对劲呢。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小卖店前车停了,然后司机大嫂和司机大妈抱着司机大儿下车了,我以为到郭大寨了就问司机大哥:这里就是郭大寨吗?他回头还是一张绷着的脸说:@#%¥……%&#&#¥
          我说:哦,那我下了。
          他说:等等,她们去拿东西,到郭大寨还有一段(这句勉强懂了)。
          最后他们是到一个岔路口把我放下了,这里确实是郭大寨,但是离郭大寨镇还有一段距离,我不得不下车继续步行,走前同样合个影,那绷着的脸终于有稍许松弛。

大约还有五公里,一直步行到了那不曾传说中的郭大寨。

六点二十到达旅馆,歇菜!

徒搭到瑞丽 第五天 乌木龙的杨大哥

 第五天的行程是最短的,一共从郭大寨到目的地乌木龙二十八公里,甚至连往日的一半都算不上,前三分之一路程一直在上坡,让这两天坐惯了车的我有点不适应,脚已经没有开始那两天那么疼了,泡已经变成茧了,但是鞋已经快烂了。

这天天气格外的好,蓝蓝的天空,就是挺晒,晒的我越来越黑。

原来这里也有异类风貌,还说郭大寨是喀斯特呢。

在平掌村遇见一个背着小孩的佤族姑娘,确实比我还黑一点点,这里并没有佤族,她是沧源佤族县嫁过来的,让我高兴的是她普通话讲的很好,这几天听这里人说的方言真是让我头疼,听不懂也就没法交流,难得一个佤族朋友说普通话说这么好,这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啊。哈哈。
我这肿眼泡,明显有点没休息好。

她家的小孩儿,好像小萝卜头儿。

开平掌村搭了一辆红色的小车到了邦贵村,问了点路没大听懂,继续沟通还是听不太懂,继续前行。

 无论怎样,能走上这样的路已经算上很幸福的一件事了,一是不用担心扑一脸灰,二是不用担心脚下石头咯脚,要知道本来脚就疼再走公分石的路是超级变态的。

这样的果子是没熟的,已经被坑一回了,不能再吃了。

来张气势照。。。

 开始我还对这种景色挺有感觉的,但是成天穿梭在这里,上去,下来,上去再下来,就没啥感觉了。

其实就算是大山里面,无论汉族还是少数民族,大多都不是我以为的那种寨子房了,政府政策好啊,全都盖上大砖房安上热水器了,很多少数民族都汉化了,民族特色渐渐消失是比较可惜的一件事。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民族的墓,幸好我是白天走,这要是晚上走灯光一扫,看见一片墓我不得疯啊。

  看见香蕉树是值得开心的一件事,但是看不见香蕉也没吊用。

真是搭车搭习惯了,走几步就累的不行了,离开邦贵村距离传说中的乌木龙还有十六公里,在邦贵村我问的时候说还有十八公里,我明明感觉自己的都走了好久好久,确只移动了区区两公里,是他们说的不准还是我小碎步没挪多远?
    

 最终一个乌木龙大哥好心停下一直把我拉到终点,上车一个劲的说羡慕我能到处走,还说到这边来千万别沾毒品,难道我这样的看着像倒腾毒品的吗- -!又和我说最近乌木龙这里要拍个彝民相关的电影,给我指哪个村庄有彝民可以去看看,最后跟我说要不然去他那住吧不收钱,我说怎么好意思呢都搭你这么久车了,他说没事就看你能不能住,就是给工人临时住的地方,环境肯定没那么好。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装B于是说只要能住就行我也不是什么高档人儿,先行谢过了。
     这大哥一路上一边开着车一边聊着微信还一边和我侃着,忽然看见一个农用拖拉机过去便问我:你见过这个吗,你那有吗?我说有,我家也农村的,小时候可大街都跑这玩意- -!。
     看见路上有一条蛇这大哥马上把车停了然后对我说:快下去拍,快下去拍。。。
     到达乌木龙还不到五点,那里是他租的一个厂房,这大哥也是做什么生意的,然后给我看了一下那个小屋,虽然挺破烂的堆了一床破烂,但是有一个床有那种绿军被和枕头,他说你要不嫌弃就先在这兑付一晚上,然后又给我拿了两瓶水,他打了打灯说:就是没有电,今天。我心想这已经是人品又一次爆发了,赶紧各种感激话不断呢,然后他跟我说这门可能不太好使,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这门没有钥匙,要是回来了你踹一脚就开了。。。

