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三山行:风雨齐云山

42
汤沧海 (长沙) LV.27
2016-12-22 21:21 653/35

风雨齐云

【风雨齐云】
    休整了一个星期,腿没那么痛了。查了下天气,接下来几天都是阴雨天,不适宜登山,我打算先到山脚的五指峰乡观望下。
11月19号一早坐上上犹开往湖南桂东的县际班车,19元,我跟司机说在五指峰乡下,说去爬齐云山。司机建议我到山上再爬山,说那比较近。我说到五指峰乡再看吧,几个小时后,汽车经过五指峰乡,司机指着一侧的一座拱桥说,登山从那去。我一看,没什么人,就说到山上去,然后补票五元。过了五指峰乡,汽车循着之字路蜿蜒向上爬行,10点到垭口,这里是江西上犹湖南桂东的交界处,叫泥塘坳。界口立了个简易大门,后面一条岔道伸往左侧,司机指着岔道说,往里走就是齐云山了,里面有人家,你可以问路。于是我下车,看到岔道口立着齐云山风景区的指路牌,后面的电线杆顶部也挂着一块牌子,写着:“全国负氧离子含量最高县桂东欢迎您。”
沿岔道往里步行,走了好久也没看到人家。几十分钟后,看到路边一台挖土机在作业,赶紧问路。挖机师傅一听我去齐云山,就说还蛮远的。我问这条路对不对,他说对。对就行了,谁还管远近呢。
谢过挖机师傅,继续前行,终于看到了村舍,叫泥塘村,村里还有几家农家乐。见到我的村民都把我当怪物看。背这么个大包,拿着手杖,系着绑腿,到底不是三头六臂,所以盯了几秒,也就不稀奇了。到了水泥路尽头,进入泥道,别的岔道不要管,直走大道就成。然后看到一个枫林,红叶黄叶斑斑点点,煞是好看。整个村落陷落在山谷里,这里植被丰茂,除了枫林,村民还种植了厚朴林,然后是松林、竹林、茶林,层层叠叠的,有一种和谐的韵律美。不过山谷里伸出一根长长的大水管,破坏了这份乡村意境。

