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七年之期,再访雨崩

25
游侠 (杭州) LV.8
2016-12-22 21:03 599/8
  • 出发时间/2016-09-29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7000RMB

前言

        09年的5月,杜鹃花开的季节,初次邂逅雨崩。徒步翻上南宗垭口的瞬间,我的心被这个雪山脚下的宁静小村深深地吸引,冰川、草甸、溪水、牧场,一切仿佛世外桃源般的存在,与世无争,孑然独立,如此静谧而又美好。可惜由于时间仓促和经验不足,无论是徒步冰湖还是神瀑,都留下了遗憾,而神湖和尼农峡谷,更是未曾一览芳踪。时间一晃7年,当得知同学的国庆徒步计划,我觉得是该再次启程了,去云南!去梅里!!去雨崩!!!七年了,足够人体的所有细胞完成一次整体的新陈代谢,遗憾已留存太久,是时候用双脚去丈量那片土地,用徒步去一解心头的七年之痒。

‎2009‎年‎5‎月‎9‎日,‏‎14:56:14,翻过南宗垭口俯瞰雨崩下村。

行程计划

Day1(Sep.29):MU5655 杭州昆明租车自驾丽江
Day2(Sep.30):自驾丽江香格里拉—奔子栏—白马雪山—德钦—飞来寺;
Day3(Oct.1):包车飞来寺—西当,徒步翻越南宗垭口,宿上雨崩
Day4(Oct.2):徒步笑农大本营、冰湖,宿下雨崩
Day5(Oct.3):徒步神瀑;
Day6(Oct.4):徒步神湖;
Day7(Oct.5):徒步尼农大峡谷出雨崩,包车尼农—飞来寺,自驾飞来寺—德钦—茨中教堂—维西
Day8(Oct.6):自驾维西昆明
Day9(Oct.7):CA1752 昆明杭州
        吸取了7年前一天之内徒步西当—南宗垭口—上雨崩—下雨崩—神瀑—下雨崩导致彻底残废的教训,整个行程安排相对比较宽松,而且天气帮忙,行程基本都在计划之中,唯一没有料到的是维西—通甸的XQ23县道路况实在太差,开着租来的小朗逸一路战战兢兢。如果要走维西回来,建议还是开越野车比较安全。
        至于高原反应,我个人的感受是白天哪怕在接近5000米的海拔都是没问题的,晚上只要住宿地海拔在4000米以下,身体也不会有很强烈的反应,而滇西北一线,住宿地的海拔都在3500米以下,所以不用太担心高原反应。

Day1:日行千里之地,夜枕玉龙而眠

        7:15的航班,4点多就起床,也算见到凌晨4点的杭州清晨了。打车、领登机牌、安检、登机……一切都在迷迷糊糊中进行,当MU5655咆哮着爬上云端,我终于睡着了。。。
        一个半小时后醒来,看悬窗外的云层散去,大地在机翼下展开,祖国西部的天气不错。9月整个月云南全省都泡在雨水里,强烈的西南季风夹带着印度洋丰沛的水汽,令今年的雨季愈加猛烈,20多天的降水使得滇西多地道路塌方,不由让人担心雨季能否如期结束,而9月底接踵而至的台风,又使得行程多了几分变数。
        飞机降落在昆明长水机场,走出机舱,多云到阴,好吧,不去想烦人的天气了,七彩云南,我又来了~~

        神州租车拿到朗逸,上高原过雪山就靠它了。开到市区凑齐人员,在建新园吃碗过桥米线,味道大赞。抹把嘴出发,目标丽江,行程500公里。车出昆明市区,沿杭瑞高速而行,过安宁、禄丰,到达楚雄州,此时的天空居然露出了太阳,而在大理转入大丽高速后,高原的阳光已经金灿灿地洒满大地。大丽高速路好车少,路边大片的格桑花在金色的暮光中唱着古老的歌谣,远处纳西人的村庄在晚霞中升起袅袅炊烟,幸福像花儿一样。丽江,如同一幅山水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
        晚上去古城闲逛,白天的大研古城已经要收门票了,四方街的商业氛围也更加的浓厚,两旁都是喧闹的酒吧,嘈杂的如同菜场。丽江已回不到过去,古城也早已不是那个清新的纳西少女。丽江,还是留给旅游团吧,明天,我们往大山更深处进发,今夜,我们又一次枕玉龙雪山而眠。