     他回他那屋休息了,我打算去彝族村看看,恰巧应该是一个彝族人去逝,路口在进行彝族人的葬礼,偷偷录了点视频,他们在围着棺材吹着角声一样的乐器,时不时发出一声怪叫,还一圈一圈的围着棺材跳奇怪的舞。想着对着人家葬礼拍照不太好,所以只是记录点视频并未拍照,后来他们应该是结束了,我又得瑟的去了传说中的俐米人家,之前也听说这里的彝族叫俐米人,但是我不是十分的了解,我进了一个俐米人家,但是院子中坐着的一个俐米大姨听不懂我说话,我刚要走她把我叫住,原来是她叫来了隔壁院子家的小姑娘,她是今年的大学生,也是俐米人,但是国家应该是只承认她们是彝族的支系,她普通话讲的很好,然后就一直和她聊了很久,诸如俐米人和彝族的关系、来历等等,后来小姑娘很热情还给我看了她的民族服饰,讲了很多她们俐米人的事情,由于大部分也都记录在视频里了,所以要记得关注我后续发的视频哦。

最后和她合了一张影我便回大哥提供的小屋中休息了。
那一晚上我也是没太睡好,半夜还有大车进出院子,这门还锁不上,一直在心里设计着如果有人进来了我要说些什么。。

徒搭到瑞丽 第六天 小勐统镇

第六天是我起的最早的一天——七点多就起来了,之前都平均九点才起,我想不是因为我累的,是我确实也挺累并懒的。何况昨天刚在人家仓库蹭了一晚上,这里也不比旅馆宾馆确实没什么傎得懒的,说实话昨天晚上回来我还有点担心那门,半夜的时候来了好几辆大车,我还在想会不会有工人回来住,到时候我是怎么说好呢?尽管我担心到一点多才睡着,但是睡的也不是很踏实,早早的就醒了,我鸟悄的开了门然后向杨大哥房子处张望了一下,还是不打扰他直接走了,昨天晚上他也给我留言走把门带上就行,说明他应该不会太早起。
      由于昨天晚上蹭住的地方没电,所以相机一点电也没有,这样的话什么也拍不到,我还得想办法先充点电才是。山上的早上还是有点凉的,于是路过客运站我决定还是先坐一小段车,这里的客运站都是类似临时站一样,又好像都是私人承包的,更独特的是这里的客运车是绿色的微型面包车,起初我并不知道,我刚要往那客运站里进的时候一个人问我去哪,我说亚练(比较近的一个乡)或者永康,他说上去吧马上走,果然我上去他就钻进车门开车了。
      旁边的同学很友好的给我一块口香糖,本来就没大睡好的我在这晃晃悠悠的车上迷糊着了,很快到了亚练,我也被窗户灌进来的风吹醒了,司机看看我说:下吗?
我摇摇头继续睡着,十点多到了传说中的永康镇,那个杨大哥说比乌木龙好很多倍的大镇。
      下了车还未到中午,我在附近找了家饵丝店要了碗铒丝,顺便给相机充了一会电,但是吃饭才十多分钟充也没充多少,我又在附近的网吧吧台充了两小时,临近下午一点,我沿着永康西北方向的送吐村,朝向小勐统镇方向出发。

这里叫送吐村,奇怪的名。

 又开始上山,为何总喜欢把村子定在山上。

原来是想和20合张影,结果定时少了没跑过去...