走着走着,林子里忽然窜出一只大黄狗来,直冲到我身后,我转身立定,朝它笑一笑,挥挥手,算是打招呼。然后大黄狗就友好了很多,之后一直不紧不慢跟在我前后,像是监视我,又像是给我带路。
走着走着,就看到一个小水库,大水管就是从这里顺着小溪延伸出来的,因为水管生锈,溪水都染成了赭黄色。
继续前行,身体已经被汗水湿透,于是坐在一座桥边休息。大黄狗早已窜到了前面,它见我没有跟来,于是折回身,来到桥边,陪伴在我身边。这时,我看到远处一个棚户人家,有人朝大黄狗喊,看样子这狗是他们家的。大黄狗没理会主人的吆喝。等我起身再次前行时,大黄狗居然又跟了上来,好有灵性啊!我倒希望它别跟着我,要不人家怀疑我盗狗就麻烦了,不过我这模样一看就是来爬山的,狗的主人倒也放心,并不来追赶。
又到了岔道口,两条泥路,一条往上,一条往下。大黄狗早早在下面那条路等我,但我选择往上,大黄狗见我往上行,便也摇着尾巴跟了过来。爬上一个山坡,附近是一个茶园,挖了一个大水池。大路到这就到了尽头,前面是两条进入林子的小路,一条往上,一条往下。往下那条路口系着红绸带。我便往下,正式走山路了。走了一段,回身一看,大黄狗也跟着进山,忙朝它招手,说:“快回家去吧!”它还真听懂了。等我再回头看时,它果然没有跟来。
走了十来分钟还在下行,不免疑惑,这是不是一条下山路呢?或许应该走那条上行的小道。心里这么想着,但脚依然往下,且再下去看看。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一道篱笆,有门。轻轻一推,门就开了。穿过门,就看到一片蓝色屋顶的房子,估计是客栈了,仰头一望,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立在眼前,陡峭可怖,完全是个大断层。那就是齐云山了吧,心里不免高兴,说明路没错。下到房子前的平地,果然是家客栈,见到几个游客站在那边。一打听,登山的路就在房子侧面。于是卸下背包休息,老板娘正在做饭。就在这时,天上下起了雨,我暗叫不好,天气预报还真准,说下雨就下雨。不过几分钟,雨声就变大,噼噼啪啪打着露在天地之间的一切物什。哎,看样子要在这里住下来了。我问老板娘,住一晚多少钱,她说50元,我又问吃饭多少钱,她说快餐20元一人。我说在房间搭帐篷可以吗,她说可以,给点场地费就成。打听清楚后我也没急着安营扎寨,先拿出早上没吃完的包子出来当午餐。几个游客说在我之前,已经过去一批驴友了,是广东来的。
吃完包子,休息了一会,雨又变小了。这期间我一直在犹豫,今天到底上不上山,如果上山,可能是一场噩梦。见到雨小了,便把心一横,背起背包,拿起手杖开始登山。转到屋侧小路,沿沟谷溪水前行,不久根据指示牌渡过溪水,沿着山脚绕行,忽然又下起了雨,我拿出雨伞,继续前行。走着走着,雨越下越大,而且天上还响起了滚雷。虽然有伞,但大雨如注,衣裤很快湿了。走到一处竹林,我停下来避雨,想着前进还是后退呢?此时若回到客栈也不算远。这时想起我前面还有一队人马,便取消了倒退。明知山有雨,偏向雨山行。这么一想,又撑着伞冲进了雨里。路开始陡峭起来,雨水沿着山径往下流,鞋袜很快湿透。不敢太快,一步步慢速往上攀。路越来越陡,雨越下越大,走到一个陡坡下,忽然闪出两个人,是下山的当地人。他们劝我回去,说雨太大。我笑着说已经没有回头路走了。他们便让我小心,并说后面还有一大帮人正在下山。
这条登山道垂直海拔高,每攀爬一分钟,海拔就上升几十米,路都是猎人和驴友踩出来的,既狭窄又艰险。走几步,喘一喘,看到闪电了赶紧蹲下,等雷声响过再迈步。关于冬雷,诗歌里有“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绝唱。而在民间,人们认为冬天打雷雷打雪,说明冷空气要来了,想必这个冬天会不寻常,切莫出现2008年冰灾那样的光景。

随着一步步上攀,与下山的人陆续交错而过。他们没有背包,全部轻装,有些打着伞,有些直接用麻袋顶在头上遮雨,看他们的装束,像是本地村民。快到草甸的时候,跟最后几位下山的村民照面,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人影了。能见度很低,雨雾飘摇,草木萧萧。此时全身里里外外已经湿透,山上气温很低,我感觉身体冰凉,没一丝热气。登山之前了解到山上有一座庙,可以避雨,想赶紧找到它好落脚。
终于抵达稍微平坦的草路,绕过山麓,透过迷雾,看到不远处隐约横着一个山脊,那边貌似有房子,在雨中闪耀着光芒。那里莫不就是小庙?我加快脚步,绕到山坳里,出现了岔道,一条直接往上,深入雾里。一条往左,应该通往先前看到的山脊,我选择了往左。走了一段,发现山脊附近并没有房子,而是草坡间一些裸露的大岩石,被雨水冲刷得闪亮。从草径插到山脊,眼前横着一条稍宽的路,两头茫茫,我该往右还是往左呢?右边的更高,我猜是登顶的路,但小庙估计不在山顶。便往左走,大雾时浓时淡,能见度却始终张不开。只能凭着感觉瞎转悠。走了半天,到了一个乱石坡,前方耸出一块石碑,上前一看,碑上正反面都写着“好汉坡”三个字,然后尽是下坡路。我看到这三个字,长叹一声,走错了!这里是从五指峰乡登山的必经之路,再往下走就是下山路了。怎么办,小庙在哪,前头的广东登山小队在哪?四下一望,雨雾茫茫。幸亏雨没那么大了,能见范围稍微扩大。我朝乱石坡上一望,发现不远处耸立着一片墙体,估计是废墟,或许可以露营。赶紧朝那里攀爬,穿过湿漉漉的草甸,来到墙体边。这些墙都是用乱石堆积而成,不稳定。它们尚不足一人高,围城长方形,留一个出入口,可以避风。我找了一个内部空间稍平坦的废墟,趁着雨小,迅速安营扎寨。然后钻入帐篷,脱个精光,用毛巾擦干身上的雨水,哆哆嗦嗦拿出干衣服换上。一下子与湿冷的雨雾隔离开,令人舒服无比。接着就躺进睡袋休息,闭目养神。直到雨完全停止后才拉开帐篷,探头一看,世界清晰无比,山雾褪得一干二净,天色却也黯淡了下来。走出账外眺望了一下远方,好汉坡下面果然没有什么寺庙,可见寺庙应该在另一头,明天再去找寻,今夜只能在这废墟里将就一晚了。
废墟旁有一个石洞,洞前有个水潭,正好供我洗漱。简单地吃了晚餐后,便出来洗漱,然后早早睡觉。一夜雨声断断续续,时而如叮叮细丝,时而如嘈嘈大弦。又忽然闪亮一下,整个帐篷照得通亮,然后一阵雷声滚过来,让人心惊肉跳,生怕雷电不长眼,击到帐篷上。就这样战战兢兢过了一夜,因为太累,前前后后倒也睡着了几个小时。

