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的海南环岛自驾系列之七(从东方到澄迈)

  • 出发时间/2016-01-29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家庭出游
  • 人均费用/4000RMB

        5号早早醒来,天才刚亮,今天是自驾行程的最后一天,今天行程比较宽裕,从东方出发,经儋州洋浦古盐田,过中和东坡书院下午再返回澄迈,然后去海口还车自驾行程结束。虽然6号还要去海口市里逛一天,但害怕堵车,所以还是决定公交出行。
        酒店说是海景房,其实就是阳台可以看到大海,而且还是斜着,出去看看天气,被一股冷风直接顶了回来,灰蒙蒙阴沉的天空下,海水也呈暗灰色,波浪翻滚,涛声阵阵,却给人一种压抑之感,看来老天仍然不太给脸。
        时间才是6点多些,尽管如此,我还是悄悄下了楼,原因只有一个:酒店就在海边,而且是东方渔港边上,作为资深吃货,怎么能不去看看生猛海鲜呢?因为要购物,所以未带无敌兔,这家伙太沉,压得脖子疼,不太方便,以后至少还得买条腕带,拎着还省点事。
        没有千帆竞秀百舸争流的壮观场面,也没有渔船上一筐筐的海鲜下船的热闹景象,只是码头两侧有着不少的小摊贩,叫卖各种鱼虾,看来人家早就掌握了游客的心理,虽然不是生猛新鲜刚出水的,但也不能白来不是?毕竟马上过年了,年年有余是必须的!老爷子他们随后也来了,买了一条石斑一条青衣,150,老爷子爱吃虾,买了几只冷冻大虾,龙虾也不会做,走吧,补上昨天要去未去的八所鱼鳞洲。
        因为走的比较早,车也不多,大约8、9公里就到了,这时仿佛为了补偿我们耽误的行程,天气也好了很多,鱼鳞洲现在其实就是一个灯塔,但早早就成为海南名胜了,古诗云:“鱼鳞洲耸接云天,策枚登临别有天。怪石回环看不厌,奇峰重叠翠相连。泉流一井清如许,浪击千层势欲颠。海上仙山何处觅?分明此景是神仙。”
        上面有驻军到半山腰的门就不让进了,只能在塔下拍拍,海边走走吧,上片!只是可惜没看上最想要的鱼鳞洲日落。

        海的对面应该就是越南,刚才来的路上路过一个海事法院,东方又是海南的化工基地,看来港口还是比较繁忙的。
        时间也不早了,想起昨天住店时的事,又给蜈支洲的后海三号打个电话,这次是个女士接的,我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谁知对方直接说不是我接的,不知道。我说需要你们系统里怎么处理一下,别显示老还在你们那里住着啊,还是那句不是我接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厨子。心里的火腾地一下起来了,直接电话里给她上了一课:我不管你谁接的电话,是你们没给我处理,影响了我的行程,我现在需要的只是你处理一下,无非点点鼠标、敲敲键盘的小事,你只是一味推卸责任,现在你们连个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的话都不会说吗!你们怎么服务的?对方听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说你抓紧处理一下吧。撂下电话,心里真不是滋味,我也不是要秋后算账,只是解决问题就行了,上来首先就是推卸责任,一点不想着怎么解决,其实这也是海南,乃至全国服务行业都普遍存在的问题。不管我们怎么说日本人,可是现实中存在的差距太大了,在日本你花钱真就是大爷,在国内你花钱还要找气受。总之一路行来,我对海南整体服务行业水平实在不感冒,回头再吐个槽吧。
        虽然郁闷,但路还得走不是?水果也懒得买了,大家都说早点出发吧。在东方加油时,心里暗自盘算,加少了怕回不去,加多了又让那帮猴崽子占便宜,差点连脚趾头也用上,算了半天决定加100出头就行,120吧,谁知后来成了出行一帮人佩服不已的小小话题。
        从白马井出口出了环岛高速,再过个跨海大桥就到了洋浦,盐田倒也不远,但天气仍是不太给力,阴沉沉的。盐田就是古时的制盐方式,应该主要是煮晒,没研究不敢乱说,也有卖的小袋,偏贵,其实去过青海盐湖,看过那种壮观后这种景致只能说精致些,远不如那种脚下的路都是盐的震撼,要是腌个酸菜什么的这种盐应该不错,维生素、矿物质含量多些吧。