Day2:奔流的金沙江,消失的白马雪

        清晨离开丽江玉龙雪山用厚厚的云层遮住了身影。沿大丽高速原路折返过拉市海后,便是往香格里拉的国道,路况也陡然变坏,没多久,浑浊的金沙江便伴随在了路旁。车在峡谷中逆金沙江而上,天还是阴沉沉的,不时飘几滴小雨。

        在阴沉的天空下沿山路盘旋许久,终于翻上垭口,眼前豁然开朗,云开雾散,阳光万里。大草原上,牦牛在悠闲地吃草,高原蓝下,经幡在咧咧的作响。这才是心中的彩云之南,这才是梦里的香格里拉

        中午在纳帕海边吃完速热米饭又匆匆上路,过奔子栏,开始翻越白马雪山,这是一段艰难的旅程,从奔子栏的2000米海拔,到白马垭口的4292,接近2300米的垂直落差,对车对人都是一个考验。好在路况不错,柏油路面相较于7年前的弹石路简直太幸福了。在接近垭口的地方,白马雪山隧道即将开通,今后南来北往的人们在享受便捷的同时,也将失去垭口的无限风光。隧道往上,路况开始变差,特别是路边突然没有了护栏,对司机的心理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这段路不建议新手尝试。

        垭口附近的天气不好,一直下雨,在雨雾朦胧中远眺扎拉雀尼,惊讶地发现短短7年间白马的冰川退化速度是惊人的,从几乎同一角度拍摄的两张照片能看出,白马雪山的冰雪几乎退化殆尽。如果气候持续变暖,无需多久,这些低纬度低海拔山脉的海洋性冰川,恐怕就要彻底消失了。金沙江水还在奔流,白马雪山却在消失,假以时日,这些大山中的冰川彻底消融,金沙江水恐怕也将不复今日之势。

2009.5.8,白马雪山垭口远眺。

2016.9.30,白马雪山垭口同一角度远眺。

        翻过白马,前方就是德钦,登上雾浓顶远眺,梅里雪山依旧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本来下午能看到梅里的概率就很小,我们自然也不敢奢求。脚下的德钦县城,还是在沟里的狭长型布局,只是繁华了许多,7年时间,给这座偏远小城带来的变化显而易见。
        夜宿飞来寺,今晚是住宿的最高海拔,约为3500米,尽量避免剧烈活动。明天就要开始徒步了,期待好天气。

Day3:日照金山,重逢雨崩

        “梅里雪山是由175毫升牛奶和250毫升鲜奶油混合,最后再加上两勺白砂糖做成的巨大冰淇淋。”站在飞来寺的黎明破晓前,望着耸立天际的梅里十三峰,脑海中浮现出《转山》里面这句台词。《中国国家地理》十一年前那期经典的“选美中国”把梅里称之为雪神的仪仗队,那种壮美,只有真正站在雪山跟前才能体会。
        东方开始泛白,卡瓦格博头顶的夜幕从漆黑变成深黛再变成湛蓝,终于,一缕神光划破天际,投向卡瓦格博之巅,刹那间金光四射,仿佛有火焰在山巅燃烧。金色向下蔓延,缅茨姆、巴乌八蒙、吉娃仁安……梅里十三峰被一一照亮,雪神的仪仗队,仿佛披上了金色铠甲的勇士,在晨曦中傲然挺立于天地之间。人群沸腾了,煨桑的蔼蔼青烟飘向苍穹,向诸神献祭人间的烟火,这一刻,能感觉到藏区的万物有灵,感觉到诸神在空中俯瞰着众生。感谢神山眷顾,今天是大半个月来的第一次,而我两次来到飞来寺,都能目睹这日照金山的神迹,是有多么幸运!