上山的代价胸前背后一团湿。

问路至新梅子寨然后走到大洼子,走了十一公里时速彪到空前的5.1KM/小时,眼看又要挂一档了,可是浑身淌水啊实在是走不动了,于是我又开始拦车,开始来一辆摩托,我想说的是我都坐了好几次摩托了,因为摩托都是本地人骑的一般都能载一段,但是不好的就是也就只能载你一段,因为一般他们都是上地去或者下地回去,顶多捎我几里地到家就下了,但是只要有车不管啥车那都行,尤其是在这特殊关键非常时期。
       看见摩托车我老远就挥手致意啊,结果骑摩托那大哥吊都没吊我一眼便飞去了,可能我在他眼中长的有点像空气,虽然人家拉你是好心不拉你也正常,但是没吊我我多少还是有点抱怨:擦,停下能死?
       又等了一会儿,后天紧接着来了两辆车,前边那辆是一辆小半截子,后面是一个黑色小车,我又伸出传说中搭车的大拇指,其实我伸这样的反倒别扭,还不如张开手掌乎上去呢,第一辆小半截子在我挥半天手依旧没有减速的意思,临近我才看清,那司机也在向我摆手示意拉不了我,我友好的冲他点了点我那高贵的头颅以表理解,来不及多想等小半截过去我马上挥手小黑车,两车有十米的样子,我还寻思呢这前面车没停后面车会不会也有理由不停啊,结果他还是停了,我说师傅(不管是什么车我都首先叫的师傅,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师傅,关键是我有点近视我怕叫个大哥,结果是个大爷,叫大叔结果是个大哥,那样估计就不能拉我了)能否搭我一段,他说你到哪,我说到小勐统镇,然后他说了一些我没大听懂,我听那意思还以为他是说前面那车没停为什么让他停,差点没给我整蒙了,我想这要真是个问题可真把我难住了。结果并不是我理解的意思,听了二遍才明白他们不到小勐统,但是是到前边的半坡村,那就半坡好了抓紧上车。
      这位哥并没告诉我真名,给我留了个艺名:大卫。
      听说我是东北的和我聊了一路。

 半坡岔路口我不得不再次独行。

 山腰冒青烟,这里必定隐藏着巨大的阴谋!

 距离小勐统还有约九公里的路程,正常情况下两小时也能抵达,但是走至一半天阴了,我最怕天阴了,虽然有伞,还有一个在洛阳一大哥送的一次性雨衣(一次未用过)还有一个背包防雨罩,但是我也不喜欢下雨,尤其在这躲也没处躲藏也没处藏的山上,雨飘的不大但是耐不住我还有四公里要走,一点一点浇我也浇透了,于是我开始加速,竭力争取挂一档的速度。
       感谢上天呢一直以来一直都是挺幸运的,最后时刻都能有贵人相助,跑了没一会儿就过来了一辆电三轮,拉客的那种,我一看就没想拦,这种拦肯定要要钱的尤其是在雨天,但是它确停了问我到哪,我说我到小勐统能搭我一段吗,其实就算他要钱我估计不是太贵我也得坐了,让我意外的是他说行上来吧,然后我就上去了癫癫一会又拉上一个女的,好像他们还认识,那女的坐了一小段就到地方下车了,我看她既然没给钱那肯定是这大叔心好了我也不能要钱了,我之前的疑虑就打消了,又走了一会到了镇上下车我说真是谢谢了,然后他说:没事,五块。开始我还以为听错了又说了一遍谢谢,然后他又说了一句:没事没事,五块。
      这回我听清了,但是很不是心思,要是开始就要钱了给了就给了,但是之前我明明说搭我一段现在又要钱就是有点不太爽,于是我说我没有零钱了,要不你给我留个名字,他说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旅拍的你看,我给他指了指我包边上的相机架,估计他也没听明白似乎也不感兴趣,然后我又拿一张明信片说:要不这个给你,上面有我联系方式。
      他拿着瞅了一眼又还给我说:不要。
      “那我真没零钱了,要不然不能走着”
      “没有就算。”
      “要不你给我留个名,或者这个卡片给你”
      “不要。”
      “谢谢。”
      他有点不开心的开车走了。

