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麻省理工的7号楼和查尔斯河-美东四城浮光掠影2

29
renoir LV.14
2016-12-23 12:34 740/2
  • 出发时间/2016-09-01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家庭出游
  • 人均费用/3000RMB

令人痛恨的赶鸭子团,我是利用如厕之后的时间游览的麻省理工学院。哈哈,我华人旅行社和导游是多么聪慧啊,把旅客导到开放校门的MIT主楼,休息、如厕、参观都不耽误啊!不好意思啊,如今的世界第一名校,MIT。


我天朝的虎爸虎妈们给现行教育制度逼的,及其关心考试和学校的排名。其实学校只有适合,哪能比高低呢?目前流行的排名中,最近几年,MIT一直力压哈佛,荣居榜首。麻省理工学院素以世界顶尖的工程学和计算机科学而享有极佳的盛誉,据某机构2015-16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工程学世界第一、计算机科学世界第二、生命科学世界第四、基础理科(数、理、化)综合世界第六;作为一所综合性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和社会科学也同样优秀,均位列世界第三。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在管理界赫赫有名,培养了许多全球顶尖首席执行官。
麻省大道77号,这里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官方地址。位于大道西侧的雕塑为Alchemist(炼金术士)。这是西班牙艺术家Jaume Plensa的作品,整个雕塑都是由数字,希腊字母和数学符号组成一个思考的人。这个雕像是MIT建校150周年的时候由一位匿名校友捐赠,以纪念学校校友对学校的贡献。据说一开始没想捐,但是MIT校方一看这雕塑,数字,符号,希腊字母,思考的人类,逼格高,非常想要。校庆期间学校通过各种方式跟捐赠者这讲情怀,这哥们还真被感动了,所以直接捐了。

街对面就是就是MIT最主要的楼,MIT的七号楼,也被称作小穹顶 。由于MIT是开放式校园,并没有明确的校园入口和校门,所以作为MIT教学区东西方向起始点的七号楼也常常被认为是MIT的校门。7号楼最充满传奇色彩的是他的“无尽长廊”(Infinite corridor),走廊长251米,是整个MIT教学区的中轴线,所有的实验室,教室,院系都以这条中轴想外扩散,因此也是MIT学生每天的必经之路。在每年11月中旬和1月下旬的几天里,可以从这条全长825英尺的长廊一端看到另一端的落日余晖,“MIThenge”这个词便是专门造来形容这一奇特景象的。大家要上的厕所就在这条长廊上!当然你可以看到大量的办公室,学生上网咨询的地方等等。

走到长廊的中间,就是“大穹顶”(Great Dome)的下方,您右转顺着台阶往外走,顿时豁然开朗。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超级大草坪,远处看到的查尔斯河Charles River,河面上帆影点点!面向查尔斯河的10号楼是一座由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生威廉·伯斯沃茨(William Bosworth)以哥伦比亚大学洛氏图书馆为原型设计的仿罗马万神殿式建筑,学校的重大活动在这里举行,楼前的草地广场Killian Court则是毕业典礼和名人讲演的场所。那个大圆顶则是巴克工程学图书馆。

学校的重大活动在这里举行,楼前的草地广场Killian Court则是毕业典礼和名人讲演的场所。MIT校园太美了。往河边走,你就可以看到MIT七号楼的全景了。

美国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Will Durant)曾经总结过美国文化的一个有趣的特点:因为缺乏历史与传统的遗憾,而不惜补偿性地动用一切资源,营造一种古典和传统之美,狂热程度甚至超过那些古老文化的源起之地。在美国的公共建筑——尤其是政府办公楼和大学校园上,这一特点体现得格外淋漓尽致。美国的8所常春藤盟校,校园建筑或罗马式,或哥特式,或维多利亚式,外观一个比一个宏伟壮丽,历史最悠久的哈佛反而是其中最寒酸简陋的一个。而在《美国大学之魂》(The Soul of The American University)一书中,美国教育史专家乔治·马斯登(George Marsden)指出,即使是历史较短的新兴大学,如东岸的芝加哥大学和西岸的斯坦福大学,也用大笔金钱打造出一种古老、神圣的近似欧洲大学的象牙塔氛围,以吸引捐赠人慷慨解囊。与这些学校相比,MIT这所诞生了美国第一个建筑系的大学,校园总体上却显得风格极其混杂,草率而又凌乱。以至于有这样的俏皮话流传:耶鲁=石头,哈佛=砖头,MIT=水泥板,耶鲁长于高,哈佛长于红,MIT长于丑。


在所有MIT的建筑中,施塔特中心是唯一的一座大多数MIT人习惯以其名字“施塔特”,而非传统的楼号“32”相称的教学楼。2004年建成的“施塔特中心”楼群号称“怪楼”,不仅因为它与MIT所有现有建筑全不搭调:奇形怪状、东倒西歪、五颜六色,还因为在它里面工作的那些MIT的在世传奇——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万维网的创始人蒂姆·伯纳斯·李、密码专家罗纳德·李维斯特以及 自由软件运动的领军人物理查德·斯塔曼等。这个楼群的捐赠人除1957年毕业于MIT的施塔特以外,还有比尔盖兹等多人,楼群中有一幢楼就叫比尔盖兹楼。


“手脑并用”(Mind and Hand,拉丁文写作Mens et Manus),这是广为人所知的MIT校训。19世纪中后期,在古典精英教育传统仍深入人心的时代,时任MIT校长罗杰斯提出“大学教育应当是为一种积极 向上的美国生活所做的技术准备”这一充满挑战性的理念,并且把一个手持铁锤的工人形象与经典的手捧书本埋头苦读的学者形象并列放在校徽上,这本身便是一种划时代的革命。在这种思想指导下,MIT先后对教学方向做出调整,使其可以更好地适应美国工业生产和军工研究发展的趋势,学校得到迅速的发展。
波士顿去麻省理工学院,最快的方式是坐红线地铁。从坎道(Kendall)站下车,不用出站,一墙图文并茂、不时跳出“诺贝尔奖”字样的大事年表就告诉你,你已经来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理工学院的地盘上。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或许是常常为匆匆过客所忽略的两条铁轨之间的3组看似破铜烂铁的装置艺术。深受无聊等车者欢迎的是一张悬在半空的大铁片儿,用力摇动墙上的把手,它便会抖起来并发出“轰隆隆”雷鸣般仿如列车将至的声音,颇能以假乱真。这块铁片儿有个在科学界如雷贯耳的名字——“伽利略”。它和由16根金属管组成的可以发出B小调全部音符的“毕达哥拉斯”及一响便是5分钟的“开普勒”钟一道,并称为“坎道乐队”。设计者是野兽派画家亨利·马蒂斯的孙子保罗·马蒂斯(Paul Matisse)——一个哈佛毕业生,却深得MIT之三昧。

放几张名校费用和录取率的图,数码来源不知,准确性不知,大家随便看看!录取率是美国的率,中国的再除个10或者100?

还是老话,关注并请转发吧。微信公众号montrealan,也可以点击下图,识别扫描!

本篇游记共含2632个文字,1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介绍详细,谢谢分享!

2016-12-23 18:50

谢谢夸赞

2016-12-23 23:4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