夜宿山寺

【夜宿山寺】
19号早上雨停了。洗漱早餐后,我打算出去探路,寻找小庙。为了保护干衣服,继续换上昨天的湿衣服、湿鞋子,背上小包,穿上雨衣,轻装出发。
雾很大,我顺着乱石坡往上攀,翻到上面,又看到一些废墟。踏过坡顶,下到昨天走过的那条路上,慢慢来到山脊,径直上行,不久大雾里耸出一个怪影子,及近一看,是一堆石头,人为垒的尼玛堆。这里是一个乱石坡,驴友们在这堆积了好几个石堆。迎坡而上,翻过一个草坡,到了一个凹地,这里有个十字路口,中心是一堆废墟,其中一间堆满了生活垃圾。我选择直线前进,翻上一个岩石坡,这些岩石像是砂岩跟花岗岩的结合体,颗粒大,虽被雨雾打湿,但不算滑。不过还是得小心翼翼,不可马虎。翻上这个大石坡,路稍平坦,忽然听见有人说话,男人的声影。“是昨天那个广东小队吗?”我心里想着,加快了步伐。

古寺

没几步,就看到大雾里隐隐出现几点彩色的影子,再走几步,发现是一大群人,有男有女,叽叽喳喳,再走几步,就看到他们身后是一片房子。哇,找到小庙了!它位于一个大洼地中。我沿路下到洼地,赶紧朝驴友们招手。他们也发现了我,不过多数人都在忙着整理背包,他们准备下山了。站在最前面的一位大哥跟我打了招呼,问我在哪露宿,我说昨天走错路了,在好汉坡废墟露营。我问他们是不是广东来的,他们说不是,然后指着庙门口的那堆人说,他们才是。
我的脚还没站稳,这些人就背着包陆续开始下山了,其中一人对我说:“你一个人太危险了,等下跟他们登顶,然后一起下山吧。”
他们才离开,庙侧矮墙边依次闪出六个人,四男两女。上前一问,果然是广东来的,我昨天要是早点赶上他们,也不至于独自露宿在废墟里。大家话不多说,从庙后直接登顶。