徒搭到瑞丽 第七天 半斤坝到木城乡

第七天上午从小勐统镇出发,听说小勐统镇的大寨有布朗族,然后我又问了几个奶奶辈的大姨,她们给我指着冒烟那处村庄说:今天那里有结婚的,就是布朗族。你到那里可以看一下。
       其实那两个奶奶说的我也没怎么听懂,就知道她指的那个方向确实是我地图上标注的大寨,于是我就去了,走着一路也问了一路,遇到一个大爷也是布朗族,不过着装和汉族没什么区别,住的地方也都是如此,他说没什么特殊的基本都和汉人一样了,然后一个带眼镜的大哥说带我去结婚那家看看,也许能看到点我想要看到的什么。我跟着他一路走到一处热闹的小寨子里,外面里面都是人,正在办酒席,原来就不大的一个小寨院挤满了人,我背个大包又不好瞎窜,于是就在院子中间的小道和人闲拉个,多数都是说近四五十年都被汉化了,没什么特殊的习俗,不过一个奶奶辈的大姨告诉我说,你可以等到晚上看大锅,我说看啥大锅?多大个锅,她说就是我们布朗族晚上要有那个大锅的活动,一开始我以为是要围着大锅跳舞之类的,后来我才明白是“打歌”不是“大锅”,少数民族的一种活动吧,但是我等不到晚上了,新郎在右侧小院中坐着,新娘在左侧小屋里坐着,后来我和他们合了一张影便走了,因为酒席结束还得两个小时,所以我就单独和新郎新娘分别合了张影。
       那新郎是汉族,这新娘是布朗族。

沾沾喜气,愿旅程能有更多好玩的收获。

继续前行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妖怪来了~~

  峡谷借阴兵

这里又误搭了一辆收费车,一个小微型面包,之前他从我身边过去了我没拦,因为那时候我还没累,但是后来我追上那面包车了(你说你开的有多慢),因为面包车前边有一个大货车上坡上不去,面包车只好在下边不远处等待一会,正好我这时候得得瑟瑟的上去了也走不动了,连货车都上不去了你说那坡得有多坡,于是我走到面包车旁边问能不能搭一段,司机很好说话,硬给我挤出一个地方,我上车一看里面有抱小孩的,还有学生模样的,还有一老头,一中年妇女,我以为这是他们一家子,结果到了村子过了不远下去一个,过了不远又下去一个,我一看这不坏菜了吗又是收费的了,结果正正是管我要了五块钱,幸好我兜里只有四块,我就给了四块。

   梅子箐村。

  这个村庄叫班老村。补丁田。

 这些天是有史以来离云最近的几天,成砣成砣的在上面飘。

小卖部的大姨,我在她家泡了碗方便面。

   出了班老村走了几公里搭上一辆去工地干活的蓝色卡车,一直拉我到省道路口。

 省道路口搭了辆微型面包车到了半斤坝,也许是乡也许是村,这个微型面包也是拉客的,超初我并不知道,我拦下它时对司机说能搭我一段吗,司机愣了一下然后说上来吧,上车后我看见车窗前边是写有南伞的牌子,说明这车是从镇康县南伞开来的,我还在想完了又是一个收费车,司机愣也好不愣也好管我要钱我也没折,开了不久其中一个大姐下车并给了钱,我想这以后微型车是不能搭了,不过幸运的是到了半斤坝司机说到了,我说我真没钱了(确实也没有,有几张整钱都放包最里边,兜里一分也没装),司机说没事。让我喜出望外。

到了半斤坝,才下午四点多,这里是一片大开阔地,看起来像镇子,却又没有一般镇子的繁华,像村子又比村子大的多了多,一条很远的小道连接到另一个山,我就在想要继续走呢,还是继续走呢...

