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浪荡在布加勒斯特

19
Mini (成都) LV.7
2016-12-23 19:41 350/0

Mini在罗马的时候认识了Max,Max是罗马尼亚男孩。20岁中端,Max是Mini认识的最sweet的男孩。

11月中旬,Mini在维罗纳的一间地下室里,一个人对着半地下室的窗子默默抽烟,房间里投影着权力的游戏。

Instagram 有人点赞,是Max,Mini发现原来还没关注他,点了following.没过几分钟Max发信息过来。

寒暄。

Mini谈到自己刚在米兰住定开学,从喜欢Kate moss风格的时尚摄影到失焦凌乱却兼具法式优雅的黑白摄影,而现在喜欢上了马列维奇的white on white;Max说他刚辞了工作,因为薪水少打杂太多,经朋友推荐他现在有两个offer,都是之前薪水的双倍,时间从一月份开始,最近在家休息喝很多的Whisky.

Mini和Max八月初的时候在罗马见过两面,Max住在布加勒斯特,Mini住在米兰。谈话的最后,Max以take care结尾。

Mini感觉指尖的烟从沉默转成了寂默。换过多座城,结交过多打外国人,即使是离别,大家每次说的都是have fun/good day/good trip……

星期一上课的时候听到同学在讨论12月初的St Mabrose’s Day放假一周。Max邀请Mini去布加勒斯特玩不是一次两次了,Mini热爱旅游刚好拿到摄影作业需要一片实验田地。

Mini问Max从机场出来有没有大巴可以到市中心,Max回复Are you kidding me.I'll pick you up by my car.

准备工作很简单,Mini只需要买往返的机票,Max提供了接送机,客房和市内交通,他还答应下Mini另外两个罗马尼亚城市的road trip并上任贴身导游。

Max是92年的,175左右,极瘦,苍白,发色浅棕色偏金。荷兰出生,长到7岁的时候和妈妈外婆回到罗马尼亚,13年伦敦的大学毕业,这次他相当于是用三年零三个月的工作履历跳槽了。

机场见到他的时候他戴着针织帽,高中生般的样子。

Mini送了Max一些小礼物,用一个圣诞盒子装着。Max很高兴,说自己没准备礼物,像个asshole……明天带Mini去不加勒斯特最好的餐厅……

时隔四个月,从夏天40度高温的罗马到12月让人瑟瑟发抖的布加勒斯特,喜悦轻甜,陌生,却也熟悉。

用Max的银行卡,在ATM机,Mini存欧元进去换相当数目的罗马尼亚列伊,比任何change都划算。

地标control club.二楼是餐厅,即使星期二也需要等位,坐在吧台要了两杯饮料,聊着等着。Mini点了mango surprise,这里的cocktail 酒单很长。

加勒斯特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和意大利经济低迷的氛围完全不一样。

怪不得大家全都跑出来吃饭,消费,让人极度满意的餐厅,菜单上最贵的牛排也就48列伊(人民币77)。

烤羊腿和牛排,Max和Mini坐在一边。
留下小费后起身去一楼的concert,乐队名字叫pin hole.听不懂,罗马尼亚摇滚,但应当是很棒的。

Max在吧台买酒,他要的Whisky,帮Mini要了杯酒精度数低的cocktail.

十来分钟后Mini和Max出去寒风瑟瑟的街上抽了根烟,顺便介绍了一下所在的地理位置和布加勒斯特的区域分布。

见到Max的朋友Vlad,外号horse。高大。playboy.Max和他自己都说自己现在有30个女孩,but not seriously ,you know.

Max再去吧台给自己要了第二杯Whisky,给Vlad要了啤酒,给酒精过敏已经红的像个蛇果的Mini一瓶冰水。

见到Max的另一个朋友Tomas,外号ship。矮子。暖男。听Max说Tomas对待任何一个女孩都像对待公主一样,每次都会买present.

他最近和一个妓女好上了,不知道是谁fall in love first,他给钱上了她以后,两个人就电话联系上了
T:What did you do today?
?:I fucked 6 guys,but I miss you!
T:me too!

坐在Tomas的车里,车停在夜里12:30的警察局门口,Vlad开始卷大麻,他们抽了三根Joints.Tomas 开车给了一个很nice的city tour.