        辞别飞来寺,搭藏民的小面包去西当,飞来寺观景台门口就有很多揽客的藏族大哥,30一个人。破旧的面包车在悬崖峭壁间飞驰,在布村过澜沧江,右边去往明永冰川,左边去往西当村,这里是徒步雨崩的起点。

        西当村到南宗垭口是一条土路,连续十公里上坡,接近1000米的海拔上升,途中有两个休息站可以补给。这段路对刚开始高海拔负重的徒步者是个极大的考验,如果在此耗费过多体力,那么对于后面几天的徒步影响很大。这段路可以选择骑骡子,徒步起点简直是一个巨大的骡子市场,随到随走。恰逢国庆,价格涨到了305,藏民会再估一下背包的重量,一般加价15-20元,在藏民地盘上,不要有讨价还价的想法,基本都是一口价。在骡子背上颠了2个多小时后,赶骡子的藏民把我们丢在垭口下面便匆匆赶回去做下一趟生意。不计较了,拿出登山杖,开始徒步,都说雨崩不通汽车,但是藏民居然神奇的把车开进了雨崩,垭口的一段平路车辙很深,下雨后泥泞不堪,在垭口的补给站吃方便面,旁边居然停着一辆皮卡,真不知道是怎么开上来的。翻过垭口,不远处是一个新修的观景平台,在平台上眺望雨崩上村和下村,一切都是那么亲切,雨崩,我们重逢了。

        入住上村徒步者之家,这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客栈,东北老板娘很热情。闲来无事,趁着阳光正好,去村里闲逛。在雨崩,时间仿佛放慢了脚步,一切都变得那么舒缓,那么与世无争。藏香猪在草地上撒着欢儿,骡马悠闲地吃着草料,山风拂过,带来秋天的讯息,溪水潺潺,推动磨坊的水车,吱吱呀呀间,时间的沙漏慢慢流淌……
        入夜,站在客栈的平台上,雪山在夜幕中隐匿着身形,头顶是漫天繁星,灿若星河。群星的光芒跨过无尽的时空,出现在此刻的苍穹,大美如斯,这是在人群中,在城市里无法看到的夜空。星空之下,高原之上,风来风去之间,云起云灭之际,时间已过经年,千百年后,我们都已不在,而雪山依旧,依旧守护着这片神灵庇佑的土地。

Day4:冰湖——卡瓦格博的心脏

        "雨崩冰湖海拔高度约为3800米,距离大本营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冰湖是梅里雪山冰川融化的雪水汇集而成形成的深绿的海子,被称为梅里雪山的圣湖。"——百度百科
        今天的目标是冰湖,遥想七年之前,拖着一条瘸腿翻过笑农垭口,体力透支在大本营一边吃方便面一边累得想吐,终于,面对最后的2公里爬坡选择放弃,瘫痪于大本营的牛棚边,在飞雪中遥望冰湖上方的冰川后,无奈下撤。同样的路,不同的状态与心情,今天是养精蓄锐后的再出发。出雨崩上村,开始的路很平坦,路过一大片野生沙棘林,金灿灿的果实挂满枝头,跨过笑农曲河,开始在原始森林里艰难的爬坡,这段大概500米垂直落差的爬坡是很费体力的。在接近垭口处有一块平地叫做鲜花坝,没看到鲜花,反倒是路片大片毛茸茸的青苔显得非常可爱。此处离垭口近在咫尺,一鼓作气翻过垭口,终于从阴暗的原始森林里走出来了,眼前豁然开朗,笑农牧场,当年中日联合登山队的大本营所在地出现在眼前。