这是又朝山里进发了,天不早不晚的真难整,停也不是不停也不是。

地图上标注的是龙等公路,听着多霸气,我以为有多好的路呢,结果就是这种乱石子铺的路,后面更糟,也许山路就这样吧。

怒江,黄了吧叽的,那边就是缅甸了。

怒江在这里拐了个弯,我在这里拍张昭。下午五点钟,我刚深入这条一眼望不到村庄的龙等公路,只知道目标是木城镇,太阳还很高很热,我期待着能有车过,搭上的话两个小时也就到了吧。

幸好真来了一辆拉砖的四轮车,和我小时候家里的车一样,前面还挂着一个小红旗,那嘈杂的发动机的声音就像催眠的音乐,我上车不一会就睡着了,一点没有被吵。

看前边的路现在连石子都没有了,变成土路了,还龙等公路,连蛇等都没有,旁边就是埋汰的不能再埋汰的怒江,应该不用担心大哥的开车技术吧。

就是这台四轮车。

就是这个老大哥,我怎么晒的这么丑

我是在睡着的时候被大哥叫醒的,他说到了,我还以为到木城了呢,把我高兴的,结果可能刚上车那会我就没听太明白,其实人家只是载我一程,现在到了岔路口,大哥要花椒方向,我去的是木城,结果按这牌子显示还有30KM,我跟着这大哥颠了一个小时才走了四分之一,好失落,我接下来的这段人生该怎么过,这里好难等到一辆车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我真的是一辆车也没看到,虽然太阳还没下山,但是按这个趋势走下去,我半夜就得置身荒郊野外,终于到七点二十多的时候我听见从我后方传来了车的声音,还没等那车现身我就转过身等着,心想这是救命稻草啊必须抓住。

我招了手,虽然它开过去了但是我已经知道他减速了,然后我就跑上去了,应该是父子俩,我说可以搭我一段到木城,结果他没说可不可以,直接就开始了三分钟的审问过程,问我从哪里来,干什么的,怎么来的,车哪去了,为什么走路,到哪里去,怎么不跟上一辆车走。。。
要不是这条路上两小时不过一辆车,搁我以前我都不坐了,他们可能也觉得我出现在这里不太正常,一个正常人怎么能背个破包拿个破相机在这里晃悠,估计不是当我是贩毒的就是当我是间谍什么的,好在最后在我的回答都令他满意以后,他还是让我上车了。
一路上虽然颠的要吐了,但是还是欣慰了,感谢天感谢地。
不过开了不久喇叭坏了,然后他们父子俩就修喇叭,我心想这里连根鸡毛都没有修它干啥赶紧走吧,结果修好了开一会又不响了,那大哥说刚才好好的怎么现在就不好使了,我心想难道你怪我上车把你喇叭压没电了啊,可 别啊。

到了等养渡口,好像是他们的家,再或者就是他们临时的栈点,他们停车进屋了也没叫我,我也没听明白那老头说什么,然后我就下车了继续向前走,我走了有一里多路拐了个弯,他们又开车上来了,原来他们只是休息一下,然后我就又上车了,一直开到黑天亮起了车灯,晚上九点到了一个镇子上,在路边把我放了下来,那一刻我起初被他们问的不耐烦全然消失了,虽然我极力想表达些什么,但是我也还是只能说声谢谢。
中间还有一段有意思的是,车开在路上水箱烧干了,他那种三轮车水箱接在外面,然后他们自备的几瓶水加上后还不够,那大哥就问我有没有水,我说只有一点了,就是我水瓶里喝剩下的,充其量也就是三口水,然后被他拿去倒在水箱里了。
到了木城我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这一天是有史以来最漫长的一天。

第八天 木城到中山镇

木城的第二天我收拾一下起来向山下走,因为从那条沿江路上到木城乡还要走九点多公里的路,今天我去中山还得再下九点多公里到那条沿江的路上,没办法,这里就这样。
这里双语牌,缅甸语吧。

