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成都记游之五:金沙之疑

成都记游之五:金沙之疑
成都金沙遗址据说是在2001年发现,我不知“金沙”是何意、何物,2016年10月19日,从杜甫草堂出来,乘公交奔“金沙”,完全是“淘”个新鲜。
到了那里,看到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的门票票价为80元,有点吃惊,价格如此高,不知里面到底有啥值得可看。走进金沙博物馆,只是感到院子不小,几栋建筑也是蛮气派。我进了一座大楼,再进了一座大楼,又进了一座大楼。
参观后,知道:
金沙遗址是2001年2月8日,在一次基建施工过程中偶然发现的。目前已发现的重要遗迹有大型建筑基址、祭祀活动场所、一般居址、大型墓地等。出土文物有金器、铜器、玉器、石器、漆器等6000余件,其中,数以吨计的象牙、璀璨的金器和五彩斑斓的玉器更是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人们的眼球。迄今为止,金沙遗址是世界范围内出土金器、玉器最丰富,象牙埋藏最密集的遗址。目前可以确认,金沙遗址的年代为公元前1200年——公元前600年,极有可能是三星堆文明衰落后,成都平原兴起的又一个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古蜀国在商代晚期至西周时期的都邑所在,也是中国先秦时期极为重要的考古遗址之一。
金沙遗址是以遗址所在地的地名来命名的。在遗址发现之前,这里就被人们称为“金沙村”。“金沙”这个美丽的名字,究竟启用于何时,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在金沙遗址范围内发掘的一座五代后蜀时期墓葬出土的墓碑上,将此处称为“金沙乡”,隶属当时的犀浦县,说明至少在五代时期“金沙”这一名称就已存在了,并一直沿用到现在。
金沙遗址的发现,极大地拓展了四川地区古蜀文化的内涵与外延,对研究古蜀文化的起源、发展、衰亡有着重大意义,特别是为破解三星堆古城突然消亡之谜找到了有力证据。金沙遗址复活了一段失落的历史,再现了古代蜀国的辉煌,并与成都平原的史前城址群、三星堆遗址、战国船棺墓葬共同构建了古蜀文明发展演进的四个阶段,这段历史填补了古蜀文化的重要缺环,与成都平原的宝敦文化、三星堆文化、战国时期的蜀文化一道共同构建了古蜀文明发展演进的四个阶段,再现了古代蜀国的辉煌。而这一切,都让我们了解到成都平原是长江上游文明起源的中心,是中华文明重要的组成部分,为中华文明起源“多元一体”学说的确立提供了重要佐证。
金沙遗址的发现将成都的建城史从距今2300年提前到距今3000年左右。因此,可以说金沙遗址是最古老的成都城。它为成都书写了一段最古老的历史,也让成都成为了中国3000年来没有迁移过城址,没有更改过名字的城市。
金沙遗址博物馆参观的中国人不少,外国人也不少。无论国人,还是国际友人都有兴趣对历史进行的考察,去探索最古老的成都城。不过,说实在的,从那几个楼匆匆走过一遍,溜览一遍,走完最后一座楼,所看过博物馆内陈列的物品,介绍资料的板书,走出最后一座楼门时,脑子中已所剩无几,只记得那个“太阳神鸟”。 “太阳神鸟”的图案让我想起神话传说中的《后羿射乌》。那个神话中的插图,画的那个太阳(后羿所射的乌)同金沙遗址中的“太阳神鸟”极为相似。
金沙遗址博物馆院内让我最留恋的是芙蓉。成都的市花是芙蓉,成都也称其为蓉城。乘火车进成都时,看到铁路两侧一树树红的、白的、粉的、红白相间……五彩缤纷的花洒落在铁路两侧,由于,火车开的快,我一直没弄清花的品种。进了金沙遗址博物馆,看到一排排、一行行、一株株的芙蓉树,方才明白铁路两侧开花的树是“芙蓉”。芙蓉花将博物馆内的建筑包围,为“馆”锦上添花。游“馆”累了的游客坐在树下的长椅上,一面欣赏树上花容花貌,一面同朋友聊天,真是悠哉游哉。
金沙遗址博物馆,为了了解成都的古代史,可以、也需要进“馆”阅览。如果,为了游览景色,无须至此。此博物馆,若要稍微深究,大约需要一天时间;如要仔细“阅读”,大约需半天时间;要是走马观花,大约需两三个小时;加速度式游览,有一小时足矣。我是开车式走马观花,“马不停蹄”用了一个半小时,所以,收获也不大,只看了点皮毛表面。
走出金沙博物馆,让那些饱含历史性气味的物体弄得脑子有点累,想换换口味,我乘公交车去了充满现代气味的宽窄巷子。

太阳神鸟,金沙博物馆的标识。

成都市花,木芙蓉。

本篇游记共含1688个文字,1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崂山顽石 的图片:

在原遺址處看古物的感覺,與在一般博物館看古物的感受大不同,那種親臨現場的感受特別真實,三千年前的往事就好像昨天一樣貼近。

2017-09-10 23: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