        笑农大本营,91年那次著名的梅里山难时中日联合登山队的大本营所在地,一次死亡17人的当时世界第二大山难(目前排第三),给梅里更增添了神秘色彩,卡瓦格博也被官方正式禁止攀登,成为为数不多的处女峰之一。从笑农垭口到大本营是一段下坡,对疲惫的双脚是一个很好的放松,大本营坐落在一片绿油油的高山草地上,几座古旧的木屋,牦牛在悠闲地踱步,脖子上的铃铛发出一串悦耳的声响。大本营是徒步冰湖途中唯一的补给点,目前条件不错,居然在3600米的地方吃上了热腾腾的蛋炒饭,幸福感油然而生~~

        休整完毕,踏上最后的征程,秋日高原午后的阳光是金色的,把天地间的一切都照得极美,再一次跨过笑农曲河,开始艰难地攀登。这段路坡度很陡,路也很窄,有些地方需要手脚并用,远远地能看到垭口处的经幡,那是目标,完成这段七年前未尽的路程,冰湖就在前方向我招手。历经近一个小时,当我站在海拔3900米垭口的经幡下回望来路,梅里雪山国家公园的全景展现,近处,笑农曲河像一条玉带舞动在梅里脚下;远处,扎拉雀尼像一顶皇冠耸立在白马之巅,天地大美,莫过于斯。

        怀着朝圣的心情回头,冰湖赫然出现在眼前,“卡瓦格博的心脏,众神的居所”,这是我对冰湖的第一印象。太震撼了!灰色的山壁耸入云霄,碧绿的湖水静静地躺在山脚,无数条瀑布如同从苍穹垂落,汇入其中。磅礴大气,气势恢宏,什么“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什么“拔地万里青嶂立,悬空千丈素流分”,都不足以描述眼前的景色。下到湖边,但见冰湖一角有个缺口,湖水汹涌而出,成为笑农曲河的源头,笑农曲河一路下行,在下雨崩与出自神瀑的神瀑河相遇,汇成雨崩河,一路奔向澜沧江。正是梅里雪山,用自己的冰川融水孕育着雨崩的冥冥众生。怀着虔诚绕湖一周,在山壁一侧瀑布的水声震耳欲聋,脚下是冰湖,头顶是冰川,别有一番情趣。友情提示,此处切勿长时间逗留,注意观察,头顶的冰川一旦冰崩,危险性非常大。

        在冰湖逗留了近2个小时才离开,后来我们谈论也一致觉得冰湖是此行最震撼的一个景点。原路返回,下山远比上山轻松许多(两天后这个想法被彻底颠覆了),傍晚时分回到雨崩上村的徒步者之家,收拾行囊前往下雨崩。西当进来的路以及冰湖是从上雨崩这边出村,而神瀑、神湖和尼农峡谷是从下雨崩出村,上下雨崩看着遥遥相望,实际却有150米的落差,并且上下雨崩之间是漫长的之字形山路,没有大半个小时是很难从下雨崩爬回上雨崩的,所以强烈推荐第一天住上雨崩,后面几天住下雨崩,省时省力。跨过雨崩河上的小桥,在牛粪的芬芳中穿过雨崩下村,入住雪龙客栈,充实的一天正式结束。

Day5:神瀑——圣水沐浴众生

        “雨崩神瀑位于云南德钦县云岭乡境内的卡瓦博格峰南侧,有悬岩倾泻而下的瀑布,被称为“雨崩神瀑”,藏族人以到雨崩神瀑下沐浴作为一种洁净心灵的修炼”——百度百科。
        为了缓解昨天的疲劳,也为了明天神湖之行留力,今天的安排相对轻松,徒步神瀑,来回12公里,海拔3600米。穿过下雨崩村外的草地,进入山谷,这是典型的冰川U型谷地貌。最初的平路后是翻越一座小山,和昨天比起来轻松许多,之后便来到了高山牧场。7年前来时已近黄昏,当年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惊艳,甚至想起了指环王里中土世界的景色,这是正对五冠峰的角度,两侧高山对峙,中间整个U型谷全是绿油油的草场,山谷尽头的山壁上几条瀑布高悬,神瀑河从峡谷中间流过,景色极美。牧场也是徒步神瀑的补给站,有藏民开的小店。
        神瀑的地位在藏传佛教中是很高的,路过好几处莲花生大师的遗迹,路上不断能看到拿着转经筒的藏民前来朝圣,其中不乏年迈的老人,藏民信仰的虔诚令人肃然起敬。