天气还是很晴朗,很好,除了刚走的前两天还是很好的天气的。

正在我想着何年才能走完这下山的九点多公里路时,来了一个骑摩托的小哥主动载我,看样子他也不大,我问他去哪里,他说他去下地,人家下地干活,我在这瞎晃悠,真是悲哀,他是傈僳族,完全和我想像的不一样,他们肯定也被汉化了,他说只有逢大节日的时候才会穿民族服饰。

年轻小哥下地去了,我只能从这条正在修的桥上往那边走,天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

好在这样的天很好,不过一会热起来就够我受的了。

仍旧是沿着怒江水。

终于见到了一处房子,虽然只是废弃了。

又来了一辆四轮车,我以为还侩像昨天那大哥一样会拉我一程呢。

结果他无视我的各种手型开跑了。
其实虽然有时候人家不载你的时候难免有些失落,甚至抱怨。
但是,人家可能担心的更多。可以理解了。

刚开始的时候对这大山顶上感觉是可壮观了,现在整天看都要烦死了

石块路。

石块路,那是相当咯脚。

一般有人家的地方我都会上前去搭话,一来是问什么村,大概什么位置,二来是确定有人存在我好放心一些,这家有条白狗,不同于前几天看见的狗,这只白色的狗不会叫,看见你只会慢慢的起来然后往你身边走来,从它那眼神中就看出杀气,幸好女主人及时出来了,要不然我估计这回真被狗咬了。
问了什么村我也没太听清,其实我遇见人第一句基本都是:你好,这里是什么村。
我说想接点水喝,然后男主人就出来帮我去厨房接了一瓶,热水,注意,是热水,让我始料未及啊,看来我要走上一小时以后才能喝,哈只

后来过了几辆车也没停,这一天是最不幸运的一天,不幸运的还是下一件事。
来了一辆摩托车,它停了我说可以搭我一段吗,他说到哪里,我说到中山乡,然后他就说上来吧,我就上去了,然后他又问是到镇里吗,我说是的,然后他就说正好我也到镇里,我心里暗自高兴呀,结果他说我:你就多少给个油钱就行了,我说多少钱啊,虽然有些不悦,但是想着要是十块八块的我就给了,反正路也还有好远,结果他说四十,用云南话怎么说来着,唛唛~ 狮子大开口啊,后来我说那我没钱你走吧,然后他就走了,下车还磕了一下我的腿,疼的我哟。

所幸后来又来了一辆摩托车,是一个大叔,看样子应该也是傈僳族的,腰里还带个配刀,他停下后我问能否搭一段,他说可以,我先说我身上没有多少钱了,他说不要你的上来吧,然后带我到了一个村的岔路口,他朝另一个方向去了。
我要继续往中山方向。

香蕉树。

最后还是搭到了一辆五菱某光,是两个年轻人,拉我到中山下了,他们到芒市,可是我已经说了我到中山了就没再蹭,这天是下午最早收工的一天,下午三点多就到了,就当是缓一缓前一天吧。