不消一刻钟就到了齐云山之巅。放眼四顾,除了雾还是雾。只能看到脚底尽是岩层,再往前走几步,眼底就是一个大悬崖,混茫不知深浅。山顶竖着一块石碑,刻着齐云山,为2003年所立。大家在碑前合影、拍照,表示到此一游。然后他们六人陆续下山了。我独自逗留了片刻才下行。
下到小庙前,发现是个平房,房顶是平的,由水泥板铺成,墙体由大块长方体岩石砌成,大门连个门扇都没有,可随意进出,进去一看,门内一侧堆放着不少垃圾,还有许多张塑料高凳。两侧的房门也没有门扇。大堂上有个高台,放着几尊佛像和菩萨像,像前摆放着一些供品和食物。还有一些杂物。我先朝佛和菩萨拜了三拜,默念道:“打搅了,请菩萨保佑我平安。”然后进入右侧房间看,里面很暗,潮湿阴冷,没什么东西。再走进左侧房间,哇,居然最里边有一张石头垒成的大床,床上垫着一块防潮垫,下面又垫着一层干枯的细竹子。旁边还有一张简易床,比较窄。也摆着几张塑料高凳,还有一堆铁杆。当即想,这三间房也只够五六顶帐篷扎营,我昨晚若是来了,也不一定有位置呢。那今晚是不是可以搬到这里来住呢?独自住在破庙里有些害怕,可继续睡在废墟里也不甘心。何况昨晚这里住了这么多人,我怕啥。于是决定马上搬来此处。
主意已决,便迅速下撤,途中又遇到那队广东驴友,同他们一起走到好汉坡,然后告别。回到营地,忽然下起了雨,于是赶紧整理好背包,将防潮垫折叠好随意塞进包里,然后将帐篷胡乱一收,用预备的鞋带捆好,背起登山包,一手打伞,一手抱着帐篷,沿来路回到庙里。气喘吁吁地卸下背包,将湿漉漉的帐篷敞开放在高凳上晾着。取一根铁杆,支撑在墙角的两边,然后将湿衣服脱下来放在上面。再将我的防潮垫铺到床上,覆盖之前的防潮垫,将杂物都放在上面。整理好之后,在庙内又细细察看了一遍。发现大堂高台上有一捆面,旁边有一个装油的塑料瓶、一袋盐,还有一个可乐瓶。最边上放着一个红色大塑料袋,里面有两包方便面。拿出来一看生产日期,尚未过期。又看到墙边的石条上放着一口金属锅和碗。房间里还看到几根木头,并发现一把菜刀,卷了口,劈柴倒是绰绰有余。
哈哈,有柴有锅有油有面,何不生火吃点热食啊!反正外面雾大,出去也看不到啥景致,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搬起石块到房间里磊灶,搬石块时,发现庙外鼎炉中插着四只大红蜡烛,这可是引火的好东西,于是拔出来放到灶边。拿起菜刀将几根粗木头劈成几瓣,又将金属锅拿到外面溪水边洗了又洗,用纸巾擦了又擦。然后找了一副碗筷,为塑料碗,估计是昨晚那批驴友留下的,也不计较,拿起来到溪边洗刷干净。屋里还有一大瓶矿泉水没用完,估计是他们烧水煮面没用完的,他们没烧柴火,都带了气罐和炉子,用完的气罐都堆在墙角。
接下来开始生火了。我从床垫下抽出一些细竹引火,掏出火柴点燃,比较顺利。等火旺了,端起锅放到灶上,先烧点热水,将锅再清洗一遍。然后倒上矿泉水,烧开后下方便面。由于木柴有限,我将一支红烛伸进火中,湿湿的蜡立即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蜡泪掉在木柴上,火势更旺了,木柴也燃烧得更久。这给了我一个启示,以后野外驴行有必要带几支蜡烛。面煮好后,柴也差不多烧完了,我坐在灶边吃着热腾腾的方便面,烤着炭火,大爽。

雨停了

吃饱喝足,整理床铺,见窗外大雾忽散,世界忽然清晰起来,赶紧奔出门,见北方露出一片云海,大喜。赶紧回庙里继续换上湿外裤,袜子也是湿的,于是将破烂的雨衣扯几块包裹住脚,再穿鞋。一踏出门,山坡下吹来一阵大雾,瞬息之间就变了天。只好返回庙里,不久,大雾又散开了,这次果断出门。西北方向已经露出一条蓝色光带,看下面山坡,黄草斑斑点点,不规则地点缀在褐色岩石间,每个山头像是一座座生锈了的飞船,多么古老的文明遗迹啊,不知何年何月坠落于此。我沿着石坡再一次登顶,其间太阳昙花一现,跟我照个面就匆匆躲进了她的闺房。到了山顶,果然比上午明朗了许多,云海慢慢浮现,但不算佳,时不时被一阵大雾埋没。山顶断崖下,绝壁如削,深不见底,只见下面浓雾阵阵,风声惨惨。偶尔露出的石峰峥嵘怪异,像黑巫师潜伏在雾中。山顶西边有一个高坡,翻到那个高坡,眺望顶峰,越发觉得挺拔危险。小心翼翼挨到坡脚草垛边,往下张望断层,绝壁直坠而下,直通幽冥,令人惊心动魄,生怕脚底一滑就跌下去,赶紧抽身回到坡上。南面天空渐渐变蓝,蓝天下浮着一片云涛,几朵浪涛还卷了起来,排成一队,从右至左慢慢游弋。由于风大,这些云涛与蓝天的界限并不十分清晰,散落的大雾给它们蒙上了一层薄纱,遮蔽了我的眼界,使得透明度不高。但我很知足了,要知道这是经历多少雨雾才等到的一抹微蓝天空。如果上午跟着那对广东驴友下山了,那这一趟多不值啊。我庆幸自己留了下来。在山顶逗留半个多小时,大雾又起,一切又变得混茫了,于是撤回到庙里。