        抵达神瀑的最后一段是碎石路,坡度比较陡,很滑,半小时后,钻过五色的经幡塔,我们来到神瀑脚下。眼前的神瀑有两条,居中瀑布称“斯那巴些”,意味“福运瀑布”,右边瀑布为“此巴美崩曲”,意为“无量寿佛宝瓶水”,朝拜雨崩神瀑,可使有福之人增福,无福之人得福,有寿之人增寿,寿尽之人延寿。照例在瀑布下顺时针绕行三圈,任圣水荡涤尘埃,洗去尘土,净化心灵。接一瓶神瀑水,甘甜清冽,沁人心脾。

        站在神瀑脚下仰望,一只红色的小鸟栖息在瀑布旁的岩壁上,精灵般在水雾间穿梭,对于梅里而言,我们都是过客,它才是雪山的主人。神瀑旁的冰川,也就是这个巨大的冰川U型谷的缔造者已经退化殆尽,残留的冰雪混合着泥土,大片黑色中的些许洁白显得格外刺眼,仿佛是冰川的墓志铭。

        下午两点就回到雨崩下村,阳光正好,村外大片的沙棘林挂满金灿灿的果实,摘一串分享,那酸爽才正宗啊。客栈老板得知我们明天要去神湖,特意带我们看了上山的入口,告诉我们不用向导,上山就一条路,而且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难。好吧,在客栈洗个澡,烤烤太阳,明天将是此行最大的挑战。
        傍晚开始下雨,晚上睡觉时雨仍没有停,躺在床上听到客栈老板说有人去神湖13个小时了还没回来,要找人去接应。。。

Day6:神湖——缅茨姆的眼泪

        天不亮起床,雨停了,出门一看居然漫天繁星。吃完热腾腾的面条,在老板的提醒下喝了红牛,迎着晨曦出发。神湖是未开发的原始景点,据说到雨崩的人95%都不会去神湖,出下雨崩村口的小桥,在白塔那里右手边去往神瀑,左手边是出尼农的路,沿尼农方向走大约100米,右手边有一条上山的小路,坡度很陡,路边有一块“禁止通行”的牌子,这就是神湖徒步的入口。
        上山后开始在原始森林里看不到尽头的爬坡,坡度很陡,雨后路很滑,在潮湿的森林里面体力消耗巨大,这是对身体和意志力的极大考验。渐渐地,随着海拔的升高,原始森林的参天大树变成了茎干瘦弱的竹林,竹林又变成了大杜鹃林,大杜鹃林最终变成了小杜鹃林。林间空地开始增多,视野非常开阔,雨崩村伏在山脚,冰湖、神瀑隔着一道山梁遥遥相望,甚至能极目远眺隔着南宗垭口,远在澜沧江另一侧的飞来寺。很享受这种艰苦爬升后的上帝视角,此刻的海拔已经超过4000米。

        近3个小时的虐心爬升后,传说中的大斜坡出现在眼前,这是一面45°角的山坡,长满了低矮的灌木,一条羊肠小道从中间横切整个大斜坡,路宽仅供一人站立。可以想象杜鹃花开的季节,大斜坡应该是个极美的存在。没有恐高症的话,只要胆大心细,大斜坡都是可以通过的,而且这一段是平路略带下坡,对体力要求不高,20分钟后安全通过,牧场的石屋和石墙已经遥遥在望。