夜幕,酒精大麻速度在满是Christmas lights 的布加勒斯特

第二天下午一点过才起床,很符合Max日夜颠倒的作息和Mini的度假心情。

Max做了水波蛋配火腿,Max说那是布加勒斯特的特色火腿,Mini感觉比一般的培根棒了很多。

才起床的都还需要一些咖啡因和尼古丁。楼下商店的冰箱里拿一瓶冰咖啡,即使是零度的室外温度,起来喝一口冰咖啡依然是一件很爽的事。

驱车前往Museum village,Max是个政治爱好者,历史相当不错,英语母语水平,他给Mini普及了太多罗马尼亚的历史传统文化,建筑风格。Mini吸着鼻子在各个小房子里踩踩,一脸认真地听着。

这个村庄部落的主要居民是猫。

去市中心的路上堵车两小时。

Mini在Gloria Jean's coffees 喝了杯热巧,咬了个甜甜圈。Max说自己不喜欢甜食,摄入一些尼古丁

在old town绕了一圈后,Mini和Max进入Caru' cu bere,一间巨大的金碧辉煌的罗马尼亚传统餐厅,建筑造型更像是电影里六七十年代欧洲的社交场所。

Max要了Sarmale and Mămăligă cu brânză și smântână(叶子包裹的肉卷配酸奶酱和玉米饼),Mini要了鸭排配烤土豆。

零座是两个中国男人,一个是罗马尼亚的大叔,一个是住在瑞典的大叔,他们几次三番地搭讪,Mini走的时候礼貌地和他们说了再见。

出了餐厅Max点上一根烟,Mini伸手去拿Max的打火机,Max以为Mini要牵他的手。

Max抽烟很快,是个heavy smoker,他常深吸几口,还有一半就丢了,他说他只是需要尼古丁,不在乎自己浪费多少烟。相比Max,Mini更喜欢完成一根烟的这个过程。

Mini只是想小睡一下,醒来夜里12:30,家里暖气开得像汗蒸房,冲了个澡,到客厅,Max不在家。

他信息说他在朋友家。

Max说他有个艺术家朋友,希望Mini能见见他,不过到离开Mini都没有见到他,倒是看过他的照片,听过他的声音,去了他介绍的National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第二天复制起床,早餐,清神,驱车,Mini和Max在National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偌大一个博物馆空荡荡的,却很是Mini的type,进门就想拥抱陈列在最显眼处的那只猪。

四楼是是和文化政治有关的,某个艺术家录了一些短小的film,在路边采访群众对immigrants 和racist 的意见。

跟一般的博物馆不一样,更像是一个艺术工厂,很多作品都没有陈列出来,像马货一样一堆堆在一堆上。

显然Max和这位艺术家持相反意见,爱好政治的他当场就义愤填膺地大通大通给Mini讲,Mini希望他relax,把他拉到了三楼。

如果说一起旅行是真正认识一个人最好的方式。Max和art没交集,最多有兴趣了解一下历史性质的艺术,而Mini喜欢在很多人眼里是神功谬论一般的contemporary art.

驱车路过一个涂鸦街区,稍作停留,路边有则广告,Max突然折回,告诉Mini说,广告内容是招中文翻译,我们一起做吧,我把罗马尼亚语翻译成英文,你把英文翻译成中文,薪水对半。Mini说好,带着新鲜劲儿。

进了一家书店,是家兼咖啡馆和小商品店的合体店,超多可爱的圣诞小物,巧克力和曲奇。Mini买了一袋名为spicy cocktail 的茶。

布加勒斯特也有Kebab,不过长得和意大利的稍有区别,更像墨西哥鸡肉卷的形式,Mini要了牛肉甜洋葱口味。并品尝了罗马尼亚的特色甜点Baklava,唯一的评价是很甜很甜很甜。

市中心的圣诞集市

有卖暖红酒的,Max给Mini买了一杯,Mini暖暖地捧着

站着看最大的那颗圣诞树。

很具有生活气息的一个集市,挤满了当地人,满是当地特色小吃,大锅肉,大香肠,长得太过粗旷狂野的大芝士蛋糕,玉米糊……

Vlad 和Tomas到Max家来卷大麻。

Vlad 和Tomas是Max英国留学时的同学,2013年毕业后他们常年腻在一起。

他们的university life 很疯狂,各种coca 和K,Max还说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关系才那么好。

凌晨两点钟,饿,驱三辆车去KFC。Mini超级高兴,因为炸鸡是Mini心头爱而意大利约等于没有KFC,布加勒斯特的KFC还有Christmas basket,满足。

进行在凌晨三点的city tour,这种在异国完全不用考虑public transportation ,everywhere anytime都有车有司机的感觉真棒。

整个布加勒斯特融在圣诞气氛里,满是耀眼的星星灯。即使是布加勒斯特最穷破的小区,吉普赛房子也有那么一窗圣诞灯。

之后的两天Max载着Mini在road trip,Targoviste,Brasov和Bran.