再次登顶

换上干长裤,见柴火不够,就没继续生火。晚上吃干粮。觉得直接睡床上不好,于是将帐篷内层支起来,睡进去,外帐还是湿漉漉的,继续晾在房内。七点多就睡了,睡前在大堂拜了三拜,求个心安。然后在门口设置障碍,将一张塑料凳摆在门口,旁边放一个空矿泉水瓶,伞一直张开着,放在床边。睡到半夜,听到有风声、雨声、过往的飞机轰鸣声,还听到咚的一声,矿泉水瓶倒了。知道这是风吹的,所以不怕。也不冷,帐篷内层防风,人穿着厚衣服睡在睡袋里,很暖和。晚上做了几个离奇的梦,梦见我到了峨眉山下,看见了佛光。然后看到一座高架桥,有人从桥底攀上桥去瞻仰峨眉山,我也跟着去攀爬,谁知桥变成了树枝,踩着树枝往上攀援,到了一个石坡。抬头一看,半空悬着几块石头,成几何体。什么情况!阿凡达的哈利路亚山吗?我仰着头,半是惊恐,半是欣喜,莫不是遇到了外星文明?不久就醒了,回想梦里情景,大为惊奇。
开机一看,才凌晨四点,晚餐没吃饱,这时饿得荒,于是爬起来吃了一个苹果。之后接着睡,挨到七点多起床,洗漱后,觉得还是吃热食好,看到墙壁间塞着一块木头,取下来劈开,又到附近找木柴,寻了几块竹片,在别的火堆捡回两块湿木炭。依然用竹叶引火,浇上蜡烛,先烧一点开水备用,再煮好方便面当早餐吃。查过天气,21号是阴天,适合下山。所以20号仍在寺庙住一晚。但没柴了,怎么办?这时想起寺庙门口挂的一块木牌,是桂东县志愿者挂的宣传牌,落款上桂东二字被人剔除了。估计是江西这边的人干的。这涉及到一个公案。齐云山到底属于谁管?我又想起山顶的石碑和石块上的刻字,凡是有桂东字样的题刻都被剔除了。齐云山海拔2061.3米,在湖南,被视为第三高峰。在江西,被视为第四高峰。但到底属于哪个省呢?各持一词,不好定论。太多高山都在各省各县交界地带,比如湘鄂边界的壶瓶山,鄂皖边界的天堂寨,湘桂边界的韭菜岭,湘粤边界的莽山,湘赣边界以山划分,北有幕阜山、九岭山、连云山,中有武功山、罗霄山,南有万洋山、诸广山等山脉为界。齐云山便是诸广山脉的最高峰。以前这些地方多是穷乡僻壤,各地唯恐避之不及。如今提倡生态游,徒步者多了,全民兴起旅游风潮了,各地就争执不可开交了。想到此,不免好笑。干脆,把这牌子一把火烧了,看大家还争个鸟。如此一想,我就名正言顺有了烧木牌的理由,嘿嘿,且当一回坏人。
于是,抓起菜刀,奔到庙外,将钉子撬掉,摘下木牌拿进房间。接着劈柴烧火,拿上面、油、盐,抓起那个可乐瓶,揭开盖子闻了闻,一股酱香味直扑入鼻,嘿,是酱油。煮好面后,我不再添柴,得节省点,晚上还要用呢。开机一看,还不到十一点,午饭吃得太早了。
吃完午饭,发现天气转好,于是背上小包出门闲逛,这回没有登顶,而是朝下走,云雾远褪,得以窥见山体全貌,走到前几天路过的十字路口,发现附近也是一个大断裂带,连着山顶。道路不远处就是陡峭的悬崖,前两天雾大,看不见。我沿着崖边隆起的石脉前行,惊险刺激。发现塌陷的这一边是沿着岩层的开裂面而走向的。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座巨大的山体塌陷成参差的断裂带?还记得武功山金顶、铁蹄峰、吊马庄一带也是个断裂带,齐云山的断裂带跟武功山可能一脉相承。共同组成湘赣边境的罗霄山脉断裂带。
我察看了四周的草坡,发现这些草都不深,植根于岩石的表层。可以想象,造山之初,由于地质作用,罗霄山脉被挤压拱立起来,由于力量巨大,岩层出现断裂。经过数亿年的风雨冲刷、生物变迁,形成了现在的面貌。植物及雨水的作用使得岩层剥落,岩石细化,最终形成土壤层。而处于高海拔地带的岩石,乔木生存不易,只适宜草类及灌木生存,它们的根系无法深入解析岩层,所以土化程度低。如此,齐云山上岩层与草甸互相点缀,也就顺理成章了。这次雨雾多,等天气晴好,再来考察齐云山全貌。