第九天 最后一天到畹町

早上起来我先是坐了小班车去了不远的芒海镇,芒海镇的景色还是不错滴,很是空旷的一个镇子,山顶云雾缭绕,周边的农田绿意盎然。

有没有很美的感觉。

这个镇子是这样的,那头是一个二级口岸,通往缅甸,远处山坡上就是缅甸的房子了。

从这条小路往畹町方向,大概八十多公里,哦买嘎,看看能不能一气呵成到达畹町,畹町是瑞丽的一个边镇,到了畹町就离瑞丽不远了。

好久没有走这种开阔的大“平原”地带了,走起路来还真不费劲,视野也足够好,这云层真低,仿佛伸手就能碰到天,想做的梦全部都能实现。。。。

它妈的这就不实在了,就不能修个直线的好路。

某个村子的小屋。

这应该是地里面那种临时建的茅草屋吧,又或者是废弃的房屋?不晓得。
不过这个画面还是挺有感觉的。

他们这里的村子真的是隔好远才有一户人家,在路旁的小山坡上有这么一户人家,我问了一下他们是什么民族,那个“妈妈”说他们是景颇族,好兴奋,又认识了一个新民族,然后我就在她家转了一小小下,看看房顶说是用竹子搭的,又看看他们的服饰,依旧是说和现在汉族差不多了,但那个“妈妈”还是从小屋里给我翻出了几件景颇族的衣服,她也是说除了重大节日几乎也不穿了,最后我叫她大女儿戴了一下景颇族的帽子合张影就走啦,很客气的一家人,外面还有个“爷爷”,说了几句什么我也不大听懂,貌似就是有时间再来什么的,哈哈!

上山路了,感觉就不好了,还不知道走多久。

拐弯

十八弯。

天空。

几个景颇少年,问了一下路,看样子这面大部分都是景颇族了。

拱卡村,一户人家,爷爷领着三个孙子,都是景颇族,很是客气,也是在我的好奇作用下给我看了他们民族的景颇配刀,还有服饰物件,还有那个传说中的目瑙纵歌的乐器,敲起来有点闷闷响的声音,他说只有在特大活动的时候才会演出用,不过现在已经很少人家有这东西了,就是看着像锅盖一样的用来敲的乐器,在我后续发的视频中有录制。
他这三个孙子那真是活泼的不得了,我相机放在那里想录点说话,结果其中两个孙子一顿在镜头前乱舞啊,让我又气又笑。

他们自己做的刀,没有拍的很全,做工虽然粗糙点,但是估计应该会好用吧。

临走让他孙子给我摘了个大黄瓜,路上很是解渴啊。
还有这个老爷爷很是会说,他可能是以为我是中央派下来暗访的,一直在和我说共产党的政策好什么的,还提到邓小平周总理之类的,让我本来就听不太懂的人就更蒙圈了,我真是想说,大叔啊,你就算说破天我也不能给你带来什么新政策,只能谢谢你的黄瓜和热情啦。

继续上路。
山上和我们山下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该有的也都有了,这路修的也不错。

棉花云糖。

到了邦达村算是走了今天路程的三分之一了。

过了邦达村有些下起小雨,我拿出防雨罩把背包包上然后把着伞走,来了辆骑车小哥停下主动载我一程,他是去干活,然后下车后不停的告诉我,不要往左边走,往左走就是缅甸,缅甸在打仗有危险,看见路就往右走,然后就可以到畹町

继续穿越一片小树林。

被泥水冲断的路面。

过去一辆牛车,拉牛车,可惜没多余的地方,要不我就挤一挤坐上。

我是从芒海走的

走了一会又碰见刚才的拉牛车,只是人不见了,只剩下牛了,人可能去下地去了,或者给牛割草去了。

又路遇一群黑色和棕色的山羊。

这是放牛小哥,汉族,原来汉族也放羊。

又有一个主动停下来拉我的小哥,他好像正在弄一个什么旅游景点或者农家乐什么的,总之一直在说现在还没弄好,等到以后有时间可以来他这里玩。

南怕冷,此地距离畹町开发区还有2公里,我是又累又饿啊,虽然天还大亮,但已经七点钟了。
还有一点,相机没电了。

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畹町镇郊区,然后一大堆农家乐一样的地方,问了路人怎么去畹町,他们说坐小电三轮车,还有大约五六公里,步行我是实在走不动了,但是小电三轮车的司机又去吃饭了,我只好在边上等着,后来十分钟司机来了,是个大姨,一路颠簸,到达畹町中心已经快九点了,我买了一大堆吃的外加一瓶啤酒找了个小旅馆,开始胡吃海喝的庆祝起来,第二天懒懒的起来从车去了瑞丽,在瑞丽又懒懒的呆了三天,哪也没去,这就结束了这段旅程。
现在想想要是再有一次重来一次的机会,我TM可不走了。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徐游记

本篇游记共含20288个文字,2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3顶瑞丽

2016-12-22 19:02

年轻就是敢闯

2016-12-22 19:4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七彩云南好美啊

2016-12-22 21:28

大开眼界

2016-12-22 21:4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2016-12-22 21:59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2016-12-22 22:19

2016-12-22 22:25

2016-12-23 01:30

2016-12-23 03:47

真美!