回到布加勒斯特的第一天下午两点过才起床。

其实当Mini到达布加勒斯特的前一周Max滑雪把脚腕给摔扭了,才脱下cast。

两天的road trip都是Max一个人开的车,脚痛加上累。Mini和Max在一起的时间也过了新鲜劲儿。Mini意识到Max只是长得显小,其实比自己大了一个大学阶段和三年的工作经历。气氛沉默。

当天Max要赶去vote,把Mini放在Promenada mall觅食。

Mini选了city grill,要了一份39.5列伊的猪排,分量过足大到吓人,还要了一份酒精蓝莓馅的巧克力蛋糕和胡萝卜汁。

饭后找到Vodafone 想给手机充值20欧,但是布加勒斯特的Vodafone 只接受列伊,换算比率还很坑。一个人憋屈闲逛在Mall里,在橱窗外盯着一件动物纹的大衣看。

Max突然发消息说他回来了,在麦当劳门口见。Max有跟Mini道歉,关于早上的气氛。

走出Promenada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可是才起床吃了第一顿饭呢,时间下午五点半。

汇合Vlad和Tomas,照旧weed和city tour.驱三辆车前往市中心,给我介绍了一个布加勒斯特的富人区,很是nice,在半山腰上,爬台阶的时候有种通往殿堂的感觉。

稍作停留后我们进了studio 80,继续吃,Mini要了炸鱼和薯条,也尝试了papanasi,是Max最喜欢也是唯一喜欢的一种甜食,乒乓球大小,甜甜圈口感的小食淋上奶油和蓝莓酱。挺不错的。

从餐厅出来后Mini发现在她心中英文完美的Max发音突然变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像Mini对于中文会说普通话,四川话和杭州话,Max会说英式英文和俄罗斯口音的英文。

Vlad和Tomas去买了爆米花之后我们在Max家看Disney movie:Finding Dory.就着可乐,so lovely.

关于大麻毁智商的说法他们讨论如下:首先,大麻是相对健康的一种药物,比吸烟健康。生活中认识的吸大麻的人都还是挺聪明的,不过那可能是因为只有clever 和open mind 的人才会去尝试。

很晚起,去附近的公园逛了一圈。打算去中国人在布加勒斯特发展的shopping mall red Dragon,关门了。去坐前一天晚上夜驾是看到的Ferris wheel,关闭着。

Max带Mini去“朋友”那里搞了点大麻。

预约了夜景餐厅,之后Mini和Max真的得到一个靠窗的座位,此刻的布加勒斯特像是春节里的中国,各处张灯结彩。

Mini要了一杯kill Bill,Max要了一杯Whisky,两人分食了一份用虾佐着的牛排。

驶向另一个朋友Stan家,他们关心着电视上罗马尼亚今年vote的结果。

Smoke,drink,chilling 直到12点。

回家的路上Mini买了一堆罗马尼亚的烟,明天,Mini起床后的第一件大事是要回米兰

Mini有些失落,感觉来罗马尼亚那片初心已经不再,silence 慢慢取代了sweet.

Mini 和Max更适合做朋友吧。

Max觉得Mini很cool,有很棒的personality ,他喜欢看她的Instagram,想知道她最近在干什么。

他曾看着她,抱着砖一般厚的书学习的他用满含喜欢和善意的眼神看着她,直到她睡着,过了挺久偷瞄的时候他还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Mini一直记得。

提着行李出门的时候,布加勒斯特白皑皑一片,厚厚一层雪,Mini发自内心觉得很开心。

兜兜里最后的23列伊在机场吃了煎蛋。

在Promenada门口捧着圣诞红色杯装的星巴克,Mini问Max和在UK时候交的朋友现在关系还好吗?Max回答说他们有的时候会联系,但也没有什么机会和理由再见再聚,甚至再联系。

一阵心酸。

离开后,罗马尼亚这个国家可能一生都不会再去,Max应该再也见不到了。

本篇游记共含5285个文字,6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罗马尼亚
103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布加勒斯特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235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Warning: array_fill() [function.array-fill]: Number of elements must be positive in /mfw_project/apps/sales/utils/model/Counter.php on line 337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mfw_project/www2011/include/ko/mode/Counter.php on line 178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