在下坡途中,看到另一面也耸立着一个高峰,跟顶峰相持,便决定去攀爬。哪知刚下到山脊。山上又兴起了浓雾,而且没有散开的意思,天气渐渐阴沉下来。我便不再前进,坐在一块石头上听歌,明天就能下山,手机可以尽情挥霍电量了,我的充电宝还没动呢。这两天手机大多处于关机状态,耗电少。我听的是《倩女幽魂之道道道》的主题曲,细细把玩歌词,跟眼前的情景很是合拍。听了一会,发现要下雨了,便往回赶,前头又是大雾茫茫,忍不住跟着手机唱起来:
红尘世界,一片雾茫茫,
觅道觅道,自寻我千里步。
问谁好,风里路,是我前途。
沙急啊似刀,风也疯狂发怒。
令人皱眉低首,冲入漫漫路……
黄霑这歌写的真绝。荒山野岭,迷雾败径,我独自一人借宿破寺中,人耶?仙耶?鬼耶?我不想做宁采臣,也不想遇到聂小倩,更不想碰到千年树妖,倒想做个燕赤霞,仗剑伏魔,饮酒逍遥于世外。
一路狂想着,尚未回到庙里,就下起了雨,好在已经离驻地不远。进入庙内,上床休息,继续听歌,晚上有大把时间睡觉。下午四点多起来去溪边洗了个头,擦了澡,然后劈柴做晚饭。炊烟袅袅中,闻着香香的柴火,恨不得来个辣椒炒肉。
吃完打点好一切,然后拜了菩萨,在门口设置好障碍,燃起一支红烛睡觉。明天要下山了,这最后一支红烛当做照明灯吧。
依然是风声、雨声及天外的飞机轰鸣声。飞机轰鸣声的存在,证明我不是在中古世纪,而是在二十一世纪。飞机上是些什么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为何深更半夜还在天上,他们知道下界的小庙里睡着他们一个同类吗?估计他们想不到我睡在他们下面的荒山上,更想不到我在一个破庙里想着他们。