2016-12-23 09:04

超级棒的旅程

2016-12-23 09:07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年轻真好,徒步真好。
顺风车不好搭吧。
有些是可遇不可求

2016-12-23 09:23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古色古香

2016-12-23 09:24

记录很详细,这一趟若干年以后会成为你宝贵的财富的

2016-12-23 09: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6F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2016-12-23 09: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7F

2016-12-23 09:38

顶下

2016-12-23 09:40

国境之南 多少人向往

2016-12-23 09:47

厉害了小伙子

2016-12-23 09:47

非常棒!欢迎楼主光临我的窝(http://www.mafengwo.cn/u/19189507/note.html

2016-12-23 09:55

佩服,你是真正的驴友

2016-12-23 10:03

2016-12-23 11:08

这是不走寻常路阿

2016-12-23 21:5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多谢支持

2016-12-24 17:09

楼主太强大了,云南是个好地方。

2016-12-24 18:41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2016-12-24 22:15

2016-12-27 14:19

引用 迷糊 发表于 2016-12-23 09:25:14 的回复:

记录很详细,这一趟若干年以后会成为你宝贵的财富的

回复迷糊:应该是个美好的回忆吧😄

2016-12-27 18: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Owen 发表于 2016-12-24 18:41:30 的回复:

楼主太强大了,云南是个好地方。

回复Owen:还不错,欢迎来云南

2016-12-27 18: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explorer 发表于 2016-12-23 10:03:48 的回复:

佩服,你是真正的驴友

回复explorer:可算不上驴友,走两步就累的不行了☺

2016-12-28 07: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Breath.yuyun 发表于 2016-12-23 09:40:00 的回复:

顶下

回复Breath.yuyun:谢谢

2016-12-28 07: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12-22 19:44:38 的回复:

年轻就是敢闯

回复海风小舟:就是瞎走哈哈

2016-12-28 07: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2-28 09:19

2016-12-28 14:31

写的好用心 谢谢分享

2016-12-28 14:39

👍👍👍👍

2016-12-28 16:44

引用 yinzdai 发表于 2016-12-28 14:39:30 的回复:

写的好用心 谢谢分享

回复yinzdai:谢谢支持

2016-12-31 08: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2-31 08: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

2016-12-31 08: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7-01-01 09: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7-01-03 14:33

佩服呀,居然能走着边境一游,真的是直接体验到原始美了噢!勇气可佳,值得学习!云南人民还是很善良滴!

2017-01-13 15:37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2017-01-29 21:25

引用 sunmingfen 发表于 2017-01-13 15:37:15 的回复:

佩服呀,居然能走着边境一游,真的是直接体验到原始美了噢!勇气可佳,值得学习!云南人民还是很善良滴!

回复sunmingfen:是很善良地😁

2017-02-03 08: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你写的文章乐的我肚子疼。

2017-02-03 17:24

引用 老鱼翁 发表于 2017-02-03 17:24:16 的回复:

看你写的文章乐的我肚子疼。

回复老鱼翁:不至于吧……😜

2017-02-03 17: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8F

2017-02-08 16:05

喜欢

2017-02-14 15: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景色不错啊

2017-02-21 14:59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好看

2017-02-21 15:00

引用 侠客徐游记 的图片:

壮观

2017-02-21 15:03

牛逼

2017-02-21 15:11

引用 青山依旧在 发表于 2017-02-21 15:11:15 的回复:

牛逼

回复青山依旧在:谢谢支持哈😄

2017-02-22 07: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7-03-01 14:0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6F

2017-03-01 16:0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