        大斜坡的尽头是一片高原牧场,有一座废弃的石屋,遗憾的是,石屋内丢满了垃圾,包括很多难以降解的塑料袋和包装盒。能够徒步神湖的驴友都不是一般的游客,把自己产生的垃圾带下山是基本的义务,环保意识亟待加强啊。我们走进自然,亲近自然,同时也该尊重自然,敬畏自然,只留下脚印与欢笑,只带走相片与回忆,这是户外的第一准则。牧场的路还是上坡,尽头是一道黑色石块垒成的石墙,近一人高,需要攀爬过去,在这么高的海拔砌一道长城,不知是否当年的牧民放牧所用。

        翻过石墙,眼前又是一个巨大的上坡,在4200米的海拔这种感觉是崩溃的。从前人的游记中知道这是最后一段爬坡了,拄着登山杖,以走十米就要停下来大口喘气的节奏慢慢往上挪,终于,一道五彩的经幡出现在头顶,眼前是一汪碧水,神湖,就静静地躺在神女峰的山腰上。
        湖面海拔接近4400米,从下雨崩出发到神湖,历时4个小时,路程约12-13公里。网上流传的来回44公里的数据是错误的,来回应该在25公里左右,比徒步冰湖略长,但是难度天差地别,主要是高海拔和连续不断的爬陡坡,是对体力和意志的双重考验。

        藏民到神湖需要绕湖三圈,以祈求福祉。绕湖的路非常难走,根本就是没有路,真要绕三圈的话至少需要1个小时,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登高鸟瞰神湖。往上爬到4500米左右,此时的神湖已在脚下,碧绿的湖水波澜不惊,静谧的仿佛一块翡翠,在缅茨姆脚下躺了千万年。山风在耳边呼啸、山岚在峡谷升起、山鹰在苍穹盘旋,云起云灭,时间已经凝固,此刻的神湖,宛如缅茨姆的一滴眼泪,让我静静的凝望,久久不想归去。。。

        下山的路彻底颠覆了下山比上山省力的观念,无尽的陡坡,加上昨夜下雨地面湿滑,有些路段几乎要坐着滑下来才能通过,小心翼翼仍免不了摔跤,时刻留神以防崴脚,4个小时的上山路用了3个半小时才下山。从山路下来的一刻,我双手合十,朝着神山深深鞠躬,神山保佑,最艰难的行程安全完成,此次雨崩之行非常完美,再无遗憾,明天,我们就要从尼农离开,自此一别不知何年才能相见。
        对有计划徒步神湖的朋友,向导其实完全不用,就一条山路,不存在迷路的风险,但是有几条建议可供参考:
        1、务必结伴而行,山路陡峭湿滑,独自一人一旦滑坠或者受伤,很难获得及时的救援;
        2、下雨天不要挑战,湿滑泥泞的路面通过性太差,难以想象昨天那位13个小时还没回来的哥们内心是多么崩溃;
        3、登山鞋、登山杖必不可少,保持轻装,在这种路上哪怕多一台单反的重量都是很大的负担。
        神湖没有传说中那么难,保持良好的心态,合理分配体力,量力而行,大多数人都可以顺利抵达。
        回到雪龙客栈,松茸炖鸡走起,好好补补~~

Day7:依澜沧而行,访茨中教堂

        离别的日子到了,清晨的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等我们走过下雨崩村外的白塔时,两道彩虹同时出现在天空,雨崩,用双彩虹的神迹为我们送别。
        沿着雨崩河一路前行,基本都是平缓的下坡,雨崩河水量很大,一路咆哮着冲向澜沧江。最初是依山傍河的土路,然后是沿河的乱石,最后雨崩河深切峡谷,道路就在悬崖上盘旋了。最后一段路是新修的,也就是以前尼农线最危险的路段,目前路况不错,道路有1米宽,除了偶有塌方外基本没有危险。最终,碧绿的雨崩河汇入了浑浊的澜沧江,两种颜色在河口交融,源自冰湖神瀑的圣水将自此一路南下,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跨过国境,一路流经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在胡志明市附近注入南中国海,被东南亚人民尊称为中南半岛的母亲河——湄公河