回归人间

【回归人间】 
21号起床后,发现晾的衣服、帐篷都没怎么干。原来是我疏忽,房间的门窗都没有遮蔽物,雾气团团扑进来,所以帐篷、衣服晾了两夜,还是湿的。我找来毛巾擦干净衣物,然后整理行装,将灶拆除,柴灰铲到门外。面、油、盐、酱油封好,归回原位。清扫一遍,然后开始下山。大概八点出发,下到山脊,折到小径,从上山之路原路而下。走原路是因为路况熟悉,而且比从五指峰乡那边下山要快,这边离公路更近,便于搭车。两个小时就到了山脚,正要跨过一条溪水,看到溪水可爱,便要拍照,扭头蓦然发现身后走出一个人影,吓我一大跳。再一看,这人穿着朴素,脚底穿着雨靴,看来是本地村民。我赶紧朝他一笑说:“你从哪里来啊,吓我一大跳!”他身上斜挎着一个口袋,他把口袋扯一扯,说:“杀了一只鸡。”我便以为他是走亲戚的附近村民。跟着他走了一段,又问了一些话,才得知他不是走亲戚,而是山下的猎人,刚说的鸡其实是野鸡。他说是前几天下好的圈套,今天上山看看收获。
我一听,来了兴趣。活野鸡早上在庙前见过,我一出庙门,就惊动了正在垃圾堆里寻食物的它们。不过它们都是麻灰色,而眼前这位猎人口袋里的野鸡却是白色的,我请他拿出来给我看并拍照。他笑着抓起野鸡的两腿,竖立在半空给我拍照。我一看惊呆了,这只野鸡很像锦鸡,又很像白鹇。红色的腿,红色的脸,白色的羽毛,黑色的头顶。回去一查照片,果然是白鹇,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猎人把他当普通野鸡给捕杀了,可怜。他还告诉我这只野鸡活的能卖两百多块,他抓住的时候已经死了。对于一个长年生活在山中的猎人来说,保护动物的意识肯定没那么强烈,毕竟衣食口腹才是他们首先考虑的事。而制定动物保护法的人里面,肯定没有猎人。试想一下,那些整天坐在办公室喝茶下班后吃着美食的文明人,忽然对着一个居住在山里的猎人说:“你们不许吃野味!”如果我是猎人,肯定会气愤。首先得解决猎人的基本生活保障吧,然后才可与其谈生态环境和动物保护。保护野生动物,先得改变猎人生存境遇。
不管如何,滥杀滥捕野生动物是不好的,如今职业猎人很少了,多数是村民们偷腥爱吃野味。我怜悯猎人,但更怜悯那只白鹇,死得可惜。希望人类节制一下自己的贪欲,让更多的美丽物种与我们在地球相伴。
跟着猎人走了一段,猎人回头指着一条小径对我说:“我再去里面看看,你慢走。”原来他共下了四个圈套。我点点头,然后看见他轻捷地钻入了灌木丛。等我到了另一条溪水前,发现不对,记得来时没见过这条溪水。这条溪比较宽,下方被石头堵着,下面是陡坡,它从坡下流到山谷的大溪中,不好过去。我犹豫了片刻,马上返回,沿途找下坡的路,发现了一条,以为是来时的路,结果到了大溪边才知道不是。但也能回到山脚客栈。大溪水流湍急,石头滑。我在韭菜岭有掉进过溪水的经历,不敢造次,四肢着地,慢慢攀着石块一步步跨了过去。到了这边,发现路比来之前更远,得多绕十来分钟。看来先前遇到的那条溪水是对的,只是我失忆了,还好殊路同归。
到山脚客栈时差不多十点半。老板娘出来洗菜,看到我,楞了一下,惊讶地问:“你才下山啊?”我点点头,然后问她:“我刚才在山下看到一个猎人,是你老公吗?”她说是的。我便告诉她:“你老公今天抓了一只野鸡,很大一只。”她点点头,并没感到多么喜悦,看样子野鸡对于他们而言是十分寻常的事物。
话不多说,我折上屋后的小径,穿过篱笆,翻上山坡,沿大路原路返回到泥塘坳。中途路过那个小水库,发现两只鸭子游在水面,湖面倒映着黄绿交杂的树影和山影,鸭子游过的波痕划过水面,好一幅山乡幽静的画面。拍了几张照,又在后面路段的枫林中赏了下枫叶。慢慢悠悠走着,知道下午才有车去桂东,所以并不急着赶路。
在泥塘坳公路边站了几十分钟后就来了一辆客车,一看,是赣州开往桂东的,赶紧招手上车。到桂东后,转车到郴州,一下车,寒风扑面,气温骤降。当晚在郴州火车站附近住宿。原本是要去八面山的,但忽然变天,未来几天又不晴朗,便于22号返回长沙。这次三山之旅正式结束。八面山下次再去。
三座山峰各有特色。
九岭尖为高山草甸,虽然附近在建风电站及采矿,环境遭到破坏,但主峰保持还行,看到了绚烂的晚霞和日落、日出。
军峰山为岩石体高峰,山顶几乎全是裸露的岩石,陡峭奇险。山腰的石头、松树都值得一看,而最大的收获是佛光和云海。山顶是个不错的360度观景台。
齐云山亦为高山草甸,但比九岭尖险峻。风风雨雨中,迷雾重重里,独宿废墟和山寺,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人生体验。等到晴好天气,再来一探其秘境。
感谢大自然的无私馈赠,更感谢一路友善的人们相助及密之一家的热情接待。
2016-12-4

本篇游记共含9853个文字,13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江西齐云山!