        从盐田出来,直奔中和镇的东坡书院,中间省道拐向中和那段修路,不好走,而且刚到镇里还堵了一会,中国大点的乡镇一个特点:路窄拥堵。结果是到了都快12点了。

        书院一看就是新建时间不长,怎么都显得那么假呢,一点沧桑的感觉都没有,也不做个旧什么的,中国人造个古董还不容易吗?连农民做个唐三彩都能糊弄了所谓专家,也不去河南找几个造古董的农民工来,真是的,现成的资源都不会好好利用。
        一边琢磨着是否待提出这个合理化建议,好免了门票钱,走到售票处,原来人家早就替咱考虑好了呢,背出三首东坡诗词可免费入场!这不小菜吗?什么“大江东去,千古风流人物…”什么“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什么“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看那个小姑娘,都高高兴兴地往门口走了。
        可是仔细一看,人家的要求是完整背出,完整?回头一思量,坏了,怎么老是中间卡壳呢?有心拿手机现搜搜,可人多又丢不起那个人,只好在这里提醒一下想要去的各位,去之前一定要做好功课,把还给老师的再拿回来三四首啊!切记切记!
        别看现在中和镇不怎么起眼,以往可是儋州的州治所在,苏东坡被贬就在儋州住了三年,但虽然是州治,那时真是蛮荒之地,有诗为证:东坡先生《闻子由瘦》诗(自注:儋州至难得肉食。子由:其弟苏辙 )“五日一见花猪肉,十日一见黄鸡粥。士人顿顿食薯芋,荐以薰鼠烧蝙蝠。旧闻蜜唧尝呕吐,稍近虾蟆缘习俗。”可怜老汉60多了,又爱吃肉(要不东坡肉哪里来的?)。他三儿子苏过,蒸食山芋都叫他写诗一首《过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糁羹,色香味皆奇绝。天上酥酏则不可知,人间决无此味也》纪念:“香似龙涎仍酽白,味如牛乳更全清。莫将南海金蒸脍,轻比东坡玉糁羹。”唉,不就一土豆泥,至于吗?不过也有牛哄之时,《减字木兰花》:“春牛春杖,无限风光来海上。使丐春工,染得桃红似肉红。春幡春胜,一阵春风吹救醒。不似天涯,卷起杨花似雪花。” 

        中国人向来崇拜文学大家,因为一只烂笔,可以笔下生花,可以颠倒黑白,可以无中生有,可以指鹿为马。虽然好些来海南的比他牛多了,比如说李德裕,好歹也是和那个人姓牛而且确实也牛的牛僧孺并称牛李的唐朝名相,当时甩老苏十条街也赶不上的牛人,最终连命都丢在崖州的,击回鹘、平泽潞、抑宦官、改科举、灭佛教,史册上辉煌,现在有几个人知道啊?所以尽管东坡先生呆的时间不算长,但足以立个书院以作纪念了,何况海南那时没几个读书识字的,他走后若干年出了举人,后才又有了进士。大才子来了,能不轰动吗,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抛绣球啊?自行脑补吧。虽然老点62了,可有才不是?好歹是个贬官加文豪,想想现在几个戏子出动,倒是粉丝无数,欢喜欲狂的,正应了九斤老太那句:一代不如一代。人家三年后离开时一首《别海南黎民表》,还是颇为潇洒:“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倒是觉得这首最出本心。
        一点多了,原计划吃的米烂也找不到,就在旁边一家东坡居的更像农家乐的餐馆吃吧,结果最想吃的像千层饼叫东坡什么来着还卖光了,吃个东坡肉还行,原本计划就没有包括临高,因此就直接踏上了返澄迈的归途。
        路况不错,返回西线高速后福山小镇很快被抛到了身后,快到澄迈时,凯立德又开始神经,毕竟地图的更新比较滞后,好好的高速不走,又开始了一段烂路,不过还是不远了。这时油表的黄灯也亮了,但从澄迈海口市区的20多公里已经足够,大家对我早上加油只加120顿时惊叹不已,你怎么能算的那么准呢?能告诉你们我差点连脚趾头都加上才估摸出来的吗?能告诉你们我一分钱便宜也不想让那帮大圣们挣吗?于是一幅高人风范:这车开了好几天,都品出油耗了,算出来的呗!再加上这几天出行的安排除了有点小意外,其他计划安排的时间行程那个精准,大家眼里我旅游策划大师的感官不由得又增强了几分。
        下午4:30,一周的自驾环岛结束,顺利回到了澄迈老城,把他们放下,辛苦的我还要在6点前开到海口西站还车,想了想还是没有加一分钱的油,让那帮家伙也感受一下吧。打个电话联系了一下,告知还车的事,虽然有点累,但精神还行,开车我是从来不敢犯困的,5点多点到了海口西站,等了一会,车行的两个人来了,又是半天口水战,最后协商成300块,交车后真想看看他们的嘴脸,可惜人家还挺淡定,好像没看到油表指针的位置,倒是让我小小失望了一回。
        坐着公交慢悠悠穿过海口市区回到老城,已是将近7点了,吃着老爷子做的红烧青衣,喝着五粮液小酒,几天来一人开车的疲惫似乎又离我远去,终于不用开车了,立马满血复活,明天去海口市区逛逛兼准备年货,年关已经到门口了。
        (最近太忙太累,希望谅解吧,理解万岁最好,其实我也一直没忘,就是满满的无奈啊。在本年结束之前,我会把海南之旅写完的,明年高兴了可能增加个番外篇,希望我的涂鸦之作至少博你一笑即足矣,或者说就当我扔了块砖头吧,有和田玉尽管抛过来,咱都接着。 今儿平安夜,圣诞快乐!)

本篇游记共含3625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美!

2016-12-26 09:3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