        河口处山路一转,依澜沧江而行,气候也变成典型的西南地区干热河谷气候,路上塌方增多,需要注意。沿路一直往前,可以走回西当,在靠近澜沧江大桥的地方能看到桥边的停车场,从右手边一条陡峭的碎石路下去便是此行的终点,藏族大哥的小面包已经在等候,他将把我们送回飞来寺停车场。在飞来寺观景台远眺梅里,云遮雾绕不见真容,山里又开始下雨了。。。

        午饭后驾车离开飞来寺,在德钦县城转入德维线,沿着澜沧江一路下行,奔向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德维线是一条神奇的公路,新修的柏油路面平坦开阔,但是路边山体到处是塌方,甚至在车上就能看到石头滚落而下,我们开玩笑说走白马雪山看技术,走德维线看人品。。。
        沿途的田园风光非常迷人,澜沧江在路边奔流,两岸大山上是少数民族的村寨,在秋日午后的暖阳中一切是那么的美好。1小时后,隔着澜沧江远远地看到了对岸的茨中教堂。
        茨中教堂是一座天主教堂,位于云南德钦县燕门乡茨中村,这座法国传教士建造的天主教堂,1905年动工,1921年修建完成,气派的教堂是“云南铎区”的主教礼堂。然后,直通茨中的新桥还在修建,下到江边老桥的道路让我们犯难,陡峭的土路伴随着180°的急弯只允许单车通过,载重货车把路面轧出了深深的车辙,路边就是滚滚澜沧,令人心惊胆战。停在公路边商量许久,一致觉得朗逸的底盘是无法通过这样的路面的,正准备放弃之际,发现在前方200米处还有一条下到江边的路,一样的陡峭,一样的狭窄,一样的急弯,唯一不同的是路面还没有被卡车压坏,欣喜之余小心翼翼的上车,轮胎在沙石路上打滑,底盘不时磕到石块,战战兢兢来到江边,开过澜沧江上的危桥,终于进入了茨中村。

        古朴的教堂,矗立在大片的葡萄园中间,砖石结构的建筑历经百年风雨,虽有斑驳身姿依旧挺拔。走进教堂,一股宗教气息扑面而来,红色地毯上的座椅干净整齐,青砖斗拱上的花卉清晰可见,天花板上的彩绘色彩如新,水晶灯、十字架、圣经,让人忘记这是在横断山区的核心。
        沿木楼梯拾阶而上,从钟楼向外眺望,远处,澜沧江在大山对峙间奔流;近处,大片的葡萄园在风中摇曳,这是一百多年前法国传教士带来的品种,现在全世界只有茨中尚有遗存。院子里,神父在和游客小声交谈,夕阳下的身影不禁让人想起19世纪的传教士,冒着生命危险从印度支那出发,逆着大江的流向,不辞辛劳走进这蛮荒之地,不为财富,不为名誉,只为传播心中的信仰。有信仰是好事,有了信仰才会有敬畏,有了敬畏才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没有信仰的心灵是空虚的,没有敬畏的灵魂是可怕的。夕阳下的茨中村显得格外静谧,天主教能在藏传佛教的土地上顽强地生根发芽,留下茨中这块域外飞地,这是一个奇迹,是信仰的胜利,是上帝的信徒们用生命缔造的奇迹。

        辞别茨中小村,继续沿江而下,不久后就是规模巨大的乌弄龙—里底水电站工地,施工切开了大山,截断了大江,卡车滚滚奔驰,一片飞沙走石。项目完工后,澜沧江就会彻底失去自由奔流的状态,钢筋混凝土大坝,已经把西部的一条条大河套上枷锁,要经济还是要环境,在现今的中国,似乎永远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
        夜幕降临时分,进入维西县城,这座大山深处的傈僳族自治县,有一丝记忆中20年前的味道。。。