2016-12-23 10:4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3 10:5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3 10:5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难得

2016-12-23 10:56

2016-12-23 13:18

2016-12-23 16:17

引用 兲篙雲淡 发表于 2016-12-23 10:40:58 的回复:

江西齐云山!

回复兲篙雲淡:是的,海拔2000多米,江西第四高峰

2016-12-23 19:13

引用 跟党走的笨蛋 发表于 2016-12-23 10:56:36 的回复:

难得

回复跟党走的笨蛋:谢谢:)

2016-12-23 20:12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一片金黄也蛮漂亮!

2016-12-23 20:27

2016-12-24 08:23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4 09:07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不错,支持

2016-12-24 09:07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文采越来越好了!

2016-12-24 17:05

非常不错,一个人自由爬山。

2016-12-24 18:30

引用 不重要 发表于 2016-12-24 17:05:16 的回复:

文采越来越好了!

回复不重要:谢谢老友支持,哈哈

2016-12-26 10:00

引用 Owen 发表于 2016-12-24 18:30:35 的回复:

非常不错,一个人自由爬山。

回复Owen:谢谢,暂无工作,所以自由:)

2016-12-26 10:01

写得好

2016-12-28 09:55

引用 清河 发表于 2016-12-28 09:55:36 的回复:

写得好

回复清河:谢谢支持:)

2016-12-28 10:38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齐云山看来还可以

2016-12-28 17:12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色彩不错,道教四大名山,我路过齐云但没去,遗憾。

2016-12-28 17:13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齐云应是安徽的吧

2016-12-28 17:16

引用 兰香子 发表于 2016-12-28 17:16:30 的回复:

齐云应是安徽的吧

回复兰香子:有两个齐云山。这是湖南桂东跟江西交界处的齐云山,也叫齐云仙。是一座未开发的户外名山。
安徽的齐云山在皖南,属于丹霞地貌,是四大道教名山之一,开发成熟。跟这个齐云山不一样。没这么高。

2016-12-28 23:59

引用 汤沧海 发表于 2016-12-28 23:59:42 的回复:

有两个齐云山。这是湖南桂东跟江西交界处的齐云山,也叫齐云仙。是一座未开发的户外名山。
安徽的齐云山在皖南,属于丹霞地貌,是四大道教名山之一,开发成熟。跟这个齐云山不一样。没这么高。

回复汤沧海:哦,谢谢,学习了。

2016-12-29 08:10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2016-12-29 13:51

恶劣天气的风景总是不错。

2017-01-06 17:56

江西湖南交界有个南风面海拔2160米,风景也不错

2017-01-14 11:19

引用 十一路龟 发表于 2017-01-14 11:19:14 的回复:

江西湖南交界有个南风面海拔2160米,风景也不错

回复十一路龟:南风面九月份去了的:)谢谢支持

2017-01-14 21:58

引用 蒲公英 发表于 2017-01-06 17:56:58 的回复:

恶劣天气的风景总是不错。

回复蒲公英:谢谢支持

2017-01-15 21:43

引用 汤沧海 的图片:

云雾山中更加有意境。拍的好1

2017-03-26 12:59

欣赏朋友的佳作!祝快乐每一天!

2017-03-26 13:00

引用 第七十三闲人 发表于 2017-03-26 13:00:43 的回复:

欣赏朋友的佳作!祝快乐每一天!

回复第七十三闲人:谢谢朋友支持和赞赏

2017-03-26 14:14

佩服,

2017-03-28 23:15

2017-04-11 22:14

真棒

2017-06-01 17:13

去过八面山吗?那里怎么样?

2017-06-12 18: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相关目的地:   郴州   湖南
19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桂东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