Day8 & 9:艰辛的回程,再见云南

        在高原的最后一天,清早就开始赶路,从维西县城至怒江兰坪县通甸镇,短短90余公里的XQ23县道,让我们体验了西部人民行路的艰辛。出维西县城不久就是山路,开始起雾,能见度不足百米,战战兢兢的驶出雾区,发现路面由沥青变成了弹石路,山体塌方砸落的巨石以及不断驶过的载重卡车,早已把路面弄得坑坑洼洼,小心翼翼以30码的速度,走S形不断躲避着路面上各种炮弹坑,避无可避时就会听到底盘和路面亲密接触的声音,无比担心小朗逸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抛锚。90公里的路,足足走了3个多小时,途中还遇到一辆断轴的越野车趴在路中间,等到开上剑兰公路的柏油路面时,悬着的心才最终放下,精疲力尽几乎是摔出了驾驶室,太折磨了。到不了的才是远方,在高等级公路四通八达的今天,高原上大山褶皱里的村村镇镇,还依旧靠着这种路,在勉强维系着和远方的交通。
        下午,从剑川上了大丽高速,依洱海而行,风光旖旎。从大丽高速转杭瑞高速开始,就是噩梦般的大堵车,动辄十公里以上的拥堵路段,充斥了大理楚雄整个路段,走走停停,磨磨蹭蹭,靠着速热米饭充饥,终于在晚上10点半抵达昆明市区,600公里,14个小时,艰辛的回程啊。

        翌日中午,CA1752冲上了云霄,又一次挥别春城,挥别高原,重返日常琐碎的工作生活。旅行,是一种逃离,是一种放逐,更是一种自我修复。在功名利禄中浸淫太久,在凡尘俗世中走的太远,需要暂时的离开,去走走不一样的道路,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去倾听不一样的声音,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旅途中,让我们平日里走得太快的身体停一停,停下来等等自己的灵魂,也许这就是旅行的意义。

本篇游记共含10090个文字,12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12-23 11:25

2016-12-23 13:19


写的不错~有国际品牌范儿~照片一般~总算有一张正面靓照~
今年G20期间~我们以前一起玩户外的几个朋友~三月份就商议~打算去雨崩的~
结果有两位朋友是G20保障单位的~所以终末能成行~最终我独自去了喀纳斯~
把你那路书发给我一下~最好有相关联系电话的~争取明年去一趟了~
两位后代~两上雨崩~你考虑过老三的感觉吗~

2016-12-23 14:49

引用 潮哥 发表于 2016-12-23 14:49:31 的回复:


写的不错~有国际品牌范儿~照片一般~总算有一张正面靓照~
今年G20期间~我们以前一起玩户外的几个朋友~三月份就商议~打算去雨崩的~
结果有两位朋友是G20保障单位的~所以终末能成行~最终我独自去了喀纳斯~
把你那路书发给我一下~最好有相关联系电话的~争取明年去一趟了~
两位后代~两上雨崩~你考虑过老三的感觉吗~

回复潮哥:哈哈,你是玩户外的前辈高人了,有机会带我一起浪啊~~

2016-12-24 12:02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2016-12-26 09:55

你好,九月底不是雨崩的秋天吗,今天想去看秋天的雨崩,漫山的金黄。

2017-01-06 15:25

引用 张晓星星 发表于 2017-01-06 15:25:54 的回复:

你好,九月底不是雨崩的秋天吗,今天想去看秋天的雨崩,漫山的金黄。

回复张晓星星:9月底10月初秋意还不浓,要看漫山秋色建议等到10月中下旬,毕竟现在气候越来越暖,秋天的脚步也会延迟。

2017-01-06 15:30

引用 游侠 发表于 2017-01-06 15:30:50 的回复:

9月底10月初秋意还不浓,要看漫山秋色建议等到10月中下旬,毕竟现在气候越来越暖,秋天的脚步也会延迟。

回复游侠:谢谢。一直纠结天气。就是怕十月的高原早进入了冬季。也是搁浅了好几年,向往了好几年,今年一定要去了。

2017-01-06 15:4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